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222 世事无常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乔芸本身不活泼,人的嘴不甜,不会来事儿,卖服装是个讨巧的活儿,人朋友看在典韦的面子上是没有多说,可心里对乔芸不见得就是没有意见,在一个乔芸自己这边也是有问题。

    外公床上吃床上拉,外婆根本就不能离开外公身边,外公之前瘫痪就把附近的中介都给得罪了,谁不知道外婆不讲理,谁还愿意过来她家干?夏侯兰现在就是不出钱,夏侯令愿意出,典韦拿着芳芳来说事儿,乔芸上班了,小聪怎么办?

    外婆照顾小聪,外公怎么办?

    外婆本身就不是一个能干活的老太太,她大部分的日子就都是享受,一切需要干活的事情外公上,可外公一躺下了,外婆干不干现在这些活就都是她的,她没的选。

    乔芸一大早就出去了,外婆抱着小聪,屋里儿外公一直哼哼,外婆抱着孩子进去,你说外公拉了,她就得侍候,脾气也不是太好,有些骂骂咧咧的,在医院的时候,至少还能有护士帮着外公翻翻身体,现在外公回家了,外婆哪里有美国时间去管外公?老是那样躺着,外公也难受啊,他什么都明白,就是说不出来,知道外婆是嫌弃他了。

    肌肉萎缩的厉害,也没有人帮他按摩,外婆把小聪放到一边的床上,自己过来忙乎外公,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小聪摔的满脸都是血,从床上不知道怎么摔下去的,把外婆的魂儿都要给吓飞了,外公这边收拾一半,裤子也没给穿上,就那样给扔床上了,抱着小聪就往医院去。

    外公现在很少吭声了,大部分都很安静,谁都不知道外公是怎么弄的,大半夜外婆起床,今天晚上还觉得挺奇怪呢,没听见他的动静,倒了一杯水,过了一辈子,在讨厌心里还是关心的,拿着杯子走进去。

    “老伴啊……”

    什么时候断气的,外婆根本就不知道,发现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外婆连喊带哭的,乔芸都吓突突了,自己抱着孩子不靠前,乔芸害怕,那毕竟是死人啊,在过了气儿,对自己也是不好。

    “老头子……”外婆这回是真的哭出来了,她恨外公折腾自己,恨外公叫自己晚年过这样的生活,可有人活着总比死了强吧,他活着自己还能跟他说说话,发发牢骚,乔芸再不好也能跟外公说说,现在外公人突然没了……

    王妈妈穿着衣服,王爸爸也跟着起来了。

    “别跟王冉说,大半夜的她过去也没用,等白天的吧。”

    家里还有孩子呢,孩子离不开人,不能告诉王冉。

    王冉听见关门声了,自己坐起身,大半夜的自己爸妈去哪里了?推了简宁一下,简宁睡的迷糊糊的,揉揉眼睛看看王冉:“我爸妈是不是出去了?”

    简宁看了一眼时间,这都三点半了,能去哪里啊?天还没亮呢。

    王冉披着衣服打开卧室的房门就出去了,护士抱着闹闹呢,王冉问了一句,果然王爸爸跟王妈妈是出去了,王冉脑子里第一个闪过的念头就是不好,奶奶上年纪了,虽然说人早晚就都有那么一天,王冉就觉得有点上不来气,千万别是奶奶。

    拿着电话给王妈妈打。

    “妈,是不是我奶奶怎么了?”大半夜的要不是急事,爸妈不可能就都出去的。

    “不是,是你外公没了。”

    徐秋华叫起来王超,在怎么说也是外公,你不去场面上也不好看,徐秋华穿着大衣,嘴巴里嘟囔着,也没听说有什么病啊,不就是瘫痪怎么突然就死了?你说挑这个时间。

    夏侯兰外衣都没有穿,哭着进医院的,送来的时候外公就已经没气了,没的救了,外婆一下子就傻了,人活着吧,她觉得累拖累自己了,人现在没了,按道理来说她应该觉得解脱了,可她现在只觉得胸口发闷,想哭哭不出来。

    “妈,我爸怎么弄的啊……”

    夏侯家办丧事,夏侯兰这早上就不能去上班了,姜维也请假了,这单位同事知道的就肯定要过来的,有人早上就过来了,灵棚才搭起来,同事在安慰夏侯兰,典韦跟夏侯令这边也跟单位请假了,夏侯兰人缘似乎就特别好,来了不少人,这才是早上。

