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234 小心机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乔芸试着挤出来一个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她也不想自己像是现在这样,总是哭总是不敢去看人,但心里自己也是瞧不上自己的,日子就被她给过成了这个样子,这并不是她想要的,乔芸总喜欢回忆过去,还没有结婚的时候,她也有很多的机会,可惜只是被错过了而已。

    “我知道这样不好……”吞吞吐吐的反反复复的说来说去就是这么几句话,自己想表达的永远就都表达不清楚,齐娜摆摆手,算了,自己说了她也不会听的。

    “你工作……”

    乔芸所有的工作就都是干不长,这跟她自己本身就有很大的问题,齐娜不明白的是,外婆难道就真的打算养乔芸一辈子吗?如果真的有这样的想法,那外婆并不是爱乔芸,而是害乔芸,高不成低不就是最难为的。

    乔芸轻轻咬着下唇,她何尝不知道自己应该去上班,可每每不是这个累就是那个叫自己觉得不舒服,她上不住班,没有如果,有如果的话,她嫁了一个还不错的男人,她的生活也会大不同的。

    对,就是这样。

    她这辈子最大的遗憾,就是没有在自己的婚姻上把握住,乔芸这点极其的怨恨外婆,外婆那时候为什么就不能拦住自己呢?她怀孕了可以把孩子打掉,为什么同意她结婚了?到底是亲妈不在,如果自己妈也活着,大概也会像是大姨那样什么都会过问的,也许自己也会像是王冉姐一样,找到一个不错的男人,终究外婆只是外婆,她并不是妈妈。

    齐娜看着乔芸这样子,眼圈又红了,自己实在看不下去了,乔芸就永远都是这样,眼泪比什么流的都快,可在这个世界上,眼泪是最不值钱的,人家姜雯敢要,人家亲妈活着,哪怕就是闹的不愉快,夏侯兰也会给,你乔芸有什么?既然没有,为什么就不能有点自知之明呢?

    把自己弄的跟乞丐一样,现在不是在乞讨吗?

    *

    “睡不着?”简宁动了一下身体,手没有摸到人,缓了缓坐了起来,没有在房间里看见王冉,披着睡衣出去看着老婆一个人坐在沙发上,扭着半截的身体好像在看外面的星空,客厅里的窗帘被她给拉了开。

    王冉没有回头,依然是盯盯的看着,总是做梦,梦见孩子哭,心里特别难受,那么大点的孩子明明就应该生活在父母的身边。

    其实自己母亲所感觉到的,王冉不见得就是感觉不到,闹闹不仅仅是对姥姥姥爷生疏,就连对着她这个妈妈也渐渐的开始生疏了起来,孩子跟着她回来,似乎就会好些,等送回去周而复始的就又变样了,在简家的时候,简耀东一句话,闹闹就不敢往她怀里冲,甚至客客气气的喊着妈妈,是叠字,不是单子,王冉知道也许是自己敏感了,可是心里又有另外的一道声音在说,并不是敏感,已经变成这样了。

    简宁挨着她坐下身,把老婆搂在怀里,王冉没有挣扎,将头靠在他的怀里,手摸着丈夫的胸膛,倾听着他心脏的跳动,将小半侧的脸贴了上去,双手环着他的腰,因为这个男人是她儿子的爸爸,见不到儿子,就只能在他的身体上寻找一丝属于儿子的味道。

    她想,也许自己还会稍微觉得幸福一些。

    “会不会觉得我就一点本事也没有,儿子也不能帮你要回来,很恨我吧。”简宁大掌拢着王冉的发丝,作为一个男人,面临现在的境遇他也是满心的难堪,并不是不想挣扎,只是实在自己没有那份力量,说出来可笑。

    王冉并不说话,没有什么可怪的。

    “我就是担心他会不会将来不认识我了?”睡觉的时候就总有这种担忧,就怕儿子长年累月的生活在那样的家里,慢慢就会忘记自己,忘记自己这个生了他的生母,或者更加过分的就是,自己落得跟简宁生母一样的下场,王冉是受不了的。

    “不会的,不会的……”简宁亲吻着妻子的额头。

    王冉悠悠的叹了一口气,躺在丈夫的腿上。

    “你说我们两个要是离婚了,会不会闹闹就会回来?”她说完自己好像就都被自己的猜测逗笑了,摇摇头,紧紧的握着丈夫的手,简宁却有些紧张,他敢说这不是王冉第一次这样想了。

