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231 软禁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简耀东看着下面,他很讨厌王冉说的一句话,她说孩子没有她不行是吧?

    这个世界上,失去任何一个人地球还是一样的转动,并不会因为少了谁就不转动了,你认为孩子离不开你是吧?简耀东讨厌别人这样说话,讨厌别人把自己的地位看得过高。

    简宁母亲也看见了,自己踩着拖鞋在原地转,这是又要干什么啊?

    如果说简耀东要把简宁给关起来,就跟关他母亲一样的,这点简宁母亲丝毫不会感觉到有意外的,简耀东敢的,特别是有了闹闹的情况下,舍掉一个儿子对他而言并不是什么难的事情。

    可是她不敢说话,这些事情她没有资格开口的,哪怕就是开口了,除了给自己找不自在之外估计也没有其他的了。

    简宁在车里一直乱动,车上五六个大汗,想要制服他就太过于容易了,确保他安全的情况下,车子在飞速的往前开着,向着一个他并不知道的方向去。

    简宁看着阿文,自己比比手,那意思是叫他们松开自己,他不想闹的这么难看的。

    “你也知道你爸爸是什么个性,错就在错在王冉今天不应该惹他,他说要孩子,你们就把孩子给他就好了,以后还会叫你们看的。”

    秘书就觉得王冉太傻了,脑子不够转的,简宁竟然由着她胡闹,现在好了,弄成这样的结果,你跟人对着干,你也得分分跟着对着干的人是谁,简耀东这心里到底是怎么打算的,阿文也不清楚,但是明白一点,王冉真是把简耀东给惹火了。

    他敢把自己喜欢的女人扔到疗养院当成疯子养,他也有本事把儿子当成傻子一样去养的,反正好吃好喝的供养着你,一直到你过世,你会享受到这个世界上别人享受不到的,吃不到的佳品,只是神经方面就……

    你别以为他不敢,特别是有了简承宇的情况下,他就更加可以肆无忌惮了。

    当初让你们带孩子带到现在,这就是妥协,你只要好好的听话就好了,何必反驳他呢?

    弄到今天难道就觉得痛快了吗?

    “文叔你放我下去……”

    阿文无奈的摇摇头,你是到现在还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是吧?不仅仅就是要吓王冉的。

    王冉一个人靠着跑,怎么能追上车?本来人在外面已经冻的够呛了,最近降温今天又是六级的大风,风打过来打在身上,衣服就被打透了,整个人肢体就有些发硬,追了半天,一直岔气可还在努力追,眼睁睁的就看着车子那样开远了。

    “简宁……”

    王妈妈真是气炸了,看着这样的女儿回来,第一个反应就是报警,警察都已经来过家里一次了,不过这事儿人家没有办法立案,是孩子的爷爷把孩子带走了,这并不是绑架的,了解了事情的经过,警察劝着王妈妈有事儿还是好好说,跟亲家好好沟通沟通,你们大人之间的恩怨就没有必要转移到孩子的身上。

    “报警,我就不信了,他们家还只手遮天了……”王妈妈拿着电话,王冉按住王妈妈的手,她现在算是知道了,她玩不过那个家的。

    以前自己所看见的也不过就是那个家庭的冰山一角,最最最为残酷的她并没有见识到,简宁亲生母亲的事情她应该还记得的,她却给忘记了。

    王冉用手撑着脸,她现在就是有点不确定,简耀东会怎么对简宁,简宁毕竟是他亲生儿子,他难道要把简宁关起来?

    王冉心里觉得不会是那样的,可是自己这公公你不能按照常理去寻思,心里又害怕,怎么就会这样呢?

    王冉敲着自己的头,拼命的敲着,王妈妈拽住女儿的手。

    “你这是干什么呢?”