    “早晚都有这么一天的,老爷子也上年纪了,你说他躺着也是遭罪……”

    王冉跟简宁也来了,毕竟是外公过世,不出面实在不好看,王超说单位有事儿,那王妈妈叫不住,王妈妈跟着儿子跟在后面,一直在说。

    “超啊不差这么一天,你外公好不好都过世了,你今天请个假。”

    那王超不是王冉,他不管好看不好看,他从小就没用外公外婆带过,感情自然就生疏,人死了,他过来看一眼那就成了被,他留下来有什么用?也不用他哭灵,王超就死活说不行,王妈妈拽着儿子。

    “儿子啊,你听妈的话……”

    “妈,我留下来没用,我上班了。”王超甩手自己开车就去上班了,这把王妈妈给难的,那到底是她的亲生父母,你说人没有了,王妈妈能高兴吗?就是老人再不好,那现在人没了,剩下就都是好的了。

    姜饶白天也没过来,说是上班了,夏侯兰也没打电话通知,姜雯人也没出现,倒是夏侯芳今天请假了,就在灵棚里跪着,芳芳这孙女,不管爷爷活着的时候怎么样,爷爷没了,也算是做到位了,亲姑姑就没进来跪过,自己爸妈也是一直在招待客人,外婆家楼下停了很多的轿车,不过大部分都是姜维跟夏侯兰的人。

    “芳芳,起来坐会儿吧。”王冉拉了芳芳一把。

    今天闹闹送简宁家里去,她也不用担心,芳芳大清早的就开始跪着了,王冉担心孩子身体在吃不消,她陪着芳芳跪了一会儿,芳芳大眼睛就扫视着外面的人,她看不见别人脸上的悲伤,是的,她没有看见悲伤。

    “姐,我怎么觉得每个人都那么虚伪呢?”

    芳芳扯扯唇,你看看来了这么多的人,拿着凳子就在外面坐着,聊天,死人了,他们家死人了啊,你们聊天聊的有意思嘛?芳芳就特别想喊,没人请你们留下来,请你们走好吗?

    王冉单手搂着芳芳的头,芳芳这丫头一直就挺懂事的。

    中午这夏侯令跟典韦的同事就开始上来了,就说收钱,这揣了一兜,典韦到处找纸,这还没有立账呢,谁花多少钱自己也怕记不住,夏侯兰那边已经收了将近三万了,兜里都装不下了,姜维自己拿着一个小包,那里面装的就都是钱,来的人也很少有花三百以下的,毕竟姜维这位置在这里放着呢。

    全家的人都在忙,这王妈妈的父亲过世了,王家的人也得来啊,就连王奶奶也得跟着花钱,王妈妈一直闷声不吭的,心里有点后悔,父亲活着的时候没有尽能力照顾好他,可是自己那时候就真的分身乏术,你说闹闹这天天闹的跟什么似的,离开人就不行。

    三婶他们就都来了,来之前就在车上商量好了,这钱是花老大家的,几百肯定就拿不出手了,一家一千吧,结果五叔挑头。

    “也别一千了,我哥嫂子也没有同事,人家同事一来,你说这边没有收的钱多难看,一家一万吧。”

    老五说了,别人也没什么意见,花出去将来也能回来,亲戚之间难道以后就不走动了啊,这家里人来了,一家一万,夏侯兰原本觉得收礼这方面肯定就是自己家获胜了,毕竟她的人脉在这里放着呢,谁知道老王家的人抽风,这是给谁看呢?

    王冉出来跟典韦嘀咕了一句,芳芳这孩子就犟啊,就是不起来,典韦进去拉女儿起来,谁知道芳芳就冲着她来了。

    “接钱接的挺爽快的?过瘾了吗?我爷死了,你们还用他来接钱……”

    典韦看着女儿,动动嘴,你说这孩子是不是就疯了?人情来往,谁家死人不通知同事?怎么就你一个人伤心啊?这孩子现在看怎么就有点混蛋呢?典韦看着外面这么多人,自己也懒得跟芳芳计较,比比孩子的脸,行,你给我等着,回家咱们再说,外面夏侯令喊典韦,典韦就跑出去了,芳芳就控制不住眼泪,别弄成这样成吗?别叫一个葬礼变成金钱交易行吗?她爷爷死,那些不相干的人来干什么?

