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220 生活百态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妈,你回去吧,孩子已经退烧了。”简宁看着母亲没动,又说了一次。

    “我回去我也不能放心,在等等吧,一会儿我叫司机送他们回去,你不也下班吗?一起走吧,孩子王冉带,我就没放心过。”简宁母亲看了简宁一眼,从他找这个老婆开始,她就是不愿意的,奈何简宁自己愿意,别人说不了他。

    简宁只当没听见,婚也结了,孩子也生了,怎么还在说这个事情,他一直就觉得王冉挺好,王冉家也挺好的,小孩子生病这就是不可避免的。

    外婆就在门外看着里面,心里挺苦的。

    外公这一天天的谁管了?就可着她糟践,外婆实在是有点扛不住了,虽然不用自己上手,可外公到底是不能离人,她哪里都去不了,等于就把她给捆住了,外婆享福了一辈子,临老临老,你说这日子过的,太过于糟心了,女儿不接,儿子不要的,这还带着乔芸这个尾巴,她心里清楚,带着乔芸哪里都去不成,可不管乔芸那能行吗?

    乔芸是什么样的性格,难道外婆不知道?就是因为太知道了,才不能对着乔芸不管哪怕乔芸三番两次的气她,一旦她真的撒手了,乔芸就得去死去。

    一方面觉得嘴里发苦,一方面就觉得王妈妈有点不像话,你自己爸爸住院了,你说你当女儿的你跑过几趟?这样的就是闹上新闻,你都占不了便宜的,没良心啊。

    要知道她现在是这样的,自己当初就不可能对她好,她还能有今天这样的生活?

    王妈妈拎着袋子送到小洋人面前:“吃点吧,也坐了将近三个小时了。”

    简宁母亲连个眼神都懒得施舍给王妈妈,要不是她孙子今天有病了,她来这里干什么?没吃过东西嘛?

    人家根本就不领情,王妈妈也懒得说别的话,小洋人开口了,说现在不就看出来两种家庭养孩子的分别,要是闹闹在家里,哪里还用大半夜的往医院折腾,直接叫家庭医生过去就行了,不停的在用话去点王冉。

    “当妈妈的不是说把儿子护在身边就是对孩子好的,你要分清楚,怎么样的对孩子的未来有帮助,你不希望你的儿子将来是个人才?你所担心的那些在我们家是根本就不会发生的。”

    简宁母亲觉得王冉担心最多的不就是怕闹闹将来被养成那样败家熊孩子嘛,在他们家长大的孩子不可能就会变成那样的,再不济也是简宁这样的,反倒是你这个当妈妈的,妈妈是决定孩子未来走向的一个重要的人物,依着自己看,王冉是事事都不行,都不能起到一个引导的作用,你能交给孩子什么?

    王冉就是不吭声,先拖过去在说,不过简宁母亲对闹闹的重视,这挺叫王冉闹心的,以前也有想过,会关心,不过因为简宁跟他爸这样的关系放在这里,亲也不至于亲到哪里去,谁就能想到了,最后竟然变成这样了。

    他们越是关心闹闹,王冉心里越是提心吊胆的。

    简宁下班,单手搂着妻子,妻子怀里抱着儿子,小家伙睡着了,估计也是有点难受,孩子生病了嘛,可能就会觉得不舒服的,脸上也有泪痕,王冉亲亲儿子的小脸,简宁打开车门,母亲已经离开了。

    “上吧。”

    王冉抱着闹闹坐在后面,王爸爸坐在副驾驶的位置,王妈妈也跟着上了车,这是闹闹第一次生病,护士从一旁的门上车的。

    司机把简宁母亲送回到家,简宁母亲下车,自己用手撑撑头,好几个小时没睡,她也困啊,鲜红的指甲敲敲头,准备进门,那边简耀东已经准备去公司了,秘书过来接的,拎着包,对着简宁母亲微笑。

    “孩子怎么样了?”简耀东问了一句。

    “没太大的问题,我给陈医生打电话了也过去了,就是有点发烧,这孩子的身体就算是好的,第一次生病。”简宁母亲解释着,这小家伙的身体特别好,别看生出来不大,生出来不大那也怨王冉,是她不能给孩子营养。

