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232 独有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王亮一开口,王冉就知道他这是知道了,自己点点头,不想叫别人跟着操心,活到这么大的一把年纪,今天算是见识到了,亲生父亲把儿子给抓起来了,想想都觉得讽刺,简宁之于那个家到底算是什么啊?

    他所有的举动都要顺从他父亲是吧,稍微有点不满意,就这样的对待,王冉觉得很讽刺,那是儿子还是私人物品?他是个有感情有血有肉的人啊。

    王亮不得不在叮嘱一句。

    “我知道你心里不以为然觉得恨他,可干不过那就只能顺从了。”

    王亮就是这想法,这就好比两个人掐架,你明知道对方能置你于死地,你为什么不求饶?活着总比死了的好。

    人有时候得学着聪明一点,脑筋转动一些。

    *

    “闹闹吃早饭了。”简宁母亲叫了孙子一声,简承宇从楼上慢吞吞的下来,衣服都已经穿好了,脚上穿着鞋子,看了自己爷爷一眼,就慢慢的往椅子上爬,他个子还是有点小。

    闹闹毕竟年纪在这里放着呢,就是情绪自己也做不到管理到位,有些憋憋屈屈的,一方面是害怕爷爷,一方面自己也是怕做不到位,被爷爷数落,简宁母亲一看孩子眼泪就都含在眼眶里,对着闹闹笑笑。

    可是她对闹闹笑不笑并不重要,闹闹害怕的是自己爷爷。

    简耀东放下筷子,闹闹手里还拿着汤匙呢,简宁母亲对着孩子使眼色,大人放筷子你就要放筷子了,孩子有些战战兢兢的,简耀东看了孙子一眼。

    “长辈放筷子了,你就应该放筷子,知道嘛?”

    闹闹显得有些手足无措,这些要求对他这个年纪的孩子来说,就有些过于苛刻了。

    简耀东在前面走,闹闹就在后面跟着,没人领着,要是被他爷爷看见了还得说,孩子强忍着眼泪,没哭出来,简耀东上车的时候回头看了一眼孙子,表情有些不以为然,上了车,情绪却缓和了一下。

    就冲今天这孩子忍着没哭,他应该给点奖励的。

    到了公司叫阿文送简宁回家,然后叫王冉来公司一趟,他有些话想对王冉说。

    这是看在孩子的面子上,我放过你一马,没有下一次,有下一次的话,你就跟等着跟简禛的老婆一样的下场吧,我有一百种办法叫你离开这个家。

    阿文心里松口气,不知道他为什么松口的,不过这样也很好。

    秘书请王冉稍等一会儿,一等就是三个小时,简耀东很忙,也抽不出来时间见王冉,吃中午饭的时候,给了王冉几分钟。

    “多余的废话我不想说,孩子现在我接手管,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他好,不要把你的自认加诸在孩子的身上,你之所以有今天的生活是因为你遇上了一个好男人,这个好男人是我培养出来的,尽管他在我的眼睛里就是垃圾,可是这个垃圾比你强百倍。”

    简耀东直言不讳,你以为你今天的生活是谁给的?

    你就配拥有这样的好丈夫嘛?你的运气很好,叫你遇上了,我也没有伸手阻拦,这是你造化大,如果你不愿意过好日子,想过不好的艰辛的日子,那也好,我可以叫你体验一次的。

    “别把孩子想的太过于脆弱了,活在这个世界上,只能强,要么就别活。”

    简耀东没打算拦着他们母子见面,他不至于叫孙子没妈妈,该见还是见,你想见随时就都可以,但是有一点,那就是不能插手简承宇的教育问题,这方面你哪怕就是亲妈也没有资格开口的。

    “你回去吧。”

    说完这句话就是连一眼都吝啬放到王冉的身上,王冉站在原地,好半天自己活动活动已经有些趋近于僵硬的身躯,怎么走回家的自己都不清楚,只觉得人生世事无常。

    简宁安全的就被送了回来,就好像一切都没有发生过的一样,王妈妈也闹不准这是真实的发生过,还是自己的梦境一场,现实归来,总觉得梦境有些飘忽不定。

    孩子都不在家里了,她还留下来干什么?看着这个家,就会想起来闹闹。

    王妈妈现在也认输了,不认输能怎么办,自己打也打不过,拼也拼不过。

    在房间里收拾着行李,王爸爸拎着行李摆放在客厅里,王冉踩着拖鞋,脸白的很,憔悴的很。

    “简宁你让他睡吧,我跟你爸就回去了,反正以后也用不上我们操心了……”

