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221 生活是掌握在自己手中的

221 生活是掌握在自己手中的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妈怎么了?”简宁下班到家,看着丈母娘一直就没有出来,这有点不寻常,以往自己下班,丈母娘就一定会在门口守候着的,换了身上的衣服看着王冉问了一句。

    难道是跟王冉吵架了?

    “没事儿。”

    王冉也没往深了说,推简宁出去吃饭,简宁一直到吃完饭王妈妈还一直没有露面,正好晚上要给闹闹洗澡,简宁借着这个由头自己在门上敲了两下:“妈,闹闹要洗澡了。”

    闹闹洗澡没有王妈妈什么事儿,但是王妈妈一贯都是站在外面能搭把手自己就上,要是不需要她,她就不管了,看看就好。

    老太太从卧室里起身,眼睛哭得通红,看了简宁一眼,点点头就走过去了,简宁一看丈母娘哭了,这是跟谁啊?因为什么?一贯王妈妈在简宁的印象里就比较活泼的个性,也不怎么发脾气生气的,今天这是谁惹到她了?

    孩子洗完澡,王妈妈说今天自己有点累,叫王冉自己看着孩子。

    “行,妈你回去休息吧,还有人帮我呢。”

    王冉答应的很是痛快,王妈妈回到卧室里,她是肯定睡不着的,自己就跟自己闹心,也不愿意跟王爸爸讲,毕竟自己家的事儿这些烂套的,说出来多丢人,也是怕王爸爸心里笑话,那再不好也是自己娘家,懒得去扒他们的丑事儿。

    王爸爸这人本来就比较闷,你说还想叫他哄人,见王妈妈不说自己也没有话说。

    *

    夏侯兰跟外婆一前一后的上楼,把外婆送回家,这医院那边还没有人看着呢,夏侯兰除了周末去医院陪陪外公,其他时间你要是叫她送个晚饭什么的,她还行,不然她也没时间。

    “乔芸要是能养孩子就养,不能养,扔马桶里就淹死。”

    夏侯兰说的不够解恨,那你自己生的孩子,这边给那边给的,你是干什么吃的?

    外婆气呼呼的站住脚了,对着夏侯兰就来了:“你赶紧回去吧,看见你我心情不好,敢情不是你家孩子了,你说淹死就淹死了,你怎么不把你孙女给淹死?”

    夏侯兰一听她妈这话,不管是开玩笑也好,在气头上也好,那孙女是亲的啊,孩子还那么小,妈这样说不就盼着孩子不好嘛,哪里还能有好脸色看。

    “我看我这个当女儿的啊,说什么就都不行,不让你去找人家,你不信每每就总找,然后碰一鼻子的灰,我是拿着钱,我还落不到好,那这样也行,以后我还不管了,有这个钱,我干什么不好。”

    夏侯兰自己也委屈了,她月月给娘家钱,你看一千块钱是小事儿,那架不住长年累月啊,一年多少钱?那不是固定就每个月一千,她爸生病她妈身体不好,小聪这个那个的,那样少跟她要钱了?自己一个好没落到,最后还弄了一身的不是,她可真是拿着钱买罪受。

    “你别总以为你花两个钱,你怎么怎么了不得了,我跟你爸不用你钱……”外婆也是不能激的个性,叫女儿把自己给压住,她肯定就不干,加上本身心情就是不好。

    咣当将门甩上,夏侯兰吃了一鼻子的灰,夏侯兰个性其实跟外婆差不多,一看自己妈这样,那行,你不是不要我钱吗?我要是在给你钱,我就是贱得慌,拎着包就下楼开车直接回家了,谁爱管谁管,她不侍候了。

    乔芸看着小聪被外婆抱了回来,自己也分不清心里的感觉了,说不出来是高兴还是不高兴,一方面就盼着孩子能被王冉养了,这样她的压力就小了,另一方面也舍不得,那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啊,起身伸手接过来孩子。

    夏侯兰一撤,这外公看病就出问题了,外公买过医保,但是这种医保还需要个人出一部分的钱,外公看病也好什么都好,钱还真就是夏侯兰出的,你看夏侯兰人家底气足,那是她真的为娘家花钱了,夏侯令在怎么孝顺,叫他掏钱,他可没有他姐那么痛快。

    医院催款,外婆这边就合计,钱怎么就花的这么快呢?

