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219 团宠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乔芸脑子嗡嗡作响,凭什么呀?凭什么吴国太要再婚?

    “孩子我给你们家送来了……”

    乔芸就打定主意了,若是吴国太要再婚,那这孩子自己就必须要送回来了,她不能眼睁睁的就看着他这样结婚,他是孩子的父亲,他就得负责,现在自己也不要孩子了。

    吴国太现在是根本就不能接受小聪的,如果一开始离婚就说好孩子给他,那也不至于反应这样的大,他跟卫舟这马上就要结婚了,卫舟不可能给他养儿子的,换个角度,卫舟家里也不能同意,他自己就更加不能同意了,这等于就把自己的人生给毁了,他都已经毁了一次了。

    “你别叫我动手啊,赶紧带着孩子走人。”吴国太的脸拉拉着,这女人就是有病吧?当初他们家里人怎么上门要求去看孩子的?她又是怎么对待他们的?现在一句话,就说孩子不要了,她神经不正常吧?

    吴国太跟乔芸就对峙起来了,乔芸情绪也是比较激动,她现在就是要钱,她为吴国太花了多少钱,乔芸不依不饶的,吴国太也不给面子,卫舟在一边看着,这已经超出卫舟能接受的底线了,自己跟他结婚,就是冲他不养孩子的,她可没有那么大方去给人家养孩子,自己心里也是有点后悔了,你说结婚证就领那么早干什么,现在完了,自己拿着包就要往外走,吴国太他妈在后面追。

    “小卫啊她就是故意的,她是诚心来捣乱的,你别听她的……”

    “阿姨,我过两天再来吧,我还有事儿呢,我先走了。”卫舟推推吴国太的妈妈,自己就转身扬长而去了,吴国太他妈这恨的,穿着拖鞋跑回家这边乔芸就没完没了了,跟吴国太要青春损失费,因为看见卫舟了,也得知吴国太要再婚的消息,所以乔芸有点失去理智了。

    “当初要不是你主动,我至于跟你结婚嘛?我以前处的那个男人,人家是什么级别的?一个公司的大老板……”

    乔芸骂骂咧咧的,也不管怀里的孩子,这一瞬间孩子就成为牺牲品了,乔芸上手去抓吴国太,那吴国太能让了她,以前忍她就够多的,现在她还来闹,有病吧?不就是看着自己要再婚了,所以她就怒了。

    “你少他妈的来我家里说这些,乔芸你照照镜子看看你这德行,我告诉你,赶紧的抱着他走,你自己生的儿子没人要,当初离婚的时候我怎么说的?我有没有跟你要孩子?是你自己不愿意给的,现在你想往回送了,我告诉你,就没门。”

    “你要脸不要?这是你儿子,是姓吴的……”

    吴国太一把就把乔芸给推地上去了,乔芸怀里还抱着孩子呢,连人带孩子一起就摔地上了,吴国太他爸一看,这是干什么啊?你跟乔芸的事儿,怎么连孩子也动手?赶紧上手去拉乔芸。

    “把钱还给我,你家人就都不要脸,花了我外婆那些钱,不还给我,我就死在你家……”

    “你威胁我呢?你去死吧,你赶紧去死……”

    “臭不要脸的……”吴国太他妈从外面冲进来对着乔芸的头发就上去了,要什么孙子啊,要孙子卫舟不会生啊,要乔芸的孩子干什么,吴国太他妈的脑子特别的清楚,乔芸没有资格给孩子改姓,这孩子当初就是你自己要的,他们家抢都抢不来,现在你后悔了,看着吴国太这就要再婚了是吧?晚了,你以为拿着孩子当借口,就有人成全你?孩子你得给我养着,我还得将来去认。

    乔芸又是喊又是叫的,这楼上下楼的就顺势进来看一眼,里面这都跟菜市场似的,结果一看,赶紧走吧,这事儿可没有办法劝。

    那人家一家三口,吴国太他爸有心想叫乔芸坐下来好好说,乔芸个性本身就是有问题,她不管吴国太他爸是不是站在自己这边的,指着吴国太他爸的老脸就开骂,骂的特别难听,就这样,你还指望谁帮你?