    你想操心人家根本就不用,算了算了,该放手就放手吧,她说别的也是叫女儿难为,自己就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妇女而已。

    王妈妈跟王爸爸开车就回家了,徐秋华一看公公婆婆拎着行李回来的,这是打算搬回来了?面上有点僵硬,她现在过惯了三口的生活,对于公婆突然回来,有些不能适应。

    这承宇长大怎么说也得五六年,怎么现在就回来了?

    “妈,小孩子还是多照顾一段时间比较好,三四岁的时候更加淘气……”徐秋华口不应心的说着,明着好像是为了王冉好,你看万分感染两口子都上班,孩子没人带,私下就是为了自己。

    王妈妈看了一眼徐秋华,没忍住,王妈妈这人有时候一些事情就忍不住,当着徐秋华就说了,徐秋华觉得自己就好像是听了一个匪夷所思的故事,不是故事是什么?你能信吗?

    如果有人就这样对你说,你第一个反应就是太夸张了,这都什么年代了?

    徐秋华有些话就不好意思说,觉得婆婆就是想多了,你是没闹,你闹试试看,他们有头有脸的就更加怕丢人,实在不行就去他们公司静坐抗议,她还不信了,反天了呢。

    “就王冉这个性,迟早要吃亏的,人家吓唬她一下,她就怕了,简宁是那个家的亲生儿子,就这么一个儿子,要是有兄弟的话,还值得信一信,妈你怎么没回来问问我呢……”

    徐秋华觉得这事儿办的太傻了,哪怕就是最后闹僵了,实在不行那就离婚被,谁怕谁,离婚你就得付赡养费,这可是给你们家生过孩子的女人,你能这样无情的对待嘛。

    王妈妈觉得自己跟徐秋华就是两个世界的人,她说的这些怎么听就怎么那么不靠谱呢。

    王冉抱着简宁的腰,自己搂着他,全身都在发抖,她觉得自己这个当母亲的就很失败,孩子是自己生的,孩子的人生自己却说了不算,简宁小时候过的是什么样的生活啊?简耀东是个什么样的人,她不是已经都看清了嘛。

    “我心里难受……”

    简宁叹着气,事到如今也只能这样了,他父亲这第一次给的只是警告,或许是真的中途变卦了,不然不会一开始就把离婚协议书拿出来的,只是到底什么叫他改变主意的,这个简宁拿不准,他不跟自己父亲起正面的冲突就是因为知道,没有简耀东不敢做的事情。

    有点窝囊,可是有什么办法?

    王冉又回去上班了,一整天就沉着脸,一声不吭,跟谁都没有话讲,谁也不知道她是怎么了,有的说估计是婚姻又出现问题了,之前不是有人就在传,这些三姑八婆的就对别人的婚姻特别感兴趣,你稍微有点不高兴,你就是婚变了,你老公就是出去鬼混了,这生了儿子还没风光多久呢,就沦落下堂了。

    你过的生活不好,人家会同情你,但是背后也会嘲笑你,觉得你王冉也不过就是如此,你生活的好了,人家也会在背后酸,这个世界上最难懂的其实就是人的心。

    那么小小的一个地方却蕴含着无数的猜想。

    陶林玉想从简宁嘴里问出来点什么,可是简宁不说,他不说陶林玉也不能硬问,这边陶林玉从医院离职,两个人现在全部的经历就都放在了诊所上,陶林玉手里是有点钱,可这些钱,根本就不够干什么的,现在想扩大规模,首先就是要找两层的门店,然后就是投资。

    王冉周五晚上去接闹闹回来的,真是滑稽,以前是周末送到爷爷家一天,现在却是孩子一个星期只能回家住一个晚上,第二天中午之前要给送回去的。

    “妈妈我怕……”闹闹跑出来就往王冉的身上扑,一见面就开始哭,小手不断的打在妈妈的身上,他认为是妈妈遗弃了自己,眼泪跟线一样的往下掉,王冉抱着孩子上车,闹闹上了车就开始嚎,放声的嚎哭着,似乎就想把所有的委屈都哭出来。