    *

    简宁被请到了一个度假村,他没有来过的地方,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这里也是他家的地盘,简氏的建筑风格,进出就有人跟着他,或者说他现在是被关在房间里的,保镖二十四小时轮班,一班八个人,等于就把简宁给监视起来了,他可以看电视,却不能打电话,他想吃什么,就会有人给送过来的,并且他每天的衣服都是不重样的。

    第一天阿文送过来一张纸,送到简宁的面前,简宁看了一眼,是离婚协议书。

    “你父亲希望你签了。”

    即便就是签字了,简宁依旧回不到那个家去,简耀东已经就是摒弃他了,现在也不过就是因为王冉碰触到了他的逆鳞,他到底是真的想要他们俩离婚,还只是为了吓唬吓唬王冉,这没有人知道。

    简宁没有签,也没有人来难为他,只是断绝了他跟外界的联系。

    王冉这边一直就在等消息,她给简宁的母亲去电话,简宁的母亲迎头就是一顿臭骂。

    她从来不会开口这样的骂人,因为觉得那样的举动会拉低自己的身份,可今天实在却忍不住了。

    “你不是想闹嘛,不是觉得能抢走孩子嘛,简家有成群的律师都在等待着,简宁那边离婚协议书已经送过去了,你以为你脑子里所想的那些就是全部是吧,王冉我没有见过比你更加愚蠢的人,我们有说过不叫你们见孩子嘛?给了你们退路你们却不想要,那好,我就看看你最后能得到什么,有丈夫你不想要,那行,你就等着被离婚吧。”

    简宁母亲咣当一声就砸了电话,娶了这样的惹祸精,你要她干什么?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拖后腿的人永远就都是她,你爱她什么?是个女人关了灯上床就是一样的。

    难怪就没有一点是自己能看得上的。

    王冉去过公司想见简耀东,每天想见简耀东的人多了去了,难道每个人都能见到?除非是简耀东想见她,不然她没有这个机会的,王冉也有去过派出所,她不知道简耀东在背后做了什么手脚,派出所也没有受理,总之现在简宁人不知道被带到哪里去了,陶林玉已经憋不住了,打了好几通电话,诊所那边简宁不见踪影,她平时要上班,这些天看病的人还多。

    “王冉,简宁到底是怎么了?”陶林玉心里闪过一抹不好的想法。

    难道是出什么事情了?王冉不好意思跟自己开口,好好的简宁怎么就一点信儿没有了?他本身是个特别谨慎的人,有什么事情都会提前跟自己打招呼的,像是现在这样无缘无故的失踪,不像是简宁行事的风格。

    陶林玉现在就怕,简宁是出车祸或者是出什么大事情了,要是那样的话,问题就大了。

    “陶姐,他现在有点事情……”

    跟陶林玉说了半天,陶林玉一直在说,如果有什么困难可以跟她说,王冉苦笑着,她现在算是体会到了,一直都以为这个世界自己是很了解的,但是到今天她才发现,原来这个世界却叫她觉得陌生。

    光天化日之下,一个大活人被劫走了,就这样没有下文了?

    简宁的母亲对着王冉发火是发火,心里还是挂着简宁的,这人得怎么弄出来?她怕丈夫真的心一狠,就真的把简宁关起来,简宁才多大的年纪,要是那样的话,简宁这辈子就都完了。

    “闹闹呢?”

    佣人说闹闹自己在房间里呢,简耀东不许别人陪着闹闹,晚上就让他自己睡,白天也不许一直有人陪着,固定的点陪着玩,过了点就让他自己,哪怕就是孩子下来找,也不容许陪着。

    “你把他抱过来。”

    佣人把闹闹给抱了过来,闹闹瘪瘪嘴,其实是想哭的,被带到这里起先几天总是哭,可是没人管,也不会有人劝他,慢慢的自己好像也明白了,哭是没用的,没人可怜他。

    “奶奶在里面呢,你进去吧。”

    佣人把门推开,闹闹迈着小步子,慢慢的往里面走,在简承宇的世界里,这个家就是黑色的,像是一个巨大的漩涡,像是一个黑色的城堡,这里面住的人都很严肃,奶奶也变了,不像是以前那样喜欢他。

    “闹闹过来。”

    简宁母亲蹲在地上,自己拉着孩子的手。

    “你要听着奶奶现在说的话,晚上爷爷回来,咱们闹闹陪着爷爷一起吃饭好不好?”

