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218 后悔药这东西

218 后悔药这东西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夏侯令也是挺难为的,把爸妈都接到身边吧,那乔芸怎么办?他能接,但是乔芸带着孩子他不能要啊。

    “妈,要不你就跟我爸过来我家。”

    外婆脸上一高兴,到底还是养儿子有用,其实外婆心里最愿意去的地方还是王妈妈家,因为王妈妈照顾的好,不管从那个角度来说,王妈妈算是这些孩子里办事最地道的,去了她家从来就没让自己动过手,一切就都不用她操心,她只要每天跟着吃饭就行,去了儿子家,典韦回来的晚,加上还有芳芳,就不方便。

    “那行,等我问问你爸是个什么意思。”

    夏侯令叹口气:“你跟我爸来家里我没意见,可芳芳这现在是紧要关头,乔芸跟小聪不能过来。”

    这一句话就等于之前的都白说了,外婆能把乔芸给舍了嘛?外婆这是走到哪里,就得领着乔芸到哪里,要是自己不领着乔芸,乔芸怎么活?

    “我不是不照顾孩子,那你也得考虑考虑芳芳的情况。”

    事实上芳芳是他女儿,乔芸是外甥女,这关系还差好几层呢。

    王爸爸送王妈妈到医院门口的,这人家就跟通缉间谍一样的通缉王妈妈还怕找不到人?

    “你不进去?”王妈妈指指里面。

    王爸爸就不愿意跟着搀和她家里的那些事儿,再说自己也不愿意管,你要是接呢,我就帮着你照顾,你要是不接,我也没什么意见,王爸爸就是脾气好嘛,随你做主。

    王妈妈现在根本就没接的心思,心思都在闹闹身上呢。

    你就说这孩子,作的都离谱了,见过那么多孩子就没有一个这么闹的,这是幸好人多啊,要不然都照顾不了,王冉第一次生孩子,她懂得几个问题,虽然说有专业的吧,王妈妈可不信那些,一个地方一个风俗,她得看紧了,她大外孙子在当前,别人都得退后了。

    王妈妈是觉得,闹闹就不能离了自己,要不然别人带不了,现在就她能带这个孩子。

    经过急诊就进去看了一圈,简宁在忙呢,王妈妈跟简宁说了两句话,王妈妈鞋带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的,简宁就眼睛尖看见了,自己蹲地上就给系上了,在简宁来看,丈母娘也是妈,丈母娘这天天照顾自己家,你说起早贪黑的,又是搭人力又是搭钱的,这搭钱就是一定的,你看买菜什么的,他跟王冉就是给钱,那老人能要嘛?

    谁对他好,他能感觉出来。

    “马上中午了,你记得吃饭,我出来的着急,要不然就给你带了,闹闹在家睡觉呢,放心吧,你这儿子没白生,借用你家的话,将来肯定了不起啊。”

    说着说着王妈妈自己也笑了,这就是当长辈的心思,觉得孩子能作,这也是一种不同,干大事情的人,肯定就得有点不同,之前王妈妈特别不屑简家就说的那些什么生辰八字之类的,觉得都是迷信,但是她现在更加迷信。

    看着这孩子就跟眼珠子似的,徐秋华没少在家里说,其实家里最最迷信的人,就是她婆婆。

    “那我过去了啊。”

    简宁送着丈母娘往外走,这不同班的医生遇上了,看见了就得说话,跟王妈妈说了两句:“土豪丈母娘你还有女儿没?要是有的话,就嫁给我吧。”

    王妈妈还听的一愣,她不懂得什么叫土豪啊,一愣一愣的,简宁推了同事一把。

    “我走了。”

    同事就说哪里找的这么好的丈母娘,时不时还过来医院探望探望女婿。

    王妈妈来医院,这又让有的人可以嚼舌头了。

    “你是没看见,蹲在地上给丈母娘系鞋带呢。”

    “那是,我要是有这样的一个丈母娘,叫我跪地上我都干。”

    什么节操啊什么贞操都是可以扔的,抓到土豪丈母娘才是真的,真是什么都给呀,大家是羡慕的有,不屑的也有,韩医生就是里面最为不屑的代表,一个男人靠着自己的脸蛋,换来现在的住房,换来有钱的生活,可是你说心里就不悲哀嘛?韩医生是想,你说简宁现在的做法跟出去卖的有分别嘛?

    女的出去卖,就有那么多人说,怎么就没人说男人呢?