    王冉领着儿子到家,怎么看就都看不够,问他爷爷奶奶对他好不好,闹闹一直就说怕。

    晚上睡觉就一定要跟着妈妈睡,你不答应就哭,哭的王冉没有办法,把儿子抱上床,闹闹就睡在她跟简宁的中间,孩子一直拽着妈妈的手就不肯松开,王冉压根就没睡,就看着儿子的睡脸,自己脸扭到一边去,哭了。

    自己下床到客厅里,合计冷静一下,简宁还在呢,叫他看见,他心里也是难受。

    简宁哪里能看不见,自己踩着拖鞋带上卧室的房门,把老婆搂在怀里,一切应该都会好起来的。

    “他怕什么啊、”

    孩子从回来就一直说怕,到底在怕什么?

    早上早早就起来了,出去买了很多的菜回来,王冉难得有兴致做这些的饭菜,她现在真是明白了母亲的那种心情,我再累在觉得婚神疲倦,可是一想到孩子,甘之如饴。

    闹闹醒了就找妈妈,踩着小拖鞋穿着睡衣就往王冉的身上扑,从后面抱着妈妈的大腿。

    “闹闹想吃什么,妈妈都给你做好不好?”

    留给他们母子相处的时间就是有限的,转眼就到了要送孩子回去的时间,闹闹就哭着不肯走,抱着王冉的大腿嗷嗷喊,孩子脸上就全部都是眼泪,一对一双的往下落,王冉这心里翻腾着,就像是带气儿的汽水喝进了鼻子里一样的感觉。

    “承宇啊,爸爸领你走来……”简宁就要上手,闹闹就不敢,扯着嗓门叫着要妈妈,简宁把孩子抱起来,闹闹都要哭岔气了,伸着小手就要找妈妈,在简宁怀里扭动着,死活就不肯回去,他要自己的爸爸妈妈。

    王冉想伸手,可伸到一半自己却停住了。

    王冉的脑思维有些腾空,她问自己,你活的开心吗?

    事实上她不仅不开心,相反的她觉得很痛苦,最为正常的,母亲跟儿子生活在一起,自己都做不到,她看着孩子哭的鼻涕一把眼泪一把的,她就只想伸出手接住儿子,事实上她也确实就那样做了,抱着闹闹母子俩哭成一团了。

    她想离婚。

    是的,出车祸的时候王冉没想过分手,经过那些大风大浪她都没有想过要分手,她认定了这个男人,认为她会跟这个人一生一世的在一起,可是前提不能抢她儿子,她活的自私,她知道自己活的自私,可是简宁跟别人结婚了还会生孩子的,那样简耀东就不会来抢自己的孩子了。

    “妈妈……”

    王冉泪眼婆娑的看着丈夫,她抱着孩子的手有些发紧,简宁要过来接,王冉竟然后退了一步。

    “简宁你帮帮我吧……”

    她现在真的太难受了,已经撑不下去了,她脑海里就总是孩子哭泣的脸。

    简宁向上看,他如果有办法,他一定会用的,可是他没有任何的办法,这就是一条死路,没有其他的可选择性。

    哀求万般最后依然只能把儿子送过去,孩子在王冉的怀里又是哭又是闹的,小手不停的往王冉的身上招呼。

    “妈妈……”

    孩子被抱了进去,王冉就站在门边,就那么定定的看着,闭着眼睛,做人真的太失败了,如果以前知道会是这样的,她不会嫁给简宁的,如论多喜欢都不会嫁给他的。

    这并不是她想要的生活,并不是的。

    简宁去拉王冉的手,王冉躲了开,不肯坐简宁的车,她知道自己现在的情绪很是病态,明摆着的就是牵连,她没有办法对着简耀东如何,只能把气撒到简宁的身上,她甚至都清楚这一切自己做的就是不对,她脑子里这些全部就都清楚,可却控制不住,不想看见他,不想跟他坐同一辆车,就那样觉得站够了,自己慢慢的动动腿,王冉活到这么大的岁数,第一次埋怨老天爷造人的不平等。

    女娲娘娘造人的时候出发点并不是这样的吧,人活在世界上,怎么就不相同呢?不是说众生平等吗?

