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226 醋丈夫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王冉单位叫她出差,王冉是想推了,可惜推不掉,主任也是挺难为的,出去就一个月,她儿子这粮食就要明摆着是要断。

    “不行的话叫你爸坐火车过去拿。”

    王冉撑撑头,这也不是离的近,没有办法了,现在就必须要给闹闹断奶了,最后还得等简宁晚上回来的商量,大主意得他出,他定,那是他儿子呀。

    诊所那边雇了两个护士,已经开始慢慢上了轨道,简宁进门,王妈妈说厨房还有饭。

    “我跟王亮在外面吃的。”

    简宁把大衣挂了起来,自己踩着拖鞋就进了卧室,王冉坐在床上,看着他进来就说了,是去还是不去,他看着办吧,简宁把衬衫的袖口打开,自己脱掉,换了睡衣。

    “那就去吧,断了就断了吧,省得爸天天跑。”

    简宁一句话直接拍板那就定了,王冉问他吃饭了没,自己才要动身下去给他热饭,简宁说跟王亮一起吃的,他收拾家里的衣柜,不收拾还好,一收拾就一下子都是王冉的衣服,买的多穿的少,她怀孕加上生孩子,衣服里面扔了一下子,简宁这人就最见不得乱,伸手就开始一件一件的给分类,能穿的留着,不能穿的,过时的就收起来,管着给谁的,反正就都是好的衣服。

    王妈妈哄着了闹闹,出来一看,这是弄什么呢?

    “她怎么买了这么多的衣服?”

    在衣柜里看不见,现在简宁一收拾那就有点触目惊心了,王妈妈这辈子过的都是精打细算的,对于穿衣服她要求不高,能穿得出去,一年到头买那么两次就挺好的了,王冉这满衣柜里就都是衣服,特别是夏天的衣服,能装几个箱子,王妈妈就合计女儿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败家了?什么时候买了这么多的衣服?你这不是胡闹嘛,你有几个人啊?就一个身体,你能穿几件?

    太败家了。

    衣服大部分都是简宁给买的,王冉自己也有买,真的是衣服太多了,很多标牌都在的,都没有动过,买的时候是觉得自己一定能穿,买回来挂起来就顾不上了。

    “冉啊,你看看有没有你还想要的?”简宁对着门里喊了一句。

    王冉做面膜呢,头发都固定起来了,身上穿着睡裙,脸上涂的绿了吧唧的,从里面走出来,踩着拖鞋用脚比比那件衣服,简宁就负责往外拿出来。

    王妈妈看了女儿一眼。

    “你这买的就有点过分了,你看看多少都是新的,你自己留着穿啊。”王妈妈弯下身就去捣乱,她看着是新的,能穿的就要给王冉留着,简宁也不怕麻烦,王妈妈给整理好了,那最后就是一件都不打算给人,简宁又重新分类的。

    “我就你别给我买衣服,有很多我都穿不上……”王冉抱怨了一句,她自己买衣服自己都有数的,就简宁,动不动背着她就买,买回来有的她都不知道。

    简宁也不吭声,你年轻也就是年轻这么几年,趁着年轻的时候赶紧穿,老了还能这样美丽了嘛。

    王冉给是准备给齐娜,别人的话,不至于就捡她的衣服穿,齐娜这性格没有说的,有些也真是上身就一两次,有些则是全新的。

    “你姐夫给我整理衣柜,整理出来一堆衣服,有些新的都没上身的,明天你过来挑挑?看能不能穿?”

