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202 简阿斗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王冉坐在办公室里,难得突然有这么一天轻松的时候,可以看看外面的风景,自己却没有心情去看,心情一直就是沉闷的。

    突然之间觉得很是烦躁,就连喜欢的工作干起来都没劲儿,不上班了,在家里待着似乎又没有她可以做的事情。

    下班的时间,自己没开车,拿着钱包慢慢的走在路上,有同事在后面喊了她一声:“王冉啊,送你一程。”

    “不用,我想走走步。”谢绝掉别人的好意,勉强跟同事说了几句话,看着川流不息的人群,她在努力去寻找属于自己的幸福,手里的电话一直作响,看了一眼没有接。

    简耀东今天在外面稍微喝了一点酒,不过这点酒根本就不会影响他的思维,依旧还是那个样子,别人会喝多,但是他是简耀东。

    简宁的母亲接过丈夫递过来的衣服:“喝了多少?”

    “没多少。”

    简耀东松开领带,扯下来放到妻子的手里:“王冉肚子没有动静吗?”

    简宁母亲笑笑:“估计快了,一直都在努力呢。”

    简宁的父亲也没有再说别的,只是颇有些冷漠的进了书房,事实上他已经请人在替自己未来的孙子编写教案,孩子从出生要怎么去教导,他已经全部都安排好了,这是他的孙子,别人说了不算。

    前提是……

    自己拿着杯子,目光有些迷离,前提是得有孙子才算,没孙子的话,那个儿子他是一定就不要了。

    秘书带着律师从外面进门,简宁的母亲自己家的律师还是认识的,心里有点发慌,这是什么意思啊?好好的叫律师上门做什么?是不是自己就想的多了?

    “夫人。”秘书对着简宁母亲点点头。

    自己带着律师上楼,在书房的门上敲了两下,听见里面的声音推门进去,简耀东似乎也是喝了不少,情绪很高,指着对面的位置叫律师坐。

    秘书没有跟进去,所以关于里面到底都在说一些什么,他是不得而知的。

    “夫人。”

    简宁母亲踩着拖鞋看着秘书,又看看里面,两个人走到一边,她压低声音问:“律师来家里做什么?”

    秘书也是难为,自己不能把自己的猜想就当成是唯一的答案去告诉夫人,再说他猜的不一定准,按照自己的角度来说,明显就是老板等的已经没有耐心了,本来他就是一个感情比较冰冷的人,他现在对他未来的孙子抱有幻想,但是这个热度能维持到什么地步,他一点都摸不准。

    或者你就不能用平常人的角度去揣测简耀东的一生,他很另类,他很无情,他心里是真的就没有感情的。

    “是不是还是我想的那件事情?”简宁母亲咄咄逼人,这事关到自己家,她有权利问出口的。

    “夫人,你别难为我,我也不清楚。”他人就站在这里,他怎么可能知道呢?谈的内容也只有里面的两个人才知道,外人哪里能听到风声。

    简宁母亲坐在楼下,自己的手攥着,内心产生过一种分类似于愤怒的感觉,她不懂他到底是要干什么?

    亲生儿子啊,就这样的叫你讨厌?

    觉得很累。

    很快秘书就带着律师离开了,简宁母亲一直在楼下坐着不动,她现在懒得跟任何人说话,她对简宁的感情,是外人永远不会明白的,当切身的利益一旦被冲突到了,她就会站在简宁的一侧,这是她亲手养大的孩子,哪怕关系在冰点也比简禛来的好。

    简禛现在风头很足,外界对他的赞扬声简宁的母亲有听说过,但是一点,简禛不是简耀东的儿子,自己输给简宁也就算了,毕竟这里面简宁跟简耀东有血缘关系的牵连,简禛呢?不过就是一个侄子,能有多亲?