    吴国太他爸涨红了一张老脸,用乔芸外婆的钱,那肯定就是用了,但是乔芸一开口,叫他们家给赔偿十万,这不可能的,结婚是你们自己双方自愿的,出钱也是你们家愿意的,现在离婚了你又回来要钱,你是不是就有点不像是样子了?

    这就好比,你跟前夫离婚了,前夫突然之间就发财了,你又回来说,这是你们的共同财产,这不靠谱啊。

    乔芸自己肯定占不到便宜的,她以为怀里有小聪,姓吴的怎么也得害怕。

    真是把乔芸给逼急了,自己就把小聪给举起来了,孩子吓的嗷嗷哭,乔芸自己也哭,头发乱成一团了,他们家实在就是太欺负人了,乔芸就作势要摔孩子。

    “乔芸你把孩子放下来,你这是干什么?”吴国太他爸现在一点都不同情乔芸了,你是当母亲的人,就因为闹不通,就要摔孩子?这是你的孩子啊。

    吴国太他妈也不吭声了,不可能就逼着叫乔芸去摔孩子的,那孩子到底还是吴国太的。

    “你自己看看你什么样?自己的孩子你都能忍心举起来摔,你是个人吗?”

    “我就不是人了,他是人,他是人他要跟别人结婚。”

    乔芸连哭带嚎的,吴国太也不能让乔芸摔这个孩子,他还没混到这个地步呢,自己深呼吸一口气,强逼着自己冷静下来跟乔芸说话,吴国太知道乔芸想干什么,不过复婚是绝对不可能了,他这边跟卫舟已经板上钉钉了,他不怕卫舟变卦,就是担心要怎么去跟卫舟解释,乔芸现在就是给自己增加任务难度呢。

    “乔芸,咱们夫妻一场,闹成这样多难看,十万我没有,一万你要是愿意要,我过两天给你送过去……”

    吴国太总算是说了句人话,他花了外婆那些钱,自己从来就没有心理负担的,因为这些是你们家愿意给我花的,我凭什么要觉得过意不去?他现在愿意出这个钱,就是以后买断儿子亲情的钱,他不能要小聪,将来自己也不能伸手管小聪的,可以说他对不起这孩子,可人都是自私的,他将来还会有自己的孩子,闹到今天,小聪如果怪,他也没有办法了。

    “一万都没有……”吴国太他妈发狠。

    乔芸举起来孩子,她没敢摔,她就是打算吓唬吓唬吴国太,想叫他们家的人跟自己服软。

    “妈,妈……”吴国太喊了自己妈两声,这是他儿子,他给一万块钱买断,自己挺不是人的,别在说了,他出这个钱。

    吴国太他妈有些愤愤不平,这不是讹诈吗?

    “乔芸你把孩子放下来,我们俩好好说……”

    乔芸哇一声抱着孩子就坐在地上了,自己先服软了,她没有那个硬气。

    “我想复婚……”

    吴国太他爸重重叹口气,转身就出去了,把人家老头给弄的,本来挺高兴的一天,你说泪眼八叉的,看着小聪这样,你说孩子未来还能有好?可自己能叫儿子把小聪接回来?接回来吴国太这辈子就完了,做父母的总得为儿女着想吧?怎么做就都是自私,叫吴国太跟乔芸复婚这条路根本就不可能。

    “你死了那条心吧,我告诉你,我儿子跟卫舟已经登记了……”

    乔芸撕心裂肺的喊着,又觉得自己低气了,刚才就不应该说要复婚的话,现在人就都丢没了,吴国太伸手把乔芸给扯起来,自己替她拍拍身上的灰,离婚之后他也想过挺多的,说实话,他跟乔芸两个人就是不般配,乔芸说白了没什么文化,一开始他是没有接触过女人,所以觉得新鲜,现在经历过了,也弄清楚了,即便是他们俩还在继续过,早晚都是要离婚的,因为乔芸个性有问题,当然自己也不是光说她,自己也有问题。