    自己手里实在就没有钱了,叫乔芸给弄的,家里现在除了就那一套房子狗屁都没有,外婆就没弄明白,你说过去自己的生活过的挺好的,愿意吃什么就吃,愿意买什么就买,怎么就沦落到今天这个地步了?

    给老儿子打电话,叫夏侯令送钱,夏侯令在电话里答应的挺爽快的,可跟典韦一碰面,典韦不是亲生的,典韦得为自己家想。

    老人有三个子女,三个子女就都有赡养的义务,怎么现在就让他们家自己出钱?这次出钱不是一个特别大的数目,典韦就是自己拿了,她拿得出来,可问题这次拿了,以后怎么办?

    大姐就没管?

    夏侯令说妈跟大姐吵架了,吵翻了,妈在电话里就说了,以后不用大姐管了。

    “我大姐也是的,跟我妈吵什么?养育她一场,你看看她那样……”

    典韦在心里讽刺,你们家就是靠你大姐,要是没你大姐,还有这样的日子过?不管夏侯兰这人怎么样,对典韦来说,这大姑子人还算是不错,毕竟搭他们身上也是不少的钱。

    “你少说这话,爸妈你以后就都管了?爸现在住院啊,一方面没人照顾,你还打算跟过去似的一天一天轮?你别指望我啊,我还得上班,我还得管着孩子,你要是愿意,你就搬回去,你侍候你爸去,洗衣服端屎端尿的。”

    典韦先把丑话说前面,在想跟过去似的折腾自己,门都没有,那是你爸,不是我爸。

    夏侯令孝顺,可真叫他干点什么,他还是不行,他都是指望着典韦,典韦既然先扔话了,夏侯令自己心里也打怵。

    典韦去接女儿放学,要说典韦这个妈,也算是尽责了,夏侯芳晚上上晚课,手机就开着,典韦得听,得确定女儿是不是在上课,谁知道她有没有谈恋爱乱七八糟的,这样的费用典韦舍得,为了孩子真是一切就都拼了,你看这个钱其实她可以不花的,她可以省下来的,但是为了孩子好,不值得花的钱她也愿意花,换个角度,要是外公需要用钱,就是应该花的,典韦自己也得在心里过一遍,实在不行了,推脱不过了才能给花,谁叫芳芳是她亲女儿了。

    芳芳说饿,典韦领着女儿在肯德基吃完的才回家,在路上典韦就说。

    “你爷爷就是没事儿找事儿,好好的又瘫痪了,这不是给大家找麻烦吗。”

    夏侯芳有点不愿意听妈妈这样说,那毕竟在怎么样也是爷爷,虽然感情没有多少,那妈妈对着姥姥姥爷都挺好的,姥姥要是有个病痛,妈妈还立马就会过去呢,怎么到爷爷这里,就变成爷爷自己愿意瘫痪的?

    翻着小白眼。

    “妈,你以后少在我面前说我奶家的人不好,我什么都明白,不用你总这样告诉。”

    好不好她自己有眼睛,自己也会看,不需要妈妈在里面挑拨离间的,芳芳下意识就认为典韦这样的就叫挑拨离间,不然为什么从来不说姥姥姥爷的不好?姥姥姥爷难道就真的那么好?不过就是因为是你家里人,你想叫我跟姥姥姥爷亲近一点,她能理解,但是讨厌妈妈这样做,不够大气。

    这给典韦气的,你说这孩子,就说她奶家一点话,就说自己是故意的,她故意什么了?到底还是他家人,自己都不许说不好,得,以后她也懒得说了。

    外公人在医院终究就不是长久的办法,外婆想带外公回家,可回家了谁侍候?这又是一个问题,在医院的话,至少这方面还是有保障的,可问题医院天天撵人啊。

    外公一天就离不开人,外婆就坐在床边动弹不得,一会儿他尿了自己得给收拾,还得换裤子,一会儿拉了,把外婆都要给弄疯了,别说外公的大便,就是夏侯芳、姜维他们小时候外婆就都没带过,因为觉得孩子脏,这个撒尿那个拉屎的,她不愿意侍候,谁知道老了老了,自己沦落到这地步了。

    脱下来的裤子总要洗的,你不洗难道还有人帮你洗?

