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207 姜还是老的辣

207 姜还是老的辣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妈你怎么过来了?”简宁推开门看着外面的丈母娘,王妈妈带着王焱过来的,这是顺路了。

    “东西你拿进去,我就不进去坐了,还得回家呢。”

    简宁换衣服要送王妈妈,就这么一会儿功夫,王妈妈领着王焱就回去了,送什么送啊,自己又不是不认识家。

    “奶奶,叫姑父送多好啊。”

    王焱有点犯懒,那家里有车为什么不叫姑父送,还得坐公交车回去,王焱挺不愿意跟奶奶一起走的,因为他奶奶从来不带他打车,多远的路也是找公共汽车站,从简宁这小区得横着走过去到大那边才有公车站,王焱小孩儿嘛,就不乐意走路。

    “王焱啊,奶奶问你,你姑姑肚子里怀的是丫头还是小子啊?”

    王焱没吭声,怀的是什么自己怎么知道啊。

    王妈妈以为孙子会说,都说小孩儿说的准,只要孩子一张口,不管他说的是什么性别都会准的,结果王焱就愣是没回答她,王妈妈现在是觉得,你说人活着吧,不由自主啊。

    没怀孕的时候想女儿怀孕,怀孕了吧,就盼着王冉最好能怀一个男的,她心里也挺有压力的,简宁到底是喜欢男孩儿女孩儿自己也看不出来,就是问,也一定是问不出来的,他家里就更加不用说了,一定就是喜欢小子,王冉这孩子脾气还犟,你指望她生第二个,这就不现实,一旦真生不出来儿子,现在能过,以后呢?就简宁那样的家庭,什么事儿干不出来啊,你们俩感情好,好个十年二十年,二十年之后他还有生育能力的,感情这事儿就是最不靠谱的,不好说啊。

    王妈妈这一天心操的,她总合计这些有的没有的,得把未来也许会发生的事儿,自己想了一个遍,寻找最好的解决方式,一劳永逸的办法就是女儿直接生个小子,一切就都解决了。

    什么说道都不犯了。

    可是生儿子生女儿,这不是王冉说了算的啊,但是老王家的基因可是这样的你看,就没生丫头的,可王冉是个女孩子啊,王妈妈这么一想,心里就别提多纠结了,在看女儿吃东西,怎么看就都是丫头命啊。

    这生个女儿放在他们家,能高兴死,可放在简宁家……

    到了地方下车,王焱就一路上嘟囔:“奶奶就抠。”

    “别废话,嘟囔了一路了,烦人不烦人。”王妈妈对着孩子来火了,你说这孩子,就跟八十岁的老太太似的,上车就开始嘟囔,弄的别人一直看她,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是后奶奶呢,钱那么容易赚啊?这都是一分一毛赚出来的。

    王焱一路小跑就进小区了,王妈妈在后面扯嗓子喊,孩子大了,现在就不听话了。

    “你看着点车,王焱……”

    王焱蹭蹭的上了楼,徐秋华听见儿子上楼的声音了,门推开,王焱进门把鞋一甩,自己书包扔在地上。

    “回来这么晚?”徐秋华问了一句,学校离家里可不远啊,今天似乎就耽误了一点时间,去哪里了?

    “我奶带我去姑家了,下次我再也不跟她一起走了,总带着我坐公交车……”

    徐秋华推推儿子的头,这给你狂的,公交车还不能坐了?你家多有钱啊?那还有吃不上饭的孩子呢。

    王妈妈在后面慢慢的爬上楼,进门带上门,王超没回来吃,王爸爸没影子,王妈妈换完衣服出来,徐秋华饭已经做好了。

    “你爸没回来?”

