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236 生日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妈我知道你心里怪我,但是你遇上这样的事情……”齐娜就是觉得膈应,可是现在走她走不掉,她不能让婆婆对着自己这样,伸手想去扶。

    “齐娜啊,你听妈的话,姜饶一直很喜欢你的……”

    这不是姜饶喜欢不喜欢她的事情。

    齐娜想离婚的事儿这就压下去了,回到娘家原本是打算住几天,娘家妈为了孩子好,也不至于就愿意叫齐娜离婚,姜饶这孩子怎么看就都挺好的,从结婚你说也没有动过口,也没跟齐娜怎么干过架,嫁男人图的不就是这样的。

    “你要是听妈的,就这么地吧,齐娜啊女人二婚远远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她是过来人,女的真的一离婚就不值钱了,除非你会勾搭,或者说你运气好,要不然你可以出去看看,有几个离婚的女人最后过的很好的?虽然不公平,可男人二婚就比女人过的好,这是现实。

    姜饶这事儿闹的是有点不地道,可退一步说也不算是什么大事儿,过去就过去了,没有必要在揪着不放,可是回头想想,自己心里也堵得厉害,你说他怎么就喜欢上自己姐姐了呢?这孩子脑子抽了?

    齐娜不吭声,一边是膈应,一边是不愿意离婚,到这时候就体会出姜饶的好了,毕竟过这么久了,好不好别人不知道难道她心里不知道吗?

    齐娜就是咽不下这口气,是不是所有人就都拿自己当猴子玩呢?

    齐娜这边暂时是消停了,可夏侯兰作起来了,她就不能干,乔芸这是想祸害谁呢?

    乔芸听见敲门,自己出去开门,门才打开,夏侯兰手里的包照着她的面门就招呼了过来,夏侯兰是一点没手下留情,人家都要祸害死她儿子了,她还留什么情。

    “小兰你这是干什么呢,给我住手。”

    外婆说什么就都没用了,夏侯兰是把所有的火都撒到乔芸的身上了,你是自己离婚了就巴不得所有人都离婚是不是?把这件破事儿讲出来对你有什么好处?她不能对着齐娜硬气难道还不能对着外甥女硬气?乔芸被打的嗷嗷叫,自己护着脸,可惜夏侯兰今天就是奔着打她过来的。

    “大姨,你别打我了……”

    “我不打你?我不打你,你就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儿,你为什么离婚你不知道吗?乔芸就你这样的,如果能有男人看上你,我得去问问那个男人图什么,男人娶老婆是想娶回家过一辈子的,摊上你这个扫把星,要你做什么?你活着就指靠别人,生个破孩子靠着这个人靠着那个人,怎么你的孩子是大家的儿子?别人有义务帮你养?我告诉你,小聪身体不好就是因为摊上你这么一个妈,报应知道不……”

    外婆气的脸都青了,夏侯兰还没说够呢。

    “你死了妈你怪谁?要怪就怪你命不好,克死你爸妈,现在怎么样了?你少给我摆出来一幕哭哭啼啼的样子,以后一毛钱就别想从我手里拿,我是生了两个孩子,怎么还跟别的男人生了你?不是我生的,我干嘛要给你钱?过去看你外婆面子上……”对着乔芸发完火对着自己老娘来了,夏侯兰跟外婆的心结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了。

    论说孝,她自认自己算是孝顺的,这个家但凡有点事情,自己那次不是出钱出力的?最后就沦落到这么一个下场?这些年,她搭娘家没有十万也有八万,她是应该的是吧?她妈就吃死她了是吧?家里有点东西就是给老儿子的,要钱的时候想起来她了,她不侍候了。

    “妈,你以后愿意怎么过就怎么过,我是没钱了……”

    别说她不孝顺,她不管了,愿意谁管谁管。

    外婆坐在沙发上喘着粗气,夏侯兰发完火她自己甩胳膊就走了,留了一个烂摊子给外婆,外婆看着乔芸一直哭,自己真是骂骂不出来,可是不骂她心头这点火对着谁发?

