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228 因为爱情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吴国太对着乔芸就上手了,哪怕以前吴国太动过手但那是被乔芸逼的,他自己心里特别过意不去,现在打的就是没有负担了,掐着乔芸的脖子,恨不得直接就掐死她。

    “你这样的人活在世界上干什么,你不如早早死了算了。”

    卫舟的妈妈眼睁睁看着吴国太上手了,自己也没有去拦,邻居看着吴国太出手这样毕竟不好上去拦,卫舟妈妈这才避重就轻的动动嘴巴:“国太啊,好了,别跟这样没有素质的人一般见识,咱们法院见吧。”

    你就作吧,她现在倒是佩服女儿的脑子了,有这样的前妻,还怕吴国太会回头跟他们联系呢?把夫妻在一起的那点情分就全部都葬送了,还是她自己亲手葬送的。

    *

    “我老觉得我妈现在看的眼神怪怪的。”王冉在房间里换衣服,才下班,简宁今天休息,自己坐在床上叠衣服呢。

    王冉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自从去开过房吧,觉得自己妈看自己的表情就怪怪的,可能也是自己心虚的缘故。

    简宁放下手里的活,自己拽过来王冉搂在怀里。

    “想多了,还不是跟过去一样。”

    “你们俩出来吃饭。”王妈妈在外面喊着,这手才放下锅子,饭菜都没端上去呢,那边闹闹就叫唤上了,到点吃奶了,王妈妈锅子里的菜都没来得及弄出来,赶紧洗手。

    “你把菜盛出来,小祖宗哭了。”说完赶紧的往卧室里跑,王冉已经在泡牛奶了,简宁逗着孩子,王妈妈进来就交手给王妈妈抱了,王妈妈看了一眼女儿女婿:“你们俩出去吃饭吧,我喂就行。”

    “妈,你先吃吧,我都冲好了。”

    王冉抱着儿子,闹闹眼睛溜溜圆就看着桌子上的东西好像很好奇,伸手就要去抓,王冉咬咬儿子的小手:“怎么什么都要抓呢,闹闹爸爸呢?”

    闹闹的眼睛往简宁身上溜溜然后看着王妈妈扯着小嘴就笑了,王妈妈也累啊,带一个孩子那真是体力活,可在抱怨在觉得累,孩子对着她笑的那一瞬间自己就满足了,都不累了。

    “笑什么呢?笑的这么高兴。”

    周六王冉在家里休息,闹闹要给简宁家送过去,她就想着,带父母去泡温泉,已经定好了,正好晚上回来顺路就去接孩子回家,王妈妈听见第一个反应就是不去,花那个钱干什么,说是温泉其实不就是热水嘛。

    “将来养孩子花钱的地方多着呢,不去不去。”

    “我都订好了,你要是不去,也不能退款。”

    退是肯定能退的,不过王冉知道王妈妈心疼钱,这样说她就不会推辞了,王妈妈在房间里换衣服,一路换一路抱怨,女儿跟女婿领着去的,王妈妈跟王爸爸对这些就无感,也不是享受的命。

    本来王冉计划是在这里消耗五六个小时的,结果王妈妈待了不到两小时就要回家,说是闹心。

    “妈,钱花都花了……”

    王妈妈说必须回去,她在这里待不住,王冉也没招跟简宁把父母送回家,他们俩剩下的时间就自由了,王妈妈说脑袋有点迷糊,简宁给简单看了一下,说是没什么问题,王妈妈在家里休息,他们俩就出来了,一路开车,只能去商场消磨时间了,要不然就只能看电影,最近也没有什么太好的片子。

    王冉纯粹就是为了逛商场,结果简宁是奔着买衣服去的,简宁的个性跟很大一部分的男人都不同,他就喜欢不管男女都穿得漂亮点,衣服精致点,喜欢打扮王冉,喜欢给王冉往身上砸钱,虽然花钱没有算计,可有了孩子,自己心里一切都清楚,就有一本透明的账,自己很久就没有买过衣服了,都是给老婆儿子买。

    简闹闹的衣服换的勤,简宁就不买了,拉着王冉路过DIOR的店面,被一款羊绒的连衣裙吸引了,王冉摇头,她就知道他要进去就没好事儿。

    “不买衣服,就外面看看得了。”心里就这个后悔,自己干什么跟他过来这里啊,这回好了,你说怎么办吧?

