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206 儿子的重要性

206 儿子的重要性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我人在楼下,你跟单位领导请半天的假,我请了专家过来。”简宁母亲说完话迅速挂掉电话。

    她现在对这夫妻俩就是多余的闲话不想说,自己就是冲着她肚子里的孩子,不然她都懒得管,你们的生活怎么样我管不着,你们也不用我管,但是我孙子绝对不能像是你们这样平庸的活着,绝对不行,豁出命去也不行。

    简宁的母亲从王冉怀孕开始,觉得自己的人生就是有希望了,这个孩子带给她的,她没把简宁教育好,她曾经确实放在简宁身上的经历比较少,但那也是有先天条件的,简宁从小就是知道自己不是他亲妈,孩子不同,自己是奶奶,亲与不亲自己从小养,她来接手培养,她就不信她养不出来一个有野心的孩子。

    这个孩子就是她的梦,当然前提,得是个男孩儿。

    王冉挂了电话喘口气,有时候自己都觉得为什么一定要搭理他们呢?完全在操纵着自己的生活,让她这样又让她那样,但是她似乎又不能拒绝,简宁家里就这么两个人,自己真的闹的太僵,他以后跟家里就彻底不能走了,做人老婆的,有些事情不是随心所欲的,不想叫他变成孤孤单单的人。

    批了一件衣服下楼,出了小区走到车前。

    “上车。”简宁母亲移开视线。

    司机请王冉上车,王冉对着司机笑笑:“妈,我们这是要去哪里?”

    “我请了专家过来,看看你肚子里的孩子的性别。”

    王冉抵抗。

    这都是什么样的年代了?男女都是一样了,并且女孩儿还少,遵照着自然规律,等能上六七个月自然就知道是男孩儿女孩儿了,为什么要现在看?

    “上车。”

    王冉双手撑在车门上,她压根就是没打算上。

    “妈,我不会跟你去的,我怀的无论是儿子还是女儿,那都是我的孩子。”

    简宁母亲冷着眼睛:“这不光是你的孩子……”

    王冉不想跟她吵,自己也觉得吵架很累,你随便怎么说,反正我就是不去,有本事你就把我扛上车,回头就给简宁去电话,事情的缘由自己解释清楚,省得她在背后告黑状。

    简耀东办公的时候自己突然就笑了,只要想着胖乎乎的孩子就想笑,男人到了一定的年纪,其实会特别喜欢孩子的,比如就像是他这种,年轻的时候当了爸爸,并不能带给他很多的成就感,孩子有了也就是有了,这是自己生命的延续,仅此而已,但是他现在上了年纪了,对孩子有着一种渴求的状态。

    他愿意给自己孙子最好的一切。

    撑着头,觉得生命真的很奇妙,那种新生所能带来的对生命的新奇叫他觉得世界就豁然开朗了。

    王冉怀孕在简家算是砸下了一枚炸弹,原本想着简宁这边就是没动静了,哪怕就是有动静,依照着他现在跟他爸的关系,大家都清楚,关系很难改变的,哪怕就是简宁妥协了,这个家是不会欢迎他回来的,放在别的家长身上不会出现这种情况,但是简耀东不是一般的人,他的心比任何人都够狠。

    简琳看了母亲一眼。

    “不然呢,你以为就能把所有的一切都留给简禛?”

    简直就是笑话,哪怕简宁就是死了,这些东西也轮不到简禛的,简禛又不是叔叔的亲生儿子,现在简宁有孩子了,简琳撇撇嘴,就算是怀孕了也不见得能生出来儿子,一般就都是这样状况的,越是想要儿子,就越是没有。

    简禛的母亲那时候觉得很开心,她儿子有地位,自己就觉得高人一等,这迟早一切就都是自己的,虽然也明白,这有点不现实,毕竟是有梦想的,甭管是谁的儿子谁的孙子,不都是姓简的嘛,结果王冉怀孕了。

