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230 抢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晚上气象局就公布了,说是明天会有大风,王妈妈站在门口,简宁人在医院呢,她叮嘱王冉:“找件厚的衣服,带帽子的,明天风大。”

    王冉也不知道要穿什么,反正人在车里估计对她也没有太大的影响,从床垫上起身伸手接过来儿子,闹闹的小脸跳开然后蹦就往王冉的脸上狠狠亲了一口,其实是撞上的,他自己有点发懵,先是惊讶的看着妈妈,王冉吓到了但是第一个反应没敢表现出来,她敢说但凡她脸上有一点的诧异,闹闹马上就能哭出来。

    闹闹似乎在揣测,妈妈是不是在跟自己玩,有些委屈的撅着小嘴,小手往王冉的身上招呼,这小子现在就喜欢拽人头发,一旦被他给拽住了,不拽下来他是不甘心的,要么就啃你,逮到哪里就啃哪里。

    “没事儿,开车不影响的。”

    安顿安顿就要睡了,简宁这边正式提出来辞职了,主任真是有点惊讶万分,一直知道简宁没什么野心,可你现在要不干了?这得好好的问问,自然也问出来简宁的打算了,主任觉得他有点不争气,你以为开个诊所就有好前程了?你糊涂啊。

    “简宁啊,你要是退休的年纪,我什么话就都不说,你才多大的年纪,没你想的那么容易。”而且那得多操心啊,不如就在医院里待着,主任也算是简宁半个老师,他认为不好的就只能劝。

    可是简宁这边主意都已经定好了,都说好了,主任这一看,得了自己也不劝了,你愿意哪里去就哪里去吧,我也拦不住你,我还拦什么,我好心弄不好你还当成驴肝肺呢。

    不愿意多说了。

    早上王冉起床自己还没感觉出来凉,她妈开窗户谁知道风太大了,一下子咣当一声就砸上了,王冉吓了一跳,王爸爸的第一个反应就是回房间去看看闹闹,看看闹闹有没有吓到,孩子动了一下,王爸爸拍拍又接着睡了,王妈妈把窗户关严实了,谁就想到风这么大,虽然昨天有听天气预报。

    “妈,没事儿吧。”

    王妈妈说没事儿,叫王冉赶紧吃饭,王冉从家里离开,一出楼栋的大门算是真的感觉到了,冷飕飕的风带着锐利的角度扑面而来,刺在脸上,头发都被吹了起来,王冉赶紧抱着胳膊往车那边跑。

    简宁下班没有马上离开,有些手续自己得马上办,过几天还得过来,这就算是正式告别这个家了。

    乔芸跟外婆抱着小聪来复查,正好走了一个对面,乔芸的表情有些讪讪的,简宁只当自己没有看见,钱他们家也花了,也算是尽心思了,从今以后孩子能不能带好那是你的问题,退几步来说,你说他人性就算是好的了,孩子的亲生父亲都不管呢,他一个做姨夫的有什么义务去管?

    外婆才要开口,人家转身就出去了,外婆拉着老脸。

    要说外婆的日子真就不好过了,自己手里没钱想搭乔芸也搭不上,不是从儿子手里要就是从女儿手里要,可跟人要钱这东西就底气不足,人家高兴愿意给那就给了,不愿意给外带的就得说两句。

    姜雯算是比乔芸有自知之明的,虽然口头上说着要找个家庭好工作好条件好的,真到了实际的,同学把自己哥哥介绍给姜雯了,小火挺腼腆的,个子也不错,模样就是一般人,就这样的一个人,跟姜雯之前所想的就完全不同,姜雯就愣是同意了。

    姜雯脑子出毛病了?

    不是的,她活到这个年纪,自己看明白一些事情,找好看的,依着自己家的条件不太困难,挺简单的,毕竟自己爸妈工作都好,家里说实话条件也算是中上等了,她结婚家里能给买房子,弄不好还能陪送一辆车呢,错过了在大学恋爱的机会,想在社会上就找一个帅哥,不图你家条件的,就是奔着你这个人来的,还要脾气好的,这就难了。

    帅哥人家还想找美女呢是吧,大家都是共同的心思,你女孩子喜欢好看的男生,那好看的男生想当然的也是喜欢好看的女生,除非这个男的脑子被驴踢了,不在乎外表,毕竟被驴踢了脑子的男的还是少数。

