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233 粘人精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明天孩子会跟我去,你给他妈打个电话通知一声。”简耀东放下手里的筷子起身,闹闹还在吃呢,他吃东西本来就是慢,小孩子手脚又不是很协调,回家一天跟自己爸妈混熟了,回来就有点忘记了,没有起身,还在吃呢,简宁母亲看看孩子,示意孩子你应该起身了,你爷爷都吃完了。

    闹闹就跟没有发觉一样,在家里爸爸妈妈就都陪着他一起吃,也不会要求他,可怜巴巴的眼神看着自己爷爷,对上简耀东略显阴沉的眼眸,闹闹还是想撒娇,认为撒娇就过去了,爷爷就不会难为自己了,还是没动。

    “站起来,你这样就叫没有礼貌,没有教养知道吗?我是这样教你的?”

    简耀东发了很大的脾气,跟一个孩子较上真了,他走了以后孩子可以继续吃的,但是长辈离席你要有所表示,不能跟没事儿人一样的坐在那里,叫闹闹靠着墙站着,晚饭也别吃了。

    闹闹就想起来自己妈妈了,他妈就不会这样对他,坐在地上就耍无赖,死活不起来,一边嚎一边看着自己奶奶,小孩子都是小机灵鬼,他知道这样做会有谁同情他,有谁会忍不住开口求情。

    简宁母亲也发现闹闹的小聪明了,心里有点不喜,孩子怎么就变成这样了?

    一个星期就回家睡一个晚上,你看看吧,以前在他们面前根本就不敢这样的,现在明摆着就是吃定了大人,她没有动,得叫他长长记性,疼你不是用来干这个的。

    闹闹靠着墙站着,也没有正经样子,一会儿这样一会儿那样的,简耀东从楼上看了楼下一眼。

    “站不好你今天就别睡了。”

    简宁母亲跟了上去,该狠的时候就必须狠,你说他爸爸小时候可不敢这样啊,这孩子脑筋转的太快了,这要是顺着他的性子长,将来说不定就变成什么样了。

    “要带他一起去?”多嘴问了一句,要准备给简耀东收拾行李了,他出国是办正经事情的,带着闹闹干什么啊?

    在一个简宁母亲的心里是合计,孩子今天这罚站,明天简耀东不在家,自己就给他放个假,管着带着他去哪里玩玩的,别总让孩子一个人。

    简耀东嗯了一声,就没下话了。

    简宁母亲给王冉打电话,王冉拿着电话,好半天挤出来一句:“要那么长时间,我怕他适应不了。”

    这也是简宁母亲所担心的,她不跟着去,就简耀东带着孩子,她怕孩子受委屈,可一旦王冉这样说了,简宁母亲一定就要跟王冉唱反调的。

    “你知道几个问题,孩子我们管的好好的,到你手里就变样,今天就不听话还耍赖,这就都是你教的,你看见没有王冉,你教出来的孩子也只能是这样……”

    王冉觉得不公平,会耍赖是小孩儿的通病,她也不是事事都惯着闹闹的,退一步说,她儿子一个星期接回来一天,就跟探监似的,她还能凶孩子吗?就恨不得双手把全世界都送到他眼前去了,哪里还会故事挑孩子的不对。

    王冉现在上下班简宁都接送,除非是在单位出去,这简宁想送也不行,毕竟白天他走不开,那边就都需要他时时刻刻的在,不能忍也只能忍了。

    九点多睡的,迷迷糊糊的十点多好像才睡着,十一点是被梦给吓醒的,后背上都是冷汗,从床上坐了起来,简宁跟着坐起来了,这几天她有点焦躁,总睡不好。

    “做梦了?”

