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216 每一种选择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我觉得我现在有C了。”王冉自我感觉那是相当的良好,你懂的,对于胸小的人,一瞬间就变成了波霸那种自豪感。

    简宁差点咳死在她手里了,这女人怎么生完孩子就这么凶猛了?

    “没没事儿,给我倒杯水。”

    赶紧先把人给调走,王冉起身去给他倒水。

    闹闹一个星期爷爷派人来接一次,也就是在家里能待个三四个小时,王冉私下偷偷问过司机,司机没敢说,不过他听说到的,说简耀东并不抱孩子,除了带回来那天,几乎就没上过手,也许天生他就是那样一个冷清的人吧,爱跟别人表达方式是不同的。

    简闹闹在简耀东的身边就特邪门,不敢闹,哪怕他现在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明白,睁开眼睛第一件事儿想找人,或许就是想找那个熟悉的怀抱,找不到了,自己瘪瘪嘴,也许是简耀东的身上的感觉叫孩子记住了,孩子至多也就是瘪瘪嘴,然后就收回去了。

    家里的保姆都傻眼了,觉得这孩子太聪明了。

    把孩子抱给护士,这就是要接孩子走了,简宁母亲叮嘱着护士:“别让他着凉了,小孩子抵抗力本来就弱,小心着点,别叫他吹到风。”

    目送着护士把孩子给抱走的,转身回头,保姆就笑。

    “这孩子跟一般的小孩儿确实有点不一样。”

    事实上并不是她拍马屁,而是孩子从小你就能看出来有些不同,一般的小孩子哪里就会认得人,你看闹闹平时那给你作的,一到他爷爷的身边老实的跟什么似的,吃饱了就睡,睡醒了在吃,绝对不哭,跟来的人不都说了,就从来没见过闹闹这么懂事过。

    简宁母亲翘翘唇,那也是,你得分这是谁家的孩子,身体里流着简耀东的血呢,至于笨哪里去。

    关于简闹闹的天赋异禀简家没有几个人不知道的,简禛母亲就觉得把一个孩子都给夸神了,不大点的破孩子,他懂什么啊?无非就是赶上那时候了,谁家的孩子一直哭个没完的,总得有个休息的时候吧,你看这家伙被夸的,那就成神了,孩子什么都懂,怕爷爷,他怕个屁啊,他懂得几个问题。

    简禛的母亲听见别人夸闹闹,自己心里也闹心,她儿子是简家最优秀的一个,就是简宁也比不上的,结果现在简宁有孩子了,一个小毛头能不能长大还两说呢,你说这就叫他们这些人给夸的,又是天才又是神童的,都是狗屁。

    这么大点你能看得见将来?怎么没人说他们家鹏鹏好呢?

    这是两种态度,简宁的母亲喜欢这孙子,是个人就能看出来,她喜欢闹闹不是一点半点的,嘴里心里都有这孩子,那孩子就是得她的欢心,至于说简禛的母亲了,本身不喜欢简禛的前妻,对所有的孩子都不是太喜欢,你当长辈的什么态度,外人看着自然就什么态度了。

    “我就没看见过这么不会张的孩子,爸爸那么好看,结果随妈妈了。”简禛母亲对着儿媳妇说着。

    可不是嘛,好?哪里好?

    一点就不会张,像是他爸爸那就不用愁了,偏偏就像是妈妈了。

    简禛的老婆说不出来刻薄的话,那孩子她也没有接触过,去家里看过一次,不过闹的厉害,他们后来就离开了,婆婆从回来之后就一直在说那孩子怎么怎么不好,依着她看吧,小孩儿就都那样,不过闹的确实厉害,没见过那么能哭的孩子,哭声能震破天,估计也不是好带。

    “妈妈也不丑。”

    “是不丑,问题也不好看。”

    *

    王冉的同事有打来电话的,问问孩子,其实王冉能出去,但是不能出去,她现在离开孩子一步,心就疼,等将来孩子大一大的再说吧,同事也没有提要来家里看,这点王冉万分感激,她儿子本身就是挺闹腾的一个孩子,到时候哭的哄不住,反倒是叫客人觉得难心不是。

    才喂完,哄着就睡了,外面有说话的声音,是王妈妈过来了。

    王妈妈过来陪几天,怕王冉睡不好,其实家里就都有人照顾,那当妈妈的也还是不放心,好不容易得了一个儿子,看着女儿的架势孩子一闹就不能松手,那孩子可不能这样带啊。

    “妈……”

    “闹闹睡了?”