    纵观自己父母的生活,姜雯心里有底,嘴上喊是嘴上喊,找也要找一个脾气好的,脾气好胜于一切。

    她也经常去同学家里,一来二去的就都熟悉了,同学一说,同学的那个哥哥真是脾气好透了,就你怎么说他都不会恼的,姜雯不图他有钱不图他工作多有发展,不图他帅,有个个儿有正式的工作,人脾气还好,那就行了,就他吧。

    谈了一段了,领回家里来,都没有打招呼,就快下班的时候给自己妈去电话了。

    “我晚上带人回家,你多做两个菜,看看什么时候我跟他结婚合适。”

    这把夏侯兰给刺激的,她女儿什么时候要结婚了?从来就没听她说过,之前那段身边还没有人呢,现在就说要结婚,什么时候开始的?

    再追问,姜雯不耐烦的就把电话给挂上了,问那么多干什么,你晚上不就能看见了。

    夏侯兰这是早早就从单位走了,请假先回家了,谁看见了就问,夏侯兰就笑笑说女儿晚上要带男朋友回家,自己得回去准备准备,直接奔到市场买菜,买了满手然后往家里赶。

    晚上齐娜也跟着过来了,齐娜没带女儿,这个孩子她跟姜饶就是生给大人的,他们俩带的次数很少,总说带不了,齐娜妈妈也不放心他们,绝大部分孩子就都在姥姥家,姥姥给带。

    姜雯领着人进来,自己脱掉鞋看了后面一眼。

    “我嫂子,我对象。”

    姜雯有些不耐烦的说着自己就径直回房间了,你说你第一次带人回来,你自己回房间把人给扔在客厅里了,齐娜都替这人觉得尴尬,赶紧往里面请,问问工作问问家庭。

    家就是那样的家,没什么可图的,兄妹俩,都有工作,一个月不多不少能有四五千的收入,妈妈退休了,但是一个月就一千多的工资,爸爸过世了,家里套室,可妹妹还住在家里呢,也还没出嫁,齐娜听完自己在心里吐吐舌头,这条件不是太好啊。

    你在他的身上找不出来错,当然也没有任何值得夸耀的部分,也没什么值得夸耀的本钱。

    夏侯兰满意。

    夏侯兰觉得自己看男人就特别准,她要给姜雯找就找这样的,必须脾气要过关,因为姜雯总是阴阳怪气的,找丈夫第一就得是能包容她,不然就这样的,得三天两头的打架。

    夏侯兰问着小伙子各种问题,人家也是好耐性,一句一句的答着,夏侯兰满意极了,满意的结果就是要商量孩子们的婚期,送走对象,姜雯回来就跟自己父母开门见山了,齐娜跟姜饶就都在呢。

    “他家没房子,我也不可能跟他们去挤,所以爸妈你们给买房子吧。”

    姜雯不知道自己父母手里有多少钱,但是知道肯定是有,过去自己就总跟姜饶挣,她妈不是说还没到那一步呢,那现在到了吧,就这个条件,她不可能去逼未来婆婆去,那只能拿自己家开刀了,你们要是给我出房子呢,我就结婚,你们要是舍不得呢,那也行,我就在家里做老姑娘。

    你要房子就要房子嘛,当父母的不会不给你,有这个条件难道还能难为女儿?可姜雯就偏偏用一副威胁的口吻说出来,你们要是不给我呢,以后我当老姑娘了你们可别后悔。

    姜维皱着眉头,也不知道女儿这是怎么了,年纪越大性格越奇怪,心里认为这就是姑娘到了年纪没嫁人的毛病,不正常了被。

    夏侯兰憋着这口气,到底还是没跟姜雯呛声。

    “我跟你爸给你们出首付,你们俩付贷款。”

    姜饶不管这些,钱也不是自己的,你们愿意给谁花就给谁花,姜饶运气好,娶齐娜他就算是赚到了,齐娜家条件好,齐娜也不在乎这些,就是从姜饶家里要不到的,人家娘及就都能贴补,姜饶明摆着也是知道这点。

    姜雯一听,立马就蹦跶起来了。

    “我哥结婚你们出装修费就出了二十多万,还不算上杂七杂八的买的那些东西,到我这里就给我出一个首付的钱?”

    夏侯兰这回真火了,你就看见你哥那二十多万了,现在叫个房子,地点好好的得不得首付就三四十万?你以为你家是开银行的?