    简耀东一反常态的做法,就让简宁母亲的心里发赌。

    夫妻两个人躺在床上,她背对着丈夫,她丈夫睡觉是不会侧身的,一整夜根本就没有怎么睡,早上起来,自己去给他拿衣服。

    “我就在等一年,如果他们还是没有消息的话……”简耀东系领带的时候看着妻子顿了一下动作,这就算是他给妻子的尊重,能做的他已经全部都做到了,她还有一年的时间,他的耐性都要被磨光了。

    简宁母亲送着丈夫下楼、出门上车然后看着车子开走,自己久久不能收回视线。

    回到卧室里,抱着胳膊,想来想去,心里的想法根本就是压制不住,打了一通电话出去。

    “简禛的血型,出生的医院,他父母的血型我都要。”

    目光有些结冰的落在外面,现在到了这个地步,她跟简宁必须就要抱成团,敌人就是简禛,他到底是谁的儿子?自己有理由这样怀疑的,这些年简禛在公司里干的顺风顺水的,反观是简宁,他爸说是给他自由,他没有进公司,最后做了一个医生,简耀东……

    简耀东那么对待简宁生母的,对于这个孩子,他是真的心疼过吗?这点她现在觉得很是迷惘。

    “叫司机在楼下等我,我马上就下去。”

    换了衣服,对着镜子看着里面的那张脸,作为女人,这辈子她除了没有孩子,剩下就没有遗憾了,可以说活的十全九美,冷漠的移开视线,拿着手包从卧室里出来,高跟鞋踩在地摊上闷闷的声响,如果不注意倾听,那种声音几乎就是可以被忽略掉的。

    叫司机送她回娘家,幸好她还有一个娘家可以依靠。

    古代皇帝生那么多的儿子,怕就是怕最后老皇帝要不行的时候,那时候最乱,谁能想到几千年几百年后的自己也同样体会到了这种心情,并且还是在简耀东身体条件一切都很好的情况下。

    哥哥还在外面没有回来,家里只有嫂子。

    “妈呢?”

    简宁的母亲指指花房的方向,不该问的,自己肯定不会多问,眼看着小姑子奔着花房就去了,奇怪的很,平时她就很讨厌去花房的。

    简宁的外婆在修剪花枝,看着女儿推门进来了,自己想要分享给她一些养花的经验。

    “妈,这种情况我没有办法不怀疑,简禛才是他亲生儿子。”说出来这样的话或许别人觉得离谱,但是他是按正常思路行走的男人吗?他这辈子的脚步,自己就没看透明过,他永远都要与众不同,嫂子怎么了?也许就是因为是嫂子才能勾引他的占有欲,什么样的事情他没有干过?

    简宁母亲这辈子崇拜丈夫,把他就当做是神一样的崇拜,他说一自己绝对不说二,她也没本事说二,嫁给他这些年,她一直都怀疑是自己不能生,脑子也许是突然就灵光了,怀孕真的就只是女人的问题吗?一开始就是想错了,认为有了简宁,他的生育是绝对不会有问题的,是的,他生育没有问题,可是这个男人他想跟自己生吗?

    他是为了保护简宁,还是为了保护简禛?

    简宁的外婆站直身体,自己试着站直腰,缓解缓解一直蹲着带来的腰部不适。

    “人啊就跟花是一样的,有些问题你一早就看出来了,那就要及早的治疗,过了治疗期花可能就萎了,过了一辈子的丈夫,你现在是要怎么样?离婚吗?”

    老太太有些不待见的看了女儿一眼,不是她看不起自己女儿,按照她的个性,她离开简耀东,她还能活吗?

    就是冲着这个家庭声誉,简耀东也一定不会跟她离婚的,说简禛是简耀东的儿子?这话到底有多离谱?

    别被一点点的事情就迷乱了眼睛,依着她的角度来看,简耀东对简宁的那种放纵那才是叫好,他这样的男人这辈子为了谁妥协过?也就是这个儿子曾经叫他后退过,对简禛在如何,心头宝跟身边得力的助手,这是两种概念。

    就因为他决定要把简禛捧起来,你就认为,简禛才是他的亲生儿子?难道他过去那些年对简宁的好都是作假的?

