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224 豪门深似海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以后周末叫姜饶跟齐娜抱着孩子回来,家里小聪也是自己,多一个孩子,热闹热闹。”

    夏侯兰想都没想,她孙女跟小聪玩什么,有什么好玩的?再被乔芸给沾上了。

    乔芸的身份现在在大家的心目当中就是这样的一个尴尬的存在,谁都怕沾上她,谁都看不起她。

    “孩子才多大一点,能跟小聪玩什么,齐娜他们也没时间。”一个女孩子跟男孩儿玩什么,到时候在被抓了,再说了齐娜他们也挺忙的,大周末没事儿,叫他们回来干什么。

    外婆目送着女儿出门的,心里荒凉,这亲生的还赶不上那不是亲生的呢,自己回头想想,小真对她真是不错,要不是自己贪心也不至于跟小真的关系就到今天这地步了,外婆真是有心想要缓和,她老了,指望儿子跟女儿估计是指望不上了,现在家里这不都跟王冉关系好嘛,还不是因为王冉家条件好起来了,有钱了。

    想当初,自己就应该硬逼着乔芸跟简宁成,那今天就什么后顾之忧就没有了,外婆活这么一大把的年纪,觉得自己做的最最错误的一件事儿,就是坚持了没应该坚持的,那时候心狠点,管着别人说什么的,先把简宁给撬过来,简宁这小子她也发现了,哪怕他心里不愿意,只要生米煮成熟饭,他会对乔芸好的,到了这一步,说什么不都是白搭了,没用了。

    乔芸抱着小聪回来了,去超市给孩子买奶粉去了,乔芸这兜里的钱就打不开点了,自己挣不到钱,外婆的钱还都是姨妈跟舅舅给的,只要那两个人给的不爽快,她就跟着遭殃。

    “外婆,我回来了。”乔芸进门说了一声。

    外婆起身接过来小聪,把小聪抱在怀里,亲亲孩子的小脸蛋:“一样都是孩子,人家又是满月又是去香港择吉时出生的,我们聪聪就什么都没有,还摊上那么一个爸。”摊上一个丧尽天良的爸爸,亲儿子就都不管。

    乔芸的表情讪讪的,自己也不知道能说一些什么。

    外婆别有深意的看着乔芸:“你就甘心了?”

    “不甘心能怎么样,回头回不去了,人家结婚了,想自己本事点给别人看吧,自己还没那个本事,我也想叫人刮目相看……”乔芸认真的说着,她发誓都发多少次了?她最大的心愿就是想成功给吴国太瞧瞧,叫他后悔去吧,可是自己就是干什么都不行啊。

    乔芸算是对这个社会绝望了。

    如果一开始从毕业她就开始找工作,并且上班的话,不至于到今天这个地步,乔芸大学毕业首先就在家里待了一段,并且高心思的表示要考公务员,公务员哪里就那么容易考的,自己毕业的学校不好,这也就算了,如果你能找到属于自己的位置,有很多人毕业的院校都不见得就都是名牌,但是人家可以进大型公司并且一步一步爬上去,中间的过程是经过磨练的,乔芸的第一份工作就是托夏侯兰找人介绍进了银行,每天固定的就那么一点工作,认识吴国太之后工作扔了,半上半不上的,最后怀孕生孩子,工作就彻底扔了,现在想捡起来,你拖着一个孩子,用人单位人家首先要考虑你儿子的年纪,这个年纪孩子的母亲是最容易跑路的,好的工作看不上你,不好的工作你还看不上,弄到最后,乔芸也没弄明白,自己好歹也算是大学毕业的吧,怎么就得去给卖衣服呢?卖衣服还需要文凭嘛?

    颇有些自嘲,她现在已经不敢做梦了,什么能翻身之类的说,她压根不敢去想。

    外婆叹口气:“想当初你就是拖也得拖着简宁……”

    “别说这些了,说这些有什么用。”乔芸笑笑,她就这个命了,生出来就是为了给人家做陪衬的,结婚才多久就离婚了,离婚之后吴国太的条件就好起来了,好像是过去自己克了他一样,别的也不多想了,就这么活吧,活到哪天算哪天。

    “你现在做还来得及……”

    乔芸瞪大眼珠子,压根就没料到外婆会这样说,叫她去抢姐夫?这得是什么样的人能干得出来的事情?

    那跟小三儿有什么分别?