    反正一切就都是王冉的错。

    “叫她们上点心,小孩子容易生病。”简宁母亲送着丈夫上车,简耀东拎上车之后撇了这么一句话,秘书跟着上了副驾驶的位置,简宁母亲往回走,回到卧室里,自己对着镜子把耳朵上的耳钉取下来,她哪怕就是半夜出去,自己也得收拾好,她代表的不仅仅是自己,从梳妆台起身照着床榻的方向走过去。

    简宁母亲心里有点憋不住的急躁,她现在就想把闹闹弄回来。

    多一天就不想等了,这是她孙子,王冉同意不同意,这并不重要。

    躺在床上,睡了不到四个小时,简耀东的秘书来电话,说是叫司机接她过去,简宁母亲起身,挑着衣服,佩戴的首饰,上了车打了一通电话,她首先得确定一个问题,用钱买不到王冉的同意,那只有玩硬的了,她如果真的想打官司的话,自己也得奉陪,不过那时候她的婚姻就一定是保不住了。

    前面的司机就跟没有听见一样,司机的心里却特别的诧异,闻所未闻,毕竟孩子的爸妈都活着,现在当奶奶的竟然公然的要去抢孩子?这似乎有点解释不通。

    在司机来看,简耀东对简宁的无情,这家里上上下下的人就没人不知道,当初闹的动静那么大,都惊动警察了,简耀东的心狠就不是一般他们能理解的,也许是因为人家是大老板,你们做不出来的人家统统能做,所以人家成功了,你现在还依旧是个司机,这就是差别,儿子都不要了,却要孙子,这是什么意思?

    叫人觉得很是纳闷,猜不透。

    做法就太怪了。

    简宁的母亲陪着丈夫参加的饭局,能叫他们夫妻给面子的人不是很多,做生意做到这个地步,不是没有人惦记,化缘的人多了去了,但是不见得每个人都能在简耀东的手里化到,得看你的本事,说过的,你敢叫他蛋疼,他就敢叫你蛋碎,做到今天这个程度,说官方没有人那就是骗人的,上面有力量压着,不过他就是低调而已,而且简家的人没有从政的,这一点似乎大家就都很清楚的知道,简耀东是个生意人,结交人也是要看,什么样的人值得他去结交。

    回程的时候,简宁母亲在车上就开口了,首度说到闹闹的问题。

    “孩子两岁了就认人了,到时候更加离不开母亲,一个男孩子从小被养成这样并不是很好,我是想现在就把闹闹接过来。”王冉敢闹,她就敢叫王冉知道知道什么叫只手遮天,这个孩子只是借用你的肚子生出来的,你说了不算,他的人生你没有决定权。

    简耀东闭着眼睛,一直就没有说话,简宁母亲有些不懂丈夫的意思,要接孩子,自然就是从小要接过来的,总比长大了再接的好,对孩子也有好处的,他现在不说话算是什么意思?

    车子到了地方,司机跑出去打开简耀东一侧的侧门,简耀东睁开眼睛扣着西装的扣子。

    “等他两岁的在接。”

    简宁母亲坐在车子里就没有动,为什么一定要等孩子两岁呢?

    简宁母亲坐在床上,就在考虑简宁离婚的可能性有多大,说实话她现在就是盼着他们两个赶紧的离婚,哪怕就是不找门当户对的,只要不是王冉就好,王冉就好像跟她犯克一样,不喜欢就永远不会喜欢。

    *

    乔芸就像是得病了一样,好像神经方面受刺激了,总是来找齐娜,齐娜原本在家里休息,现在也不敢了,回去父母那边就上班了,就是为了躲开乔芸,她实在就不愿意听乔芸讲那些事儿了,你现在后悔真是来不及了,乔芸就是想找个人帮自己出头,无论做点什么就都好,外婆是打死就看不起吴国太了,认为吴国太这辈子就是这样了,乔芸说的那些外婆根本就不信,认为吴国太就是故意晃悠乔芸的,谁叫乔芸心眼不全了。

    齐娜是能躲就躲,齐娜她妈看着女儿这样东躲西藏的就挺来气的,我家姑娘也不是通缉犯,你这样算是什么意思?没见过这么不知觉并且叫人讨厌的人。

    齐娜一看手机上的来电显示,自己无比的蛋疼。

    “妈,你就说我抱着孩子出去了。”

    齐娜妈妈接起来的电话,实在做不到就在电话里开骂,只能劝两句,别有深意的说着:“乔芸啊,齐娜这天天带着孩子,你总找她也没用啊,齐娜一丁点作用都不起。”

    卫舟被乔芸上次那么一闹,心里就一直膈应,有点反悔就不想跟吴国太一起了,她妈就劝,这都领证了,你要是不在一起就得离婚啊,人家谁管你因为什么离婚的,到时候身上刻的不就是二婚的痕迹嘛。

    “国太是怎么说的?”