    所以才说她没有脑子。

    “遇见事情就慌慌乱乱的像是什么样子,当初我叫你好好的去养孩子,你不肯听我的话,把孩子养的夹生了,你们中间就隔着一层,他生母出现了,这就是简宁必然的反应,不然你以为呢?错就是错在你的身上,那孩子有情有义,我跟你讲过但凡你用八分的真心对着他,这辈子他就是你亲生儿子?你听了吗?现在又是一样,既然不喜欢他,为什么要帮着他去争家产……”

    遗嘱这种东西也是可以随时在变的,他简耀东的身体情况总瞒不过你这个当老婆的眼睛吧?他的情况好与不好难道你不知晓?既然知晓的话,按照现在的程度他活个几十年是没有问题的,既然这样着急什么?就是退一步说,万一就是那样的不幸,发生了,那就是命,你就得认命了,简宁只要在他爸活着的过程当中生出来儿子,他的任务就算是完成了,你们一个两个的急成这样到底是为了哪般?有些事情并不是他表面上做了,最后就一定会得到这样的结论的。

    简宁的母亲不管这些,她现在心里就是有点被点着火的感觉,看见简禛她都很难保持以前的状态。

    因为现在这个人要跟她儿子来争。

    “妈这是两码事。”

    “这就是一回事儿,是你自己没有搞明白,你该做什么就去做什么,不要搀和进来。”

    “我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属于简宁的东西给了别人,要是真这样的话……”

    她也准备好豁出去了,一旦简耀东真的不打算留给简宁一毛钱,自己给,她自己单独给,他要离婚那就离好了。

    她这些年一直就是带着两种综合的感情在对待简宁,他们像是母子,却更加像是陌生人,之间有太多的问题太多太多了,她也记不清自己多少次埋怨简宁了,有多想要去心疼他,就有多恨他,挑剔他。

    因为不是自己的亲生儿子,总是拿着那个度去要求孩子,要求孩子应该跟自己的亲生做到一个层次,要求孩子对自己应该比对他生母好,稍微有些不顺心,她就会想,你看,这终究就不是自己的儿子吧,要是自己的身体里被剥离出来的,一定不会就是这样的。

    但是在这个世界上,也没有人比自己更加关心他,包括他亲生母亲。

    “你还能怎么样?你听妈的话,什么就都不要管,甚至也不要给简宁他们施加压力……”

    女儿的人生似乎就永远都是这样的,她是做了好人,最后自己还把人全部都给得罪掉了,以前是,现在是,恐怕将来一样会是。

    *

    王冉接起来电话,今天周六,她在家里休息,简宁去医院了。

    “妈……”

    “我下午叫司机过去接你,我们检查身体,然后等待日期做试管。”她多一秒就都不能等,在等下去就会有变数,趁着现在赶紧的怀孕,这样一切就都解决了。

    王冉不出声,简宁的母亲说了几声,她还是没有吭声。

    “王冉,你得替简宁想想,你们结婚的时候,你是什么样的情况?他是怎么对你的?你为他做过一些什么?你扪心自问,你有没有?你为他做的多,还是他为你做的多?爱一个人不是这样爱的,我并没有要求你去给别人生孩子,这个男人是你的丈夫,是你爱的人,现在为了要孩子,即便在难受,这样的结果不能接受吗?”

    简宁母亲试着打动王冉。

    “你躺在床上,医院说康复的机会那么少,简宁有没有跟你说过他要放弃?他爸说要是选择你了,他就要放弃家里,最后他怎么选的,你看见了,就这样的男人,你就不能为他牺牲一下吗?”

    “妈……”

    “你不需要喊我妈,你心里不愿意这样喊,我也不愿意听,我明确的告诉你,我是看在简宁的面子上才愿意接受你喊这一声的,不然你没资格。”

    简宁母亲的态度就堂而皇之的摆了出来,我就是不喜欢你,现在接受你,无非是因为我儿子喜欢你,我也没有办法。

    “我身体并没有问题……”

    “你自私,你知道吗?你爸爸妈妈肯定就没有说过你自私,但是王冉你很自私。”简宁的母亲挂了电话,她叫司机开车,开到楼下跟一阵风似的就上楼了,心里憋了很多的话,她一直都不愿意讲,不想将关系弄的也太过于紧张了,但是现在不说就不行了,她不说,王冉恐怕就是一辈子都不知道了。