    外婆不管那些,只要乔芸能过上好日子,自己就满足了,不能怪她心狠,王冉条件已经够好的了,要是王冉离婚了,她也有足够的自保能力,她有一份稳定的工作,家里动迁给了那些钱,还有房子,她再嫁也容易一点,乔芸不行啊。

    乔芸只觉得荒诞,叫自己去勾引姐夫去?

    “外婆,你别说了。”

    乔芸起身就想回房间,外婆压低声音,这并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你以为她愿意这么去想问题啊,可是一旦乔芸真的跟简宁一起了,自己就是死也死的放心了,下去找女儿,也能对女儿说,自己把乔芸照顾的很好,自己去补偿王冉跟小真还不行嘛?

    “芸芸啊,你说简宁对王冉好不好?他们俩结婚开始,你看王冉穿的开的戴的用的,你就一点不羡慕?”

    “羡慕也不能叫我去抢姐夫,再说他也没看上我,你别说了。”乔芸带上门,自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

    乔芸躺在床上闭着眼睛,想起来外婆的话就觉得满心的心烦,外婆这是怎么了?这么老不正经的话她就都说得出来?疯了嘛?心浮气躁的睡不着,自己心里也总拿着王冉跟自己比较。

    你说所有的好事情就都好像去了王冉的身上,自己若是能跟王冉换换位置……

    她也想要一个温暖的家庭,不想叫所有人都可怜自己。

    晚上外婆做好了饭菜叫乔芸出来吃饭,乔芸有点胃口不怎么好,吃零食吃惯了,现在没的吃,你说钱都给儿子买奶粉都不够呢,她当妈妈的还能吃什么,饭菜也就那样吧,看起来也没什么胃口。

    “小聪睡了?”

    乔芸点点头。

    “睡了。”

    “你听外婆的话,去把简宁抢回来。”

    乔芸放下筷子,怎么又说起来这个了?

    王妈妈打开门,外婆说要过来看看闹闹,人家提出来了,王妈妈就不能不让看,本来在电话里就说了,不用特意来看,孩子也是闹,结果外婆直接就杀来了,王妈妈也有点无奈。

    心里对外婆也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你说跟外婆打了两次,现在外公又去世了,王妈妈是真有心就想以后不走动了,省得夏侯兰总说,自己好像惦记家里什么似的。

    “孩子睡觉呢?”

    闹闹没睡,自己跟自己玩呢,外婆踩着拖鞋进了房间里,一进闹闹的房间,外婆心里就不平衡,小聪也是儿子,闹闹也是儿子,你说当儿子的分别怎么就那么大呢?

    要不是现在孩子太大了,抱走了能分辨出来,外婆就真的特别想把小聪跟闹闹换个身份,闹闹能享受到的全部都给小聪。

    压住脑子里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伸出手去刮孩子的脸,闹闹的小脸皱的跟小包子一样,外婆这手天天做饭也有点粗,王妈妈眨着眼睛,看的提心吊胆的,就想说了,你别用手去摸他,到底还是忍住了。

    “他爷爷就没有一点表示?”

    外婆就纳闷,简宁家里条件这个好,怎么就一点表示都没呢?按道理来说生了儿子,什么就都能被原谅了。

    简家的那点事儿,王妈妈就懒得说,有什么好说的,没什么人性的家里。

    “你爸这没了,我一天也没什么事儿,也没人说说话,你不会赶我吧?”外婆自言自语:“说的也是,好像我是难为你们了,可是小真啊,你站在我的立场就想想,小聪要是你的孩子,你心疼不?”

    王妈妈一听小聪的名字就脑仁疼,难道今天又是为了小聪来的?

    “你们不愿意养那就不养吧,那就算了,闹闹有没有什么不要的,就给小聪吧。”

    王妈妈嘴都要气歪了,闹闹大小聪大?小聪怎么可能穿进去闹闹的衣服啊?

    外婆就坐着聊天,坐了没一会儿就走了,王妈妈也不知道她到底是来干什么来了,闹闹伸手去抓王妈妈的头发,小手攥住了就不撒手,自己扯着小嘴就笑,觉得好像挺好玩的,孩子的手特别有力气,王妈妈就哄闹闹松开自己的头发。

    “快松开,姥姥给香香……”

    孩子也听不懂更加用力扯,给王妈妈扯的,扯疼了自己的头皮都舍不得骂他。

    小聪的身体似乎有点不好,这得得益于乔芸的照顾不周到有关系,外婆家是老房子,屋子里不算是特别暖,她怕孩子着凉就使劲儿给孩子穿,晚上没有气儿也确实有点凉,孩子抵抗力有点差,这又折腾进医院了,反反复复的就不见好,折腾进去好几千块钱,乔芸就着急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啊?