    简宁对着王冉动动嘴,硬给拉进去的,他有力气,王冉被他拖着进去的,双手推着她的肩膀,王冉想逃,可惜都进去了,在别扭有些不好看,压低声音。

    “看看就得了,不买。”

    售货员素质挺高的,简宁一路挑挑拣拣的,看中了一款露后背的羊绒连衣裙,就是门口模特身上悬挂的那一件,拉着王冉过去,王冉瞪着眼珠子,她买这样的衣服要穿去哪里?

    太快张了,又没有什么聚会,自己穿不出去啊,再说那后背露的就实在太厉害了,绝对不行,她驾驭不了的风格。

    “试试。”

    王冉摆手,不用试她就知道不合适。

    “小姐穿多大码的?”

    “你看看她能穿什么码。”

    售货员笑笑,说是王冉穿36的就可以:“这是法码相当于我们这里的S,其实弹力特别的大,小姐穿上会漂亮的。”

    王冉死活就不要试,简宁在背后拧拧王冉:“听话,下不来台了啊。”

    王冉瞪了简宁一眼,看了一眼标牌,自己血压往上飙,她实在觉得买这样的一件裙子要是用这样的价格就很傻你知道吧,她早晚得把简宁的这种心态给扭转过来,不是价格高的就是好的。

    进去试了一下,穿妥之后自己看着后背,内衣的带子都露出来了,自己遮遮掩掩的,就觉得不好看。

    从试衣间里面出来,售货小姐走上前,帮着王冉把肩膀拉了下来。

    “这样也是可以穿的,你的肩膀很漂亮,外面披一件披肩或者皮草都很好看的,有朋友聚会绝对吸引眼球的。”

    王冉心里念叨着,我没有这么高级的聚会,我也不会买,售货员看出来了,这家说了算的人并不是试穿衣服的女顾客,真正的说了算的,还在看呢。

    简宁看看王冉的后背,穿这裙子似乎就要配一件漂亮点带子的内衣或者就穿nubar,很漂亮的,腰线很美,肩膀后背看着都漂亮,一个女人的衣柜里就应该有一件这样的衣服,不管是什么样的场合就全部都能压住。

    “就这个吧。”

    王冉拖着简宁的手,没管身边有没有直接就说了,她肯定不要的。

    “不实用,我也没有地方可以穿,我本来就没打算买衣服,出来也没有带钱。”

    你以为这样说就能叫简宁取消主意了?他挣钱就是为了叫老婆跟儿子过好生活的,不然自己在医院待着就得了,何必现在这么挨累的要在外面单干呢,别的女人拥有的他希望王冉也能有,就是不穿挂在衣柜里,他做为丈夫的尽心思了,穿不穿那是你的事情,买不买那是我的事情。

    “就这件吧,我带卡了。”

    王冉拉着脸子,在里面跟他吵吧,好像有点丢人,可是不吵吧,这破玩意要一万七?一万七啊,你有没有搞错?

    没等简宁出来自己就先出去了,憋了一肚子的气,她都说没有地方可以穿了,为什么坚持要买呢?

    你给王冉买件两三千的衣服,她可以接受,她接受的程度就只是这样,一般而言,她觉得花那样的价格去买条裙子的人,脑子不是有点毛病,就是大头,等着被人宰的,现在她自己也变成大头了。

    简宁好脾气的拎着袋子在后面慢吞吞的出来了。

    “挺好看的。”

    “价格也好,特别好。”王冉对着简宁去了一句,简宁还是笑呵呵的,拉着老婆的手,王冉没憋住到底还是问出来了:“你不觉得花这些钱买条裙子就挺脑子有病的?能穿几次?这样的裙子我花两三千也能买到。”

    简宁就是笑,也不解释,反正你生完气也就过去了。

    单手改成搂着王冉的腰身,到楼下有一家冰淇淋店,打算收买王冉,王冉就要走,简宁扯着人回来。

    “我错了,我道歉,想吃什么口味的?”

