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215 承宇小魔头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这些拍马屁的也是本事,孩子看见爷爷笑了,就说祖孙这就是有缘分,孩子等着盼着见爷爷呢,离开爷爷的手上就哭,这就是你看见没,别人镇不住,夸着孩子,顺带着恭维简耀东。

    “你看,又哭了……”

    简耀东拧着眉头:“一个男孩子,总哭什么,收回去。”

    一句话彻底冷场了,谁也没想到,他不是喜欢这孩子的嘛,怎么就突然开口训斥上了,再说这么大点的孩子他懂什么啊?

    简宁母亲一看不好,赶紧交给护士,叫佣人带着护士先上楼。

    “叫孩子睡一会儿,人太多了。”简宁母亲打圆场,孩子突然见到这么多人,哭也是情有可原的,家里热热闹闹的继续,简耀东回书房了,你说他喜欢这孙子吧,你看不出来,你说他不喜欢吧,那那些就不是关心做假的。

    司机过去三趟去王妈妈家,王冉是母乳,定时要喂孩子的,她又不在孩子的身边,只能司机特意过来取,第一次来的时候王冉就追了出来。

    “孩子一会儿又要吃奶了,抱回来吧。”

    司机没敢应这个话,这自己说了也不算啊,他听命令的,说叫送回来那自己就送回来,说不送回来,他敢送吗?

    司机拎着袋子就又返回去了,他也不怕折腾,简耀东这边根本就是没打算在叫他们把孩子送回去,他孙子送回去干什么?

    简耀东的脸子一直很冷,家里的客人看着他这个脸子也怕打扰他休息了,都没有留下来吃饭,就都离开了,简宁母亲负责送人,等客人一离开,脸上的表情就落了下来,她也觉得烦,一群人待在家里,弄的她都没有办法好好休息,客人给的礼物,看都没有看一眼,她家的孩子缺这些吗?

    “交给孩子的妈妈就可以了。”就跟护士说了一句,自己就上楼了,简承宇在她的房间里呢,孩子已经醒了,大眼睛圆溜溜的也不知道能不能看见,反正在观望,简宁母亲把衣服换了,自己过来逗孩子。

    “承宇喜不喜欢这个房间?承宇知道这是哪里吗?这是爷爷跟奶奶的房间……”

    涂着指甲油的长指甲刮着孩子的小脸,护士就特别想吭声,孩子的皮肤就特别嫩,你这样容易刮到孩子的脸,可没敢说这话,简宁母亲似乎就跟不知道似的,一直在逗孩子,孩子瘪瘪嘴又哭上了,这给她哭的这个心烦啊。

    “爷爷不是说了,男子汉总哭什么。”

    护士赶紧抱起来孩子哄,这么大点他真是什么都不懂,你说这些他也理解不了。

    简宁母亲看孩子哭个没完,自己踩着拖鞋进了书房,简耀东在里面办公呢,所以别人对他就没有办法理解,好像给人一种等着盼着见孙子的感觉,然后孙子回来了,就那么十秒钟抱了一下立马就撒手了,然后该干什么继续干什么,这跟简承宇出生时候全公司大派红包的感觉似乎有些不同,简直就像是两个人的行为举止。

    “那我让司机把孩子给他们送回去了,好像说是她家里人也等着呢。”

    简耀东没说话,也没吭声,甚至就一眼都没有扔给老婆,简宁的母亲等了能有一分钟,见丈夫没有说话,这就是不让送了?