    王冉打开门。

    “你把门带上,我希望今天的谈话就我们两个人知道,你有权力背着我,我出这道门你就转给简宁听,当然你有权力这样做,我一直都认为你配不上简宁,不仅仅是因为我们家条件好,不是这样的,王冉在你们看来,有钱人的世界好像就很复杂,他们看的东西就很苛刻,其实不然的,在我们这样的一个程度里,我的儿媳妇应该接受过这样那样的教育,而不是像是你这样,是的,你也上过大学,你成绩很好,你有一份体面的工作,可这些不是我们家首要的你知道吗?什么样才是一个合格的女人,你自卑。”简宁母亲冷笑着:“你不要说你没有,我看见的就是这样的,你在用一种类似于骄傲遮掩你的自卑,可这样并不会叫人高看一眼的,我说你自私,我绝对就没有侮辱你,一个正常女孩儿,当时发生车祸之后,你明知道也许这辈子你就可能站不起来了,但凡有点自尊心的孩子,她会要求跟简宁分手的,你有吗?你甚至借着你爸妈的面子一起往地上摔。”

    她自己用肉眼看见的,当时他们家就是不同意,甚至找过王冉的父亲,她父亲下跪她不清楚吗?如果不清楚的话,那么她倒是可以理解,毕竟没有看见,要是她清楚的话,那么这个女孩子,她已经自私到了一定的境界里,养育你长大的父亲跪在别人的脚下,你却可以无动于衷,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孩子?

    “你爸给简宁的父亲跪下你知道吗?”

    王冉手撑着头,她不想听见这句话,忍忍到今天,有些事情发生就是发生过了,那是她最为狼狈的一段岁月,她留住了自己的爱情,却叫父母难为了,爸爸妈妈没有当着她的面说过一次。

    “看样子你是知道?”简宁母亲诧异,竟然是知道的?

    天啊。

    这孩子要比自己想象当中的,又似乎跌了一个层次,教育出来这种女儿,她爸妈应该会非常伤心的吧?怎么就会有那种孩子呢?

    “妈,你先走吧,我不会做试管的。”王冉起身,想送婆婆出去,她现在情绪有些混乱。

    “请我走?不做?你现在有资格说这样的话吗?你今年多大了?你自己孤单一辈子不够,现在要拖着简宁才觉得过瘾是不是?他跟你不同的,你可以丁克,他不能明白吗?做他老婆的首要条件就是,能给他生儿子,你努力了这么久,我想请问你,你到底都带给他什么了?叫他跟家里决裂,跟你父母走的很近是吧?你父母能给他什么?动迁的一千五百万?”简宁母亲觉得好好的一个孩子,就完全都砸在这样一家无知人的身上了,他们将他们的愚蠢捆成团,然后去绑架简宁,架空简宁。

    “那你要我怎么样?”

    “下午跟我去医院。”

    简宁母亲站在电梯边等电梯,好像都下去了,自己挎着包,想想刚才王冉说的话,只觉得好笑,自己想要她怎么样?

    你是怎么做人家妻子的?

    “妈,东西我都装起来了。”王妈妈拿着保温桶,王冉早上说是累,就没有陪着王奶奶一起过来,王奶奶在王妈妈家待了一会儿,现在就是准备回去了,王妈妈递给自己婆婆装好的菜。

    “王冉这几天情绪看着有点不对。”王奶奶念叨了一句。

    王妈妈没搭茬,这孩子,说实话现在看着好像跟一般人有点不一样,有点神经质,她反正是不能听见别人说怀孕之类的事情,不然一准就会保持沉默,当然因为王冉是她女儿,她能设身处地的站在女儿的身后试着去体谅女儿的心情,她就不想提这件事情。

    王奶奶拿着钥匙开门,自己拧了半天,推开门进去,自己换拖鞋的时候就听着似乎家里好像有哭声儿,哭声?

    不对啊。

    找急忙慌的赶紧往里面去,王冉就怕奶奶回来听见了,可是她不哭,她都要憋死了,自己蹲在卫生间里,那边放着水,水流的声音很大,可是自己没控制好,就蹲在那里,自己的手抓着手盆的边缘。

    “冉啊,你在里面呢?”王奶奶敲敲门。

    王冉赶紧的把脸上的眼泪擦擦,用卫生间吸吸鼻子,可鼻音是骗不了人的。

    “嗯,我在洗澡呢。”

    “你先给奶奶开开门。”

    这到底是怎么了?好好的,就突然哭上了?