    他跟卫舟在一起,很大程度都是卫舟在引领着他走,对卫舟说不上就是有多爱,但是他觉得能过下去,他跟乔芸的回头他现在想都不能想,就是有办法回头,他也不要了。

    吴国太这是连哄带劝的,把乔芸送回去了,吴国太自己弄的也挺感伤的,毕竟再婚之后,自己就不是自己了,他要是再有孩子,对乔芸的孩子就真的是照顾不上了。

    “遇上个好男人你就好好嫁了吧。”

    吴国太难得心平气和,现在不想生气了,也不想跟她吵架了,从在一起你说吵架的次数还少吗?

    乔芸觉得自己就过不来这劲儿,吴国太说的好好的,前脚一走,她抱着孩子就去找齐娜了,她现在没有亲人不找齐娜去找谁?

    齐娜的孩子根本就不用她带,她妈就全权都管了,婆婆也总是来,齐娜身上就一点负担都没有,双方老人也都知道,靠齐娜跟姜饶的话也靠不住,孩子放他们俩身边,没人放心。

    齐娜才接孩子回来,乔芸就杀上门了,看见齐娜就开始哭,叫齐娜帮自己出口气。

    自己捶打这胸口:“我要憋死了,你帮帮我,齐娜你帮帮我啊……”

    齐娜听着觉得挺难过的,但是离婚是你自己提出来的,当初人家也上门来找了,叫你回头,是你自己不愿意的,现在这样,你能说人吴国太错吗?离婚的时候你就应该想到的,吴国太才多大的年纪?他剩下的岁月不可能就自己过的,他肯定是要在找女人的,说句不好听的话,吴国太的脸就是本钱,当初他就是太着急了,自己没办稳妥,他自己有工作,家里也不是要饭的,他爸妈还能挣钱呢,就是一直没发而已,好好过的话,吴国太正经也算是个不错的人,就是个性方面有点问题。

    齐娜就看着乔芸哭,自己啥办法也没有,她也不能去上门找吴国太去,首先她这亲戚也不算是有多亲。

    乔芸拿着电话,齐娜也不知道她要打给谁,等通了之后齐娜才知道这电话是打给王冉的,乔芸就一个劲儿的哭,叫王冉帮自己讨公道。

    “姐,我活不了了,他们家太欺负人了,姐你借我几个人,我要去打死他……”

    乔芸的想法无异于等于异想天开,想跟王冉借人,王冉婆家不是有本事嘛,乔芸就想借车借人然后去老吴家的面前显摆一通,意思就是在告诉姓吴的,我刚才说想复合的话,那是我头脑坏掉了,你们也别当真,我现在好着呢,看见没,我过的就是这种生活,自欺欺人嘛。

    王冉肯定就不会帮这事儿,她脑袋有病了才会帮这事儿。

    闹闹在屋子里作,嗷嗷的喊叫,护士喊了王冉一句,儿子这边不省心,乔芸在惨,王冉也没有耐心浪费在她的身上啊,赶紧就挂了电话,回卧室去抱儿子了,闹闹哭的这个可怜啊,小嗓子就有点变动静了。

    “好了好了,妈妈回来了,闹闹你不能这样啊……”

    这孩子就好像懂得人的心理一样,他知道只要他使劲儿叫唤,就没有办不成的事儿,这不妈妈马上就回来了,这邪门的厉害,一回到王冉怀里,哭声就减小了,反正就是各种熊人。

    王妈妈从厨房跑出来,就站在门口看着屋子里的孩子。

    “就没见过这样熊人的孩子,你妈妈就被你绑身上了?”现在就这样看着,你说等王冉上班的时候怎么办啊?

