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237 咱俩谁也别怪谁

237 咱俩谁也别怪谁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姐现在是彻底不管妈了……”典韦一边说着一边扫扫丈夫的脸,不是说她这个当儿媳妇的怎么样,婆婆就连工资也没有,这人上了年纪,以后出现的毛病就越来越多。

    夏侯令挺反感典韦总是把钱看的太重,那是自己妈,就是拿出来点钱怎么了?

    “你要是怕花你钱了,你就走人,别成天唧唧歪歪的。”夏侯令喊了芳芳一声,女儿这是难得回来一趟,芳芳在外地上学这是回来取东西了,芳芳从房间探出头,夏侯令对女儿招招手:“下去吃饭,走。”

    当爸爸的领着女儿就下楼去下馆子了,典韦看着被带上的门板心里不是滋味儿,行,你愿意孝顺你就出钱吧,你家大头都不出,你装什么英雄?

    *

    伟亮妈妈叹口气,她现在是有事儿没事儿也就剩下叹气了,活着有什么乐趣?

    她家老头是觉得有这么一个威风的儿媳妇拿出去说自己脸上就有光,自己到现在,越来越觉得当初就是做错了,眼看着伟亮奔四十使劲儿了,孩子在哪里呢?你说别人家有老婆有孩子的,一回家就是热闹,不说热闹吧至少也有个家庭的氛围在看看自己家呢?那是亲儿子啊,伟亮过的好不好,当妈的不可能不往心里去。

    蒋娟哪里都好,问题他们家配不起。

    “坐着干什么呢?吃饭。”伟亮父亲从里面出来看着老伴坐着没动,出声叫了一句。

    “你吃吧,我现在还用吃饭嘛,我就看着儿媳妇就饱了。”

    真是娶了一个祖宗回来,不能打不能骂不能唠叨不能说,这哪里就是一个女人?简直就是祖宗,日子过成什么样也就算了,你至少也得生个孩子吧?结果她呢?

    一个月回家的次数屈指可数啊,更加不要说回婆婆家了。

    伟亮的父亲吐口气:“你别总想那么多,孩子有孩子的生活,没孩子怎么了,现在流行这样……”

    儿媳妇不肯生,他也能理解,走到今天了,就这样过吧,也别说他是把儿子给坑了,这就是伟亮的命了,有些东西就是不能两全的,你得到一样,剩下的就都是浮云。

    “流行什么样?流行一个女的成天在外面跟一群男人生活在一起?我知道她跟别人有没有什么?或者人家部队里就是有人了,你知道吗?你能看到吗?我儿子这马上就奔着四十使劲儿了,我当妈的看着,那天伟亮回来,都有白头发了,这把年纪了,不说指望老婆有多好,回家有盏灯亮着……”伟亮妈妈的声音渐渐低了下去,最后就不说了。

    说了也是没用,她现在对蒋娟的意见已经达到封顶了。

    段伟亮跟蒋娟算是名副其实的无性婚姻,蒋娟有心想改变可惜自己身上的担子太重,也没有精力能分给家庭,更加不要说做一个正常的妻子,至于说生孩子,一来是因为她不想生,二是确实身体有困难,出任务的时候身体负过伤,当时医生就说过的,可能以后这方面会有点问题。

    伟亮叼着一根烟,吸了一口然后徐徐的吐出。

    “又怎么了?”王亮把自己扔进沙发里,这于田田怀孕差点没折腾死他了,要孩子还真就要趁早,他现在可真是年纪大了,顾不过来了,天天吐,弄的他现在看见吃的都想吐了。

    “没怎么。”

    伟亮挑挑唇,有什么也不至于对着王亮说,大家都成家了,也都是成年人了,谁也不是谁的垃圾桶。

    伟亮坐在沙发里,脸上透着死灰,事情现在变得有点复杂了。

    伟亮自认自己也算得上是对得起蒋娟了,这些年了,自己跟死了老婆的有什么分别?

    跟王亮散了,自己开着车回到家里,把衣服扔到沙发上,来回的在客厅里走着,心思似乎有些不安,最后还是给蒋娟打了一个电话,蒋娟周末被车给送回来的,温度开始下降,风就像是刀子一样的拍打在脸上,依旧是那一身,依旧是那张脸。

    真是可悲呢,她二十多岁看着跟三十多一样,三十多看着更加的老,伟亮想不通到底什么样的人会爱上这样的女人。

    “还不肯离婚吗?觉得拖着带劲儿?”