    简宁的工作依旧很繁琐,现在唯一改变的就是,他晚上的时间大部分就都是自己的,排除特殊的时期,有病人找上门也没有办法推掉,王冉在单位很拼,因为不拼的话,她不清楚自己多余的时间都要怎么样的去过,不是没有想过在生一个孩子,然后把所有的爱就都给到那个孩子的身上,可这样对闹闹来说并不公平,加上如果是儿子的话,王冉想,生下来又不是自己的了。

    到点下班,自己拎着包,简宁早早就在外面等着了,他能答应到的,自己就一定会做到,说好了接她,没有特殊的事情一定就会在她出大门之前看见他的车,今天简宁情绪似乎有些不好,尽管他没有说,王冉却能感应得到,也许就是因为生活在一起久了,哪怕他不开口,只要看着他紧紧抿着的双唇,她就能感受得到。

    王冉说是要去一趟超市,简宁没有吭声,却将车子调头了,滑行进了车海里,发现他换了手机,还是要准备下车的时候无意当中扫过去的那么一眼,换手机了?

    王冉看了简宁一眼,就自己对他所知的,简宁对这些东西并不是很在乎,换手机的最大原因只有两个,第一是手机丢了,被人给偷了,可是这种可能性并不大,因为他出去的机会很少,当然也还是有这种可能的,另外的一种就是,他摔了电话。

    自己拎着包,从后面追上丈夫的脚步,手掌勾住他的,推着车买好了菜,回到家里,终究还是问了出来。

    “手机换了?”

    简宁默声:“嗯,摔坏了。”

    猜了一个十成十,真的就是摔了,那么摔的原因估计就很简单了,因为她昨天说了一些话,导致了他应该跟某人发生了激烈的争吵最后以至于把手机给摔坏了。

    王冉喊简宁吃饭,他不吭声,不说吃还是不吃,她就没有在叫,有时候人生气,你劝是劝不了的,如果他不想吃,就不要硬逼着他吃,那样会让当事人的心情更加的难受。

    吃过饭起身打算洗碗,简宁踩着拖鞋却进来了,不吭声的拿着她的碗过去洗,王冉看着丈夫,自己站起身从他的后腰身抱上去,努力的将自己的脸贴在他的后背上。

    儿子已经很少能见到了,如果老公在对自己疏离了,那就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简宁,为什么摔了手机?”

    简宁依旧在洗碗,却不愿意说,事实上他忍到今天,真的就把所有的耐性全部都挥霍光光了,他不明白的是,如果父母真的相爱过,母亲最后死的时候,他为什么不让自己见呢?他心中甚至不敢作想他有去看过母亲最后一眼,那个女人,从来没有养育过他,却给了他生命,在简宁几十年的岁月里他不是没有怨恨过她,既然生了自己为什么不养?如果她过的很好,嫁了一个丈夫生了孩子然后幸福的生活,简宁这种怨恨并不是会减少的,但是事实却不是这样的,她的一辈子完全就都是被父亲给毁掉了,想起来中午的电话。

    “为什么不让我见她最后一面?”

    简宁执意的问,简耀东的脸子似乎很冷,他挑眉看了一眼秘书,似乎有些在怪罪他把一个莫名其妙人的电话接了进来,看着远方:“因为她不配。”

    简宁只觉得想笑,什么是配?什么又是不配呢?

    “我要把闹闹接回来,他是我儿子……”

    简耀东挂了电话,他用最直接的手段在警告简宁,在我愿意还跟你谈的时候就不要来惹怒我,如果真的惹怒了我,我不敢保证会不会叫孩子一辈子不见你们,打官司这种事情他最为擅长,托上个几年,他是完全没有负担的,如果不是因为孙子需要爸爸妈妈的话。

    “觉得自己活的挺失败的,不是一个好丈夫,不是一个好爸爸。”

    王冉难过极了,并不是这样的,他是个很好的丈夫是个很好的父亲。

    说不清到底是什么样的火焰被点燃了,她只是想告诉他,自己真的觉得很幸福,也许曾经是觉得不幸福过,但再也没有这样的人了,她就再也撞不上了,双手摸进他的衣服里,用自己的手去测试他的身体温度,她在用最直接的态度来表示自己对他的喜欢。