    王冉点点头,母女俩去客厅里待着去了,王妈妈就说王凌要结婚了。

    “那挺好的。”

    王冉觉得到了年纪就结婚不是挺好的,王妈妈却觉得头疼,好什么好?

    王凌家那边一点动迁的消息就都没有,孩子手里不就是原本家里的那一套房子,别的就都没有啊,原本住三叔家后来三婶发飙了,这是给撵出去了,昨天晚上朱珠跑去三婶家就哭了,主要不是冲着三婶去的,冲着三叔去的。

    结婚你们当长辈的难道就看着不管?管的话是不是就应该出钱了?

    王爸爸昨天晚上跟王妈妈吭了一声,你看着侄子条件不是很好,爸爸早早就没了,那个妈有跟没有也没有太大的分别,结婚就多花点,王妈妈没吭声呀,多花那是多少啊?

    “行吗、”王爸爸一副好说好商量的样子。

    他手里就不见得是没有钱,但是他想尊重妻子,家里的大小事儿本来也都是要跟妻子说的,询问的看着王妈妈。

    王妈妈叠叠手里的衣服:“你打算花多少啊。”

    她得先看看这个所谓的花多点是有多多,要是花个八九万的,那他就出去吧,哪里凉快去哪里去,自己没钱,她这一天天的。

    “花一万。”

    王妈妈脸色虽然不好看,可没有拒绝,那就花一万吧,怎么说也是一个姓的,那是人家的侄子。

    王爸爸家已经定了,他们两个老的花一万,下面王超王冉还得令花,这边三叔就为难,朱珠说了,她娘家条件本来也是不好,什么都拿不出来,王凌就更加不能指望了,王凌就拿着死工资啊,一点私房钱就都没有,能买什么?

    三叔跟三婶好说好商量,那意思就是女方的首饰他们家就给买了。

    “你明天带着孩子去买点戒指项链什么的,还有一些必要用的。”

    三婶冷眼看着三叔,她就觉得自己嫁的是一个缺心眼,你弟弟没了,你可怜孩子,那行,自己拦过吗?那时候王凌他爸说没了,自己有没有说要把王凌接回家里来住?后来不也是来家里住了,她这个当婶娘的人品怎么样?

    就王凌这孩子,你对他有多好有用吗?根本就不领情,在一个,你们结婚来找你三叔,合着是把你三婶排外了是不是?

    三婶明白朱珠的心思,觉得自己是个女人抠嘛,要是找三叔,三叔一答应这事儿就成了,可话说回来,他们家凭什么管人家的孩子?孩子有亲妈没?亲妈还在呢,也没死,用得着叔叔婶婶来管吗?

    老大家难道就没有钱?老大家花一万,他们家跟着花一万就行了,还给买什么?

    “你愿意带着买,你就带着去,反正我不去。”三婶说话就从炕上动了,她肯定就不能管,就这么一句话,把三叔给惹到了,在三叔心里,不管王凌怎么不着调,王凌是他侄子,王凌的爸爸是他亲弟弟,现在亲弟弟人没了,他当伯伯的不就是孩子的另外的父亲,家里还有这个条件。

    三叔喝了一点酒,有点上头,三婶在不给面子,一直说老大家怎么样怎么样的,三叔就彻底火大了。

    “你别给我算计那些,当初给王冉钱的时候你就拉着一个脸子,怎么我家的钱还得你说了算?我侄女帮我多少?你眼睛里就看见那点钱了,我告诉你啊,这个家一切就都是我的,跟你没关系。”

    这话说的有点伤人,三婶是有点自己的小心眼,那你说谁家的钱也不是白来的,家里水果一成熟,你说她有那次不叫他那些侄女侄子过来家里摘的?她抠吗?