    要说最恨王冉怀孕的就是简禛的母亲了。

    “那些个小门小户的孩子就会来这一手,这简宁跟他爸闹僵了不用怕啊,她可以抱着孩子上门,我就是瞧不上这样的,嘴里喊着多清高似的,其实还不都是为了钱。”

    简宁当医生那也不过就是个瘾子,家里有这些的钱,当然愿意干什么就干什么了,反正老人一蹬腿钱就都是他的,不是他的也可以靠儿子去抢嘛。

    简琳扫了母亲一眼。

    “你可别出去说这样的话。”

    简宁母亲高兴这是所有人都能看出来的,虽然简琳不明白她在高兴着什么,说白了儿子都跟你不亲,即便生出来孙子又如何?简宁会不告诉自己的孩子,她不是亲奶奶吗?

    “我又不傻,我总觉得这事儿吧,你看怀孕的多快,之前还一直没有消息呢,这就传说要把家产都给你哥了,他们就怀孕了……”

    简琳呵呵笑着,要是自己,自己也拼了命的去怀孕,为什么不呢?

    简禛对这些东西态度就是客观的很,他分得清自己的地位,懂得自己应该站在什么样的立场,说他没有一点动心,那是骗人的,但是心里很清楚,轮不到自己的,谁再好也没有自己家的好。

    简禛的妻子又为他生了第三个孩子,没有悬念的是个儿子,三个孩子他的态度就是一样的,没有偏疼不偏疼谁,也许简家这个薄凉的感情观就是遗传的,简禛对着自己的孩子也并没有多少的爱,甚至包括他妻子。

    爱女人?

    那是没本事的男人才会做的事情,他需要的是一个完美的妻子,可以站在自己身边不能扯自己后腿的妻子,是一个拥有着良好家教良好学历,有着良好修养良好面貌甚至是良好身材的女人,简家的女人无一例外的没有开过刀的,这样的女人是进不了简家大门的,第一轮就直接被涮下去了,要自然美。

    妻子对着自己的孩子跟他的孩子是保持一样的态度,她是不可能敢对孩子不好的。

    两个孩子从小就被养的有些严肃,对谁都不亲,看见爸爸有些害怕,看见爷爷奶奶都不是很亲,有上不完的课程,人生就已经被规划好了,应该怎么样的去走,怎么样的完成,他们只要去走就好。

    对于偶尔会听说到的那个女明星的名字,他们选择遗忘,这个人不配做他们的母亲。

    晚上简禛应酬回来,喝的稍微有些多,难得简耀东对他的重用,简禛一直也很努力,像所有人证明他的实力,他确实很强,他就应该有今天这种成就,妻子倒了一杯水递给他。

    简禛接了过来。

    他母亲从楼上下来,看着儿子喝酒了,微微皱着眉头。

    “简宁的老婆怀孕了,知道吗?”

    简禛对自己的母亲扫过去一眼,他知道他妈心里在想什么,但是这不应该是他要去拥有的情绪。

    “妈,出门不要乱说话,你们任何一个人都是,不要让我听见你们说一些有的没有的。”自己把杯子放到一边,扫了妻子一眼,那一眼里面大部分的就是警告了,家里就这些人,如果家里的事情外面的人知道了,那就一定是她说的,他要的老婆就必须把嘴巴给闭紧了。

    他们简家的亲戚有很多,一句闲言碎语他就是不能听见。

    简禛的母亲似乎也习惯儿子这样了,自己并没有觉得儿子的话有任何的不妥,倒是看了一眼儿媳妇,对着儿媳妇笑笑:“赶紧上去吧,你多注意着他一点,他喝酒了,可能胃会有些不舒服。”

    这话就是吩咐,儿子要上班,操持那么大的一个企业,儿媳妇却在家里带孩子,她有什么不能注意的?