    王冉亲亲儿子的头,喂儿子吃奶,拍拍没一会儿就给哄睡了。

    “小祖宗啊。”

    不是祖宗是什么。

    乔芸这边都哭的不行了,抽抽涕涕的,哭倒在齐娜的床上,一副就不想活的样子。

    “我知道你们心里就都瞧不起我,觉得我没有本事,还总惹麻烦……”

    齐娜女儿一听见有人哭,自己也跟着哭,齐娜哄孩子压根就没什么耐性,这活平时就都是她妈干的,乔芸哭加上孩子哭,齐娜就恨不得把两个人都拖出去轮一顿,有病没病啊?可自己不能那样干啊,还得哄着。

    “乔芸,你就别那么想,我们没这么合计过……”

    “王冉姐现在有本事了,就不管我们了,我就求她这么一件事儿……”

    齐娜翻着白眼,你求的是人事儿吗?你自己日子过什么样就是什么样被,你就非要弄那些虚的,这不是叫人戳脊梁骨嘛,你以为吴国太家里就都是傻子?任凭你摆弄?想法太傻太天真了,在一个就是他家信了,有用吗?日子是过给自己看的,你有这个时间,还不如学着坚强一点呢。

    乔芸就是不走啊,齐娜也不能赶人,晚上姜饶回来了,姜饶就不愿意听见人哭,平时有一孩子哭,就够呛了。

    “我们俩要回她妈家了,你走还是不走啊?”姜饶直接开口就问了,他是没留什么面子给乔芸,有的人你就不需要给她面子,你离婚也好,不离婚也罢跟我们家没有关系。

    乔芸这是抱着孩子,在马路上走就觉得没有地方去,她现在就是想叫一个人来安慰安慰自己,抱着小聪奔着王冉家就去了,人来了,王妈妈能撵不?

    进门就开始哭就抱怨王冉,你说闹闹在各色一点,闹闹这孩子,就特性。

    简宁只是有点洁癖,闹闹这个性就有点不讨喜,这孩子就特不喜欢家里来人,只要来个客人就特别的闹腾,一点面子不给,还一直叫唤,从乔芸进屋子里开哭,闹闹谁知道他是听见了还是没听见,这就嚎上了,他一哭,那边小聪一听他的嚎声也跟着哭,加上乔芸。

    王妈妈不想说刻薄的话,可闹闹停不下来啊,她当姥姥的,难道连孩子为什么哭就不都知道?

    “乔芸啊,大姨就不留你了,你赶紧的抱着孩子走吧,王冉这孩子不省心……”

    闹闹就敢一直哭的,他一个小孩儿也不懂什么嗓子不嗓子的,这么一嚎谁受得了?那就是那针在扎王妈妈的心尖子呢,饶是这话说出来不好,她也不得不说。

    乔芸都傻了,这是赶自己了?她才坐下来十分钟都没有?

    王冉进了屋子里把儿子抱起来,那小眼泪给你淌的,一对一双的,王冉也是心疼儿子啊,抱着儿子出来,怀里的孩子也是不老实。

    “芸芸啊,孩子闹,你先走吧。”

    王冉这话说的有点勉强,知道孩子有点惹人厌了,可这是自己孩子啊,她不疼谁疼?

    简闹闹就是这样的一种存在,人小脾气大,外人看着就觉得这孩子特别的招人烦,哭起来就没完没了的,不是作货是什么?但是自家人就觉得这也没什么,那就是作孩子,你摊上了,你也没有办法,最大的功臣得感谢感谢简耀东,平白无故的就给起了这么一个名,现在配名字了,这可不是闹了嘛。

    乔芸出门的时候自己没忍住,照着王冉家的大门就给了一脚,把王妈妈给踢的,都无语了,这孩子是不是就有点……乔芸抱着孩子去医院,你说医院是什么环境啊?正经人谁愿意把孩子往医院抱?

    可乔芸不,把孩子交给外婆,就说自己被吴国太家里人给打了,说他要再婚了,这给外婆听的,小赤佬!

    你这个死德性的,你还能再婚?谁家的姑娘嫁不出去了还是怎么样了?怎么就找这样的一个男人呢?外婆还是说乔芸,小聪是你儿子,你不要他,还要给吴国太家,这不是大脑有病吧。

    “我要他,我怎么养?我自己都养不了,我还得养着他,将来长大了,我上哪里给他弄房子弄钱去?”