    王冉看着里面,自己没忍住,唇角扯了扯,就知道她喜欢吃冰淇淋是吧?看见了就馋,什么样的就都想吃,两个人站在外面,趴在上面看,王冉说这个好吃那个也好吃,自己犹豫不决,简宁很有耐性,就等着她做出来选择呢。

    拿着勺子送到他嘴边,简宁摇头,别过头。

    “你今天都惹我生气了,还不吃?”

    用手拧着他腰间的痒痒肉,送到嘴边:“你看我这服务都送上门了,赶紧的吃了,可好吃了。”

    简宁含了勺子一下,用舌尖扫了一下唇边:“你是说冰淇淋好吃,还是说你的口水好吃?”

    王冉对着简宁推了一下,这人真是的,人家跟他说正经的,他就开玩笑,真是讨厌,拉着手在商场里面走。

    简心跟她妈妈出来买衣服,跟宗伟宸离婚简心自己是不甘心,可不甘心也没有办法,想闹腾也闹腾不起来,简心瘦的有点厉害,她一直就没闹明白,你说对方看上宗伟宸什么了?

    简心觉得宗伟宸不够帅,家世就更加不用说了,自己当初是眼睛瞎了看上他了,那女的看上他什么了?最可恨的就是她都不知道那个女人是睡,同学多就有这点好处,有人看见过宗伟宸跟他老婆出去溜达,宗伟宸跟同学也没有断,还有继续走动,据说人家老婆家里就挺牛逼的,两个人过的也很好,简心一听见这样的话,自己就不淡定了。

    简心她妈看见简宁了,王冉拉着简宁的手两个人在开玩笑呢,王冉作势要垫脚过去亲简宁,简宁没躲,就用手指着自己的脸,一路走过来这样的情侣多了,也没有人会特别注意。

    “简宁啊……”

    王冉站定脚步回过头一看,冤家路窄啊。

    简宁好脾气的笑笑,简心不愿意过去,简心的妈妈扯扯女儿,女儿现在也离婚了,王冉也该出气了吧?这以后还是要走动的,毕竟是亲戚嘛,你看想当初不就是因为一个宗伟宸才弄的你们好朋友感情出现了裂痕是不是。

    简心妈妈很是会说,把简心跟王冉说的就好像是什么闺蜜似的,一切的错都出在宗伟宸的身上。

    “这小子老早我就看着不老实,现在果然就是走了这一步,王冉啊,你是当嫂子的,就多包涵一点,心心她……”简心妈妈眼圈有些发烫。

    王冉不适合参加这种场面的应酬,简宁母亲就这点特别高,面对在瞧不上的人或者有过节的人,她可以当面笑出来,做给自己看也做给别人看,但是王冉不行,在王冉这里,是什么就是什么,她跟简心本来感情也没那么好,不是因为宗伟宸谁认识谁?再说现在大家都各自结婚了,还套什么亲戚啊。

    简心母亲就说着宗伟宸的各种不好,在她这里宗伟宸就是万恶的,没有一件是好的。

    王冉掐了简宁一把,简宁说还要赶着去接孩子,拉着王冉的手就转身出去了,简心母亲收回视线,收起来脸上的表情,她跟简宁母亲是一路上的同伴,表情简直就是收放自如了。

    宗伟宸跟简心离婚,她不是没想插手,但是对方的家庭确实挺了不起的,既然挽留不回来了,闹也没有必要,留一线将来也好见面,毕竟谁能用上谁,这都是说不好的事情,这口气她就吞了。