    卫舟脸子绷绷着,她这个条件,最后找个二婚的,找个二婚的也就算了,问题现在还有这么多的麻烦,能不能行了?

    “妈,要不然我就不结婚了……”

    卫舟她妈苦心的劝着,都这样了,你就尽量拴住吴国太的心,咱凭良心说话,吴国太这小伙就冲这外表就得加分,人也挺好的,跟你哥还是同事,知根知底的,就这样吧。

    卫舟叹口气,她也就是想想。

    吴国太来丈母娘家,亲自赔礼道歉的,也说明了自己的态度,当场掉眼泪了,说到小聪真是心里挺难过的。

    “我将来对那个孩子我肯定就是尽不到责任了,我跟他妈妈是这样的情况,我知道你们心里都怎么想的,你们放心,爸妈我会卫舟好的……”

    直接就改口了。

    吴国太下保证了,说将来那孩子怎么样,他都不会管,卫舟她妈觉得好像是他们家在逼吴国太表态似的,这未来谁好谁不好就都不一定,凡事别做的太死了,太绝了,人前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国太啊,我们没有别的意思,到底是你儿子,你该管还是得管,我们不拦着,但是要在能力的范围之内,你得分得清谁是对你好的,谁是关系稍微靠外一点的。”

    话说的明明白白的,你吴国太想管,不是不行但是前提你得看看自己的本事,你有大本事,那到时候全家都捧着你了,还不是你说了算,但是你也得要明白,一个是前妻生的孩子,一个是现任妻子生的孩子,哪个亲你除非是傻子你分不出来,将来那孩子长大了也不会给你养老的,毕竟这样的事儿,会给孩子留一辈子的隔阂的。

    吴国太就是太明白了,所以自己才敢这样保证的,说给乔芸的钱,他没耽搁,吴国太就从来没有这样大方过,亲自就给送过去了,乔芸不想要,觉得一万块钱就太便宜他了,孩子还是想给他送回去。

    两个人在门口说话,说着说着乔芸又开骂了,无非就是说吴国太不要脸勾搭一个贱女人。

    “你嘴巴放干净点,乔芸我们俩都离婚了,我处对象再婚有问题嘛?你别跟个神经病似的,我今天话就挑明白了,小聪我不要,你爱哪里送就哪里送,有本事你就扔,我还真不惧怕你。”吴国太也是被逼急了,自己好好的跟她说就说不通。

    他都拿出来诚意了,也愿意认错了,就当自己过去耽误她了,还要怎么样?

    乔芸就是不讲理呀。

    吴国太脖子上挂了一条卫舟的妈妈给买的项链,是情侣项链,吴国太自己也挺喜欢的,乔芸没管那些,抓下来就不肯给了,吴国太对乔芸的亏欠之心到这里就全部都结束了,你愿意怎么样就怎么样吧,一万块钱扔进屋子里自己转身就走了,以后孩子的抚养费他都不会给了,有本事你就起诉。

    乔芸就是哭,哭完了回头看着小聪,抱着孩子就冲出去了,邻居看着乔芸这神情有点不对,就跟着去了,结果你猜乔芸干什么了?

    邻居赶紧给外婆打电话,说乔芸疯了,她把孩子扔到别的楼洞里,自己转身就跑了,竟然跑了?

    这是邻居多心跟了上去,要不然这孩子不就完了?

    外婆从医院跑回来,她前脚才离开,后脚外公就拉了,拉在床上了,病房里就好多人呢,你说这个味道,外公自己又不能动,就动嘴骂人,他就会骂人,可惜没人搭理他,谁愿意伸这手?多脏啊,那就得外公自己捂着被。

    护士今天忙,好半天就没进来一个,这还是别的病人家属,实在坐不住了,那味道那个呛人啊就去找护士了,护士还弄的特别不愿意呢,家属跑哪里去了?就扔着这样的病人,能放心吗?

    外婆接过来小聪,看看孩子,孩子也是挨冻了,你说那楼洞里漏风啊,外婆就觉得乔芸疯了,这是你儿子啊?