    徐秋华点头:“应该是在三叔家吃了吧。”

    王妈妈就念叨,你说就跟那没有家的人似的,整天就恨不得扎根在老三家不动了,你说你是没孩子还是怎么样啊?家里的活就不够你干的?你闲着无聊就擦地出去买菜去,什么不是活啊?自己家这点破事儿都没扯完呢,去人家帮着忙活去了。

    王爸爸没在三叔家,去老五家了,跟着出船了,今天收获就算是不错了,一下船这边就涌过来人流,在码头这里面买要比在市场便宜的多,每家都是在看,看看你家打多少,王爸爸从船上慢慢的下来。

    五叔跟王爸爸一起喝点小酒,五叔喝开了,就说自己嫂子担心这事儿吧,就没必要。

    “生丫头好啊,你看我们家缺丫头,都什么年代了,女的优秀的更多,儿子女儿就都是一样培养,我就可不乐意听谁说丫头不如儿子了,你看现在这社会,对父母好的,大部分还是丫头。”

    五婶瞪了五叔一眼,瞎说什么呢?人家情况跟你情况是一样的?你们家是没有丫头,所以稀罕丫头,你看看要是都是丫头,那到时候就不一样了,合着你自己是有儿子了,你现在就说那些没用的,嫂子担心是有一定道理的。

    “你别瞪我啊,一边去。”

    五婶懒得搭理他,你看看他那熊样,喝点酒,这是家里有人,自己懒得搭理他,要是家里没人,你看自己挠他不,自己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呢。

    王爸爸就呵呵的笑:“还是生儿子吧。”

    当着王妈妈王冉谁的面王爸爸就没有表过态,当着老五,这是自己弟弟,没有什么可隐瞒的,那盼什么就给来什么吧。

    “我说哥,我没看出来,原来你重男轻女啊……”老五又喝了一杯,看着老大可不像是这样的人啊。

    王爸爸那之后就没声儿了,要不是五叔听见了,还以为自己听的是幻觉呢,老大能说出来想叫他女儿生儿子的话?

    *

    简宁母亲这边就一直没有放弃过,现在王冉验血就能验出来肚子里的是男孩儿女孩儿的,她为什么不验?验出来之后对她也是有好处的不是嘛,她给孩子买衣服就可以买属于孩子性别的。

    她就不理解王冉的想法。

    王冉的想法很简单,她害怕。

    从怀孕开始,知道怀孕了,自己确实松口气,然后就一直提着气,家里人不说,别人也不说,可都在关注孩子的性别,简宁家甚至就是明着说了,他们家就是想要孙子,别人看着她吃东西,现在有十个人里面至少有九个说王冉怀的就是个姑娘,她自己不想知道,可是架不住别人总说啊。

    说她喜欢吃辣的,说她这勤快劲,把王冉说的,心里害怕。

    她就是不想知道,到时候生完了,孩子的性别也就有了,那就注定了,现在知道了,只会让她有心理负担,她神经现在就全部都揪揪着,有时候王冉就闹不明白,这孩子不是属于她跟简宁的吗?

    她这一路就不断的在被人推着前进,家里也好,闲言碎语也好,没结婚人家说你年纪大,说你嫁不出去,要么就说你身体有毛病不然就是你跟别人关系不清楚,在你背后指指点点的,她就想为了自己而活,最后也没有脱离出来,还是按照老路子恋爱结婚,好不容易结婚了,又开始被人盯着肚子,你长时间肚子没有消息,你们夫妻俩谁不能生啊?是你身体有毛病还是他身体有毛病啊?或者是有什么隐疾?再不然就是夫妻生活不和谐?是不是他哪里就有点弱啊,这种猜测就纷纷出来了,等你好不容易怀孕了,成功的叫他们闭上嘴巴了,孩子的性别又成为新一轮的猜测,觉得活的就是累,明明想自己走自己的路,可旁边的人就总烦人的出来,干扰你,他们就像是无线电波一样,莫名其妙的就侵入了你的生活里。

    有时候王冉就想发脾气,告诉他们,都闭嘴吧,我怀的是丫头还是小子跟你们一点关系就都没有,这是我自己的孩子,我都喜欢,我都不着急,你们着急干什么?那是你们的孩子吗?