    简家最为变态的一条就是,在男人没有回来之前,女的不能睡,也不给你机会睡觉,简禛不回家,他老婆要么在卧室里眯一会儿要么就是在楼下等着,大部分婆婆会找你一起看电视剧,你也不能说你不愿意看,你推掉她,婆婆没有明确的说你不可以睡,但是你真的一旦睡着了,第二天丈夫跟婆婆会一齐发难。

    现代女性说,我们接受教育,接受这些年的教育并不是为了回家做主妇的,简家就恰恰需要你接受教育最好的教育很多年,然后在家里做一个合格的家庭主妇。

    在丈夫起床之前你就要起床,因为你还要送他去上班,你要把人送出门口,婆婆肃立的榜样,你就必须遵照着去做。

    *

    简耀东一大早就跟王亮的父亲打球去了,天气有些发冷,球场四周看着有些荒凉,心情不错,球自然打的也不错。

    “很久没看见你这样开心了。”

    有简宁的时候似乎也没有这样的开心过,看起来小生命的功效不错啊,强心针。

    简耀东看着远方,把球杆交给身后的球童,自己跟王亮的爸爸往前走,有人很是喜欢高尔夫,就是因为有这个过程。

    “总觉得带着一种期待,因为不确定他的将来是怎么样的,但是我的孙子呢,又觉得跟别人不同,会是了不起的人,也许是个天才。”

    王亮爸爸笑笑没有吭声,愿望都是美好的,谁都会认为自己家的孩子跟别人家的不一样,谁知道你这样的期待对孩子到底是一种幸或者不幸呢?不过可以确定的是,不用找人批命他就知道这孩子的命格一定很好。

    父母双全,父母都有工作,爷爷有着这样的身价,想怎么培养他都一定是行的,前提他需要是个男孩子。

    简耀东不喜欢女孩儿,这恐怕没人知道了吧。

    挂在嘴上的竟然两句不离他所谓的孙子,王亮父亲回到家里,王亮妈妈在准备早餐呢,他一会儿就得去上班。

    “他们俩几天没回来了?”顺口问了一句,听着他说孙子,自己都眼馋了。

    王亮妈妈说差不多有一个月了,儿子不肯回来,你怎么打电话他就是不回来,说是应酬也比较多,算了,不拽他的胳膊腿了,不然又抱怨了,我们俩结婚还得带着你们两个老的过,谁稀罕谁啊。

    王亮妈妈不屑的想,别以为她是那种离开儿子就活不起的妈妈,没有他们俩来捣乱,自己一天时光过的更加美好,跟朋友出去转转,回来在准备准备晚饭,一天就过去了。

    “今天跟耀东去打球,王冉可千万生个儿子吧。”

    王亮爸爸感叹了一句,她要是真生个儿子,那命运就真不同了,要是倒霉,第一胎就是个女儿,那就是完全相反的了。

    王亮妈妈呵呵笑:“这事儿谁能说得准,送子娘娘要给你女儿,你能拦得住吗?他那么高兴?”

    觉得那样的人心就都是冰冷的,喜欢过的女人最后就给那么送走了,一眼都没有去看过,真是够狠心的,简宁现在不是依然不知道他亲妈葬在哪里嘛,这就是打算瞒着一辈子了,在简耀东的心里,那个女人没有资格做简宁的母亲吧,你看他就是这样的人,亏得之前自己还认为,也许没人的时候他会偷偷的去看,看起来是自己想多了。

    不能用猜测一般人的心思去猜测简耀东。

    “很高兴,男人你不懂,大部分的男人为什么会对第二个孩子比较好,因为上了年纪,不同的。”

    王亮妈妈想想也是,是这样的,有些人把这些就推论为偏疼,偏疼小的,其实不然的,在拼搏的时候根本也许是顾不上大的那个,二十五岁当爸爸跟三十五四十五在当爸爸的感觉绝对就是不同的。

    看起来这一点,他倒是没有脱离正常人的范围。

    送走了王亮爸爸,自己约了伟亮的妈妈,伟亮妈妈这日子过的这个糟心啊,还能为了什么,蒋娟被。

    蒋娟的脾气特别的煞气,为什么用煞气来形容?