    外婆一边给外公洗裤子一边哭,那边病房里的人跑过来找外婆:“赶紧的吧,你家老头摔地上去了……”

    外婆扔掉手里的衣服就往病房跑,外公看不见外婆他就不听话,就故意作人,反正叫着看着是挺反感的,一个病房就没有不讨厌外公的,在一个原因就是因为外公没有办法自理,弄的病房里总是味道,谁一进来,一闻那个味儿就受不了了。

    “你这个作死的老头子啊,你是要累死我啊……”

    外婆跟别人一齐把外公弄回到了床上去,外婆一边哭一边骂,外公自己心里其实什么都懂,也明白外婆就是嫌弃他了,自己老了,没人管了,心里也是上火。

    外婆坐在外面哭,有人在劝她,说人老了就会这样的,你也没有办法。

    “叫儿女来吧。”

    外婆苦笑:“都忙,都忙啊。”

    她能叫动谁啊?一个两个的就都不管,可着她一个人糟践。

    三叔家儿媳妇这怀老三了,听儿媳妇的话,把三婶接回来了,三婶有几天没跟三叔说话,大清早做完饭,家里的工人陆续就都来了,五点要上车往城里面拉,去干活呢,王爸爸也来了。

    “大哥吃饭了没?吃一口吧,今天有你喜欢的。”

    三婶跟王爸爸说了一声,王爸爸也没吭声,自己拿着碗就去吃饭了,王爸爸现在帮着弟弟干活,一个月少不少的一万块钱划拉到手那就是小意思,三叔对王爸爸照顾那是一定的,但是家里工人也差不多就是这个价格了,有时候他要到处跑,就顾不上,工人中午还得吃饭,这些王爸爸在,三叔就放心,毕竟都是一家人,没人坑他,他这一天天折腾的,今天这里一趟明天那里一趟的,旁人看着他家钱多,也不想想,他多挨累啊,吃不吃什么好的,穿他也不讲究,弄这些钱无非就是为了孩子将来生活的好呗,给孙子的,给儿子的。

    儿媳妇这还怀孕呢,大清早就过来帮忙了,这当公公婆婆的眼睛就都看得见,对外三婶三叔都是一致的,认为这儿媳妇找的一点都没有错,大方得体还懂事。

    “大爷,你多穿一件吧,外面冷。”儿媳妇看着王爸爸穿的有点少,自己拿了一件劳动服就赶紧给王爸爸送过去,饶是王爸爸这样话少的人,跟侄媳妇还挺有话说的,觉得这孩子好,主要也是人家会来事儿。

    三婶看着儿媳妇,推她回家:“回去吧,这边不用你,你现在也挺不方便的,要是觉得无聊,就回你妈家,跟你妈聊聊天。”

    三叔的儿子毕业之后就在家里帮忙了,家里的事儿太多,他也不能出去找工作去,工商局税务局这都需要有人跑。

    三叔刚开始做挖井的时候,整个县差不多十万人口,就他一家做,一年到头那赚的钱就老鼻子了,后来吧,家里房子翻盖了,车也买了,工地距离家太远,这就一定要有车才方便的,外人看着就想研究,你们家怎么就突然有钱了?小车也买了,还给儿子在城里买房子了,钱哪里来的?大家就都是亲戚,人家就来给三叔打工,你也不能不让人家来,人家来学会了整套的流程,买机器就过来求三叔,三叔是最早买机器的,那时候花了一百六十多万,并且没有带过款,通过他买,怎么也能便宜个一两万的,老王家的男人就有一个通病,人比较实诚,太厚道了,明知道人家是要做这个,三叔领着去买的,然后别人在去别人家学习,弄的现在一百多家就都做这个,原本打个井要三四万,利润是很厚的,一天打四五个完全没有问题,现在呢?现在六千一口井,因为做这个的太多,弄的利润很是薄,三叔看着现在这块就是不行了,那自己就去发展别的吧,可是他一做,就架不住跟风的。

    今天出去一天,毛钱赚了一千,然后坏了两个车胎,得,自己搭进去三千块钱,好在别的地方还有进账。

    晚上三叔留王爸爸在家里吃饭,三婶杀了一只鸡,三叔拿出来一瓶黄酒。

    “别人送的,度数也不高,跟啤酒是一样的,我昨天喝了一点,哥咱们俩今天来点。”