    去急诊找简宁,简宁没在,找了一圈就没找到,乔芸就觉得,只要简宁不跟着,医生就都糊弄他们,你看着都看多久了,钱跟纸片子似的扔进去了,却没见什么效果。

    陶林玉今天值班,遇上乔芸了,乔芸就问简宁,陶林玉觉得这亲戚也是有点极品,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儿子是简医生的呢,你总找简宁有什么用啊?

    乔芸那样子就都要哭出来了,陶林玉叹口气说自己有空,自己领着她去儿科看看吧。

    小孩子看病就是这样的,儿科医生也说了,知道是简医生家的亲戚。

    “孩子照顾的方法就不对,抵抗力很差。”

    医生人家也不知道你当家长是怎么照顾的,就把孩子给照顾成这样了,按道理来说现在长身体,孩子的抵抗力应该很好的,结果却差了,那家长自己一说什么,她就抱着怀疑的态度来问自己,然后不断的表明她姐夫是简宁。

    “你都不知道太烦人了,要是这样那就让简医生去找别的医生吧,我是看不了了。”

    钱也不是进她的钱包里了,医院就这个价钱,难道她还得替掏出去一点?

    陶林玉拍拍同事的肩膀:“她离婚了,你就多体谅一点吧。”

    “话不是这么说的。”

    乔芸抱着小聪,她本来钱上面就挺紧的,结果现在花了这些钱,想着外婆的那张脸,乔芸害怕跟外婆张手要钱,到时候外婆又提议叫她去勾引简宁去,万般无奈之下去给王冉打电话了。

    王冉才回单位,大家自然是关心她的孩子问题,都知道生了一个儿子,都说王冉有福气。

    第一天上班本来就是有点忙,眼看着快下班了,接到乔芸的电话,王冉接的时候还以为是自己妈的呢,以为闹闹的奶不够吃了。

    “怎么了?”

    乔芸哭哭啼啼的在电话里说要借钱,王冉的同事都在呢,她也是怕别人听见了不好,借钱就借钱被,你好好的说哭什么呀。

    “你在哪里呢?”

    乔芸说人在医院呢,孩子说是要住院,王冉拧着眉头,这么大点就住院?到底是什么毛病啊?

    乔芸小声吞吞吐吐的说着:“姐,你能不能来医院陪陪我啊?”

    王冉叹口气,闹闹还在家里呢,中午她爸过来取的闹闹的粮食,晚上自己还不知道他够不够呢也许就都等着她下班呢,她得先回家一趟。

    “我得先回家一趟。”

    王冉回家闹闹可不就等着她呢嘛,一进门,王妈妈就赶紧的叫王冉进去喂孩子去。

    “你要是在不回来,我就得让你爸去你单位了。”幸好这是赶回来了,王冉进了卫生间洗了一下手赶紧的往房间里跑,她儿子这是吃上了,就不恼了,小脸上的小褶子全部都铺平了,小手摸着妈妈的圆儿,王冉板过闹闹这习惯,可板不住,他不摸他就皱眉头,低下头亲亲大儿子粉嫩嫩的小脸:“饿着我们闹闹了是吧?”

    吃饱了这就不怎么太闹了,现在比小时候好带多了,那以前能作翻天,现在虽然也是作,稍微还是有点长大懂事了。

    “以后要是下班晚回来就给家里来个电话。”

    王妈妈端着饭菜上桌,叫王冉准备吃饭,看着女儿换了衣服有点纳闷,怎么还要出去嘛?