    她只想笑,以后谁跟自己说平等两个字,她就抽她,抽她一个满脸花,人跟人之间是不平等的。

    也有些明白了,为什么有人想不开或者突然豁然开朗就去出家了,身无可恋,自己的孩子自己不能养,孩子总说怕,她甚至都不知道简耀东是怎么对闹闹的……

    王冉缓缓的走着,后面简宁跟着,自己把大衣脱了下来披在她肩上,王冉拿着手就要脱。

    “你走你的,别拿下来我不管你。”

    简宁冻的嘴唇也是有些发白,明知道这些都是无意义的,可是就想这样折磨自己的身体,折磨着自己的脚,这里没有出租车,除非是司机疯了才会跑到这里拉活,没有拿掉肩上的衣服,王冉心里有着一种巨大的难过心酸,她心疼儿子同样的她也心疼丈夫,可是自己的情绪不知道被什么所控制着,她现在没有办法对着简宁试着去关心,他穿的很少,其实她不想看见这样的简宁。

    简宁身上就一件衬衫,王冉走了没有十分钟,自己突然吸吸鼻子,转过身把自己身上的大衣照着简宁就围了上去,自己伸手踮起脚抱着丈夫,努力挤出来一个比哭都难看的笑容。

    “我们回家吧。”

    万事总有取舍的。

    生活似乎又重新回到了平静当中,每个星期接一次儿子回来住,从开始的闹闹每次都会哭闹不停不肯离开家,慢慢的孩子的情绪就变了,不吭一声,只是用眼睛看着母亲,似乎就在等母亲挽留的声音,可永远就都没有,日复一日,简承宇跟王冉和简宁的关系有些偏凉。

    一个孩子出生的时候你带了他几年也不如现在陪伴着他成长的人,对于他来说,这个家并不是家,这个家他只是个过客。

    每周五母亲都会准时去接,到点就会来,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有过期待,现在只是木然的被母亲领着回家,然后周六在回到爷爷奶奶家,就如简耀东所希望的那样,这孩子有点孤僻。

    闹闹没有朋友,一个朋友都没有过,也没有结交过,更加就没有这样的机会,他的家什么都有,有大型的城堡有很多数不清的玩具,有很多画册,有木马有冲锋枪也有各种遥控车甚至飞机大炮一应俱全,他每天穿的衣服都不同,但是他没有朋友,他害怕外人。

    王冉对儿子的事儿自己没能力改变,就只能改变自己,尽量试着在事业上冲一冲,把重心转移一下,简宁的诊所做的很棒,不缺吃穿的情况下,两个人也觉得寂寞,只有周五的晚上家里才会有笑声。

    王冉去接孩子回来,简宁说是要晚点到家,他人在超市呢,给儿子买吃的呢。

    “你们等我一下。”

    王冉看着楼下有两个小孩儿在玩,估计也是谁家的孩子,两个小朋友推推嚷嚷的,两个妈妈似乎并不是很熟悉,彼此脸上的表情有些僵硬,王冉看着跟闹闹年纪就差不多,自己推推儿子。

    “闹闹,跟小朋友玩一会儿好不好?”

    闹闹看着就不像是一般人家养出来的孩子,孩子白白净净的,眼神有点呆萌,黑色的小号西装裤子,黑色毛衣肩膀的位置做了一个装饰点,脚上穿的是爱马仕的儿童鞋子,他爷爷家有他自己的专属衣柜,光是鞋子就说不清了,不管是简宁也好简承宇也好,似乎在金钱上面简耀东都是不控制的,他舍得往他们的身上砸钱。

    王冉蹲在地上,手里拿着儿子的外套,指着小朋友,对面的小朋友似乎就看见闹闹了,觉得这个小哥哥的头发很有意思,家里每天都有请人来给承宇做头发的,当然前提是不会损伤孩子的发质,出了门就真的跟小绅士一样。

    王冉以为儿子会害羞,或者会躲到自己的身后,可是她没有想到,闹闹的第一个反应是好像是看见了鬼一样的就往里面冲。

    是的,他害怕。

    他害怕跟人接触,不想跟其他的小朋友玩。

    王冉倒是发觉出来什么,就仅仅是几秒钟的时间,她哪里能发现那么多的问题,以为他就是害羞,自己追过去,拉拉闹闹的手,跟儿子打着商量。

    “玩一会儿好不好?爸爸去买东西了,马上就回来了。”