    齐娜觉得这没问题啊,王冉姐穿的衣服都挺好看的,齐娜跟王冉感情也确实不错,自己还弄的挺高兴的,挂了电话。

    “你那脸洗了行吗?在吓到孩子了。”王妈妈出来一看简宁又把自己给收起来的衣服拿了出来,对着王冉就有点发火,一对败家子,那衣服就都能穿,要不然你留给你嫂子穿啊。

    王妈妈就不想想,徐秋华那大腰板她穿不进去王冉的衣服,除非是大型的歀。

    王冉吐吐舌头,用眼睛看着简宁,那意思你看惹妈生气了,自己进了卫生间里,把脸上的东西洗掉,简宁是收拾完外面了,自己进来洗手,王妈妈带上门回房间了,王冉抓着简宁的手跟自己的手放在一起,帮着他洗,洗完了之后自己转身把湿漉漉的手照着他的胸前就顺手一擦,自己还特无辜的看着他,那意思,有本事你来打我呀。

    踮着脚踩着他的脚背上,双手搂着老公的脖子……

    “王冉啊……”王妈妈这边猛然拉开门,王冉过两天不是要出门嘛,王妈妈想起来一些事儿,简宁还在洗手,王冉神情挺自在的,自己也不是偷人拍什么,王妈妈背对着简宁,王冉挑着眉头,看着自己老公眨眨眼睛跟着王妈妈就进了父母的房间。

    王冉洗过澡,自己对着镜子拿着瓶子原本是打算擦护肤乳的,瓶子拿了起来想了想又放了回去,自己从里面出来。

    “简宁你洗嘛?”

    他要是不洗的话,自己就得进去把卫生间收拾收拾,当然他要是洗的话,自己就清闲了,简宁拿着换洗的衣服就进去了,他洗澡的时间就长了,其实不是洗澡的时间长,而是收拾卫生间的时间长,王妈妈这点都佩服,就卫生间那么大点的一块地儿,简宁真是从头到尾的给你收拾,浴缸用不用他都会刷,你问他的话,简宁说溅上水点了,地面给你那擦的,那叫一个干净,王妈妈年纪大了,现在干活也不如以前,有时候注意不到地上的头发,那就有可能是马虎了,简宁是恨不得趴在地上就把每个角落都看清楚了,家里的毛巾都是白色的,洗得特别干净,王冉从来不沾手干这些,脱下来的衣服,也不用王妈妈给洗,自己顺手就全部都处理干净了。

    王妈妈抱着外孙子在房间里嘟囔,将来闹闹可别像是他爸爸一样,洁癖可不是什么好事儿。

    王冉躺在被窝里,简宁擦了擦手,自己掀开被子就上床了,王冉滚了过来,滚进他怀里,简宁搂着自己老婆,王冉的手摸着自己老公的胸膛,生完孩子一直就有心里障碍,没让他亲近啊,这是第一次自己主动。

    简宁含着王冉的唇,试着推高她的身体,轻轻的咬了自己老婆一口,顺着肩胛骨一路向下,用牙齿轻轻的咯着,弄的王冉有些痒痒。

    王冉出差去外地了,王妈妈不能送,简宁早上上早班,她自己领着行李箱走的,也不叫人送,说自己也不是小孩子不认识路,单位有车送,上车的时候还没觉得有什么,等上了飞机,心里就突然不得劲了,想儿子。

    一想要跟儿子分开这么久,心里就难受起来了,同事看着王冉这样多少也是猜到了,谁就都有那时候,王冉可比她们幸福多了,她们产假才三个月,王冉可是五个月的,多陪孩子两个月呢。

    这出差也算是给王冉机会直接掐奶了。

    闹闹晚上就闹的厉害,找妈妈,找了半天找不到,王妈妈这累的,既然要给孩子掐了,就得坚持下去,这孩子主意就大,你给泡奶粉就不喝,哼哼唧唧的,哭一直哭,哭到最后声音跟小猫叫似的,王妈妈心里就有点扛不住,想给王冉打电话。

    “妈,我来吧。”

    简宁喂孩子两次,孩子用小舌头往外推,就是不喝,不是妈妈的味道啊,简宁怕岳母给王冉打电话,她说不定心里怎么难受呢,你在一个电话过去了,不起作用不说,还增加她心里负担。