    “乔芸跟我借钱,说是小聪在医院呢。”

    王妈妈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就这个乔芸啊,你说以后可怎么办啊?你现在就开始借钱,养孩子就没看见过她养的这么费劲儿的,当初何必就非要要孩子呢,现在好了。

    王冉开车到医院,找到乔芸,乔芸眼睛哭得通红,就说孩子在那样的环境里肯定身体会不好的,一边说一边偷瞄王冉。

    “外婆家有点冷,不像是你家,小区不一样,环境也不一样,姐……”乔芸咬咬唇,她想去王冉家,就住一冬好了,等天暖了自己就走可不知道应该怎么开口,犹犹豫豫的,也是怕自己说出来,王冉不愿意。

    王冉看着乔芸这模样就知道肯定是有不靠谱的要求,自己把钱放到她手里,赶紧闪人,我能帮你一次,我也不可能帮你一辈子的,就是亲妹妹也不至于就帮一辈子吧。

    乔芸看着王冉转身走了,自己眼泪唰又掉下来了。

    简宁晚上值班,诊所那边效益挺不错,这得感谢陶林玉的选址,在选位置上面陶林玉可算是下功夫了,那附近没有诊所,在一个他们俩都是在职的医生,某些方面还是有优势的,现在开诊所并不是为了赚钱,而是要这个信誉。

    简宁吃完饭,王妈妈看着女婿就有点心疼,你看着一天就更没的休息了。

    “要不就别做了?”

    简宁笑呵呵的:“没事儿,能抗住,过一段时间也许医院就不去了。”

    就是因为有这个打算了,所以简宁才觉得不辛苦,要是去诊所了,以后他就能每天晚上都陪着儿子了,这个童年自己怎么也得给儿子过全了,他自己经历过的不想叫儿子在经历了。

    王妈妈给简宁盛汤。

    简宁上班,这边乔芸来找,吞吞吐吐的好半天没说出来一句话,这边简宁人有事儿呢。

    “乔芸啊,你要是没事儿那我就先忙了,我这边还有病人呢。”

    乔芸低垂着头,她知道自己的要求很过分,可谁叫自己没本事了,需要人拽一把了。

    “我能不能跟小聪去你们家住一段时间,天暖了我们就走,小聪总感冒,这一个月都来医院好几次了……”

    简宁一副看外星人的样子看着乔芸,这说的是什么话呀?就是家里人多,还有他呢,乔芸住进去算是怎么回事儿啊?简宁没有给答案,自己转身就离开了。

    *

    陶林玉人在诊所那边,简宁今天休息,正好是周六,王冉也在家,要送孩子去爷爷家,给儿子穿得漂漂亮亮的,王冉就抱着孩子对着简宁说:“看我大儿子穿的多帅气。”

    王妈妈拿着小被子,怕孩子吹到风了,简宁说不用,就这么远的一段距离,下电梯直接从停车场走,穿的就够多的了,都怕孩子热闹。

    “你拿着,要是冷了在给抱上。”

    孩子要去爷爷家五个小时左右,当父母的自然就有休闲的时间了,王妈妈说一会儿要跟王爸爸去二婶家,奶奶在二婶家呢。

    “我们俩在外面吃,你跟我爸去吧,不用管我们。”

    王冉抱着孩子出门,简宁手里提着一个袋子,里面装的就都是闹闹的东西,进了电梯里,简宁逗儿子,闹闹有点爱答不理的,是困了,小样蔫了吧唧的,没什么兴致。

    王冉上了车,把儿子的衣服脱掉一层,开车一路到简家的大门口,简宁母亲老早就在里面等着了,这边车一进来,她就出来了,身上穿的不多,看见闹闹了那是满脸的喜色,这喜色自然不是给王冉的。

    “我们闹闹回来了?”

    “妈……”

    简宁母亲伸手接过来孙子,告诉王冉下午三点左右过来接,她晚上有事情要出去,要是来接晚了就干脆别接了,抱着孩子就进去了。

    两个人去给儿子扫货,孩子的小袜子还有小衣服小裤子,看见什么就都给买,闹闹不像是一般的小孩儿,家长觉得孩子会长所以在孩子小时候很少往孩子身上砸衣服,简宁不,他在挨累吃苦都行,别叫他儿子委屈到了,买就买好的,他不怕花钱,花掉之后自己以后还能赚到,委屈了,以后就补不回来了。

    谁看见闹闹的第一眼就觉得这孩子挺会穿的,打扮的就跟小大人似的,小孩儿也是可以潮的。

    大袋小袋的拎着,简宁说家里有点干,买个加湿器,王冉对这些不算是了解,就看着他买被,自己跟着,绕着商场转了一大圈,从简承宇出生开始,简宁这衣服买的就特别少了,几乎来商场也都是买给儿子的。

    “过两个月我可能就不在医院干了,陶姐先在医院挂着。”

    诊所总不能没有人的,他得坐镇,王冉点头,也不知道诊所那边情况到底怎么样,不过有简宁自己也放心,买完东西去看了一场电影,看完电影吃了一顿饭,两个人手拉着手在步行街转了一会儿。

    在街头有卖唱的,唱的确实很好听,有很多人停住下来就在欣赏,王冉拉着简宁挤进去,是个年轻的小伙儿,地上放着一个帽子,自己在自弹自唱,这也算是靠着自己的本事过活,还是有很多人给钱的,嗓音特别好,王冉蹲下身放进去钱,自己掐掐简宁,就没听见过他给自己唱歌。

    “唱个呗?”