    因为爱而性,因为需要而性也因为被需要而性,手顺着他的裤腰摸了进去,缓缓的下滑,捏住某一点。

    “我不是个好妈妈,我没有本事在最短的时间里弄到很多的钱,即便弄到了估计也是没用的……”

    王冉自嘲的说着,她有想过,如果发财了也许日子就好过了,这样的话自己可以不用惧怕简耀东这个人的,可是王冉的脑子还算是清楚,简家所积累的这些并不是一朝一夕的,有钱不是解决问题的关键,其中错中复杂的东西自己应该有很多都不懂。

    握着那一点,她的手轻轻的攥着,身体贴着他的后背而站,脸贴在他的背上,她想让他觉得快乐而不是觉得生活是压抑的。

    王冉活这么大,第一次奉献的这么彻底,不会觉得脏不会觉得难堪,因为这个男人给了她爱,给了她全部,哪怕明知道这样是行不通的,因为她伤心她觉得难过,他依旧冲了上去,明知道会磕破头但他还是去做了,这样的就很伟大,并不是懦弱,全身心的包括身体每个细胞都在呐喊,你就是我的一切。

    抱着她在怀里,将妻子反锁在怀里,下巴轻轻放在她的颈窝住,双腿夹着她的大腿,下身却在纠缠,就让他们在爱里沉沦吧,什么都不去想。

    王冉要出差,飞机是半夜的,大家也都很恼怒,为什么白天的机票不给定,非要弄到大半夜十一点,单位是说去车送,这就是一定的,上面的领导不肯听这些怨言,下面的司机自然也就不怕别人唠叨,你们说我就跟着聊。

    “王工,晚上过去接您?”刘振刚看着王冉从里面出来,自己打了一声招呼,其实说这个话的时候,他心里是不愿意去的,王工的丈夫有时候看着有点吓人,不知道为什么,他脑海里就有跟一个电视剧的男人形象重叠在了一起,不管是不是真的,他是不愿意去惹那样的男人为自己找麻烦的。

    安嘉和。

    奇怪嘛,很奇怪的,刘振刚觉得也许是自己想得多了,他总觉得简宁的形象在慢慢的跟安嘉和的形象重叠,并不是样貌,而是那种占有欲,他看得见那个男人眼睛里的占有,或许这种偏盖的解释一下,又叫变态。

    王冉的脸色有些不好,毕竟昨天有些过了,早上起床的时候两个人很激动,他们从来就都不会这样的,简宁更加就不是一个纵欲的人,也许是因为真的有被刺激到,没有睡好,眼睛下面有些发青,自己摆摆手。

    会惹怒他的事情,自己不会做,因为一些没有必要的事情生气吵架,她觉得很亏,既然他愿意送,你就让他送好了。

    “不用的,谢谢,有人送。”

    刘振刚有些同情的看着王冉,他想除了自己应该没有看出来那个男人有些不对,正常的夫妻哪里会出现这样的局面,王工的日子不见得好过吧?

    刘振刚最大的一个错误就是,他总站在自己的角度去揣测别人的生活,例如之前简宁外面有女人一样。

    王冉上了车,带上车门,简宁启动车子,现在她的那辆车几乎就是一个摆设,王冉上了年纪,觉得开车很累,宁愿打车也不愿意开车,每天见到堵住的道路,自己会心发慌,会觉得憋得慌,如果坐车的话,情况则会好了很多。

    “明天几点走?”

    王冉说是半夜十一点,十一点的话,十点出门是完全来得及的,因为机场就是在市内,买了一些必须要带的日用品,简宁在房间里帮着王冉收拾行李,王冉在后面抱住他,两个人的关系变得有点不一样了,突然就变得粘了许多。

    “我要是想你了怎么办?”

    王冉喃喃的说着,真的会想他的,想儿子的时候就拼命的去抱着老公,这种想念就会缓解很多,闹闹跟简宁模样上不是很像,但给人的周身气息很像,抱着丈夫的头好像儿子就在怀里一样。

    “那我飞过去找你。”

    王冉呵呵的笑着,傻瓜啊,就为了想念,就飞过去找她,然后白天在飞回来上班,傻子吧。

    给王妈妈去了一个电话,怕自己妈妈觉得担心,王妈妈好像有点感冒,声音有些沙哑。

    “没有去医院吗?”

    王妈妈说有去过了,白天徐秋华陪着她去的,已经打过吊针了,不过情况晚上又有些反复,王冉想过去看看,王妈妈说不用,又不是什么样的大病,折腾她过来一趟干什么,再说现在也不早了,她能睡还是睡会儿吧。

    “你自己出门多穿两件衣服,气温下降的厉害,要不要你爸送你?”