    可同事在一起上班,你就不能这么干。

    简宁母亲又预约了,说请过来的专家这都是第几次了,请那人很不容易的。

    “妈,我是个人啊,我怀孕呢,你这样会影响我的情绪的,男的女的难道检查出来就不生了?”

    简宁母亲火大了,你还敢跟我喊?你什么教养?我是逼迫你去打胎了,还是我要谋害你的性命了?不就是叫你检查一下孩子的性别,就验个血,难为你吗?你能疼死不?这是什么不能做到的事情吗?

    “你给我闭嘴,谁教你可以这样对着我大喊小叫的?你怀孕怎么了?你怀孕我就不能说你了?你明知道我跟你公公就对孩子的性别很是关注,你就是不配合,你什么意思啊?这孩子不仅仅是你跟简宁的……”

    王冉已经被简宁母亲给逼的,说她没有教养,那就没教养吧。

    “就是我跟他的孩子,你们管不着。”咣当一声电话就给挂了,简宁他妈这气的,直接进医院了,被王冉真的给气到了,活这么大,就没人敢当着她说这样的话,就是别人不看自己的面子,也得看在她是谁老婆的面子上给她七分面子,家里的那些亲戚就更加不用说了,你在简家随便划拉出来一个人,你看她敢跟她呛声不?就是从来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在简家,儿媳妇的地位是偏低的,这个偏低并不是就说她们怎么低下并不是那样的,只是需要听话,对长辈哪怕就不是自己的公公婆婆也是不能顶嘴的,这个被称之为家教,教养。

    王冉被简宁母亲给闹的,加上自己心里确实有点压力了,火大了就豁出去了,她活的还不够累是不是?你们愿意怎么样就怎么样吧,但是不能叫我去配合你们,我就是这样的态度,爱受不受。

    下班简宁来接她,王冉跟喷火龙似的上车了。

    “你现在最好就不要跟我讲话。”

    说话就等着吵架吧。

    简宁摊摊手,自己不至于找这个没趣儿,回到家里,饭还没开始吃呢,就吃上橘子了,一个跟一个的吃,一口气吃了三还想吃,但是没敢,毕竟饭还没吃呢,就看着果盘里的橘子发馋,怀孕别的都没有影响,就是这嘴巴一直馋,看见什么就都想吃,她几乎就没有需要忌口的东西,不会恶心不会吐。

    “吃饭吗?”

    王冉起身,进了厨房坐下身,自己看了他一眼:“你妈叫我去验血。”

    简宁撑头,他觉得自己现在依旧是不说话的为好,这东西就看你要怎么看了,去也行不去也行,都是可以的。

    “我去倒是没什么,可她总当着我的面念叨儿子儿子,简宁我害怕……”

    说着说着哭的稀里哗啦的,王冉现在好像认为自己怀的是个丫头,你说真要是验出来是个女孩儿怎么办啊?

    简宁拿着面巾纸递过去:“女儿我也喜欢。”

    “你家里不喜欢。”这才是重点,他们不喜欢了,就会不停的继续骚扰自己,会逼着她生二胎的,这一个孩子,她都不知道怎么怀上的,王冉觉得自己准备怀孕的这个过程,就太过于艰辛了,什么样的话,什么样的揣测都经历过,你看齐娜怀孕,人家停药了,过一段要孩子就要上了,哪里跟自己似的,十万里长征啊。

    人家怀孕之后应该要哭泣的吧,她只觉得松口气,这情绪就不正常,她就想跟别人一样的,普普通通的,别在性别这上面过多的关注,怀孩子的性别,这不是她能左右的,那老天就这样安排的。

    “他们不喜欢也没用。”

    王冉破涕为笑,他就总这样说,有问题他也解决不了,他妈总来烦自己,要求自己这样,要求自己那样,没怀孕就逼着她去做试管,简宁夹在中间难为,王冉清楚,所以自己尽量不想逼迫他,就现在跟简宁母亲走动,这就是王冉的退让了,不然那时候简宁母亲那样逼她,她早就不侍候了,她念了这些年的书,就为了生孩子的?她的身体没有毛病,她还挣工资了,她可以独立的养活自己,为什么就不断的来要求她?要求她的工作,要求她这样那样,她丈夫都没有开口说话,他们俩的床上到底睡了几个人?