    可是闹闹却死活不干,拖着王冉的手,王冉没办法,领着儿子往门口去,给简宁打电话,叫他先不要出来,他们马上就过去,路过小朋友的身边时候,闹闹加快了脚步,低垂着头。

    伸手拦了一辆车,把儿子抱上车,自己跟着坐在旁边带上车门。

    “沃尔玛超市。”

    司机回头看了一眼闹闹,笑笑,也是没见过这么潮的孩子,虽然也有妈妈会打扮孩子,但是往小大人这个方向打扮的就太少了。

    “你儿子吧,跟你真像,真是个小帅哥呢。”

    王冉伸出手揉揉儿子的头,自己单手搂着儿子,是啊,是她儿子呢。

    到地方把孩子牵下来,闹闹对着司机恭恭敬敬的说了一句:“谢谢。”

    “不用谢啊小朋友。”司机觉得今天自己特别开心,好久没遇上这样的孩子了,真是懂事呢,主要是妈妈教的好吧。

    闹闹一开始说话发音有些不清楚,放在别的家庭里也就这样了,孩子小呢,小孩子懂得几个问题,慢慢长大就好了,人长大了还会有几个发音不清的呢,可简耀东会纠正孙子的发音,听见一次他纠正了,如果还有下次,他就会阴着脸,简承宇一般那个时候就知道爷爷是不开心了,这个事情是不对的,他就要注意,孩子也很敏感,你不要小瞧每一个孩子,他在被迫着成长。

    王冉用手搂着儿子的小脸:“走吧,找爸爸去。”

    简承宇拉着妈妈的手,跟在妈妈的身后他没有动,王冉回过头看了儿子一眼,简承宇只是直直的看着妈妈,然后突然伸出手了,王冉就把儿子给抱起来了,抱进去的,孩子的体重已经加重了,她这胳膊抱着孩子也是够喝一壶的了。

    亲亲儿子的小脸,承宇有些想躲,不过还是硬生生的接住了,自己对着妈妈扯着小嘴,把头往妈妈的怀里一埋。

    王冉找了半天,主要简宁动了,简宁接过手儿子,自己抱着,他抱着就美观多了,王冉在一边推着车,买什么东西,王冉会先给闹闹看看,哪怕孩子就是不懂,她也要告诉孩子,今天晚上要吃的就是这个,她手里的这个东西,孩子不回答她,她还是一样的讲,路过零食区的时候,闹闹的眼睛瞪得圆圆的,还是想吃,王冉也知道给孩子吃这些并不好,可是出于弥补。

    是的,她现在就是觉得亏欠了儿子,她亏欠她儿子的,对着儿子眨眨眼睛。

    “妈妈给闹闹买一点好吃的好不好?不告诉爷爷。”

    闹闹笑了,不敢要多,一通买了两袋,王冉心情很不好受,要点东西跟自己父母,都不敢多要,懂事是懂事,可问题就是太懂事了,在这个年纪,孩子就应该是无忧无虑的,甚至按照王冉的想法,出生在这样家庭的孩子不是应该更加放肆嘛。

    简宁抱着儿子,一路上抱着一直就没撒手过,自己也不觉得累,跟儿子嘀嘀咕咕的说话,王冉在这边结账。

    “要两个袋子,两个三毛的。”

    自己又开始装东西,一样一样的往里面放,简宁腾不出手来帮她,售货员算好说了一个数字,王冉从包里拿出来钱包,把卡递过去,然后刷了叫她签字,把卡放回到自己的钱包里然后拎着袋子。

    “我拎?”

    “不用,我能拎。”

    这点东西的分量肯定就不是很沉的,本来是要往停车场去的,王冉记着超市的门口有玩具车,突发奇想的就让简宁抱着孩子出去,花了一块钱叫孩子坐,闹闹似乎有点不敢,看看自己爸爸看看自己妈妈,似乎就是在征求他们的意见。

    王冉给孩子把外衣穿好,扣上扣子,适当吹点风也是好的,总比每天都待在家里强,因为去哪里都有车,所以她穿的不是很厚,身上就一件羊绒的大衣,风一打就透了,简宁穿的跟王冉的是同款,两个人就站在一边,等回去的时候孩子在中间,爸爸妈妈一人一只手,闹闹指着冰淇淋,王冉也给买了,上了车没有着急马上回家,而是一口一口喂着儿子。

    “妈妈好不好?”把勺子收走,孩子鼓着腮帮子,王冉挖了一勺然后递到孩子爸爸的嘴边了:“给爸爸吃好不好?”