    这话说的可就好了,合着她就是一个恶人是吧?这个家就都是他的是吧?那自己走不就完了。

    三婶一憋气就回娘家了,因为一个外人就这么对她,她也受够了。

    三叔酒醒了,也没去找,你爱回来不回来,这些年我就是惯的你,别以为这个家离开你就不转了。

    三叔给了朱珠五万块钱,说是叫朱珠用的,家里的电器外加首饰也差不多了,他当叔叔的也就这点本事了,多肯定就不多,但只是一个叔叔啊,肯拿出来这些,这就算是不易了,已经很是大方了,咱说王凌对三叔有什么样?这孩子有多不会来事儿,从自己赚钱开始,就没说过给伯伯伯母买点什么,没事儿求上门,是一定想不起所谓的家人的。

    朱珠家里什么都还没买呢,你说冰箱彩电什么不用钱?原本以为三叔会大出血,没想到最后憋了半天,最后才给五万,这叫朱珠特别失望,三叔那是什么样的家底啊。

    朱珠的嫂子看着小姑子:“行,这些就不少了,冰箱、电视机、微波炉床什么的,划拉划拉还是够,那些首饰你也没有必要要。”

    当嫂子说的就是实在话,那些东西你天天挂身上有什么用?你能过日子用吗?现在就给这些钱,你就得按照这些钱的数目去过不是,多多少少也觉得三叔有点抠,那你家里那么大的生意呢,给个十万二十万不就是小意思嘛。

    朱珠可没管那套,自己拿着钱去商场了,买了一个钻戒花了两万多,又买的项链黄金的白金的手链耳环耳钉,五万块钱就这么又打出去了,不剩一毛钱,可家里狗屁都没有呢。

    王凌买房子,老王家能出手的就都给出手了,虽然面积不大,可这价格不低啊,家里狗屁就都没有,王凌的钱呢,不够花,朱珠就更加别说了,之前朱珠就想做会计,你看管钱的一般不就都是自家人嘛,她跟三叔也说过,但是三叔没搭腔,朱珠认为三叔就是不相信自己。

    “你都买首饰了?”王凌皱着眉头看着朱珠,这女的是不是有点虎啊?

    钱她都花了,那家里要怎么办?

    朱珠可不管:“你结婚,当叔叔的就一个人给钱了,其他的人呢?”

    王凌也是觉得老婆说的就有道理,三叔掏钱了,那其他人也应该掏的,王凌这虎玩意领着朱珠就去二叔家里报喜去了,说他们决定要结婚了,二叔挺高兴的,你看王凌都要结婚了,这是好事儿啊。

    朱珠拉着二婶就说他们俩什么都没有,王凌妈妈根本就跟不存在似的,开始二婶没明白,听到后来也明白了,但是二婶不上套。

    当初买房子,她家就掏钱了,说实话,你见过有叔叔掏钱给侄子买房子的吗?

    老三起高调,说冲着孩子的爸爸,孩子可怜,老爸早早就没有了,她也不说什么了,老三原话是说,谁都不用掏,他跟老五就给解决了,可你们是叔叔伯伯,我们就不是了?那叫外人看着成什么了,二婶再不愿意掏钱,这钱她最后还是拿了,她不能叫别人讲究自己,就当自己的钱丢了算了,丢过一次钱,还丢?

    老大家说要花一万,老三家肯定是要多花的,老五家怎么花这些二婶不管,王凌结婚她就准备花五千,她就这个条件,已经够对得起他的了。

    你说这孩子得多不懂事,带着准老婆上门来要钱了是吧?这朱珠脸皮就更厚了。

    “二伯母,你看我们俩他爸爸过世的早妈妈等于没有,我也是跟着哥哥嫂子……”说着说着就哭上了,说家里现在还什么都没有呢,床家具什么都得买,二叔看着心里就挺酸的,毕竟过世的人是他弟弟啊,二叔就看着自己老婆,二婶一眼扫过去。

    “来,赶紧吃饭吧,吃完饭你们俩赶紧的走,现在都天黑了,这边天黑了不好找车……”

    二婶反正就是这样,任凭你朱珠哭死哭瞎,我就当看不见,你也别来找我当冤大头,我没有钱,别人愿意掏,谁爱掏那是谁的事儿。

    朱珠跟王凌吃完饭从二叔家离开,朱珠就撂脸子了。

    “你看看你二伯母那样子,还说什么你是老王家的孩子,你现在要结婚谁管你了?你三叔嘴上说对你有多好多好,当着外人也经常那样说,弄的好像你跟他亲儿子似的,结果呢?给你什么了?给了五万块钱好大显摆,真好意思拿出来这点钱。”

    三叔儿子前两年结婚,那他们是怎么对待他们孩子的?房子给买的复式,车一招就都给买了,怎么轮到他们这里就什么什么都不行了?