    王冉心里呸呸的骂着,坏的不灵好的灵,梦是相反的。

    “我就不知道你爸是怎么想的,他那么大一点,哪里就都领着,飞机上有那么多的人,小孩子本来抵抗力就弱……”

    王冉在抱怨,她现在都怀疑,公公这是养孩子呢,还是养战士呢,他懂个记得问题啊?你现在就是把全部的知识都灌入到他的脑子里,孩子也不懂啊。

    闹闹人还在被窝里呢,简宁母亲踩着拖鞋,在门上敲了一下,推开门进来。

    孩子的床上什么都有,大部分就都是玩具,他爸妈给买的,手里抱着一个,脚下还夹着一个,简宁母亲把这些东西从孩子的怀里拽下来,知道他是害怕,这么大点的孩子就让一个人睡,不害怕才怪呢,弯着腰身拍拍大孙的小脸。

    “闹闹起床了,一会儿要跟爷爷上飞机呢。”

    闹闹没有反应,昨天简耀东叫他将近十一点睡的,哭的都不行了,他耍赖他爷爷就把时间往后推也不动怒,你坐地上一回,我就把时间往后延一回,孩子站不住,觉得累就想往地上坐,结果这么一坐就变得没完没了了。

    怎么喊就是不起来,简宁母亲把孩子抱起来,捏捏孩子的小脸。

    “听话,快点起来,爷爷马上就要吃早餐了。”

    闹闹伸出手揉揉眼睛,一副睡不醒的样子,看见奶奶第一个动作就是憋着嘴就要哭,简宁母亲拍拍孙子的脸蛋:“不能哭啊,不然还得罚站。”

    闹闹起床,自己费劲儿巴拉的往身上穿衣服,弄不明白的时候就看着奶奶,用着一副求助的姿态看着,可是简宁母亲却视而不见。

    还是妈妈好。

    简宁母亲看着孙子:“别跟你妈学那些不入流的,奶奶跟你说,要离你妈妈远点,跟着你妈离近了就学不好。”

    简耀东要先去公司一趟,说是有事情要处理,这边阿文过来接闹闹,闹闹还在吃东西呢,吃的慢吞吞的。

    “这是他的箱子。”

    简宁母亲交代着阿文,佣人把属于闹闹的箱子递给阿文,总不能叫孩子拉着吧。阿文接过去,这箱子对于他来说完全就是小菜一碟,车子在门外等着呢,有一段距离要走,闹闹出门就不动了,自己伸手要人抱。

    回家爸爸妈妈轮着抱,就是去超市,下车那么远的一段距离,简宁是全程都抱着的,闹闹显然就是习惯了叫人抱,阿文一看也没觉得有什么,这个年纪的孩子要人抱不是挺正常的,自己伸手就把闹闹给抱到怀里了。

    顺路在过去接简耀东,阿文坐在前面,闹闹自己坐在后面,后车座上的儿童安全座椅是阿文昨天买的,车门被打开,简耀东坐了进来,等着到了机场,车门一开,闹闹就往阿文的身边去找了,他就是想找个人抱,这人刚才抱过他,他能记得住。

    阿文下意识伸手就是要抱,简耀东一个眼神横了过去,阿文有些讪讪的,闹闹往他的腿上蹭,显然看着就要耍赖了,阿文摸摸鼻子,不是他不抱,而是他现在不敢抱。

    “简承宇,你自己走。”

    简耀东走在前面,简承宇就屁颠屁颠的跟在后面,紧紧跟着他爷爷,这回也不叫人抱了,也不哭了也不委屈了,就尾随着,跟一条小尾巴一样,阿文眼珠子毒要瞪出来了,首先简承宇的年纪在这里,简耀东接手也不过不久,在一个教孩子他根本没时间,闹闹叫他抱的时候他以为自己算是了解了这个小孩子,结果现在又看见另外的一面了。

    简承宇谁都敢熊,谁都敢欺负,唯独不敢在他爷爷面前放肆,小腿到现在还疼呢。

    长记性了。

    简承宇在简耀东的一边,上了飞机,阿文过来给承宇脱衣服,毕竟上面的气温跟下面不同。

    “叫他自己做。”