    “奶奶,我没事儿……”

    “我叫你开门,小王冉你赶紧给我开门,不然我就踹了啊……”

    王冉洗了一把脸,自己把卫生间的门就给打开了,王奶奶看着孙女这幅样子,转身就走,王冉伸手拽了自己奶奶一把:“你去哪里?”

    “我去哪里,我去找简宁,他妈又来找你了是不是?”

    “没有。”

    “你从小就不会撒谎。”

    王冉肯定是不会叫她奶去找的,自己抱着奶奶的腰身,蹲在地上,她现在站起来的力气就都没有,自己上了年纪没有孩子之后才知道,原来有时候一个孩子就真的能成为婚姻的危机,尽管她丈夫特别的爱她,可是来自他家里的压力,叫自己承受不了。

    王奶奶摸着王冉的头发。

    “又是叫你去做试管?”

    王冉沉默了好半天,她想那做就做吧,自己愿意试试。

    这话说出来,可把王奶奶给气着了,王奶奶照着王冉的头就打过去了,在王奶奶的心里,她孙女是有足够思维的,你看她念的书不少,并且一直很优秀,在她的心里,她孙女那就是一个了不起的人,现在就好像突然说,这个了不起的人就疯了,你身体没有毛病的情况下,你去做试管?

    疯了是不是?

    “奶奶……”

    “你别叫我。”王奶奶突然吼了出来。

    老王家就养出来这么一个没做派的孩子,你过自己的日子,只要简宁对你不离不弃,别人说话,你就当她是放屁,你图他们老简家的钱吗?不图的话,你能不能生,这就都不是问题,谁能逼迫得了你?

    “你可真是出息,王冉啊,你知道为什么有些女人活的很憋屈吗?因为她们把自己放在很低很低的位置,她们要考虑许许多多的身边人的看法,做一件事情,首先会想,别人会怎么去想我,在乎的太多,你越是在乎的多,你越是活的小心翼翼的,你奶奶这辈子就没这么活过,我就是活的随心所欲的,别人不能支配我的生活,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别人在背后骂我,说我是个老妖精,说我会败家,可是我辛苦一辈子,我为什么不能穿为什么不能吃,我不但要吃,我还要吃最好的,你爷爷都没有资格来说我。”

    “那我现在就是生不出来……”

    “那就是命,你只能认命。”王奶奶说着。

    “你要是因为这件事情提离婚,真的,小王冉你以后就别回奶奶家,有你这样的孙女,我就是死了,我都得被你气的从坟里爬出来找你,我孙女绝对不是这样子的,你要是真的有往这方面想过,你也是对不起简宁对你的感情,简宁等于白爱你一回,他爱的是你这个人,你出车祸的时候,简宁干嘛不提分手?你以为他不痛苦?他不过就是不想让你看见他的痛苦,原本这些对于他来说,不算是问题,他不在乎的,可你弄的你就非要在乎,你弄的两个人都不开心,你弄的他每天难为,他当着你的面他敢去看别的小孩儿吗?别说他这个年纪的了,就是王焱那年纪,看见一个好玩的小孩子,会不会多看两眼?你问问简宁他敢吗?他得顾及着你的感受,怕你想的多,认为他是不是就特别的喜欢孩子,是这样吧?你现在把自己的负担都转嫁到了他的身上。”

    “什么是夫妻?夫妻就是用肩膀一起顶起来过日子,多难多苦,两个人牵着手,不在乎外面的风雨,我管你们说什么东西?你们是谁?夫妻的床上只有两个人,你的床上呢?除了有你丈夫,还有你婆婆还有道德的枷锁,所以你现在活的这么累,你就是活该。”

    “你该啊,你不累谁累?难道我累?我就是白操心你,多少人连饭都吃不起,每天上街要饭捡破烂,你跟那样的人比呢?你幸福多了,你王冉也不过就是一件事情不顺利,你的人生,你有什么不满意的?”