    回到卧室里,心里叹口气,她是答应了,可问题她说了不算啊。

    王冉这边亲戚,下午四点了,就等着孩子呢,从早上八点就等,一直等到下午四点,结果孩子还没送回来,王妈妈叫女儿先休息,可王冉睡得着吗?孩子不在她身边,自己看不见她就觉得不安全,眼睛就都闭不上。

    “那嫂子我们就先回去了。”

    五婶跟五叔先走的,毕竟家里还有事儿呢,出来一天了,这一看,估计孩子是不能送回来了,别在待着到时候叫孩子难心了,王冉再一看他们,心里会更加难过的。

    徐秋华穿衣服,这就是要准备去接王焱放学了,家里的客人就走的差不多了,王妈妈这是有点发烧,所以人没来,怕传染孩子,徐秋华就嘟囔。

    “人家压根就没瞧得上我们家,大家等了一天,最后什么都没看见,这孩子还不叫我们看,我们是娘家人啊。”

    “赶紧去吧,就你话那么多。”王超瞪了自己老婆一眼,人在里面躺着呢,你说这些她听不见啊?她有什么办法改变。

    “我说的本来就是,凭什么孩子先抱他们家去了,他们家花钱是他们家愿意的,谁上赶子求他们家了?结果现在可好,用这个来做威胁是不是?”

    气死人了,你说这叫什么家吧,都知道这边大家等着呢,这都几点了?说送过来,孩子呢?

    简宁给母亲打了电话,简宁母亲一直推脱。

    “不是不给你们送,这大晚上的外面风凉,在把孩子吹到了。”

    简宁挂了电话就去客厅穿衣服了,王冉看着他要出去,知道丈夫要干什么去,踩着拖鞋过去:“用不用我跟你过去?”

    “你在家里待着吧。”

    王妈妈看着女婿出去的,问王冉:“他去接孩子了?”

    王冉嗯了一声,反正就是不高兴,她要是能高兴起来那才怪了,现在这样看,以后有的瞧了,你就看着吧。

    王妈妈当着女儿不好说,叫王爸爸跟自己去市场,两个人下楼,王妈妈站在楼梯上叹口气,王爸爸看着她,王爸爸到底是男人不如王妈妈想的多,那孩子爷爷想看看也无可厚非的,在怎么说,孩子是姓简的是吧,先看就先看了被,以后也不是没有机会,他们什么时候看就都行。

    “这下子有热闹看了,你看吧,以后消停不了。”

    按照这架势,以后这孩子还能叫王冉带?

    两个人去市场了,家里就剩王超跟王冉了,王超看了妹妹一眼:“你也别往心里去,那孩子抱去给爷爷看,没什么说道,别小心眼,人家那也是疼孩子,没打算害你孩子,你拉着脸干什么?”

    反正王冉做什么,在她哥心里就都是错的,简耀东放个屁,估计王超都觉得香,超级香!

    简宁没进去大门,家里谁敢给他开门?这不是开玩笑吗,家里的佣人就都知道,简宁他爸现在就不能看见这个人。

    “你先回去吧,我上去叫夫人。”

    佣人也是怕到时候简耀东在报警,在把简宁弄进去,你说也犯不上不是,他们当佣人的不好说什么话的。

    简宁母亲披着披肩就从楼上跑下来了,为什么是跑的?怕简耀东看见了,这被他看见了还能了得,你说这孩子就是不叫人放心呢,孩子还能给你卖了啊,都说了外面有风。

    “妈你把孩子抱下来吧,我抱着他回去,叫护士跟我一起走。”

    简宁母亲就不解气,看着儿子的目光是又生气又觉得无奈,简宁来了,就肯定是王冉在背后说话了,王冉不撺掇简宁能来吗?

    “你爸没发话叫抱走,谁敢动啊?”

    简宁母亲上手推推儿子:“你听我的,你先回去,能送回去,我马上就给你送回去。”

    “妈,我就在这里等着,孩子马上又要吃奶了……”

    这个死孩子,怎么就那么犟呢?佣人小跑出来在简宁母亲耳边说了几句话,简宁母亲赶紧往回去,自己进了客厅,丈夫就在客厅里坐着呢。

    “外面是谁?”