    等到晚上阿文给承宇调整好睡觉的角度,闹闹也是熬不住了,自己躺在上面就睡了,阿文原本想跟空姐要毯子的,结果却被简耀东先开口了,他语气就是这样,生出来就是冷漠状的。

    空姐拿着毯子送过来,简耀东给孙子盖上,这小子带了很多的毛绒玩具,也不知道是出来干什么了,此时怀里就搂着一个,简耀东的眉头皱了皱,就当自己没有看见。

    小孩子一熬就更加没有精神了,睡不着的时候就看着小电视,他爷爷似乎就没怎么休息过,休息的时候闭着眼睛并不会躺下去。

    “给他打一杯鲜榨的果汁,生鲜素餐。”

    简耀东起身离开自己的座位,同等仓里面的顾客不少,后面不远处有一位妈妈带着儿子,也是在吃早餐,不过孩子吃的就比较多样化了,闹闹安安静静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小口小口的吃着,阿文过来看看孩子,确定孩子没有问题了自己才又回到了商务舱。

    下飞机有专门的车子过来接送,到了酒店稍作休息,阿文就合计这孩子要怎么办,随性的人员里面是有女人,可带出来就都是为了工作的,要留下一个照顾闹闹吗?他是有点叫不准简耀东想做什么,把孩子带到这里的根由又是什么。

    简耀东要把孩子仍在酒店,阿文觉得太不靠谱了,这么大点的孩子,在家里都能闹腾翻天,就藏起来差点就出大事儿了,酒店啊,住这么高,要是孩子淘气真摔下去了怎么办?就算是不往坏的地方想,打开门出去了呢?到时候孩子丢了……

    阿文觉得今天的老板很奇怪,你带着孩子来这里,就是为了把孩子关在酒店的吗?那完全就没有必要的。

    简耀东对着他不需要有解释,把闹闹叫过来。

    “爷爷要出去办事,你在酒店里,自己待着行吗?”

    这哪里就是商量的口气,根本就是吩咐,闹闹撅撅嘴,简耀东眼珠子一瞪孩子只能点点头,小脸上就都是不愿意。

    “你不能出去,不能爬窗子明白吗?就一个人在酒店里玩?”

    就这么把一个不大的孩子给扔酒店里了,阿文说要不然就自己留下来照顾承宇吧,怎么想就都不放心,真要是丢了,到时候吃亏倒霉的还是自己,简耀东就是要把孩子自己放在酒店里,最后真的就剩孩子一个人了。

    一直到门关上,很大的总统套房,很豪华,也许有人会想说,一辈子哪怕就让我去一次都是好的,就让我见识见识好了,某种角度来说,简承宇很幸运,他出在这样的家庭里,哪怕他小小的年纪,他似乎就可以享尽人间的奢华。

    偷偷的听着门口的声音,好像人真是都走掉了,自己从床上往下爬,一个人的世界,独一无二的世界。

    客厅桌子上摆着一束很漂亮的鲜花,正在盛开,闹闹想伸手去够,但是个子实在太矮了,他在四处看着,似乎想要寻找到什么可以来帮助自己的东西,他看见了椅子,自己跑过去,地上的地毯很厚,脚可能是有些不灵活,摔跤了,狠狠的面门朝着地面摔了下去,摔疼了小鼻子,眼睛一酸,哭了出来。

    “妈妈……”

    不知道哭了多久,没有人来问他怎么了,没有人来伸出手把他给拉起来,这个偌大的房间里就只有他跟星星点点的奢华。

    坐在地上,好半天用小手揉揉睫毛,试着把椅子往桌子旁边搬,可力气太小了,怎么都搬不动,就像是个笨拙的企鹅,最后也只能就那样盯盯的看着,花儿像妈妈的脸,瘪瘪小嘴又想哭了。

    “妈妈……”

    想妈妈了。

    中午有酒店的员工送过来中餐,放在桌子上,简承宇在人家敲门的一瞬间就猫了起来,他把自己关在卫生间里了,他害怕陌生人,缩着肩膀躲在浴缸里抱着自己的躲。

    听着外面的门有带上的声音,然后继续蹲着,一直到双腿好像不是自己的,从浴缸里爬出来。

    当夜幕降临,这个国家很美丽,说是最值得出游的城市,闹闹却蹲在地上看着外面。

    就像是很多的夜晚,他睡不着想着妈妈的时候,就格外的喜欢看着夜空,他想如果他能住在星星的上面,在星星的上面微笑着,每当妈妈仰望星空的时候,就会看见他与所有的星星微笑一样,仰望着繁星点点就会心满意足。