    她就是不想刻薄而已,别人进一步,自己退一步,不断的退,结果人家根本就不领情,现在依旧在逼近,她后面就是悬崖了,人家是不看那些的,你当母亲的死活跟人家没关系,主要就是你肚子里的。

    “你就总这样说。”

    简宁拿着面巾纸给她擦擦鼻子:“那我还能说什么啊。”

    他的立场就是这样的,或许就是如母亲所说的那样,他不够狠,对自己对他人都做不到狠,弄的今天的局面就是叫她承受了,当着自己的面,母亲怎么样的也会收敛一些的。

    王冉在单位接到公公电话的,说实话她有点惧怕自己这公公,成年阴着一张脸,那对亲儿子就跟仇人似的,把儿子往死了里整的你看见过没有?她是没看见过,也没有听说过,简耀东就在她的面前开了先河了。

    “我叫秘书过去接上你,去一趟医院。”

    人性这东西有时候就是这样的,你强她弱,王冉愣是一声就没敢吭,在这样的人面前,她到底为什么会觉得低气,自己也不知道原因,挂上电话,就开始准备吧。

    这边秘书通知家里,简宁母亲嘲讽的扯扯嘴角。

    “贱皮子。”

    跟你好说好商量的,你就不干,你就不去,你有这样那样的理由,你就跟我玩硬的,现在你公公一张嘴,你怎么不说你不想去了?就得叫人收拾你了,你才开心,简宁母亲觉得王冉就是贱皮子,你对她好没有用的,你就得对着她玩硬的,你多吓她几次,她就开心了,要不然就不知道天高地厚,这就是出身不好,家里教养不够,一点分寸就都不懂得,自己幸亏是没生孩子,要是生出来这样的,她宁愿扔进马桶里掐死算了,你说简宁千挑万选的,找了这么一个老婆,哪里好?

    要出身没出身,要学历没学历,要教养没教养,那样的家庭能教育出来什么样的好孩子?看东西的界面就小,目光狭窄,心眼小,拿不上台面,要啥没啥,优点就是一个都没有,缺点一大堆。

    完全就是不及格的,没品位的很。

    跟这样的人结婚只会拉低他的层次,这是他幸好有这样的一个家,孩子他们拽一拽,还不至于就让妈给养残了。

    领着去做了验血,马上不能有结果,说是要送走,不在这里化验,验完血王冉就可以离开了,简宁母亲整个过程是完全不搭理王冉了,对她已经死心了,觉得她没有再教育的必要了,自己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直接当她是死人,这样自己还会开心点。

    她进医院,医生就问她,为什么情绪会这么激动,她能说自己儿媳妇对着自己喊吗?还挂了她的电话,说出去她还要不要做人了?王冉这辈子也就是遇上简宁了,简宁脾气好啊,自己也说不了他,不然换一个你试试看,要是自己儿子娶这样的老婆,早就离婚十次八次了。

    做完之后马上掉头就走,王冉的功效也就是这些了。

    那易经大师其实之前就已经看出来一点苗头,简耀东又问了一次,他这次是说了,简耀东自然就是开心的,梦寐以求的,整个人的心情就不用说了,难得全天满脸的阳光色。

    检查的结果这个并不是就十分准备的,但是有一定的依据性,给出的结果就是说王冉肚子里现在怀的这个有可能会是个儿子,简宁母亲挂上电话。

    要就说呢,投胎当女人,你一辈子只要做对两件事儿就行了,那就万事无忧。

    第一找个好老公什么都听你的,第二你就是一定要生出来一个儿子,那你就人生无忧了,就好比王冉了。

    你说王冉有什么?还有有这样的妈,完全就是拉后腿的,长相方面都是拖后腿的,简宁拎出来跟王冉放在一起,谁更加出色?那一定就是简宁的,可惜人家命好,把简宁弄的,哪怕就是她残废了,也要守着她,就要她了,然后命还好,说怀的是个儿子。

    就一个人一直在笑,现在她可得意了,知道结果之后,这回得瑟了吧?