    “闹闹啊,你要是不吃,你就要挨饿了。”

    一般的小孩儿挺一会儿饿了也就吃了,可简承宇不,颇有一副宁愿饿死也不吃奶粉的架势,王妈妈眼泪都要掉下来了,这可怎么办啊?知道就得先让孩子饿,可孩子太小了。

    简宁抱了一个晚上,到早上这是不闹了,勉强吃了一点,就一点点,嗓子都哑了,哭的。

    王冉这一晚上就根本没怎么睡,想儿子想的,拿着手机一直看,明明是困吧,但是架不住想,第二天自己试着调整心态,这样下去还上什么班啊,那就在家里带孩子吧,还去哪里啊。

    一走就是两个多星期,简闹闹小盆友现在也能喝奶粉了,闹闹不想妈妈,一开始会想,后来大概有点忘记这人是谁了,太长时间没见了,简宁想。

    很长时间就没分开过了,两个星期其实不怎么长,但是他却有点度秒如年的感觉,王冉的电话不是特别多,王冉不粘人。

    她自己总觉得吧,工作就是工作,别工作的时候还挂着家里,到时候两样就都做不好,在一个不愿意在外面跟简宁黏糊,愿意黏糊回家里随便黏,也没人能看见,那不是更好,走了两个星期,一共就打过三通电话,弄的简宁有点叽歪了。

    这是不是就太放心自己了?太放心儿子了?你应该问问的,自己还担心她想儿子,结果什么都没有。

    电话响,下意识的第一个动作就是去看,是不是王冉的电话,都不知道失落多少次了,简宁心里就觉得王冉这心是比自己大,他天天上班还往家里打电话呢,一天至少两通,她这是出门啊,两个星期啊,不挂着自己吗?

    就不担心自己被别人给抢了?

    王冉一工作就想不到这些了,闹闹有自己妈带着呢,就肯定不会有问题,简宁是个成年人就更加不用自己关心了,注意力就都放在工作上了,眼看着就要回去了,收拾好行李,准备四处看看,有什么值得买的,来一次,别空手而归。

    儿子断奶了,自己吃什么就不太需要忌口了,王冉也是憋了一段,真是养儿子就什么都不能吃,吃不过瘾,现在放开嘴巴,自己跟同事出去溜达一圈,吃吃小吃。

    简宁没坐住,到底还是自己先主动打电话了,王冉接电话的时候人在美食街上呢,到处就都是人,挤的要命,听的不是很清楚。

    “什么时候回来啊?”

    王冉说了一个日期,这情况下就根本不适合通电话,就跟简宁说先挂了,她说话都得用喊的,简宁听着电话传过来嘟嘟的声音,自己有点不愿意了,往心里去了,我好不容易给你打通电话,这还没说两句呢,你就给撂了?你就这么烦我吗?

    自己看着电话,想王冉一定会回去之后在给自己来电话的,一直就等着,下班了到家,这电话也没打回来,电话就跟坏了似的,简宁拿着客厅的座机打电话,王妈妈听着他手机响了,喊了简宁一声。

    “手机响了。”

    简宁当然知道是自己的手机响了,因为这电话就是他自己打的,他看看手机坏了没有,没坏的话,你说那个人怎么就想不起来给自己打通电话呢?

    说这话还真冤枉王冉了,王冉真想打了,她回来之后都快八点了,想着可能简宁陪着闹闹玩呢,自己就别打了,扯扯被子就睡了,简宁这两天的饭量明显就是下降,王妈妈一开始以为是自己做的饭菜有问题,王妈妈就是想板简宁,不想叫他吃的太过于清淡了,肚子里没有油水,脑子就不好使。

    “简宁啊,怎么吃的这么少?”