    王妈妈是怕简宁忙,丈夫怎么样也是不如父亲的,父亲对子女是没有要求的,再累在辛苦,只要孩子招呼一声,父亲就可以上阵,王妈妈不指望王超,王超那孩子,别说是他亲妹妹了,就是自己亲儿子,叫他半夜爬起来送,他都做不到。

    “简宁送我。”

    王妈妈叹口气,就挂了电话了,不得不说这女婿是挺好的,可惜啊……

    当初如果能知道有今天,王妈妈脑子里有点乱乱的问自己,早知道今天会怎么做?不让王冉嫁吗?

    王冉从嫁给简宁开始,她就没受过气,一点气都没有受过,作为一个女人来说,简直就是别人羡慕嫉妒恨的对象,可惜有被人羡慕的自然就有没有办法说出口的,自己的孩子,自己都带不到,能幸福到哪里去。

    “妈,你把这个水喝了。”

    徐秋华这是才煮好的姜糖水,心里不愿意公公婆婆回来,可也明白,那回来就是回来了,自己也不能把公婆给赶走,她也没有这个权力,一家人生活在一起,总要继续过下去的。

    “行了,你去看电视吧。”

    王妈妈说了一声,徐秋华就回房间了,觉得自己婆婆兴致不太高啊,其实就完全都没有必要,那是人家老简家的孩子,人家有人家的教育理念,孩子肯定就会教的好好的,你一个老太太跟着瞎操心什么,过好自己的日子就得了被。

    要在徐秋华来看,自己是巴不得王焱也有那样的一个爷爷,将来孩子就掌管那么大的一个公司,多威风啊,还伤心,高兴都高兴不过来呢。

    王冉说是要睡,闭着眼睛一直就没睡着,手里捏着他的手,简宁的手是王冉最喜欢的,她喜欢男人的手细长骨节分明的,一双手就可以加分到一百。

    “腿有点疼。”

    简宁就任劳任怨的把老婆的腿放在自己的腿上,一直给揉捏着,王冉就闭着眼睛,十点多的时候他拎着行李送她出去,总要提前到一会儿的,不是她一个人出门,充电器牙刷牙膏毛巾包括卫生棉就全部都给准备好了。

    “住酒店,不要用他们的东西。”

    王冉觉得他就是老伯,总交代这些东西,难道自己会不知道嘛,其实就是用了又有什么关系,洁癖狂。

    自己只要提着包就好,简宁进了电梯,王冉跟了进去。

    “外面的袋子里放了一些西梅,你坐飞机的时候可以吃,就一个小时的路程不要睡觉,不然到了酒店就不好睡了。”他还在继续的唠唠叨叨的,王冉每次出门,自己什么就都不需要准备,有一个老公就顶一切了。

    把东西放到后面的座位上,王冉伸手去找他所说的西梅放在哪里了,摸了半天,简宁缓缓的开着车出了小区,王冉吃了一颗觉得味道还不错,递了一颗到他的唇边,简宁拧着眉头,他很讨厌吃这些东西,零食水果全部就都包括在内的。

    “你自己吃。”

    “真是不给面子啊,我可能是老了,如果换了一个二十岁的女生坐在你身边一撒娇估计……”

    王冉的话还没有说完,简宁低下头快速的就把那颗西梅给含在嘴里了,味道并不是他喜欢的,他吃东西一向是非常清淡的,不管是甜的酸的还是辣的,这些过于刺激的味道会让简宁不自觉的拧着眉头。

    其实王冉说这个话,也是半真半假,真的是年纪大了,有时候自己做一些动作,冷静下来想想,就觉得自己挺可笑的,年轻小姑娘做那就是可爱,自己做就成了可笑,会有那么一点自暴自弃的想法,女人生了孩子之后好像就在不停的冲着衰老的路上狂奔不止,自己会觉得自己好像老了。

    本身就不是那种长相特别好的,现在纠结这个也知道没意思。

    简宁知道王冉的心思,所以自己不愿意吃依旧还是吃了,很简单的道理,他喜欢这个女人,他很爱他的太太,不愿意让她心里有一丝的不高兴不满,在他的眼睛里别的女人好看不好看这都不是重要的,重要的是这个女人在自己的眼睛里永远就是最美的。