    夏侯兰家条件好,那也是真好,她跟姜维对着赚钱,可有一点啊,姜饶结婚这就没少往外掏钱,然后又紧接着孙女出生,他们家平时生活水平又高,今年年初家里的家具就全部都换了,扔进去一笔钱,他们俩虽然能捞一点,可家里能有这些钱就不易了,你看看工人家庭这辈子能不能买得起一套房子?或者一辈子手里能不能有三四十万?

    你还不满足。

    你哥嫂子就都在这里呢,我话不明说就够偏着你的了,你说这孩子,怎么就跟吃了枪药似的?

    姜雯不干,要求父母把房款一次性的就给付清了,不然自己就不结婚。

    “你爱结不结你威胁我呢?你当老姑娘别人笑话也不是笑话你妈我。”

    气呼呼的站起身就回房间了,齐娜坐在沙发上就觉得很尴尬,她一个当嫂子的,不想搀和这些,自己跟姜饶就先提前离开了,齐娜说了等姜雯结婚的时候他们当哥嫂的花两万,这就是大价格了吧。

    姜雯这孩子你说她尖吧,还有点缺心眼,跟同学的关系那叫一个好,她们俩是一个高中然后念的一个大学,最后又在一个寝室,这些年的感情了,关系不好那才怪呢。

    “你爸妈能给你买房子嘛?”

    姜雯搅动着杯子里的吸管:“你放心吧,我还能不了解我妈,他们手里有钱,就是舍不得给我,认为我是女孩子嘛,我就偏要,你跟阿姨好好的住在家里,不用你们家管这些。”

    同学心里也是有自己的小九九,虽说跟姜雯的关系好,可真的变成姑嫂了,住在一个屋檐下,早晚就会有龌蹉的,自己家里又没有那个条件给哥哥买房子。

    “姜雯你别闹的太僵了,我回家跟我说说……”

    同学回家就跟母亲说姜雯跟她妈干起来了。

    “她要让她妈把全部的房款就都付清,阿姨好像有点不愿意,那意思想叫我哥跟姜雯还贷款。”

    作为男方的母亲人家自然是从自己儿子的角度出发的,还贷款钱就都给银行赚了,再说儿子身上也有压力,要是姜雯家就真有这个条件,不如叫她父母都把钱出到位了,当然姜雯自然就不会这样说。

    同学的母亲别看就是一个普通的小市民,但是心思特别的多,能把姜雯给哄住,叫姜雯觉得她就是最好的人。‘

    “你别出声管那些,本来呢,我想着咱们家这个条件,你哥结婚实在不行我就得把钱掏出去,可是你要是在结婚,妈妈就没办法给你买什么了,现在姜雯家里条件好,你别管了,妈妈来弄。”

    准婆婆给姜雯打电话,人在电话里就轻声细语的。

    “姜雯啊,父母养你一场不易,你不能就这样跟着父母干,我听安安都说了,姜雯你听阿姨的,你们俩结婚后还贷款,阿姨手里多了没有,这些年就攒了六万块钱你也别觉得少,一会儿你过来拿,多了我拿不出来这些还是有的,首付你拿着去交,男孩子娶老婆,哪里就有都让姑娘家出的。”

    这就是用甜言蜜语的哄姜雯,姜雯要是回来拿呢,她不会不给,自己也不会不高兴,就像是她说的,儿子结婚一次,当妈的不管是出血还是出力能出的就一定出,姜雯要是可怜她不要这个钱呢,那她就收着,毕竟还有个女儿,自己也得为老小着想着想。

    姜雯心里听了怪不落忍的,她从高中就经常去同学家玩,阿姨从来不亏着她,家里有什么好吃的绝对不会藏着,知道姜雯喜欢吃什么,要是姜雯晚上不走就特意给做,姜雯心里记着这个情呢。

    夏侯兰被姜雯给闹的一个头两个大,一口气买一套房子她还真没有这个实力,她手里没有这些的钱,没说嘛,要是三四十万她能拿的出来,再多就真没了,就这三四十万拿出去,以后就真成穷光蛋了。

    姜维那意思叫孩子们贷款,然后以后他跟夏侯兰帮着还,不用姜雯还,这样女儿不就没有意见了。

    夏侯兰也想到这点了,可女儿的态度叫她窝火。

    这边跟男方家里见面了,人家男方妈妈态度非常好,我就这些钱我愿意都拿出来,我家里的房子将来就都是他们的,不买房子就住在一起也行,她偏向于不买房子要住一起,夏侯兰开始也那样合计的,可后来一想,你说还有个小姑子没结婚呢,家里就两个房子,小姑子住在哪里?就算是小姑子跟婆婆一起住,那不也是四个人一起生活,就姜雯这脾气……