    蒋娟的动作慢了下来,她知道伟亮心里有气,自己哑着声音道:“你知道……”

    “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外面的人怀孕了,打是能打,本来这也不算是什么,你也别说我背叛你,蒋娟咱们俩的婚姻从来就不正常,说句不要脸的话,你能忍的话我没什么不能忍的,跟谁都是搭伙过日子,不过我们俩这日子过的没意思透了。”

    看着简宁王亮的孩子一个接着一个的蹦出来,他不见得就不羡慕,自己也能生,凭什么他就得过这种日子?

    先君子后小人,他已经跟蒋娟说过,要么她专业要么迟早自己是会出轨的,这话早两年前他就说过,等了两年之后的今天才做到这一步,自己就算是对得起她了。

    蒋娟说不清自己心里是什么感觉,有些嘲弄的看了看伟亮。

    “我回家会跟父母说的,尽量不会耽误你们。”

    屋子里所有的灯都开着,灯火通明,蒋娟有些疲倦的转身带上门自己回到房间坐在床上,她是军人,哪怕就是坐着依旧保持着挺直的腰板,她跟段伟亮两年没有上过床,首先他不喜欢自己,更加不愿意触摸到她的身体,开始蒋娟还愿意矮着身体去配合伟亮,不过被打脸打的多了,兴致自然就降低了,对付过吧,他要是没人,他们就一直这样过下去,她不可能会在外面有什么的,他要是有人了,自己给人家腾位置就是了。

    静静被带上的门仿佛割断了这个世界与那个世界的联系。

    谁也不知道,明明两个人有心好好过,到最后为何会弄到今天如此的地步,没人能解释,也没人能说得清楚。

    伟亮的头压在手上,自己看着房顶,他知道自己对不起蒋娟,自己是个贱人,不应该在婚姻里就弄成这个样子,可他跟蒋娟的距离不是今天才有的,他没有兴趣做烈夫,一个月连个指甲也挨不到,即便挨到了还是这样的,看不惯,蒋娟的全身他都看不惯,从结婚上床的次数来看,他们俩完全就是不般配,个性兴趣不般配也就算了,身体都达不到何锲捆在一起实属没有必要。

    蒋娟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叫人上来拿东西,她离开的时候伟亮没有出来送,人在的时候他都懒得看,人走了弄那些弄虚作假的实属没有必要,蒋娟走了,他也就安心了。

    对得起对不起的,自己过的好不好才是重要。

    蒋娟这边并没有通知父母,自己一方决定就跟伟亮办手续了,她走的很是潇洒,这段婚姻对她来说,其实也不是割舍不断的,努力去适应了最后得不到一个好结果,那就干干脆脆的松手,别拉着人家做垫背的,结过婚家里也不会在催,这样就好。

    伟亮原本是想跟蒋娟说句对不起的,结果这女人走的比男人都要潇洒。

    离婚不是一件小事儿,家里肯定就要知道的,蒋娟家里还好,父母对这件事情出乎意料平静,不过伟亮家里……

    伟亮人坐在沙发上,他妈没有吭声,只是静静的在打量儿子,蒋娟这通电话无疑等于天崩地裂了,伟亮妈妈对蒋娟心里有看法不是一天两天的,可真到今天了,人家姑娘在电话里说的特别清楚,自己做不到一个老婆和儿媳妇应尽的义务,她跟伟亮也是无缘,耽误伟亮这些年觉得抱歉,可伟亮妈妈觉得没那么简单。

    不合适也不是今天昨天几天的事情,以前怎么不离婚现在离婚了?

    自己提心吊胆,就生怕伟亮做错了什么,身边还有一个随时可能会动火的丈夫。

    “为什么离婚?”

