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212 干柴烈火掌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自己苦了一辈子,把儿子生出来养大了,他的翅膀也硬了,也是,人家未来还有更加美好的生活,为了一个风烛残年的老妈弄的倾家荡产的也犯不上,当母亲的就一定是最最能体谅儿子的人。

    她明白儿子的苦处,明白儿子的无奈,本来家里条件就不是很好,女方人家娘家出房子,态度本来就比较强硬,说装修钱他们家出,出这点钱女方家就已经有点不乐意了,她不能叫儿子觉得难为。

    “回家吧。”

    当儿子的就站在原地不动,他想不想给母亲治病?他是真想,他一千一万个想,就像是他跟简宁阐述当中,他热爱这个母亲,没有他母亲就没有他的今天,可是真的为母亲花了这些钱,女朋友就一定会跟他黄的。

    “妈……”

    老太太都已经决定不治了,她都这一把年纪了,活那么长久有什么用,孩子过的好自己就满足了,她少活一点时间,还能叫儿子轻松一点不是嘛,心里也是感慨万千,说不失望是骗人的,但是为了孩子,她命那就都是小事儿。

    当儿子的磨磨唧唧的就磨蹭,不肯走,然后也不掏钱。

    自己回到家里,越是想越是难过,母亲拉扯自己长大,怎么就能不管呢?给女朋友打电话。

    “我妈现在生病了,看病就需要用钱,装修的钱能不能动动?”

    女孩儿一听,当初处对象的时候就知道他条件并不是太好,也不是奔着他家的条件来的,她家里条件还算是不错,看中的就是他这个人。

    女孩儿虽然说平时看着有点骄纵,但是大道理自己还是明白的,这就是人命啊。

    “我跟我妈说一声,你拿着给你妈去看病吧。”

    女孩儿还挺大方的,结果一跟自己母亲一提,女孩儿的母亲当时思考半天好半天之后扔下一句话。

    “你们俩不合适,还是分手吧。”

    女孩儿的爸妈也就是一般的上班族,家里房子是挺大的,那还得感谢过去单位分房制度,要不然按照现在的房价他们家也是买不起的,就这么一个闺女,想着只要她愿意,那穷点就穷点吧,穷点不是能住在自己眼前嘛,自己也能顺手就照顾了,就让男方家出点装修费怎么了?她是嫁女儿啊,要房子没房子,要车没车,她都没要求,就让男方家出点装修费都不成嘛?

    有人就说她做的不对,对女儿好,看中那个人,你看男方家里没有条件,那就退让一步,可她还怎么退?男的没有房子,自己叫他住到自己家里,拿出来五六万的装修费不应该嘛?她养大一个孩子,最后是嫁啊还是娶啊?

    当母亲的就得为女儿的未来考虑,这样的家你嫁过去,你说你婆婆就有病,治好了行,治不好呢?哪里就有钱往里面扔?你嫁过去就得开始陪着承受压力。

    她也是经过很多方面的考量,生活质量不过关,这日子要怎么过?现在两个人加个老太太就这么难,将来在有个孩子呢?

    女孩儿就觉得自己妈有些过分了,在这种时候,自己怎么能扔掉男朋友呢,那自己成什么样的人了?

    “爸,你看看我妈,我有工作,他有工作……”

    女孩儿的父亲也是支持女儿的,觉得两个人有手有脚,那就遇上这样的事情了,难道就能提出来分手?谈恋爱可不是这样谈的,什么叫福祸与共,那你要是这么想问题,你指望未来谁能好好对你家孩子?人家也是遇上困难,就把你女儿给扔下了,大家都是自私的嘛。

    当妈妈的看着丈夫就来气了,她没有办法说女儿,有工作就行了?