    王妈妈狐疑的问着,她都改良过三次菜单了,在改良自己都不知道应该怎么弄了。

    简宁是轻微的有点小上火,自己老婆跑的无影无踪的,扔下家扔下孩子人家就去潇洒了,不是潇洒是什么?还有心情跟同事去逛街,心可真大啊,走了之后就没说给自己发信息,也从来没说想过他,看样子这是玩的太高兴了,把丈夫都给扔脑后面了,跟他一起生活就这么无聊吗?

    简宁乐意跟王冉待在一起,就是不出去,两个人整天待在家里,他就都行,简宁跟同事之间的活动也很少,下班的时候大部分就都回到家里陪老婆孩子,他自己也喜欢这样。

    “妈,别弄那么多了,就三个人,吃不了多少。”

    简宁说了一句,不太想吃太油的东西,吃不下去,站起身换衣服就准备上班了,王妈妈也没往哪方面去想,因为她没见过男人就是这样的,王爸爸也好,王超也好,那都是离开女人照样活的主儿。

    简宁上了车带上车门,自己原本是打算开车的,结果没忍住,掏出来电话,这回真是火大了。

    “我说你就没想我吗?”

    把王冉还弄了一个大红脸,她跟同事住在一起,简宁这么大声音,同事至于没听见吗?两个人正准备出去吃饭,简宁这电话她接了起来,直面就来了这么一句,王冉脸蹭一下子就红了,同事打趣的看着王冉,真是没看出来啊,原来你家的是这个范儿的。

    王冉平时会提及她家里,之前怀孕的时候大家是看出来了,她身上有压力,应该是婆家喜欢男孩儿吧,这回也算是如愿了,听别人说的多,说王冉夫妻俩关系似乎有些不一样,她也是听的多,王冉又从来不辩解,谁知道她家里怎么回事儿,这是亲耳听见了,原来丈夫还挺喜欢她的。

    “我先出去了。”同事笑笑,顺便帮着带上门。

    王冉一张老脸憋得通红,这干的叫什么事儿吧。

    “才出来几天呀……”

    不说还好,一说踩地雷了,对于简宁来说这不是几天,确实很久没有看见她了,就冲她这态度,自己就特别不爽,拿着电话,咬着牙好半天把电话给按了,我想你,你不想我,我犯贱的送上门叫人奚落,我也够了吧。

    “喂……”

    王冉拿着手机莫名其妙的,按掉自己电话了?简宁挂她电话了?这人神经是不是出问题了?马上往回打,简宁干脆就直接关机了。

    王妈妈才吃完饭,闹闹睡觉呢,王妈妈就跟王爸爸嘟囔。

    “就一百个孩子都没有闹闹一个作,干一天活都没有带孩子一天累。”

    王爸爸呵呵的笑,这边手机响,王妈妈光着脚拿着电话就从卧室里冲出来了,这小祖宗要是听见了电话铃声还得哭,用手带上门。

    “怎么了?”

    “妈,简宁在家没?”

    王妈妈一愣,简宁?简宁今天上班了啊,早早就走了,找简宁怎么不给简宁打手机呢?

    “没啊,他今天上班,早早就走了,你怎么不打他手机呢?”

    王冉自然不能说简宁手机关机了,在让妈妈着急,就说顺便问一句,问了闹闹怎么样,王妈妈也问了女儿在那边吃饱了没,挂了电话,自己回房间去了。

    简宁下班开车过去取奶粉,母亲叫司机在一个地方等着他,谁让简宁不能回到家附近了,弄的他跟做贼似的,停下车司机那边看着他车过来,拎着箱子就送了过去,开车回家。

    “王冉没给你打电话吗?早上打电话回来来找你。”王妈妈也是念叨,这老婆当的就真好,你老公是什么班你都不知道?