    闹闹的眼泪就下来了,跟线一样的,睫毛一闪一闪的,他现在被简耀东给吓的,只要看见爷爷立马第一个反应就是想哭,他想找妈妈,想找爸爸,想找姥姥姥爷。

    伸出来小手,瘪瘪嘴,强忍着,眼眶里就全部都是眼泪瓣。

    “要妈妈……”

    简宁母亲把孩子拉到怀里:“闹闹啊,别当着爷爷的面说这样的话……”

    简宁母亲教着孩子,可一个两岁的孩子他能懂得几个问题,原本简宁母亲打算的很好,想着叫孩子陪着简耀东吃顿饭,自己在一旁说上几句话,王冉死不死的,她懒得管,可是她不能看着简宁不管,养育他一场,自己能尽的也就是这些了。

    因为简耀东不许佣人太围着闹闹转,等到发现闹闹没了,家里都乱成一片了,就这么大点的孩子,家里大门也不是经常开,人跑哪里去了?

    天已经黑了,外面降温,闹闹穿的又少,就穿了一件小马甲,简宁母亲恨不得把眼前的人都喷死。

    “就那么大点的一个孩子,全部都是废物……”

    简宁母亲叫人不断的出去找,家里的地方实在太大了,真要是找起来,也是挺麻烦的,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而且现在天黑了,这就等于加大难度了,叫把花园里所有的灯都点亮,真要是有个万一的,她也不用活了。

    简耀东下车,看着家里如此晃眼的灯光拧着眉头,那边进门,根本就没人在屋子里都在找闹闹呢。

    找了半个多小时了,还没有发现孩子呢,这边简宁母亲也顾不得了,家里的佣人不够专业,那就找来专业的人找孩子,他们家每年纳这么的税不是白出的。

    简耀东阴沉着脸,声音比这半晚的寒风更要冷上几度。

    “监控有没有调出来?”

    监控上面是有闹闹的身影,可是最后就没了,毕竟家里还是有死角的,孩子现在人躲到哪里去了,就叫不准,最叫人提心的就是这孩子穿的太少了,现在降温又降的厉害,别说一个两岁的孩子就是一个十七八的孩子都撑不住,要是等上几个小时没找到,等找到孩子,也许孩子就都没气了。

    简耀东并没有换衣服,自己回了书房,家里的树林小花园外加假山全部就都有人在找,简耀东就不信了,一个这么大点的孩子他能长翅膀飞了?

    阿文被风一吹,身上的汗就全部都退了,心里有点担心,这孩子要真是有个万一的,这就是家破人亡了,王冉跟简宁那就真的估计是回不去了,简耀东这边也不好交代。

    简耀东阴着脸,问着妻子都跟闹闹说过什么,简宁母亲没忍住哭了,她吓的。

    她也没说什么啊,就让孩子陪着爷爷吃顿饭,想着爷爷一高兴了,把他爸给放出来就完了,这事儿就这样掀过去了。

    简宁母亲几近崩溃了,孩子是她一手带的,她喜欢这个孩子多过简宁,简宁小时候她根本就是不抱不碰的,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可是闹闹并不,她会抱着孩子,简耀东不让抱,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她怕孩子太小了会难过,哪怕她的关爱并不是如别人那样显而易见,但是她爱闹闹这点是真的。

    “哭什么?”

    哭就能解决问题了,简耀东就想着刚才自己所看到的画面,孩子就一定是往外跑了?

    “家里的地窖有没有找过?”

    他们家是有地窖的,简耀东想起来简宁小时候,简宁小时候跟谁都不玩,会害怕别的孩子,有点像是女孩子,脸色总是苍白伴随着透明,站在哪里就像是一道影子,因为他母亲从来不抱他,太小的时候他还不明白太多,因为母亲不肯抱他,不肯对他说一句夸奖的话,躲到地窖里躲了一天,那时候还是夏天,最后简耀东在地窖里发现儿子的,简宁当时也是进医院住了三天的院。

    简宁母亲有点发愣,反应过来自己立马就转身往下面飞奔而去。

    闹闹就是在地窖里发现的,简家的地窖很大,也很漂亮,但唯一的一点就是,里面很冷,闹闹裹着小身子缩成了一团,孩子冻的已经不像是样子了,小脸煞白煞白的,即便就是这样,也仍没有想出去,他抱着自己想着这样就可以取暖了,就可以等着妈妈来接自己了。

    “叫救护车……”

    简宁母亲失去了风度失去了自己的优雅,回头对着佣人喊着。

    闹闹进医院了,要是在拖一会儿也许孩子就不好治了,运气不好的话,也许命也就丧了,简宁母亲看着里面的孩子,自己伸出手撑在脸上,她觉得特别的累,从来没这样累过。

    “给王冉打个电话吧……”

