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214 承宇承宇呀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老段,老段……”

    蒋娟也不知道怎么就变成了现在的局面,自己老公公突然就上手打人了,她要的并不是这样的结果,她只是想解决问题,她以为结婚之前他把问题都想清楚了,她根本就不能离婚的,伟亮现在等于就说要撕毁他们之间的协议。

    “你想干什么你?”伟亮的父亲对着儿子就去了,他也是打从心眼里的瞧不起儿子,觉得儿子是因为有自己这个当父亲的在照顾,所以才有他的今天,蒋娟哪里不比伟亮强?找这么一个老婆原本就是你高攀,你现在提出来离婚,你想干什么?外面的风言风语他不是没有听见,他以为伟亮脑子还够清楚,现在来看,脑子里面装的也都是狗屎。

    伟亮就站着叫他爸拍,打了好几下,说起来好笑,他都一把年纪了,还动不动就被父亲削,这个婚姻不是他想要的,是他们两个老的坚持要门当户对,伟亮冲事儿不是冲人。

    “你想干什么?”伟亮的父亲上下喘着气,你说他都多少年不打人了,这突然一下子武装了起来,自己也累呀,年纪在哪里摆着呢。

    伟亮看着父亲,知道他瞧不起自己,说出来多可笑,当父亲的永远瞧不上儿子,认为自己是借了他的光儿,他不稀罕,可谁就叫自己倒霉,投胎在了这家,成为了这家的儿子。

    看着父亲:“我干什么?这婚姻本来就不是我想要的,如果你们叫我娶一个门当户对的,这个人有足够的尊重我,那么我也忍了,都说开了,这不是老爷子被人压制着,我动弹一下,我爹可能就死的很惨,我敢吗我?可在换一句,今天既然你们都来了,咱们就摊开了话说,这日子要怎么过?她跟我结婚到现在,我看见她的次数……”伟亮伸出来手掌:“一个巴掌的次数数得过来,我俩上床两次,剩下大部分的时间就我一个人,爸你告诉我,我这日子应该怎么过?”

    他这是找老婆呢,还是找织女呢?敢情还得定日期见面是吧?

    他要求高吗?王亮简宁都结婚了,谁他妈的不比自己活的幸福?他怎么就那么倒霉呢。

    伟亮的父亲不理解儿子,蒋娟就是这样的工作性质,你还想怎么样?你娶她的时候你就知道她是军人,你想干什么啊?伟亮的母亲则是哭了,哭的心酸,千金难买早知道。

    伟亮的母亲握着蒋娟的手,她现在也不摆婆婆款儿了,只要蒋娟愿意好好过日子,自己打板就把她供起来都行。

    “娟儿啊,就当妈求你了,你们好好的过成吗?”

    蒋娟不理解婆婆为什么要哭,她有想过不好好过吗?可她工作的性质就是这样的,结婚之前她跟婆婆说好的,她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婆婆也说过不会要求她,那现在为什么要变?

    “你还不够丢人,我警告你段伟亮,你就别想。”

    送走两个老的,段伟亮坐在沙发上,他瞟了蒋娟一眼,自己嘲笑出声。

    “真的,真的我特佩服你,我跟你过招就肯定不是对手,蒋娟上次说的咱们作废,要么你就别当兵了回来过,要么我就在外面找人,要么咱们俩就离了吧。”

    伟亮点了一根烟,自己缓缓的吐着烟圈,眼神迷离的看着蒋娟。不离怎么过吧?就说自己父母将来有个好歹的,你蒋娟是能照顾还是能怎么样啊?别他妈的跟我说,你为了国家国家怎么样,在他这里行不通,见过谁家娶老婆这样的?

    睡不睡这些都抛开,不睡也可以,可是你至少要尽本分的吧?

    “上次不是说的挺好的?”