    *

    “我肩膀疼,你帮我揉揉。”王冉趴在床上,她老公这是才收拾完屋子,现在周六也没的休息了,一会儿就得去诊所。

    要说简宁跟陶林玉这诊所是挣钱,但是最为赚钱的就是那个牙科,一天两三个客人,几乎两三天内所有的花销就全部都回来了,陶林玉这同学技术很好,就是自己条件不够,如果手里有钱的话,也不至于就往同学手底下钻,一来是女人,比较细心,二来确实手法不错,人又客气,附近的一个传一个的,谁都知道牙医这个东西里面的捞头大,但是你不让人家赚,人家就肯定不会好好给你看。

    “一会儿跟着我去?”简宁坐下身,挨着老婆伸出手给王冉揉着肩膀。

    “不去了,一会儿我要去美容院做面膜,最近脸干的厉害。”

    可能是天气原因也有可能是别的原因,反正脸干的厉害,自己平时没注意,某一天对着镜子笑的时候突然就发现了脸上多了几条皱纹,看着挺触目惊心的,也不知道为什么,有些女人就挺显年轻的,自己就奔着老去了,再不注意一点,就真的成黄花菜了。

    就是不愿意去美容院,现在也得去了。

    “我送你过去吧。”

    “不用,这么早有哪家开了,你先去吧,中午我找你吃饭。”

    简宁松开手,是到点了,他现在就得走,有点不放心王冉,怕她随便找了一家店就进了,自己老婆自己是了解的,王冉觉得他烦,不叫他操心就是不让他管了,还担心这么多干什么,难道她是奔着毁容去的吗?

    “快走吧。”

    简宁笑笑,一看她这语气就知道不愿意了,自己出去换了大衣,还是没忍住又推门回来了:“找一家好的,别奔着省钱去。”

    王冉翻着白眼:“我知道了,你真不走了?”

    简宁无奈,摇着头换了鞋拿着车钥匙就下去了,王冉起身,换了衣服就去娘家了,好长时间没回来了,先去的超市买了一些吃的拎回去的,王妈妈在准备午饭呢。

    “早饭没吃?”

    这个点准备午饭是不是有点挺尴尬的?

    王妈妈说着王焱要吃水煮鱼,前几天徐秋华在外面买的,王妈妈是觉得贵,那么一点的东西要那些钱,还不如自己给做呢,不就是一个料的事儿,知道用的是什么料了,那味道就是一样的,在家吃还安全。

    “简宁上班了?”

    “嗯,才走没一会儿。”

    徐秋华陪着王焱上课去了,当母亲的也是一天没的停歇,每件事儿就都要管,每件事儿就都要担心。

    先去了一趟美容院,可能所有的美容院就都是这样的吧,说着说着就奔着产品去了,无非就是想让你买,王冉现在就等于花钱买产品然后她们给免费做,都已经买了还让买,这就有点招人烦。

    “三四天来一次就好。”

    王冉闭着眼睛不说话,随便你说,反正我就是不上套,心里有点事儿,最近身体有点不对劲,单位的体检早就过了,在等明天她怕有变故,自己想去在看看,到底是自己的身体,有什么病查出来立马看也比较容易好。

    从美容院离开直接就奔着医院去了,没什么太大的毛病,妇科出了一点小问题,王冉这就算是保养的比较好的了。

    十点半左右接到齐娜的电话,齐娜说话的语气比较怪,有点阴阳怪气的。

    “齐娜怎么了?”

    齐娜就特别想喷王冉,你还跟我装什么?你对着我可真好啊,你是可怜我呢?还是同情我呢?她就特别想质问王冉,你觉得这样有意思吗?你俩过去的事儿也就算了,你说为什么还要跟自己走的这么好,不尴尬吗?还是为了显示出来她的大度?

    齐娜知道这是姜饶自己一厢情愿的,但心里就是抵触王冉,对王冉所有的好印象都飞了,忍了忍最后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得,她也不是冲着离婚去的,就是真要离婚跟王冉也没有多大的关系,谁叫自己倒霉了,以后不走就是了。

    莫名其妙的打过来电话,莫名其妙的又把电话给挂断了。

    弄的王冉有些莫名其妙的,看看电话,这人是怎么了?

    齐娜也不甘心就这样过去了,可是不甘心能怎么样?家里这几天都低气压,孩子被自己妈给抱走了,姜饶真是事事都顺着她,现在一口大气都不敢喘,可他越是这样,齐娜越是憋气,你心虚什么?