    简宁摆手,他唱歌就不能听,唱完别人就做恶梦。

    “买给我的?还是买给闹闹的?”王冉伸手接过来简宁手里的毛绒玩具,觉得特别搞笑,这到底是买给谁的?他说是去卫生间了,回来手里就多了一个这个东西。

    “你们俩共用的。”

    在步行街上还遇上韩医生的老婆跟妈了,韩医生的老婆打了一声招呼,都走个碰头了,能不吭声嘛。

    “跟王冉出来逛街了。”

    简宁点点头,说了两句就分开了,韩医生的妈一贯就是比较八卦,韩医生两口子回家也不会太说别人家的八卦。

    “生的是男孩儿还是女孩儿啊?”

    “是儿子,都挺大了。”

    韩医生的妈妈撇撇嘴,会生儿子算是有什么了不起的,只要是个女的就都能生得出来就是了。

    韩医生的老婆知道自己丈夫在针对陶琳琳,这事儿吧,不需要她特意打听自己就会知道的,原因她很清楚,夫妻结婚的年头太久了,别说是男人,就是自己有时候都觉得有点烦,两个人有的时候竟然能三四天都说不上两句话,同床也没什么心思,生活一起久了,就好像左手摸右手,你的左手摸右手会有特别的感觉嘛?应该不会吧。

    所以才说恋爱才是人生当中最激情的那一段,婚姻是会把激情给磨平的,慢慢的就真的只剩下了那些平淡,她也懒得去管,只要他不够分那就行了,陶琳琳这丫头还算是挺聪明的,插足别人的婚姻是没什么好下场的。

    “我看她妈这天天都不在家,去哪里了?”

    韩医生的妈就事儿妈,什么事儿自己就都想知道知道,什么都好打听,有一段时间就没看见王妈妈了就特别好奇。

    “去女儿家了吧,帮着带孩子。”

    韩医生的妈妈嘴又开始欠了。

    “这当妈的就是欠孩子的,好不容易孩子长大了还得给孩子当免费老保姆去,帮着照顾小孩儿,小孩儿最烦人了……”

    儿媳妇笑笑就没有在言语,等韩医生的妈妈在楼下遇上了徐秋华,一副特别同情王妈妈的样子。

    “你婆婆跑去你小姑子家帮着去带孩子了?你说都这么大年纪了,当女儿的也是,怕自己妈就累不死是吧,有婆婆干什么不用婆婆,你说这天天的这罪遭的……”

    徐秋华就闹不明白,这老太太是大脑穿刺嘛?

    你就知道我婆婆是去遭罪了?你不知道的话你瞎说什么啊?没事儿找事儿嘛。

    “可别那么说,我妈过去就是享福了,王冉家那么大的房子,虽然我妈给照顾孩子,那他们两口子也给妈钱……”

    徐秋华说完自己就转身出去接王焱了,你看她说自己家人行,轮不到你一个外人来说,动不动就来打听别人家的事情,你烦不烦?还特别这老太太有个毛病,也是喜欢显摆,今天身上的衣服是女儿给买的,明天那个又是女儿给买的,有什么好得瑟的?破玩意谁家没有?她婆婆就不稀得穿。

    王超单位组织旅游,按照王超的意思本来不想带徐秋华去的,她去了,王焱怎么办?

    徐秋华一个电话就打给王冉了,王冉是没说别的,叫把王焱送自己家去,就几天,那没事儿。

    “嫂子东西都买了?”

    徐秋华说家里没有箱子,她不上班也不经常出门,那箱子就都是过去的,拿着也不好看,王超虽然上班也不经常出门,出门都是近距离的,就是出门远了,王超一个男人,拎两件衣服就完了。

    “我家有,我给你一个吧。”

    王冉有行李箱,自己之前买的,她经常出差,所以箱子自己有,找了半天找了出来,箱子装的立立整整的,上面照着防尘袋,这都是简宁收的,还是一个白色的,看着就特别干净。

    “在商场买的?”