    要是女儿也就算了,现在拖着一个儿子,她未来的生活要怎么办?

    “你听外婆的话,你好好带着孩子,将来外婆帮你安排……”

    乔芸现在就一点都不相信外婆的这个话,你能帮我安排什么?可能吗?这不是扯淡嘛,现在都管不了,更加别说你以后了,你能叫我跟王冉生活似的?能叫我住那样的房子,还是能叫我有那样的丈夫?

    乔芸的心态彻底失衡了,为什么就永远只有她生活的最不好?谁都结婚结的好好的,怎么就自己那么不幸呢?

    “我不,我就要把孩子给他,当初我说要复婚,是你拦着不让……”

    外婆哑口无言的看着乔芸,她现在的意思就是怪自己了?她回去能有什么好的?

    “你回去还不是那样,当初离婚是你自己提出来的,吴国太有什么啊?”

    “那我跟外婆一起,我有什么?当初看对象,江昊就挺好的,是你说江昊太丑了,我听你的话,后来是张辽……”乔芸完全就是倒打一耙,她认为自己最大的不幸,那就是外婆插手过多,导致她今天弄成了这样的局面,害得她最后变成了这样,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外婆,没有她跟着瞎出主意,自己真不至于落到今天这地步。

    乔芸从来就不用脑子去想想,是不是因为她贪图了人家吴国太的外貌,江昊第一面她就说江昊丑的难看死了,张辽也是她自己主动想要放弃的,现在后悔有什么用?一开始自己的心态就是没有摆到正地方,所以才会弄成今天这局面的,但是她不,她认为自己就是一点都没有错,最大的错误就是在外婆的身上。

    外婆都要被乔芸给气死了,自己最疼的人就是她,千方百计的对着她好啊,就恨不得把所有都给她了,现在她反了是吧?那些事情什么叫都是她的错?

    外婆觉得脑袋有点迷糊,乔芸这还没完呢。

    “外婆你就是虚荣,你把我给坑了……”

    说完孩子也没要,自己就跑了,外婆就摔地上了,连带着怀里的小聪,孩子跟了他们家真是倒了八辈子的血霉了,摊上这样的妈,外婆血糖一下子就上来了,被乔芸给气的,幸好这是在医院,人没有出多大的事情,不过小聪摔倒了,说是孩子的头碰到了得观察观察。

    “没有太大的问题,就是为了保险起见。”医生淡淡的说着。

    外婆躺在病床上就一直哭,自己一切都是为了乔芸啊,可乔芸怎么能这么伤她的心呢?

    乔芸再不好,那乔芸也是外婆最疼的外孙女,心里还是挂着,不知道乔芸跑到哪里去了,给乔芸打电话,乔芸也不接,估计还是在气头上呢。

    陶林玉这边自己有了一个主意,她上班把简宁拉到一边,她跟简宁上班的时间可以错开,这样的话,如果在外面开个诊所的话,两个人就能照顾到,不行的时候就关门。

    陶林玉就是想单干了,但是现在时机有点不成熟,她想问问看简宁的意见,找简宁最大的原因就是,简宁老婆王冉家条件确实好,有这个资本,将来两个人单干医院的话,陶林玉出国见识了不少,私人医院的存在是有一定的必要性的,他们为有钱人服务,提供专家的服务,当然收费也是有些高的,选择简宁的另外一个原因那就是因为简宁没什么脾气,不是那种好斗的个性,选择怎么样的一个合伙人也是一项重任。

    “你考虑考虑。”

    知道简宁有儿子了,肩上的重任也是大了一些,自己干就怎么样都比给别人干强。

    当然她也没指望一口气就吃成一个胖子,现在只是有这个想法,还是要先从诊所干起来的。

    陶林玉给王冉去了一个电话,两家的私交一直就不错,她也是怕王冉误会,单位别人说什么她都不怕,但是王冉一旦误会的话,会影响很多事情的,她首先比简宁大,这个可能性就不存在,其次她也是有丈夫的人,她跟简宁私交好,就是认为这个朋友值得交而已。

    陶林玉的话说的很实在,王冉也听出来了,这是怕她误会,弄的王冉也挺不好意思的,她从来就没怀疑过陶林玉这人,男的就不能有女性的朋友吗?