    王妈妈进了病房,外婆就哭上了,外婆还是有一定的判断力的,她现在哭,就是哭给王妈妈听的,想叫王妈妈心软,她打心眼里也是愿意去王妈妈家,自己主动起身叫王妈妈坐。

    “妈你坐吧。”

    王妈妈能叫老太太给自己让位置嘛,外婆起身推推外公,外公现在好像什么都懂,但是说话就更费劲儿了,一直到现在就没说出来两句,还总淌哈喇子。

    “老头子啊,小真来看你了,我们是谁都指望不上,就只能指望小真了。”

    外公就目光盯着王妈妈,夏侯令一看自己妈说这个话,他还巴不得呢,最好叫老大接家里去,一切事情就都解决了。

    外婆话里话外就是那意思,一直不断的提王妈妈的好,夏侯兰也懒得管了,一个不是亲生的,就不知道自己妈怎么合计的,你总跟她服软干什么?我给你出钱,你找个保姆不就完了,这老太太就是没骨气,非得往人家身上贴,你就贴吧,自己是懒得管了。

    王妈妈一听就听明白了,可她没有办法接。

    现在家里,说实话她出来,她还得感谢秋华呢,王焱是孙子啊,王冉这边生孩子自己就跑过去了,一般的儿媳妇能有意见不?王妈妈当初就是怕徐秋华心里有意见,这不就没提,是人家徐秋华主动提起来的,知道婆婆心里挂记着女儿,怕别人侍候不好,我何必就做那个坏人呢,干脆好人我就当了,你跟王冉都感激我,这个顺水人情她就顺手推了。

    她当嫂子的,孩子掉了,王冉生了一个大胖小子,王冉心里感激自己不?就说不感激,她孩子没了,王冉心疼不?只要心疼记得她,徐秋华觉得自己就回票了,王冉也不抠,总给自己买东西,多买点,就什么都回来了。

    至于婆婆嘛,徐秋华巴不得王妈妈赶紧去女儿家,你说从结婚就跟婆婆住一起,是,有婆婆侍候什么都不用管,那谁不想就一家三口人过过日子?家里总有老头老太太,她也不是那么欢喜,现在公公婆婆去了,徐秋华自己还觉得挺顺心的呢,她以前不愿意叫公婆去,就是怕公婆搭王冉钱。

    现在这个担心就没有了,人简宁家不是伸手管了,公婆就是搭,也无非就是搭个买菜钱被。

    你看要是王冉日子过不上了,王爸爸跟王妈妈过去王冉家,那徐秋华得人脑袋打成狗脑袋,但是现在情况不是这样的,她放一百八十个心。

    “小真啊……”

    王妈妈就是不吭声,闹闹她现在松不开手。

    夏侯令冷眼瞧着王妈妈,刻薄的话就出口了:“我说姐,做人也不是这样做的,爸妈养你一场,现在我们就都没有条件,只有你有条件,你跟姐夫又都不上班,接爸妈回家照顾一段……”

    王妈妈接话了。

    “不是我不接,我现在真是没条件,我跟孩子她爸在王冉家呢,这不帮着照顾闹闹,那孩子就挺闹腾的,王冉一个人就肯定不行,在有几个月王冉就上班了……”

    王冉上班之后,孩子就彻底是他们给照顾了,这一年两年就都脱不开身的,王妈妈觉得自己肩上的责任很重。

    两孩子都上班,请保姆什么的就犯不上,王妈妈还不信任保姆呢,谁知道大人不在的时候,你怎么对待孩子,她不是舍不得钱,她就是不放心,谁照顾孩子都没有长辈给看的好。

    “怎么就非得你在哪儿?没有你,人家还不能带孩子了?”

    在夏侯令来看,王妈妈无非就是不想管嘛,王妈妈现在是任凭你怎么说,反正我就是不吭声,我随便你说,但是我一定就不能接,我没有办法。

    外婆这一看,心就凉了。

    她心心念念的就挂着去王妈妈家,一来真是到时候外公自己都不用上手,王妈妈一个人就能给照顾的好好的,在一个吧,乔芸这孩子带的有点困难,这要是有王妈妈帮着带,不就轻松了,心里就对王妈妈特别怨恨,你女儿就是孩子,乔芸就不是孩子了?怎么说也是你妹妹的孩子,你说你这个当大姨的,怎么就那么坏呢?