    依然够不到那朵盛开的鲜花,闹闹只是用眼睛看着,蹲在地上看着。

    他没有往窗子上去,没有往门口去,甚至没有过好气。

    阿文的心里就一直有点不安稳,休息的时间不停的给酒店打电话,他得确定一下孩子的安全,也许简耀东有派人看着孩子,但是没有这个也许呢?他不能叫这个意外发生的。

    简耀东似乎对孩子就没有太多的关心,从出酒店开始一句都没有问过关于孩子的消息,阿文心里叹口气,出生在这样的家庭到底是承宇的幸或者是不幸?

    简耀东叫秘书把他的电脑拿过来,阿文也是有点不太明白,简耀东对电脑似乎是有些厌恶的。

    他切开屏幕,酒店房间里的一切就全部都映在眼海里了,酒店里当然他有叫人看着孩子,简承宇有危险的话,马上就会有人出现的,不过这些孩子看不见,包括身边的人都看不见。

    孩子的世界就是应该天真幼稚可爱又纯洁真诚的?不不不。

    简耀东的生活整天都是忙忙碌碌的,这个城市是喧哗的,是躁动的,没有人会去倾听人灵魂深处真诚的低语,又或者真诚的声音太过于渺小,已经被玩物邪恶欲望物质渐渐所替代,童年远去,沉醉在人世浮华,专注利益的当下,他看得见的就是人心里头的卑琐失望,为了这样那样的没有达到的目地失望,童年就真的那样重要吗?

    你想要了解这个社会,你就要去适应,这当然就是一件好与不好的事情,就像是王冉那种脑子,她只会认为简宁没有童年,自己没有给够简宁足够的爱,简宁的童年很是孤单,但凡事就都是具有两面性的,当抛开了简宁那个王冉自认为是惨淡的童年,当别人都在抱怨着对生活的不满,忘记了生活原本就是一种享受,简宁的童年不幸福劳累但是却得到了一个完满的结局,他带给那个女人的东西叫做幸福,那种她认为无比重要的幸福,她是怎么样得到那种幸福的?那是靠着他用孤单堆积,塑造出来了一个好丈夫送到了她的手里。

    所有的爱情友情亲情都好,都是很难以驯服的,它们就像是一团炙热的火球,它可以温暖你冰冷的双手也可以灼伤你的身躯,为了避免遍体鳞伤你在应承接受它的时候,就要做好一百种准备。

    孩子是这个世界上最伟大的奇迹,你不要小瞧他们,给予的少,孩子需求的多,他才会面对这个残酷的世界觉得可以让他忍受,这些就不是痛苦而是享受,少而珍贵。

    他在用着他最为残酷的一面去对待这个他报以希望的孩子,简耀东的世界,他不需要别人来赞美自己,更加不惧别人背后对他的咒骂,他存活在这个世界上一天,他就要做一天的强者,在自己的世界里,在他的能力范围,他要所有人恭敬他。

    闹闹也不知道哭了几回,小小的身体缩在地上,就那样睡着了,脸颊上似乎还挂着没有干透的泪水。

    成长的世界很神秘。

    *

    “这是谁家的孩子?”王冉进办公室就看着一个孩子坐在自己的位置上。

    同事把孩子给领来了,没有办法,家里没有人照看着孩子,只能领过来,孩子不认生,眼睛圆溜溜的往王冉身上瞟,是个男孩儿,跟闹闹 不同,是个胖孩子,浑身就都有肉。

    闹闹看着也胖,但实际并不是很胖的,只是人有点圆,其实身体很瘦的,吃多少都不长肉。

    “跟阿姨说,谁领你来的?”