    姜饶下班之后就去买菜了,现在家里一点家务不敢让齐娜做,自己已经在道德方面出问题了,别的方面就尽量弥补吧,拎着口袋进家门,买的就都是她喜欢吃的,齐娜冷着脸子坐在客厅里。

    “我中午给王冉打电话了。”姐直接就是不叫了。

    姜饶没说别的,他现在压根什么心思对王冉就都没有了,知道齐娜心里过不去,要是说别的话,弄不好她还会翻,左不过就是自己做错了,他认错。

    姜饶不吭声,自己拎着菜进了厨房,过去是厨房大门都不知道对着哪里开的人,现在为了认错,天天抱饭锅。

    齐娜心里是恨姜饶又有点心疼,他会做什么啊?

    过去两个人吵架,无非就是谁做的多了一些,谁做的少了一些,现在倒是好了,什么就都不用她做了,脑子里自己也是清楚,闹是闹,不能闹的太过了,真的把情分闹没了,这日子就真的没法过了,退一步去想,过去发生过了,自己在去追究也没意思,主要的是现在姜饶心里怎么想的,跟王冉家在走动这点齐娜做不到,别说王冉家条件好,就是他们家出个当主席的人,自己也不稀罕,她还觉得恶心呢。

    “你歇着去吧。”齐娜没忍住,自己到底还是进厨房了,从姜饶的手里抢过来刀。

    姜饶也是笨,一般的看着老婆这个态度了那就是松口了,赶紧小话跟上,你把她哄得服服帖帖的一切不就都结了,可姜饶就闷着声不说话,他不表态,齐娜知道他心里怎么想的?

    齐娜一边切肉自己一边掉眼泪,你说这叫什么事儿吧?

    “以后你要是跟他们家联系……”

    姜饶保证自己以后不跟王冉家走动了,如果这是齐娜希望的话,那他就这样做。

    夏侯兰这好几天就睡不好,提心吊胆的,一般的儿媳妇家里条件不好她肯定不操心,离开你我儿子还能找更好的,可是齐娜家底不薄啊,人家说离婚就真的敢离婚的,家里条件好,找个什么样的男人找不到,再说从结婚齐娜家对自己儿子怎么样,夏侯兰心里清楚的很,这时候还摆什么谱儿啊,有错就赶紧认错就是了。

    翻来覆去的就是睡不着,自己折腾半天,姜维虽然嘴上不说也跟着孩子上火,他是当爸爸的能不操心嘛,可是一个公公也不能去劝儿媳妇,只能由着他们自己。

    好在齐娜这是想过,娘家妈呢也是个好人,跟女儿就说了,这事儿就当他们两个老的都不知道,齐娜也没有必要对着姜饶说,甚至夏侯兰那边到现在就都不知道亲家已经全部都知道了。

    为了给姜饶做面子,你们小夫妻怎么闹就都是你们的,一旦牵扯到大人了,姜饶以后还怎么上门,就是上门了,他心里能舒服吗?

    齐娜妈想的就是这些,为了孩子好,这事儿她就当忘记了。

    姜饶老实没两天现原形了,不愿意做饭不愿意收拾屋子,前几天是被逼的没办法,齐娜有时候嘴快就特别想堵姜饶一句,你现在本事了,你过去干过什么你不记得了?每次话要出口自己都咬着舌头给咽回来了,夫妻嘛想要过就得好好的,不能总找对方的岔。

    齐娜加倍的对着姜饶好,姜饶也不是木头人,他自己心里有数。

    齐娜之前是断了看医生,在这方面她真是放弃了,自己天生就是这身体,现在为了赌一口气,她就不甘心,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自己脑子里会不由自主的去想,应该没发生过什么吧?喜欢这种东西也就算了,要是发生过什么,她可活不了了,一想到这里就堵心,睡不着。

    姜饶就是摊上了一个靠谱儿的丈母娘,齐娜在自己娘家上班,娘家妈天天见天天劝,齐娜这心思才能放宽了去想,她一纠结她妈就劝啊,娘家妈这也是豁出去了,她都这个年纪了,自己怎么样不重要就这么一个孩子,难道还盼着孩子不好?扯下老脸跟外甥女说的,叫外甥女给齐娜买了不少的小说,偏黄的小说。

