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227 得寸进尺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头靠在他的肩上,简宁的手横过王冉的肩膀就搂着她,王冉拿着爆米花往他的嘴里送,简宁是不吃这些的,自己摇头。

    “吃。”王冉的手就放在他的唇边,简宁僵持不过她,只能小口的接住含着,再给就坚决不要了:“你自己吃吧,我不乐意吃这个。”

    看完电影拉着手又回酒店了,早上回家换的衣服,王冉能连续穿一套衣服上班,但是简宁不行,两个人有些讪讪的回来了,出去玩没发觉,等回来心里就有点打怵了,谁知道王妈妈会是什么态度啊?正经的父母扔下孩子出去玩去了。

    王妈妈五点起床做的早饭,谁知道他们是回来吃还是不回来吃?想说吧,但是一合计,你说都是挺大的人了,都成年了,自己也懒得说了,愿意玩那就玩吧,也不是天天都这样,带孩子是挺累的。

    “回来了,赶紧吃饭,没吃呢吧。”王妈妈头都没有回,语气也是挺正常的,简宁回房间里换衣服,在岳母面前觉得抬不起头来了,这岳母心里得怎么看自己啊。

    换好衣服坐下身,屁股还没坐热呢,王冉的手机响,没别人,又是乔芸。

    小聪这回病的严重了,医院给不出来结果,就叫乔芸等着,孩子的血色素升高,暂时是不需要输血,但是结果可能有点不好,乔芸魂儿都飞了,她不管简宁是不是有警告过她,她现在真挨不下去了,她就是想找个人来依靠,她不行了。

    “给简宁打电话,快啊啊……”外婆对着乔芸喊着。

    实在是求不到人了,家里就简宁在医院工作,这孩子……

    现在孩子住在血液科,整个病区几乎就都是白血病,再障等等血液病的孩子,乔芸已经崩溃了,自己的意识都不是自己的。

    身体都软了,只想往地上坐。

    第一个冲入脑海的是,孩子怎么会生这样的病呢?第二就是担心钱,本来手里就没什么钱,现在好了,真要是那样的话,她就是倾家荡产也不够啊,怎么办啊?

    打给简宁没接,简宁的手机在卧室里放着呢,王冉的手机在裤兜里呢,所以就听见了,看见上面显示的名字,有一种无力感,又是乔芸。

    “别接了。”简宁拿过来电话看了一眼直接就给按掉了,没完了是吧?

    乔芸疯狂的给吴国太打电话,吴国太按掉几次,他实在怕死这个女人了,折腾起来就没完,在一个卫舟怀孕呢,要是被她知道了,自己也落不到好,好不容易才开始重新的生活的,不能被乔芸给搅黄了。

    可乔芸这电话就不挂了,吴国太接了起来,压低声音。

    “大清早的你这是干什么?乔芸你疯了吧。”

    “我就是疯了,我就是疯了,你儿子得白血病了……”乔芸在电话里又是喊又是叫的,对着吴国太就来了,怎么办啊?她一个女人,她什么就都不懂,她带不了了,早知道就应该把小聪给吴国太,那她今天的生活就不会过成这样了,都是自己的错,她为什么坚持要小聪呢?

    她一点都不坚强,她也不勇敢,孩子就像是索命绳一样的紧紧缠住了她的脖子,她眼看着就要窒息了。

    乔芸承认自己就是文不成武不就,她干什么都不行,她养不了孩子,求吴国太把小聪接走吧。

    吴国太本身对小聪说实话他是已经没有感情了,他已经舍弃作为父亲的权力了,才离婚的时候自己争取过,不是为了乔芸着想,纯粹就是因为那个孩子是自己的儿子,他爸妈都说想要,他就跟着说想要了,结果乔芸不给,两家还打成这样,弄的颇有一些老死不相往来的样子,乔芸来家里闹也闹过了,现在孩子还生病,吴国太能接吗?