    心里感叹,当初心心要是找个脾气好的,你看简宁对着王冉多包容。

    王冉皱皱鼻子,简宁伸出手刮刮她鼻子。

    “闹闹就跟你学的。”

    王冉辩解,怎么就跟她学的了,那是孩子自己要那样的好吧,简宁就抿着唇笑,目光看着前方很是温暖:“你儿子有些小动作跟你就特别的像。”

    “跟谁学的,像你好不好。”

    哎呦呦,简宁抓着王冉的手在她手心里就挠了一下,就说了一句像你,也没有说别的,怎么有点恼呢。

    “像我,都像我。”

    打开车门王冉坐上去,简宁看着附近没什么人,自己探身在老婆的唇上香了一下:“有冰淇淋的味道。”

    王冉双手搂着自己老公的脖子:“怎么样,要不要试试车震?”

    她发现了,真的结了婚的女人就有点生冷不忌了,什么就都敢说出口,反正没人怕什么,有人她就不这样了,简宁想要往后退,脸有些涨红,实在没想到她竟然能说出来这么不靠谱的话。

    车震这种事情对于简宁来说那就是一种考验,他是绝对不会去体验的,自己要退开,王冉拽着他的手就不让他走开。

    “你脸红什么?我们俩儿子都生了……”

    要是觉得害羞也应该是自己啊,他怎么还害羞呢?真是的,还叫她这个女人活不活了。

    “真的?那就来。”简宁嘴上不让份儿。

    “那就来啊,现在来?”

    王冉笑呵呵的往老公面前凑,那边有人过来取车,人家也没有看见什么,就正常的上车就开走了,结果这夫妻俩闹了一个大红脸,王冉的脸都要烧透了,早知道就不说这些话了,真丢人,捂着脸。

    “赶紧开车。”

    简宁的表情也是有点不自然,却忍不住逗她:“不是说现在就要试试嘛,脱吗?”

    “赶紧开车。”王冉对着简宁吼着,脸上都成火焰山了。

    简宁从另一侧上车,带上车门,叫王冉系上安全带,两个人才出发,接闹闹的时间还没有到,要在外面吃饭,王冉挂着自己妈呢,往家里打电话,开车又去接的王妈妈跟王爸爸。

    “我跟你爸在家里吃一口就行了。”

    “两个人四个人都是一样吃。”

    王冉挽着自己妈妈的胳膊,要不是她妈,她现在绝对就没有这样的日子过,难怪人家说有妈的孩子像个宝,王妈妈推王冉的头,就跟简宁说:“你看,你老婆都这么大的年纪了,还撒娇,丢人不丢人啊。”

    王冉的头被王妈妈给推开了,自己又粘了上去,有什么好丢人的,她就是爱自己妈妈。

    “不丢人。”

    到地方下车,往里面去,等了一会儿的位置,王妈妈去了一趟卫生间,出来给徐秋华打了一通电话,问问孙子有没有吃,要是没吃就一起出来吃了,到底还是挂着孙子的。

    王焱接的电话。

    “我妈才带着我吃完饭回来,不知道是她朋友吧。”

    徐秋华带着王焱坐席去了,快两点多才吃上饭,王焱就说自己饱了,王妈妈叫孙子出来,王焱说不饿了不想出去。

    “我作业还没写完呢。”

    王焱挂上电话,徐秋华从卫生间出来,看着就问儿子是谁的电话。

    “我奶,说是要我出去吃饭,我说我不饿。”

    王焱肚子现在还觉得撑得慌呢,哪里有空间吃得下东西啊。

    徐秋华白了儿子一眼,你怎么就那么傻呢,你多一口也吃不下去了?吃不了多,你还吃不了少的?这孩子也不知道是像谁,就一个心眼,多一个心眼就都没有,头脑不会转弯。

    “下次你奶奶打电话叫你去你就去。”

    王焱有点不耐烦,烦不烦啊,都吃撑了还吃什么,自己起身就回房间写作业去了,徐秋华看着儿子摔门,自己骂了一句。

    “反了你了,现在还有脾气了。”

    你看王妈妈走了,就正好腾房间了,要不然家里住着,叫老头老太太在客厅睡吧,好像有点不好看,人家谁要是来家里了,一看,你们这当儿媳妇儿子的,这算是怎么回事儿啊?