    “没没人。”

    简耀东看了自己老婆一眼,简宁母亲的表情有些尴尬,自己用手拢拢头发,借着这个动作想叫自己变得自然一点,简耀东又开口了:“叫护士把孩子给抱回去吧,小心着点,别吹到风了,你别没事儿总跟一些不入流的人见面。”

    简耀东说完话自己站起身就转身往楼上去了,简宁母亲心里一松气。

    这明摆着就是他已经知道站在门外的人是谁,要不然也不至于说出来那样的话,可今天竟然没有发飙,选择了无视,简宁母亲上楼叫护士赶紧的抱着孩子走,自己护送着他们出去的,她不是担心护士,而是担心她孙子。

    “你叫王冉别总抱着孩子,孩子都给抱坏了。”

    挺好的一个孩子,她就非要惯,反正她就是看不上王冉就是了,王冉做什么就都是错的。

    简宁接手接过来孩子的包,大包小包的里面就都是他儿子的东西,开车把护士跟孩子载回小区里,简宁抱着孩子回来,王爸爸王妈妈还没有回来呢,王冉一听见敲门就冲出去开门了,一开门就看见丈夫手里的孩子了,自己上手去接,赶紧的给孩子把外面围着的垫子扯开,家里暖,怕折腾到他。

    脸上也终于有笑容了。

    准备是在娘家住一个晚上的,护士不能离开的,她跟简宁母亲签的合约,她必须三个月内时时刻刻的就待在孩子的身边。

    王超从卧室里走出来。

    “来,叫舅舅看看……”

    男人到了一定的年纪,就会特别的喜欢孩子,王焱都这么大了,王超肯定就喜欢小孩儿的,不过这孩子也不搭理他,王超也不觉得烦,这是王冉不肯借给他抱,这给王超眼馋的,就想上手去抱抱。

    徐秋华领着儿子沿着马路往家里走,王焱就问徐秋华。

    “妈,闹闹回来了吗?”

    徐秋华没好气的说着:“回来什么啊,被他爷爷给接走了。”

    “我姑不是说我晚上回去就能看见吗?”

    徐秋华就没好意思跟王焱说,你姑姑说了不算,领着儿子进了小区,上楼,这边开门,就听着客厅里有孩子的哭声,不用想了,孩子接回来了。

    “赶紧的,叫我看看。”

    王焱就一会儿用小手摸摸孩子的脸一会儿伸伸手碰碰孩子的手,玩的不亦乐乎,觉得太有意思了,这笨蛋是不是就会睡觉啊?

    “我是你哥哥,笨蛋。”

    徐秋华照着王焱的头就打过去了,你叫谁笨蛋呢?这孩子怎么回事儿啊?怎么给人孩子起外号呢?

    王冉没生气,对着侄子笑笑,王焱就要伸手抱,王冉没让,毕竟王焱太小了,要是给摔了,她害怕呀,王妈妈跟王爸爸回来,王妈妈是看见孩子就撒不了手了,王妈妈喜欢小孩儿,王焱小时候就都是她给带的,抱在怀里,可惜孩子不给面子。

    “得感谢你爸爸起的这个名字……”王妈妈瞄着简宁突然说了一句。

    怀他的时候一点都不闹,要多听话就有多听话,你说孩子的爷爷就弄出来一个闹闹的名字,现在他应该满意了,这不就闹了,这孩子你带吧,铁定就不好带。

    王妈妈是怎么哄就不行,玩了命的跟你喊,嗓子也不管,就得可着王冉一个人累,有时候护士要上手还能好一点,哭累了哭不动了,就不哭了,反正挺作人的。

    王冉也是本事,乔芸那时候就说,自己扛不住,成天成宿的不睡觉,是个人都扛不住啊,可王冉现在不睡,自己就都是高兴的,大儿子在怀里,打横一抱,哄着,看着孩子的小脸,自己心里就暖呼呼的。

    哄一会儿自己跟着闭会儿眼睛,到点喂奶,要是作的厉害,简宁还能搭把手。

    王妈妈一晚上醒了就不知道多少次了,她想上手,也是怕他们忙乎不过来,虽然说有请人,可是自己照顾孩子呀,肯定就是经验最多的,孩子动动嘴,一哼哼,简宁就起来了。

    王妈妈有眼睛都看着呢,别人总说王冉嫁了一个好丈夫,好丈夫不是嘴里平时就说说的,那都不算,王冉出车祸的时候简宁是怎么做的,怎么照顾的,现在就说这孩子,当爸爸的能做到这点就不容易了。