    骨肉亲情心里就一点都没有。

    “小真啊,就当妈求了……”

    王妈妈一看这要不好,又用到求了,她说什么人家就当听不见,只要她不答应,人家就上这种政策,正好简宁过来,简宁过来接王妈妈去吃饭,顺路也是过来解救王妈妈的,知道外婆是什么样的人。

    “妈,说完了没?”

    王妈妈起身,特感激女婿就过来了。

    “完了完了,要回家看闹闹去啊?”

    “嗯,王冉打电话说闹的厉害,可能是没看见你……”简宁这话接的也是很快,脑子转的是够快的了,马上就理解王妈妈说的话的意思。

    外婆看着离开的两个人,脸上的表情就别提多怨恨了。

    “是啊,小真不是我生的,那我也给养大了,你说我是难为过她,还是对不起她了?长大了知道我不是亲妈了,对我就不亲了,这爸爸瘫痪在床上,就一点表示没有,是啊,女儿重要,爸爸那里就有她女儿重要呢,她祈祷自己这辈子就别老了吧……”

    外婆是看见谁都这样说,医院有两个打扫卫生的阿姨,上了年纪也是喜欢聊家常,干完活没事儿也有时候就跟病人家属闲聊,不知道怎么就跟外婆勾到一起去了。

    在打扫卫生的阿姨来看,她也听说了,外婆不是亲妈,不管是亲的后的,那毕竟把你给养大了,你爸妈现在就是没人管了,他们的儿女是混蛋,你也是混蛋?你就眼睁睁的看着不管,你这叫什么孩子啊?

    “也别怪人家,可能就是我这个后妈做的不到,到底不是亲的,还是差那么一层,别怪人孩子了……”

    打扫的阿姨就跟护士说,护士一听,正常人从常理一听,尽管是后妈,那也不能放着就不管啊,把毕竟爸爸还是亲生的呢,别管以前对着怎么样,现在你外孙子就都有了,就当是为了外孙子积德你也应该管的,做儿女就因为自己的一点不顺就让父母过这样的晚年?

    似乎所有人就都在把夏侯兰跟夏侯令的存在面降低,至多说一句,那样的儿女就是混蛋,难道王妈妈也是混蛋嘛?

    王妈妈就知道背后肯定没人能说好话,她能跑医院自己就跑,一天来一次,送点吃的,剩下时间,你说简闹闹这孩子不省心,就这么看着就愣是没看住,从床上摔地上去了,脑门上砸出来一个大包。

    王妈妈就听着咕咚一声,自己跑进来,王冉在厨房吃饭呢,孩子摔了,这把王妈妈给心疼的,看护士的眼神就不对了,那眼刀子给你飞的,这事儿也怨不到人家护士的身上。

    脑门上起了一个大青包,孩子自己似乎也吓到了,眼睫毛上就都是眼泪,挂着泪雾,可怜巴巴的看着自己姥姥,然后一看王妈妈这表情,自己又笑了,可能觉得王妈妈很搞笑。

    王妈妈现在想杀人的意念就都有了。

    “怎么了?”

    王冉踩着拖鞋跑进来的,一看儿子这眼泪还挂在睫毛上呢,赶紧抱过来,给自己心疼的,不知道摔倒哪里了,有点担心,第二就是担心简宁回来,自己没有办法交代。

    王冉这边担心还没担心完呢,简宁母亲亲自过来的,说是要接孙子回去。

    “妈,要不然改天吧。”王冉就想推。

    简宁母亲这人是你越是想跟我作对,我就越是跟你过不去,你说不让今天抱走,我还就非要今天把孩子给抱走了,等看见孩子的额头青了一块,那脸子就不是脸子了,看了王冉一眼。

    王冉有点心虚,这么多人就没看住一个孩子,说不过去。

    简宁母亲没有马上上手抱孩子,踩着拖鞋把目光对上王妈妈的视线了。

    “亲家啊,别的我就不多说了,你这生了两个孩子又带过孙子,怎么就能让孩子摔了呢?闹闹才多大的孩子,从哪里摔成这样的?真要是摔出来一个万一,你上哪里找后悔药去?当大人的也不能太毛毛躁躁的,还有王冉,你怎么带孩子的?”简宁母亲的声调立马就变了,语调就跟刀子一样的,目光冰冷,难怪她跟简耀东就是一家人,上来这个劲儿,她说话也是一个腔调,拿王冉直接当奴才就训斥了,这就是你的不对,就能把孩子自己仍在床上?你当妈的脑子里面装的都是什么?