    徐秋华先问问,要不是好的,她还不要呢,要就要好的,别白要一场。

    王冉明白嫂子的意思:“花了我三千多买的。”

    徐秋华这回高兴了,又说自己没有衣服穿,从王冉手里收刮了两件拎着就回家了,王冉现在瘦,徐秋华胖啊,王冉的衣服有些徐秋华穿不上,但是她看中了,穿不上我也要,反正我知道你的东西就都是好的,我拿了就肯定不吃亏那就是了。

    回到家有的衣服是真的穿不上,王超还没下班呢,王焱也没到点放学呢,打车回了自己娘家。

    “今天你怎么跑回来了?”

    “给我嫂子送两件衣服,我穿不了给她穿吧,都是挺新的。”徐秋华直接转手就做顺水人情了。

    *

    王冉过去接闹闹,闹闹说是被简耀东抱去公司了,给王冉听的有些无奈,这么大点的孩子就往那种地方抱?可说出来也没用,正好客厅在播电视剧,黎萍萍就是王冉特别喜欢的女演员,人漂亮不说还特别的有气质,王冉一直都认为这样的女人谁娶到家里就都应该好好善待的,说是女神也就不为过了,结果进了简家的大门,怎么进的怎么出去的,甚至不惜放弃孩子的探视权,就为了能走出这道大门,据说黎萍萍离婚的时候,是一毛钱的赡养费都没有拿到,正常人离婚,一个女人还不是自己有问题,怎么样也都能拿到一点赡养费吧,你看着简家好像挺有钱的样子,但是想从他们家身上拔下来一根毛就太难了。

    简宁母亲看着电视剧里的那个女人,黎萍萍留给她的印象很虚弱,几乎就没什么存在的,讨好不了任何人,最后只能自己走出这道大门,说起来也是挺悲哀的,小家小户的孩子就非要高攀,你以为嫁进来了,生了孩子,你就是万事无忧了?

    简宁母亲伸手把电视关掉。

    “不应该好奇的就别好奇。”

    简耀东最最讨厌的就是,自家人对这些往事的好奇,你敢当着他的面上说一句,那就彻底完了,简家的消息几乎就都是被封闭的,他没有那个兴趣让外面知道这道墙里面发生过什么,所有的事情都捂得很严实,包括就像是简宁生母的事情,谁敢说?谁敢议论?背后就都是不能说的,所以外界也没有多少人知道,发生过之后讯息就被铺平了,好像就像是从来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黎萍萍是这一届的影后,她是个不会叫女人讨厌的人,男的女的就都喜欢她,绯闻很少,深居简出,保养方面还很有一手,四十多岁了保养的还跟三十多一样,出过一本关于保养方面的书籍,平时最大的爱好就是在家里看看书,你就没有看见过她闹绯闻,离婚之后关于夫家一个不字都没有说过,更加没有提起来过在豪门生活的那十年,就好像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样,有人就说黎萍萍离婚的时候,虽然对外发表的是她一毛钱都没有拿到,可是简家为了叫她住嘴,给了大笔的金钱封住了她的口。

    其实不然,黎萍萍是个很有学识教养的女人,选美出身的,年少轻狂跟简禛谈恋爱,简禛那样的出身,她不能否认自己曾经被简禛迷倒过,就好像是一道甜点你看着它就太美好了,突然它就成为了你的盘中餐,她也是相同的,嫁进去才发现童话终究只是童话,童话是写给女孩儿少女的,并不是写给她这个年纪的,她用了十年的时间去充实自己的人生,努力追赶着简禛的脚步,可永远就都追不上,并不是她不够努力,而是无论她怎么样的努力,简家的人一贯就是高高在上,他们家不把女人当女人看的,除非你做了婆婆,不然就要被踩一辈子,黎萍萍试着去迎合,最后自己回头才发现,自己跌倒的很是狼狈,简禛在外面有应酬,做老婆的不能过问,是,没有发生过什么,可是暧昧还不够吗?简禛当时就跟一个女人很暧昧,她都有亲自看见过那样的短信,当然这样的家庭是不会叫那样的女人进门的,可是她觉得自己的生活越来越空虚,她明明就是有能力叫自己的生活好起来,可是现在却要依附着简禛去过活。

    结婚之后跟娘家的距离就拉开了,简家怕被人拍到,不容许任何的新闻上版面的,她的身份本身又是特殊,这不是她能控制的事情,丈夫的无视,公公婆婆的轻视,小姑子的蔑视。

    这一家人就都瞧不起她,无论她是不是有在努力,那时候甚至脑子里就全部都是疯狂,想开着车去逃走,所以她放了很多的珠宝在跑车里,最后谁知道却发生了那样的事情,弄上了头条,以自己的两个孩子换取自由会不会显得太过于无情了?