    转移作用,王冉就特喜欢这孩子,孩子也不哭不闹的,谁撩就都没事儿,中午还特意领出去买了一点吃的,孩子也不陌生,这给王冉喜欢的,晚上要下班,王冉还有点舍不得呢。

    “要不跟阿姨回家算了?阿姨家里有很多好吃的,想吃什么就都给买。”

    这孩子……就真的奔着王冉去了,伸出来小手就要跟王冉走,王冉有点傻眼,就连孩子妈妈都被气笑了,这是什么孩子啊,给你点好处,你就要跟人家走了。

    王冉笑的腰都直不起来了,这孩子真逗。

    简宁车子开过来,自己拿着电话才要晃她,就看见王冉跟同事从里面出来了,手里还拉着一个了,自己按了一下,王冉跟同事笑笑。

    “我送你们吧。”

    同事上了车抱着孩子还挺不好意思的,孩子确实招人喜欢,简宁这样个性的人,都没忍住逗了一会儿,给送到家门口。

    “今天真是谢谢了,你看我还借我儿子的忙了,要不你们就领走得了,我无以为报了……”

    王冉呵呵笑着,两口子开车去超市,准备买晚上要做的菜,王冉一路上就说同事的儿子怎么可爱怎么可爱,她是想带着自己儿子,可惜人家不给她带啊。

    回到家里做饭,也不多做,能休息的时候手里抓着平板电脑,简宁从孩子出生的时候有弄了一个专门的微博,记录孩子的成长,那里面就都是闹闹的照片,小时候当然就多了,看着日期,那上面王爸爸王妈妈出现的频率就很高。

    王冉是想一出是一出,关掉火,拿着围巾。

    “我们俩回家里吃吧,不愿意做了。”

    王妈妈才坐下身,才准备吃饭,这边听见敲门声,踩着拖鞋出去开门,看着外面的人:“你们俩怎么过来了?”

    “过来蹭饭呀,不欢迎啊?”王冉一副你要是不欢迎我就马上走的样子。

    王妈妈叫他们进门,徐秋华对着王冉笑笑:“正好,今天做好吃的了,鼻子够灵的了,我还合计我自己都吃了呢。”

    王冉笑:“我就是知道家里做好吃的,闻到味道就追过来了。”

    王妈妈肯定是要问闹闹的,这周五晚上,闹闹不是应该回来了吗?

    “他爷爷带着出国了。”

    王妈妈现在已经对简耀东做出来的任何事情都不会觉得奇怪了,这爷爷估计以为他家孙子是无所不能,就当孩子是超人呢,行,你管吧,我们家不伸手了,我倒是看看,你最后能把孩子管成什么样。

    王妈妈心里也是不服气,孩子就都这样带大的,王焱不好吗?还是说别人家带的孩子就都不好?只有你简耀东会教孩子?只有你家的孩子是天才,那么大点的小孩子你就开始给他压力,能有什么好?

    依着王妈妈看,越是家庭不好的,孩子才越是上进呢,闹闹别的不说,就说那一身,一双鞋的价格都能吓死人了,你这样惯孩子是不对的。

    王妈妈有些理念就认为简家这样带孩子,才会把孩子给带到沟里去,背后也肯定就是跟孩子偷偷说了不要跟姥姥家的人好,孩子现在看见他们不就是讪白白的,闹闹小时候她带,根本就不是这样子的。

    她付出的是满腔的爱意,恨不得就把所有的关爱都放到闹闹的身上,特别这孩子从小就是她给带,她自认自己对孩子不算是没付出吧,现在人家说领走就给领走了,大人也就算了,孩子跟他们也不亲,这点叫王妈妈心里觉得挺不舒服的,认为女儿跟女婿背后就应该教孩子,你不能因为跟着爷爷一起生活,就对姥姥无视了,这样她的心多难受?

    可现在这情况,小闹闹看见她显得一点不亲,算了吧,终究不是自己孙子,要求提多了,人家也会觉得烦。

    *

    简承宇自己也适应不了晚上一个人的生活,虽然在家是这样住,可终究是知道家里有人的,害怕的时候也可以把门开着自己坐在门口,但是现在住在酒店,爷爷说不要开门,他就不能开门,没有人陪着他玩,只能干坐在床上看着外面。

    吃了晚饭,盯盯的看着门口,即便是害怕爷爷,现在心里也是盼着爷爷回来的,但是爷爷呢?