    现在的孩子,觉得他们有工作,一个月挣点工资日子就好过了,好过?她一个月自己将近四千块钱的工资,月月光,偶尔还需要自己跟她爸爸补贴她,年轻的女孩儿喜欢穿喜欢玩,喜欢吃,家里也不是没有这个条件,他们不要求孩子就攒钱,当父母的给攒了就行被,要是结婚以后呢?她是不吃不喝还是不买衣服啊?

    当别的人,同事朋友就都在买衣服,你只能看着不能买,或者你买了,家里就打不开点了,不吵架嘛?

    小孩子想问题就想的比较片面和浅显,她永远就不懂,大人为什么想的那么多,就光想,自己这个当妈妈的是恶毒,看人家家里有事情就让他们黄。

    “她不懂事,你也跟着不懂事?结婚怎么结?”

    女孩儿就嚷嚷:“怎么不能结,他把他手里的钱给他妈看病,我家出装修钱。”

    女儿的妈妈看着女儿,你到底有多无知?现在就不是钱的事情,而是你根本就不能嫁的,是,这样有可能会被人说薄情冷血,但是你自己生活好了,你怕别人说嘛?傻得呵的,永远不明白社会上的这些残酷。

    反正她就是一句话,叫他们黄,女孩儿被说的自己也是很委屈,怨恨自己男朋友,怎么就你家事儿这么多啊?

    把男朋友找出来,两个人对着哭了。

    “我妈叫我跟你黄……”

    男的一下子就傻眼了,原本还在动摇要拿着钱给母亲去看病,现在就彻底打消这心思了,他要是结不了婚,以后说不定能遇上什么样的人呢,他们都在一起两年了,绝对就不能这样分手。

    两个年轻人对着哭。

    这儿子最后就是没给他妈去看病,事情进展到这里,他钱花了,这婚就结不成了,可他没有花这个钱,女的还是跟他分手了。

    女孩儿的妈妈特别狠,她叫女儿分手,你们不分是吧?我就每天看着孩子,孩子上班她送,孩子下班她接,孩子的通话记录她就查,时时刻刻的跟着,不让他们结婚也不光手机因为他家里穷。

    当儿子的,母亲生重病了,他竟然为了要结婚,全然不顾母亲的死活,这样的男人你嫁给他做什么?这是什么样的人啊?首先就是人品有问题,就是他给他母亲看病了,依然还是不能同意,负担太大了。

    女孩子开始也恨自己妈妈,每天就跟坐牢似的,那看她看的特别紧,男的觉得自己就得想办法,毕竟她上班之后她妈不能在看着了,男的就哄女孩儿,说叫女孩儿先住到他家里去,生米煮成熟饭不就不能反对了。

    他家里是租的房子,女孩儿就是动心了,她唯一比较有大脑的就是这件事情,她虽然动心了,但是自己没敢做,从小就听妈妈的话,不敢,男的求了她多少次了,她还是没同意。

    “那你这样就是爱我嘛?这样都不肯做。”

    女孩儿泪眼婆娑的,她是真没有主意,不敢啊,得听自己妈妈的话,男人是各种诱哄齐上阵,后来女孩儿妈妈也是发现了,看的就更加厉害了,这回就直接在单位病退,去女儿单位看着,女儿天天哭,说自己太丢人了,哪里就有妈妈这样看着孩子的。

    她妈就是豁出去了,这个人肯定不行,我必须要叫你们黄。

    到底还是给弄黄了,没有办法处了。

    男人的母亲上门,毕竟这是自己的儿子,好好的就因为自己生病,你看两个孩子挺好的,她拖累不了孩子的。

    女孩儿的妈妈很似乎与客气的就把男人的妈妈请进屋子里了,大家就都是当母亲的,有些话她就不怕明着说。

    “我不会拖累孩子们的,你就答应叫他们结婚吧,你看两个孩子也不容易……”