    简宁点点头,说给自己打了,其实他是根本就没接,自己还生气呢。

    换了衣服,王妈妈叫简宁出来吃饭,又是一桌丰盛的晚餐,你说也难为王妈妈了,这每天弄的跟满汉全席似的,你以为她愿意这样做?王妈妈也讨厌做饭,做一辈子的饭,背了一辈子的饭锅,也不爱动,可简宁这体重,要是顺着他自己就一直往下掉,掉的让王妈妈有点触目惊心的,你做丈母娘的既然在女婿家待着了,眼睛看见了,你就不能当什么都没看见,管着是好吃不好吃的,做出来劝两句,他是不是也能多吃一口。

    简宁不喜欢吃肉,王妈妈就在鱼上面花功夫,天天桌子都有鱼,王爸爸这人是什么都能吃,你只要不让他饿着就没有太大的问题,他不挑嘴的。

    今天这鱼是老叔送过来的,特新鲜,王妈妈放了一点啤酒炖的,味道入的也是到位了,简宁难得多吃了一碗米饭。

    “其实妈的手艺还是不错的。”王妈妈乐呵呵的给女婿夹鱼肉,女婿这都快要比亲儿子都亲了。

    “妈,不能再吃了,吃饱了……”

    “吃饱什么了,你那么一点体重,得多吃一点,这个年纪熬夜就伤身,等那边好起来就好了。”

    简宁吃过饭抱着儿子玩了一会儿,剩下就不归他管了,冲过澡自己穿上袍子,衣服就都要准备洗,弄完衣服回到卧室里,躺在床上,两个人睡觉就觉得床满满的,王冉睡觉还有点不老实,她不在家里,这床就显得大了。

    王冉也生气了,不就是一句话的事儿嘛,你至于不接我电话吗?打了六七通,人家就愣是没有接,同事还打趣的问,他们夫妻俩的感情真好,王冉就差点暴走了,好什么好呀。

    晚上准备睡觉,拿着手机发了一条短信。

    “睡了没?”

    简宁用手捏着手机,看了一眼,唇角翘翘然后就关机了,王冉这边问闹闹,那边一点动静就都没有,打电话过去,得,关机了。

    收拾好行李,今天就准备回去了,这边有车专程送到机场,王冉的东西也不算是多,除了衣服就是买的一些吃的,上了飞机心情就有点不淡定,给他发短消息了,说自己几点到,谁知道人能不能来机场啊。

    简宁今天上班跟同事串的班。

    “有事儿吗、”

    “我得去机场一趟。”

    同事说没问题,干脆今天就换班了,简宁给王妈妈去了一通电话,告诉王妈妈自己去接王冉了,叫王妈妈放心,到地方又去了一通电话,王妈妈这样就不用担心了。

    王冉都做好准备了,做好简宁不会出现的准备,不行自己就打车回去吧,谁叫家里有个小气鬼呢。

    同事没人接,就问王冉要怎么走。

    “坐大巴还是打车?”

    要是打车的话算她一个,不是费用还能少一点嘛,王冉说那就打车吧,几个人从里面出来,她等行李的时间有点长,拉着行李箱从里面往外走,同事跟她说话,王冉歪着头也没看见简宁,简宁也没喊她,自己看见她影子就立马动了动,往出口那边去了,就是喊了她估计也听不见,全是接机的,声音太过于嘈杂。

    王冉从里面一出来,简宁就过来了,上手接她的行李,王冉也是一愣,同事一看,这是有人接机啊,太恩爱了吧?

    遥想自己当年也是有这待遇来的,后来在一起的时间太长了,她现在就是大半夜的出门,丈夫就都不担心了,她也问过丈夫,丈夫看着球赛扔过来一句,管着是被拐骗走了还是劫持了,只要别用到一半觉得不顺手在给送回来就行。

    “我爱人简宁。”

    简宁跟王冉同事打了一声招呼,既然都遇上了就肯定要给送回到市内的。

    “王冉在外地没少想家里啊。”

    简宁对着坐在后面的同事笑笑:“她就是心思重。”

    王冉心里翻着白眼,你就装吧。

    她不是傻子能感觉到不对劲儿,这人从她出来就没正经跟她说过一句话,起因她能说就因为她说自己没想他吗?怎么就那么幼稚呢?你也不是几岁的小朋友,还非得我说想你了,想是放在心里的,不是放在嘴巴上的。

    同事在车上,你看着简宁还挺有话说的,王冉都从来不知道他这么能善于交流,等把同事送到地方,王冉坐到前面来,简宁冰着一张脸,王冉心里默默叹口气,得,自己先低气一把吧,先哄哄他。

    “还生气呢?”