    “你是没念过书,还是脑子不好使?这种白痴的事情你就能做出来?一屋子的人能叫孩子摔成这样,他才多大,摔出来一个万一谁赔?”

    简宁母亲这就是不让了,我不管你妈在没在这里,就是你妈敢说话我都一样的说,我孙子叫你们带,不是我愿意的,而是你们女儿坚持认为你们能带,我请的专业保姆,你们给撵回去了,然后就给带成这样了?

    王妈妈在憋气,但是这事儿自己理亏,孩子摔的好像是挺严重的,护士出去拿毛巾,孩子不是尿了嘛,她看护士半天没回来,自己也出去看了一眼,谁知道就这么几秒钟的功夫,你说孩子就掉下去了,闹闹就是不老实啊估计就是动腿了,然后就掉下去了。

    “抱着,我们走,没一个省心的。”

    等人走了,王冉闭闭眼睛,你说怎么就被她给赶上了?

    “妈,你别往心里去。”

    谁都不是故意的,怪自己,晚点吃饭就什么事儿都没有了。

    简宁母亲上车就给儿子打电话了,为什么打电话,告状被。

    “王冉到底是怎么带孩子的?我告诉你简宁,如果她这样带孩子,她就别带了,没人指望她带,有都是等着带孩子的人,孩子送过来我亲自带……”

    真是不依不饶的,简宁听的脑仁疼,一听孩子说摔了,也是紧张,摔的重不重啊?

    简宁母亲说的可严重了,说孩子的额头都发青了。

    “这么大点的孩子,这要是摔到哪里了,你知道小孩儿的脖子有多脆弱……”

    这不是小心不小心的问题,你当妈妈的就是没长心,能犯这种错误,你都可以拉出去枪毙了,简宁母亲在这件事情上觉得孩子将来就是长大了都得记住了,你妈对你犯过不可饶恕的错误。

    一辈子闹闹你得记住了,你看看自己妈有多不靠谱,那心就那么大。

    带着火气的把孩子抱回家,这还不能叫简耀东看见了,真的看见了,王冉没倒霉之前,自己先成炮灰了,简耀东就是属于那种,你要是叫他蛋疼,他就会叫你全家蛋碎的,简宁母亲不敢惹。

    晚上简耀东回来,简宁母亲试探的问了一句:“闹闹接回来了,一会儿就得给送回去,要不要抱下来?”

    心里祈祷着,你就走你的高贵冷艳路线,千万别说要叫抱下来,不然自己真是吃不了兜着走,好在简耀东没有说要抱,叫司机把孩子平平安安的给送回去,简宁母亲有时候也觉得莫名其妙的,你说没出生之前,知道是个孙子,高兴成什么样了?如沐春风的,有了之后反倒是不注重了。

    简耀东不是不关心闹闹,他这样的人想法跟做法都跟有些人不同,教育孩子的方式更是不同,简宁人好吧,性格好吧,可简宁的成长过程是有缺陷的,简宁严重缺爱,出生在这样的家庭里,什么叫爱?吃穿不愁,过着别人羡慕都羡慕不来的生活,好的家庭造就了简宁对衣服的敏感,造就了他对金钱就是不上心,可有些东西并不是金钱就能买来的。

    一个人坐在书房里,他所希望的孙子将来就是一个人才,哪怕就是他怨恨自己,只要他成功了,别成为一个动不动就抹眼泪的男人,遇到什么事儿自己能停住,别因为一个女的要生要死的,他就觉得安慰了。

    那个人自己教育最大的失败之处就是,把女人当人看了。

    在这个世界上,你有钱有权,你要什么样的人要不到?一个女人而已,别跟她当真,男的女的都好,除了自己一个也别信任。

    目光盯在左腿一侧的箱柜上,没有多久就转移开了视线。

    简宁的母亲年轻的时候,真的是特别的漂亮,就像是一朵带着露珠的鲜花,简耀东的外貌并不是十分突出,简家的男人除了简宁好看的特别少,简宁之所以好看也是随了他妈妈,老了就没有办法看了,疯疯癫癫的,自己姓什么叫什么就都不知道,可是年轻的时候不是这样的,小蘑菇年轻的时候就一身白裙直接秒杀了多少男人,不管她是愿意也好,不愿意也罢,最后她依旧成为了简耀东的专属,并且为了他生了一个儿子,那是简耀东记忆里的收藏品,放在现在想起来,其实并没有多少的回忆,过去就是过去了,就好比那个时候疯狂的喜欢上一件收藏品,那个东西她抵抗你,抗拒你,年轻男人的自尊是不能被挑衅的,怎么样都好,到底还不是弄上手了,简宁母亲一辈子最大的不幸,就是她遇上了简耀东。