    之前应该是害怕的,没想到啊,一举得男啊。

    王冉知道结果之后,没有就如简宁母亲说的那样高兴,她的害怕是增加了,如果不是一个男的呢?这事儿不好说的,现在才三个月,准吗?都说是男孩儿,生下来一个女孩儿,这整个过程就都被期待,然后一出生性别换了,那跟知道是女孩儿生出来是两种境遇的。

    想的也是有点多,思维有些敏感,也许是因为当了准妈妈。

    简宁没有太大的反应,他说过的,女儿儿子都是一样的,没有什么所谓的偏爱,不都是一样养嘛。

    王冉跟王妈妈就说了,王妈妈一拍大腿,这下可以睡好觉了,是个儿子就行啊。

    “妈之前就不敢跟你说,王冉啊,你不能生女儿啊,谁生女儿你都不行,你嫂子生女儿我们还高兴呢。”

    王妈妈不说还好,一说王冉更加上火了。

    简宁母亲这边就派人天天送,不是给了给王冉吃,是为了她肚子里的孩子好,借她的嘴而已,倒是没有使劲儿的逼着王冉吃,营养搭配。

    简家聚餐,这次是在外面,有外人的,王亮家跟伟亮家的人都在,简耀东叫秘书给王冉打电话。

    “叫她自己来就行。”

    那意思现在依旧不待见简宁,他能说得出来,这儿子就是当死了,哪怕就是死的那天,他或许会在房间里流眼泪,但是绝对不会出席简宁葬礼的,对王冉也不见得就有多待见,冲着肚子去的。

    秘书打电话,王冉说自己在上班呢,出不去。

    秘书也显得有些难为,他就劝王冉,既然他已经提了,你就不要扫兴,赶紧过来,这也是为了你们好。

    “我不想去。”这才是王冉拒绝的最大原因,一群人坐在一起,那些人她看着眼睛疼,也不会觉得情绪能得到放松,何必呢?

    一定就是有人会夸孩子的未来的,有这样的爷爷,孩子未来会走的顺利,这需要猜吗?这好像就是一定的,王冉听着那些话,觉得耳朵特别的疼,都没生出来呢,好像未来他们就看见了似的。

    你想,一个孩子从小生长在这样的环境里,能好吗?

    张靖饶那就是血淋淋的例子。

    这个说孩子将来一定就会是特别出色的商人,有爷爷教,那就一定成才,简耀东就敢硬生生的接下来这话,他一点都不认为这是别人看在他的面子上夸孩子。

    事实上,那孩子一定就会特别出色的,因为是他孙子,一定就是个天才。

    王冉笑的有点尴尬,她觉得这样的环境有点扭曲,跟自己的价值观发生冲动了,她现在压力就这样大了,可想而知,将来孩子会怎么样。

    一声没有,就坐着。

    吃完饭司机送她回单位,她叫司机停在路边,司机直接给送进去了,不听王冉的,真要是就那么一步两步的,她发生点问题,自己吃不了兜着走。

    一送进去,你说有同事会看见的,这都成什么了?