    卫舟这个不管肚子里是男是女,那都是吴国太需要管一辈子的,他要是管小聪了,这个孩子怎么办?

    哪个人活在世界上不自私?

    你当初要离婚,并且愿意要孩子的时候,这些你就都是想到的,我也不过就是成全了你而已,那现在你为什么还要难为我呢?

    “孩子怎么样啊?”

    乔芸就哭,说自己真没有办法了,叫吴国太来医院。

    “我没有办法去乔芸,这边我老婆也怀孕了……”

    “你老婆怀孕……”乔芸一声尖叫在电话里疯狂的骂着吴国太,吴国太本来好好的跟她说,自己的儿子生病了难道就一点不上心?他现在情况是两难,结果乔芸这一喊,又骂上了,吴国太就彻底绝了念头,我也不是贱皮子,你骂着我,我还送上门。

    “谁电话?”卫舟脸色有点不好。

    她就是这样的人,她现在怀孕呢,他跟前妻总通话算是怎么回事儿?你要是觉得你前妻好,那干什么还要离婚?

    吴国太挂了电话,自己胸口起伏着,简直就是神经病,他现在都怀疑小聪生病有可能就是乔芸的借口,这个女人疯了吧,拿这种事情来开玩笑,不过乔芸的神经你就不能按照一般人的程度去想。

    “我在重申一次,你能不能别跟她联系?”

    卫舟的要求也不算是过分,她跟吴国太结婚了,你当前妻的总来回打电话算是怎么回事儿?前一段乔芸在吴国太空间留言,又跑到自己的微博上面去骂她,这些卫舟就都忍了,这女人不是神经病嘛,你们都离婚了,并且离婚很久的情况下自己认识吴国太的,她是插足别人的婚姻了还是怎么了?那微博里面认识的就都是熟人,你说乔芸那么一骂,卫舟还要不要做人了?

    “她有病她。”

    乔芸摔了电话,简宁这边上班外婆就盯了过去,一看见简宁就开始骂上了。

    “你就是这样当姐夫的?给你们打电话为什么就不接……”

    外婆上来就是质问,简宁觉得无奈,他同情小聪,可他不是小聪的爸爸,能不能别有点事情就来找他?他的责任真的没有那么大的,跟那边的医生联系过,说是已经排除了白血病再障等病,地中海贫血没有确定,但是可能性也不是很大,说是查出消化道有出血怀疑可能是肠道畸形。

    “情况有点复杂。”

    谁知道好好的一个孩子怎么就这样了,乔芸被这事儿弄的魂儿就都没了,自己不行,哪里都不能跑,手里没钱,在医院就是干扛,外婆是跟着,可是外婆年纪大了,过去这些就都不是她做的,她哪里跟哪里都分不清,也是没钱,跟乔芸俩就指望着简宁,指望简宁去给跑,作为亲戚的话,孩子现在这样,简宁是应该给跑的,但是简宁就特别憋气。

    真的很憋气,但凡有点事儿就扣他身上了,你说你们当长辈的,孩子生病了倒是去跑啊,乔芸就在椅子上一坐一动不动的,外婆也是一样的,你叫人简宁怎么看?

    简宁是你们家请来的菲佣吗?

    外婆给夏侯兰打电话,夏侯兰人没来,夏侯令也没出现,大家心里就都清楚,这要是确诊了,那孩子就完蛋了,你折腾去吧,就乔芸现在这模样,她有什么钱?用什么还?

    不是他们当长辈的不够意思,你说搭乔芸的不是一点半点的吧?这要是一直管下去,有完没完了?管到什么时候是个头儿啊?

    夏侯兰本来就不待见乔芸,小聪是有病也好,要死了也好,跟她没有多大的关系,懒得去过问,人也没来医院,在电话里就说了几句,外婆当时对着夏侯兰就开骂了,她这一骂,夏侯兰更加不可能给拿钱了。

    当她这里是银行呢?有点事儿就过来提一点?