    段伟亮笑了,笑的满脸的讽刺。

    “是啊,挺好的,你自己是什么样的人,我不说你就不清楚?蒋娟说句实话,我就没见过你这样的女人,女人至少得有一件像样的内衣吧,你看看你自己穿的是什么,你看看你的全身,我一直都认为我在跟个男人生活,这个男人比我更加的强壮,比我有本事,你有本事我承认,可是跟你上床,你知道我有什么感觉吗?就好像我找了一个鸡……”

    伟亮用手摸摸自己的脸,咬到舌头了。

    “OK我比喻的有些过了,事实上就是这样的,你打也打了,也出气了,没人会喜欢出来卖的,那种心里是一样的,你叫我感觉不到你就是女人,明白吗?”

    他就是不想过了,随便她怎么办吧,管着是要弄死谁的。

    蒋娟收拾东西就离开了,被伟亮这样说,还要怎么过下去?

    她回家,家里的勤务员看见她回来吓了一跳,因为知道她回家了,怎么又回来了?

    “我爸妈呢?”

    勤务员指指里面,蒋娟在门上敲了两下,她妈在家,父亲并不在家,出去开会了。

    “进。”

    “你怎么回来了?”蒋娟的母亲回头看着女儿。

    “妈,我想离婚。”

    这话彻底惹怒蒋娟的母亲了,她首先想知道,段伟亮是不是就做了什么对不起自己孩子的事情,她首先要弄清这些事情才可以。

    “为什么?”

    蒋娟心里有点苦涩,你说她对婚姻没有抱着一点的渴望那是骗人的,但是现实比较伤人,她能穿着大红大绿或者好看的内衣穿这身军装吗?出去执行任务什么事情遇不上?她穿那些做什么?她还要带兵,一旦真的有失误,下面的人会怎么看她?已经养成的习惯,根本就不会改变的,改了那就不是蒋娟了。

    “感情不和。”

    蒋娟的母亲对着女儿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通训斥,她觉得这孩子脑子现在就是不够清醒,你是谁啊?你能随随便便离婚的吗?就是感情真的破裂了,这个婚姻要保持到你进棺材位置,谁离婚你都不可以,你的婚姻是必要存在的。

    “我以为你清楚自己的位置,看样子你并不清楚,你的婚姻就仅仅是你自己的?”

    蒋娟低着头,想在母亲这里寻找安慰,那是根本就寻找不到的,她的母亲大部分把她当成下属,尽管想要试着去努力关心她,可一旦真的有事情发生,她就是长官而不是妈妈。

    蒋娟不能在家里睡,母亲的态度表明的已经够清楚的了,她现在只能回宿舍,回自己经常休息的地方去,那里才是她的家。

    没有结婚的时候也不会留在家里睡,为了避嫌,她当兵之后就很少回家了,除非必要,哪怕就是回去了,也仅仅是跟父母报告一下自己很平安,汇报汇报工作情况。

    蒋娟给伟亮发了一条信息,离婚不可以,至于你愿意怎么样那就怎么样吧。

    发完之后关掉手机,这个世界上对女人的要求就太过于严格了,她要出色自己的工作,然后还要回家做一个尽本分的女人,你知道她就是不会当女人的,现在提出来这样的要求,无异于就跟要她的命一样。

    她没机会穿上高跟鞋,没有机会穿漂亮的裙子,没机会去体验那些漂亮的饰品,她没体验过像是普通少女那样的过生活,从懂事以来,穿的就是这些,因为她的父母均是军人,因为她是被哥哥带大的,因为她哥哥同样是军人,她的哥哥爱她,但是那个人是个男人啊,在这样的家庭里长大的蒋娟,觉得迷惘,或许她就是不应该结婚的,可不结婚父母又会着急,看样子自己真是拖累了别人。

    前路迷茫。

    伟亮去王亮家喝酒,田田在客厅里看电视呢,本来说好王亮要跟她出去看电影的,电影票都买好了,结果因为伟亮的突然到来,只能取消掉这个行程。

    伟亮絮絮叨叨的说着蒋娟,在田田听起来,这还是女人吗?挺同情伟亮的,王亮跟于田田是伟亮的朋友自然就是站在伟亮角度的。

    “哥们,别想了,先喝了再说。”

    王亮是舍命陪君子了,他心里觉得,自己算是找了一个好老婆,田田就这点好,你叫她跟自己反一个试试,于田田不敢,他王亮就是有这点信心,没有自己,她就得疯,得瑟的想着,男人就应该这样,你看看伟亮这熊样。

    “她真的打你了?”