    单位里传的风言风语的,这把简宁给说的,那就成传奇了。

    之前就有人说王冉嫁的丈夫条件就好,你看简宁穿着就知道,这两口子花钱压根就不当刀啊,王冉穿的衣服人家虽然不买名牌,但是架不住单位有喜欢名牌的,有研究的,司机恭恭敬敬的把车门打开,你说王冉尴尬的下来,那么多双眼睛看着。

    “哎呦,我才知道少奶奶这词儿,现实里还真是有,我就想不明白了,家里有钱也不缺钱,还跑出来跟我们抢什么饭碗啊?那么拼命做什么?留点活路给我们嘛……”

    中午吃饭就更加过了,简宁母亲叫人送,说是外面的东西不能随便吃,这严重就打扰王冉的生活了,那些东西一打开,全部人的目光看过来就是,原来今天是炫富日。

    原本还有几个跟王冉交好的,现在人家恨不得离她多远,人家家里那么有钱,自己靠近,到时候在被别人说,自己是为了替自己挣点什么也犯不上。

    关于王冉嫁人的各种版本就出来了,简宁跟陶林玉在超市是被人看见过的。

    “我现在算是理解那句话了,有钱人家的媳妇儿不好当,丈夫外面玩着女人,你敢说什么?谁叫你就贪人家的钱了呢,只能当做什么都没看见,看见了也得微笑,家里就是男人的客栈被……”

    “那是,你说王冉好看吗?肯定拴不住男人的,再说现在怀孕,她老公你是没见过,我们在外面看见过,一表人才,一看就是两个层次的,也不知道她是用了什么办法叫人家娶她的。”

    “呵呵,女人的办法多着呢,不过婚姻不幸福这就说明了一些问题,逼迫了呗,所以不待见她……”

    还有的就针对这司机给王冉开门就讨论上了。

    “我就没看见过,不就是家里有两个破钱,请了一个司机,还特意显摆到单位来了,这给她狂的,以前看着人挺本分的,不声不响的,怎么现在就成这样了?还少奶奶呢,有几百万那全中国的少奶奶得住多少个村儿啊,村儿少奶奶是吧。”

    大部分的同事都把王冉的婆家归类到有钱人,但跟豪门两个字是扯不上关系的,是距离很远的,豪门是什么样的?在电视剧里才有豪门呢,再说豪门就要王冉这样的啊?那她们岂不是都嫁的是富二代了。

    把王冉恶意的给猜的就挺狼狈的,王冉不在乎别人怎么说,但是全部的人都这样看着稀奇动物似的看着她,她也承受不了,试着跟婆婆谈,她中午回娘家吃饭,东西能不能就送娘家。

    她试过说自己吃的东西就都挺好的,结果简宁母亲咣当扔过来一句,你以为是为了你?你没有这个资格,这都是冲着闹闹。

    闹闹,简闹闹。

    名字都起好了,你当妈妈的就没资格管这些,甚至婆婆都叫开了,她才知道她儿子要叫这名,真要是跟简宁家计较,她这日子就真的不用过了,每天计较这些事儿吧。

    她是没时间回娘家吃,可不回不行啊。

    心里不可能没有怨气的,也是告诫自己,她现在怀孕呢,不想跟他们一样的,为了叫孩子健健康康的,这些她就都忍了。

    徐秋华觉得这样还挺好的,你看每天九点多家里就来人了,开始为王冉准备午餐,这些就都是专业的人啊,徐秋华还羡慕不来呢,自己倒是想叫别人这样对自己,可惜层次还没上去呢。

    王妈妈是觉得为了孩子好就行,你们都不嫌麻烦,我还有什么嫌烦的,随便你们折腾吧。

    王妈妈也知道一点,这是因为肚子里的那个可能是个儿子,态度马上就不同了,之前王冉说怀孕怎么就没这样对待呢?孩子性别一出来,这就两样态度了。

    关于给孩子起的名字,王妈妈就唠叨。

    “你说我们起名也比他爷爷给起的名字正经啊,闹闹,你说孩子哪里就闹了?王冉从怀孕开始,就一点不舒服都没有,能吃能睡的,孩子小你叫这名行,大了同学一喊,简闹闹,这是什么名啊?”