    女孩儿的妈妈摆手:“不是我同意不同意,您也是有孩子的人,您儿子说实话我一定不会叫我女儿嫁的,他是人品有问题。”看着男人的妈妈有点着急,女孩儿的妈妈又开口了,她不能被打断,说这些话,虽然有些过分,但事实上就是这样的:“我们生活在一个大环境里,这个大环境里生存状况特别的残酷,他们俩两个人一个月加在一起是有将近七千多,您一定就会想说,这样生活是不会有问题的,我女儿我了解,她是我生的,她每个月都是月光族,有时候我跟她爸还需要一个月补贴到她的身上一两千,在我们父母的眼里,孩子喜欢穿就没什么,她就是这样的生活方式,你们家没房子我也认可了,就只是叫你们家出一个装修钱,可能您心里认为我有点不同情打理,明知道你们家条件困难,我还要提出来这样的要求。”

    “我是当母亲的,我养孩子一回,我不能看着我女儿结婚男人不出一毛钱,那我是嫁女儿呢,还是招姑爷呢?是,他们俩住家里,好像也没有花钱的地方,说句不好听的,我知道我这人就特别自私,但我不是雷锋啊,我更加希望我女儿找一个没有负担的家庭,他竟然为了结婚跟我保证说就不给你看病了,我听见那句话的时候我心里就已经确定了,我家的孩子不能嫁给你们家儿子,绝对不能。”

    男的曾经上门就求过女方的妈妈,都给跪下了,就保证,这钱不会给他妈妈看病的,结果直接就让女孩儿妈妈对他的分数降到零分了,甚至还是负分。

    作为一个儿子,你为了娶老婆,老娘就不要了?

    男人的妈妈听了女孩儿妈妈的话,自己好半天也是没吭一声,她不能否认人家说的就是有道理的,但那毕竟是自己儿子,也没有说的那样的严重。

    “你可能有点误会,这其中发生了一点误会,我本人病并没有那么重,你看两个孩子彼此都喜欢,你这样做,孩子也难心,我是一定不会给他们填麻烦的……”

    女孩儿也是在家,听见未来婆婆都表态了,哭哭啼啼的就跑了出来。

    “妈,求你了,你就答应我们吧……”

    “回房间去,大人在说话有你说话的地方嘛?我今天就告诉你,你要是选择跟他结婚,我就死给你看,你要是为了结婚连你妈的命就不要了,那你就去结。”

    有时候到了一定的程度,看着前面就是陷阱,孩子死命的就非要往里面跳,她当妈妈的能怎么办?也只能无能的选择威胁,知道在女儿的心里自己还是有分量的。

    就这样到底还是给拆开了,这女孩儿应该感谢她妈妈的,如果没有她妈妈,就没有她以后的好日子过。

    按照母亲所安排的,选择了一个家庭并没有太大负担的家庭,夫妻不见得就有多恩爱,但是感情也很融洽,别人能买的她也能买,丈夫不需要她的钱来做家用,人一辈子也许就是这样的,你也许狠狠的伤心过,失望过,觉得那就是地狱了,你一脚踩了进去,明明相爱,母亲却用生命做威胁,她只能软弱的妥协。

    简宁准备下班,才要出大门,就被人喊住了,那人喝多了,满身都是酒气,就是冲着简宁来的。

    “简医生你站住。”

    简宁看着那人,就是前几天介绍给同学那病人的儿子,脸色潮红,一看就没少喝,他不太喜欢跟思维不太清晰的人沟通。

    “我叫你站住。”男人突然出手就扯了简宁一把,他现在这日子好了,准老婆没了,怪谁?

    不就是眼前的人不肯施以援手。

    “你们当医生的不少赚吧?拿着我们的血汗钱然后一部分就进了你们的腰包里是不是就觉得特别得意?你们都是吸血鬼,我们现在看病都看不起,医药费那么高,我们要怎么承受?”