    “不怨她,我说话过了,换个人也会动手的,我嘴贱。”伟亮下意识的帮蒋娟说话,这点他真不怪蒋娟,那天自己也动手了,他也没打算留情,要是自己能打过她,她也跑不了,这不是没打过,叫人给打了,所以可能会有点受害者的情形。

    “还帮着。”

    “真不是帮着,以事论事,这点我做的也挺不对的,可是我这人嘴贱你也是知道的,过去觉得简宁缺心眼,找那么一个老婆,你说简宁条件多好,女人嘛自然是要带得出手的,现在才明白,我们这里最幸福的就是简宁了,跟王冉结婚之后就没吵过架吧?”

    吵架他们也看不见,自然就认为是没有吵过架的。

    找个老婆好好的过一辈子,哪怕没爱情,没火花,你尊敬这我点,我捧着你点,走出去你挽着我胳膊,我回到家吃口热饭,这才叫人生对不对?

    “别羡慕了,谁叫你当初答应的。”

    伟亮苦笑,他家里的事儿他们又不是不知道,他爸身上不干净,照比着王亮他爸身上脏水则多的很,没有人保那以后的路不好走,这就是因为自己娶了蒋娟,他爸才能万事无忧的,挺过去今年,明天就能退下来,老爷子自己也知道,何必留恋那一方土地呢,该退就赶紧的退。

    他说要跟蒋娟离婚,说实话也是气话,但是真不知道应该怎么过下去,一直这样的过,他接受不了,他能理解军嫂过的生活,但他不想当军姐夫,他没有那志愿,自己能把自己的小日子过好,他就谢天谢地了,要那么伟大干什么,死了就是一堆白骨,可蒋娟不啊,蒋娟热爱她的工作,热爱这个国家,有时候伟亮就觉得蒋娟是个小二逼。

    跟被人洗脑了一样。

    自己的生活都没过好呢,你在工作上在出色有什么用?

    “喝吧,少说话。”

    伟亮就郁闷,从王亮家离开,本来想回家的,结果接到朋友的电话,有一家酒店新开张的,叫伟亮过去试酒,军子人在呢,闹的厉害,伟亮就说自己才喝完,头疼。

    “败废话,赶紧来。”

    军子的面子得给啊,伟亮一路杀过去,酒吧嘛肯定就会有点别的活动的,今天来的都是哥们,一共才四个人,包厢里做了六个美女,军子叼着烟看着伟亮进来了,起身过来搂着伟亮的肩膀。

    “留了一个好货色给你。”

    这可是他千磨万磨从别人手里抢过来的,就是为了犒劳伟亮的。

    “来妹妹,坐这里。”

    伟亮以前不是没这样玩过,敢出来玩的女人也都是有两把刷子的,开了不少的酒,喝完唱完,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了,军子临走之前对着伟亮飞媚眼,那意思你懂我也懂。

    伟亮拿着钥匙,自己今天真就是没心情,女的可怜巴巴的看着他,军子说了是个生的。

    生瓜蛋子。

    “走吧。”

    领着小女奔着酒店开房,轻车熟路进了电梯里面,女孩儿的头发很长遮盖着大部分的脸颊,人很漂亮,也很年轻,到了地方伟亮刷开门,点开灯自己一边走一边把外衣脱了下来,扔在床上,回手对着女孩儿招招手,那意思让她过来。