    那王超跟王冉出生,你说王爸爸人好吧?王妈妈那时候就想让王爸爸晚上帮着带,王爸爸也是坚持不了,他困啊,不如女的心细,王妈妈是女人,自己用眼睛看着,简宁这醒的就特别快,虽说现在是请假了,可能过几天上班就不这样了,但能做到这个地步,这就是超越了,这样的男人你找去吧,不好找呀。

    “你把尿布拿给我,他尿了。”

    简宁接过来孩子,孩子也吃饱了,眼睛闭闭好像又要开始睡了,王冉躺在床上,自己觉得浑身很软,没一会儿就睡着了,不累那是假的,不过高兴的心情把疲倦都给掩盖了,毕竟才做妈妈嘛,兴奋劲儿还没过去呢。

    护士伸手接过来,说自己抱着就行了。

    王妈妈早上四点多起来的,睡不着了,家里那祖宗开始哭上了,这个时间屋子里有点冷,王爸爸也早早就把电暖气给上了,在客厅给的,这样温暖也能进卧室里,也不会叫孩子觉得干燥。

    王冉撑撑头,一个晚上他醒了五六次了,折腾死人了。

    “你儿子呀,太能闹了……”接过来孩子,孩子含着妈妈,这边圆溜溜的大眼睛就开始动了,睡饱了就不睡了,到八点左右才能继续睡,这段时间就开始玩了,王冉这脸色也不是很好,简宁就更加别说了,一个孩子,三个人带都有些勉强。

    “噢噢噢,妈妈看着呢……”你不搭理他还不行,瘪瘪嘴就要哭,王冉就超级怕孩子一憋嘴。

    这孩子一哭,就没完没了的,哭的你脑仁疼,看简宁苦笑:“我小时候我妈说我一点就不闹,你小时候这样吗?”

    简宁小时候更加不是这样的,他小时候更听话,除了吃就是睡,保姆给带大的,一点不作,也有可能是因为父母都不作,当儿子的就全部帮着他们找回来了,这作的啊,简直都作出来花了。

    王焱翻个身:“妈,他太烦人了,我都没睡好……”

    王焱抱怨上了,孩子的哭声太嘹亮了,估计不仅仅是王焱睡不好,楼上楼下的也不能睡好到哪里去。

    “叫爸爸抱,叫爸爸抱……”

    简宁伸手去接,闹闹好像看了爸爸一眼,瘪瘪嘴,王冉逗着孩子,眼皮子都要睁不开了。

    “爸爸抱会儿,听话闹闹,妈妈的大宝贝,我们家闹闹最听话了是不是……”

    你以为你说两句好听的话,他就肯听你的了?那你就想错了,完全想错了,扯着小嘴巴就嚎上了,我管你是谁,你不给我一个我想要的怀抱,我就作你。

    护士伸手,可谁抱他就都没用,王冉必须得抱着,王冉上个卫生间的时间闹闹就能作一场,孩子哭本来好像是正常,但是这样哭,王妈妈也没见过,当姥姥的还好说,毕竟心里欢喜着呢,闹翻天那也是大外孙子,稀罕都稀罕不够的,徐秋华一个晚上就够了。

    就盼着王冉两口子赶紧把孩子给带走吧,听着太闹心了,不说别的,你说叫唤的人晚上都睡不着,偶尔一天还行。

    “醒了?”徐秋华看了丈夫一眼,全家人就没有一个不醒的,孩子作的厉害,可着嗓门喊,你说谁听不见?

    王超拿过来一边的杯子,他稀罕闹闹,但是真闹起来他也是扛不住。

    “这孩子是不是给抱的啊?”