    伟亮妈妈一说起来自己的儿媳妇,她就想哭,你指望人家能堂堂正正的叫你一声妈?叫她婆婆,这又不是古代,有这样叫的吗?那不都是对着外人才说这是我婆婆,可蒋娟就直接喊婆婆,你问她为什么这样喊。

    “我自己只有一个妈,那样喊,会让我觉得困扰。”

    伟亮妈妈拍着桌子,心口堵着一把火:“你听见没,她说叫我一声妈她觉得困扰,这说的是什么话?那做派你就别看了,在我们家她就是最大的,我得奉承她,恭维她……”

    其实这点,伟亮妈妈是有些不理解,把自己的感官输入进去,直接给下了结论,蒋娟是个特别讲公平的人,不能因为你是我的婆婆,我就让着你,你不对,我就会说,她这人个性很直,说话不考虑别人心情的,把部队的那一套拿到家里来用,那肯定就是不行的。

    吃完饭刷碗,她刷自己的,不会刷别人的,你要是一定叫她洗,她会搬出来很多的话来堵住你的嘴,事实上蒋娟的自我感觉确实要在上一层的,她为这个国家奉献,国家给了她应有的对待,她不靠任何人走到今天,她就是这样的人。

    伟亮妈妈就说蒋娟,回家了,就换一身衣服,你是个女的啊,哪里就有女的不好美的,再说总穿军装看着也叫人觉得腻的,可蒋娟冰冷的眼神……

    伟亮妈妈抱怨了两个小时,这两个小时当中就全部都是在说蒋娟的不好,全身上下就没有一点自己认为好的。

    “这简直就是弄了一个男人回家。”

    要是蒋娟尊敬她,她绝对不会认为儿子的婚姻有问题,现在蒋娟明摆着就是跟着她对着干,家里住的房子她会说,会用一种,你们就是贪污得来的那种语气再说,气的伟亮妈妈要吐血了。

    她脱俗了,剩下别的人就都是大俗人。

    “完全就不是个正常的人类。”自己喘着粗气,猛地抓过杯子喝了一大口水,桌子上摆着六七个水杯,她一直讲话,自己嘴巴也干啊,这还得不停的补水,然后继续抱怨:“她幸好没干上去,要是叫她当了主权者,你看着吧,那就得动乱,她不享受的,别人就不能有,她吃窝头别人就一定不能吃好的,对自己严格要求,就得命令其他人像是她一样,强权者。”

    伟亮妈妈越说越憋气,自己现在也是接触多了,蒋娟身上的那些,就是伟亮爸爸恰恰欣赏的,有这样的儿媳妇,出去说,自己面子上就有光,一个女的能走到今天,真的是不易的,在伟亮爸爸的心里,敬佩这个儿媳妇,觉得她是一个了不起的人,现在看法完全就是改观了,儿媳妇提出来一句话,他马上就答应,好像蒋娟才是他亲生的,伟亮是后带来的。

    伟亮的妈妈看着就憋气啊,看着丈夫那样子,就恨不得把蒋娟给捧到天上去了,蒋娟做什么,在他眼里就都是对的,是特殊的,总是夸蒋娟如何如何的好。

    “我们家老段,那就是个傻子。”

    大傻子。

    王亮妈妈强忍着没有笑出来,其实她倒是能理解伟亮爸爸的立场,男人跟女人考虑问题的角度就都是不同的,男人眼里就很少有这样会公事公办的女人,你可以说她不近人情,你可以说她不懂得变通,当时当兵的跟混官场的人能一样吗?如果兵都被带成那个样子,还有发展吗?