    姜维心肠好啊,就听不过去,叫夏侯兰送一万过去。

    “送什么送,这次一万,下次一万,乔芸是个什么样德行的你还不清楚?钱扔到她身上就等于石沉大海,有点样子也不至于混到今天这个地步,爱咋咋地,不管。”

    典韦也是一样的说法,他们就是舅舅舅妈,管得了那么多吗?

    夏侯芳有点不愿意,乔芸再不好那也是姐姐,虽然她打从心眼里就没瞧得上过乔芸,那小聪是无辜的。

    “家里就差这么一点钱了?”

    典韦看着女儿,心里也是生气,你说这孩子现在怎么就变成这样了?什么事儿就都挑理,你一个小孩子知道几个问题?这就是无底洞啊,你能搭多少?

    抿着唇拿着三千块钱还是去医院给乔芸送过去了,多少就是那意思了,家里不是没有钱,但是肯定不能借你那就对了,典韦也没指望乔芸还这个钱,乔芸在所有亲戚的印象当中,那就是到底了,谁都知道她爬不起来了。

    没骨气。

    典韦嘴上说着,家里真是没有钱了,就这三千块钱都是自己跟娘家嫂子借的。

    “舅妈就这么大本事了,乔芸你也别恨舅妈……”

    乔芸不恨,还特别感激典韦,觉得能在这个时候给送钱,自己就应该感激的,拉着典韦就哭了:“舅妈,我的命怎么就那么不好呢?一件事儿接着一件事儿的,我都要活不起了……”典韦心里翻着白眼,命运的路都是自己一步一步走出来的,走成什么样,就都是你自己自找的。

    丁冬你不是不稀罕吗?一个单位待着,丁冬这小子就真是挺好的,跟乔芸黄了,人家同事给介绍了一个,会计,结婚之后女孩儿年纪偏轻也是想往上干干,怀孕的时候第一胎就打了,结果滑了,之后就怎么也怀不上了,坐上主管的位置了,结果要不上孩子,丁冬那是几代单穿啊,婆家也是着急,不过没给女孩儿压力,怀孕那时候他们都以为能生了,结果又流了,现在还没有呢,但是人小夫妻的感情确实很好,婆婆很讲道理,上下班丁冬就都去接,这些原本就都有可能是你乔芸的,可你这个看不上那个看不上的,最后走了这么一步,你说是命运的捉弄吗?

    命运把好牌就都送到你的手里了,可惜你最后竟然弄了一手的烂牌,你说你能怪谁?

    简宁不看乔芸跟外婆的面子,他没给跑,这事儿要是一旦打下底儿了,自己以后跑不了,简宁就没管,外婆又是喊又是哭又是骂的,在医院弄的场面就挺不好看的,说简宁没良心被。

    “现在基本能确定的就是缺铁贫血和肺部细菌感染,肺部情况已经好很多了,还要等几天在复查,现在应该不是肺炎,有点不确定,缺铁贫血已经确认了,入院的时候血色素只有67,单纯性的缺铁贫血是不可能这样低的,也就是说还有其他问题导致贫血的,外伤排除,血液病也排除,内脏出血排除。”

    同事就跟简宁说,有条件的话,赶紧去北京,北京那边是最好的,这边现在还没有给出来结论,耽误了最后就不能怪他们了。

    “还有啊,你这亲戚家没有男人吗?女的根本就扛不住的,一说话就哭,怎么交流啊?”不是女的就是一个老的,这根本就不行,你们照顾孩子都照顾不过来,这熬夜你就两个人轮?