    “不许打。”

    简耀东就是不许,闹闹等于现在就被跟母亲隔离开了,原本他们可以见面的,一星期见三次四次只要王冉愿意来,简耀东不会反对的,可是王冉却做了那样的举动,她的举动是因,现在简耀东就把果给了她。

    简承宇人在里面的身后,简耀东一步都没有离开过,不过他的身影却被人给忽略掉了,他并不是带着一副关切的神情,他只是在等待着一个结果,知道孩子安然无恙,转身就离开了。

    简耀东的爱,有些复杂,也许一般人也根本就承受不了这样的爱。

    闹闹醒了之后叫嚷着要妈妈,可简宁母亲自己也没有能叫王冉来医院的权力,哄着孩子。

    保姆人站在外面,脸上的表情犹犹豫豫的,因为简先生说了,让孩子自己待着,不需要别人来陪。

    在病房的门上敲了两下。

    “先生说请夫人现在回家。”

    简宁母亲瞪着眼睛,真是没敢相信,他到底是要干什么啊?孩子差点就遭大难了,这个关头他叫自己回家?谁来陪闹闹?

    闹闹似乎听懂了来人说的话,紧紧的用小手拽着奶奶的手,摇着头,不想叫奶奶走。

    “我不回去,你走吧。”简宁母亲这辈子都没有反抗过简耀东,在她心里那个男人就是个神,他比神更加要完美,简宁亲生母亲的事儿,她没有嫉妒过,因为简耀东不会爱人的,他的身体里就没有爱这个东西,可闹闹现在这个样子,她要怎么离开?

    别人没请动,最后轮到阿文都出马了,简宁母亲看着病房里的孩子,如果闹闹今天是七八岁,自己会走的没有负担的,可是他现在才……

    “夫人为了闹闹好,你也应该走。”

    简宁母亲坐上车,再一次的把怨恨转移,这个家之所以不太平就是因为找了一个愚蠢的儿媳妇,她又笨又蠢像是这样的女人为什么会活在世界上呢?其实对闹闹最好的方法就是王冉过世了,没有了这样的母亲,孩子的一生才会平坦顺畅,每天有那么多出车祸的人,为什么就轮不到王冉的身上呢?

    简宁母亲闭着眼睛,心头有一把火在燃烧,你王冉现在满意了?你儿子从小就要过这样的生活,这都是你害的。

    闹闹一直哭,扯着嗓子哭,谁劝就都不行,阿文看着孩子,孩子也是冻的够呛,身体也不好,阿文坐下身,他现在就应该回去了,他这个年纪自己也有孙子了,对于孙子的教育方法他的理念跟简耀东不同,孩子能活成什么样那就是孩子自己的造化,他们家也没有那么大的权势,也不会要求孩子如何的争气,简承宇不同,他的出生从有他的时候,确定了他的性别,他爷爷就几乎是把他全部的人生都给规划好了,没有意外的话,阿文想,简耀东会要到他想要的,不过孩子的童年……

    万事皆没有两全的办法。

    “承宇啊,不哭了,你不哭了你妈妈就会来找你了……”

    往后很多年后的,十六岁的简承宇会对王冉这样说,他知道自己只有更努力要比任何人付出的都多才能不被硬生生的摔在地上,因为一旦摔了,他将会是摔得最狠的那一个,从小的生活环境让他学会了什么都要靠自己,哪怕有苦有泪也要往自己的肚子里咽,他学会了生病的时候不能撒娇耍赖,因为不会有人纵容他的小毛病,他学会了不能依靠着耍赖别人就会宠溺你的不擅长,事情只分对跟错,不问过程,别人可以用一些理由去推搪他却不能,他只能笔直的站立着,不找借口,生病了不能依靠任何人,而是自己要负责自己,别人对他好那不是应该的,相反的自己应该更加的感恩,简承宇的人生,没有对只有错,简耀东的方式,人生就是一张试卷,你答对了我不会给你加分,可是你答错了,我却要狠狠的扣分,不会绝望,他的爷爷用所有的寂寞跟孤单给他建筑了一座黑色的城堡,也许希望就在前方吧,他却看不见,用黑色掩埋。