    自己歪着头看着他,正常人借坡下驴就得了吧,可简宁不,王冉伸手去摸他的脸,简宁上手就推了一下,还是一句话都没。

    “就因为一个电话,当时屋子里有人……”王冉看着他说了一句,见人家根本也不听,行,你愿意生气你就生去吧。

    简宁提着她行李进门,王妈妈看见女儿回来也没多说什么,东西收拾收拾,她跟王爸爸要出去买菜了,叫王冉看着孩子,拎着袋子就下去了。

    “闹闹,想妈妈没有?”

    这儿子养的,就这么几天没回来,干脆就不认识了,王冉一上手抱,小脸就有点扭曲,王冉亲亲儿子的小脸。

    “乖儿子,不认识妈妈了?”

    简宁收拾她的箱子呢,该拿出来的拿出来,该放起来的就放起来,王冉看着简宁这动作,还是没有要搭理自己的迹象,他们俩闹别扭也就算了,家里还有老人呢,要是老人看出来,你说上火不上火?

    “我道歉。”

    简宁就连一眼都没放她身上,晚上王妈妈这顿饭做的比较合王冉的胃口,就都是她喜欢吃的,王冉也没少吃,拿着筷子往王妈妈的身上攀。

    “好吃的也挺多的,但都没有我妈做的好吃。”

    王妈妈推推女儿的头,你就拍马屁吧。

    “晚上跟简宁把东西给你奶奶送过去。”

    王冉点点头:“我奶身体还行吗?”

    王妈妈笑着点点头,不过上年纪了,这也是没办法的,现在有点忘性大,这也是这阵子才发现的,自己说过什么转身就忘了,其实王奶奶自己也清楚。

    王冉踩着拖鞋回到卧室里,把身上的衣服脱掉,准备换一件,身上就一件裹胸,没合计能有人进来,里面也没有穿内衣,裹胸还是透明的,简宁推门进来,王冉拿着衣服一挡,这要是大开着门,别人从门口经过呢。

    简宁很快就把门给带上了,也是进来换衣服,王冉把手里的衣服扔到一边去,自己笑嘻嘻的往他身上贴。

    “真生气了?太小气了,我想你了,想了,真想了。”简宁的手放在她手上,王冉死活就是不肯松开,松开了这人就还得继续,她投降了还不行吗?简宁是想叫她赶紧的换衣服,王妈妈都把东西摆门口了,他们提着给送去就得了,结果王冉往他身上贴就不肯撒开了。

    “老公,我真想你了,比想闹闹还多。”

    简宁绝对不信这话,她要是想闹闹了,自己信,小脸一扭,鼻子一哼,想他了?

    是顺便想他了吧。

    “哎呀呀,我老公不是这个范儿的。”

    这是连哄带逗的,勉强给好脸色看了,提着东西就下楼了,她问简宁,齐娜过来拿衣服没有,简宁说齐娜说了要等她回来的,王冉点点头,到了二叔家,王奶奶精神看着不错,不过谈话之间确实就能感觉出来,忘性大了,问的话会在重复的问。

    “这是什么毛病?多喝点牛奶。”

    简宁说这跟吃什么没有多大的关系,就是人到了一定的年纪,身体所有的器官就都是在走下坡路,王奶奶就算是身体好的了。

    从二叔家离开没有马上回家,王冉叫简宁送自己去个地方,简宁问她去哪里她也不直接说,就让他开。

    “你开吧,到了我告诉你。”

    简宁看了自己老婆一眼,谁知道她心里在打什么主意。

    “靠边停,能不能停?”王冉在车上看了一眼。

    简宁拧着眉头,来酒店干什么?吃饭?