    这些东西,王亮妈妈不太懂,但是你家既然奔着人家的这点去的,就不能因为她现在强势嫌弃她,当初考虑她的时候想什么来的?从侧面还反映出来了一点问题,那就是婆媳天生就是宿敌。

    “我都不愿意说她了,我说的都想哭了,眼睛里没人。”

    不知道谁是谁的长辈,能养出来这样的孩子,这个家里的素质也是挺过硬的,她就纳闷,这孩子是奇葩吧?

    她现在特别明白自己儿子的心情,就是伟亮真的在外面有什么,她都不会觉得奇怪的,有这样的老婆,就不怕你不找外遇。

    跟王亮妈妈吐糟完了,去了美容院轻松轻松身子骨,晚上回到家都快接近七点了,蒋娟难得又回来了。

    哎呦喂,她是不是现在就应该出去烧烧香?感谢一下,她还知道回来?太难得了。

    蒋娟起身,站立。

    “婆婆。”

    我去你的婆婆!

    伟亮妈妈在心里骂着,不听这两个字自己还能稍微高兴一点,本来把肚子里的垃圾都倒给王亮妈妈听了,觉得好像轻松了许多,也休闲了一个下午,觉得轻松了,现在可好,觉得血管都要炸了。

    蒋娟对公婆的态度就是完全不同的,跟公公讲话,她的态度就比较恭敬,两个人也是有话题聊,伟亮爸爸心里也是有抱负的,可惜了,你知道现在的大环境的,对于蒋娟提出来的,他试着去跟蒋娟畅谈过。

    他很支持蒋娟这样的。

    伟亮妈妈进了厨房,保姆在做饭呢,她问了一句。

    “伟亮呢?”

    保姆手不知道,就蒋娟自己一个人回来的,伟亮妈妈回到楼上去换衣服,自己给儿子去了一通电话,那边是吵吵嚷嚷的。

    “你人在哪里?”

    *

    王冉脸上的痘痘就那么几个来回的起,就是不下去,给她气的,自己都懒得管了随你怎么折腾去吧,反正是因为怀孕引起的,也没有达到毁容的程度,放任着不管了。

    一个办公室坐着,有同事就劝她。

    “我生孩子那时候就想着为了孩子好,成天也不收拾自己,愿意什么样就什么样,小王你可得记住了,男人就都是视觉动物,要是自己老婆糟践的跟老太太似的,对你保证没兴趣,这怀孕时间还长,女人就得对自己好点,我看你这脸,现在就什么都不擦是不是?”

    什么都不擦,皮肤就能看出来状态,王冉也不是跟别人似的就皮肤有多好,对这些事儿她就有些大咧咧的。

    王冉是自己不急,急死别人。

    因为别人知道她丈夫条件好,都是靠猜的,之前又有猜她丈夫在外面有外遇的,就对这事儿特别伤心,恨不得劝王冉把脸弄的好一点,整天变个样,王冉呢,跟简宁一起久了,夫妻有些特点就会变得相同,也挺肉的。

    我就这态度,你怎么说,我就呵呵呵。

    不化妆,不穿高跟鞋,一切都以舒服为主,脸上起痘,人家就劝,你就别吃辣的了,可她不,认为自己想吃的就是孩子所需要的,一点不顾及。简宁呢,跟王冉想法是相同的,她想吃,那就一定是补给孩子的,甭管吃什么,不至于天天那样吃,偶尔一顿,拦着她干什么。

    自己休息能接她就过来接,不能接没办法她自己开车。

    “你们家老公就放心你现在还开车?”