    王凌跟朱珠又去了王妈妈家里,王妈妈要说可怜王凌那真是可怜,可一见王凌领着朱珠来家里了,朱珠的话说的很明白,就是来哭穷的,说王冉嫁的怎么好怎么好,徐秋华嘴在欠点。

    “王冉姐就挺好的?我们一直也没有过去看。”

    看什么啊,如果这次不是为了募捐钱买家里的东西,她才不会登这个门的。

    “挺好的,家里从香港请的护士还有两个阿姨,根本就不怎么用王冉动手。”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徐秋华这嘴现在是收敛许多了,但还是架不住总突突,总觉得不说出去,别人就好像不知道一样,她得显摆显摆,反正这是自己小姑子,她过的好了,自己脸上也贴金。

    朱珠这一听,眼睛就红了。

    拉着王妈妈就开始说家里什么都没有。

    “也没有人给我们买……”

    这话叫王妈妈听的有点胃酸,你们结婚,怎么还得别人给买?他们这当伯伯伯母的,房子帮着解决了,还得管一切是不是?王凌这孩子你说得多不懂事啊,你把人领家里来说这些,你看他坐着还坐得挺稳的,自己心里也是这样合计的是吧?觉得他伯伯伯母就应该掏钱?

    徐秋华一听脸色就不对了,这是上门来要钱了。

    你王凌得多不要脸你还带着人来上门要钱?谁欠你的?

    “可别说这样的话,王凌妈妈还活着呢,再说现在多少年轻人结婚都是靠自己,啃老那可不是一件什么好事儿,还指望别人给你们买东西,别人也不欠你们的。”

    徐秋华这刻薄劲儿又开始上来了,她就觉得这准夫妻俩就是拿着脸皮当屁股用呢,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样不要脸的。

    朱珠一点也不脸红,她敢张嘴要,自己就没打算要面子,要面子活不了。

    “王凌总说,大伯母对他好,那时候他爸没有了,大伯跟伯母就把他接家里来住了,王凌总说,我们会记住一辈子的……”

    话说的是漂亮,不过还是抱着一样的目地,那就是为了要钱。

    说半天王妈妈就是不动,谁都不是傻子,朱珠饶是在能说,现在也有点坐不住了,自己眼圈红了红,正好嫂子来电话,自己就出去接电话了,声音 还弄的挺大的。

    “他家里人就一点表示都没有,我都明说了,家具什么的都没有,可人家就当没听见……”

    就冲朱珠这么两面三刀的,王妈妈就决定了,王凌结婚她也别花一万了,一万就都没有,花五千。

    你愿意你就愿意,你不愿意那就拉倒。

    咱们不是说挑理的话,王冉你姐生孩子你不知道?来一通电话没?不要求你花钱,你打个电话你关心关心,你姐好不容易有的这个孩子,你说电话也没有,这回上门来要东西了,开口讪白白的提起来闹闹了,这时候你想起来闹闹了,你但凡有点心,你能现在才问不?

    王凌看着王妈妈:“大伯母,家里的家具你能不能帮我们买了……”

    王妈妈气的差点没一口血喷到王凌的脸上,朱珠玩不要脸,那她是外人,怎么你王凌也认为我们都欠你的?还好意思问出口,你说王妈妈要是不舍得脸皮,这钱她就得出。

    “你妈呢?”

    王凌讪讪的:“我妈条件也不是太好。”

    啊,合着因为你妈条件不好,所以别人就得替你妈出这个钱是不是?王妈妈算是看透王凌了,你对他怎么好没用,最后他还是跟着他妈好,只要他妈说句话,那就比谁说的都好使。

    “王凌啊,你也长大了,你说工作这么久,你三叔背后也没少给你,你钱呢?”

    王凌瞪大眼珠子,他有什么钱啊?三伯什么时候搭他钱了?再说他过生活不需要花钱吗?

    “你上我这里来要,我肯定就拿不出来,我没有。”

    徐秋华觉得自己婆婆终于硬气了一回,就应该这样做,这样做那就对了,王妈妈对王凌的态度里面其实还有一个变化的,这个变化不仅仅是她,就连三婶五婶都是因为这个。

    他们几家都算是对得起王凌了吧,没要求过孩子就说过节过年什么的来家里串门买东西,那你叫孩子过来看你,还买东西,孩子心里也怪难的不是,谁也没挑,结果呢?

    五婶有一次出去卖货,不就看见王凌跟朱珠买了大包小包的东西去看他妈去了,你说这叫当婶娘的生气不?