    打开门抱着小聪回去,乔芸在家呢,看着儿子被抱了回来,自己松了一口气,其实她不是没想出去找孩子,可是真的找吧,自己又觉得后半辈子被拖累了。

    “我说不叫你跟他结婚,你不肯听我的,就一定要跟他结婚,孩子离婚的时候有人劝你别带在身边,可是你不愿意,现在孩子你就扔了?芸芸啊,你到底是要做什么啊?扔亲生孩子这种事儿你都做得出来?”

    虎毒还不食子呢。

    乔芸只是哭,自己一句话不说,她觉得自己的人生就没有指望了,你知道她晚上睡觉都会做噩梦的,她人生的轨迹应该更好的,哪怕就是嫁给丁冬了就都不应该是今天这样的,外婆为什么该拦着的一个没拦住,不应该拦着的就都给拦住了?

    外婆知道夏侯兰不会同情乔芸的,夏侯令就更加不用说了,抱着小聪就去找王妈妈了,知道王妈妈在王冉家呢,也去过王冉家,这得得意于徐秋华的显摆了,当初不就是徐秋华带着外婆去王冉家的。

    楼下的保安问王妈妈,王妈妈都傻眼了,怎么找到这里来了?

    外婆进门就开始哭,她真是伤心了,被乔芸伤透心了,自己就这么护着她,你说她还作妖,外婆抱着小聪就不撒手,王妈妈一看外婆哭成这样,这是怎么了?

    “我真是要被乔芸给气死了,把孩子就给扔了,这是有人看见了,要不然都能冻死孩子……”

    王妈妈一听只觉得脑仁很疼,亲妈扔孩子这种事情还能发生?

    王冉怀里抱着闹闹呢,没办法,闹闹才睡,睡的有点不踏实,不过这两天可能也是因为生病没怎么作,王冉拧着眉头,外婆就哭着求王冉。

    “王冉啊,外婆求你了,你就当可怜你妹妹,乔芸这孩子疯了,我也说不了他,你看在小聪这么小的份儿上,你家条件好,一个也是养两个也是带……”

    王冉听着这话很别扭,她家条件好,所以她就得替别人养孩子?

    “外婆你别说了,不行。”

    外婆就抱着孩子坐在地上:“你外公现在瘫痪,但凡他要是好好的,我就不能来求你们娘俩,小兰这根本就不伸手管,老的就更加别说了,那个媳妇儿在中间挑,小聪我照顾不上,乔芸现在又不听话……”

    王妈妈叹口气,叫王冉养小聪那肯定就不行的,这算是怎么回事儿。

    “要不然我去找吴国太,叫他们俩复婚吧……”

    外婆说吴国太要再婚了,王妈妈就想到有今天了,只是没想到这么快,毕竟吴国太这个家里……就不能算是太好吧,要是当初他能找好的,何必找乔芸呢,王妈妈伸手去扯外婆。

    “闹闹福气这么好,你说小聪也吃不了多少东西,你们就忍心看着小聪过这样的生活?王冉啊,你是当亲姨妈的……”

    王冉家根本就不在乎多养一个孩子,她也完全有这个能力,就当是帮乔芸一把。

    王妈妈冷着脸,直接就把不好听的话说出来了。

    “妈,你这话就别提了,王冉这一个孩子都不知道怎么带呢,小聪有亲妈在……”

    “那乔芸现在就想把孩子给扔了……”

    “要是乔芸实在想扔,我们也没有办法。”王妈妈咬着牙,同情别人害自己女儿,这种事情她做不出来,你可以说她不仁义。

    王冉有自己的孩子,她怎么养别人的孩子啊?

    外婆眼泪都要流尽了,自己这样跟她们好说好商量,都拿出来头放在地上的姿态了,她们就这么狠心?这不是逼着小聪去死吗?

    “王冉啊,外婆就这样说……”外婆哭的已经发不出来声音了,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啊,她们就这样给孩子积德的?将来简宁家能看着孙子就不管嘛,孩子被接走了,王冉他们俩不就没有孩子了,帮了小聪,他们以后福气也会更多的,明明伸伸手就可以的,就这样眼睁睁的不管,叫孩子去死?