    伟亮迎着他爸的视线,男子汉大丈夫敢做就敢认,没有什么不能承认的。

    “外面的人怀孕了……”

    伟亮母亲扶额,这是她最不想听见的,你要孩子可以等离婚之后在弄,放在离婚之前这日子就变得敏感了,原本是蒋娟不占理,你弄这么一出就变成段家对不起姓蒋的了,一点不占理了。

    “老段……”伟亮的母亲飞快的起身拦着丈夫。

    她就这么一个儿子啊,眼看着都快四十了还要因为这些事情挨打?是,他们家是对不起蒋娟,可蒋娟就真的一点错都没有吗?谁家娶老婆就是为了当摆设看的?碰都碰不到,一年碰几次,这哪里是媳妇儿啊。

    她也知道自己拦不住,伸出手又缩了回去。

    “是我浅薄看上人家家了,我儿子眼看着就要四十了,简宁家闹闹这都能跑能叫人了,我儿子连个后代都没有,一个人在外面忙,忙完了回家连个知冷知热的人就都没有……”

    伟亮的父亲不是不心疼儿子,你娶了就说明你知道你要尽什么样的责任,现在弄成这样……

    他没有动手,看着儿子只是满眼的失望,给儿媳妇打电话,原本是想约蒋娟出来,自己也是有一心窝子的话想对她说。

    “娟儿啊……”

    蒋娟看着自己手中的杯子,隐约可以看见自己模糊的脸庞,好半天才轻轻叹了一声,既然离婚了就别在做牵涉了,她不习惯跟人讲交情,不习惯应酬。

    “后天?后天没有时间可能永远都不会有时间的。”

    伟亮父亲知道蒋娟心里恨伟亮:“爸,也没有什么好说的。”

    “那我就挂了。”

    伟亮的父亲觉得心寒,不管怎么样,他当公公的态度已经拿了出来,现在在替自己的儿子道歉,可是蒋娟这个态度……

    蒋娟没有负担的挂上电话,她就是这样的人,一旦真的离婚了,她跟那个家就一点关系都没有,无所谓的牵扯能断还是尽量断的好,转眼离婚的事儿也就忘了,自己也没放在心上,她跟段伟亮两个人第一没有感情,第二更加没有爱,所谓的亲情也半点不剩,试问结婚几年一起过日子的天数不到两周,能有什么感情?

    到底蒋娟上面的比较担心她的情绪受到影响,军婚闹离婚可大可小的,如果是男方有什么问题的话……

    “没有,性格不合适而已。”这就是蒋娟的回答。

    不拖泥带水,不提伟亮外面的事儿,这一页翻过去就是了,蒋娟不说,别人还能追究什么,放在一般人的眼里,军婚这个词代表着神圣同时自然代表着一种无奈,男的在外面当兵女的守在家里还好,现在反过来,终究不是长远,无论当初是因为什么走到一起的,最后还是散席。

    蒋娟很忙,也没有心思在分到这件事情的身上。

    “王亮于田田,简宁王冉……”

    伟亮拽着一边的人坐下身,给身边的人介绍,他的态度说不上热络,好像只是一个报幕的人而已,自己坐在一边原本是想点根烟的,想想鉴于于田田正在怀孕当中,终究还是忍了没点。

    于田田有点闹不明白,这是几个意思呢?

    狠狠照着王亮的大腿根拧了一下,用眼神看着王亮,蒋娟这人在外面呢,这又领回来一个算是什么意思呀?

    王冉有点不适合这样的场合,怎么说呢?也许是因为三观过于太正,轻轻喉咙,自己找借口就先出去了。

    “已经领证了,我老婆。”伟亮扯扯唇角,脸上的表情说不上是高兴还是不高兴,叫人有些莫不清楚他的心思。

    王亮不觉得这事儿难接受,原本蒋娟跟伟亮就不合适,说白了今天不离明天也得离,伸出手跟戴袁的手握到了一起,戴袁原本处境被弄的挺尴尬的,正不上不下的,她能怀孕这事儿一个巴掌拍不响的,没有你段伟亮奉献点什么,她是圣母吗?自己就能怀孕吗?也别说谁勾引谁,你离婚了就摆一副老脸给谁看呢?她之前也说了,结婚不结婚这个东西对她来说不重要,你把该尽的义务你尽了,自己就没别的说道,她不想把孩子打了,那就只能生了。

    伟亮看着眼前女人的肚子,这看着月份可不小了,有点不地道,不过男人嘛,大家都能理解。

    简宁是压根一句话都没有,他本身话少,加上现在这个场面,说实话他是没什么态度的,第一不是他老婆第二也不是他把别人肚子弄大了,他需要什么反应?

    可放在戴袁的眼睛里就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儿了,这叫简宁的从头到尾一句话没跟自己说,他老婆找了一个借口就出去了,觉得自己的胳膊有些凉。

    她算是小三吗?