    黎萍萍从活动上下来,经纪人帮着她批好衣服,送着她去酒店冲澡,冲掉满脸的妆容,披散着长发,穿着长衣长裤,她不怕自己显得臃肿,私生活里的自己就是这样的,带着眼镜,披散着头发从房间里出来。

    “我说你也应该认识个男人了。”

    总不至于就为了简禛那样的败类,一辈子就孤独一个人了吧?

    黎萍萍笑笑,爱情?她早就已经不信了,那十年的生活叫她觉得恐惧,有时候回头想起来自己都佩服自己,她是抱着什么样的心态生活下去的,竟然没有疯,她真了不起,至于对外决口不提简禛简家的事情,第一她不是一个多话的人,自己不需要靠着那点东西找新闻,剧本写的好自己就接,不好的话就休息,她接的代言就足够自己花的了,其次,简家并不是一个好得罪的家族,黎萍萍对这点心里非常清楚,她曾经在那样的大家族里生活了十个年头,知道要是真的扯出来简家的事情,恐怕自己以后的生活也不会太过于平静。

    上了保姆车,绝尘而去,回到家中,她靠着自己的本事,买了一栋还不算是小的房子,她弟弟结婚的时候她拿出来了几百万,完全不需要看婆家的脸色,她可以任意的去弟弟结婚的现场,她可以做所有自己喜欢做的事情。

    孩子的话,不是没有担心过,但她敢确定,简禛不会亏待孩子的,那是他的孩子。

    自己收养了几个小孩儿,有的孩子给她写信,看着信上属于孩子稚嫩的笔迹只觉得心灵满足,有男人一样活,没男人还是一样的活。

    黎萍萍现任阶段可算是风头很足,新拍的电视剧,男主角比她小了十二岁,男演员在接受采访的时候就表示,黎萍萍本人近距离的看依旧是女神,非常的美,媒体很八卦,就好奇,到底有没有发生过姐弟恋,为了收拾着想,剧组是一定要弄绯闻的,黎萍萍是拍过戏之后不参加任何的宣传,话随你们说,反正不是真的,她也不会计较。

    简禛今天从进办公室开始,脸色就不是特别好,那版新闻上面恰巧就看见了前妻的身影,这叫他觉得非常的不开心。

    简家所有的男人有一个通病,我可以不要你,但是你不能不要我,就像是当初简禛跟黎萍萍离婚的时候,简禛并没有提出来挽留,事实上这段婚姻叫他也觉得乏味,我娶了你就是你最无上的荣耀,结果你呢?竟然还敢提出来离婚,既然你愿意提出来离婚,那我就让你不带一毛钱的离开,简家有很多的律师,可以陪着你周旋到世界末日去,拖也会拖死你的,黎萍萍太清楚简家的办事风格,所以才净身出户的,有些东西以后还是会有的。

    简家旗下所有的百货商场是不允许悬挂黎萍萍代言品牌的化妆品的,即便是有,挂的也是旧的广告。黎萍萍的弟弟是她父母的老来子,想着趁着儿子结婚的喜事儿,跟简家提出来,背着女儿就去联系了简家的人。

    简禛开会脸子就没好起来过,大家心知肚明老板的小宇宙爆发了,很简单的道理,因为前妻上报了,挑起来话题了,说出来其实跟黎萍萍自己本身没有太大关系的,她也不愿意这样的,是剧组弄出来的。

    “是黎小姐的母亲。”

    简禛叫秘书告诉对方的母亲,他们并没有探视的资格,而且以后不要往公司打来电话,秘书小姐在电话里中颇为客气,黎萍萍的妈妈不太理解女儿的做法,你并没有过错,你净身出户这样还不够?他们家凭什么要剥夺你去见孩子的权力?

    这都几年了,从来没有看过孩子,难道现在就接孩子出来参加舅舅的婚礼也不行吗?

    “老太太请您别难为我,如果还有事情的话,我建议您拨打……”秘书直接就把律师的电话号报给了对方,有本事你就找律师,你可以打官司的,如果你们家不害怕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