    王爸爸不吭声是不吭声,但是自己兄弟,心里头就挂着,怕三叔手里就没有流动的钱,他家不是有嘛,就问三叔。

    “不用,有别的进账,现在是不如以前了,以前总去银行存钱,那人家一看,你家效益不错啊,现在一个月半个月的都看不见钱,也习惯了,我现在是老了,也是文化不行,光靠着用眼睛去看,也看不出来别的商机了……”

    王凌总说是王奶奶偏心,偏疼老大老二老三老五,就不偏疼他爸,所以他爸日子过的不好,其实并不是这样的,王奶奶根本就没有多少的家底,这几个兄弟就全部都是自己干起来的,三叔结婚的时候条件还不如王爸爸呢,什么都没有,自己跟王冉也是说过,为什么要养果树,那就是小时候吃不到,真的吃不到。

    看着别人家有颗枣树就馋的跟什么似的,自己家没有啊,那时候小孩儿哪里就有零嘴吃,等人家都摘完了掉在地上不要的,三叔捡起来放进嘴里,觉得那个味道真好吃,自己就想,要是有一天他能种枣树,他就躺在树下吃个够。三叔算是说到做到了,这些年自己养的果,他跟别人不同,有很多人家都是把最好的都卖了自己吃不好的,三叔家是先吃最好的,然后在卖,也有可能就不卖,没那个时间就不在乎那些了,毕竟日子好过了,卖那点水果的钱就看不上了,机会都是自己寻找出来的,三婶那多能干的人啊,夏天就围着果树转,冬天工人出去干活,她也跟着出去,秋天自己下地,什么活她就都能上手,其实王凌他爸活着的时候也是特别能干,但是王凌这个妈不行,不会过日子,这才没有起来的。

    “哥你放心,你弟弟手里钱绝对够,多了没有,几千万你兄弟我还有……”三叔喝的脸有点红,今天这是高兴,想起来过去的事儿了,以前那日子苦的啊,他们兄弟从小就都挺不容易的,特别老大,下面都是弟弟,吃什么也都吃不到。

    三叔就拍着胸脯:“我跟老五还有二哥就说过,我们几个都欠你的,平时这话我们也说不出口,老大你好不好我们都知道,不过我们嘴笨……”

    三叔絮絮叨叨的说着,他心里真的特别特别的感激这个大哥,他见多了兄弟之间干仗的,人活一辈子,你说能成为兄弟那是多么一件不容易的事情,他不明白为什么还要去挣,去抢,就那点钱你抢什么,自己靠自己,早晚就能发家的,而且老大家不仅仅是老大好,嫂子好,王冉也好,这个侄女,没少帮自己,要不然自己家现在也不能有这规模,王冉是大功臣。

    谁不说王老三家的水果最好吃,一棵树一个味道,那是,他大侄女那可是……三叔比比大拇指。

    三婶一看三叔这又开始了,知道你感激你大哥,你说叫大哥心里怎么想啊?大哥本身就是一个不善于表达的人,你弄的泪眼八叉的,人家老大是陪着你哭,还是不陪着你哭好?

    又到给工人结算工资的时候了,三婶算了一天的钱,其实在农村劳动力要明显比城市的劳动力给的价格高,为什么?

    过了秋收,大批的农村劳动力全部都往城市里拥挤,可城市能接受的度一旦达到饱和,有的人就被排挤了下来,恰恰相反的是,农村的人都出去了,农村本地用人,你要是用你就只能花大价格的去找,当然前提你也是得能干。

    就像是秋天的时候,三婶家找人下地干活,他们家种玉米,农村的妇女过来帮干活,一亩地一百五,能干一点的,一点三四百小意思,当然对于不能干活的人来说,一亩地那就相当于是神话了,女人都这样何况男人呢。

    三叔家原本没有大门,就是两边两道墙,他家从来也不安门,家里人白天都不在,里面的门也不上锁,他也不怕别人来偷,要是别人来家里拿什么了,那就证明人家需要这个东西,三叔没什么舍不得的,谁要是来家里做客,一般一坐几个小时,家里都没人回来,人家就总不停的抱怨,说是你家这不是晃悠人嘛,这三叔才安了一道门,门关着就证明家里没人,一般客人就不进来了,家里其实没什么值钱的东西,就门口堆了不少的钢管之类的,三叔家最值钱的就是那个电视机,这是儿媳妇托人从日本买回来的索尼电视机,除了这个就没什么了,谁愿意拿什么那就拿。