    一个冷血没有感情的男人,对于唯一喜欢过的那个女人,他现在甚至都有些想不起来她的脸了,收藏在盒子里的有一张简宁母亲的照片,这并不是为了给自己怀念用的,而是要等他死了以后,给儿子看的,他母亲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当初就是这样打算的,结果千算万算却没有想到,他们俩竟然遇上了。

    简耀东只要想起来简宁冲回家对着他母亲大喊大叫的,对简宁的期待就一丝都没有了,因为他不够理智,那个女人不过就是给了你生命,母亲是什么?你应该记住的是你的父亲,而不是一个疯子。

    简宁母亲二十岁跟了简耀东,二十一岁生下简宁,简宁出生神智就有些不正常了,简耀东不愧是渣男中的极品渣,叫人把孩子抱走,这是他的儿子,不能跟一个疯子生活在一起的,既然你神经不好,我就直接送你进精神病院,然后转身娶了门当户对的老婆,有人说不是不报却是时候未到,可是对于简耀东来说,这一生活的有够潇洒,想要的女人不管是用什么样的手段,自己弄到手了,并且只是他一个人的,最后直接就给弄疯了,关了大半辈子,死的时候都不知道自己是谁,简宁是谁,带着痛苦而来,带着解脱而去,一辈子活的浑浑噩噩的,不知道她的娘家在哪里,不知道她娘家有没有人,有人说,钱并不是万能的,的确有钱不一定就是万能的,可是没钱却是万万不能。

    打开柜子,从盒子里面取出来那张照片,现在就已经没有必要留给他看了,他不是已经见过了,点燃然后扔到烟缸里,看着那张照片被熊熊的火焰吞没,他的目光里冰冷依旧,就好像是在看着一个陌生人一样。

    简闹闹是简家的孙子,所以他就不会放任王冉去伸手管这个孩子,在他还能讲理的时候,孩子两岁之前给他们带,孩子两岁之后,如果她不是抬举的话,那么好的,孩子以后你们就别想见了。

    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他简耀东办不到的事情,那样面团似的父母能教育出来什么样的好孩子。简宁母亲叫人把孩子送回去,在孩子上车之前特意吩咐了一句。

    “你见到王冉就这样说,如果闹闹要是在伤了,以后她就别见孩子了。”

    闹闹被送了回来,王冉接过来儿子,自己照着儿子的额头上去就是几口,以为今天是肯定不能给送回来了,幸好幸好。

    简宁下班,回家进了卧室先看看儿子头上的伤,眉头一直皱皱的,孩子确实伤到了,那都青了,肯定是摔了,不过一个是自己老婆一个是丈母娘,谁都不想的,也就没说什么,晚上护士给闹闹洗澡,护士是不叫王妈妈跟王冉上手的,因为她们对这个不够专业,孩子的小腿就特别有力量,踢的这个欢,王冉就恨不得照着儿子的屁股打一下,你这小子,你才多大啊,就那么一会儿功夫你就把自己弄到地上去了。“乖儿子,叫妈妈……”

    王妈妈不待见的看着女儿,这时候能叫人,他敢叫都能吓死你,他叫了你敢答应嘛?

    王爸爸王妈妈不在家,徐秋华这也随便了,晚上王超说回来的晚,她领着王焱去肯德基吃的,孩子不就喜欢吃这个嘛,要是老太太在家就肯定不能叫去,王妈妈挺反感孩子吃那些快餐,说是对身体不好,宁愿自己费劲儿的给做。

    “妈,我奶奶是不是不回来了?”

    王焱咬着汉堡,觉得奶奶不回来可真好,奶奶在家的话管的就太多了,这个不让吃那个不让吃的,奶奶不在家自己看电视都方便了,他妈管不了的。

    徐秋华看了儿子一眼、;“那你是想叫奶奶回来,还是不想叫奶奶回来啊?”