    “王冉啊……”外婆的手拽着王冉的腿,哀求的看着王冉的眼睛:“小聪吃不了你多少东西的,外婆求你了,外婆求你了。”

    那就是你伸手就能救一条命的,乔芸之所以那样做也是被吴国太给气的,乔芸带着这孩子将来也真是没有出路了,唯一的出路就是王冉接手小聪,小聪能过上好日子,也不会难为王冉。

    “外婆,我有孩子,我没有办法,你把孩子带走吧。”王冉抱着孩子就进屋子里了,她儿子现在还没有好利索呢,就对她说这样的话,王冉不想听,你说她心狠那就狠吧,她也没有义务对别人好。

    外婆抱着孩子在客厅就一直哭,护士的国语水平不差,所以听明白是怎么回事儿了,觉得有些挺那个的,外婆这就是玩上无赖了,把小聪扔在地毯上,自己掉头就要走,王妈妈肯定不能干的,抱着小聪又塞了回去,王妈妈的力气很大,她不能给女儿留这样的麻烦,就是她们心狠了,小聪无论如何不能管。

    “小真啊,妈……”

    王妈妈把孩子塞出去,自己就把门给带上了,她不管外婆怎么骂,走到哪里,也没有听说过这样的事情的。

    外婆够狠,她知道这小区很高档,就是项链掉在地上了,都不会有人去拿的,生活在这里的就都是有钱人,不会有人去害小聪的,走廊上也是特别温暖的,走廊上就都是地摊,自己就把小聪给放地上了,外婆不过就是吃定了王妈妈不会舍得看着孩子这样,她自己也没敢马上离开,藏身在楼梯间,就想着看,王妈妈会有什么举动。

    王冉把闹闹放回到床上拍着儿子,她也不明不白乔芸怎么合计的,孩子你都生了,你既然生他你就要对他的人生负责,你现在这样算是什么意思?不能养的话,当初为什么坚持要孩子?

    你这不是坑孩子嘛。

    王妈妈只觉得无语,哪里就有这么办事的?不是上门来威胁了?太不像话了。

    王妈妈没有开过门,就怕外婆堵在外面不肯走,哪里还能开门,这边是小区的监控,发现走廊有个孩子,保安肯定就是要调出来监控的,外婆的一举一动就都在监控里面了,保安直接就报警了。

    说是有人恶意的遗弃孩子,外婆在外面登记的时候是用了自己的身份证的,这警察要找家属特别容易,而且一切画面,外婆不就是在楼梯间守着呢,警察也没有费工夫就找到人了,当然也还得找王妈妈,这事儿毕竟跟你家多少沾着一点的关系。

    “孩子跟你是什么关系?”

    王妈妈看着外婆,恶狠狠的看着外婆,她什么意思?就想把孩子推给他们是把?

    外婆就是哭,一句话没有,你说一个老人哭的跟什么似的,警察看着也挺可怜的,有点偏向于外婆,问她就什么都不说。

    王妈妈开口了:“孩子是乔芸的,也就是我外甥女的,老太太的外孙女的孩子。”

    警察皱眉,问王妈妈知不知道为什么老太太要把孩子给扔他们家走廊,王妈妈说起来自己都觉得讽刺:“说是乔芸不能养孩子,养不了就一定要我女儿收养,我女儿才生完孩子啊……”

    王妈妈也哭了,你这不是想叫王冉跟简宁离婚吗?好好的,人简宁能给你养孩子不?人家又凭什么养啊?放着自己的孩子不要去养一个外姓人的?

    外婆就是哭,就是哭等警察问明白了,看着这老太太觉得特别无语,本来这是家里事儿他们不应该插手管的,但是现在牵涉到遗弃孩子,这往严重了说,你就是犯罪的,可外婆死活就不抱那孩子,就等着王妈妈抱被,女警看着孩子特可怜,就想让王妈妈先抱着,那老太太是神经病,你也是神经病啊?

    王妈妈不伸手。

    “我说阿姨你怎么就是这样的人呢,自己家的孩子……”

    王妈妈宁愿现在就扯破脸,她是绝对不能伸手抱的,这要是抱了将来就说不清了,对孩子来说是残酷,可是她也无奈啊,摊上这样的妈这样的太婆只能说命不好。

    这边联系外婆家里人夏侯兰跟姜维来派出所的,夏侯兰闹到都要炸了,她特别就想问问自己妈,傻了吧?

    你求人求到门上去了?他们家是活不起了还是怎么样了?

    “妈,你干什么啊?”