    这并不是冲突的。

    “妈,我出去一趟,他睡觉呢,能不能行?”王冉有些担心的看了屋子里一眼,闹闹才睡,问题醒了要是自己不再,不知道又会作成什么样了。

    “赶紧去吧,多穿一点,谁啊?”

    王冉说是简宁的同事,陶林玉跟王冉去了小朱家的咖啡厅,小朱有点忙,自己过来说了一句就先忙去了。

    “我选择简宁,你别误会我是有其他的意思,我成家了,我也不是那种不稳重的人,选择简宁首先他这个人够稳重,当然他不见得就会同意跟着我一起干,王冉咱们就都是女人,我不想叫你误会,我就是把简宁当成亲弟弟那样,可能有时候别人传我们俩怎么样,那你千万别信,我相信你也不会信的,简宁这人品质很好的。”

    陶林玉的话叫王冉有点汗颜,自己也说了,根本就不会相信那些的。

    小朱笑呵呵的走过来,王冉找了半天,没看见小朱的丈夫。

    “他人呢?”

    小朱耸肩,说是丈夫又出去工作了,咖啡厅他不管了,管也没用,到处欠钱给她拉饥荒,哪里就知道这里面小朱还下了不少的功夫,小朱挨着王冉坐下身,你要说小朱不在乎丈夫出过轨,那是骗人的,有时候自己想起来就真挺膈应的,可是离婚你说自己还能找到什么样的?他那个样儿的自己就知道,把钱看住了,没有钱他还得瑟什么?跟谁过不都是一样过嘛,结了婚你就明白了,电视剧里面的生死恋情那都是假的,一切激情就都会被日常所磨灭,都会过去的,好的不好的。

    人生就是这么一回事儿,开开心心的是几十年,不开心依旧是几十年。

    王冉跟小朱坐了没有多久,王妈妈就来电话了,叫王冉赶紧回去,小祖宗醒了,在家里闹呢。

    小朱上门去看过孩子一次,不过孩子闹的太厉害了,小朱当着王冉没说,能闹的孩子是两面,要么将来就成大才,要么将来就彻底完了,老话不都是这么讲的嘛。

    不过那孩子闹腾的真不是一点半点的,她算是服气了。

    简宁跟岳母说着自己心里的想法,他也是愿意干,总在医院待着,简宁觉得是没什么,可上了年纪,以后在倒班他有点抗不过来了,要是开诊所呢,相对就能轻松一点,以后开不开医院这是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

    “你决定了就行,妈支持你。”

    王妈妈是没有意见的,主要简宁办事情很稳妥,他自己心里也是有分寸的,不靠谱的事情,他也不会拿出来说。

    王妈妈就想,要是需要用钱呢,在我能力范围之内,只要我活着一天,我说了算,我就给你拿,徐秋华说不给用这都不好使,这就都是一样的,就好比徐秋华要用钱,王妈妈也会一样的跟简宁开口的。

    *

    闹闹今天尿的比较厉害,王妈妈在卫生间给孩子手洗尿布呢,护士有点拉肚子,出去买药去了,王冉回单位了,单位打电话了,说是可能要她过去一趟。

    闹闹又开始哭了,王爸爸把孩子从床上抱起来,抱的有些笨拙,小心翼翼的抱在怀里,孩子也不给面子,就是哭,王爸爸逗着闹闹,眼里满满的就都是爱。

    这是他女儿的孩子,能不爱吗?