    戴袁自认不算,段伟亮什么情况自己了解,他也全部都说了,怀孕这个东西没人想算计,那就是有了,有了她也是想生,毕竟年纪摆在这里,谁能想到他回去就提离婚了,自己可没有逼他。

    “简宁……”王冉站在门口对着丈夫招招手,胸口有点不舒服,她这段也不知道是怎么了,简宁一听说她说不舒服,跟伟亮招呼一声拉着王冉就出去了。

    “还疼吗?”

    “去医院看看吧,不知道。”王冉顺顺胸口,谁知道到底是什么毛病。

    伟亮领着戴袁回家,伟亮母亲拉着老脸,不喜欢蒋娟是一回事儿,儿子被别人翘了这是另外一回事儿,实在是因为蒋娟走的太潇洒了,东西一收,那个家就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结婚照没有,跟伟亮的合照估计除了结婚证上面的就没了,她人走了,伟亮妈妈自然得去儿子家帮着收拾收拾,看着房子也是触景生情。

    “我妈,戴袁。”

    伟亮的母亲极慢地点头,看着戴袁就喜欢不起来,抢别人老公的女人,叫她怎么喜欢?不管你们俩是爱情还是什么,至少也得离婚了在弄,伟亮母亲的目光落到戴袁的肚子上,这得有四个月吗?

    想想这是自己的孙子或者孙女,心里劝了自己一句,算了吧。

    伟亮爸爸压根就没下来,吃饭的时候也没出现,戴袁觉得胃部有些疼,用手轻轻按压着试着喘气,伟亮的母亲看着戴袁的动作,语气试着放软。

    “也不知道你喜欢吃些什么,随便准备的,喜欢哪个就多吃。”

    “谢谢妈。”戴袁喊了一声妈。

    伟亮的妈妈却是一愣,蒋娟喊妈的次数少的可怜,在这个家里伟亮妈妈的地位是逊于蒋娟的,现在突然来了一个毕恭毕敬的倒是叫她接受有点难。

    蒋娟起的很早,这冰天雪地的,快速的起身,睡不着换上衣服,就出去跑步了,当兵的日子其实枯燥的很,日子每天差不多就是不断的循环重复,没什么输不起的,不过就是一个离婚。

    蒋娟现在放假没有地方可以去,以前偶尔还可以回跟伟亮的家,现在是成了彻底的无家可归,想想回了父母的家,父母吃饭的时候一点声音都没有,也不会问她最近过的怎么样,当父亲的会问问部队里的事情问过就结束。

    “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离了也就离了。”

    当母亲的心里觉得女儿做事儿过于冲动,有什么话坐下来好好说,只要不是弄的太过分的,何必离婚呢?结果女儿可倒好直接先斩后奏,人家问到她这里来,她的面子都丢光了,自己的女儿竟然离婚。

    蒋娟离开家,在那个家里她感受不到温暖,说起来挺惭愧的,正常的家庭是什么样的,蒋娟没有体会过,绕路去看了哥哥,什么都没有买,她不信那些。

    蒋娟不信鬼不信神她只信自己,站立在哥哥的墓碑前。

    “娟儿……”

    蒋娟回头,对着前来的人难得笑了笑,她是万年的冰块儿脸,在脸上找不到笑容,这一笑已经算是难得。

    女人弯下身把怀里捧着的鲜花放在地上,看着墓碑伸出手擦擦墓碑上面的照片,女人的年纪看着已经不小了,眼尾的位置有深深的岁月痕迹,也许是喜欢笑的一个人吧,痕迹过于深刻。

    这是蒋娟哥哥生前的女朋友,那时候都已经谈婚论嫁了日子甚至都定了下来,结果新郎却提前走了。

    女人蹲着身体对着墓碑笑笑:“没想到会在这里碰上娟儿,我都不敢认了,小姑娘长大了。”

    蒋平去世的时候她对父母就说过自己不会在结婚了,她就守着蒋平,可父母劝她再走一步,谁都不能否认蒋平好,可蒋平死了,蒋娟的父母也是说,能结婚还是要结婚,最后她还是结婚了,过着平淡没有滋味儿的日子,守着一个不见得就是相爱的丈夫,过着糊里糊涂的日子,她会经常来看看蒋平,丈夫不知道,如果知道的话估计也是会闹的。

    她总想蒋平没死的话,自己的日子还会像是现在一样难过吗?