    同事就说这事儿危险啊,可是说完她就跟没听见似的,你看现在还不是在开车,这多危险啊。

    王冉笑笑,同事拍了她后背一下,力气有点大,看的别人触目惊心的,那老大姐也是好心,看不惯王冉这样。

    “一说你吧,你就呵呵的笑,这都是为了你好,我这孩子都多大了,你就不听吧……”

    下班简宁来接她,王冉拎着包自己不紧不慢的走着,看见同事开车出去就打声招呼,自己靠边走,然后出大门,简宁车就靠着一头挺着呢,自己走过去打开车门上车。

    把她手里的包转身放到后面去:“安全带。”

    王冉系上,两个人顺路去买点菜,也懒得去市场,直接奔着超市去,超市有洗好的菜,只要下锅就可以了,买了一些,给她买了一些水果,开车回家,王冉跟简宁一前一后的进门,她扶着墙壁自己换拖鞋,蹭着拖鞋就进去换衣服了,简宁拎着东西直接进厨房,出来把外衣脱掉就开始忙着做饭了。

    他在家不需要王冉做,以前他肯定是不伸一根手指头的,但是现在情况特殊,你叫一个孕妇下厨,似乎有些不道德,在艰难,也就是做这么一段,等孩子生下来就好了,味道好不好的,她也不挑,能吃就行。

    “做个汤吧,我想喝蛋花汤。”

    王冉对着厨房喊了一声,简宁认命的从冰箱里拿出来鸡蛋,这还带点菜的。

    做好了两个人围着桌子就吃饭了,王冉肚子真是一点都没有大,简宁一边吃着嘴里的玉米饼一边看着王冉。

    “生的时候打算怎么生?”

    王冉觉得问的是不是有点太早了?

    “现在说这个好像有点早。”

    “你要是打算自然生呢,在饮食方面就得稍加控制,孩子个头大,生就不好生,还折磨你,要是决定剖腹呢,那这些似乎就可以不太在意的考虑。”

    王冉把嘴里的汤吞下去。

    “那我应该怎么生?”

    她有听同事讲过,反正讲的她就觉得吓人,说自然生有生三天生不出来的,人都要折腾疯了,最后挨了一刀,还有剖腹的就说一到下雨天伤口就觉得痒痒,生完之后怎么怎么不方便,反正话是都叫她们给说了,这样不好那样也不好,可问题,生孩子就两种方式啊。

    简宁个人觉得还是自然生对身体最好,在一个呢,他跟别人的理念就是不同的,大部分孕妇都觉得孩子上七八斤这才算是叫健康,但是他认为只要过了四斤孩子就很好,就是孩子小点吧,生出来之后可能不好带,不像是人家七八斤的上手就好抱什么的。

    陶林玉怀孕的时候自己就特别注意,她是自然生的,孩子生下来不到五斤,进去五个小时就生了,折腾的时间就算是短的了。

    “你怎么说我就怎么办被。”

    王冉没意见,他说了算,不过现在就是制定了,也许到时候情况有变呢,这就都是说不好的。

    姜饶去接齐娜,陪着齐娜去检查,医生就说齐娜孩子太小了,得多吃一点,齐娜看了医生一眼,自己也是奔着要自然生去的,她不敢使劲儿吃啊,怕到时候生困难。

    “那个医生,我想自然生……”

    医生就说孩子不达标,齐娜从里面走出来,想去找简宁,问问简宁去,自己现在是应该多吃,还是少吃啊?事实上齐娜就是控口了,她现在特别能吃,一天可以吃五六顿的,但是掐着自己,不叫自己吃那些,正常就吃三顿,吃的样数很多,但是食量尽量减少。

    *

    “乔芸啊,你看看小聪好像有点不对啊,头这么热呢?”

    外婆一喊,乔芸魂儿就都飞了,这孩子似乎抵抗力就差了那么一点,自己洗衣服呢,手洗的冰凉,不敢就直接放到孩子的头上去摸,手直接就放进衣服里了,乔芸能不觉得凉嘛,可是这点凉放到孩子的眼前,就不算是个事儿,把手捂的差不多了,一摸孩子的头,可不是发烧了,温度怎么就这么高啊?