    同事这是知道是简宁家亲戚,能做好的准备就赶紧做,结果跟她们说了,也没有见到效果。

    外婆给姜饶打电话了,叫姜饶过来医院帮着照顾两天,姜饶立马就推了,开玩笑呢,他家里还有孩子呢,再说乔芸的孩子生病跟他有几毛钱的关系。

    “外婆我请不了假,孩子哭了,我先挂了。”

    姜饶直接就挂电话了,外婆就觉得嘴里发苦,现在回头想想,这就都是被自己给耽误的,那些孩子小时候她对谁都不好,认为乔芸长大能成才,所有的注意力,所有的好就都扔到乔芸的身上了,忽略了那些孩子,哪怕就是亲外孙子亲孙女都没顾得上,最后弄的所有人跟乔芸关系都不怎么样,她明明是心疼乔芸来的,明明是想叫乔芸成为那些人的中心的,怎么最后就都跟王冉好去了?外婆不理解也不明白啊,这是为什么啊?这跟自己所预想的就完全是不同的,她想要的不是这样的结果。

    现在怎么办啊?

    简宁下班自己就回家了,跟王妈妈说了,看病就得用钱,乔芸不用合计了,到现在也没正经上过两天班,你要是合计乔芸的话,就不应该搭理她,完全扶不起来,全世界就你一个人离婚了?赚钱才是正道啊,你手里有钱了,你才能把腰板挺直了,可乔芸就偏偏不那么干,到现在还那个样子。

    王妈妈想去医院看,但也是因为有前几次的事情,外婆不讲理,乔芸也是不讲理。

    去了,到时候在把小聪扔到他们家,可怜小聪王妈妈能做到,但是养小聪,这万万就不行,是绝对就不行的。

    晚上乔芸叫外婆回家,说自己在医院能行,白天也得有人照顾啊,不能两个人就这么死扛,外婆担心,可不回去也不行,小聪找妈妈抱,乔芸一抱就不撒手了,她起来的时候眼前一片头晕眼花,前面就都是黑色的,手臂发麻,就这样小聪还找乔芸呢,孩子吃奶粉现在还多了,眼看着奶粉就要见底了,乔芸想哭就都没有地方哭去,兜里揣着一百多块钱,住院的费用都是简宁先垫付的,饶是如此,乔芸还是恨简宁。

    从来就没这样恨过一个人,恨死简宁跟王冉了,觉得他们俩就是见死不救,你们明明有这个能力,可你们就是不愿意伸出援助之后,就盼着她儿子去死是不是?

    亲着儿子的头:“我们小聪长大之后,要是有本事了,以后就让那对贱人看看。”

    乔芸心里诅咒简承宇,巴不得叫简承宇也尝尝这种滋味儿,最好就是让简承宇去死,他要是死了,自己也就安心了,嘴里念念叨叨的。

    “老天爷保佑,保佑他们家孩子不健康,保佑简承宇脑子有病身体出问题,今天生病明天就死。”

    等简承宇死的时候,她就可以出现在那对夫妻面前,告诉他们这就叫因果循环,谁叫你们不救我儿子了,这就是你们的报应。

    小聪一直要乔芸抱,乔芸根本就抱不住了,给吴国太打电话,吴国太按掉,她就接着打。

    卫舟都睡了,听见丈夫的手机一直响,自己也是气不过,你还想着怎么样啊?你就没完了是吧?接过来手机。

    “你想干什么?”

    该说的早就说清楚了,你总是这样你什么心理啊?你也闹过了,差不多就得了吧。

    “我儿子都要死了,你叫吴国太来医院……”你要是好好的跟卫舟说,大家就都是女人,也许卫舟心一软就让吴国太去了,可乔芸上来就横,她认为这是卫舟欠她的,骂卫舟骂的就太难听了,并且诅咒人家孩子,卫舟一听,照着电话那边也骂了回去。

    “你神经病吧。”摔了电话,吴国太赶紧哄自己老婆,卫舟被气的一直哭,这是什么人啊?有毛病吧?