    王超毕竟是有过儿子的,知道要是孩子从小就抱,那就完,只要人不上手那就哭,小孩子更加会欺负人。

    徐秋华笑:“肯定是王冉了,自己得个大儿子,怎么疼都疼不过来。”

    这起先并不怪王冉,简承宇就睡在王冉的身边,这孩子就哼哼,到了晚上就哼哼,开始以为他是饿了或者是渴了,结果都不是,你放在王冉的怀里,立马就不哼哼了,要不然就哼哼,那是亲儿子啊,王冉也舍不得,就这么一抱,抱出来问题了。

    徐秋华披上衣服,自己从房间里出来,这待遇可真不一样,早上气温有点低啊,你看老爷子老太太可从来就没动过那电暖气,说是那玩意太费电了,结果今天就给上了,她说呢,今天起床就没有觉得冷。

    “简宁你别抱着他,把他放在床上……”

    王妈妈叫简宁把孩子放下来,简宁就那么抱着,王冉对着自己妈妈摆手,要说他们俩谁惯孩子?非简宁莫属了。

    也许是因为马上就要上班了,所以简宁对这个孩子简直就是不能离开半刻,怎么累他就都愿意。

    在王妈妈吃的饭,然后抱着孩子回家,回到家就好了,简宁拎着行李,王冉怀里抱着闹闹。

    “儿子呀,我们回家了。”

    睡的热火朝天的,自己也不懂,闭着眼睛,大眼睫毛特别招人稀罕。

    简承宇这孩子,怎么说呢?绝对就不是他爸爸这类型的帅哥,不帅,将来帅不帅就不知道了,但是长得可爱,出生之后测量身高,当时医生就说了,不会太高,绝对不会有爸爸的身高,一米七三左右,当然还会有几厘米的误差,弄的王冉很郁闷,她自认自己不算是矮,简宁就更加别说了,怎么孩子就这么矮呢,不过就是几秒钟的心思,转头就忘记了,这事儿准不准还不一定呢,在一个看孩子的成长。

    漂亮的小孩儿一生下来几天一变模样几乎就能看得出来一点预兆了,可简承宇,凡是看见他的人就没有说这个孩子不好看的,一方面是要拍马屁另外一方面,孩子长得确实可爱,不漂亮但是可爱。

    王冉手里抱着孩子就没有办法弯腰换鞋,简宁先一步,自己蹲在地上把她的拖鞋拿出来,放在她脚下,本来就是一个挺普通的动作,她抱着孩子,他不就得帮着王冉换鞋嘛,后面的护士心里真是竖起来大拇指了,有钱还竟然这样绅士,这样的男人就少见多了。

    “给我吧。”简宁伸手。

    “我抱着吧。”再辛苦自己的孩子自己抱着就觉得安全了,放在别人家,怎么样就都提心吊胆的。

    简宁因为有这个孩子,自己那相机又捡起来了,以前是为了给老婆拍照,现在则是为了给儿子拍照,每天几乎都会给录像,就想让孩子长大以后能知道小时候是什么样。

    简闹闹的衣服就没有缺过,家里都能开婴儿服装展,到处就都是他的衣服,按道理来说家里有了孩子,就容易乱,简宁是一天到晚的收拾,孩子扔下来的尿布自己马上就顺手给洗了,自己不在家的话,也不用王冉动,这些不让王冉上手的,其实是可以用尿不湿的,护士说高性能的也是不影响,但这夫妻俩觉得那个对孩子的屁股不够好。

    王冉是晚育,单位给了五个月的产假,简宁不享受这种待遇,回来没两天就回医院上班去了,今天是第一天。

    孩子半夜两点就开闹,闹的那个叫一个欢,可没白瞎他这个名字,玩了命的哭,小拳头握握着,自己瘪嘴就开始哭,王冉开始还能受得了,到后面其实有些扛不住了,吃饱了你就睡嘛,为什么总是哭呢?特别一哭起来,那个声音,弄的她特别紧张,自己情绪跟着也有点烦躁。