    简宁冷着脸:“这些话你不应该来对我说,还有我现在已经下班了,你回家吧。”说完自己就要走,可男人就是纠缠不断,上手直接扯简宁:“叫你站着,怎么没听见?你耳朵聋了吗?你下班了?我告诉你,我跟女朋友黄了,得谢谢你,要不是你给我出了一个难题,我会有今天吗?我明年就要结婚了,我现在结不成了……”男人哭了出来。

    自己的命怎么就那么苦呢?

    简宁认真的看着眼前的人:“松开。”

    “不松。”

    简宁甩手,男人被他推了一下,自己晃了一下没有站稳就坐在地上了,一愣神,然后就喊出来了。

    “医生打人了……”

    陶琳琳是才买完饭准备进去吃,今天嘴馋,想吃麻辣烫,他们一起定的,她负责出去拎,正好进急诊的门口就看见了,看的一清二楚的,这不是耍无赖是什么?简直就是不要脸。

    “你一个大男人能不能起来说话?多难看。”

    “医生打人了……”

    有人慢慢围了过来,这就纯粹是看热闹的,简宁不愿意跟眼前的人过多的纠缠,他到点下班,干嘛要留在医院门口耍猴?他又不是感情顾问,自己看着坐在地上不肯起来的人。

    “我不亏欠你任何的东西,你愿意怎么想那就是你的事情。”简宁甩手就走了,坐在地上的人还想去追,陶琳琳拦了一下,事情的经过差不多他们都知道,都看见也听说了。

    “差不多就得了,你还没完没了了,生养了自己的妈妈,生病了你就宁愿省那点钱?”

    “我省钱?”男人突然就火大了,什么叫他省钱,而是现在的医疗制度根本就对他们不公平,穷人看不起病知道吗?

    “那怎么医保范围之内的药就不行,一定要吃进口的,我们只是平头百姓,我们没有这个条件,拿着几万的药费当零花钱,你以为我是富二代……”男的真是火了,觉得活着太累了,一点希望就都没有了,他每个月拼了老命的工作,结果连房子也买不起,房价越来越高,他要哪辈子能买得上?心里就是不想活了。

    有指责陶琳琳的,就觉得她是医生,所以她说话站着说话不腰疼。

    “就是,现在看病多贵,医院跟过去那可不一样了……”

    陶琳琳不想跟他们多说,医院有什么毛病这不是自己能改变的,这是全国性的,如果有问题,他们医务人员根本不起作用的,陶琳琳拎着袋子就进去了,外面一些人就七嘴八舌的在劝。

    “孩子赶紧起来吧,这些人就都是冷血无情的……”

    陶琳琳把手里的东西分出去,那边有人喊她,陶琳琳往那边走,谁也不知道这人是怎么冲进来的,手里提着板砖冲过来对着陶琳琳就开始砸,照着头顶砸的,当时很多人都傻眼了,愣了几秒才想起来上去抢,男人就跟疯了似的,手里的东西被抢走了,就上脚去踹陶琳琳,一边踹一边不停的念叨。

    “没人性……”

    今天二院最大的新闻莫过于陶琳琳被病人家属打成全身多处性骨折,医院已经报警了,但是这里面有牵涉到了简宁,所以警察要找简宁做一份口供的,简宁甚至人还没到家呢,就被叫回去了。

    陶琳琳当时就见血了,满头满脸都是血,好在伤的并不是太严重,那人也是喝多了,可能是眼睛花,不然几板砖死命的落下去,估计陶琳琳也好不了,当时别的男医生上手的快,把钻头抢走了,自己还略带受伤了呢。

    “怎么回事儿啊?”

    “不知道,说是起先是跟简医生吵起来了,后来简医生就走了,这人就追进来把陶医生给打了……”

    陶琳琳在观察当中,脸被踹了多少脚,上面都是青青紫紫的痕迹,你说这事儿到底还是因为简宁所引起的,简宁能过意得去嘛,进去看看陶琳琳,陶琳琳说自己还好,说话什么的都可以,就是不能说太久,会晕。

    王冉到家,简宁还没到呢,奇怪他应该比自己早回来的,人呢?