    给孩子捂着垫子就往楼下去,打车打半天打不到,乔芸就一直哭,好在外婆还没有慌。

    乔芸这结婚离婚的,跟吴国太一起生活,算是把外婆的那点老底都给刮得干干净净了,外婆手里还有什么钱了?现在乔芸跟小聪就都是靠她养,她的钱哪里来的?都是儿女给的啊,那夏侯令现在就不怎么太给钱了,毕竟芳芳用钱呢,好在夏侯兰这钱就一直没给断过,千八百的给,可人齐娜也怀孕呢,夏侯兰给钱现在也不像是以前给的多了,也知道这钱都给乔芸花了,孝敬爸妈那就是应该的,孝敬乔芸那算是怎么回事儿?

    外婆这个月钱花的七七八八了,外公这现在还吃药呢,一家人难道不吃饭?

    今天也不知道怎么就那么寸,就是打不到车,外婆就急了,觉得家里没有车不方便,你说要是有车是不是马上就去医院了?

    给夏侯兰打电话。

    “你赶紧的,小聪感冒了,得去医院,你回来接我们一趟……”

    夏侯兰说自己走不开,她其实没什么事儿,可就是不愿意去,也不是自己孙子,自己激动个什么劲儿?人就没有不自私的,夏侯兰说的挺认真的。

    “妈,我现在就忙走不开啊,你打车多等一会儿就有了。”

    她反正是不上火,烧成什么样,自己也懒得去管。

    “兰啊,孩子烧的够呛,你先出来一趟……”

    夏侯兰死活就是不肯出来,给老儿子打电话,夏侯令人在外面呢,回来折腾就得几个小时,他工作不想要了?领导派出去的,他敢回来吗?

    外婆没招啊,只能给王妈妈打电话,她谁都求不上了,王妈妈没在家,陪着徐秋华去小公园了,徐秋华怀孕之后手机也不带了,固定每天就这个点出去,王爸爸是闲的啊,没事儿干,就总去三叔家帮干活去了,白天去,晚上回来,家里就没有一个人。

    电话在客厅里响个不停,就是没人接。

    外婆跺脚。

    “你们家个生儿子没PI眼的,躲着我是吧?”

    外婆恼火了,觉得家里肯定就是有人,就是故意不接她电话的,好不容易这边来了一辆车,乔芸赶紧坐了进去,在车上就不停的给简宁打电话,简宁人也是在忙呢,一连打了二十多通,就是没人接啊。

    乔芸心想着是不是就因为以前的事儿对我有防备啊?

    改路给王冉打电话,电话一通,就开始哭。

    “姐……”

    王冉知道简宁上班的时候一般都忙,除非是中午或者半夜了,也许能喘口气。

    “你们先去门诊,他现在估计是忙。”

    乔芸不放心,觉得医院有自己的人才能安全,简宁得跟着啊,要不然大夫糊弄他们呢?

    “姐夫能不能抽出来一点时间陪着我们一会儿?”

    王冉心里叹气,自己检查都不愿意麻烦他,简宁现在忙的,真是,那一天天的,有时候一口水不夸张的说,就是喝不上。

    “乔芸啊,不是你姐夫不愿意帮忙,他今天值班,你看他也不能到处跑,他自己还有一摊子呢……”

    乔芸也觉得难为人了,外婆一把就抢过来电话了。

    “那自己家的人不照顾,还去照顾谁去?王冉啊你就看着小聪烧成这样眼睁睁的不管?”

    王冉被外婆说的没声音了,她真觉得外婆就是往自己头顶扣帽子呢,她怎么又变成存心的了?简宁那就是忙,自己也联系不上啊,她还能杀到医院,叫简宁陪着一起过去看医生?都是一个医院的,你就说是他小姨子,别的大夫也不至于就能把孩子给怎么样了。

    外婆气的挂断了电话才想起来,这手里没钱了,又给王冉打的电话,借钱啊。

    “冉啊,我跟乔芸出来的着急,你跟简宁联系一下,我们先跟他手蹿一点。”

    这意思就是认为王冉是不愿意帮忙,你能联系上简宁,你不就是不愿意管嘛,那现在行了不用你们管了,就是需要你跟他联系一下,借点钱。

    王冉也打电话了,简宁根本就没接。

    简宁上卫生间的功夫你说叫病人就给堵住了,就是奔着他来的,他有点尴尬,自己这是进卫生间啊,病人来多半天了,就是为了守简宁,到处找,没找到,他是到处跑啊。

    在门口跟自己妈蹲了多半天。

    “简医生……”

    简宁记着这人呢。

    “怎么今天来了?”