    养了孩子之后才知道,自己的脾气绝对就没有多好,孩子一闹完,她不能跟着孩子生气,跟简宁说话就容易来劲儿,简宁算得上是脾气真的好,孩子怎么哭,他是哄不好的,但是他哄,哄多久他都哄,他七点要到医院,现在二点他被孩子闹醒了,自己缓了一下下了床,护士在抱着孩子呢,王冉接手过来,孩子饿了,把衣服推上去,孩子闹的厉害,吃一口结果呛到了,王冉伸手抓一边的纸巾。

    “你怎么回事儿啊,赶紧的递给我,跟木头似的……”对着简宁就来了。

    简宁赶紧去卫生间投了一条热毛巾,自己走回来的过程,毛巾也就温度下降了,王冉拍着儿子,手搂着儿子。

    “闹闹,你好好吃行吗?”

    吃一口呛一口,这孩子就好像在跟你较劲儿似的,他这样王冉也不敢喂了,孩子到点应该就是要吃奶了,现在吃不进去,哭的小脸都有些变白了,王冉狠狠闭着眼睛,就特别想跟他喊,你就不能配合一点吗?

    自己还得耐着性子哄着:“好闹闹,妈妈在这里呢,你看妈妈在呢,妈妈说闹闹了是不是?妈妈错了……”

    怎么哄就是哄不好,简闹闹不是一天晚上这样,他是天天晚上就都这样,也不是受惊了也不是生病了,就天生是作人的孩子,简宁伸手接过来,叫王冉把奶挤出来。

    “挤出来你先睡吧,我抱一会儿。”

    抱着孩子就出卧室了,带上卧室的门,省得她听见在闹心,孩子根本就不给爸爸面子,简宁又是哄又是拍的,王冉喘口粗气,跟护士就说没遇见过这样的孩子,真的,王焱出生的时候她觉得特别的好带,虽然也哭,也会半夜闹,但绝对就没闹的这么厉害。

    护士笑,说有的孩子会闹的,不同孩子不同性格嘛。

    简宁从两点哄着孩子到四点,孩子闹了好久,他有耐性啊,也不发脾气,不管孩子怎么嚎怎么喊怎么哭,他就能保持一个腔调,等孩子睡着了自己把他抱回去放在王冉的身边。

    “睡了?”

    简宁点头:“你赶紧睡一会儿,一会儿还得闹。”

    王冉拍拍儿子,低着头看着儿子:“我就想不明白,你说这孩子性格到底是随谁了?闹的这么厉害,气的我有时候就想打他,你说哪里就有这样作的孩子啊……”

    简宁笑:“小孩儿都那样。”

    在简宁的心里眼里,闹闹不算是闹的,他只是个小孩儿,所有小孩儿就都是一样会作人的,那么小的他懂得什么,情绪不快乐了才会哭的。

    王冉不待见的看着简宁:“你就惯着他吧,这才多大点啊……”

    就简宁这个劲儿,王冉都特别佩服,简直了,多少个小时,他就不会觉得烦的,孩子到他手里还不给他面子,怎么哄就没用,他还能哄,反倒是自己的脾气被孩子磨的特别急。

    “你也睡吧。”

    简宁现在不在卧室里睡,一张床本来是够大,但是多了一个孩子,现在就太拥挤了,自己去了客房睡。

    六点起来,这边家里已经有人在开始做饭了,都是简宁母亲请来的,照顾王冉吃喝的,照样并不是为了王冉而是为了闹闹,简宁随便吃了一口,自己就上班了,上班的第一天按道理来说应该是神清气爽的,简宁糟践的有点憔悴。

    眼睛下方拉了一圈的黑色,很是浓重,一看就是严重失眠。

    “简医生生了?”

    简宁对着同事笑笑:“嗯。”

    同事之间都比较关心,生的是男孩儿还是女孩儿啊,叫什么名字,没有多久就传开了,有几个同事就说,简宁的儿子从出生就赢在起点上了,不是赢在起点上是什么,外公外婆家就有钱嘛,爸爸妈妈条件也不差。

    “我看看……”

    简宁手里有孩子的照片,有人就看了一眼,觉得这孩子不像是爸爸,不太像,你说像妈妈?好像有点。

    最为可惜的就是,他爸爸明明就是个帅哥,可偏偏儿子没有随好看的那个人。

    “这孩子可爱的……”

    “名字取了没?”