    芳芳就觉得自己心里有一股子无处发泄的郁闷,她知道自己现在情绪就不对,可没的宣泄。

    简宁请假没有对单位说,别人也不知道,王冉就更不可能不上班还特意去通知同事了,姜饶跟齐娜是过了十二点左右过来的,齐娜脸色也是有点不好,孩子病了,折腾了好几趟医院,偏偏也是赶上外公去世了。

    “医生怎么说的?”夏侯兰到底还是关心孙女比较多。

    外婆就在楼上坐着,自己跟没有魂魄了一样,老头子没了,自己将来可怎么办啊?觉得未来就是一片茫然,外婆也一直没有吃饭,夏侯兰端着饭碗给外婆送饭。

    “妈,你先吃一口吧。”

    看着自己妈这样,当场也是哭了,看着难过,夏侯令上来打算看看自己老娘,看着外婆哭倒在床上,也跟着哭。

    “他昨天还好好的,怎么人就没了,我昨天早上还骂他,叫他早点去死,我这个心啊……”外婆后悔啊,她就是太生气了,孩子摔了,摔的还挺严重的,你说他还拉了,她顾不上啊,就把外公给骂了,要是知道会这样,她就不可能会出声骂,后悔死了。

    “妈,你还有我们呢……”

    外公的去世弄的大家心情都挺失落的,外婆有眼睛就能看见,王冉王超一贯就是跟他们家不亲,这姜饶跟姜雯也是不亲,这些孩子到底就是怎么了?若是说王冉王超外婆能理解,那毕竟自己没把他们当成自己家人,可姜饶跟姜雯,外婆心里就觉得不舒服。

    那到底是亲外孙子外孙女啊,你外公人没了,怎么都快下午了才过来?姜雯就更加不像话了,大晚上才来。

    夏侯兰对自己的孩子没什么要求,你说外公去世,姜饶他们来不来能起多大的作用?姜雯说自己害怕死人,就不想过来,夏侯兰在电话里就说姜雯了,不来是肯定不行的,这是你亲外公,走之前你怎么也得看一眼。

    全家就芳芳一个人是真心的哭了,乔芸抱着孩子躲在屋子里就不肯出来,乔芸是真害怕,家里突然死了一个人,你说她住,她都浑身发毛。

    晚上守灵夏侯令夏侯兰外加王妈妈,乔芸跟王冉说要去王冉家睡,徐秋华半路截胡,你去个屁去。

    “乔芸啊,外公活着的时候对你多好,现在人没了,你还睡觉呢?”

    徐秋华觉得不可思议,虽然说不用乔芸守灵,但是你睡得着吗?你就是意思意思,你今天晚上也不能睡啊,乔芸被徐秋华说的讪讪的,她一个人带着孩子,外婆现在根本没心思管小聪,外公昨天半夜人就没了,她就折腾的大半宿没睡,现在还不叫睡?

    徐秋华扯扯王冉,就把王冉给扯走了,王冉留下来也没用,她不回家,就去徐秋华家里对付一天,明天还得起大早在赶过来呢。

    王焱徐秋华托王焱的同学妈妈帮接回去,然后自己跟王冉去领王焱。

    到家,徐秋华说做点饭吧。

    “你也没吃什么,对了,闹闹晚上怎么办啊?”徐秋华这才想起来闹闹,孩子就让护士看着?人家要是起坏心思了怎么办?

    王冉拿着电话,才想给简宁母亲去电话。

    “送他爷爷家去了。”

    简宁母亲才哄睡了闹闹,自己就在一边看着,小孩子儿怎么看就怎么好玩,她也过半百了,就喜欢小孩儿,反正肯定比喜欢简宁那时候多多了,看着孩子就看了半天,家里的保姆还会说话,简宁母亲从楼上下来。

    “我看孩子还有点像是奶奶,人家说带时间长了,孩子就像谁。”

    简宁母亲就喜欢听这话,孩子要是像孩子的话,那就肯定会好看的,她也不想想看,一点血缘关系就都没有,孩子像是谁也不可能像她的啊,简耀东晚上有应酬,回来的时候都九点了,孩子正好就醒了,圆溜溜的眼睛到处乱转,小手乱抓,这孩子挺邪门的,在简耀东的面前从来就不哭。

    “怎么抱回来了?”简耀东也被弄的一愣。

    孩子从来不留在家里过夜的,今天这是怎么了?