    外婆就是一个劲儿,哪怕就是夏侯兰愿意帮着养小聪,外婆都不能干,她不放心,她就放心王妈妈。

    “你可真行啊,还弄派出所来了,这下可都解恨了,你说我过去怎么就没看出来你是这样的人呢?真不是亲妈了,送进来你也不伤心。”夏侯兰嘲讽的看着王妈妈,这可真不是你亲妈了,你真是狠心啊,你怎么不玩死老太太呢?这都什么样了?

    爸在医院躺着呢,把妈还弄进派出所了。

    姜维了解了一下情况,听完姜维只觉得无语,他一直都觉得自己岳母智商也好情商也罢都是挺高的,怎么现在就成这样了?有点叫自己难以接受,你们不养了,就得把孩子往人家家里塞?凭什么啊?

    姜维说车就在外面呢,要送外婆回去,外婆死活不抱小聪,你说她不心疼那就绝对是假的,外婆就从来没这样哭过,哭的肝肠寸断的,可是现在自己也没招了,外公这样,她这样,乔芸又这样,把孩子送回去肯定不行,就吴国太家里那个德行的,孩子一辈子就毁了,为了孩子好,就绝对不能把孩子送回去,而且这边有能力养小聪,有能力叫小聪过好的生活。

    “妈,你抱着孩子不行吗?”夏侯兰跟外婆就在派出所里面嗷嗷叫唤,她妈都要气死她了。

    外婆目光一直就紧跟着王妈妈不放,目光里就全部都是谴责,你要说王妈妈寒心,那就不仅仅是寒心了,这些年她对家里什么样她不图回报,做人家儿女的,不管是亲妈还是后妈,到底把她给养大了,她得记着好的,不能总记着不好的,做人不能太小心眼了,结果到头就来算计她女儿啊,一次两次的。

    王爸爸下车,闷声不响的,对夏侯家的这些破烂事自己都懒得开口了,打开车门等着叫王妈妈上车,谁知道王妈妈突然火大了,照着外婆就走过去了。

    “妈,你就不算计王冉不行吗?”王妈妈眼圈通红,外婆的眼睛更红,两个人就像是仇人一样的敌视着对方,恨不得就用视线杀死彼此,外婆恨王妈妈,恨不得现在就把王妈妈的肉拨了骨头剃了。

    “我怎么算计她了?”

    夏侯兰不讲理,一看王妈妈这样就上来了,你什么意思?你跟我妈怎么说话的?

    夏侯兰上来就吵,还上手,王妈妈这个劲儿也是在气头上,就直接骂上了,双方直接开战了,你说难为死姜维跟王爸爸了,两个人都觉得不至于闹成这样,姜维就去拦夏侯兰。

    “你少说两句。”

    “你别废话。”夏侯兰转头就是狠狠一句,对着姜维就直接去了,转过头对上王妈妈;“你家动迁就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是吧?我妈怎么就算计王冉了,我告诉你,今天你要是不说清楚了,我就去法院告你,你个不要脸的贱人,我妈辛辛苦苦的把你给带大了,我爸住院你管了?有点事情你就没影子了,本来就没把你当做这家人,你爱来不来,还没完没了了是吧?”

    王爸爸去扯王妈妈,王妈妈也是这些年的心酸,不涉及到王冉,她不至于这样。

    擦擦眼泪。

    “我瞎说?妈我知道小聪可怜,但是可怜也不能就可着我家王冉坑啊,王冉这婆家本来就不好说话,她之前没孩子,你说叫乔芸把小聪给王冉养,妈,你怎么能说出来这样的话的?那是我的女儿啊,别人怀孕她眼睁睁的看着,说是身体没毛病,要孩子就是要不上,你也当过女人,你也知道那对一个女人来讲这意味着是什么,她的处境多难啊,你竟然能说得出来要把小聪给王冉养,现在闹闹这才多大,一个孩子王冉都没有精力去照看,你又提出来叫王冉去养小聪,小兰既然说我了,那我也就不怕把话说的太难听了,小兰是亲姨妈,老小是亲舅舅,就是怎么轮,也不至于就轮到我家,王冉不会答应,就是她答应了,我也不能干。”

    不是说人好,你就可以可着一个人欺负到底的,王冉的妈还活着呢,不能叫人这么欺负自己家的孩子。

    夏侯兰讪讪的,主要这事儿自己妈干的确实就是不对,你弄一个破孩子这家塞,那家塞的,乔芸要是不能养,就扔了,往这家那家送干什么?谁就有义务可怜这孩子?谁叫你生了?你能生,你就不能负责?