    她跟王超是肯定不能去客厅睡的,也不方便啊,最后只能叫王焱出去睡,虽然也是能住,可终究就不是那意思。

    不是她当儿媳妇的厉害,你说这个家,多谁?

    吃饭吃了将近一个钟头,王妈妈说要跟王冉过去接闹闹,简宁出去结账了。

    “不用,你跟我爸回去就行,我俩去接。”

    王妈妈说闲着也是闲着,就一着都去了吧,简宁开车,丈母娘跟老丈人坐在后面,到地方王冉进去接孩子,王冉也是发现了,这孩子在爷爷家几乎都是不哭的,你别看他小,心眼那才多呢,根本不用问,立立整整的接出来,到了自己怀里,这就又开始了,小手得摸摸妈妈的头发,摸摸妈妈的脖子,歪着小脖子看着妈妈,瘪瘪嘴,似乎有点不高兴,王冉打开后车门,把闹闹送了进去,王妈妈伸手接了过来。

    简宁母亲没下去送孩子,人就在楼上呢,抱着胳膊看着楼下,自然就看见了王冉的动作,心里特别不是滋味儿,孩子就这样被抱走了,还是抱给王冉的妈妈,说不好的感觉,反正心乱如麻,自己坐回床上越是想,越是闹心,简家的孩子用得着姓王的带嘛,在一个孩子谁带,就跟谁亲,这个她不得多想想。

    “我们闹闹今天玩的开心不?”

    王妈妈现在倒是没觉得有什么,这样也挺好的,自己带六天,送爷爷家一天,怎么算都是自己合算。

    孩子到王妈妈的怀里王妈妈脸上就笑开花了,她现在的乐趣就是这孩子了,舍不得松手,恨不得天天抱着背着,哪怕就是累,自己那也愿意带,外孙子嘛。

    早上简宁早早就走了,王冉七点起床的,今天能去单位晚点,好像没什么事儿,儿子早早就醒了,伸着小手在王妈妈怀里张牙舞爪的,到处瞎抓,发现目标妈妈了,自己头一歪,给王妈妈吓的,自己要是被抱稳那就掉在地上了。

    “这破孩子,吓死姥姥了……”

    闹闹伸着手就要找妈妈,王冉在儿子脸上香香,没有伸手接,马上就得走了,自己往门口去,王妈妈抱着孩子就追了出去:“你这早饭就都不吃了?还来得及吧?”

    她说今天要晚点走,王妈妈也没叫她,合计她自己能知道时间,这要是早知道她就早一会儿叫起来王冉,叫她吃口饭再走多好。

    “不吃了,到单位在吃也一样,闹闹跟妈妈说再见,妈妈要走了。”

    闹闹还不明白怎么回事儿呢,一个劲儿的就要从王妈妈的怀里跳跃过去,王冉穿上鞋自己打开门就走了,哎呦闹闹这眼泪流的,王妈妈就负责哄。

    “妈妈不是去上班了,给闹闹赚钱花去了,闹闹不想要大汽车吗?妈妈给买,闹闹想要什么妈妈都给你买啊……”

    到单位上午没有多少事情,自己坐在电脑前,上网去买东西了,跟店主沟通半天,确定付款这边关上电脑,下午就没闲着了,一直在外面来的,晚上这眼看着都八点了就是走不上,给王冉着急的,你说要是这样上午何必没事儿干呢,心里挂念着儿子。

    简宁到家都快八点多了,诊所那边来电话了,他过去了一趟,就耽误时间了。

    “王冉没回来?”