    “会吧。”

    伟亮问了一句,指指自己的下面,女孩儿点点头,自己跪在他的双腿间,伟亮的手摸着她的胸,很漂亮的胸型,不知道要比蒋娟的漂亮多少倍,这才是女人,自己心里的感觉却是很怪异,他应该觉得兴奋的,但是却兴奋不起来。

    女孩儿把自己的外衣脱了,努力的把胸往他的手里送,自己的大腿贴着伟亮的,头往他的腿根部靠过去,自己努力的吞吐,技术很不错,女孩儿看着伟亮的表情,自己解开最后的那一层,跨坐在伟亮的腿上。

    “你……”

    女孩儿看着站起身的伟亮,伟亮提提裤子,从床头抓过来一盒纸巾,在男性的象征上擦了一把,越想越不对这事儿,他凭什么啊?他凭什么偷偷摸摸的啊?凭什么自己心里过意不去啊?是他的错吗?

    女孩儿都脱光了,就剩下腿上的丁字裤跟丝袜,有些不懂伟亮,带着自己来酒店不就是为了开房的吗?价格也说好了,她跟出来也代表自己接受了,他现在这是……

    伟亮把裤子的拉链划上:“你出去吧。”

    女孩儿站着没动,自己的身体动了一下,那小桃尖就随着晃动了一下,晃的伟亮眼睛有点疼,你知道做一个吃素主义者他其实挺不幸的,心里生理现在就都不健康,看见女的,甭管是好看的赖看的,他现在就容易冲动知道吧。

    是个母猪他就有想上的意图,他现在就这样,饥渴到这地步了。

    “赶紧走,中国话听不懂是吧?”

    女孩儿被他骂的有点晕自己捡起来地上的衣服,转身就要走,临走的时候还是想搏一搏,伟亮从钱包里抽出来一沓钱就给了过去,摆着手,动作也是有点粗鲁。

    “赶紧走。”

    等人出去之后,自己咣当一声甩上门,你说他这以后的日子要怎么过吧?过没有办法过,不过吧,蒋娟那身份还挺麻烦的,想想自己就头疼,有时候也挺恨自己的,你说他还装什么英雄好汉啊,先上了再说,回头不跟她讲,她要去哪里知道,那就这么过被,找个女的跟自己一起过日子,然后将来生个孩子,抱回家养。

    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又坐了起来,他妈的,花了一千七百多住一个晚上,还自己孤家寡人,你说憋屈不?

    锤着床,你说怎么就不能对他公平点,但凡给他一个不好看的女人也比给个女战士强啊,前进的路就一点没有,就让自己跳悬崖,你说惨不惨吧。

    王亮搂着于田田,两个人闹了半天,于田田喘着气。

    “你说王冉姐真的剖吗?”

    田田也知道,王冉他们打算的就是自然生,不过好像简宁家里说是一定要剖,这些都是听她婆婆说的,田田不明白,能自己生为什么还不自己生呢?

    王亮拧拧自己老婆的鼻子。

    “你不懂这些。”

    做生意跟当官的都是一样,对有些东西信的很,这不是一个人两个人就能叫他们改变思维的,自己用脚划拉在田田的大腿上。

    “去,给我倒杯水。”

    于田田出溜溜的就下床给王亮倒水去了,谁都知道于田田喜欢王亮,谁也都知道王亮吃于田田吃的死死的,甚至很多人就是不看好,觉得王亮踹于田田那不就是早晚的事儿,可日子是他们两个人过的。

    田田屁颠屁颠的给王亮倒了一杯水,王亮横在床上接了过来。

    “明天去你妈家?”

    田田一下子就扑到床上了,过去抱王亮,王亮这水才喝了一口,差点没呛死自己,自己要是死了,罪魁祸首就一定是她,自己咳着,怎么没撞死他呢?