    还是得买这个房子。

    男方的妈妈说话很动听,夏侯兰说什么就是什么,人家也不会反驳,你说这样办,我绝对不会另外的再提意见,这点叫夏侯兰超级满意,觉得不只是未来女婿脾气好就连这婆婆脾气也好,女儿将来不至于受气。

    跟姜维出去给女儿看房子,这附近的房子就实在是有些承受不起,太贵了,夏侯兰也是伤脑筋,要是去开发区,两个孩子上班就不方便。

    这时候人家男方家开口了,男方家这房子就挺大的一百多平,过去的房子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公摊面积,男方母亲这样说的。

    “那我就占一把便宜,给孩子们在开发区买个小一点的,五十多平的套,我跟我女儿过去住,这边的房子留给他们俩住,我也知道我这个当妈说的要求提的有点过分了,人家新房子我一个老太太抢着去住……”

    这话说的叫夏侯兰的心服服帖帖的,烫得很是平整。

    真的这样换房子谁吃亏?肯定就是人家当母亲的,现在就这二手房卖出去一百五十多万就是小意思,地点好啊,虽然房子旧,开发区的房子新,可上班来回路上得折腾多久?房子的价值也是不同的。

    “别这么多……”

    五十多平的套那才多少钱,夏侯兰心里直接就拍板定了,就这样干吧。

    回家跟姜维商量,姜维这人就是你敬我一尺我绝对就要还你一丈的,大家就都是为了孩子好,你们家这么讲道理,我们家也不能做的太过分了,别买五十坪的了,直接上八十平米。

    姜维就跟姜雯直接开门见山说了。

    “你婆婆也是不容易,将来市区的房子你们俩拿,开发区的房子就给小姑子吧,听见没有?”

    虽说是姜雯占便宜,可一般的人家是不会说出来这样的话的,女儿出嫁不给房子,就让那样走不是没有的,两套房子姜雯可以都落下的,可姜维没那样干,你既然是要结婚就好好的,一家人好好相处,别总为了一点钱算计来算计去的,钱不是算计出来的。

    皆大欢喜,大家就都高兴,那边去开发区看房子,夏侯兰开车特意把未来亲家拉上的,首付没有给那些,因为姜雯要结婚得用钱,这夏侯兰手里的钱有点打不开点了,你叫他们现挣,看着钱挺多的,可积蓄却没有多少了,怕到时候用钱,还提前跟齐娜打了一声招呼,说不行就让齐娜先借她十万,齐娜也答应了。

    夏侯兰现在日子就变得紧吧了,女儿房子那边装修,过去的老房子哪里就都得弄,这干起来也算是大面积的动了,用的钱就不少,今天买这个明天买那个的,夏侯兰就负责掏钱。

    外婆打电话,说是小聪要买奶粉了,夏侯兰直接就开始诉苦了。

    “妈,我还哪里有钱啊?姜雯这结婚,对象家什么就都没有,都把我给刮干了,别说奶粉钱了,以后生活费我也不能给了。”

    夏侯兰自己仔细的想想,养父母那就是儿子的责任,自己还有弟弟呢,夏侯令不管谁管,反正现在开始她是彻底要撒手了,没有办法,自己也没有能力再管娘家了。

    外婆气的差点脑溢血了,可无论你怎么样,夏侯兰现在真是捉襟见肘了,她是真的没钱,有一毛钱都恨不得扔到女儿的房子上。

    再说小聪现在也能添加辅食了,吃什么奶粉啊。

    小聪一个月就得扔出去不少的钱,孩子的身体不好,总往医院折腾不算,吃的奶粉补这个那个的钱加在一块就不是个小数目,而且外婆跟乔芸就都不赚钱,完全指靠这夏侯兰还有夏侯令给,现在夏侯兰撤伙了。

    小聪这奶粉撑死还能吃两天,外婆这不给女儿打电话,结果就听见这样的消息了,不给出就只能给夏侯令打电话。

    夏侯令和典韦手里能有点钱,里里外外的积蓄划拉划拉能有二十多万,他们家不如人夏侯兰,姜维人是当官的,划拉钱的地方多了去了,典韦跟夏侯令能划拉钱的地方有限,可在有积蓄能给乔芸花不?