    进门没有看见老婆的身影,换了衣服出来接过来儿子,把儿子抱在怀里,简宁现在动作也熟练了,跟儿子逗逗问王妈妈。

    “谁知道了,刚才打电话,说是可能要晚点回来,孩子都哭两场了。”

    闹闹不知道时间,但是觉得差不多了,王冉没进家门,就开始闹别扭,哼哼唧唧的,反正就是各种不顺当,在等一等还是没有人,小嘴一掀就开始要哭了。

    简宁抱着儿子,儿子尿了,弄了他一身。

    “闹闹啊,怎么往爸爸的身上尿呢……”

    简宁抱着孩子进了房间,把孩子的尿布拿下来,王妈妈跟着就进来了,简宁拿着尿布就去卫生间了,投了一条毛巾再次进来递给王妈妈,王妈妈接过来给孩子的屁股擦擦,换了一个尿布重新塞回去,孩子裤腰的位置王妈妈给做了一个小松紧,也不会叫孩子勒到,还能很好的夹住尿布,她知道现在孩子都用尿不湿了,不过在王妈妈这里那东西行不通,她不管那东西有多好,心里私认为什么东西就都没有纯棉的棉布好,哪怕就是费点劲,孩子好就行。

    王妈妈把闹闹从床上抱起来。

    “我们闹闹尿了没有啊?屁股湿了没?”

    王爸爸在客厅里坐着呢,王妈妈把孩子送到王爸爸的怀里,自己进卫生间准备给孩子洗尿布,简宁一招就来了,洗完都晒上了。

    王妈妈站在门口,自己心里想着,这简宁嘴上是没说,可喜欢儿子啊。

    你就从他带孩子来看,从王冉生完这孩子,王冉都有点不耐烦了,简宁却从来没有过这种情绪,不是喜欢儿子是什么,这是幸好生了一个小子,要不然……

    王妈妈摇摇头,幸好幸好啊。

    “都洗了?”

    “嗯,都洗完了。”

    王冉吸取上次的教训给简宁打电话,抱怨说自己估计还得晚一点回家,单位有车送,先提前打个招呼,省得他到时候看见刘振刚了又以为自己是怎么了,她不坐车难道跑回来啊?

    “我得坐单位的车啊。”

    简宁动动嘴:“知道了,我没那么小心眼。”

    这边挂了电话,拿着衣服就准备出去,从桌子上拿起来车钥匙,王妈妈一看,这么晚了这是去哪里啊?

    “都快九点了……”

    “嗯,我去接王冉。”

    这还不够小心眼,嘴上说的可大方了,你看我根本就不在乎这件事情,然后一转身就不是他了,各种别扭。

    刘振刚也知道王冉生孩子了,那心思就打消了,本来他就是打算找个能一起过日子的,不见得就是要拆散别人的家庭,你看大家做朋友,一起逛个街一个玩玩,不一定就非要怎么样了,他是对着谁都挺客气的,人就是那样的性格,最近跟单位的一个女的走的比较近。

    这社会要求降低了,男女在一起,不像是过去,走的密集一点别人的口水就能喷死你,现在男男女女出去玩不是就挺正常的,这种呢,不叫搞破鞋,被称之为朋友,处个朋友嘛。

    “王工……”

    王冉点点头,自己就上车,屁股还没坐稳呢,这边简宁电话就进来了,问王冉在哪里。

    王冉手撑着头,千万别告诉她,简宁过来接她了?

    “你在哪里呢?”

    简宁说在王冉单位门口呢,王冉叹口气,跟刘振刚说把自己送回单位就行,本来只要直接回家就行了,她车还在单位呢,简宁还来接了。

    刘振刚心里也看出来是怎么回事儿了,觉得可能是因为自己对王工态度有点那个,所以叫她丈夫觉得不愉快了,这不就紧盯着看上人了,其实完全就没有必要,女人就不是能看住的,不过自己多少也算是做了一件好事儿吧,摇摇头。

    王冉从车上下来,拉上车门,对着同事摆摆手,无奈的走到简宁面前。

    “不是说不小心眼嘛?”