    你妈真是一分都没有付出啊,结果呢?平白无故的儿子接着听他妈的话,那谁还愿意搭理你?

    王凌坐在沙发上哭了,磨磨唧唧的就说:“伯母你们家动迁拿那么多的钱,我要的也不多……”

    这把王妈妈都给气翻了,你要是聪明,你不开口我都给你了,你上门要,我就是这个态度,我没有。

    “王凌啊,这话我听着就有点不对劲儿啊,你要是这么说话,那伯母也没有什么好说的,我家动迁拿多少钱那是你王超哥跟王冉姐的,跟你没有关系……”

    王凌就垂着头,自己不吭声,可心里不是这样认为的。

    他爸过世的早,奶奶又对其他几个儿子好,这里面应该有他爸爸的钱的,再说他是老王家的孩子,怎么他结婚就没人管呢?

    朱珠挂上电话,一听王妈妈的话有点不对,自己赶紧回来打算找回来,这样弄下去不就是完蛋了?

    “伯母你别听他说的,他脑子不清楚……”

    王妈妈现在就是来跟女儿抱怨了,你看看你们老王家的都是什么人啊。

    “你妈是那样狠心的人吗?但凡他稍微懂事一点,我就不能那样说话,你听听他说的话,是人说的?他结婚没有东西,我就得给买,我该他的?”

    王冉呵呵笑笑,有点尴尬。

    简宁就跟王冉说过,不管是吃亏还是怎么样的,有些事儿能不管咱们就不管,只管出钱好了,把自己的家照顾好,把自己的家弄明白了,你就算是成功了,别人的事儿,在好再坏用不着你跟着搀和去。

    王妈妈就一直唠叨这点事儿,自己也是没有办法跟别人说,要是当着婆婆说,你说这不是打婆婆的脸嘛。

    佣人拿着电话递给王冉,说是简宁,王冉接了过来。

    “醒了没?”

    这一天得打几通的电话,简宁只要休息喘口气,就是立马打电话回家,得问问孩子闹没闹,醒了没有吃了什么,每天都是一样的话题,他也不会觉得烦。

    简宁的同事就说,他肯定是三分钟热度,因为没有几个男的有太久的耐心的,喜欢一阵那感觉就过去了,可简宁喜欢的这热度似乎就有点长久,还没有退掉呢。

    “才吃完睡觉呢,今天不怎么闹,你不忙了?”

    才说不忙,那边就喊,王冉挂了电话,进了卧室里看了儿子一眼,确定小家伙在睡觉呢,自己才又带上门。

    *

    “你这是要去哪里啊?”

    夏侯令看着典韦领着芳芳,这手里买了一大堆的东西,跟他要车钥匙,今天车夏侯令开来的,他出去办事了,狐疑的看着妻子,这是要去谁家串门啊?

    “啊,去芳芳老师家。”

    典韦之前不是没想去看王冉,觉得人肯定多,自己就错开时间吧,正好找了一天芳芳休息的时间领着孩子一起去,过去坐会儿在回来。

    夏侯芳跟着自己妈妈下楼,上了车,自己把东西放在后面。

    “我姐老牛了。”

    典韦不理解,怎么牛了?

    “生了一个儿子被。”

    典韦就笑了,生个儿子就牛了?那全世界多少生儿子的呢。

    芳芳是觉得挺牛的,简宁姐夫家里应该喜欢男孩儿吧,那王冉姐生了一个男孩儿那就是牛被,不知道孩子会长得像是谁。

    母女在半路上打的电话,王冉不是搬新家了嘛,芳芳跟典韦根本就没来过,典韦挂了电话,芳芳还问呢。

    “不是城建花园吗?”

    典韦笑,傻姑娘,你都说了,你姐现在牛了,生了一个儿子,住国宝去了。

    夏侯兰兴奋坏了,国宝自己平时也就是经过看看,没想到今天还能进去,据说里面挺高级的,在门口做了登记,然后跟上面通了话,夏侯兰进小区开始就自拍,要不然就是给妈妈拍,觉得好不容易来一次。

    “我姐这是嫁入豪门了是吧。”

    典韦摇摇头,领着女儿就上去了,典韦看见简承宇的第一眼也有点愣,主要这孩子不像是简宁,你说他们夫妻俩之间肯定就是简宁的长相是最好的,这孩子长得不漂亮但是很讨喜。

    “一天就这么睡啊?芳芳注意你的手……”典韦小声叫了女儿一声,芳芳那手就都要碰到孩子的脸上了孩子小,皮肤薄,真要是给刮出来痕迹了,到时候不怨你啊。

    夏侯兰就是想伸手去摸摸,看看摸到手是什么感觉,看着皮肤可好了,睫毛怎么那么长呢?