    王冉的情况不算是糟糕,月子坐的很好,相比较其他孕妇会出现的肚皮松垮的情况,她算是被照顾好的了,全身上下的肉还满紧实的。

    “有那么不好吃吗?我觉得很好吃。”

    简宁永远都不能理解女人跟孩子的喜好问题,找到地方停车,自己拎着她的行李往里面送她,因为里面会有很多她的同事,自己不方便留下来,果然走进去那边有人给王冉打电话,似乎是怕她迟到了。

    “我就不过去了,你拎好行李,要是在外地有问题就打我电话,我不关机的。”简宁把手里的行李送到王冉的手里,自己交代着,王冉心里有些发酸,突然有了一种类似于舍不得爸爸的感觉。

    她现在明白了,为什么都说女人找丈夫就一定要找比自己大上那么几岁的,男人年纪越大越是会照顾人。

    “去吧。”

    简宁看着她过去,自己却没有立刻马上离开,而是站在外面,一直等到她可能飞走了,自己才回到车子里,这个夜里有些寂寞呢,自己抬头看着天空上的小星星,关于简承宇,简宁自己也想了很多,他本身就是从那个家庭出来的,不能否认的是,除了缺爱,能享受到的一切他全部就都享受到了,他会爱人,会知道别人没有义务对他好,会更加的对别人好。

    叹口气,启动车子,回到家里,进了屋子哪怕屋子里那样的暖和,却觉得荒凉,自己也觉得自己很可笑,结婚这么久了,她也不是第一次出差,竟然觉得寂寞寒冷,洗了澡上了床,床却觉得莫名的变大了,睡的不是很踏实,或者说压根就没睡着,只是有点困而已,她的枕头就放在自己的一边,忍不住上手去摸摸,告诉自己要睡了,明天还有事情呢。

    王冉下飞机,开手机第一件事就是跟老公报备,她不打电话,因为打电话会让自己的心情变得悲伤。

    “我已经下飞机了,这边会有车来接,你放心。”

    一行人上了车,简宁看了一眼手机,自己还是睡了过去,一夜不知道醒了多少次,早上也没有吃饭直接就这样去诊所了,这边的诊所不太多,所以他们家的生意一直很棒,按照陶林玉的设想,其实可以增加开其他几家的,可只有他们两个实在有些忙不过来,陶林玉有个师姐是牙医,知道陶林玉有这方面的打算,自己也算是抛过来了橄榄枝,她不是奔着诊所来的,而是奔着以后的医院来的。

    王冉工作起来就会忘记自己丈夫,简宁周五去接闹闹,简宁的母亲领着孙子出来,叫孙子上车。

    在车上父子俩好像都没有什么话可说的,简宁个性本来就是闷,没有王冉在中间起润滑作用,加上简承宇拥有那样的一个爷爷,孩子对父亲很有礼貌,但是表现得却很生疏,只是短短几天没有接,就变成这样了,小孩子的思维还在慢慢的拓展,简耀东给他塑造成什么样,将来也就是什么样了。

    简承宇现在在家里对着爷爷是要说敬语的,话说不利索就要挨罚,大部分就是保持沉默的,个性已经在慢慢转变了,喜好现在还看不出来。

    “爸爸带你去超市买点好吃的?”简宁看着孩子问。

    简承宇就坐在副驾驶的位置,自己小腿绷着,抿着小唇却没有话说,简宁叹口气,伸出手借着空挡的功夫揉揉儿子的头。

    “跟爸爸不需要客气的。”

    简承宇以前跟父母一起逛超市,自己还会看见什么都要的,现在却不敢了,看见什么就一直摇头,表示自己不要。

    简宁喜欢承宇但是细心度却不如王冉,孩子到底喜欢吃什么,他不是太了解,问他又问不出来,自己蹲在地上,把儿子抱起来,孩子一开始有些抵触,因为爷爷是不允许别人抱自己的,他小小的年纪所接收的东西叫自己的思维觉得有些混乱,不清楚到底就应该是什么样的,或许原本就应该是那样的,大眼睛看着父亲,简宁对着儿子笑笑。

    “你妈妈给爸爸吃过这个,还挺好吃的。”

    简宁其实觉得那种味道糟糕透了,除了人工的甜跟酸还有什么其他的问题,但是此刻他却愿意骗儿子,给母亲打了电话,说是周六要带着承宇去公园玩,简宁母亲好半天没有说话,因为她不想答应简宁,今天能拖延半天送回来,明天就可以拖延一天两天。