    这个败家的。

    “老公我太爱了……”

    王亮眯着眼睛:“有多爱啊?”

    “很爱很爱。”

    “很爱很爱是多爱,你表示一下被。”王亮用脚勾着被子,就看着他老婆卖萌,有时候觉得这丫头,缺心眼都到一定的界限了,你就不能隐藏着一点,对一个男人太好了有时候真会叫人飘起来的。

    他不是觉得丈母娘好才愿意回去,相反的,这辈子就没遇见过这么讨厌的人,要说自己老丈人那可真就是好人了,老好人一个不知道找老婆为什么找那样的一个别扭人,于田田她妈对着王亮就是爱答不理的,王亮也不用他搭理,自己也不是小孩子了,还需要别人买块糖来哄哄自己呀。

    有时候事情吧,你看不顺眼的多了去了,就都是为了喜欢的人,要不是为了于田田,他至于送上门受冷眼去不?多少少女哭着喊着等着跟他一起玩去呢,凡事不能计较的太多要不然,这日子可就热闹了。

    王亮家没有女儿,就这么一个儿媳妇,婆婆又是一个独生子也不存在妯娌之间的麻烦,婆媳之间呢,婆媳是肯定会稍微有点摩擦的,因为毕竟不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会出现叫她觉得不顺眼的事儿,可王亮事先就把这些都给隔绝掉了,他跟于田田很少回家,家里这个缺心眼的答应的快,他妈提出来她就应了,她就不用她那个二的脑子去想想,经常见面就容易发生口舌,不见面就一定彼此都留着好印象,自己为了她好,她却不知道。

    结婚之后男人要关心的东西多了,王亮自认自己这个做丈夫的,就做的特别成功,他至少没有叫于田田结婚之后就开始以泪洗面吧,至少每天都有叫她过的开开心心的是吧,这就足以证明他是个成功的男人,把老婆跟老妈都兼顾好了。

    *

    “怎么了?”简宁看着王冉的表情少许有些纠结,眼看着就要到日子了,每天过的都有点提心吊胆的,主要他没经历过,没当过爸爸,所以心情有些紧张,她但凡皱个眉头,简宁心里就想,这是不是就要生了?

    王冉动动,这孩子最近动的厉害,弄的她休息都没有办法休息,特别晚上,压的难受,侧着都难以入睡了,不当妈妈自己永远不了解,你看以前盼着怀孕吧,等怀孕了之后才知道,原来当一次母亲真的不容易,十月怀胎啊。

    王冉这边准备剖腹的日期已经定下了,包括她的产后要怎么样的去收身材简宁的母亲都已经做了安排,并不是为了王冉,而是为了简家的面子,他们家的儿媳妇不能胖的跟什么似的吧,恢复体形最好的时间段就是生产完毕这段。

    简宁母亲的意见是想喂孩子,不叫孩子吃母乳,不过又跟王冉起冲突了,她不是不能够喂孩子,既然自己有为什么要不喂?她承认那些人说的就都有道理,可这是她的儿子,她有这个能力,她不想错过。

    一切就等着她的动静,简宁母亲已经专程飞了过来,眼看着就没有两天了,因为王冉是择吉日分娩,医院额外还要多加三万港币,简宁的母亲高薪聘请了注册的护士陪月,全日都有护士陪同,陪月护士以月薪计算,收费为八万港元,至少签约要三个月,每日工作12小时,不存在假期,王冉所入住的私家病房,六天五夜的收费均六万港元。

    简耀东曾经为孙子选了两个时间出生,一个是子时间,一个是辰时。排看八字分析,辰时的确是那一天最合适的时间了。

    时间最后定格在7点45分,孩子的出生时辰上面简耀东是下了功夫的,他要自己的孙子赢在起点上。

    王冉六点四十分被推进的手术室,简宁并没有陪同,简宁的母亲等在外面,简耀东本人并没有出现,因为知道简宁会在,下意识就是想跟那个人避开,他说过的,简宁只要做了决定就不是他儿子,自己说到做到,不愿意看见他一眼。

    “你别紧张,不会有事情的,进去吧。”简宁母亲瞧了儿子一眼,觉得无语,他在紧张什么?