    结婚也许就是为了对付的过日子罢了。

    站起身对着蒋娟笑笑,因为她是蒋平的妹妹,她特别的喜欢蒋娟。

    “没有要孩子?”

    “我离婚了。”

    女人从最初的惊讶慢慢变得冷静了下来:“也好,男人也就那样,找不到一个志同道合的,为了结婚而结婚何必呢,娟儿叔叔阿姨身体还好吧?”

    蒋平去世以后她有想过去探望蒋平的父母,可惜蒋家的人性怎么说呢?

    儿子死了,儿子的前女友似乎跟这个家就没有什么联系了,她也进不去,久而久之的自己也不会再上门了,不想给蒋家添烦恼,已经很多年没有看见蒋娟了,今天也是纯属意外。

    “姐,你幸福吗?”蒋娟原本不想问出口,可终究没有忍住,还是问了出来。

    蒋平是个很优秀的军人,长得高大不见得帅气但也不难看,拥有着所有优秀男人具备的一切,他热血他善良在某个女人的一生轨迹里他占足了分量,可是也应了那句老话,好人不长命,祸害留百年,那么年轻的时候就走了,没有留下一句话。

    幸福?

    女人翘翘唇,事实上她不晓得什么叫幸福,什么叫不幸,那些东西重要吗?

    两个人坐在一起,难得会提起来蒋平,这是蒋娟觉得最温暖的时刻,有个人愿意陪着你去回忆回忆那些温暖的过去。

    女人回到家里,她嫁的人条件不见得有多好,也不见得就是不好,生了一个女儿,今年都十岁了,日子也就是这样的过,回到家里开始准备晚饭。

    有些回忆只能埋在自己的记忆深刻,她相信如果蒋平活着的话,自己的生活轨迹又将是另外的一种,可惜终究是可惜。

    “妈妈……”

    蒋娟在看书,有人敲门,喊了一声进,外面的兵将手里的暖壶放在地上,这是打给蒋娟的热水。

    早上出去跑步的时候,听见后面沙沙的雪声,蒋娟觉得诧异,现在才几点?回过头,后面的人已经追了上来,蒋娟冷而硬的加快了脚步。

    *

    “妈,怎么了?”小皱才下班,看着自己妈好像在想什么,锅子里的东西都焦了,赶紧拿水往锅子里面加,当妈妈的一听儿子的声音这才回过神。

    姜雯不是不好,没有心眼子的对着未来婆家好,可以说能付出的她就全部都付出了,对着准婆婆就比夏侯兰都好,可问题就出在她对着人家太好了,什么都说。

    她怨恨夏侯兰,一点都没有隐瞒的对着准婆婆抱怨,大家都是当妈的,孩子就肯定是有偏着的一个。

    “你跟姜雯也是因为你妹妹才认识,要是不合适现在还来得及……”

    她就是想叫儿子撤了,这样的孩子说她什么好呢?生了她养了她的亲妈都挑,更加别说什么婆婆了。

    小皱有些不解自己妈妈说这话的意思,他跟姜雯这房子也要弄好了,现在突然说这个,发生什么了?

    “姜雯这个性,我到不是说她不好,可对自己妈现在都这样……”

    小皱笑笑,自己也不是没劝过姜雯,可难道要直白的说,你别什么都跟我妈说?

    小皱觉得姜雯的性格好,房子也好装修也好,姜雯真是有一毛算是一毛的往里面扔,他一个男人现在条件是不行,唯一能做的就是对姜雯好点。

    天天接送姜雯,早上早早过去接,晚上给送回家,自己舍不得吃的都买给姜雯。

    小皱也是经常要出差的,单位给出差的补贴,比如住酒店吧,按照一百九十九给报销,他来钱也不是很快,现在又谈恋爱,可以说姜雯他很早就认识了,那老早也经常往自己家里跑,他就跟个大哥哥似的。

    自己随便找个地方一住,那种跟人拼床的,一宿也就三四十,这样剩下的钱就能给姜雯买点什么,东西不多但多少就是他的意思了。

    出差回来,拿到手的报销划拉划拉能有三百多块给姜雯买了一些吃的,拎着就去接姜雯了。

    “又买东西了,我都说我不爱吃这些了。”