    “她家不就是不停的有事儿嘛,王冉外公去世了,死个人弄的这么大的动作,也不知道是什么级别的人物。”简宁母亲淡淡的嘲讽,你过去看一眼就得了被,有什么好逗留的?

    简耀东没有说话,看看简宁母亲怀里的孩子,自己伸手就要抱,简宁母亲看的有点肝颤,主要简耀东他不会抱孩子,你说好像还喝酒了,你在把孩子给摔了,自己搂着孩子就没撒手。

    “你先上去换个衣服吧。”

    这个家是她能说了算的吗?简耀东冰冷的眼神扫过去,简宁母亲把闹闹送过来,小心的送到他怀里,逗着闹闹。

    “闹闹看爷爷回来了,快说爷爷你好。”

    她就怕闹闹哭,真要是哭起来,简耀东这脾气,也够孩子受的。

    护士看的心跟着一收一收的,简耀东这人的面相看着就有点凶,闹闹扁扁小嘴,自己就跟自己玩,简耀东问护士,现在都教孩子什么了,这肯定是有教的,从出生开始就有给孩子读书的。

    “这小脸是怎么弄的……”简耀东捏着孙子的脸,简宁母亲就想上手去抢,你别捏啊,孩子皮肤本来就嫩,就被他上手这么一捏,孩子的脸就出印子了,简宁母亲一看,就知道不能叫他抱,一点都不小心。

    “承宇啊,长大得有出息,别学你爸爸那废物,你要什么爷爷都给你。”

    简耀东缓缓说着,把孙子抱起来往头顶举,简宁母亲闭着眼睛,不敢去看,孩子太小了,你不能这样折腾的。

    “我大孙子,就应该跟别人不一样知不知道,你是个天才,是爷爷的希望知道吗?”

    简承宇扯着小嘴突然笑出来了,简耀东把孩子送回到简宁母亲的怀里:“你看他将来能怎么样?”

    简宁母亲一愣,这还需要问吗?肯定就是成功的,不是都说了,承宇这孩子命特别不错的。

    简宁母亲自己做不到照顾孩子,她也没有那个精力,不过家里能带孩子的人有都是,自己早早就睡了,简耀东也不需要去管孩子晚上哭不哭,八点左右的时候王冉过来的,简宁母亲都已经躺下了。

    “都说在这里睡了,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不耐烦的扫了王冉一眼,自己还能把她儿子拿去卖了?

    王冉笑没说话,她就是想儿子,你说天天睡在自己身边,突然今天就看不见了,心里有点难受,就想过来看看孩子。

    简宁母亲叫人把闹闹抱下来,王冉接过来孩子,抱在怀里,就觉得踏实了,就是这种感觉,打横抱着儿子,简宁母亲也懒得看了,愿意抱你就抱着吧。

    王冉晚上就没走,看着孩子小小的脸,自己舍不得走,干脆就在这里睡一夜了,早上还得起个大早,幸好家里有司机,送这王冉过去的,简耀东吃早餐,吃完就去公司了,简宁母亲胃口并不是很好。

    *

    吴国太早上是被电话铃音吵醒的,卫舟已经去上班了,她是班主任,本来没想接,不也是想为了叫生活更加好一点,婚礼就在一个星期之后了,全部都准备好了,就差临门一脚了。

    吴国太抓起来一旁的电话,看了一眼,等看清楚电话上面的电话号,自己有些难为,但终究还是接了起来。

    乔芸哭的啊,一直哭一直哭,外公没有了,自己以后没有的依靠了,她有些害怕未来,自己的未来会是怎么样的?乔芸知道外公就偏疼她,她也不是说没良心,外公去世了,她也难过也上火,可是她害怕不敢靠近,她看得出来大家都对自己很不满。

    “你让我回去吧,我真的以后不那样了……”

    如果乔芸又是大喊大叫的,或者指责吴国太,也许吴国太还能狠下心去骂这个女人,但是现在乔芸用着一种哀求的姿态,吴国太也算是了解乔芸,知道她的个性,没有人依靠,乔芸就真心的活不下去的,她最大的资本就是她外公外婆了,现在外公没有了,外婆也老了,早晚还不是都有这么一天嘛。

    可是凡事已经走到这个地步,还要怎么回头?