    请了最好的操刀医生,在王冉的身上砸了这么多的钱,还怕什么?

    生个孩子能享受这种待遇,这已经是很有福气了好吧。

    万事俱备,就只欠闹闹这个东风,简宁全程陪在王冉身边,孩子的出生时辰,从八字的结构看:四柱伤食重重,为伤官伤尽,从儿格成,此乃贵格也。

    从年月柱看:伤乃喜神,主名,祖上、父母在社会上有名望有地位,全局伤官生财,祖父带财因名获利也。此子两岁起运,庚午大运,午未合比生伤,伤再生财,秀气流行,符合一出生就父母富有之命,二十二岁戊辰大运,食食干支同气,食伤旺而生财,必定名成利就。

    七点四十五分,简闹闹承宇降临,体重2。88公斤。

    简宁母亲看见孙子就那么一眼,心情激动的无以复加,她也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特别的期盼这个孩子的到来,从有他开始,自己的人生就好像是多了一些期待,这跟对待简宁是完全不同的。

    给简宁的父亲报喜。

    “生了,七点四十五分生的,特别漂亮的一个孩子,不像是妈妈。”

    这话说的就纯属是私心,首先孩子生下来模样根本没有张开,你说简承宇特别的好看,这未免有点跟孩子的样貌有些不符合,现在才这样大,哪里能看出来好看不好看。

    简耀东挂上电话,通知秘书,今天总公司上下今天大派红包,他简某人的孙子出生了。

    全公司上下都震动了,因为平白无故的,要联络银行,全部现金,凡事今天有上班的员工,不按职位的高低,到手八百八十八块人民币。

    “听说没有,真太子出生了。”

    这个应该叫做太孙了吧,谁也没有见过简宁,谁也不知道简耀东到底有没有儿子,大家熟知的就是简禛,一度公司的人就以为简家以后就是简禛说了算了,谁知道半路杀出来一个孩子,依着大老板如此高兴的表现来看,这到底是儿子还是孙子不好说。

    有些女性员工在背后直接就开扒了,认为恐怕出生的并不是对外界所说的孙子,是儿子吧。

    也是那样的家庭里,难道大老板夫人敢有话说?现在的女人不是给点钱就可以的,孩子生下来给了钱叫拿着钱滚蛋走人,孩子抱回家对外就说是孙子,谁又能知道呢。

    各界恭喜的电话就全部跟了上来,简耀东没那个心思去一一接听,想叫他接电话,你还得有点本事,特别的欢喜,有后了。

    简禛难得今天脸上也露微笑了,在这个敏感的时候谁脸上敢绷着?简耀东高兴的情绪外露,就没有人不配合的。

    简宁给王妈妈打电话报喜:“妈,生了,是个男孩儿。”

    王妈妈当场就哭了,为什么哭,自己也说不出来,现在后悔了,早知道当初就跟去了,到底大人怎么样了啊?恢复的好不好,就非要给开刀,简宁说了王冉的情况特别的好,没有任何的不适,稍微过一会儿就会给王妈妈打电话。

    “你别叫她打了,等她身体好好的吧,别折腾她,孩子挺好的?”

    “都挺好的,叫简承宇。”

    王妈妈又是一愣,又换名字了?