    把包放到一边去,自己拿着手机给简宁打了一通电话。

    “医院有点事儿,我等会在回去。”

    不能说有同事被打了,不然她还得担心,王冉也没想那么多,可能谁有事儿,叫简宁帮着盯会儿被,自己挂了电话就先吃饭了。

    陶琳琳这就是受简宁连累的,简宁要离开的时候又进去看了她一眼。

    “真没事儿,不用往心里去,遇上神经病了,这样的人简医生你就当他是条狗,他把我打成这样他也跑不了……”

    简宁叹口气,开车到家,跟王冉一说,不管怎么样起因是因为他而起的,王冉就是说给买点东西吧,多少就是那意思了。

    “还是花钱吧。”

    王冉听他的,简宁是自己不方便出面,第二天王冉中午叫司机先送自己去一趟医院,陶琳琳这还没有出院呢,王冉去的时候她妈妈好像在病房里面。

    “你们医院的男医生就这么一点本事?自己跑了,叫你挨打?”

    陶琳琳她妈是早上才知道,陶琳琳怕自己昨天说了她妈会睡不着觉,上午通知的,结果她妈来了就没完没了,她都说了跟简医生没有关系,自己倒霉啊,被人盯上了。

    “妈,我都说了……”

    “就你傻,替人挨打,还帮人家说话,也不是你给看的病也不是你的病人,怎么就会突然对着你来打了?你看看自己现在什么样?要是真有个万一,人家是躲过去了,他叫什么名字,我找他去。”

    陶琳琳就拽着自己妈,自己叫了两声,她身体痛啊,她妈一听女儿叫就停下来了。

    王冉在门上敲了两下就进去了。

    “还好吧,我过来看看你。”

    买了几样水果,陶琳琳想起来,可是自己现在根本就起不来,陶琳琳她妈以为这可能是女儿的同学之类的或者是认识的被,就挺客气的。

    “昨天的事儿简宁回家跟我说了,我们俩都觉得挺过意不去的……”

    陶琳琳她妈一听这可就炸锅了,她说呢,原来是你们家的男人。

    “妈,你先出去一会儿,我饿了,你帮我买点东西吃。”

    陶琳琳就想先把自己妈支配出去,要不然她妈说不定就说什么难听的话了,那是人简医生厚道,跟他有什么关系啊,是自己好打抱不平上去说了两句,可能是惹怒对方了,她运气不好,能怪谁。

    “出去什么?我说呢你买这些东西来干什么?我女儿被人打的都下不了床,你家男人怎么是女人胆子?女同事挨打他跑了?”

    王冉觉得这话说的有失分寸,她虽然没在现场,可简宁并不是那样的人,也能理解对方家属的愤怒,试着笑笑,结果就一笑引起陶琳琳妈妈的反感了,我女儿都进医院了,你还笑呢?

    “你笑什么?”上手就去推王冉。

    王冉穿了一件有点大的外套,肚子掩盖的很好,陶琳琳她妈上手是真的推啊,她现在人在愤怒的当头,王冉倒是没怎么样,没合计对方能出手来推自己,有话那就好好说被。

    “妈,你干嘛呢你。”

    “我干嘛还是他们干嘛……”

    “阿姨咱们好好说,你别推我……”王冉想解释,自己怀孕了,这样动手动脚的对大家都不好,有什么问题咱们坐下来心平气和的说,她过来这里就是带着歉意来的,可陶琳琳妈妈一听王冉的话,她叫自己别推她?这下火大了,上手又要推,得亏司机跟进来了,司机不放心啊,怕出事儿,一看陶琳琳的妈妈上手,自己上手就拦前面了。

    “什么意思?还带着人来示威的是吧?”