    “呃,那就叫奶奶先帮姑姑带孩子被,姑姑照顾不过来的……”

    徐秋华翻着白眼,你个小没良心的,你就说你想天天吃肯德基算了,说什么你姑姑照顾不过来啊。

    母子俩晃晃悠悠的回家,进门,徐秋华娘家妈来电话,问徐秋华有没有跟乔芸说吴国太要再婚的事儿,徐秋华就叹口气:“妈,你管的真是太多了,你就少操心着点不行嘛?”

    “我不是合计你们都是亲戚,不管就不管吧,周末带着王焱来家里吧,我都好久没有看见王焱了……”

    徐秋华这跟她妈是又好了,但是心里对她妈还是有怨恨的,那王焱毕竟是自己的儿子,人当了母亲之后才会有一种感觉,那就是孩子一定会比母亲重要,或许有些人不是那样的,但是徐秋华是这样的。

    王焱差点就被绑架了,徐秋华过了那一段跟娘家恢复关系了,但那之后就再也没有带着王焱回去过,她要是被绑架了,被撕票了,那就撕被,她都多大年纪了,王焱不行啊,这是她儿子。

    “王焱最近补课呢,没时间。”

    徐秋华她妈难道还不明白自己女儿,这女儿就完全是给别人家养的,她老早就发现了,秋华这孩子,从结婚就变了,人家有的姑娘就特别挂念着娘家,徐秋华则是相反的。

    偶尔会买些东西拿回来,但是你想叫她掏大钱,你就别想,虽然当妈的也没指望就让女儿对自己怎么样,难免还是会有些觉得养女儿干嘛啊。

    徐秋华的嫂子听见婆婆打电话了,就顺嘴问了一句。

    “秋华明天领着王焱回来?”

    徐秋华妈妈语调有些无奈:“说是王焱补课忙,不带回来了。”

    王焱这孩子从小就跟姥姥姥爷不是太亲,并不是他们当老人的就偏心,而是徐秋华不经常往家里领,这样如何能亲。

    *

    乔芸自己在家带着小聪,想起来吴国太自己就睡不着觉,她要是能睡着那就怪了,不管心里怎么怨恨吴国太,就恨死了,可现在一看吴国太跟别的女的在一起了,乔芸心里就不高兴,酸涩。

    她都没说要找下一家呢,吴国太凭什么?

    外婆在医院陪着外公,住院处那边都找过简宁,因为外公这情况吧,其实就是住院也没有多大的作用,还得回家慢慢养,你几年就都是这样的,何必花这些钱在医院待着呢,可外婆就是不走,医院病床也挺紧张的。

    外婆在医院就是买着吃,她不买怎么办?

    夏侯兰夏侯令上班,没人给送饭,乔芸怀里一个孩子,谁有空搭理她?只有王妈妈一个闲人,可王妈妈说了,外孙子离不开她,外婆跟乔芸这日子过的就都焦头烂额的。

    乔芸是样样都不行,自己带托着一个孩子,以前觉得儿子就是应该自己养的,现在后悔了,她带着一个孩子,找男人都不好找,凭什么叫吴国太随心所欲的啊?

    乔芸这心思转变的也是够快的了,当初就说死不让吴家的人来看孩子,现在就不想要孩子了。

    晚上外婆没有回来,乔芸抱着孩子就去医院了,在楼下打车费了半天的事儿,折腾到医院,哭哭啼啼的那样,外婆一看乔芸这样肯定就得问出什么事情了。

    “我在医院门口看见吴国太跟一个女的,还开了一辆车……”

    外婆不信吴国太就能买得起车,大概是借同事什么的,吴国太要是有本事的话,还用等到今天?

    “你别看他那样,那就是故意在勾搭你的,你要是回去,你就别回来了……”

    外婆要是瞧不上一个人,她就打心眼里恨不得把那个人给踩到地底下去,比如曾经的王爸爸,三个女儿三个女婿,其他两个女婿那就都是外婆亲手挑的,姜维不好?就是乔芸妈妈命有点不好,不然活到今天,也一准比王冉她爸强,王冉她爸这是走了狗屎运,踩到狗屎了,家里动迁,要不然他有狗屁,就是一个破农民。

    乔芸的神情很是怨恨。

    “我不管他跟别人是真的还是假的,明天我把小聪给他送回去……”

    这话差点没把外婆给气抽抽了,觉得乔芸脑子有病,你自己的孩子,你拿着他当什么呢?吴国太他家就那个德行的,孩子送回去还能好了?你这不是坑你儿子的未来嘛。

    外婆怎么说乔芸,乔芸就是不干了,她就是打算去破坏的,要是吴国太真有女朋友了,行,儿子我给你送回去,我看你怎么结婚,我不好,你也别想好,你把我给祸害成了这样,你还能好嘛?