    简宁人家有理由,我哪里就小心眼了?我是怕你觉得黑,推开车门,王冉坐了进去,自己衣服也没有换,没来得及,靠在椅背上,抱着简宁胳膊,不过马上又躲开了,身上有点脏,都是灰。

    “抱着吧。”

    王冉摇摇头:“身上有灰,沾你一身。”

    简宁空出来一只手把王冉又搂了过来:“没事儿。”

    开车往家里去,街灯闪烁,王冉抱着丈夫的胳膊头靠在上面,她现在还没吃饭呢,肚子饿不说,还困。

    到家里闹闹都已经睡了,在门口准备换鞋,弯腰都懒得弯把鞋子扔在一边,知道他就能收了,直接回房间往床上一躺,简宁捡起来王冉的鞋收了起来,自己踩着拖鞋推开卧室的房门,还没进去呢,王妈妈从卧室里探出头。

    “回来了。”

    “嗯,妈你睡吧。”

    王妈妈带上门又回去了,简宁进了卧室,王冉在床上一动不动的:“给倒杯水被,有点渴。”

    一点就不愿意动,就想这样就睡了,可是她还没吃饭呢,也没洗澡呢。

    简宁拉开门走出去倒了一杯水又端了回来,送到她的身边,她躺着就没有办法喝。

    “起来喝嘛?”

    王冉从床上爬起来,自己耗了两把头发,努力仰着头看着他,把脸往他身上蹭。

    “我脸上也有灰,可是我想蹭。”

    她是蹭了之后才跟简宁说这些话,简宁也没有动,任由她蹭,自己一只手抚摸着妻子的头发,另外的一只手端着水杯,王冉用脑门顶住老公的肚子,撞了撞才伸手去抓杯子。

    “不想洗澡了,好累。”

    一口气都喝了下去,然后把杯子递给他,简宁拉着王冉的手把人给拽起来。

    “那刷个牙就准备睡吧。”

    王冉往牙刷上挤上牙膏,眼睛就有点睁不开,简宁也是没刷牙呢,自己在一边刷,镜子里两个人一齐刷着牙,简宁伸手挠了挠腹部,有点痒痒,好像过敏了,记得晚上也没有吃什么啊。

    他的小动作王冉就都看见了,自己漱口把嘴里的水吐出去,扯过来一边的毛巾擦了擦嘴。

    “怎么了?”

    “好像过敏了,有点痒痒。”

    简宁拿过来一边的漱口杯自己吐掉嘴里的牙膏沫,王冉叫他站好,自己拉他的裤子,果然是红了一小片,就腹部的位置,别的位置就没有,被什么给咬了?不会吧。

    她站着没有办法看,就只能蹲在地上,简宁叉着腿站着,王冉拽着他的睡裤跟内裤,自己的头贴在他的小腹上,这边王妈妈出来,听见他们俩说话了,想问问王冉吃晚饭不了,这个点回来应该是吃过了,不过还是打算问一句。

    一出来就看见这么震爆的一幕,简宁背对着王妈妈,王冉地上蹲着呢,手里拽着简宁的裤子,王妈妈觉得眼睛有点疼,这两个死孩子,你说干什么呢,干什么也回房间啊,在卫生间就……

    回了房间,想着明天得说说王冉,你家里不是只有你们俩个,做什么就得注意着一点,现在还有孩子了,更加不能这样啊,叫孩子看见了,你解释就都解释不清的。

    王冉从地上站起身,把简宁的睡裤跟内裤往上给提提。

    “你晚上吃什么了?”