    “阿姨你误会了,我怀孕了……”

    王冉想解释,陶琳琳她妈就笑了:“你跟我逗闷子玩呢?你怀孕了所以就带着一个野男人到处走是不是?还是说你家就有钱的不得了,你怀孕了得弄一个保镖?没那本事就别装,人家电视上的保镖都是好几个,你怎么才弄一个啊……”

    “妈……”陶琳琳起不来,自己只能靠着嘴巴,可惜她现在根本就控制不了她妈。

    陶琳琳她妈被王冉的举动给气的,你要是诚心来看琳琳的,你带着一个男人进来干什么?

    王冉怎么说都不行,那就先离开,等以后有机会再说,她现在在气头上,自己说什么就都没用。

    简宁从一边跑过来的,进了病房先看了一眼王冉有没有事儿,看见自己家的司机了。

    “你先出去吧。”

    陶琳琳她妈现在也冷静下来了,冷眼瞧着简宁:“怎么,当事人肯出现了?我女儿挨打你干什么去了?”

    简宁回答的不卑不亢,这事儿说因为他而起,他有责任,但他离开的时候当时什么都没有发生。

    “我离开的时候什么都没有发生。”

    “你……”

    “妈,他说的是,他走的时候根本那人就没法神经,是我说他了,他对象黄了,这就冲着我来了……”陶琳琳喊了一声:“妈,你要是这样你就走吧,你干什么呀你?你这是想干什么啊?”

    陶琳琳她妈就犟上了,就这一根筋,觉得女儿住院就是因为简宁,是受简宁的牵累,之所以这样说,无非就是因为女儿现在还在实习,她怕得罪人,女儿怕,自己不怕啊。

    “没事儿吧。”简宁看了一眼王冉,他老婆现在大肚子,有点事儿谁也承担不起,自己也怪自己,考虑事情不周到,当时第一个想的就是怕同事看见了乱说,没想把王冉牵扯进来的。

    “我没事儿。”王冉转头看着陶琳琳的妈妈:“阿姨,我们是真心诚意来看琳琳的,简宁早上特意的叮嘱我,叫我中午一定要过来看看琳琳,别那么激动。”

    陶琳琳也哭了。

    她妈这么闹,多丢人啊,自己以后同事怎么看?

    陶琳琳她妈听着,这话就算是顺耳很多了,有错就得认对吧你别来那些虚的。

    “你看看你这架势,看人还得带保镖,家里要真是那么有钱,还上班干什么,在家里坐着数钱好了,做人别那么虚荣,姑娘我这么说也是为了你好……”

    王冉心里翻着白眼,这老太太有点不讲理啊,陶琳琳看着可不是这样的,这姑娘随谁了?

    陶琳琳一直抱歉的看着王冉,心里特过意不去,王冉把钱放下,陶琳琳她妈又开始发话了。

    “把钱拿走,我家也没打算叫女儿挨打来换钱,拿走。”

    简宁来劲儿了,你怎么说他都没事儿,他老婆本来就跟这事儿没关系,还是个孕妇,你数落她干什么?自己把钱拿起来拽着王冉的手,王冉是觉得既然话都说到这个地步了,退一步就退一步被,也死不了人。

    “简宁,你别拉我……”

    简宁拽着王冉就给拽出去了,脸都黑了,拉着王冉走,脚步挺快的,但是也有顾及到她的脚步,怕她跟不上,一路上有人打招呼,简宁声儿都没有吭,给人还弄一愣,主要是没见过这样的简宁啊。

    陶琳琳等简宁夫妻俩离开,自己就对着妈妈发火了。

    “你想干什么啊?我又不是缺心眼,都跟你说了,跟人家没有关系,他都走了,根本就不是我替他挨打,要不要把摄像给你找出来看看?”

    陶琳琳她妈一贯就是有些激动派的,什么事儿到了她的手里,就容易把事情变大,本来就不大的小事儿,这都多少次了,今天这是运气好,那简医生爱人怀孕呢,月份也挺大了,真给推出来点什么,谁负责?