    王冉换了睡衣,自己叠衣服的时候手顿住了一下,不知道孩子现在怎么样了。

    “你给爸打个电话吧。”话说完自己就后悔了,王冉知道简宁跟他父亲的心结一直都在,从未消失过,干脆也不求简宁了,自己拿着电话还是打了出去,这是她儿子,她做不到不去关心。

    电话是秘书接的,说是简耀东一直在忙,这个电话恐怕就是接不了了,王冉问闹闹的事情,秘书自然不能全说只说孩子过的很好。

    出去几天,怎么把孩子领去的,怎么把孩子给领回来的,闹闹上飞机不闹也不喊,自己乖乖的坐在位置上,困了就睡,光着小脚片子身上盖着小毛毯,可能是觉得有点热,小半截的腿扔在外面,简耀东时不时会把目光放在孙子的身上,确定他是有睡着,自己挪开目光,下飞机,不允许别人伸手去抱孩子,就让孩子拉着属于他自己的小行李跟在后面,哪怕孩子走的比较慢,他宁愿试着放缓自己的脚步。

    闹闹到家,看见站在门口的奶奶,小眼圈就红了,简宁母亲看着丈夫上楼了,自己到底没忍住还是伸手抱了,这孩子感觉脸瘦了一圈。

    “这是闹闹的行李。”

    简宁母亲叫佣人接,自己抱着孩子往楼上去:“没吃好吗?”

    闹闹的小手圈着奶奶的脖子,小脸往奶奶的身上贴,张口就告状,说晚上一个人睡会害怕。

    闹闹屁股可能都没坐稳呢,王冉这边就过来了,特意从单位请的假,原本是打算去机场接孩子的,但是怕公公不给好脸色看,闹的话她也闹不过,现在就是完全被制住了,没的选。

    “你这单位倒是每天都挺清闲的,总请假,领导不会不愿意吗?”简宁母亲拉拉自己肩头上的披肩看了王冉一眼,这真是有事儿没事儿的就往这边跑,能把你儿子卖掉吗?

    闹闹在楼上是听见自己妈妈说话的声音了,探出头确定了是妈妈来了,小脸上洋溢着笑容就要往楼上跑。

    “怎么走路的?你的规矩呢。”

    简耀东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出来的,闹闹一听见他爷爷的声音就惧,立马好好的走路,也不敢跑了。

    到了王冉怀里也没敢撒娇,把王冉的心给疼的,自己想抱抱儿子吧,你说前面站了一个凶神恶煞的人,她不敢。

    孩子晚上到底是没给领回来,简宁母亲没吭声,可简耀东已经说了,定了日期没有到,孩子就不能接。

    晚饭一口没吃,自己坐在床上抱着胳膊,就那么坐了几个小时。

    *

    “小皱啊,你们结婚的酒席……”夏侯兰看了一眼准女婿,她现在手里被姜雯给划拉空了,除了每个月的工资,手里就真的没有钱了,姜雯的房子虽然没花钱,可他们跟老太太换房子,换的那个高新区的房子首付夏侯兰可是没少出的,甚至现在还贷款她还在帮着还,女儿准婆婆家的房子又是老房子,折腾起来,钱不太值钱了。

    夏侯兰活这么一大把年纪,觉得自己好像就从来没有被钱给难为住的,但是今天她就被难在这里了。

    四星的话,她还得掏出去不少的钱,女婿家条件也没那么好,你说到时候来不几个人,去四星酒店也犯不上,姜雯那是夏侯兰的亲生女儿即便不是去好酒店,在吃的上面她是不会委屈女儿的。

    姜饶之前结婚生孩子她都告诉同事了,如果女儿这次结婚在通知的话,好像有点过于勤了,夏侯兰跟姜维一商量想着女儿结婚就不通知同事了。

    小皱没有说话,姜雯就翻了,从沙发上站起身,难以置信的看着自己妈妈。

    “妈,我哥结婚就能去四星酒店办,我结婚怎么就不行?你别用没有钱来糊弄我,我不干……”姜雯这又是哭又是嚎的,觉得父母过于偏疼哥哥了,不就因为老大是个男的,而自己是个女的嘛。