    王妈妈早上过去医院的,看着乔芸,乔芸都糟践的跟老傻子似的,头发没有时间弄,衣服被孩子抓的一道一道的,今天检查明天检查的,每天又被悬着心,你说她的精神状态能好嘛,看见王妈妈表情也是讪讪的,谁叫王妈妈是王冉的母亲了。

    王妈妈看着小聪觉得可怜,自己能跑那就跑跑吧,闹闹被他爷爷给接走了,她今天这才能出来。

    “我来抱吧……”王妈妈要接手,乔芸还玩上硬的了,自己的儿子用什么他们抱,不用,她靠自己,不靠天不靠地。

    外婆来医院看见王妈妈也没有说别的,这看病的费用就都是王妈妈给掏的,简宁说去北京吧,现在必须去北京,王妈妈这又赶紧的给王冉打电话,叫王冉订机票,坐火车来不及啊,怕孩子出个好歹的。

    “冉啊,给你外婆跟乔芸订票……”

    王妈妈饶是如此,就没换得外婆跟乔芸的一句感谢,人家认为你就是应该的。

    “叫简宁跟着去吧,实在不行叫王冉请假陪着……”你看外婆说的多理所应当的,王冉跟简宁这都上班,她一句请个假那就完了。

    王妈妈就当没听见,我能做的就都做到了,剩下就只能靠你们了,这时候乔芸说话了,她靠自己靠不住啊,这要是过去北京,得找医院啊,就是看病还需要钱呢,她要什么没什么,得有人带路外加付钱啊。

    王妈妈差点就咆哮了,真的对乔芸你就不能可怜她,有句话怎么说的?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这话就说的太正确了,王妈妈是恨乔芸这样啊,你一辈子就吃死了别人?要是你没有亲戚,你怎么办?

    王妈妈跟着去北京的,闹闹这边只能就让王冉下班去接了,这就得跟简宁母亲联系,简宁家一贯就是事情多,简宁母亲不管你那些,说了几句嘲讽的话。

    “你要是真那么忙,孩子送过来我带,你看看你这妈妈当的,孩子都能不要了。”

    王冉是哑巴吃黄连,她才出差回来,第一天上班就请假?

    晚上下班开车赶紧去接儿子,开车都开一半了,自己才想起来,她怎么把孩子给抱回来啊?护士回去了,当初就说好的,给带三个月,签的也是三个月,之后就王妈妈一直给带,没找人,王冉硬着头皮就往简宁家去。

    简耀东给闹闹立规矩,你要是哭,你就可劲儿哭,你要是不吃奶粉是吧?那你就饿着,谁饿谁知道,闹闹到简耀东的手里怎么摆弄怎么是,到别人手里就立马翻天,在简耀东的面前,他就不敢找人抱,不敢哭。你说这事儿邪门不,到了简宁母亲手里,那就嚎。

    王妈妈陪着外婆跟乔芸去北京,就这一路上,给王妈妈气的都要岔气了,真是气死她了。

    孩子乔芸抱,抱到一半说抱不住了,外婆抱了一会儿然后就给王妈妈抱了,王妈妈抱上孩子就没人管了,没人接了,王妈妈这是幸好带闹闹,闹闹平时比小聪不知道折腾多少倍,所以还是有些底子的,胳膊也没怎么样,等下飞机了,既然她抱着孩子,你们俩就去找车啊,管着是大巴还是计程车,你总要找车吧?结果乔芸不去找,外婆也不找,叫王妈妈抱着小聪去找车。

    打听路线,那两个人就跟死人似的,一声不吭,王妈妈抱着小聪一路上憋着气,这到底是谁的孩子?

    牙都要恨酸了,说真的,王妈妈就是看在怀里小聪的面子上,孩子确实不舒服,怎么说也是一条命,谁就让她心软了。

    这折腾的,好不容易到医院了,缴费的时候那两个人又开始装死,这时候乔芸伸手来抱孩子了,王妈妈真应该给乔芸鼓掌了,还行,还行,你还知道过来接孩子,我还以为你就是一个路人呢,过路的。

    要不是孩子有病,王妈妈就真心想把孩子摔在乔芸脸上了,就你这样儿,你过成今天这样就你自己活该。

    为母则刚啊,你当妈妈的,你既然当初坚持要这个孩子了,你就得活出来一个人样,现在谁看见你不躲?我要是不可怜你呢?我要是不跟着你来呢?