    “简承宇。”

    有人闹着要简宁请客,毕竟是大喜的事情,晚上下班,简宁跟同事出去吃的饭,没人喝酒,也都知道他着急要回家,简宁一直在看手机,怕王冉找自己,自己一直就陪着她来的,有点害怕她自己照顾不了孩子,虽然家里也有人。

    “简医生这是担心儿子呢?”

    有同事调侃了一句,新鲜劲儿也就是才生孩子那么几天,等过一段时间就腻了,看见孩子就烦了。

    王冉被这个小魔王给折磨的,从早上开始这孩子就不给面子,一直哼哼,睡的不踏实,到中午好不容易睡着了,家里来人看孩子了,可能他是听见声音了,就嚎上了,这把三婶他们给嚎的。

    “这天天都这么哭?”

    五婶是看着没说,这孩子恐怕是要特性啊,太作了。

    王奶奶上手抱,那就哭的都喘不上来气了,王奶奶也不敢在抱了,谁抱都不行就得回到王冉的手里,护士也是怕出事儿,赶紧就把孩子从王奶奶的怀里给抱过来放回到王冉的怀里了,她国语说的并不是特别标准,不过这举动大家都明白了。

    五婶她们原本都是想上手去稀罕稀罕的,现在一看,得了吧,人家的孩子金贵着呢,一碰孩子就哭,你看护士紧张成那样,真出点事儿她们也赔不起啊,所以之后就没有人在上手了。

    这把王奶奶给哭的,王奶奶拧着眉头,这也太作了。

    孩子把大人给哭的,你说有人在他就一直哭,谁能坐得住,也看出来孩子闹的厉害,这也看见了就赶紧走吧,你等着人都走干净了,简闹闹小脑袋照着妈妈的怀里拱拱,这就是要吃奶了,王冉亲亲儿子的脑门。

    “不听话。”

    喂饱了儿子,闹闹就睡了,王冉把儿子放在一边,这是哭累了,现在不作了,你说他这么小就好像知道似的,死命的闹,把人都闹走了他也开心了。

    看了看时间,按道理他已经下班了,人怎么没回来?才想着呢,简宁就发短信了,说是要请同事去吃饭,王冉回了一条,说她们吃吧,不用等简宁了。

    家里的佣人就特别喜欢闹闹,但是依着王冉来看,她们就是因为拿了简宁母亲的钱,所以觉得闹闹好,闹闹怎么闹,她们就说这孩子跟别的孩子不一样。

    “能闹的孩子,将来有出息。”

    另一个阿姨接口:“这孩子的脑袋你看,将来就是做大事情的人。”

    王冉没接话,让她们自己闲聊,她没有办法接话,她不想听别人夸孩子,都给夸成花儿了,就着自己看,那不就是一个普通的孩子,还是一个会作的孩子,总说他这样那样的,谁能看到明天?

    就那个叫她吉时生孩子的人,王冉都觉得郁闷,自己公公也算是接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吧,不是自认自己都比一般人强嘛,怎么还信这个呢?就她去,她也会,遇到有钱的人就说孩子未来会如何如何出息被,这话谁不会说?你家庭就摆在这里了,这些话还不是现成的?

    有点愚蠢呢,可这话自己也就在心里说说。

    两个阿姨说的厉害了,王冉不清不淡的给了一句。

    “那么大点的孩子,哪里就能看得出来以后,别夸了,夸骄傲了。”

    王冉吃完起身就回房间了,儿子又醒了,这回没作,睁着大眼睛在看王冉,王冉伸出手逗逗儿子:“闹闹醒了?睡的好吗?我们闹闹真听话,竟然没哭……”

    才说完,就不给面子的嚎了出来。

    天生就是作人的孩子。

    简宁母亲晚上叫司机送自己过来的,在门口换了拖鞋,问家里的佣人。

    “作没作?”