    姜雯有点抱怨,其实她还真是爱吃,可马上要结婚了,什么地方都要用钱,她不能不省,姜雯在家怎么不省心不听话,一到小皱这里自己就恨不得对人家奉上自己一百二十个心。

    “没多少,拎回家吃,别当着她说,要不然还得生气。”这个她自然就是自己妹妹,也不是说当哥哥的不心疼妹妹,就这些钱媳妇儿吃了妹妹就吃不到,那就只能可着一个人吃。

    姜雯是觉得温馨可又觉得他傻,他就那么一点工资,唯一能捞到的就是出差给的那点补贴,怎么来的自己还能不清楚吗。两个人在楼下腻了一会儿,姜雯就是舍不得看着小皱省钱,可说又说不了,拎着东西进门,她爸妈人都在沙发上坐着呢。

    夏侯兰现在手里是被姜雯弄的一毛钱都没有了,除了现挣现花的工资外,存款是能掏出去多少就掏出去多少了,这是齐娜好说话还给拿了一点。

    “吃饭没?饭在厨房里热着呢。”

    夏侯兰在咬尖姜雯是她女儿,不至于就跟女儿两置气,可姜雯心里就是咽不下那口气,觉得自己爸妈偏哥哥的多,话也没有一句,换完鞋带上门自己就回房间了。

    夏侯兰被女儿气的眼泪巴叉的,姜雯大了,姜维也不能出手去打姜雯,劝了夏侯兰两句。

    “早知道她这样我生她干什么,直接就冲马桶了。”

    不说别人,就看人王冉被,对娘家妈是怎么对的?但凡有点东西就恨不得都给她妈送去,你在看看自己女儿,要这个要那个,要完了回头还得觉得他们偏心。

    小皱这是节衣缩食的给姜雯买吃的,只要姜雯喜欢吃的,自己有能力就一定给买到,出差回来一定拎点东西,工资大部分也是都花在姜雯的身上了,姜雯比乔芸幸运的就是,小皱是真心实意想好好过这个日子的,自己没有大本事可还有小本事呢,姜雯看中一件婚纱,自己相中之后有点走不动路了,一个女人一辈子不就这么一次嘛,是想买下来,不愿意穿别人穿过的,眼光还高,要八千多,但是家里各方面都要用钱,自己当时狠狠心就闭着眼睛不想买了,小皱手里的笔记本都用好几年了,有点要淘汰了,姜雯一直就想给他换,可自己的工资不高不低的就那样尴尬着,结婚要准备的东西又太多了,只能从这个上面省点钱从那个上面省点钱。

    齐娜原本不想陪着姜雯去的,可她妈总说,就这么一个小姑子,她要是想要什么你就送她,反正一辈子结婚也就这么一次,花点钱叫自己舒心点也是合适的。

    齐娜看着姜雯那意思是想买,就多嘴说了一句。

    “也不算贵……”

    齐娜这话说的不算是假,你姜雯工作也这么久了,手里肯定有点积蓄的,再说你爸妈现在是全力供你,想买就买被?

    姜雯扫了齐娜一眼,心里嘲讽着,败家娘们,你就知道往自己身上花,结婚是两个人的事儿,男人出去要面子,电脑那东西是硬件东西,一件婚纱也就穿一次,买来做什么?

    齐娜都没想到,姜雯这么个咬尖的人最后竟然在网上花了不到五百块钱买了一件婚纱,事物跟照片的距离自然就差的老远了。

    姜雯自己没舍得买那件八千多的婚纱,一转手花了一万多给小皱买了一个新电脑,回家情绪就特别好,夏侯兰看着她手里提了一个东西,像是电脑。

    “买电脑了?”

    姜雯点了点头,自己就回房间换衣服了,出来吃饭的时候自己就说了,姜维不认为这有什么,夫妻嘛就得互相关心,原本他也是想到了,女儿结婚就给女儿女婿一人换台好的电脑,现在提前买了你不是挺好的。

    “一出手就是一万多,那还有稍微便宜点的也不是不能用……”夏侯兰是觉得出门的话总拿着这样的电脑也不是合适,丢了还心疼。

    姜雯心里冷笑,你给你儿子孙女怎么花你都不会心疼的。

    “妈,那给夏夏买保险你不觉得不划算吗?”