    不过最后还是答应了。

    闹闹同学从来都没有这样过,骑在爸爸的肩头上,因为他爸爸很高,他能看见别人所看不见的角度,父子俩穿的衣服都是一样的,一个是大大的,一个却是小小的,简宁把着儿子的手,来公园看动物的有些父亲是会这样的,因为孩子太小,哪怕就是抱着,孩子也不见得就能看见里面的动物。

    简宁给儿子指着,慢慢的吞吐着,告诉儿子这个是什么,那个是什么,简闹闹小盆友听的很是认真。

    相比较闹闹的生活,小聪的生活则是寡淡的许多,乔芸跟吴国太闹翻了,吴国太现在就是完全不看这个孩子,抚养费更加是一分不掏,你愿意告你就去告,乔芸现在恨吴国太恨的要死,哪里愿意去见他,觉得孩子长大了要是有出息了,自己就算是出口气了,叫吴国太后悔一辈子,巴不得吴国太什么都不管呢。

    小聪身体一直都不是很好,不是今天病就是明天病,首先就是乔芸照顾不周到,乔芸这当妈的心思不知道放在哪里,要么就使劲儿给孩子穿,要么就不管了,小聪身体不好肠胃差,这奶粉就一直吃着,乔芸有听人家说过,身体稍微差一点的孩子可以多吃一段,尽管没有这个条件,她还是一直坚持让儿子喝奶,平时也有配一些别的吃,至于要喝奶到什么时候,乔芸目前还没有想好呢。

    她并不是不想给孩子所有好的,可是你想,她这个条件,外加恨吴国太的心思,有时候看见孩子自己也觉得烦,高兴的时候才会对着孩子特别的好。

    小聪拽拽妈妈的衣服,小聪是个挺懂事的孩子,会看人眼色,他想去动物园。

    外婆看着小聪就让乔芸带着小聪去。

    “去吧去吧,大周末的,别让孩子在家里待着。”

    是能跟你玩还是能跟我玩?外婆觉得你看人家的孩子生活的,不说闹闹了,就说姜饶家的孩子吧,那七月份的时候姥娘带着去了一趟泰国,外婆一想就堵心,小聪去过哪里啊?本市都没出去过。

    外婆给准备好的白开水,买给孩子的零食,在吃的上面外婆有些惯着小聪,零食总不断,没有了她就会出去给买,不管这个东西会不会有营养。

    外婆跟乔芸带着小聪就去动物园了,她们进去的时候没走多远就看见简宁跟闹闹了,实在是因为简闹闹一身就太明显了,家里所有大人孩子全部就都落到一块儿估计都没有他身上的衣服值钱,爷爷家有钱不在乎这个,孩子被打扮的就跟小大人似的。

    乔芸看着前面的简宁,自己有些狐疑,他出现了,那王冉姐呢?

    外婆是看着闹闹骑在简宁的肩头上,心里一酸,你说乔芸这命多不好,就遇上吴国太这个挨千刀的,自己的亲生儿子啊,什么就都不管,抚养费也不给,从来不看孩子,这哪里就是父亲了?

    “简宁啊,你自己领着孩子出来的?”

    闹闹在简宁的肩膀上动动,那意思是要下去,简宁把孩子放到地上,闹闹对着外婆打招呼,不是闹闹懂事,而是他不够懂事他就被她爷爷给罚站,外婆看着闹闹那一身,在人孩子长得白白净净的,虽然外貌就不是那么帅,可叫人看着顺眼啊,心里就赌气,一样就都是孩子,怎么差别就这么大呢?

    “嗯。”简宁是不想多说话,领着儿子的小手,可外婆跟乔芸就在后面跟着。

    你不能怪外婆心思恶毒,乔芸现在实在过的就是太不好了,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外婆也清楚乔芸领着一个男孩子,想要再嫁估计是难度有点高,即便是真的嫁了,条件也好不到哪里去,乔芸想要日子好起来,就只能是找简宁这种。

    虽然是姐夫,不过闭着眼睛,自己抢到了幸福了,管他外人说什么呢,外婆的心思又开始活动上了。

    闹闹已经感觉出来了,自己爸爸似乎有点不耐烦,简宁不愿意跟外婆有过多的交流,弄的自己领儿子看下去的欲望就全部都消失了,偏偏外婆跟没张眼色一眼。

    “小聪啊,叫姨夫抱着你看长颈鹿好不好?”