    “姐你怀他的时候都吃什么了,睫毛真长……”

    夏侯芳就比着自己的,说这孩子的睫毛跟假的似的。

    闹闹今天比较给面子,有人来看竟然都没哭,一直在睡,睡一天了,醒了吃饱了又接着睡。

    简宁开车绕去给王冉买酒酿圆子,进门一看门口有鞋就知道来客人了,把东西放到客厅的桌子上,芳芳是属于热情型的,跟谁都能侃,看见姐夫也不陌生,她有问话,简宁就一定会有回答的话的,典韦心里做着比较。

    乔芸啊,你就是把自己给坑了,都要坑死了,你看看人王冉,简宁下班就回家,回家第一件事儿就是看儿子,你乔芸生的也是儿子啊。

    典韦心里感慨就挺多的,觉得无论你生的是什么,主要还得是男人给力。

    吴国太现在在单位干起来了,主任也比较重视他,处长这就都挺看重他的,本身小伙就长得帅气,在一给机会,过去吴国太这人吧,怎么说呢,有点不懂人情世故,现在也许是因为受到过挫折了,或者是自己想明白了,愿意往正路上走,自己外表就是有优势的,同事之间好好相处,机会又多,一下子就干上来了,吴国太人父母也能挣钱,不过就是多少罢了,靠着手艺吃饭,人家父母活的也不丢人啊,吴国太他妈现在就是绷着一个劲儿呢,你乔芸不是不叫我们看孩子嘛,那行啊,抚养费你也别拿了。

    老吴家现在就不给小聪抚养费,你愿意哪里告就哪里告去,谁叫你们家不叫我们看孩子了,外婆跟乔芸也没有去告,吴国太现在不跟他爸妈一起住,自己住在高新区贷款的买的那个房子里,工资自己收着,日子看着好像有点紧吧吧,好像又跟过去不一样了,出门穿的溜光水滑的,人身高在这里放着呢,谁能看出来吴国太结婚又离婚了?

    这小区有几个同事也在这里,上下车就蹭车,跟同事现在处的就特别好,吴国太结婚同事是知道的,又离婚了,不管因为谁吧,你这个年纪就不可能不在找的。

    同事有个妹妹,年纪有点大了,还没出嫁呢,是当老师的,就觉得吴国太这人不错,过去不就是了解的不多嘛。

    晚上一起下班,就顺嘴说了一句。

    “要不周末一起出来玩玩?”

    吴国太就在这样的情况下认识卫舟的,卫舟今年三十一,过去挑的厉害,因为自己工作不错,是个老师嘛,正经的职业,家里条件还不算是差,自己样貌个子都不能算差,一路挑挑挑,结果过了三十就开始走下坡路了,给她介绍对象的人就都少了,女人一旦过三十就面临一个问题,那就是被家里追婚,一听见这话她就憋气,不结婚怎么了?

    知道吴国太离过婚,卫舟当时杀了自己哥的心情就都有了,她就不值钱了被?

    还是当嫂子的聪明,先把照片拿出来给看看,有合照嘛,你先看看模样,合适不合适的,你自己在说,卫舟一看吴国太的模样,就没在吭声了。

    小伙儿就怎么看怎么好,个子好样貌好。

    可吴国太跟前妻有个儿子啊?这事儿卫舟就挺膈应的,自己一个未婚的,竟然找个这样的?可是吴国太这样貌确实是卫舟见过这些男人里面最好的一个,卫舟就是抱着这种有点不甘心,但是又动了心的心情跟吴国太接触的。

    吴国太算是吸取教训了,晚上自己请的吃饭,表现得大大方方的,他现在就是想找个好女人,好好的过,自己对家庭也负责,至于说乔芸,乔芸自己有骨气,也不叫他看儿子,那他就不看了,省得乔芸以后再嫁,到时候孩子夹在中间也难为,你说他不负责也行,反正这都是乔芸选择出来的,他尊重。

    卫舟跟吴国太就处上了,处了一段时间,双方都觉得挺好的,卫舟就说过吴国太前妻跟儿子的事情,不是她小气,有些事情得说清楚,吴国太也表示了,他跟乔芸之间存在很多的矛盾,现在孩子的妈妈就不让他看孩子。