    回到家,父子俩在客厅里玩,简宁很舍得给孩子买玩具,哪怕孩子一个星期就回来一天,小屋儿里几乎就全部都是闹闹的玩具,各种各样的都有,两个人在地毯上打滚,闹闹给爸爸跳舞,好像扭的还挺开心的,王冉在厨房里做饭。

    叫王妈妈过来,王妈妈拒绝了,说自己不愿意折腾,其实王妈妈是被伤了。

    这孩子接走之后,有好久一段她就见不到孩子了,等在看见的时候孩子跟她就讪讪的,好像有点不认识了,王妈妈这人性格比较豪爽,你小时候是姥姥给你带大的啊,你现在就不认识姥姥了?难免有些寒心,心里有一段也是产生过一种想法,认为到底不是姓王的,人家家的人,性格就像是简家的人被,简家人哪里有什么人情味儿啊,王妈妈主动要去抱孩子,结果闹闹躲了,那以后王妈妈就很少在要主动抱孩子了,把能操的心就全部都扑在王焱的身上,王焱是她亲孙子啊,自己说什么就是什么。

    王冉知道自己妈妈心里的心结,叹口气,赶紧给儿子准备晚饭,简宁这么大的人了,跟儿子一齐在地上爬,王冉有点头疼,才回来的时候还不是这样的呢。

    叫了他们俩三次出来吃饭,结果就跟没听见似的,都要玩疯了。

    周六上午送孩子回去,简宁叫陶林玉在那边盯着,自己跟王冉拉着孩子的手送到门口,闹闹走了两步,就回头看着自己爸爸妈妈,瘪瘪嘴好像又要哭了。

    王冉没有一次送儿子回来之后心情是好的,大喜大悲经历的太多了,同事说有一家中医按摩的地方很棒,拉着王冉下班要一起去,王冉推没推掉。

    “我还得回家做饭呢。”

    “叫男人做一天也不会累死。”

    王冉是被硬扯着去的,她肩膀也是有点难受,给简宁打了电话,简宁多问了一句是哪里,王冉就说了,同事很豪爽,说是要刮痧拔罐,先是衣服然后内衣各种脱,看的王冉眼睛有点疼,虽然都是女的吧,可你这样未免豪爽过劲儿了,她都想开口了,这样还不够,同事手扶着裤腰:“裤子用不用脱?”

    王冉:……

    那人说裤子往下拉拉就好,不用脱,幸好这地方就都是女人,刮痧这个东西叫王冉就挺感兴趣的,那人见她好像也是好奇,就跟王冉说,这都代表身体哪个部位。

    “这腰是有严重的风湿啊,一会儿拔罐你就看见了,毛孔会特别粗的,像是这里,肺的位置是不是有点不好?”

    同事点点头,说自己总是咳嗽。

    王冉没同事那么豪爽,脱衣服有点墨迹,实在就是女人看着她,她都有点别扭,那医师看着她这样自己就先出去了,说是给她找条干净的毛巾,其实就是为了不叫王冉觉得尴尬,王冉趴在床上,自己觉得这床单洗过了没啊?

    跟简宁一起生活太久了,就完全沾染了他的习性,第一个脑子里会闪过的就是,这东西是干净的嘛。

    同事就问,王冉身体好不好。

    “还可以,也是有点风湿,你看这个位置阳气很好。”

    一般而言女人就都是阴气盛,阳气弱,可王冉阳气却很好,王冉没忍住,到底还是开口了,并不是她阳气好,可是她现在在吃药。

    “我在吃桂附地黄丸。”

    那女医师点点头,那就难怪了,同事就觉得刮痧很神奇,你说就拿着东西在后背上刮刮就知道你身体哪里不好,多神奇啊。

    王冉要掏钱,结果同事都记她账上了,她走卡。

    “不用你掏,挺好的吧。”

    穿上大衣,王冉先送同事回家的,然后自己开车往家里去,简宁已经回来了,在煮粥呢,也没有别的什么菜,菜等着王冉回来做,简宁做家务,但是他不不喜欢进厨房,煮个粥勉强了,你要是叫他做菜,他宁愿饿死,没结婚以前自己也是动手做,但是结婚之后就不碰了,收拾屋子擦地洗衣服他都能干,但是千万别叫他做饭那就行。

    “都做什么了?”