    农村不像是城市里,怎么收拾就没有办法干净,因为东西太多了,扔的到处都是。

    王爸爸也帮不上忙带闹闹,孩子也不需要他带,白天就去三叔家,晚上回来,换了衣服洗了澡,简宁今天晚上值班,没有回来,王爸爸把钱交给王妈妈。

    “怎么又要人家的钱了?”王妈妈就挺不赞同王爸爸去三叔家的,你说这不是难为老三嘛,你给你弟弟打工啊?人家是给你钱好还是不给钱好?这钱是越给越多,虽然是一家人,你也不差这点,被做叫人戳脊梁骨的事情。

    三婶给钱的时候就追出来了,三婶这人吧,虽然有时候也抠,但是对王爸爸尊敬,该怎么说就怎么说,正常在他家干活都给钱呢,更加别说是亲哥哥了,叫王爸爸放心的拿,也别有什么心里压力,王爸爸来,他们确实省了不少的事情。

    王妈妈听了王爸爸的话,接了钱, 不过没有收起来,而是起身就给王冉送过去了。

    王冉说死就是不要,王妈妈板着脸,你结婚了你也还是妈妈的女儿,对你跟你哥妈就是一样的态度,都是我的孩子,你嫂子我搭,你我也搭。

    “我跟你爸能活几年,要这些钱能做什么,叫你拿着就赶紧拿着,妈给的,你愿意买点什么就买点什么。”

    王妈妈把钱推到女儿的手,告诉王冉别跟徐秋华说,这不是她当婆婆的怎么回事儿,你说王冉要是说了,徐秋华立马就得翻,就得不愿意,明摆着你是心疼你女儿啊,你不心疼儿媳妇,王冉办事王妈妈放心,就是钱给了王冉,能少了徐秋华的嘛?就算是王冉不想着徐秋华,那不还有自己嘛,自己在给就是了。

    早上简宁下班回来,看着神色有点不好,估计昨天晚上是没休息好,王冉给他铺被子,闹闹被王妈妈抱王妈妈的房间去了,王妈妈怕闹闹吵到简宁休息。

    “要是我说,陶姐说的事情可以考虑。”

    看着他总这样累,自己也心疼。

    简宁在家里睡觉,王冉说要出去转一圈去,王妈妈也没拦着,愿意出去那就出去被,王冉拎着钱包给闹闹买衣服,外加给王焱买衣服,买给王焱的鞋子袜子裤子,一样一样王冉都是自己精心挑的,王焱穿多大的鞋子,多大的裤子,王冉都不需要问徐秋华,自己就知道,这姑姑当的确实挺像是样子的。

    买完东西眼看着就都十二点了,给自己妈去了一个电话,王妈妈压低声音,说闹闹睡觉呢,把王冉给喷了,孩子要是吵醒了,谁哄?

    “简宁醒了没有?”

    “没呢。”

    王冉挂上了电话,自己打车去嫂子家,徐秋华人在家呢,一开门,看着小姑子拎着好几个袋子,就知道这是给王焱买的,伸手接过来,姑嫂现在关系真的是特别的融洽,也许真是应了那句话,距离拉开了,美就出来了。

    王冉问徐秋华,妈不在家,什么都不方便吧。

    “闹闹实在是太闹了,要不然我也不能霸占着妈……”

    徐秋华心里盼着老太太以后就别回来了,就跟王冉一起住吧,说实话她还是喜欢一家三口人住在一起,虽然有时候做饭自己不愿意做,但是方便啊,家里要是有老爷子老太太就太不方便了,她从结婚就跟老爷子老太太住一起,你知道她都住够了,就简单举个例子,跟老爷子老太太一起睡,半夜上卫生间,她徐秋华就不敢只穿一条内裤出来,但是现在就没有问题了,王焱是个孩子毕竟还小,又有自己的房间,丝毫不影响的,徐秋华现在也不是说老的怎么样,跟王超也有夫妻生活,要是公婆在,你说哪里方便?