    “挺好带的,不作。”

    卧室里的王冉一听这话,她觉得自己超级不喜欢这样的人,这样还不叫作?不是作是什么啊?

    简宁母亲进了卧室,王冉从床上起身,孩子才哄睡着了,她看了一眼四周:“简宁还没回来呢?”应该是第一天上班吧,应该到家了。

    “他请同事吃饭去了。”

    简宁母亲点点头,冰块脸看见孩子的小脸瞬间就融化了,这孩子就是得她的心,哪怕作的厉害,在她眼睛里这孩子就是全世界最好的,没有之一。

    “闹闹,奶奶的小心肝啊,小承宇啊……”

    听的王冉这个肉麻,主要没见过她这样,有点就类似于,白雪公主的后妈拿着毒苹果要害孩子一样的,王冉撑撑头,简宁母亲带着戒指的手就去刮孩子的脸,逗孩子玩,孩子睡觉呢,王冉就想说,弄醒了就还得哭,你最好别撩她,结果这位可好,就专程是来逗孩子的,她不管哭不哭,哭了反正也不用她管,孩子果然就给弄哭了。

    “赶紧哄,嗓子还要不要了,我说王冉啊,带孩子你还是不行,要不然就让我把孩子带走吧。”

    简宁母亲就是冲着这个来的,想孩子想的睡不着觉,没孩子那就算了,现在孩子生下来了,她也照顾不好,自己可以请最好的保姆带着孩子。

    王冉直接不吭声,压根就不回答。

    简宁结账,同事就说真那么着急嘛?

    “我担心她一个人照顾不过来。”

    跟同事又说了两句,就赶紧开车回家了,简宁回来的时候,他母亲已经离开了,推开卧室的门,王冉摇了摇头,又比了比手指在唇上,那意思千万别出声,在哭她都得疯了。

    护士留在卧室里了,自己踩着拖鞋就出来了。

    “我真是服了你儿子了。”

    “我就怕他作,吃饭都没吃好,家里有饭嘛?”

    王冉说厨房还有呢,不过都是给她吃的,谁叫自己是个奶牛了,没有办法,估计不合他胃口,简宁吃饭,王冉坐下来陪着吃的。

    “你一口都没有吃?”

    请人吃饭,自己竟然什么都没有吃?

    “吃了,没吃几口,放心不下,有点想我儿子了。”

    呦呦呦,真的假的啊?这才分开几个小时呀,就想了,怎么就没想她呢?

    这爸爸当的,就太粘了啊,要是女儿你这样粘自己还能理解,女儿是上辈子的小情人嘛,儿子也不是情人。

    简宁扯扯唇,这种感觉你没当过爸爸你不会理解的,生命很神奇,作翻天了,那也是他儿子是不是。

    “一秒钟不见都觉得想。”

    “行了,你可别说了,再说我就要吃醋了,有了儿子就不要儿子的妈了,也是我现在变丑了……”

    王冉调侃着自己,她得感谢简宁的母亲,从生完孩子坐月子开始,自己的体重就调回当姑娘时候的体重了,最神奇的竟然是出月子之后,腰身也变回来了,可能是人什么都不想,又吃的好,所以精神状态,脸色都很好。

    “你可不丑,我还怕你甩了我呢。”

    王冉翻着白眼,你就说反话吧,自己拿着筷子给简宁加了一块排骨:“吃吃看,挺好吃的,我今天晚上吃了不少,得努力给你儿子挤奶啊。”

    简宁没绷住,这词儿用的。

    王冉看了后面一眼,外面没人在,都在卧室里看着孩子呢,自己凑近简宁,压低声音,挺邪恶的挑逗丈夫。

    “你就没觉得我有什么变化?”

    当奶牛的时候,胸部才会这么鼓,估计等儿子不吃了,自己的胸就得瞬间掉下去。

    “咳……”

    王冉伸出手给丈夫拍着后背:“都多大的人了,吃东西还能呛到,没人跟你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