    姜雯反口将了夏侯兰一军,江夏出生没有多久夏侯兰就给孩子买保险了,要买十五年的,她是觉得这也没有什么亏的,可放在姜雯的眼睛里,现在一天一个样,物价什么样啊?涨工资之前物价先涨了几番,钱是越来越不值钱,你这些钱放十五年之后就算是给你利息那还值什么钱了?

    “你要是不愿意吃你就回你自己房间去,我给夏夏买什么了?夏夏那是我孙女。”夏侯兰这暴脾气,一对上女儿就炸。

    动不动就得挑点理,你说你当女儿的出嫁,娘家这是有钱出钱有力出力,就是齐娜都拿出来钱了,你还要怎么样?

    姜维没吭声,他要是吭声情况就更复杂了,姜雯这脾气也是一个大的,起身推椅子就要回房间。

    “你给我站住,我就问问你,姜雯你还想挣什么啊?我跟你爸现在手里的钱就都被你给刮走了,你还觉得不够呢?你嫂子拿出来十万……”

    姜雯就不乐意听这话,什么叫齐娜拿出来十万?姜饶结婚的时候父母接的那些钱不是都给齐娜他们了,齐娜现在拿的这个钱是她自己的吗?

    “那也不是她的钱……”

    夏侯兰手里的筷子就摔了:“你要是不满足,干脆以后我就一毛钱我都不出了……”

    “你凭什么不出啊,现在男女平等,你给我哥出多少,我就得要多少……”

    姜雯踩着拖鞋回到房间里,把大门咣当一声就给甩上了,把夏侯兰给气的跳脚。

    小聪又折腾进医院了,孩子就是身体不好,外婆是听邻居说的,大美那边生孩子了,孩子一开始也说身体不好,江昊姑姑就说,其实不是孩子身体不好,而是没遇上好医生。

    “两人带着孩子去的北京和睦家,有个叫崔玉涛的医生看的不错……”

    外婆一听就动心了,跟乔芸就说了,乔芸是不管花钱不花钱的,她也不在乎,也从来不考虑钱的问题,当时就给医院打过去电话了,不过可惜的紧,人家说现在已经排到四个月后了,乔芸一听就知道没戏,把电话给挂了。

    “怎么说的?”外婆问乔芸。

    “要等四个月后的。”

    外婆一听,这医生肯定是看的好,要不然至于都排到四个月之后了嘛,不过小聪不能等,抱着孩子去医院,就是着凉有点流鼻涕拉肚子了,折腾一圈,打完针抱着孩子回家,乔芸脑子里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芸芸啊,你这工作找的怎么样了?”

    乔芸是干什么都没有长性,她看上的工作人家不要她,看上她的工作她又总嫌弃不好,外婆现在也着急了,不着急不行啊,这处处都要用钱,没有钱就真玩不转啊。

    乔芸不吭声。

    *

    王冉这两天也是总往医院跑,什么毛病自己是没看出来,折腾进去不少钱就是没结果,弄的简宁都有点紧张了,干脆家里的饭现在都不用她做了,生怕她累着了。

    “在外面吃吧。”简宁开车的时候说了一句,回家还得做,费劲儿还不如就外面吃一口算了。

    王冉说还是回家吧,外面偶尔吃一顿两顿还行,天天吃谁也抗不了。

    “又疼了……”王冉换睡衣的时候嚷嚷说自己又开始疼了,简宁走过来,拉高她睡衣,自己伸出手在她小腹上滑动着:“这里?”

    慢慢的一点一点开始往四周蔓延,哪里疼他得先搞清楚,王冉也就疼那么一下,又不疼了,要就说女人事儿多呢。

    “说不好……”

    简宁把她的衣服拉下来叫她就别动了,自己进厨房煮的粥,两个人就这么吃了,王冉要上手都不叫她上。

    “没事儿,估计就是妇科毛病。”

    王冉不是很在乎的说着,要是有毛病早就找出来了。

    王冉在卫生间里洗澡,简宁铺被子,自己也是一脸的担心,自己老婆身体不舒服,他当老公的要是能开心那就怪了,对王冉算是都照顾到了,王冉怀闹闹的时候她洗澡一般简宁会在外面待着,下意思的就是会坐在外面,她要是有点动静,自己也能尽快的进去,现在又恢复到了那种状态了,虽然说毛病不大,可没有结果心里就是有点不踏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