    病人就说等他都六七个小时了,一直在外面蹲着来的,别的地方也找了没找到,这是简宁经手的病人,病人跟大夫也是互通的,小伙子就觉得这大夫好,别人看不好自己。

    “那个能不能……”简宁眨眨眼,你说有这么一个人就盯盯的看着他,他上不出来啊?

    病人后反应过来,笑了笑,指指外面。

    “我出去,我马上就出去……”

    病人的妈妈给简宁带了一筐的鸡蛋,无论如何就是让简宁收下。

    “不行不行,这是违反规定的……”

    老人家是知道的,现在医生收红包好像也是正常的,突然遇上这么一个,开始还有点叫不准呢,觉得是不是给的少了?最后是有点明白过来了,这医生有点缺心眼。

    心肠过于好,那不就是缺心眼了,不然是什么。

    自己儿子这病,别的医生就说要动手术,简宁就说问题不大,前两次约时间了,他给病人推荐了一个专家门诊,那是那诊吧不是谁都能排到的,病人记着呢,简宁给忘记了,事儿太多了,就是明天,这不提前一天人家就来守着了,这时候不能不豁出去脸皮啊,为了自己的健康。

    “明天正好我晚上上班,上午有时间,这样你上午九点,别九点了八点给我打电话……”

    那东西老妈妈就无论如何就不肯拿走,订好了时间,你说老妈妈拉着自己的儿子就跟赛跑似的就跑了,一筐鸡蛋就扔桌子上了,说是自己家家养的溜达鸡下的,都是好营养的东西。

    简宁看着桌子上的东西,自己觉得无奈。

    就拿收红包这事儿来说吧,他如果条件不好,或者身上有很重的压力,也许他也会收,他不收但是不能就说收的人怎么样好或者不好。

    这东西也不能扔在医院里,下班的时候拎着,被韩医生给撞上了。

    韩医生觉得简宁真是极品了,家属的鸡蛋你都要?

    平时装得多清高似的,你见过有医生不收红包的吗?收红包怎么了,他们付出了,你知道一台手术他们有多累吗?就是收取点能怎么了?病人给了红包,他们才能放心上手术台,不是这个道理吗?

    他收就是收了,不像是简宁,弄的假清高,是啊,人家本事呢,要不然能攀上那么有钱的婆娘。

    韩医生晚上开车回小区,王妈妈这买菜才回来,知道他跟简宁一个医院的,你说正好车就停在路边,看见了,能不说话吗?

    “下班了。”

    韩医生点点头,自己就转身上楼了,王妈妈也就拎着东西上楼了。

    韩医生进了家里,他老婆今天歇班,夫妻俩条件也算是不错了,不比才毕业的时候,那时候条件跟现在没的比。

    跟老婆就说起来这事儿了,韩医生老婆对简宁没有多少看法,觉得丈夫就是有点嫉妒简宁,所以总看简宁过不去啊,大家就是各干各地被,你说简宁运气好,那是人家的事儿,你没有必要时不时就在背后议论人家两句,可这话自己也不能说,说了就得炸锅。

    他是根本不想承认的,其实当老婆的心里清楚的很,简宁是没野心,上面院长那都是有意愿想栽培他的,可惜他人不给力,这人就有点不食人间烟火的感觉,这才轮到自己丈夫的,你承了这个情,不管是不是人家故意让的,是人家不去做,你才有机会的,就应该感谢是吧,就算是不感谢,见面了热情一点,大家都同事,互相帮助嘛,谁知道将来就会求到谁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