    王妈妈觉得这就不是正经的名字,没有这么起名字的,可是你看人家多霸气,孩子起完名直接通知王冉了,不,通知都没有,王冉还是后知道的,一说话那个小洋人就他们家闹闹怎么样怎么样的,王冉就合计,谁是闹闹啊,说了半天,说自己孩子呢,这才知道。

    这妈当的,好像借腹怀孕似的,一想起来这些事儿啊,脑袋疼。王冉呢,是体重就一点都没变化,怀孕三个多月了,体重一点没增加,相反的还掉了七八斤,就是脸上稍微还能有点肉,结果简宁母亲这么一弄,她脸上的那点肉又掉没了。

    折腾吧,随着人家走被。

    王妈妈自己呆在家里也没有什么事儿,她也不需要担心别人会偷她家里什么东西,她都能想到小洋人的嘴脸,肯定到时候会笑话她的,会说他们家就是下人都比老王家有钱,得她不找气受。

    去看王奶奶了,就跟王奶奶唠叨这些事儿,王妈妈也是觉得气不过啊,气儿不顺啊 。

    “没怎么样呢,孩子名字就给起了,起了也就算了,你得跟孩子讲一声啊,这孩子听都没听明白,问了才知道,就好像她是外人似的。”

    这方面王奶奶不挑理,人家起名字肯定就是有寓意的,不会像是你们所想的,叫闹闹就因为孩子闹不闹什么的,那些有钱人甭管怎么折腾,也不会想孩子不好的,为了孩子的明天好,愿意起什么叫什么被,能叫出口,没起个难听的名字,你就烧香拜佛去吧。

    再说王冉,瘦不瘦的,只要身体达标那就行,谁说怀孕就一定得胖了?

    “你怀孕的时候那时候体重不也才九十斤……”

    王妈妈动动嘴,那王冉现在就跟自己当年一样吗?她当年那条件,不是大环境下,什么都吃不到,那时候什么红富士这个苹果那个苹果的,能吃上国光苹果那就不错了,苹果张的就跟什么似的,不大点,要么就是酸梨,孩子能张的胖才怪了。

    王奶奶就觉得王妈妈这是担心的多,有都是怀孕的一开始体重是掉的,还没到时候涨体重呢。

    “孩子压力大……”

    “压力什么压力?就你们娇气,放过去,能吃饱饭,那就要感谢老天爷了,还压力,没事儿找事儿嘛。”

    这边说着,那边马上给王冉打电话。

    “你妈说你有压力?”

    王冉上班呢,自己听的有点莫名其妙的,等听明白了,苦笑。

    “冉啊什么事儿得分两个方面去想,有人操心你吃的东西,愿意吃咱们就多吃,不愿意吃就少吃,这是为了你好,你就不要想那么多,什么为了你肚子里的孩子怎么样怎么样的,就将来生出来不是儿子,这是他们找的人,不准确也是他们的问题,跟你没有关系,你为什么有压力?应该是他们才应该有压力呢……”

    给什么就要,送什么就吃,只要毒不死就行,他们爱操心叫他们折腾去,你就配合,实在累了,就说孩子闹腾,自己不想去,多简单点事儿,还玩不死她,还压力,压力什么?

    这孩子就是太笨了,你念那些年的书,脑子就是木头啊?脑子是摆着看的,不会转弯?

    不是说硬着干,那就叫硬气,你不动声色,折腾死对方,她不是关心嘛,你叫让她好好的关心,这才是聪明人的做法,这孩子怎么就那么笨呢?

    王妈妈摸摸鼻子,有点不愿意了,怎么说的王冉就跟个笨蛋似的,不是老太太一直夸她大孙女聪明吗?

    “你别不愿意,不是缺心眼是什么。”

    王妈妈清清喉咙,讪讪的笑笑:“没,我没不愿意。”

    王奶奶心里笑,还没不愿意,脸拉的跟驴脸似的,满脸都写满了,我就是不愿意,嘴上还否认。

    王奶奶是属于敢说敢做的那种人,王冉面子有点薄,王奶奶又过去孙女家住了两天,让给王冉弄饭的人就提早点来。

    “这是做的什么?”