    乔芸是压根什么事情她都不做,就等着别人帮她去做,在医院里,王妈妈这两条腿都要累废了,全部上上下下就都是她跑,你说孩子得的什么病,你当妈妈的是不是就应该过去问问,可乔芸倒好,她现在心里就是有主意了,王妈妈不是跟着吗,王妈妈是不会不管的,她还怕什么。

    王妈妈把自己亲外孙子给扔了,过来同情小聪了,结果就落这么一个下场。

    “你给我定回去的机票,多晚的都行,我今天晚上就回去。”

    王妈妈咬咬牙,你自己的孩子你自己都不在乎,那就这样把,我也不管了,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她有同情心往哪里不好扔?这把王妈妈就给逼急了,彻底逼火了。

    王妈妈说机票王冉已经给定好了,她十二点就走,乔芸傻眼了,她是压根就没想到,王妈妈会扔着她们就不管,乔芸这个性最不讨喜的就是,你说两句好听的,你大姨跟着你跑了多久了?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可乔芸现在就跟一个愤青似的,看见谁都觉得谁都是错的,这个世界上就只有她是对的。

    “走就走被,也没人请你来。”

    “乔芸你怎么说话的?”外婆的神智还在呢,这小聪要是确诊,这最后还得王妈妈掏钱呢,外婆拽着王妈妈的手,王妈妈被乔芸给气的,忙一天了,一口饭都没吃上,也行,自己算是长记性了。

    她是把脸就送上门叫人打的,行,自己知道了。

    就撇下外婆跟乔芸收拾东西就准备回家,外婆见自己也拦不住王妈妈,结果来了这么一句。

    “小真啊,你借妈十万,就当妈跟你借的……”

    气的王妈妈心脏都翻腾了,大半夜王冉开车出去接的,简宁上班,孩子根本就没接回来,王冉知道自己妈晚上要回来,闹闹王冉一个人根本就带不了,她明天还得上班。

    王妈妈上车就开始说这些事儿,你说王冉能不发火吗?

    就一点好赖都不知道,以后别管。

    外婆跟乔芸这给王妈妈打了两次电话,就是要钱,拿着小聪就说,你不可怜大人,你总要可怜孩子的吧?

    “那也不是我孙子也不是我外孙子……”

    “大姨你就一点人性就都没有……”

    “你这话就说对了,我对你有什么人性?你算是我的谁啊?我跟着你们往北京跑,看病到现在钱就都是我们家掏的,结果还换不回来一个好,我欠你的,行,我也还完了,你以后愿意怎么着就怎么着吧,别给我打电话。”

    王妈妈这回彻底发飙了,你以后乔芸就真是有什么事儿,你也别指望我来可怜你了。

    这把王妈妈给伤的,彻底伤透心了。

    那之后无论乔芸怎么打电话,怎么哭,外婆怎么闹,王妈妈就是死咬着一句,亲爸就都死了,我也不怕别人笑话了,我就是这样的一个人,爱谁说就谁说,为了怕别人说,再去受气她受不起了。

    齐娜过来拿衣服,王冉多嘴问了一句小聪的情况,不看大人就看在孩子的面子上。

    齐娜苦笑着:“回来了,情况不怎么好,上我婆婆那里借了,跟我婆婆都干起来了……”

    齐娜也是可怜小聪,可乔芸实在就让人可怜不起来了,没见过这样的妈妈,简直就是神经病,上门借钱一句好听的都没有,总是提她妈过世了,你妈过世了,是谁害的?老是拿这些出来说干什么啊?