    简家人向来就不需要跟别人解释,简闹闹从来就不是大名,起了就叫了,跟你们老王家不挂一毛钱的关系。

    简宁的母亲拿着手机在给孩子拍照,因为是要传给孩子爷爷看的。

    “你看我们家孩子,长得就是好看……”

    简宁握握王冉的手,因为病房里还有其他的人,自己不方便就多说话,压低声音在她的耳畔:“老婆,你辛苦了。”

    从孩子出生到现在,王冉也只看了一眼,剩下她根本就碰不到的,那婆婆就恨不得把孩子给圈起来了,生怕王冉去抢似的,王冉觉得有些啼笑皆非的,这是她儿子吧?她要是没有记错的话。

    王冉出月子,体重就已经回到过去了,简宁母亲的意思是想叫王冉在香港这边待满三个月,可王冉有点轻微的上火,她生孩子到现在,一个家里人都没有看见,她也清楚,家里人一定特别着急,不能在第一时间看见孩子,想看孩子。

    简宁母亲磨牙,就说看不上她了,永远就要跟着自己对着干,你家人看不看孩子重要吗?你家里人对孩子能起什么作用?他们是能给孩子一个锦绣的未来,还是能给孩子一个优秀的人生?不知道她心里搞什么东西。

    这边的护士早就已经在提前的准备手续,因为签的是三个月,她要陪着王冉回去的。

    哎呦,这简闹闹的名字就真不是白起的,这孩子作翻天了,在妈妈的肚子里要多听话就有多听话,一生下来简直就是魔王投胎的,

    孩子特别不好带,白天哭晚上哭的,饶是护士是老手都没有见过这样能作的孩子,不是你抱不抱的事情,妈妈抱就不哭了,但凡是要换个人能就哭死你,谁抱都哭,谁上阵就都不好使,王冉这才生完孩子,自己母爱泛滥,一听孩子哭,就闹心,她心疼,就跟人拿着刀子来划她的心一样的疼,简宁母亲呢,没生过孩子,但是知道应该怎么去带孩子,就看不惯,不让王冉上手,就因为这个,两个人私下没少闹别扭。

    当母亲的人,就恨不得把一腔的爱都浇灌到孩子的身上,别说她不睡了,累死了,自己都是笑着死的,哪里舍得他哭。

    抱孩子回来第一件事儿并不是回她家,而是要带孩子去给简耀东看。

    “你们俩先回去吧,你爸爸看完孩子,我在叫护士跟司机把孩子给你们送回去。”

    王冉都要气死了,别的也就算了,这是她儿子啊,叫司机跟护士给送回来?这说的是什么话?全世界最好的都给他,自己还觉得不够呢,为什么就一定要今天抱着孩子去啊?再说这么大点的孩子,你在吹个风的。

    简宁母亲扫了一眼简宁,答案很简单,你心里就比任何人都清楚,不是因为你跟家里闹成这样,至于叫孩子自己回去吗?

    这就是你当爸爸的榜样啊,好榜样。

    王冉就是不放心,孩子离开她的视线,她受不了,简宁母亲叫护士抱着孩子就上车了,王冉想追,简宁拽着她手,不会不给抱回来的,王冉上了车就一直在哭,心里难受,这是干什么啊?

    简宁搂着她:“好了,一会儿就抱回来了。”

    王冉觉得自己的命其实一点都没有别人说的多好那样,相反的很苦。

    开车回到家里,王妈妈老早就等着了,虽然知道外孙子不能吃什么,那也是喜事儿啊,第一次见孩子的面,东西都准备好了,王超今天是上班的,特意请假在家的,怎么说都是第一次见孩子不是,王焱就嚷嚷说自己也不想去上学,叫徐秋华差点给揍了,跟他有什么关系,叫他晚上回来在看,几乎家里亲戚就都过来了,等着看孩子呢。

    家里客厅坐了一下子的人,照片是有看过,但是看照片跟亲眼所见那是不同的,那是两种感觉。

    五婶就等着今天一鸣惊人呢,五叔说了,这是他侄女第一个孩子,怎么出手也不能少了,五婶干脆,买了两个金元宝作为给孩子的见面礼,她就不信了,谁的礼物还能超了自己去,她得好好沾沾孩子身上的贵气,据说生孩子前前后后花了五十多万,真是有钱啊。