    还是跟朋友约好了?

    王冉等他停好车,自己开门进去,说是叫他等自己几分钟,简宁终于还是开口了:“跟别人约好了?”

    王冉点头,自己装的一本正经的,手里捏着钱包就进去了,身上就一件打毛衣下面穿的带底裤,脚上穿的是运动鞋,一身休闲的来到前台开房,付了钱跟押金做好登记,自己乘坐电梯上去,拿着门卡刷开,自己走了进去,这边掏出来电话,打给简宁。

    简宁在车上等着呢,以为她最多半小时就会下来了被,听见手机响,自己接了起来。

    “8032,你上来。”

    谁在8032?弄的这么神秘兮兮的,也不知道到底谁在上面呢,带上车门,就进去了,等了一会儿电梯,可能这时候人比较多吧,竟然没电梯。

    王冉把衣服扔了一地,自己光着就进浴室了,她自认自己把丈夫喂的很好,看起来并不是这样的,她老公似乎就很埋怨呀,头发挽起来进了浴室洗到半截就听见外面的门铃声了,赶紧冲掉头发上的泡沫,拽过来一边的浴巾围在胸口上,脚在地毯上踩了踩光着脚就冲出去开门了,打开门一推。

    “赶紧进来,我洗澡呢。”

    洗澡?

    简宁的眼神就变了,自己下巴绷得有些紧,往里面走,一步一步的,好像地上就埋雷了,反正你看着他的表情就肯定知道他现在很不爽,走进去里面一个人都没有,明白过来了,自己无奈的笑笑,不回家干嘛来开房啊。

    王冉擦干身体上的水,自己打开卫生间的门,真好,那浴巾有点短,自己三步两步的迈着猫步从后面搂住丈夫,用脸往他背上蹭蹭。

    “还生气呢?”

    简宁没有转身,自己感受着她的柔软就紧紧贴合在自己的后背上,双手盖住她的手。

    “真生气了,你出门两个多星期,都没有主动给我打一通的电话。”

    这就是冤枉啊,死了都冤。

    王冉辩解,怎么就没有啊?打过好几次呢。

    “你打过来电话,问的都是你儿子,你自己好好回想回想,你有问过我一句吗?有没有问我吃没吃好,睡的好不好?”

    这需要问吗?

    王冉额头狂冒汗,这怎么弄的跟孩子似的,终于明白闹闹这作的个性像是谁了,这爸爸也够矫情的了,行,下次记住了,我出门就一个劲儿的给你打电话,告诉你,我想你想的都睡不着觉了。

    简宁转过身,王冉往他身上跳,简宁不伸手的话,她也挂不住,就好像知道他一定会伸手似的,双腿夹着他的腰,双手搂住他的脖子,直挺挺的嘴唇就跟吸盘一样的对准他就过去了,紧密的贴合在他的唇上,含着他的下片唇,用舌头细细的去描绘他唇的形状,简宁身体里的那把火彻底被王冉给点燃了,扯着她身上的浴巾,两个人从地上转战到床上,王冉推着他躺下,自己的唇顺着他的胸膛一点一点的往下滑,她的唇就像是吸盘一样,重重的扣住然后轻轻的松开,手也没有闲着,扯着他裤子上的皮带。

    简宁嫌弃她动作太慢了,自己掰着她的大腿,王冉倒吸口气,掰到了,简宁的手劲儿松了一点,大掌掐着她的大腿根,手指扣在肉上,大腿被他按的有点变形,来回的抚摸着,游弋着,唇游走到了她的脖子上,王冉呵呵的笑着勾着他的脖子,自己恶狠狠的迎接了上去。

    两个人在酒店闹了半天,也算是没白开这个房间,王妈妈就合计这人是跑哪里去了?拿着电话就想打给二叔,叫王爸爸给拦下了。

    “不能丢,不用打了。”

    王妈妈就瞪王爸爸,我知道不能丢,可这都几点了?还没影子呢?晚上回来开车多危险啊,怎么不早点走呢?