    两岁的简承宇就这样自己在医院的病房里待了一个晚上,此时他才两岁马上将要三岁了,他用被子狠狠的裹着自己,偌大的病房,这个病房很是豪华,应有尽有,坪数也很大,也许别的孩子一辈子就都进不到这样的房间里来。

    寂寞吞噬着他的灵魂,掀开被子,光着小脚丫从床上跳下来,他要去找妈妈,他要他妈妈,自己想打开门,可是门口站着人,不让他出去,承宇害怕的往后躲,不明白为什么他不能找爸爸妈妈呢。

    简宁的母亲一夜压根就没有睡,头痛死了,整个脑子就要炸掉了,她靠在床头上,自己的手放在唇上,也许是下意识的动作,不然她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就要做这样的举动。

    这孩子一个人在医院,能不能挺过去啊?

    简耀东起床,梳洗过后准备用早餐,简宁的母亲眼睛熬的通红,也不敢说其他的,无声息的吃着早餐,一口一口就像是吞着沙子一样,很是艰难的在往下咽,简耀东放开手里的筷子,简宁母亲送着丈夫出去。

    “给医院那边打电话,问问孩子闹没闹。”

    承宇不敢上床睡,他做了一个梦,梦见床上有很多的怪兽,他只能抱着被子睡在地上,可怜兮兮的趴在被子上,屋子里一点都不冷,那张床就那样的空着,上面是那样的干净与洁白,偌大的房间只显得孩子更加的孤单可怜。

    王冉坐在电话边,父子俩自己是一个都联系不上。

    王冉已经够糟心的了,偏偏乔芸又送了上门,来找不痛快。

    “你先走吧,你姐这两天心情不怎么好。”王妈妈口气也不是很好,她现在已经厌烦了乔芸的不断纠缠,闹闹到底怎么样了,她挂心的好几个晚上就都没有睡,王妈妈是一个不太会控制情绪的人,自己晚上会哭,忍不住就会哭出声儿来,王冉不哭,可是憔悴的特别厉害,王妈妈知道女儿心里难受,姓简的实在太欺负人了,这个国家难道就真的没有法律了?

    以前王妈妈看电视,看这样那样的新闻,每每看见一些令自己兴奋的,她会认为自己生活在一个非常民主的国家,她觉得这样就很好了,可是到今天她才发现,这跟封建社会有什么不同?只要你有钱有权,就是你说了算,他们家如论如何就是打不过人家,只能等着那一刀切下来,无力。

    小老百姓真的不能跟那些有钱人斗的,这是王妈妈最后得到的结论,生活现实给她狠狠的上了一课。

    那道门曾经她也为王冉高兴过,私心认为自己养的孩子不差,简宁能看上王冉这就是王冉的不同,她做母亲的把孩子教育成这样她很自豪,可今时今日这种想法却再也不能打入进王妈妈的脑海当中了,一步天堂,一步地狱。

    换个一般人家,可能夫妻会因为钱多钱少的原因打架吵架,可真的一旦面临抢孩子的时候,她可以报警,可以把孩子抢回来,可以叫女儿离婚,女儿现在的处境却是有点求生生不得。

    乔芸不管那些,到底还是上来了。

    乔芸被逼的也是没招了,自己就想做生意,可做生意得有本钱啊,这个本钱在哪里呢?她只能来跟王冉借。

    王妈妈打开门,一张脸苍白的可以,王妈妈就这么几天就老的可以了,脸色也不是很好。

    “我都跟你说了……”

    “大姨,你让我进去吧……”

    王冉坐在客厅里,她已经三天没睡了,脑子里面就都是浆糊,她睡不着,一闭上眼睛脑子里面就都是乱糟糟的一幕紧跟着一幕的,她不应该闹的,闹闹接走就接走吧,至少自己还能看见,王妈妈很激动的时候就让王冉打官司,说哪怕就是家里的钱都花了,也得跟简家抗衡到底,可是王冉从来就没有想过那个。

    不是因为她胆小,不是因为她没有胆,而是她深刻的明白一个道理,她玩不过简家的。

    真的一旦把自己的退路都堵死了,也许一辈子就都看不见闹闹了,那样的人家是能把黑的说成白的,她不敢放手一搏,拿着儿子做赌注,不可以的。

    女人生了孩子,丈夫的地位就会靠后,只是一个简宁,王冉敢,可真的把闹闹放在哪个价码台上,她不敢的,一丝一毫的失败都是她不能承受的,那孩子是她怀胎十月生下来的,并不是一个路人,她不能叫自己儿子的未来没有母亲这个角色的参与,不能跟儿子的爷爷就撕破脸,不然就真的没有机会了。