    不是没有想过买碟片,但是这刺激似乎有点大,外甥女也是结婚了,说话是生冷不忌的。

    “这年代了谁还买什么小光盘看啊,我给她弄几本书,挺好看的……”她是没好意思说,自己白天有时候看了,晚上就得找老公泻火,没办法。

    齐娜原本不怎么看小说的,毕竟没有时间,自己虽然是帮家里事儿也还是挺多的,上线那边老姐就Q了过来,发过来一个文档,齐娜也没点,接收了自己就干自己的活儿去了,把这事儿就给扔脑后面去了,医生根本就起不到作用,怎么开解,毕竟夫妻生活她没跟着姜饶去过,隔靴搔痒,不顶事儿的。

    齐娜就这个憋气,你们都学什么了?这点小问题都解决不了。

    晚上也懒得做饭,自己叫的外卖,姜饶人回来嘟囔了两句,他不太喜欢吃快餐。

    “又吃麦当劳,换个肯德基也成啊。”

    齐娜就冷笑,有的吃就不错了,还没让你做呢,你要求怎么就那么高呢?吃完饭自己当了甩手掌柜的,东西扔了一桌子,她也懒得管,以前也是这样的,她不管姜饶也不管,反正两面就都有妈,夏侯兰跟齐娜她妈是每个周末都会来,有时候过来接孩子,一天接一次,不就一天给收拾一次了,他们俩心里是有指靠。

    齐娜跟姜饶也没什么聊的,他喜欢看球赛,自己又不喜欢看,看了也觉得没劲儿,要么他喜欢拉着自己上床,她这身体还不配合,回想当初,还不如就自然生了呢,也许自然生现在就不同了。

    其实你说疼?好像也不是那么疼,但她就是不喜欢,身体很敏感,不太愿意那样,伸出手拍拍自己的脸,估计上辈子她不是老处女就是老尼姑,肯定就是这样的,要不然这辈子她的后半生应该上山当尼姑去?

    “姜饶,要不然哪天我出家算了……”自己对着外面喊了一句。

    姜饶这就是过了那个劲儿了,早把事情扔脑后勺了,没经过大脑就直接说了:“你?你不成,你六根未净……”

    这给齐娜气的,什么东西吧,还说自己六根未净呢,懒得搭理他,自己打开电脑原本是想找电视剧看,结果想起来上午自己老姐给发的东西,哎呦,齐娜这辈子就没看过这么YD的小说,看的眼睛都直了,这是什么三观啊?自己特别憋气的就把页面关掉了,给她发这个东西干什么?关掉了之后自己心里又觉得痒痒,小说而已嘛,要什么三观啊,再说最为经典的红楼梦里面不也是有嘛,大家族自己应该理解理解的,自己起身清清喉咙,有点怕被姜饶给发现,带上门,又打开了,小说这个东西能想象的空间就大了,看着书里面写的比较直接的东西,呃……

    齐娜就想,这还真是天赋异禀呢,都那个年纪了还能这样吗?

    姜饶看完球赛,发现老婆把门给关上了,干嘛呢?自己踩着拖鞋就推门进来了,这给齐娜吓的,看到精彩的地方他推门就进,自己是有点被吓到了更多是有点不好意思,要是被姜饶看见了,到时候肯定说自己那什么,不能给他这个机会。

    “你怎么不敲门呢。”

    姜饶鼻子都要气歪了,自己进自己家的房间,还得敲门?看着齐娜那副心虚的样子,自己看着齐娜刚才好像点鼠标来的,跟人聊天呢?

    这么一想,姜饶的心里就不舒服了,前几天他们俩差一点就闹离婚了,这时候齐娜心里难免有点空虚恨自己,别的男人一勾搭不就上钩了,可不能明着问,问出来就好像自己不信任她似的。

    “干嘛呢。”脸上的表情有点不自然。

    姜饶跟自己单位的女同事从来不搞暧昧,跟陌生的女人更加不会聊天,他的爱好就那些,回到家不是看看球赛就是看看自己喜欢的节目,有时候也是喜欢玩,但是玩的有分寸,那些微信之类的东西他是从来不碰的,现在很多东西太高科技了,自己也跟不上那些潮流。