    夏侯令自己也不是缺心眼,一听母亲的话。

    “妈,就乔芸这样下去也不行,我能管一个月两个月,我能管她一辈子?”

    这就是打算黑上他了是吧?

    夏侯令也表明态度了,养自己妈可以,一个月给出一千块钱,这就是他这个当儿子的孝顺了,其他的他就不管了,够花不够花的,那就是他们的事儿了。

    夏侯令了解外婆,知道自己妈不会出去打工的,她这个年纪了也不好找活,另外外婆并不是那种,就疼乔芸就能为了乔芸去吃苦的人,她一辈子就都没有上过班,怎么可能老了老了还出去赚钱。

    外婆一听,觉得这是完了,儿子女儿就都靠不上啊,想给王妈妈打电话,王妈妈直接扔过来一句,她不管,孩子死了也好怎么样都好,跟她没有关系,王妈妈挂上电话自己叹口气,她并不想那样说话的,但是没办法,要是贴身上那就是一辈子。

    外婆也是有本事,就让孩子挺,挺到没有吃的那天,继续给儿女打电话,现在孩子就是绝粮了,你们管还是不管?

    谁心软,就先输了。

    *

    王冉看着是外婆的电话,自己就没接,关机。

    晚上跟哥哥约好了,全家人出去吃饭,闹闹也跟着去了,躺在妈妈的怀里,徐秋华吃完了伸手接过来。

    “来舅妈抱着叫你妈妈好好吃饭啊。”

    闹闹哼唧了两声就没动静了,现在照比着小时候那真是好带多了,吃饱了自己就睡,徐秋华看着孩子的眼睫毛就说现在的孩子营养就太好了,你看着那一个个的,眼睫毛就都长,没有一个孩子睫毛不长的。

    “咱们闹闹长大了之后做大老板,做大总裁……”

    徐秋华念叨着,王焱就伸手去摸,徐秋华叫儿子去一边玩去,你在给摸醒了,王焱就不走,就围在身边看,吃饭的时候王冉这手机也不消停,王冉按了两次,无奈的只能关机,她不愿意关机,毕竟自己单位要是有事儿就找不到她了,可外婆总这样叫人觉得厌烦。

    “又是你外婆?”王妈妈问了一句。

    王冉点点头,王超脸有点黑。

    “我就没见过这样不要脸的,简直就是把脸拿出来卖了,她以为饿着小聪叫我们可怜是吧?谁的孩子谁知道心疼,有本事你就一直饿着孩子。”这是什么人吧,徐秋华这种大脑都看出来外婆在玩什么把戏了,别人就看的更加明白了。

    乔芸这是都求到了,没人管啊,最后还是求姜雯,姜雯这才甩着脸子给借了她四百块钱。

    “你觉得这样活着就有意思嘛?”

    姜雯略带嘲讽的看着乔芸,她有时候就觉得活成乔芸这样你还活着干什么?你还不如买点保险然后自己去死,还能给你儿子留下点什么。

    乔芸磨磨唧唧的,就说自己怎么可怜怎么可怜。

    “你打住,你可怜不可怜不用跟我说,我也不是你妈,我也不会可怜你,乔芸你自己从来就都不照镜子的嘛?你以为自己是林妹妹是吧?林妹妹那是有个贾宝玉,人家有资本那样,你有什么?家里都要掀不开锅了,你饿着你儿子,没人心疼,你别总以为别人容易心软就一定会管,我就管这一次,下次你愿意哪里死就哪里死去,自己不争气,你还不如找把刀然后去死了算了。”姜雯仍下话就走了。

    没见过这样的,你知道没钱你还不想办法去赚钱?你总是靠,你能靠上谁?

    乔芸这钱拿的,叫人埋汰一通,哭哭啼啼的给小聪买了吃的,可是去医院打针,这就又没有钱了。

    “舅妈……”

    “嘟嘟……”

    典韦直接就挂电话,要不是婆婆电话不能不接,她一个电话就都不接,乔芸的电话,只要开口提钱就立马挂断,就这样了,乔芸还没想着出去工作呢,还在蹭,在等呢。

    你儿子饿了一天都没人管了,你还打算叫谁投降?

    *

    王冉坐在床上,她就没办法想象,要是闹闹挨饿,自己能不能疯,就是再苦再累,她也会先把儿子的饮食安排好,提早就会打算的,可乔芸就好像是星外来人似的,不食人间烟火。

    帮你一次就是道义,谁活该被你坑嘛?