    一开始离婚的时候,他们都没有想过,因为什么要离婚的,彼此心里只剩下怨恨,你恨着我,我恨着你,现在他马上就要再婚了。

    “乔芸,你听我说……”

    吴国太说着说着自己也哭了,毕竟年轻的时候爱过一场,不管结局是好是坏,经历过,痛过恨过埋怨过,不懂事过,这就是他现在收获的最大宝藏,以后跟卫舟在一起了,也不会那样了,他想好好的活,想好好的见证每一天,想拥有一个家,想拥有一个体贴的妻子,这些是乔芸不能给他的。

    吴国太扯着一旁的面巾纸擦擦鼻涕。

    “真的,以后别找我了,乔芸我下个星期就结婚了……”

    齐娜晚上没有回家,孩子娘家妈给带呢,乔芸想跟王冉走,没走成,抓着齐娜就开始哭,哭的齐娜眼睛也发酸,齐娜看着眼前哭的眼泪鼻涕都是的人,同情乔芸,可是同情已经没用了,大家都在等着乔芸站起来,指望着她能翻身,可乔芸自己就好像永远不知道一样,她永远都在等着别人拽她一把,可是谁有义务来拽你呢?为什么你就是不明白这点呢?

    “好了,别哭了,去看看小聪吧……”

    “我一定会好好带大小聪的,然后叫他以后后悔……”

    乔芸咬着牙恨恨的说着,说着说着眼泪唰又落了下来,想起来未来自己都觉得茫然,她的未来在哪里呢?

    齐娜原本同情乔芸,乔芸一说以后要叫吴国太后悔,齐娜的同情就全部都飞走了,你总合计叫谁谁谁后悔,你想那么多干什么?现在唯一需要做的就是把自己的日子过起来,你就没有想过,你这日子以后怎么办?你就连养活自己的能力都没有,你要怎么办啊?

    外婆从外公去世就一直没怎么吃东西,心里难过,外公被送走那天,外婆从楼上跑下来,大家是这个劝,才把外婆给劝住了,外公这墓地是肯定要买的,但是买墓地现在就得花钱,老百姓之间不是这样说的,墓地都要买不起了。

    全家儿女在外公送走之前的晚上开了一个小型家庭会议。

    “我出钱买。”夏侯兰开口了,多少钱她都得出,她是女儿,说完自己看了一眼王妈妈,也没看王妈妈吭声,又开始端着脸嘲讽王妈妈,平时你又是这样孝顺那样孝顺的,现在怎么就不吭声了?

    王妈妈之所以不吭声不是因为她舍不得钱,买墓地,那就全家均摊吧,大家都是儿女。

    “我们三均摊吧。”王妈妈说了一句,夏侯兰立马就翻了,她跟王妈妈一向就是有些不对付的。

    “摊什么摊?你要是有那个刚,你就全部都掏了,没有你就闭嘴,用不着你来拿,这爸也没了,以后你少往家里来,跟你就没什么关系了,别挂着一张虚伪的脸,我看见了就想吐。”

    夏侯兰还没说过瘾,看看家里的房子:“这是老爷子老太太住的,出嫁的女儿什么都分不到,家里也确实什么都没有,当初我们就讲好了,这房子以后是要给乔芸的,你不会还跟一个孩子抢吧?”

    夏侯兰里里外外的意思,王妈妈这次回来就是为了分家产来的。

    王妈妈不想吵架,自己也没有那个力量,夏侯兰愿意怎么说那就让她说吧,自己站起身就出去了,夏侯兰照着王妈妈的背后恶狠狠的骂了一句,就是看不惯她那样,装的好像很难过似的,你心里说不定多高兴呢,当初老爷子去你家住,你不是给撵出来了,现在装出来这德行给谁看呢?

    夏侯兰接的这点钱全部就折腾到给外公买公墓上去了,典韦自然不会吭声,不用他们掏钱还不好,送走外公,尘埃落定,一切好像又回到从前了一样,可是好像又带着一点点的不同。

    外婆早上起床下楼买菜,临走之前叫外公。

    “我出去买菜了,你在家里……”回过头一看,哪里还有外公的影子?人已经化成一捧骨灰躺在骨灰盒里了,家里就只剩下一张照片,外婆坐在门口的椅子上好半天就没有动,乔芸要上班,小聪就给外婆带,乔芸这工作也是干的磕磕绊绊的,不会卖货,客人上门了,她是能躲就躲,朋友给典韦打电话。

    “人你还是给我领走吧,典韦咱们这么多年的同学加上邻居,说实话要不是看你面子,工资我都不能给她,就成天往门口一站,来人也不会问也不会卖货,这样的去哪里能行啊?她是不是有点太那个了?”