    “闹闹看姥爷,姥爷在这里呢……”

    孩子就是作,谁抱就都是这样,王爸爸耐着性子就哄,要是有人过来,他就不可能伸手抱了,自己也怕孩子觉得不舒服,王妈妈听见孩子哭,自己擦擦手,起身从卫生间出来,卧室里的门半开着,王妈妈老远就看着。

    时光一下子就好像回到了王冉出生的时候,王爸爸哄着孩子,也不觉得孩子烦。

    王冉开门回来,本来生产是可以报销的,不过她这个就不能给报了,全部就都是自费,单位也说明了,这样的情况单位真的没有办法管了,王冉也理解,因为她是高龄生子,产假就别别人长,单位也有闹的,说大家一样生孩子,凭什么王工就给五个月,她们就三个月,领导不怕这些,你敢闹,我就敢说,王冉生孩子几岁,你几岁?

    你要是过了三十生孩子,你的产假也是五个月,这是明文规定的,谁叫你没忍住了,那能怪谁?

    有条纹在就比较好说话,谁反那张纸直接拍过去,有眼睛的自己就好好的看。

    王妈妈对着女儿摇摇头,比比屋子里,王冉换了拖鞋自己蹑手蹑脚的走进卧室,就看着父亲抱着闹闹,王冉这一辈子最为感激的人,就是她爸爸。

    从小到大喜欢的男人就是父亲这类型的,话不多却很温暖,有时候你就会忽略他的存在,可是在他的身上却学到了很多,处事不惊,是你的就是你的,不属于你的不去挣,不伤心。

    “闹闹啊,你妈妈小时候可不是这样的,你妈妈小时候可听话了,你也学学你妈妈行不行?”

    王冉仰着头,觉得爸爸太傻了,闹闹那么小,你跟他说什么他都不懂,自己当了母亲之后才发觉,有一段时间对父母的关心就太少了,因为她全部的注意力就在自己肚子里的那个宝贝疙瘩上,孩子在父母面前就永远都是不懂事的。

    吸吸鼻子推开门从后面抱住了王爸爸的腰。

    “回来了。”

    王爸爸不习惯女儿这样,他是一个内敛的人不懂得表达感情,也不会说些肉麻的话。

    总是向你索取却不曾说谢谢你,直到长大之后才懂得你的不容易。

    家里一开始的条件也不是那样好的,都是慢慢好起来的,一个家养两个大学生也不是就那么容易的,得感谢父母亲,没有他们,就没有她跟她哥的今天,今天当了孩子的父母,感触就特别的多。

    王妈妈最大的自豪,那就是自己有个懂事的女儿,什么都不需要说,王冉都明白的,尊敬父母,爱家里人,对谁都有样,哪怕王超就是个不着调的哥哥,可王冉对王焱那是没说的,有好的绝对不会自己留着,一定会分给王焱的。

    “爸……”

    别的话就真的说不出来了,爸爸什么时候也是满头的白发了,妈妈的白发也是,染过头发几天之后就开始猛地长出白色的。

    王爸爸跟王妈妈都睡了,王冉回卧室的时候,自己爬上床,心里有点难过,闹闹越是长大,就越是说明父母老了,这是自然规律,一代催一代老,这是自己不能改变的。

    “看着有点不高兴呢?”

    王冉钻进简宁的怀里,自己的双手搂着他的腰,把半侧的脸贴在他的胸口上。

    “突然很感慨,之前一直沉浸在儿子出生的喜悦里,看着闹闹一天一天的长大,期盼着他能成长的更加快速一点,今天我爸哄闹闹,突然发现他老了,什么时候开始的,我爸的头发都已经花白了,走路也没有原来那样快速了,越来越老了,不敢去想,要是有一天……”

    不愿意去想,也不能去想,想想就会难过的,要是都能不老那该有多好。

    简宁搂着老婆拍拍王冉的肩膀,谁都会老的,包括他们,闹闹长大了,他们也就老了。

    王妈妈早上依然醒的很早,王妈妈出去买菜的时候,在菜市场就看见有小贩卖那个暖鞋的东西,一开始她觉得这东西不靠谱,后来自己亲自上手实验了一下,也有别人买的,王妈妈就买了一个回来,早早起来就把简宁的鞋给弄好,这样他穿上脚就是暖的,自己在厨房做饭,王爸爸在客厅擦地板呢,自己蹲在地上,擦的有点墨迹,他也没专门干过这样的活,家里的活平时就都是王妈妈干,现在王妈妈这一天忙的,就分不出来功夫,还得抽时间去擦地,王爸爸就想着,自己虽然干的慢,那也自己来吧,自己干了,她不就不用干了嘛。