    小聪一个小孩子懂得什么,这样一听说自然就高兴,一般人的下不来台,被外婆架在这里也就这样了,可眼前的人不是别人,他是简宁啊,他之前不是没有被外婆逼着往前走过,但是现在他不愿意配合了。

    能骑在他肩头上的就只有他儿子。

    “爸爸抱。”简宁蹲下身把简承宇抱了起来,压根就不去看外婆已经变得僵硬的老脸,抱着孩子就往外出,没有兴致了还看什么,外婆却紧跟着后面跑了出来,试图指控简宁有多残忍。

    “小聪从小就没爸爸,你说当衣服的在公园就都碰上了,就让你抱他一下……”也不会难为死你,怎么就这样呢?

    简宁冷着眼睛。

    “我没有义务抱着他,不是我的孩子,我抱什么,还有麻烦您不要跟着我,不然我就报警了。”

    反正脸都撕破了几次,简宁也不怕外婆会恼怒,随便你。

    你自己把脸送到我的眼前来,叫我打,那我就不客气了,自然要大嘴巴的打下去,这个世界谁给谁面子,面子就都是自己找的,简宁把孩子放到副驾驶的位置,把儿子放到安全座椅上系上安全带自己返身回车里。

    外婆拉着老脸,乔芸看得出来外婆的心思,她就是不愿意。

    “外婆,你别总是想把我跟他扯到一起去。”

    外婆瞪了乔芸一眼,你就白瞎我这个心思了,狗屁都不懂。

    “就这么两下你就退缩了,你就不想想王冉过的是什么日子?”

    乔芸怎么不想,可问题想了有用吗?就简宁对自己但凡有点心思也不至于这样,乔芸不想让自己变得更加难堪,外婆却不管那些,过程难堪不难堪并不重要的,重要的是最后的结果,结果就是,能过上好日子比什么就都强。

    外婆不是没有听说过,有的姐夫跟小姨子最后就过到一起去了,外人骂能掉块皮肉吗?

    自己领着小聪,就看着乔芸,外婆跟乔芸照顾孩子都照顾的不周到,孩子身上脏了,两个人一起比一个懒,也不会马上给洗,总想着,在穿衣穿在洗。

    “你别光要你那张脸,要脸有什么用?你嫁个好男人,好家庭,那才是扇吴国太耳光呢,当初不让你们结婚你不肯听我的,现在怎么样了?乔芸啊,外婆是过来人,你听我的,他怎么对你不重要,就是将来真过不到一快去,可他有钱啊……”依着外婆来看,什么重要都不如生活品质的提高,男人嘛,过到一起去了,就算是他心里有怨恨,床上一滚,什么事情不就都忘记了,好好的过,给他在生一个孩子,王冉这样的,有工作就行了。

    乔芸咬着唇没有说话,外婆还在继续。

    “王冉的个性我算是摸透了,只要她误会了,简宁说什么就都没用,男的有几个不想偷腥的,不想偷的那就都是没本事的,也别太妄自菲薄了,你说有些男人为什么就喜欢嫖妓,说的不好听了你就是犯贱……”

    外婆觉得这跟长相没有太大的关系,有些女的一点不好看,可身边的男人就是好看,你说那些男人图什么?简宁跟乔芸只要成了既定事实,他就跑不了了,自己有办法,折腾的他跟王冉离婚。

    “你听见我说话了没?”

    “我们俩是亲戚……”乔芸半天憋出来一句,她说的是王冉。

    外婆冷笑:“亲戚?人家拿你当亲戚了?小聪这么大点的孩子她都不肯管,宁愿叫孩子去死,你还对她手下留情,还是那句话,自己过好了才是真的,其他就都是假的,你不抢,你就一辈子受穷,真的抢过来了,你的人生就会发生天翻地覆的改变,想当初你就应该把他给撬过来,最后真的成了,我们大度一些,叫他给闹闹抚养费就是了。”

    外婆觉得自己特别善良,她是不会像吴国太那样的,简宁跟乔芸结婚,她会让简宁给闹闹抚养费的,不过王冉的个性是肯定不会要的,夫妻的感情再好,也架不住别人在中间玩手段,外婆眯着眼睛,她就不信弄不黄他们俩,别说她心狠,为了乔芸后半辈子自己能闭上眼睛,她豁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