    姜雯的这准丈夫小皱真是个好人,他家里条件虽然不好,可为人很憨厚,在他来看结婚那顿饭不是鼎鼎重要的,只不过就是个过场,花那个钱买那个场合,根本就没必要,伸出手扯扯姜雯,可姜雯的这个劲儿,一般人根本就管不了她的。

    她是按照姜饶结婚标准去要求的,父母给姜饶什么了,自己就应该得什么,现在都什么年代了,家里有什么东西就都是儿女平分的。

    闹了一通,拉着小皱就走人了,小皱在路上也是劝姜雯,何必难为自己妈妈呢,现在她给不了你,她心里也难过。

    “你到底是站在哪一边的?我怎么听着你说的话就有点跑偏呢?我妈要是没有,我也就算了,可是现在明摆着我妈就是有,她不愿意给,我哥结婚的时候光接份子钱就接了多少万……”

    姜雯不明白的是,姜饶到底是儿子,夏侯兰通知别人名正言顺,她结婚之前家里先是姜饶结婚而后姜饶生孩子,已经办了两次,在办的话,难免人家心里不会有别的想法,在一个姜饶结婚的时候夏侯兰家一直过的颇为顺当,挣了钱没有地方花,儿子结婚生孩子两次元气大伤,不停的往外掏钱。

    夏侯兰就没想到姜雯能变成这个样子,哪里还有点女儿的样子?眼睛里面估计也只能看见钱了。

    小皱回家就跟自己妈妈说了,他妈沉着声儿:“你少跟着搀和,这是她们母女之间的问题,给你们就去,不给那就算了。”

    作为男方来说,去不去好酒店这关系都不是很大,她不要求这个,家里也没有这种条件,可姜雯的要求摆在这里,她愿意闹腾那就闹腾去被,反正闹腾的也不是自己。

    男方的妈妈叫婆婆,你只要不闹腾她,她就烧高香了,在一个姜雯总是说家里条件好,叫他们都不用担心,她同学兼小姑子就认为也是夏侯兰的问题。

    夏侯兰手里的钱打不开点,就只能跟儿媳妇借,好在是提前打过招呼的。

    齐娜这人从来就是没什么心眼,嘻嘻哈哈的,她不差钱,加上婆婆也是对她好,给了不少。

    “妈,钱都在卡里呢,密码是姜饶生日,你拿着用吧。”

    夏侯兰被姜雯最近闹腾的脸色也不是很好,再有钱也架不住姜雯这样折腾你,根本就不懂得什么叫心疼,认为自己家很有,什么都要好的,你不给就作你。

    夏侯兰看了儿媳妇一眼:“就跟之前说的一样,这是妈跟你借的。”

    “别说什么借不借的,我们结婚你也给钱了,就是给也是应该的。”

    齐娜当着婆婆的面没有说姜雯不好,带着孩子回娘家,那是人家亲妈,人家有什么话不能跟亲妈说,就说这姜雯这态度。

    “我婆婆手里真是没钱了,我也不明白姜雯念了那么多书,不知道家里家底有多少?公公婆婆现在马上面临着要退休的尴尬地段,那些钱是没赚,可买房子就够他们喝一壶的了……”

    夏侯兰跟姜维也不过就是上班的,并不是做生意的,能有多少钱?

    人齐娜的妈妈撇撇嘴说着:“你那小姑子啊,你就离着她远点,一点好赖不懂得,认为爹妈就是欠她的,不给她买能怎么样?惯的,要是我女儿敢这样,大耳光早就抽上去,反了你了,你结婚就应该别人给出钱买啊?你那么喜欢钱,为什么不找个有钱的?”