    王冉吃点什么,王奶奶之前就要问,哎,这老太太邪门了,她不懂的,她就能说的你哑口无言,她就是刁,一个刁老太太就是找茬,就有那种气势,你们是下人,是花钱请来的吧,照顾我孙女的,这做的都是什么玩意?你说有营养就有营养?谁告诉你的?老祖宗以前可不是这样说的,你跟我玩营养学?

    王奶奶小时候家里不是没有钱过,她过富贵生活的时候那些人都都吃不上饭呢,她家里的长工有多少,拿出来自己地主女儿这点劲头儿,人不说都地主就是惯于欺压嘛,她现在就是要欺压。

    王奶奶爸爸妈妈那时候其实跟一般的地主还不一样,对那些干活的就没有那么多的苛刻,但是王奶奶的奶奶就特别刁,如果不是因为有这个奶奶,家里最后不会那么惨,那被人给收拾的,那老太太家里一倒就脚登西方极乐世界去了,你说把王奶奶这辈子给坑的,大富大贵她就都经历过,多惨自己都过过。

    怎么吃有营养她比谁都知道,她养了这些孩子,那个身体就不健康了?

    说话就是刻薄,你想抢着她的话说,那就是没门,把家里的人都制得服服帖帖的,原本人家对王冉也没有怎么样,她们是过来照顾王冉的,不至于就敢给王冉脸色看,现在就更加好了,多一句话都没有。

    王冉是觉得,人家对她也没有怎么样,奶奶这样好像有点过。

    “要就说你笨,我不是对她们要怎么样,我是冲她们身后的人。”

    她是在告诉小洋人,别以为你就能随便拿捏我们家王冉,不是家里没人,你敢叫人过来,我就敢说,我就敢挑刺,没有什么是我不敢的,送上门的,不训白不训。

    王冉想法呢,就是觉得人家是无辜的,出来赚点钱都不容易,王奶奶知道这些人拿的就都是高工资,她们拿的这些钱里面就包括这些了,心里素质绝对就比自己孙女都过硬的。你可怜人家出来打工不容易,人家赚的就比你上班赚的都多,你可怜什么?人家活的比你都风光,对别人就不能太过于心慈面软的,王奶奶心里就合计,这就是叫王妈妈给带的,要那些同情心干什么,该有的时候有,不该有的时候就别有。

    拿多少钱做多少的事情。

    王奶奶给简宁母亲打电话,小洋人一愣,怎么给自己打电话了?对方是长辈,自己说话也得客气着一点,你不是讲家教吗?

    王奶奶也有家教啊,对长辈,你不能失礼吧?

    就聊天嘛,她跟简宁母亲就聊上了,聊着聊着就往小洋人痛处戳。

    “你说小王冉没怀孕的时候我就合计,这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啊……”

    说话还不明说,可小洋人也不是傻子啊,脸立马就拉下来了,她没主动打电话,这老太太是什么毛病啊?

    “你看你们急的,又是叫孩子做试管的又是叫孩子去检查的,也对,你应该有熟悉的医生……”

    小洋人的脸都憋青了,要不是她是长辈,自己就挂电话了,她有家教啊,自己也不能生气,也不能提前挂电话,就得听着,王奶奶这就来了,你不是能折腾嘛,你跟我玩,你还嫩着一点,我折腾不死你,我跟你姓。

    佣人看着小洋人的脸色,觉得很奇怪,怎么脸色这么不好啊?

    小洋人憋的这是一肚子的气,可没有地方撒,她要喝水,佣人端水结果她站起来,就撞佣人身上了,是她撞过去的。

    “你怎么回事儿啊你?眼睛放在哪里了……”对着佣人就开始来了。

    要气死她了,这些没家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