    据说孩子也生了,这也是大人了,怎么活的就跟没来过这个世界一样?以前家庭条件好啊?

    典韦去接乔芸,乔芸这就是一定不能干了,朋友扣了乔芸的押金,说这个钱谁来都不能给面子,五百块钱,是从乔芸第一个月工资里面扣下的,乔芸就不干,自己干活了,现在要走了,这押金应该返还给她的。

    老板被乔芸弄的也超级不高兴,她这里就是这样的规矩,不干满一年押金就不给了。

    典韦打开车门,乔芸上了车,典韦无奈的看了乔芸一眼,提醒她把安全带系上。

    “芸芸啊,你总得为自己找条出路吧?你外婆年纪大了……”

    典韦就没好意思说,你外婆要是跟你外公一样,突然就走了,你要怎么生活?指望亲戚接济你?这终究就不是长久之计啊,你手里一点钱没有,就一个房子,你卖房子是暂时能有点钱,可以后呢?小聪在慢慢长大,总要用钱的吧?

    乔芸不吭声,低垂着头,这是她惯用的动作,随便你怎么说,反正我就是没声儿。

    典韦心里就有点来气,你说你这孩子多不懂事啊,你离婚了还拖着一个孩子,一般的要是这样的,早就发奋了,你说你乔芸怎么就不愿意努力上进呢?谁能帮助你一辈子?

    乔芸坚信船到桥头自然直,就是不知道她这条破船到底什么时候能到桥头。

    典韦负责把人送回去,外婆也没有在嘟囔了,自己家孩子什么样,自己心里也清楚,从乔芸一开始毕业就错了,自己当时就应该砸钱给乔芸弄个稳定工作的,这样的也不至于乔芸现在根本就没有能力生存,在一个也是恨夏侯兰,觉得女儿能把姜雯弄进去,为什么就不能管乔芸?终究不是亲生的还是差着一层的。

    “芸芸啊,你未来有什么打算?”外婆看着乔芸问。

    打算?

    只能走一步看一步被,乔芸最大的打算就是想找个男人好好的再婚然后好好的过日子,她在家里带孩子,这样她就满足了,她就是想回去找张辽,可惜没有阶梯。

    乔芸这日子过的浑浑噩噩的,王冉这边闹闹的满月没有办,王妈妈就说等一百天的一起办,订酒店又带着孩子去照相可把王冉给折腾坏了,加上怀里的这个就是小魔王,王妈妈一路上跟着,两个人都没照顾过来,拍照的时候,孩子根本就不配合,摄像师都想尽办法了,他不行,就得王冉上啊,这给王冉溜的。

    “闹闹,你看妈妈这里……”

    压根就不稀得看你,就当你不存在,憋着一张嘴眼看着就是要哭。

    这把王妈妈给气的,这孩子怎么就这样呢?抱出来的时候挺高兴的呀。

    简宁去酒店试菜去了,孩子一百天得给同事去个信儿了,毕竟生的时候他们不知道,满月又没有办,简宁的意思给闹闹办满月不收钱,他跟王冉也不差这点钱,有孩子的就带着孩子来,热闹热闹,大家一齐吃顿饭,就因为这,王妈妈没少唠叨,在王妈妈的心里一直就认为简宁这孩子,在钱上面,他心眼就一直不全。

    你来往都走出去了,钱都扔出去了,然后你家有事儿你就谁都不告诉,好不容易告诉了吧,还不叫人花钱,合着你就光往外花钱是不是?你花钱有瘾啊?

    这边闹闹拍照呢,那边乔芸打电话进来,乔芸现在就愿意跟王冉跟齐娜好,她心里清楚,不管是王冉还是齐娜,条件就都好,乔芸好几次明示暗示,就想去齐娜家里干活,齐娜家也是做生意的呀,可齐娜就当自己耳聋,听不见,也不搭话。

    闹闹这孩子本身就不属于听话的孩子,王冉这脾气,就从生了这孩子,自己才知道,她也是急脾气,有时候被孩子给气的,就特别想上手,你说来影楼一个多小时了,就连一张照片都没拍上呢,摄影师一开始还能给个笑脸,现在就有点觉得这孩子太作了,你家长都哄不好,你说要怎么拍吧?