    “你爸妈身体健康,你还有个哥哥,你的童年不是孤单的,你爸对你有多好,需要我来讲吗?你妈是嘴巴喜欢唠叨,可真的有车冲过来,你妈是能护着你的,宁愿她死,她也不会叫你死,我们老王家缺丫头,你生下来有谁不喜欢你的?叔叔伯伯就没一个不抱你的,小时候挨个的领着你去买吃的,你要多幸福就有多幸福,长大了成绩一直很好,稳稳当当的上了大学,大学毕业工作到现在,不能把人生当中途中的一些不好的风景强加到自己的身上,认为那就是老天爷对你的不公平,我还是那句话,苦你没有体验到,你出事儿的时候,全家都围着你转,王冉啊,奶奶跟你说过,你奶奶小时候过的那叫什么日子?你别说什么别拿过去跟现在比较,你奶奶想死的心就从来都没有过,因为我觉得能活着那就是一种幸福,我活着就有可能享受现在所看不见的,你看我现在不是真的就生活的那么好。”

    “不能生?谁告诉你不能生了?多少有七八年生不出来孩子的,人家放弃了吗?你才算到哪里。”

    王奶奶要走,那王冉也留不住,现在就是看着她来气了,不想跟她待在一起,三叔过来接的,王冉拎着东西给送到楼下。

    “你回去吧。”王奶奶头都没有回,自己扬着手,三叔看着这诡异的情况,是她自己说想孙女一定要过来看看的,怎么住了没两天,这就说话都不想跟孙女说了?什么情况啊?

    “冉啊,回去吧。”

    三叔对着侄女点点头,自己把老娘请到车上,对着王冉摆摆手,开着车就出小区了,等看不见王冉的身影了,自己才敢说话。

    “怎么回事儿啊?还跟你大孙女吵架了?”

    王奶奶抹了一把脸。

    “这孩子似乎就是过的太顺了。”

    三叔撇嘴,王冉过的还算是太顺了啊?

    简宁到点下班,自己买了一点水果回来,家里冰箱里好像什么都没有了,就顺便买了一点,自己拎着进了电梯,上行,到了地方出去,拿着钥匙开门,家里静悄悄的,好像没人似的,奶奶呢?

    “奶奶,我下班了。”

    家里没人回答,出去买菜了?不会吧?

    把东西放到桌子上,自己踩着拖鞋到处看看,推开卧室的门,王冉睡觉呢,她最近这也不知道怎么了,总是睡觉。

    “冉啊,奶奶呢?”

    “回去了。”

    简宁换了衣服,自己进了厨房一看,她也没做饭,这是打算出去吃吗?

    给她洗了一点水果。

    “走吧,出去吃。”

    “我奶奶回去了,生我气了。”王冉闷声说了一句,她自己趴在枕头里,无论简宁怎么拽她,她就是不出来,自己好像不能见人的样子,就那样埋着,他拉了一下。

    “干什么呢?快点坐起来。”

    “不想看见人的脸。”

    “因为什么吵架了?”

    “反正我叫她失望了吧,走的时候一眼都没看我,我真挺觉得自己缺心眼似的。”自己把生活过的有些糟糕,有些乱套,活的还挺累的。

    她一直都认为自己活的很美好,自己把生活经营的,你看她跟简宁生活的多美好,什么都不缺,想买什么买什么,但是好像内里却有些千疮百孔的,千疮百孔可能有些严重,但事实就是这样的,没有自己想象中的好。

    她在乎别人的看法,能做到奶奶境界那样的就太少了。

    “闷死了,赶紧起来。”

    把王冉从枕头里给挖了出来,看着她脸上压的都是印,这枕头怎么弄的啊?

    王冉就是故意的,怕他看出来,自己弄了一个上面带凉席的枕头,面朝下的去趴着,肯定就会弄的满脸都是的。

    “你可真是的,跟个孩子似的。”简宁伸出手揉揉王冉的头发:“跟奶奶到底是为了什么吵的、”

    “没,就是发生了一些分歧。”

    “那奶奶回去了?”