    “能干嘛,你觉得我干嘛了?要不你过来看看。”齐娜立马就翻了。

    姜饶笑的有点尴尬,自己不是没说别的,怎么过去就没发现她脾气这么暴呢,自己赶紧服小道歉。

    “我没别的意思……”

    齐娜起身往外走,上卫生间的时候发现有点不对,自己回到卧室里,姜饶光着膀子就上床了,晚上穿不住衣服,总说自己身上热,大冬天的也就穿条底裤,你怎么跟他说就都没用啊,他不肯听你的。

    光着膀子坐在床上就把身上的睡裤给甩地上去了,齐娜看了姜饶一眼也没有说话,孩子不在家两个人就是轻松,姜饶是好几天没动她了,之前不敢,怕她闹起来在说讽刺的话,到时候那就冷场了,这两天不是看着气氛挺好的,心里就有点活跃了。

    一个男的娶了老婆摆在旁边也不是为了摆着看的,关灯,齐娜闭着眼睛呼吸有点乱,自己就首先乱套了,那边姜饶试探试探的摸了过来,手才落到齐娜的身上,齐娜觉得身体蹦出来一堆的火星子,完了。

    看小说看激动了。

    早上就愣是没爬起来,她老公昨天有点兴奋过头了,早上五点多又来了一发,不过照比着晚上来看,效果就差太多了,齐娜哼哼唧唧的不配合,某些男人有时候就是这样,想要你的配合,更多时候是不想要你的配合,玩点另类的,自己心里就舒坦。

    齐娜开着小车到了单位,她妈老早就来了,她看了一眼,没找到孩子。

    “没跟着来?”

    齐娜她妈说今天要出去去几个地方,孩子没有办法带着,叫别人看着呢。

    那边老姐在线上问齐娜有没有看。

    “不错吧,我很多朋友就都看过,看过之后就有感觉。”

    “啊?”

    齐娜就在这边装不懂,反正打死她,她也不会承认自己是看过的,说出来多丢人啊,咬死了就是不知道老姐在说什么,电脑那边的老姐也是狐疑,这丫头看都没看?就怕她觉得那名字不好看,忽略过去了,你知道找这样的一本书多难得啊,一开始别人推荐给她的时候,姽婳乱这叫什么名儿啊,自己直接就忽略了,后来还是别人选取了某些部分。

    有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你知道的,上了年纪的女人嘛,她跟齐娜是姐妹就没什么不好说的,齐娜眼见着老姐的话头有点不对,自己赶紧打岔就给打过去了。

    觉得跟自己老姐聊天真就是太危险了。

    办公室就自己,爸妈都出去了,剩下的人就都在厂里面呢,自己干完活就没有事情做了,随手又翻了翻老姐给的书,这家伙太过于重口了,真是什么样的书她就都敢看。

    *

    “穿衣服。”简宁看了看手表,叫王冉换衣服。

    王冉觉得这人有点怪,大晚上的换衣服要去哪里啊?

    这很不对劲儿啊,自己狐疑的换了衣服,难道是要给自己什么惊喜?

    今天是什么日子啊?

    好像不是她的生日,明天才是呢。

    两个人进了电梯里,王冉怎么问简宁就是不肯吐口,王冉也懒得再问了,他不愿意说的自己肯定问不出来的,上了车,看着他开的方向,这是要去哪里啊?

    “身份证带了吧?”简宁抽空问了一句。

    “带了。”

    等车子靠近机场,王冉这才看出来,这是要去机场?她明天还上班呢,现在这是要去哪里啊?

    也没有什么行李,就两个人来的,简宁说要去南京,王冉觉得他可真能开玩笑。

    “去南京干什么?我明天还上班呢。”

    就是去玩也得提前通知她一声吧,这样无声无气的,她跟领导招呼都没有打过,似乎有点不太好,难为是为了明天的生日?犯不上这样大费周折的。

    原本简宁是想安排在明天晚上,可惜人家歌星的演唱会不随着他的日期来。

    他车里的歌就都是王冉喜欢听的,一开始他也没怎么上心,有时候回家两个人晚上看看新闻,拿着遥控器转台的时候王冉有时候看见自己喜欢的人就会多看一眼,喜欢一个叫吴青峰的人。

    在简宁来看,太瘦的一个孩子了,可王冉就是喜欢,跟简宁还开玩笑似的说过,人家叫吴美丽。

    因为还没有到点,两个人在候机室等着,王冉脑子转的再快,架不住她根本就不知道他准备了什么节目,自己挨着他,简宁的手握着她的,飞机没有延误。

    “过两三个小时,我们还能回来。”

    啊?