    “反正我是不管了,也管不起了,你姐夫打算自己单干,以后也不再医院了,估计也不能再找了。”

    齐娜是看见那些衣服觉得自己都能穿,就都要了,自己叹口气,说一会儿要给小聪买奶粉去,乔芸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饿死孩子你们就看着被,你们不看你们就给出奶粉,齐娜这自己也有孩子。

    当妈妈能当到这个份儿,乔芸也是奇葩了。

    “我跟你去吧。”

    王冉拿着衣服跟齐娜去的,给买了两箱奶粉,王冉事先跟齐娜说好了,别跟乔芸说是自己买的,她怕乔芸到时候又在贴到自己的身上,她实在受不了了。

    齐娜抢着要掏钱,王冉拦住,自己刷卡。

    “看着小聪是真可怜,可是那个妈……”王冉摇摇头。

    乔芸离婚的时候,其实大部分的人都是觉得,她应该能站起来的,结果到现在还是这样浑浑噩噩的过日子,她自己好像就不担忧似的,其实并不是乔芸不担忧,只是她觉得自己担心了也没用,她现在就是破罐子破摔了。

    小聪这边住院这钱就跟流水似的往外花,乔芸跟夏侯兰夏侯令借钱时候说词就都是一样的,说她以后肯定能还,可她用什么还呢?

    齐娜拎着东西就回家了,晚上叫姜饶送自己过去看小聪去。

    “你以后离她远点。”

    姜饶自认算是了解乔芸,乔芸小时候就那样,她是能依靠别人坚决不指靠自己,姜饶就反感老婆跟这样的人走的近,齐娜不是可怜乔芸,她是可怜小聪,怎么就摊上这样一个妈。

    送奶粉过去,乔芸没在家,外婆也没在家,以为是在医院,开车又往医院折腾过去了,外婆人在医院呢,乔芸没在,说是找吴国太去了。

    齐娜不解,吴国太人家就都表示了,就不管这个孩子了,还找什么啊?

    外婆满脸的横肉,凭什么不找他?他是孩子的爸爸,不找他找谁?吴国太不是不管小聪嘛,那行,那就搞臭他。

    乔芸今天就去卫舟单位闹去了,贴的门口到处都是不说,进去大喊大叫的,骂着卫舟就是贱人,说卫舟抢她孩子的爸爸。

    “我家孩子现在活不成了,你们就高兴了,你心里满意了吧,你这个贱人,生儿子没XX……”紧跟着就是各种骂人难以入耳的话,真是人家都不好意思听了,把卫舟给说的,说卫舟撺掇吴国太,不叫吴国太看孩子,闹的动静这么大,卫舟是老师啊这么多的学生,正好是第二节下课,全校做大操,你说乔芸骂骂咧咧的,这边就有男老师请她出去,谁知道她怎么进来的,结果乔芸跑上讲台,自己抢过来麦克风,就当着全校的老师跟学生骂上了,说卫舟是小三,等有人反映过来的时候上去架着乔芸,已经就来不及了,应该听见的就全部都听见了。

    卫舟从来就没这么丢人过,她的年纪偏大了,不结婚全校的老师背后也是有说的,现在乔芸这么一闹,不管真假,人家听见了就会说的,卫舟一生气,觉得肚子一疼。

    得,把人卫舟气医院去了,孩子掉了。

    卫舟是哭的死去活来的,她本来之前就流产过两次,自己叫不准能不能怀孕,好不容易怀孕了,肯定是要生的,结果医生说孩子掉了。

    “以后会有点麻烦……”

    那卫舟家里能干嘛?就看着女儿这样活生生的被欺负的孩子就都掉了?

    你乔芸能闹是不是?