    王冉就说同事非拉着自己刮痧,简宁好半天没吭声,王冉也以为这茬就是过去了被,等晚上上床的时候,简宁给她整理整理枕头的高度,好像是顺带着又问了一句。

    “脱光衣服刮痧的?”

    刮痧那就得脱衣服,他没有办法想象那画面,就都是女的,心里也有点挺不高兴的。

    王冉点头,那肯定的啊,不脱衣服那刮什么啊。

    “你是没看见她,这个豪爽,那衣服脱的,我都不好意思了……”王冉还没反应过来,想起来同事脱内衣的那个劲儿,她是真的很不在乎啊,你说眼前还有人呢。

    简宁第二天下班,自己买了点东西,王冉也没有注意到,这边她觉得身体有点累,就想去刮痧拔罐,跟同事都说好了,回家晚一定就得先通知他的,简宁现在时间上是悠闲了,不过还是一样的忙。

    “你别去了,回家吧,我给你弄。”

    王冉觉得他就是跟自己开玩笑呢,他弄什么啊?

    “好了,我都很同事约好了……”

    “我都买了……”

    王冉顿住,挺不好意思的,只能说家里有点急事,同事也挺理解的,那有事儿就走呗,这玩意什么时候不能做啊,王冉开车到家,自己停好车却没有马上下车。

    她发现简宁有点问题。

    以前还好,自己也没往那方面去想,但是现在回头想想,你看发生过的这些事儿,她但凡要是跟一个男人稍微接近了一点,他脸子立马就能掉下来,年龄大年龄小的都算,脱衣服这些就更加不用说了,游泳自己就没单独去过,一般都是他跟着,王冉觉得头有点疼,似乎他的占有欲……

    以前就真的没有发现,因为一个丈夫不希望自己的老婆跟别的男人过于接触也能理解,将心比心被,她也不愿意看见简宁跟那个女的走的太过于接近,陶林玉那种不算。

    可现在细想想……

    王冉拿着包就上楼了,开门进去,简宁人在家呢,看电视呢。

    “回来了。”

    “嗯,你不是说要给我刮嘛,我就回来了。”

    简宁这手法还可以,王冉觉得这样也行,弄不好你还能干一个副业什么的,也算是第二副业开发了,眉眼挑了挑,自己用一种毫不在乎的口吻说着。

    “你给我买那个的露背的裙子我还没穿过呢,明天也没什么事儿,我穿一把好了。”

    简宁脸上没有太大的反应,这个对他来说问题不大,王冉怎么穿衣服,他不会干涉的,王冉就心里就犯嘀咕想着自己是不是就想多了?不是那样的?

    “有点疼,轻点……”

    两个人脸对着脸吃饭,王冉后知后觉的才想起来,这刮痧了就不能穿了,她也只是说说玩的,那裙子也不可能穿到单位去。

    “以后我干脆就坐班车回来算了,自己开车有点累……”

    王冉这句话就不是开玩笑了,她真的觉得很累,坐班车的话,自己就什么都不用做,等着开车给送到地方就好,原本简宁脸上没有表情,现在表情就变了,他还记着那个司机叫刘振刚呢,自己还记得特别清楚呢。

    “开车不是挺好的。”

    开车多方便啊。

    王冉觉得女人上了年纪,追求的就是简单了,能省点力气就省点力气最好。

    “不想开了,累,说好了啊,明天开始我坐班车。”

    简宁拉着一张老脸,就跟别人欠他几百万似的,好半天自己咽下嘴里的米粒。

    “我以后接送你,不用坐班车,那么多人挤在一起,你也不喜欢跟那些人聊天,我去接你吧。”

    你看看他的理由多充分,说是王冉不喜欢跟同事坐在一起,王冉拧着眉头,这是你心里不喜欢吧?怎么就推到我头上来了?

    “你是不是觉得我很不安分啊?”王冉好半天没忍住到底还是问出来了,简宁给她的感觉就是这样的。王冉也很纳闷,自己也没出过轨,更加没跟别人暧昧过,他这态度是怎么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