    “她怀孕了,你还上手推她,妈你要干什么啊?真推摔了,你能负责还是我能负责?”

    陶琳琳她妈看着女儿这个叽歪的样子,自己也有火,这丫头到底站在哪一边?她是向着谁在说话?她是谁女儿?

    “我是为了谁啊?”

    “妈你回家吧,我求你了,你能不能做事情之前先用大脑去想想?什么事情该怎么做,你别老冲动行吗?今天就是你运气好,真要是给推倒了,你就等着吧……”

    陶琳琳她妈把手里的东西一摔。

    “对,我推倒她了,然后我去坐牢,我不牵连你……”

    母女俩在病房里就吵了起来,最后陶琳琳她妈火大的离开医院了。

    *

    “简宁,我没事儿……”

    “你别说话。”简宁从来没吼过王冉,正常的时候没吼过,除非是有些时候他敏感,特别是王冉要是跟哪个男人接触的多,一般这种情况下,简宁会小心眼,其他的时候人都是好好的,今天回头冲着王冉就是一句。

    王冉没敢吭声,是的,没敢。

    知道他气懵了,自己用手拉着他的手,手心贴着他的手心。

    简宁拉着王冉出大门,王冉站住脚就不肯动了,自己拽拽他袖子,简宁也不肯看王冉,王冉又扯了扯。

    “别生气了。”

    简宁觉得特别的火大,他不知道应该怎么样的去发泄心里堵着的这口气,骂回去吧,好像有点跌份儿,不骂回去,他娶老婆是为了给别人骂的?

    “真没事儿,你别这样,弄的我都紧张了……”

    王冉踮着脚,自己抱着他的腰,把脸努力往他身上靠,知道这个好用,不过外面没试过,他属于那种在外面就特一本正经的人,家里才会稍微变些样子。

    简宁用手拍拍王冉的肩膀,医院人来人往的在叫人看见了,送着她上车的,王冉还想劝,他不给自己机会啊。

    简宁下午工作就冷着一张脸,陶琳琳原本是打算等简医生过来病房的,自己亲自说声对不起,可简宁就再也没来过,谁跟简宁说话都能感觉出来他心情有点不好,有知道的人,说是陶琳琳的妈妈把简医生的老婆给骂了。

    “真的假的?就因为骂他老婆了?”

    不是吧,简医生的性格很好的,就因为不是故意的一句?大家都能体谅陶琳琳的妈妈,虽然做的不对,可女儿被打成这样,咱们说起因还是在简宁那里对吧,可能就是当时冲昏头脑了,所以对着简医生的太太就有些不客气。

    “你是没看见,我当时坐电梯出来,看着他拉着他老婆,我打招呼就愣是没搭理我,第一次看见简医生这么男人的一面……”

    简直就是开先河了,简医生给人的感觉,就是温温润润的,他就好像是一块暖玉,简宁的发飙就好像那块玉裂开了一样,叫人觉得诧异,吃惊。

    护士们是觉得这样的简医生身上才有了一点人气,以前的简医生太完美了,反正也是,她们并不跟他一起生活,也许在生活里他就并不是那个样子的。

    简宁换了衣服,同事也知道今天发生的事儿,就打算跟他出去吃顿饭,你看啊,你跟陶琳琳是同事,要是以后尴尬了,不说话也犯不上,同事就是想在中间调和一下,结果简宁一点面子没给。

    “不了,她自己在家呢,我也不放心。”

    这理由够冠冕堂皇,人家老婆怀孕了,当丈夫的说不放心,你还能说什么?