    简宁摇头,好像没吃什么啊,一前一后的就回房间了,王妈妈这边一直想着要说女儿,结果早上起床就给往脑后面去了。

    “简宁……”陶林玉叫住简宁。

    两个人并肩走着,诊所那边上轨道上的就很快,本来这事儿就是陶林玉先提起来的,陶林玉觉得叫简宁先从医院撤出来似乎对简宁有点不公平。

    “还是我先吧。”

    简宁摇头,医院送她出去,她现在就说要走,似乎有点不讲道义,自己是盼着能出去,毕竟年纪大了,总熬夜自己也熬不起,在一个孩子在成长的过程中,他就想能多陪就多陪一点。

    陶琳琳这分配的一直就有点不满意,可自己身后也没有人,这么下去,自己这辈子不就都交代了,想活动可实在苦于认识的人有限,看着前面简宁跟陶林玉并肩走着,陶琳琳就不明白了,医院传简医生跟陶林玉暧昧的,这话她也没少听说,可那两个人就好像真的一点都不在乎似的。

    “简医生陶医生……”

    陶林玉跟陶琳琳打了一声招呼,自己拍拍简宁的肩膀就先进电梯了。

    王冉的手机响,说是快递到了,叫她出去接,王冉出去这边快递就在门口等着呢,签了字自己就拎进办公室了,是在网上买的那些送过来了。

    进了办公室就收起来了,这东西不能叫人看见了,看见就有点不好了。

    晚上王妈妈说要回家住一个晚上,明天在回来。

    “王焱好像感冒了,说是想我了,我得回去看看。”

    王妈妈走,王爸爸就得跟着,王焱跟闹闹就是手心跟手背,哪一个王妈妈都爱,一听大孙子哭着要找自己,立马就上火了,得马上回去看看。

    王焱就是小病,可太久没有看见奶奶了,他从出生就是他奶带的,在电话里一哭,这给王妈妈哭的心就都碎了,回家进门,徐秋华就说根本没那么严重。

    “这孩子跟女孩儿似的,生个病哭什么,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打的,我也没看见,我要是看见了就不能让他打……”

    徐秋华还怕公婆回来呢,回来不走了她逍遥的日子不就结束了,王焱躺在床上,王妈妈进进出出的。

    闹闹睡了一直也没有醒,把孩子放到小床里去,自己把白天收到的包裹就拿了出来,以前的话,叫王冉看这些东西她就都脸红,现在可能是真的跟生完孩子有关系,买的睡衣是透明的薄绿色,全部都是透明的,反正挺好看的,还有一套波点的,自己在镜子前面比比,跑卫生间换上了才要脱,这边闹闹叫了两声,王冉就没顾得上脱,伸手抓了一件睡袍就批外面了。

    闹闹醒了就开始找妈妈,一看妈妈在家呢,笑的眼睛就都没了,王冉抱着大儿子,闹闹虽然现在不吃妈妈的奶了,但是小动作就不断,那小手王冉一抱着他,就自动自觉的奔着妈妈的粮仓去了,自己用小嘴供啊供的,寻摸着就过去了,王冉推开儿子的头。

    简宁打开门,自己在门口换鞋。

    “爸妈呢?”

    没听见老人的动静,王冉说王焱生病了,在电话里说想奶奶了,妈就回去了,简宁点点头,王冉把饭菜端上桌。

    “你先吃吧。”

    没办法两个人一起吃,孩子都醒了,就得有人看着,简宁回房间抱着儿子,他儿子看见爸爸回来了也是很热情,用自己的口水袭击了简宁满脸都是。

    “你快出去吃饭,我也饿了。”

    王冉催促丈夫快点吃,他吃完了自己才能吃呀,简宁要接孩子,王冉没给,早晚的事儿,谁都得吃,还不如你先吃了呢,抱着闹闹就在一边散步,闹闹的脑袋一直就往妈妈的胸部拱,王冉扒拉了两次,孩子憋着小脸,那意思你要是在扒拉我,我就不高兴了,王冉亲亲儿子的脸,孩子的头在过来的时候又给推开了,孩子嗷一声就哭了。

    简宁起身,接过来儿子,说自己吃完了,抱着儿子就回房间了。

    “妈妈欺负闹闹了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