    乔芸是说到就做到的人,第二天抱着孩子就上门了,外婆都没拦住。

    今天卫舟来家里吃饭,卫舟买的水果,吴国太他妈也不敢压卫舟,更加不敢在卫舟的面前摆谱儿,她儿子是二婚啊,人家卫舟是大姑娘,她摆什么谱?

    “阿姨,我帮帮你吧。”卫舟意思意思的进了厨房,自己也不愿意干,可坐着不动好像就有点不像话了。

    “不用不用,我自己都干惯了。”吴国太他妈还挺客气的,自己老伴说的对,儿子才结婚这么短的时间就离婚了,太叫别人笑话了,这回找到小卫,还是一个大姑娘,怎么看都是自己儿子赚到了,这姑娘家条件也算是不错。

    正说着话呢,外面有人敲门,吴国太人就在客厅,这回也不玩游戏了,他跟卫舟在一起,确实很愉快,自己现在条件好了,房贷虽然也还,但是等结婚了就不是自己一个人还了,而且卫舟还有工资,卫舟娘家还能搭,出去玩,吴国太也舍得花钱,也许是因为经历过一次了,卫舟又是未婚的,这次有点上心了,也是挺喜欢卫舟的。

    “谁啊?”

    乔芸没吭声,吴国太准备回去,又听见敲门,自己就觉得外面这人怪,自己转身又过去推开门,等看清外面的人就傻眼了,现在是什么情况?

    乔芸一眼就看见站在客厅里的卫舟了,乔芸的火一下子就憋到嗓子眼了,好啊,你现在真是活的潇洒啊,准备给小聪找个后妈是吧?

    “你怎么来了?”吴国太的脸子有些不好看。

    他跟卫舟的婚事就是铁板钉钉了,结婚证也领了,现在就是在等房子呢,装修好了就进去住,所以乔芸现在这个敏感的时刻出现了,吴国太特别不爽,她来干什么?

    乔芸撇撇嘴:“怎么,不请我进去坐坐?”

    “你有话就在这里说吧。”吴国太没有动弹,他对乔芸是一点感情都没了,离婚闹的就挺难看的,加上后来她变卦,现在没有你,我也行了,我有好日子过了,我也打算好好过了,你不出现才是最好的。

    乔芸就是要往里面进,吴国太就拦着不让进,吴国太爸爸看见了,觉得乔芸怀里还有孩子呢,到底是老吴家的孙子。

    说实话,原本吴国太他爸是站在乔芸一侧的,为了小聪好,也愿意叫儿子复婚,可乔芸这边答应自己答应的好好的,那边就变卦了,他们怎么上门去找,她就是不肯露一面,自己前前后后跑了不下于二十趟,什么耐心就都用完了。

    “国太……”吴国太爸爸叫了自己儿子一声。

    乔芸进了门,看见卫舟,自己就先开口了:“我是他前妻,这是他儿子。”你说这也就算了,可乔芸不甘心,吴国太算是个什么东西?结婚的时候狗屁都没有,他还好意思把女的往家里领?

    臭不要脸的,结婚的时候外婆给自己的钱,就都给他花了,她现在得把这个钱要回来。

    就没见过乔芸这样的,当初离婚的时候不把这些事情弄清楚,秋后来算账了,来算钱了,当着卫舟的面,就指着吴国太的鼻子骂。

    “结婚的时候你家出什么了?就连结婚照都是我家出的钱,我外婆给我的钱都花你身上了,前前后后我外婆扔进去多少钱?你现在把这些钱就给我算清楚了,不然我就不走了,还有我告诉你,小聪以后交给你养……”

    吴国太他妈嗷一声就从厨房杀了出来。

    “你个臭不要脸的,当初离婚的时候我们家跟你要孩子,你不给,现在看着我儿子要再婚了,你来捣乱是吧?”

    吴国太他妈不说,乔芸哪里就知道吴国太要再婚,一说,脑子第一个反应就是嗡嗡的作响,没合计他要再婚,只是以为他交女朋友了,毕竟吴国太的长相很出色,猛然听见这个消息,乔芸觉得自己的心狠狠那么抽了两下,浑身发凉,手指都没有力气了,怎么会这样呢?

    结婚?

    他要再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