    “你可以说我不负责,也可以说我混蛋,孩子以后我也不看了,我也不愿意跟他们家在扯下去了……”

    卫舟跟吴国太这动作就加快了,吴国太有房子,卫舟家里条件也不算是差,她出钱买车,这车虽然是买,当然也要写卫舟的名字,吴国太他妈就有点墨迹。

    “哪里有这样的,她这是奔着离婚来的?要不然都是你们俩的……”

    吴国太没吭声,吴国太他爸本意还是希望吴国太跟乔芸复婚的,可乔芸的做法,乔芸的外婆叫吴国太爸爸也挺伤心的,加上这边都决定要结婚了,算了吧,由着孩子吧。

    “我跟你妈给你出装修钱。”

    吴国太他妈又要吭声,这回他爸特别有骨气,就压着吴国太他妈,你要是盼着儿子好,这个钱你就给出,叫他们俩小两口好好的过。

    房子在装修,吴国太车也有了,人家未来岳母给买的,工作上还有大舅子能照顾着。

    卫舟为什么愿意,这里面有原因的,卫舟之前不是没有处过对象,跟一个男的同居同了六年,然后叫人给踹了,被踹的时候年纪就不小了,她就总想找个比前任强的,到时候好狠狠吐口气,但是现实吧,她就找不到,她跟前任自己打胎就打了两次,心里也是有点发虚,她能不能生,她没去过医院检查啊,但害怕。

    人总要为自己的年少轻狂付出代价的,知道后悔了,可惜已经晚了。

    错过吴国太,自己也不知道真的还能找个什么样的。

    现在不就是挺好的。

    吴国太他妈在怎么叽歪,现在家里是他爸说了算了,这人丢的,结婚那么一段时间就离婚了,他现在走出去都抬不起来头,丢人啊,也是堵着一口气,想叫儿子活出来一个人样。

    吴国太他妈这嘴巴又不是死的,卫舟来家里串门,这邻居就都长着眼睛的,自然就看见了,也会好奇,这是什么人啊?

    吴国太他妈这回也不张扬了,勉强笑笑。

    “未来儿媳妇。”

    谁最关心这些事情?徐秋华她妈被,徐秋华她妈是觉得这家里跟乔芸还算是亲戚呢,乔芸跟吴国太孩子都生了,你说现在吴国太再婚,那乔芸怎么办啊?

    听说了立马自己还去确认了一下,等看见人了,这姑娘各方面都比乔芸强,但是她还是站在乔芸一侧的。

    回到家里就给女儿去电话,叫女儿通知乔芸,叫乔芸就赶紧采取手段啊,这时候抢还能抢回来呢,在等一段时间就顾及真来不及了。

    徐秋华说不管。

    “她的事儿,我管那么多干什么。”

    “都是亲戚的,你要是不说,她肯定不知道,就当是为了孩子吧,孩子多可怜啊……”徐秋华她妈就觉得孩子夹在中间特可怜,你们父母自己没想清楚就结婚了,然后孩子生下来就离婚,怎么就不替孩子的未来负责呢、

    徐秋华觉得搞笑,跟自己有关系吗?

    徐秋华反正是没说,她是懒得管,这事儿还得说是谁发现的,是乔芸自己。

    乔芸抱着孩子去打针,身边也没有一个男人,自己也没有可依靠的,今天外公摔了,外婆走不开啊,就只能乔芸自己带着孩子去医院,乔芸最怕的就是自己带孩子,她照顾不过来,打车到医院打完针然后准备回家,那边吴国太跟卫舟来婚检,吴国太先出来的,卫舟还在里面呢,乔芸抱着孩子就看着那个人像是吴国太,自己低着头就想无声无息的走过去,就当没看见。

    外婆也说了,千万不能回头,不然倒霉的就是自己。

    乔芸低着头就准备装不认识的过去,那边卫舟从楼里出来了,自己挽着吴国太的胳膊,吴国太说现在可以走了吧。

    “嗯,走吧,家里那边才给打电话,叫我们过去看一眼……”

    吴国太往停车的地方去,自己叫卫舟上车,两个人开车就离开了,乔芸傻呵呵的就站在后面,看着人车离开的,脑子里乱七八糟的,她的第一个反应就是,吴国太泡了一个款姐儿,不然哪里有钱买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