    他们家也有钱,可不至于就这么奢侈,孩子出生时辰还有讲究呢?这都是第一次听说的,觉得越是有钱的人家,讲究的就越是多,说孩子的命盘怎么好怎么好,你不想想,爷爷就在哪里放着呢,爷爷那么有钱,孙子至于差了吗?除非就是不往好道上面跑了,不然一准就是一个人才啊。

    已经赢在起点上了。

    简宁车开进小区,王冉有点不高兴,自己进去了,怎么说啊?不用想就知道肯定一家人,现在就盼望着,赶紧把孩子给她送回来,不然自己怎么说?

    简宁母亲事先也没有说,要把孩子抱回去,根本就没跟她打招呼,相反的,她跟婆婆说了,要带孩子回家,因为家里亲戚就都来了,结果临时婆婆给她来了这么一出,王冉当时就特别想抢过来孩子,什么都不管,抱着孩子就回家。

    “回来了……”

    王妈妈一直就开着窗户在忘呢,就等着他们俩回来,本来要去接机的,可王冉不让。

    王妈妈这高兴的赶紧往门口去跑,换了拖鞋就下楼了,车里也没有孩子,就他们俩回来的。

    “孩子呢?”

    王妈妈受惊了,怎么是两个人回来的?孩子生病了?

    王冉笑的很是难看,王妈妈一听说,心里特别不爽,但女儿姑爷的面,勉强撑着笑,这是自己家的场子,不能砸孩子的场子,打落牙齿和血吞了,进了屋子里就笑着解释。

    “爷爷还没看见过呢,抱过来给爷爷看了,一会儿就送回来了……”

    家里谁不知道这里面的这点事情,人家孩子的爷爷花了那么多的钱,说明就对这个孙子特别的看重,可是你说看重吧,孩子出生他可没有过去,他们这都是小家小户的,能跟人家争吗?

    明摆着就是不能的。

    简家是相同的情况,简耀东本来不想叫来这么多人的,结果听到信儿就全部都来了,人来了也不能给赶走,简宁母亲这边下车,叫护士抱住了孩子,开玩笑,要是把孩子摔了,你死几次都不够陪的,自己伸手给孩子的小被子往上拉拉,怕灌进去风,孩子好像在睡觉呢,捂的有点严实,看不见小脸,进了大门。

    “来了来了……”

    “哎呦,快叫我看看,闹闹是吧……”

    接的那些东西孩子自然收不了,就护士帮着收着,然后等晚上去找王冉的时候在把东西交给王冉,简宁母亲换手,自己也学着抱孩子了,可是抱的就不是太标准也不是太讲究,毕竟她对这些没有兴趣,自己接手,护士调整着她的姿势,为了叫她把孩子抱的舒服一些,孩子太小了。

    “叫爷爷来看看,咱们承宇回家了,承宇啊,看看这是爷爷……”

    简耀东抱着孩子的时候,孩子压根也没有哭,醒了之后简宁母亲就合计,这孩子睁眼睛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只要王冉不抱就立马咧嘴,今天就给爷爷面子了,睁开眼睛,看见简耀东就笑了,扯了扯没有牙的小嘴就笑了。

    “我真是第一次看见他醒了之后笑了,这小家伙这个难带啊,睡醒之后第一件事儿就是哭,看见谁都哭,除了自己妈妈,谁抱就都不行,今天给爷爷面子了……”

    又是小家伙的又是小魔王,这外号叫他们给起的,一群人就夸孩子,一看将来有多好看,多帅,一看脑袋说是有点尖,将来就会聪明的,这把一个小小的人儿给夸的。

    简耀东绷着一张脸,孩子就张着嘴巴,呵呵的笑,扯着小嘴,简耀东就抱了一下,一共在他手上停留了也就十秒钟吧,就转手交给了简宁的母亲,简宁母亲才接,孩子嗷一声就开始扯嗓子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