    老两口想着的都是叫女儿女婿别动手,老人能帮到的就是这么一点,谁的孩子就都是孩子不是,难为别人就等于难为自己的孩子,你只要这样想,就什么都不会计较了。

    简宁六点起床的,现在生物钟被丈母娘给调整的非常好,半夜有动静都醒不了,起床洗脸刷牙吃饭,这边丈母娘一切都给准备好了。

    “你昨天穿的那个大衣是不是得送去洗了?我正好要送王冉的大衣去洗。”

    简宁说挺麻烦的,自己送去就行了,王妈妈摆手:“不麻烦,我跟你爸也没有事情干,就当溜达了,你告诉我是哪家?”

    简宁说了地址,有丈母娘在家里,他现在真是无后顾之忧,哪怕就是晚班,有丈母娘在家里坐镇,简宁就很放心。

    才夸闹闹身体好呢,大半夜的就发高烧了,肯定就是要往医院送的,王冉给孩子包裹上,这边又拿了一个小垫子,外面风大,怕吹到孩子了,王妈妈在后面拎着兜子就赶紧的跟着往外跑。

    王爸爸去开车,人多就是力量大,王冉估计永远就都不会体会到乔芸的心情,孩子生病他不会选择时辰去病的,大半夜的乔芸抱着孩子站在街上就打不到车,那种感觉真的很凄惨,可王冉有父母,东西王妈妈就帮提着,后面跟着护士,护士已经简单的做了应急的处理,送到医院问题也是不大,王爸爸那边开车过来,王妈妈打开车门。

    “赶紧上车,王冉啊,你把垫子先拿下去一个,省得到时候下车,在把孩子折腾更重了……”

    一小群人就往医院去,有条不紊的,就是普通的发烧,没有太大的问题,王冉一直抱着,闹闹今天比较给力,愣是没有哭,一路上有些懵懂的看着妈妈,也许是因为去了一个新的地方,气味什么的都是不同,他不但没有闹,似乎还有些小高兴,眼珠子乌溜溜的到处看。

    “帮我盯着一会儿,我儿子感冒了,我过去瞧一眼……”简宁跟同事说了一声,赶紧往儿科那边跑,谁的孩子谁心疼啊。

    孩子看病妈妈就得全程抱着,护士要接手,王冉没给,这么一会儿自己抱得住,简宁风尘仆仆的跑过来,从王冉怀里把儿子接过来。

    “没事儿吧?”

    “没事儿,就是普通的发烧。”全医院的人都在说简宁是个好爸爸,她看也是,这爸爸当的就太称职了。

    从里面走出来,王妈妈吐出一口浊气,还好还好,不严重就行。

    “妈你跟我爸先回家吧……”

    王妈妈跟王爸爸就愣是没有走,不仅王爸爸王妈妈没有走,大半夜的简宁母亲也折腾来了,护士给打的电话,那她能不来吗?自己得确定这孩子病的重不重,看着王冉一直抱着,这回倒是没有说话,那不是应该的嘛,当妈妈的儿子生病了,憔悴担心那都是应该有的表情呀。

    “妈,你先回去吧。”一个孩子生病就哪里用得着这些人。

    谁也不肯走。

    大清早王妈妈想着简宁母亲吃也好,不吃也罢,那早餐自己得给准备了,吃不吃那是你自己的事儿,出去买早餐,正好就跟外婆撞上了,外婆现在也是天天买着吃。

    外婆看见王妈妈了,王妈妈没看见外婆,外婆跟着王妈妈到儿科的,看着里面一屋子的人,自己心里觉得特别的悲凉,你看一个小破崽子就生个小病有多少人围着?这她外公都瘫痪了,你看谁围在床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