    卫舟家里就起诉了,他们不管乔芸可怜不可怜,这个贱女人,弄不死你,怎么对得起卫舟。

    吴国太弄的胡子拉碴的,卫舟没骂吴国太,她心里清楚的很,这时候对着丈夫来,只会把丈夫推得老远,哪怕她心里都怨气漫天了,她也得对着丈夫笑,害她的人是乔芸,不是吴国太。

    卫舟她妈跟吴国太要乔芸家里地址,吴国太就不肯给,给了过去肯定要打架的,何必呢,不是已经起诉了。

    “我告诉你,国太你今天要是不给我,我就不走了,我不冲着你来,卫舟也说了这事儿不怪你,妈不恨你,我就恨那个女人……”

    卫舟她妈脑子也是够清楚,知道女儿的意思,既然结婚了,就是想好好过,孩子掉都掉了,你追究吴国太这也没有必要,小两口以后还是要过日子的,不管卫舟以后是好怀孕还是不还怀孕的,你吴国太就说不出来别的话了,到底是因为你前妻给弄的。

    吴国太的火气就被挑上来了,乔芸真是一次一次的触碰了他的底线。

    乔芸觉得自己做的挺好的,她也出了这口气,谁叫你挑拨吴国太叫他不管孩子的,这就是你的报应,你的孩子掉了那就是应该的,心里转念一想,你说王焱以前不是差点就被绑架了嘛,那怎么就没有人要绑架闹闹呢?

    绑架了之后,然后撕票,把孩子摔死,碾死,她就不信看不见王冉跟简宁流血,谁叫他们叫自己流眼泪了。

    乔芸就是抱着这样的心思在活,你们不帮我,你们就活该倒霉。

    听见外面有敲门声,听见吴国太的声音了,乔芸就不给开门,随便你们怎么骂,我就不开了怎么样?

    小聪这边情况稳定下来了,外婆起身的时候脑子有点发晕,天天都睡不好,她也闹心,实在有点扛不住了,外婆就属于没皮没脸的,有事儿就想找王妈妈,可惜王妈妈这次真是下狠心了,任凭你怎么打电话,我接都不接,就豁出去了,谁愿意说就让谁说去。

    邻居出来,说可能家里就没人,在医院呢,卫舟妈妈这点就特别好,还能保持着一种对外的优雅,问了地址,把情况也是一说。

    “我也不想打上门,可我女儿,现在人还在医院里躺着呢,我当妈妈的看着心疼啊,无缘无故的就说我家女儿是小三,这国太跟卫舟认识的时候他都离婚挺久了……”

    邻居一听,乔芸怎么就变成这样了?随后一想,现在的乔芸是有点不正常了,能干得出来扔孩子的事情,她能怎么正常。

    吴国太过去继续砸门。

    “乔芸要么你就一辈子别被我看见……”

    乔芸听见这句话,火大了,你还跟我叫嚣?你亲生儿子现在在医院呢,你就都不管,咣当一声就开门了,卫舟她妈就特别冷静没有马上上手,你就看乔芸对着吴国太是恨不得跳着骂,吴国太这老婆才流产啊,你说他心情郁闷不?

    乔芸怀小聪的时候,吴国太那时候自己也像是个孩子似的,不懂事,整天就知道享受,跟卫舟过日子吧,卫舟引领着他去做个爸爸,尽管做的有点不像是样子,可孩子的成长他就都有陪着参加过的,卫舟每次检查都会叫上吴国太,叫他参与到这种他马上就要当爸爸的兴奋当中,在一个卫舟会调教丈夫,出事儿之后并没有给丈夫难看,而是抱着丈夫一直在哭,她问吴国太,自己到底错在哪里了?吴国太心疼不?

    吴国太现在想杀了乔芸的心思就都有了。

    离婚也是你提出来的,现在你弄的所有人都不得安宁,你满意了?

    “我就是高兴了怎么着?就是气不掉,早晚你老婆也被车撞死……”

    乔芸对于吴国太再婚一直耿耿于怀,她恨这个男人,但是也爱这个男人,在一起的时间不算是短,自己又真心的付出过,看着他跟别人走到一起,她要怎么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