    王冉就问简宁,这算不算是心里有问题,简宁没回答,但简宁认为乔芸没病,相反的,她比任何人精神状态都好,她就是懒她就是不争气,就是活的窝囊,别人骂她一句,当时就特别激动,想着我以后要是怎么怎么样了我就怎么对你,可一转头那就不是她了。

    这社会上已经不流行这样的款儿了。

    冬来冬去,简承宇已经两岁多了,跟个小肉球似的,谁看见就都恨不得捏一把,特别喜欢跳舞,听见音乐就能跳起来,可是现在面临一个问题,简宁家里已经交涉几次了,前几次就全部都是简宁母亲提出来的,要把孩子接走,简耀东没有开口,王冉就一直在拖,王妈妈就因为这事儿哭了好几场了,带了两年把孩子给带大了,现在爷爷家就来抢人了。

    王冉不想给,可不给好使嘛?

    简耀东早上正常的吃早餐,简宁母亲见他也没有提这个事情,以为他就是忘记了,这事儿就是掀过去了被,想着自己要不要提醒他一句,可到底还是没有多话,送这丈夫出去,上了车,简耀东降下车窗。

    “一会儿叫阿文跟着你过去把孩子接回来,家里不是都准备好了嘛。”说完话车窗升了上去,车子就滑了出去,这个阿文就是简耀东的秘书。

    王冉不把孩子给他们家也可以,不过后果就不是那么简单的。

    他敢抢孩子,他就做好了完全的对策,他不管别人对自己的评价是什么,我老简家的孩子就必须生活在这种环境里,你王冉培养不出来好孩子,我给你两年的时间,叫你倾尽所有对着孩子,现在两年的时间已经到了。

    这就是他的人性了。

    王冉人上班呢,这边家里来人王妈妈就给开门了,结果她不给孩子,人家就直接上手去抢了。

    “还愣着干什么呢,去把孩子抱出来。”

    王爸爸没在家,就王妈妈一个人带着孩子,你说简宁母亲带了好几个人来,大小伙子就好几个,王妈妈根本就弄不动人家,王妈妈嗓音就有些沙哑,你看孩子哭成这样,你先缓缓的。

    “亲家,你等孩子先适应适应的,等他睡着的在给抱走,你带进来这些人,你容易吓到孩子了……”

    王妈妈就想上手,简宁母亲眼睛横过来扫了王妈妈一眼。

    真是给脸不要脸,说好的,怎么现在就想变卦了?我抱走孩子也不是拿去卖了,你弄成这样干什么?我是抢孩子嘛?那是因为你不合作。

    “别这么喊我,我高攀不起,不是为了闹闹,我们两家做不成亲戚的,如果王冉跟你一样这样不识抬举,估计以后两家就更加不会有什么好相处的了。”

    简宁母亲叫人把孩子抱楼下去,王妈妈这气的,我好说好商量的,你就不肯听是吧?自己一激动直接就报警了。

    简宁母亲也不怕,我过来接我孙子,我怕你报警嘛?

    孩子直接就被抱下楼上车就被送走了,闹闹哭的撕心裂肺的,伸着小手一直叫唤,舍不得王妈妈,王妈妈带他两年了,两年的时间里每天抱着陪着,现在孩子哭成这样,王妈妈踩着拖鞋就要往外追,秘书就拦着,他一直在笑,可王妈妈特别想抓花他的脸,觉得他的笑容很是刺眼,你们家有钱就可以这样嘛?

    孩子的妈妈还没在家呢。

    “王冉啊,孩子被抱走了……”

    王妈妈给女婿女儿就都打了电话,王冉这边哪里还有什么心思工作了,赶紧开车往简家去。

    “闹闹,我们回家了,回家了。”简宁母亲手里拿着玩具就哄着孙子:“叫奶奶,奶奶。”

    简承宇一直哭叫个不停,简宁的母亲抱起来孩子,给孩子擦擦眼泪。

    “这是怎么了,平时不也来奶奶家玩的嘛,奶奶抱你出去玩好不好?”