    那这行程是……

    下飞机简宁拉着王冉去排队打车,上了车直接报了地方,那司机一听,他们当司机的对这些是了解的很。

    “是去看苏打绿的演唱会吧。”

    王冉听到这里要是再不明白,那自己不就是傻子了嘛,难得他有心了,笑眯眯笑眯眯的,是应该好好犒劳犒劳她老公,不过弄的这么神秘就没有必要了,早点叫她知道她更加高兴。

    到处都是人,喜欢吴青峰就是偶然之间,苏打绿的名字几百年前就听过,不过好像就没有太疯狂过,还是偶然之间听吴青峰的一首歌,莫名其妙的就喜欢上了,她的爱好也就这些,喜欢的歌星用手指头都能数得过来。

    拖着简宁的手。

    “没想到,你还是玩浪漫的一个高手。”

    简宁笑笑,这话可真是恭维他了,他知道自己不浪漫,难得浪漫一次还是很有必要的。

    有点激动,台上站的人是自己所喜欢的,声音真的是很好听,特别瘦的一个人,苏打绿的票是可以满足所有观众的,是任何人都能看的演唱会。

    苏打绿的歌王冉能唱完整的很少,熟知的也只是那么几首,高潮处是吴青峰翻唱了一首别人的歌曲我最亲爱的,主唱的声音有些空灵,那样瘦弱的少年站在那里,即便他已经不年轻了,但少年用在他的身上依旧不会失色,人前坚强人后流泪,唱了几句,转过身用手背擦着脸上的眼泪,万人合唱也有,握着简宁的手,人跟人相遇其实就是缘分,遇上了就是缘分来了,没遇上这辈子估计也就是这样了,嫁给不知道的人,过着不知道的生活,也许会比现在好,也许会比现在差,可她永远不会知道自己的生命里应该有这样的男人出现的,过着平凡普通的生活,也许还会因为鸡毛蒜皮跟丈夫吵架,或者也很是恩爱,可现在心里却对一切都是感恩的,万事没有也许,感激他能出现在自己的生活里。

    后半夜的人就比较少了,或许是他们坐的地方人比较少,王冉拢着自己的大衣,简宁搂着她,反正这地方不见得能遇上认识的人,王冉靠着他的心口方向,自己的手搂着丈夫的。

    “怎么突突然的就想起来带我看他们演唱会了?”

    简宁眼里有笑意:“不是喜欢他吗?”

    他一直都认为王冉喜欢的偶像类型应该偏向于自己这种,高高大大的,可原来却不是的,她喜欢瘦子,个子不能太高身材一定要瘦弱的,站在台上唱歌的那个男人,太瘦了。

    “喜欢呀,我记得我看他的综艺节目,上学的时候他说他们班的女生总喜欢跟他比体重。没有接触过这样的人,看着很有意思。”看他的节目觉得这人有些神经病的,怎么就那么开朗呢,但跟本身的形象又有些不符合,不过谁知道呢,她只是喜欢他的歌儿而已。

    飞机有些延误,两个人在候机室多待了一个多小时。

    飞机落地,从里面出来,去停车场找车,王冉以为今天的节目就是到这里结束了,原来还没有。

    简宁买了花,就放在后车厢里,不多就一朵,说实在的他真是觉得送不出去,他不喜欢送别人花,也觉得这样并没有意义,自己强迫自己买了,最后锁在了后车厢里,下车的时候就想拿出来了,终究还是没好意思,那花就这样死在简宁的后车厢里了。

    “你这是要……”

    王冉觉得挺诡异的,这个天儿,还是后半夜,他们俩弄个酒精炉在外面涮火锅?这是不是就有点不靠谱啊?她是忍着没好意思说,毕竟人家是诚意十足的想帮她过生日,小区里找个地方,还别说简宁准备的东西挺齐全的,可是他似乎忽略了一个问题,王冉这个时间根本不会觉得饿,她如果吃了东西,明天一整天她的胃都会难受的。