    外婆依旧含恨的目光盯着王妈妈。

    “小真你什么就都别说了,你就是见死不救,救人一命……”

    王妈妈也跟着哭:“亲姨妈都不救,我这个靠不上边的,我就更加没有义务了……”

    “好,你真好,好啊,我养了一头白眼狼出来,我还能说什么呢,我什么就都不说了,你现在都当奶奶姥姥的年纪了,有些事情不用我说的太过于清楚,你心里就比任何人都要明白,人在做天在看,好啊。”

    外婆一副就等着看王妈妈笑话的模样,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呢,我姑且等着看,等着看你的下场如何,对待一个小孩子你就是如此的狠心。

    王妈妈有心想吵,但是觉得在这个地方很丢人,亲生的女儿你不指望,你反倒指望我一个不是亲生的孩子?

    *

    王妈妈气呼呼的回到家,躺在床上就起不来了,被外婆给气的,她怎么不憋气啊,自己对那个家,真是能尽力就愿意尽力,就为了不叫外人笑话,不想说自己父亲老了,因为母亲不是亲的,自己就跟那个家疏远了,这说出去就叫人戳脊梁骨,王妈妈就一点都不想这样,奈何形势逼人啊,他们就一点机会都不给你,胡搅蛮缠的。

    王妈妈进门就回房间了,闹闹在睡觉呢,王冉问了几次,王妈妈不跟女儿说,怕王冉上火,在一个家里这点破事儿吧,王冉也都知道,何必叫孩子添堵呢,自己听了也就得了。

    王爸爸劝了王妈妈两句,王妈妈在房间里又哭上了,能不哭吗?

    这边王冉给王妈妈去倒水,三婶的电话打进来了,早两年三叔家的孩子结婚了,老婆是国外留学回来的,也算是挺般配的,主要女孩子挺漂亮的,要说三叔这儿子搞对象就没费劲儿过,第一个女朋友是干导游的,国导,挣的也蛮多了,后来因为一点事儿没成,娶的现在这位,这姑娘脑子就特别聪明,三叔活这么一大把的年纪,什么都不盼,就是希望家里能热闹一点,你说也没什么太大的本事,死了之后不就剩家里这么一点人嘛,就是希望人多一点。

    结婚时候三叔就开玩笑似的说了一句,跟儿媳妇说的,说就是希望她能多生两孩子,两个不少,三个不多,四个更好,虽然知道自己这要求有点过分了,现代人哪里还有生这么多孩子的,三叔不就是说了一句自己的心愿,你说这儿媳妇多尖。

    三叔跟三婶给孩子买的房子在城里,上下两层的复式,车也给买了,儿媳妇第一年生了一个小子,第二年又生了一个小子,每天叫丈夫送她回婆婆家,帮着干活,三叔家里养了不少的工人,是地里的活也好,那边拉出去打井,还有修地铁的,一天没有休息的时候,忙活不过来,儿媳妇会来事儿,就天天回来帮着公婆忙活,这不嘛,三叔跟三婶因为王凌的事儿就吵起来了,三婶回娘家,三叔也没说去接,儿媳妇正好怀老三了,就打算借着这个借口把婆婆接回来。

    “爸,一会儿我跟他就不能在家了,我们俩得去医院一趟。”

    三叔点点头,不过好好的去医院干什么啊?

    “生病了?生病就赶紧看,别耽搁……”

    儿媳妇笑笑:“好像又怀孕了。”

    就冲这么一句话,她敢张嘴要什么,三叔就敢给什么,儿媳妇的地位嗷嗷的往上升,就没见过这么懂事儿的孩子,你说这孩子年纪也不大,怎么就那么懂事呢?

    儿媳妇看了老公公一眼,知道公公在兴头上。

    “本来这话我不应该说,爸,把妈接回来吧,家里也需要妈在,这两天她没在,家里都乱成什么样了,到底少了女人还是不行,在一个都过一辈子了,这样妈也挺难心的。”

    儿媳妇不说王凌的事情,公公给不给王凌什么,她不管,就是给几十万几百万,那是公公的钱是吧,公公有决定的权力,她不管那些,她只把自己的日子过好就行,女人有些东西你要挣,有些东西不能挣,自己得把自己的路看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