    王冉跟简宁六点到酒店的,九点的时候依旧还在床上呢,他躺在一边,王冉裸着肩膀躺在他怀里,自己的手摸着丈夫的胸口,手指在他的胸口上弹琴,弹着弹着自己又换地方了,奔着下面就去了,手覆在草丛上狠狠拽了一把,自己翻身骑在老公的身上,狠狠的咬着他的两点。

    王妈妈到了十点实在没忍住,这就不行了,一个电话都没有,跑哪里去了?

    给王冉打电话,王冉在忙呢,自己是听见电话响了,伸手抓了过来,看看身上的老公,比了一个嘘的动作,把电话放在耳边。

    “妈……”

    “你跑哪里去了?怎么还没回来呢?”

    “我跟简宁在酒店呢,晚上就不回去了。”

    王妈妈一开始就想问,好好的你们俩跑酒店干什么去了,等明白过来,老脸就都红了,你说这两个人,还为人父母呢,在家就不够你们闹腾的,还得专门去开房?

    简宁咬着王冉的手腕,他的舌头就像是蛇一样游走在她的胳膊上,王冉缩了一下,自己瞪瞪他。

    “那妈,我挂了。”

    挂吧挂吧。

    王妈妈拿着电话放下,王爸爸问了人怎么还没回来,王妈妈没说,就说两个人今天不回来了。

    酒店幸好是有给准备民生用品,王冉自己现在也是处在安全期,最后的那次就搂着简宁的脖子,自己在他耳边轻轻说着:“试试看你定力。”双腿夹着他的腰,就不让他退开,简宁已经在兴头上了,自己想控制也控制不住,他定力已经很好了,想要拿出来,结果他老婆却加大了动作,最后都交代给她了。

    气喘吁吁的双手支撑在她的头上,看着她,王冉歪着脸手还没有松开自己老公的脖子。

    “今天是安全期。”

    十一点左右下去吃的夜宵,挽着简宁的胳膊,浑身就跟没有骨头一样的往他身上靠,餐厅里的人不算是太多,挑了一个靠窗的位置,王冉头发就散着,没干。

    “这回我算是道过歉了?”

    简宁抿抿唇没有吭声,王冉抱怨自己的腰都要散了。

    “我以前一直都以为我老公就是大白兔,现在才知道,就是披着羊皮的狼。”

    爱吃醋,小气,心眼就跟针别一样大,其实前前后后的事情串起来,你就会发现简宁的个性不但不完美甚至还有问题,他讨厌别人接触王冉特别是不熟悉的男性,他熟悉的人还好,不然就会莫名其妙的发脾气,要是有点亲密动作那就更加完了,这都守身如玉的,还时不时炸毛呢,炸毛的时候你就得顺着毛捋,等他好了,你想怎么样就都行,要是他炸毛的时候你跟着他对着干,那你就看着吧。桌子下的脚就勾着他的,自己用脚脖子蹭着他的,大腿跟他的交叉,时不时的用腿磨蹭磨蹭他的,即便隔着裤子依旧能感觉到,王冉说看着他盘子里的比自己的好吃。

    “我要吃那个。”

    简宁拿着叉子送到她嘴边,王冉咪咪眼睛。

    “果然就比我的好吃。”

    吃过宵夜又折腾出去看了一场电影,这估计是他们俩有了闹闹之后最轻松的一个晚上,两个人谁都没有想起来孩子,王妈妈带孩子,他们就都没有什么不放心的,任意的放纵着自己的所需,王冉吃着爆米花,自己的头靠在他肩上,偶尔跟他说句话,简宁轻声的回答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