    这边水才开,天空刮着风,王冉拉着大衣的领子,她告诉自己,男人有时候还是不浪漫的好,如果浪漫要用体温去换,她还是宁愿在家里缩在床上算了。

    简宁是东西买的很齐全,羊肉片还有她喜欢的丸子,王冉无语的看着天空,风吹在脸上,鼻涕都要吹出来了,可见这种东西不叫做浪漫,叫做折磨人。

    都扔进去了,那边保安手里提着手电筒,那边攥着电棍就杀过来了,录像上有两个人大半夜不睡觉在外面坐着,还有火光,保安肯定是要过来的,人家保安就觉得很奇怪,这个小区还有人大半夜的不睡觉下楼吃火锅?疯了吧?

    小区里的路灯灯光比较昏暗,毕竟晚上灯光如果太亮了也会影响别人休息的,没有看清这是那个业主。

    王冉跟简宁的这一餐最后也没吃成,等于狼狈的就逃回家里了。

    王冉换了鞋,自己进了客厅就一直在笑,有点搞笑。

    “你能不能告诉我,你是怎么想出来的?”

    自己打了一个喷嚏,赶紧去找面巾纸,冻死她了,她以为今天会死在黑夜里。

    简宁原本是想玩一把浪漫,谁知道玩过头了,就变成这样了,这跟自己的设想有点不太一样,虽然设想里没有她会感动到哭的一幕,那也不是现在这样的。

    那花扔在后车厢里就给忘记了,一直也没记起来,还是送王冉回娘家,要把东西放到后面,太多了车子里放不下,一打开,那花都枯了,王冉看着里面的东西,心里咯噔一下子。

    有朵花?

    她可以告诉自己,是帮别人拿东西落在他车里的,可是谁的东西需要放到后车厢?除非是大件的还是熟悉的人,脑子里闪过几个人,要不然就是他买给自己的?这不现实,王冉知道简宁很讨厌送别人花,就是送也万万没有送一朵的道理吧?

    “不上来呢?”

    简宁看着她半天没动静,自己打开车门才要出去,王冉把后车厢就给带上了,心里很不舒服,知道自己不应该怀疑他的,应该问出来,可是怎么问?

    “不说话呢?”

    花是你买的?买给谁的?

    到了家里话也是很少,王妈妈还以为她是累了呢,叫简宁吃饭,喊王冉,王冉也没动。

    “别管她了,可能是累了。”

    王冉就想,难道是他们的婚姻痒了?

    徐秋华洗碗的时候用胳膊碰碰婆婆的,不是她挑事儿啊,小姑明摆着跟简宁出问题了。

    “妈,他们俩不是吵架了吧?”

    王妈妈还真就没看出来,就是王冉有点闹别扭,那可能就是累了被,以前上班的时候她不也会几个月这样一次:“别瞎说,好好的有什么好吵的。”

    徐秋华可不信。

    简宁自己能感觉出来,大家都在外面看电视呢,他推门进去了,坐在床边,王冉看着他坐下身自己就翻了身,背对着他。

    “我刚才放东西的时候看着你后车厢里有一朵枯掉的花,你买的?”简宁的脸有些压制不住的红,买了也就算了,没送也就算了,最后竟然还是被发现了。

    “你过生日的时候买的。”

    王冉听的很郁闷,合着还真是给她买的,最后没送给她?

    送朵花就真的那么费劲儿嘛?

    既然你肯买,就说明你是想送给我的,那为什么最后却没有送呢?没吭声,自己继续背对着他,简宁没有办法解释,他就是不愿意做这件事儿,别人逼也逼不了。

    “要不然你以为呢?因为这个不高兴了?”

    “谁不高兴了,我就是有点累而已。”王冉嘴硬。

    就是真不高兴了,当着你的面也不能承认我就是因为这个而不高兴的,那多丢人,不过事情弄清楚了,自己心里有底就行了,她就说简宁这样的人不至于干出来什么出格的事情。

    “那吃口饭吧,一直也没吃饭,妈做了挺多好吃的,都是你喜欢吃的,起来吃一口?”简宁打着商量,她到底是因为什么不开心自己不见得不清楚,不过人家不愿意说明白,他就得继续兜着,不能把话题挑开的太明显了。

    老婆的面子老公要负责给兜着。

    ------题外话------

    等群的人先不要着急哈,等我缓两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