    “嗯,三叔来接的。”

    简宁抱着王冉起来,拖着她往厨房去,自己难得亲自下厨,他做的东西肯定就没有王奶奶做的味道好那就是了。

    “奶奶说什么都是为了你好。”

    “我知道。”

    吃过饭,拉着手下楼去散步了,外面有些冷,穿着羽绒服晚上也稍微有些扛不住,因为风大,一打就透了,王冉被吹的一直发抖,简宁解开自己大衣的扣子,把她抱在里面。

    “我妈跟你又说什么了是吧?”

    “没。”

    简宁笑笑,有没有他心里就比谁都清楚,她不愿意说那就算了吧,自己也懒得难为她,就生个孩子,你说怎么就那么多人都在关心呢?他们就思想超前不想生难道不行吗?

    在医院偶尔也是的,简宁毕竟结婚了,年纪也在这里摆着,偶尔会有人看见,问一句,王冉还没怀孕啊。

    简宁把王冉的电话自己私下给设置了一下,呼叫转移,如果母亲给她打电话,就会直接转移到自己的手机上,这样对大家都很好,第二天是四点多才上班,自己躺着呢,他妈中午来的电话。

    “王冉,我叫司机去你家楼下接你……”

    “妈……”

    简宁母亲有些发愣,自己不是给王冉打的电话?看了一眼号码,没有错啊,这是王冉的号码啊,怎么简宁接的?

    “王冉呢?”

    “妈,拜托你了,别难为她了,该有就自然有了,你这样我们俩压力很大的。”

    “你爸叫律师……”

    简宁打断母亲的话,在他来看,那是属于父亲的东西,他给谁都好,他绝对有自己支配的权力,他哪怕就是做儿子的都没有质疑的权力,他应该服从,父母的东西那就是父母的,无论他想给谁,他不争,他靠着自己生活,他觉得这样就挺好了,或者可以认为他就是阿斗,扶不起来的阿斗。

    母亲的好意,他真的心领了,他明白的,他都懂,母亲为了自己好,如果连这一点都看不出来,那他就真的白活了,但是没有必要的。

    “妈,那是他自己的抉择,他一辈子都那样的聪明,我相信他不会做一个糊涂的决定,给谁都好,这不是我们应该干涉的……”

    简宁母亲心里不舒服的感觉又来了,那我现在就是为了谁呢?傻孩子,你妈为了你争取福利,你呢?你却什么都不要,你可真是两袖清风,你没钱,你因为你丈人家能看得起你?

    傻孩子,别傻了,那是因为你背后还有这个家,你没这个家了,你看看你岳母你丈人会怎么对你。

    “你住嘴,简宁我不知道是不是妈就把你养成这个性子的,你如果不是因为有这个家,你能什么都不在乎吗?在别人拼了命的挣钱买房买车供孩子念书,你有今天的起点不是因为你自己本身优秀,而是因为你的出身要比别人好。”

    简宁母亲不停的在抱怨,她要那些钱有什么用?她还有多少年活头?她踏进棺材里,自己还能带着钱走吗?

    不能的话,她是在为谁挣?

    结果为了他挣,他却说他不在乎,他不在乎,自己在乎。

    “你别摆出来一副无欲无求的样子,简宁我不知道你个性是像了谁,就你跟王冉这样的个性,你认为即便你们生出来孩子,你们的孩子会被你们教育成什么样子?我现在就猜到了……”

    有那样的妈,跟这样的爸,你还指望孩子能成为人中龙凤?简耀东的一些做法确实很极端,但是不能否认的是,他比简宁要有个人魅力的多,哪怕他不是个好人。

    简宁还是笑,无论母亲怎么样说,他都不会生气。

    他有孩子的话,自己的孩子应该会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小孩儿,因为没有那些复杂的关系,简简单单,开开心心的活着,就比什么都重要,难道不是?

    “应该属于你的东西,你就应该去挣去抢,对一个女人好?就像是你现在这样?你活到这么大,不如简禛有成就,就是源于你的好心,烂好心。”

    该冷酷的时候就应该冷酷,哪怕亲兄弟上阵也得挣,这就是属于我的,可是他倒好,还没到那么一步呢,他就先退了,难怪你爸要跟你断绝关系。真是扶不上墙的阿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