    王冉的顾忌很多,现在摆在面前的事实叫她不能不多想,王妈妈埋怨王冉,说她就是想的太多,放手去做,实在不行就找电视台曝光。

    可王妈妈不是王冉,凡事有利有辟。

    “姐,你借给我十万……”乔芸开口就要借十万。

    王冉觉得累,看了一眼乔芸,声音有些沙哑。

    “你回去吧,乔芸我现在不想说这些……”

    可乔芸却抓着王冉的手哭了起来,说小聪怎么可怜怎么可怜,自己怎么可怜,王妈妈是她大姨,她就这几个亲戚,不能不管她如何如何的,乔芸以为自己哭诉一番,王冉会像是过去一样,对她心软,借不到十万就是五万也好的,实在不行三万两万,再不济也能给儿子出点钱也好啊,她总不至于空手白来一趟。

    “乔芸……”王冉喊了一声,乔芸就蹲在王冉的身前,被王冉一吼,自己冒汗就都立起来了,王冉从来没有对任何人这样过。

    她的心已经被敲成了一瓣一瓣的,她哪里还有心思去管别人?

    “你永远都要依靠着别人,我说过的我不会管你的,我不想说难听的话,你家的事情跟我没有关系,你现在出去。”

    乔芸眼睫毛上还悬挂着眼泪。

    “出去,我不想看见你……”

    王冉激动的起身推着乔芸出去,王妈妈看着女儿激动的神情,自己也没忍住就哭了,王冉一把就把乔芸从地上给拉起来了,然后用力往外推,狠狠的带上门,双手扯着自己的头发,叫他们都去见鬼吧。

    *

    “需要什么我可以联系。”保镖拦住简宁的去路。

    “让开。”

    他已经过来这里四天了,已经超越他的极限了,简宁脑子里突然就想到了亲生母亲的一辈子,就是这样的被圈禁是吧?

    简宁硬要往外出,外面的人自然不会叫他出去,几个人上手阻拦着他,人家是专业干这个的,简宁的身手不行,那边有个人提着小箱子过来,简宁被压在墙上,很快一针打进去,他整个人身体觉得无力,很困。

    “把人抬进去,别让他太激动了。”

    简宁母亲在插花,桌子上一堆乱七八糟的花枝,今天感觉很不对,插的也是很难看,自己都有些看不过去,她顺手把那些花都扔在桌子上。

    给王亮的母亲打了电话,她只能求她。

    王亮的母亲听说了觉得诧异,以前是自己喜欢的女人,现在是亲生儿子吗?他们都是自由体,并不是你简耀东的附属品,你怎么可以这样做呢?

    简直就是过于专横专断了。

    “我现在马上就跟老王说,其实王冉这姑娘就算是不错了,看在闹闹的面子上……”

    “你不要跟我提她的名字,她不配。”简宁母亲突然试了优雅对着电话就喊了出来,吓了王亮他妈一跳,认识她这些年也没有这样过,这得是恨成什么样了?

    “你……还好吧?”

    简宁母亲的指尖触碰着自己的额头。

    “没事儿,闹闹前几天躲到地窖里面去了,差点就冻死了……”

    王亮妈妈挂上电话,这就作吧,不作就不会死。

    于田田上班呢,这边婆婆给她来电话:“你要是有时间回家来一趟,送我去你爸单位一下。”

    于田田跟主任打了一声招呼,自己提着包开车就回去接婆婆了,看着婆婆的脸色有点慌张,这是怎么了?

    “妈,怎么了?”

    “别问了,赶紧开车。”

    王亮的爸爸好半天摇头:“这事儿不能管。”

    “还不能管?这是要干什么啊?要逼死简宁啊?我就不知道他脑子里面都在想些什么东西,这样对孩子有什么好处?就是孩子从小成长在好的环境里,难道就会不如他简耀东养出来的孩子?”王亮妈妈有些叽歪,她觉得简耀东一个大男人,你懂得怎么样的去教育孩子吗?不是说,你认为好的,就一定会对孩子好,并不是那样的,别人愿意奉承你,那是因为你有钱你有本事,别人不能不这样做,他们需要巴结你来换取一些东西。

    丈夫一说这话,王亮妈妈就火了,怎么就不能管了?