    王冉把孩子抱起来:“闹闹,你想怎么样啊?”

    王妈妈一看女儿发脾气了,立马吧孩子抢下来,有话你就好好说,你跟孩子横什么?虽然王妈妈也觉得孩子作,但是王冉一凶孩子,王妈妈就不愿意看了还说你哥脾气不好呢,你脾气也没好到哪里去。

    简宁正好试完菜打电话过来,王冉看着电话就没接,还跟闹闹生气呢,王妈妈接起来。

    “赶紧过来吧,孩子闹,王冉这犟脾气……”

    简宁开车过来影楼,要说简宁也够忙的了,得哄王冉,这边还得哄儿子,他儿子那从小谁看见了都说就是个大魔头,他不管你们累不累,不管你们生气不生气,反正他天生就是一个作的孩子。

    “闹闹,看爸爸这里……”

    也就简宁能有这样的耐性,不断重复,拍了三个多小时,给人摄影师累的,结束的时候就跟简宁说了,就给闹闹拍照耽误了他不少的活,本来还有要拍的,他这实在不能在继续拍了。

    “当初要是知道孩子这样不合作,我们都不能接这个活,从十二点到现在才拍了这么一点。”

    简宁一脸的歉意,闹闹闹腾累了,自己就睡了,王妈妈就跟老保姆似的抱着孩子回车上了,自己想骂他两句吧,舍不得,可是不骂吧,这孩子真是有点过了,你说爸妈的脾气他就谁都不像,这以后还能好吗?

    “冉啊吃饭。”

    “不吃了,气都气饱了。”

    王冉有时候跟儿子就上火,你说他小吧,可别人家孩子也小啊,也没闹成这样,白天白天闹,晚上晚上闹,就一点都不听话,也不懂事,王冉最怕的就是这孩子将来要废。

    虽然这个夸那个夸的,说闹闹将来怎么怎么行,王冉的感觉就是不好。

    本身这环境儿子就容易走偏,你看自己说他两句,全部的人都拦着,谁都不叫说,这么成长下去,要是真不好了怎么办?简宁这态度根本就不行,是,他喜欢儿子,问题他太喜欢了,闹闹所有好的不好的,在简宁眼里就全部都是好的,在怎么闹,他一声就都没有,自己抱着孩子就能抱四五个小时去哄,王冉自认自己做不到。

    王妈妈在厨房嘟囔了一句,你都是一个大人了还跟孩子生气,你至于吗你?

    “不吃拉倒,我们吃,简宁赶紧坐下来吃饭。”

    简宁推开卧室的房门,王冉在床上躺着呢,自己走过去坐在她腿边,王冉往里面动了动,自己抱着胳膊,视线没有看简宁,简宁拉拉她的手,王冉蹭一下子就坐了起来。

    “简宁你就没觉得你儿子现在不对劲儿?”

    王冉现在就后悔了,真是从小就不应该抱的,一下都不应该抱,这孩子现在就有点被惯的,凡事只要他不高兴,他认为哭一哭就能得到的吧?

    简宁双手按着王冉的肩膀,自己替她松筋骨。

    “他出生就是一个能闹的孩子,等大大就好了,并没有你想的那么严重,你相信我。”

    王冉翻着白眼,相信你?要怎么相信?才这么大一点就敢这样,长大了什么不敢做?

    “酒店那边定好了?”

    简宁点头,王冉叹口气,这边亲友办完一次,简家还要办一次,不过她跟简宁不需要出席,简宁的母亲在电话里就说了,只需要简承宇出席就可以了。

    两个人说了一会儿话,简宁把王冉劝出来了,王冉身上穿了一件粉红色的毛毛衣服,自己坐下身,袖子微微挽着。

    “也不知道你跟你哥的脾气都像是谁,你说我跟你爸谁脾气那么急了?还跟一个孩子生气,你可真厉害呀。”王妈妈给女儿盛饭,顺带着数落王冉。

    王冉的脾气像是谁,那肯定就是像王妈妈了,王妈妈自己的脾气也急,不过就是儿女就没有太叫她操心的,王爸爸又不惹她,她上哪里生气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