    齐娜笑,你要说姜雯蠢,这就太侮辱她了,要是真蠢,她就不会找小皱那个人,齐娜是看出来了,小皱不但没有脾气,甚至姜雯是压着他说话的,她说了算,她怎么说怎么是,小皱不敢有意见的。

    小皱家条件虽然不好,可对一个女人而言,条件这种东西也可以变成是锦上添花的东西,毕竟自己父母的本事放在那里,拽着过,小两口也都有工作,差也差不到哪里去。

    男人没本事还不愿意听话,这才是最悲剧的,姜雯的个性,真要找了一个条件好的,她压不住人家,因为人家对她就没有所图,那日子最后过的一定会非常糟糕,照比着乔芸,姜雯的智商明显着就是高出来了几个层次。

    正想着乔芸呢,乔芸电话就进来了,除了借钱还能有什么别的事情,哭哭啼啼的在电话里,没完没了的,齐娜挂上电话。

    “又是乔芸、”

    齐娜她妈现在不是看不看得上乔芸的问题了,而是觉得乔芸就是有病,而且病的不轻,谁有义务要照顾你一辈子,你有孩子,你就拿着孩子当威胁是吧?你自己的孩子死不死的跟别人有什么关系?

    “你要是钱多给我跟你爸,少拿着贴补别人,那也不是你姐姐妹妹的。”

    齐娜娘家妈不愿意了,搭你一个月那是同情,月月搭这就过分了吧?你是没有手还是没有脚,有的话,为什么不能出去工作?

    怎么就活不起了?

    齐娜叹口气,站起身,手里捏着钱包,不是她看不起乔芸,而是乔芸这辈子要是能发起来的话,她就从楼上跳下去。

    “行了,多了我也没有,我先去了。”自己弯下身在女儿脸上亲亲:“跟妈妈说再见。”

    又稀罕了一会儿孩子,自己才出去,不愿意见乔芸,可乔芸除了自己估计别人也找不到了,到了外婆家楼下,果然乔芸等在楼下了,看见齐娜泪眼八叉的。

    “我也知道我欠你很多钱,我以后肯定还……”

    这话就跟放屁没差多少,指望你还钱,齐娜还不如指望老天爷掉点钱下来,来的实际。

    “这里有五百……”

    “我要两千……”

    乔芸看着齐娜,压过了齐娜说话的声音,齐娜手里拿着五百块钱是收起来不是,不收起来更加不是,诧异的看了一眼乔芸,你可真敢说,齐娜自己拉不下面子,就等于被乔芸架在这里了,把钱拿回去又重新数了数也是心里有点怨气,说话自然就不能太好听。

    “乔芸,我这也养孩子,你月月这么借……”齐娜到底还是厚道,没有全部都说出来,你养孩子也不是别人欠你的,一个月借也就算了,你月月借,是不是就有点那个了?

    乔芸咬着唇,一副马上就要晕过去的表情,眼泪唰唰的掉,她要不是因为离婚了,要不是被吴国太给毁了,她会有今天吗?为什么就没有同情她的呢?齐娜家里那么有钱,自己也没有说不还钱,只不过她现在经济有点困难,为什么个个就都这个脸色呢?

    王冉姐嫁的那么好,自己求了她多少次就是不愿意对自己伸把手。

    乔芸的指甲抠进手心里,她想早晚有一天的,早晚一定就会有一天叫自己超越他们的,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早晚有一天自己要叫她们知道她们都做错了。

    ------题外话------

    今天发生了一件叫我觉得匪夷所思的事情,人在车上突然直觉就麻木了眼前发白还是能看见东西也能听见但是听见的声音好像隔着一层瞬间汗就顺着满脸落,黑色的一分半差点就死车上了我没有糖尿病没有高血压没有低糖的毛病但是一瞬间糖就没了好在命大自己是又缓和回来了或者说是别人做了什么不过都吓傻了记不住了,1。8这个数字我想有的人可能不懂,运气在背点没缓回来死了也就是一分钟的事当时没觉得怕因为什么都想不到了过后却真的害怕我还没活够呢本身没这毛病不清楚为什么会这样暂时留言我不回复了过两天弄个群有问题可以单Q我医生目前建议我一天吃六顿包含一些含糖量高的东西其实过了那一阵我真没觉得距离死亡那么近过什么都正常,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