    但是这话,徐秋华不能说出口,就抿着嘴笑。

    “你别那么说,都是应该的,我生王焱妈也帮着照顾了,你生闹闹怎么能不管呢,我都想管了,可王焱吧,这一天天的也离不开人,你别心里怨恨嫂子啊……”

    漂亮话谁不会说?徐秋华是说漂亮说的最美丽的那一个。

    徐秋华每件衣服都拿出来看看,儿子全部就都能穿,王焱之前给王冉打电话,说要买什么笔,这孩子一般有事儿就都是找姑姑姑爷,因为跟自己妈说不通,徐秋华是反对孩子总买笔的,王超压根就是不管儿子怎么样,他也没时间,王冉对这些不算是了解,但是她去文具店找就差不多了,虽然不知道侄子要的是不是这样的。

    “坐一会儿被,冉啊……”

    王冉说孩子在家呢,怕闹,得马上回去。

    徐秋华拉开窗户,叫王冉慢点走:“你是不是过两月就得上班了?”

    王冉点头:“嗯,嫂子你回去吧,外面挺冷的。”

    “行,要是到时候你把闹闹送过来,嫂子给你看。”

    王冉回家,简宁还没起来呢,王妈妈就跟王冉嘟囔,怀里抱着闹闹呢:“之前说了怎么就没有动静了?是不是你们手里就没有钱了?”

    王妈妈知道给的钱不少,可架不住简宁折腾,这孩子花钱这个劲儿太冲了。

    王冉摆手。

    “不是,肯定不是因为钱,可能还没决定好呢,他自己心里有数。”

    简宁跟陶林玉的诊所选地方就选了很久,终于确定了下来,王冉也帮着忙活不少,主要这一段她真是太闲了,从来就没这样轻松过,起床就吃饭,吃完饭愿意哪里去就哪里去,孩子她妈就全部都负责了,根本不用王冉插手,现在闹闹不找王冉了,不过王妈妈是等于就被绑住了,自己哪里都不能去。

    天天就看着外孙女,心花怒放的,跟孩子玩就能玩一上午。

    乔芸这日子越加的不好过,自己想出去上班吧,可总下不定决心,去商场卖货?那一站就几个小时,她也坚持不住啊,去做文员?人家不要她啊,夏侯兰说不给钱了,那就真是不给了,夏侯令这边说给,可有典韦压着点,外婆自己手里没钱,没有工资,外公也没有,这一家人三个大人一个孩子都有嘴,就都等着吃。

    乔芸思来想去的,自己就想离开这地方,换个新环境去生活,没跟外婆打招呼,走的时候自己就留了一张纸条就那样走了,等外婆去追,你说要去哪里追吧,到处找就都找不到,火车站也去了,乔芸就没影子了。

    乔芸身上就踹了一百多块钱,你说她去哪里?

    自己坐着火车去了一个小城市,觉得这里谁都不认识自己,自己就从头来吧,去了一家旅店,结果干活乔芸不行,总觉得自己在这里格格不入,她怎么说也是念过大学的,怎么能在这里生活呢?

    旅店有些干活的人就长期住,一个屋子住几个人的,都算是农民工吧,旅店有时候客满,乔芸就得睡在外面,大半夜的自己睁眼睛就看着一个男人低着头在她面前,这把乔芸给吓的,虽然自己离过婚,但是这样的她也看不上啊,乔芸一下子就恼火了,但是怕惹怒人家,就装睡,转了一个身。

    怎么出去的,怎么回来的,就前后三天的功夫。

    外婆看着乔芸,重重叹口气,外婆的心思跟乔芸就是一样的,她出去吧,怕她受委屈,她不出去吧,觉得老是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心里挺纠结的,现在好了,人回来了。

    外婆没办法就还得给典韦打电话,叫典韦帮着乔芸找份工作,典韦说自己认识的人有限,可外婆发话了,典韦有个同学买衣服的,店里却一个卖货的人,典韦就说了,虽然这不是什么高尚的职业吧,但是一个月两三千那就是小意思,你卖好了还有的赚,在一个典韦也是为乔芸合计了,你总不能打一辈子的工吧?你得养活自己啊,你先在店里学习学习,等以后学好了,有一定了,大家坐下来一起想想办法,看看能不能拉扯你一把被,要不然看着她去死啊?