    拖下去说不定就变成什么样了。

    王亮他爸猛一听觉得这事儿是弄的有点严重,主要也还是在王冉的态度,他要孩子你就给他好了,以后你们该见孩子可以继续见孩子,非要这样弄,这就是果。

    他为什么说不能管呢,一旦真的管了,恐怕结果更加的不好。

    简耀东这个人对自己家的事儿捂的很紧,你从黎萍萍离婚到现在没有说过一句简家不好的话你就应该看得出来了,黎萍萍本身是个教养很好的人,但是她也是个女人,她在简家过了十个年头,最后离婚净身出户,难道她心里就真的一点怨恨都没有?你别太高看她的内心世界了,一方面自己不愿意用这样的噱头博头版另一方面则是因为她不敢。

    一旦自己真的去了劝了,他敢说事情会更加糟糕的。

    “你什么都别管就当没有知道过,也不要跟伟亮的母亲说任何的话,过些天自然就好了。”

    王亮妈妈不信,如果过几天就好了,何必把简宁给弄走了?现在不就是想逼着简宁跟王冉离婚嘛。

    王亮爸爸摆摆手:“你赶紧回家吧,别在这里走来走去的,影响不好。”

    王亮妈妈脸上带着悲愤,你看这些男人就都是这样的,有时候她觉得真是可悲啊,上了车,田田扭头看着自己婆婆。

    “妈,现在回家吗?”

    王亮妈妈点点头,给儿子打电话,晚上王亮下班没有直接回自己的家,而是回母亲家了,自己高高兴兴的进门,还以为他妈是想自己了呢,搂着自己妈妈的肩头就开始贫。

    “我就知道,你一天不见我就想得慌是吧……”

    换做平时王亮妈妈也乐得跟儿子开玩笑,今天实在就没什么心情。

    “别贫了,你过来妈跟你说两句话……”

    王亮的反应倒是跟他老子差不多,这事儿不能插手管,简叔叔那人怎么说呢?没涉及到他家里就什么都好说,一旦真的涉及到了,说不定就会干出来什么事情,他讨厌别人说他家的闲话,简宁的生母这辈子最倒霉的就是遇上了这样的一个男人,为了不叫自己家有任何的丑闻产生,她就只也能有这样的一个下场。

    王亮摇头,他现在能做的就是当什么都不知道,从家里出来,给于田田去了一个电话。

    “你现在出来,我马上过去接你,我们去王冉家。”

    于田田都换衣服了,就不想动,再说大晚上的去王冉姐家干什么啊,又是蹭饭啊?

    田田就撒娇:“老公,你回来,别去了被。”

    “废话那么多呢叫你做什么就赶紧做。”

    于田田嘟囔了一句讨厌,自己起身换衣服,真是的,大晚上去人家家里干什么?你不是没事儿找事儿干嘛。

    买了一点吃的,拎着两口子就过去了,要是平时王妈妈肯定欢迎,可是现在实在就没什么心情,没心情也不能就把人给赶走,心思恍惚,注意力也不再这上面,于田田都看出来了,她看着王亮,用眼神示意着,赶紧走吧,你别坐了,明摆着人家家里就是有事情了,结果王亮就跟没事儿似的,今天就特没眼力见,屁股抬都不抬,就那么一坐,坐的稳稳当当的。

    于田田在下面狠狠掐了王亮的腿一把。

    “简宁呢、”王亮问着王冉。

    “出门了。”王冉勉强回答了一句。

    王亮了然的点点头,要准备离开的时候自己跟王冉在走廊上说话,电梯下来了,直接把于田田给送了进去。

    “你先下去,听话啊。”于田田还想说别的,电梯门已经合上了,这是干嘛呢?

    “别担心太多了,你记着,如果你公公找你谈话,你就把你最好的诚意拿给他看,王冉这个世界上有些人的脑思维跟正常人就是不同的,我奉劝你不要跟那样的人对着顶,没有好处的。”他能说的就是这些了,言尽于此。

    从小看到大,简耀东想做什么,不都是都做成了,你跟他作对,你不就是自找死路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