    不过这次事件,大家是看出来了,这就是真爱了,就别人说了一句,立马就翻了,送王冉来医院的人,也许就是她同事被,顺路就给送过来了,陶琳琳她妈说话也是太那个了点。

    简宁找钥匙找了半天,好像落医院了,手才落在门上键锁,里面王冉就踩着拖鞋给开门了,她已经叫家里的人先提前走了。

    “回来了。”

    “嗯。”

    脸色就是不好看。

    换了拖鞋自己进卧室去换衣服,换完的衣服拎着拿进卫生间的就是准备要洗的,扔进洗衣机里,自己回手把大衣给挂了起来,王冉摆饭呢,饭不是她做的,现在所有家事就几乎都不叫她上手。

    “简宁,出来吃饭了。”自己站在客厅里喊了一句。

    简宁也没回答,自己默声的出来了,坐下身,无论王冉说什么,他就是不高兴,王冉是能想的办法就都想了,可是没效果呀。

    吃完饭她吃了一点水果,就喜欢吃水果,自己一边吃瓜一边小心的看着他的脸,她偷偷的看,简宁是能感觉出来的,他现在就是跟自己赌气,觉得自己做了一件缺心眼的事情,压根就不应该叫她过去的,是自己考虑失算了。

    王冉看了一会儿电视,觉得也没意思,看了一眼时间,都七点半了,自己要进去洗澡了。

    “我进去洗澡了?”

    她打招呼是有说道的,她进去洗澡,事先得铺防滑的垫子,简宁洗澡不铺那个东西,王冉就说可以一直铺着的,这样也不用每天麻烦,可他宁愿每天麻烦自己,也不愿意把那个东西铺在地上。

    把电视机关掉,自己踩着拖鞋进去给她铺,然后送她进去。

    王冉把外衣脱掉了,家里本身气温就很暖,她现在因为怀孕,胸部大了一码,有点波澜壮观的感觉,不过自己也清楚,这是她儿子的粮食,将来估计就没了,她穿内衣,但是太塑身的不敢穿,拍勒到胸部,普通的胸罩外面照了一层抹胸,这样可以更加好的固定住胸型还不会觉得闷,衣服递给简宁,简宁接着,然后是她的抹胸。

    送她进去了,自己把她的衣服拎进屋子里叠好了给放在枕头边了,方便她早上起床穿。

    王冉冲过之后自己又在卫生间喊了他一声,简宁进去冲顺便就给收拾了,把防滑垫刷得干干净净的,然后晾起来,卫生间的话平时不沾水是不用怕的,做了防滑的处理,买这个东西就是为了以防万一。

    王冉擦擦头发,半干不干的,自己扣着睡衣的扣子,里面没有穿内衣,自己上手掂量了一下,自己都觉得稀奇,没想到自己也有一天能变成波霸。

    平时看着人家胸线高,其实她也羡慕,不过王冉属于闷骚,自己心里想想就得了,觉得是个男人喜欢的都是一手握不住的那种手感吧,要是自己是男人,她也喜欢一手掌握不住的感觉,一捏,一掐世界都美好了。

    她从怀孕,睡身边的这位都没夸过她,是跟她一样没注意过,还是就对她的身材不抱希望呀?

    简宁吹干头发,把衣服已经烘干了,叠好了收起来,自己踩着拖鞋掀开被子坐了进来,王冉靠在一边的床头,自己往他怀里动了动,简宁搂着她,王冉的手摸在自己老公的大腿上,简宁动了一下,警告了她一句。

    “别乱动。”

    瞎动什么呀,引起来火你负责扑呀?

    没结婚的男人,这关就好过得多,靠着五指姑娘就能解决了,可惜结了婚的男人就不满足五指姑娘的怀抱了,他是不重欲,可架不住长期空白啊,以前是没顾过来,自己工作忙,在一个是担心这样对孩子不好,她主动那性质就变了,他并不是有障碍的人啊。

    王冉手又动了动,弄的简宁心里就蹿起来小火苗了,王冉真不是故意的,本来她就是想显摆显摆自己的大胸,叫他看看,她也有变成波霸的一天,结果撩着撩着吧,把自己给撩上火了,身体的某处小火苗也蹭蹭的在跟着燃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