    王冉要进去,可人大门就都没给她开,可视门屏上简宁母亲的脸微微带着一丝的不耐烦:“都讲好的,你现在过来又有什么用,孩子才适应当中,你别找不痛快,赶紧回去吧,他适应两天就好了。”

    现在肯定不能叫王冉见的,一旦见了,孩子心里就有依靠了,他更加不愿意在这里待着了,不是不让你们见,但是得分怎么见。

    王冉就不走,等简宁赶过来的时候王冉就在门口站着呢,没人敢给他们开门,简宁也劝不走王冉,他现在说什么都没有用,简宁母亲决绝跟他们俩任何一个人通话,这不是她能决定了,丈夫定了那就是定了。

    “妈妈,妈妈……”

    简承宇说话不算是太早,说的字也很少,但是吐字特别清晰,王妈妈每天在家也都教,家里买了很多那种贴画纸还有纸牌,天天跟着孩子玩,顺带着教孩子了。

    简耀东的车快要开过来了,简宁母亲没招,只能出来,隔着大门。

    “你们赶紧走,要是叫你爸看见了,简宁你知道你爸脾气……”

    你爸要真是狠上来,他弄死你就都有可能,你要是想过好日子就赶紧走,何必给自己找不痛快呢。

    简宁了解自己父亲,可王冉现在就不行了,活生生的把孩子从自己身边就给抱走了,抱之前是不是就应该跟她这个母亲打个招呼?带着人上门就去抢孩子了,这是要干什么?

    王冉就犟,就是不肯走,简宁母亲耐着性子劝,可王冉现在什么就都听不进去了。

    简耀东的车这边开进来,司机一看前面的人,觉得大腿一麻,就知道要糟糕了。

    “开过去。”简耀东的眼睛就都没有抬一下,他还在看手里的文件,懒得看外面的那两人。

    司机心里狂流汗,开过去,简宁抱着王冉就给抱开的,这边大门开了,简耀东的车进去,王冉就跟着跑进来了,冲到车子的旁边,哭的厉害,这边司机给简耀东开门。

    “爸,你就再给我一点时间,他现在还太小了,他离不开我……”

    简耀东略带嘲讽的看了一眼王冉?

    离不开你是吧?

    他家孙子就是不能这样,谁离开了,他也得照样的活着,不仅活着,还要活的更好。

    “别把自己看的太重。”

    扔下一句话,就是想走,王冉拦住了他的去路,简耀东拧着眉头,王冉这时候不怕了,她是过来接儿子的,没有接到儿子她不走。

    “我说过了,别在我家里叫我看见这些阿猫阿狗的人,弄出去。”

    司机想上手,简宁在前面拦着呢,就在大门口的位置上弄的场面很难看,简宁母亲已经上楼了。

    “孩子呢?”

    “有人在带。”简宁母亲回了一句。

    简耀东看着下面的人,还是不走是吧?

    “老公……”简宁母亲拽了简耀东的手一下,看着丈夫要打电话,就知道要不好,赶紧劝了一下,孩子都抱过来了,他们也没办法的,叫他们闹腾一会儿就算了,外面那么冷,难道就真的不回家了嘛。

    “妇人之仁。”

    简耀东没有继续,吃完晚餐,简宁母亲有些坐立不安,孩子一直哭,简耀东叫人把孩子给抱下来,闹闹这哭的小鼻子小脸就全部都皱到一起去了。

    “像是什么样子,坐在椅子上。”简耀东冰冷的开口。

    闹闹害怕自己爷爷,从小就怕,他在他爷爷身上感觉不到爱这个字,觉得爷爷的身上周围包围的就都是黑色,没有其他的颜色。

    简宁母亲起身给孩子擦擦小脸,简耀东看了孙子一眼。

    “你是个男孩子,自己得自立,不要什么事情就总想哭,想见爸爸妈妈就努力一点。”

    简承宇眼泪吧嗒吧嗒的往下掉,他不敢当着爷爷的面哭,小手揪着奶奶的手,简宁母亲心里也是发酸,他才两岁啊,你这样对他说,他也不懂,拍着孩子的肩膀偷偷的给孩子力量。

    简耀东回了书房,见人还在外面站着呢,有本事这就打算不走了?

    “阿文……”

    外面没有过多久就开过来一辆车,车上下来七八个男人,简宁以为是冲着王冉去的,自己护着,谁知道这些人就是冲着他来的,王冉也发现不对劲儿了,可她一个女人,什么力量就都没有,简宁被人给拽上车的,前面的人对王冉很客气,没有上手,保持着礼貌,哪怕王冉上手了,他们依旧还是保持着那种动作,把简宁弄上车车子就开出去了。

    “简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