    这孩子虎的,亲生儿子都敢扔。

    典韦心里是瞧不起乔芸的,但还是有点可怜她,一切只能说,乔芸有今天,得感谢她自己个儿跟外婆。

    “妈,我也就能帮着乔芸找这样的工作了。”

    外婆有点不满意,觉得乔芸还是去银行的为好,看着典韦,典韦无奈。

    “乔芸以前也去过银行,那就是临时工,也不可能转正,妈一个月就挣那么两个钱,一干也是一天,没有现在有发展……”

    外婆再不愿意也只能这样了,乔芸这孩子就得在自己的身边,自己看着才能放心。

    乔芸自己心里也是有主意的。

    “外婆,舅妈,我想去我姐的叔叔家打工行吗?”

    乔芸脑子还不算是坏,她知道王冉的三叔家干的很大,都是亲戚,她要是去了也能照顾照顾她不是嘛,典韦一听,得,自己说那些乔芸就是压根都没听进去,这还合计要叫别人帮她呢。

    你外婆去闹腾你王冉姐,你没听说嘛?你就好意思提这茬?这孩子不懂得好赖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典韦也不吭声了,你们愿意怎么弄就怎么弄吧,不过这次外婆没同意。

    “听你舅妈的话,少去跟他们家没完没了的。”

    乔芸咬咬嘴唇。

    王冉看着来电显示,说实话乔芸一打电话,王冉就不想接,可还不能装不在,乔芸就直接说了,自己想要挣点钱,想去王冉三叔家帮忙。

    “芸芸啊,我三叔家的活不是谁都能干的。”

    王冉很无奈,一般去三叔家干活的女人都比有些男人强,真的很累的,也不是什么高端职业,你坐在屋子里有钱进账的,不是她瞧不起乔芸,而是这活乔芸干不了。

    “姐,你帮我一次吧,我真是想好好的活着……”

    就不停的墨迹王冉,王冉没办法,跟三婶说了,三婶一听。

    “冉啊咱们丑话说到前面,到时候不行,你就别怪三婶不看什么亲戚的面子,这干活不是别的……”

    乔芸到底还是去三婶家了,叫她做饭吧,她不行,她也起不来那么早,叫她跟着干活吧,你说乔芸这个娇滴滴的劲儿,一开始她硬忍,可这活就不是硬忍的事儿,三叔是好心肠,不忍心难为人孩子,让乔芸帮忙跑跑,这样总不累了吧?

    可三叔就忘记了,这些东西乔芸压根就不懂,三叔跟乔芸说的好好的,叫她去把机器收回来,只是去说时间,不是要她带回来,剩下三叔能安排的,结果乔芸去了,也不知道怎么说的,等三叔要把机器运回来,人家那边不放,说三叔这样可不行,他们赶工程呢,机器拿走了,他们怎么办?不是说等他们完工的嘛,还有七八天了,三叔一听,这不对劲儿啊,自己不是这样说的,叫儿子回来,三叔也是忘记了,自己是跟乔芸说的,儿子就说不是自己去跑的,最后问到乔芸的身上。

    乔芸面子矮,人家就求她,说马上就完工了,她就答应了,她就给答应了竟然。

    三叔晚上吃饭,跟三婶说了一句,这孩子不能留,半点事情都办不明白这肯定就不行,主意太大了,自己就给定了,你有问过他嘛?

    乔芸接到三婶的电话,自己又哭了,说那对方一直求她,巴拉巴拉的,三婶是强忍着,就差没开口骂了,你他妈的傻是不是?那边亲你搞不清楚?这边有活儿呢,人家求你,你就等人完工的?什么叫七八天就完工了?那就是糊弄你呢,机器借给他们,到现在就没有给多几次钱,这边的钱是干完马上就能进手里的。

    “不是三婶不通情达理,乔芸啊,这活你干不了。”

    智商根本就不在一个线上的,三婶就是没好意思说这样的话,乔芸大受打击,觉得是个人就瞧不起自己,挂上电话,这回忍着没跟外婆说,怕外婆说自己自找的,私下又找到典韦了,说想去典韦介绍的地方,典韦也不知道乔芸先去王冉三叔家了,就跟朋友说了,乔芸就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