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235 下跪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乔芸看了一眼外婆,觉得外婆似乎脑思维有些混乱,难道自己送上门人家就会要?

    克制不住的出口,实在是因为被打击的次数太多,弄的自己对自己特别没有自信,而且又离婚又带着孩子,王冉是原配又跟简宁生过孩子,是个男人也不会喜欢自己的。

    “我身上就什么优点都没有。”

    外婆恨不得一巴掌拍死乔芸,你自己对自己都没有信心,你还指望别人对你有信心?

    “王冉有什么?”

    乔芸压低声音,王冉有不错的家庭,有父母哥嫂有一份不错的工作,毕业的院校也很好,自己呢?离婚带着一个拖油瓶,有时候自己都瞧不上自己,简宁能喜欢她?乔芸只觉得搞笑,她是嫉妒王冉有这样的生活,但不至于发疯。

    外婆一路上唠唠叨叨的,为的就是劝乔芸去听自己的话,男人喜欢的根本就不是女人的脸蛋跟工作,那些个成功的男人还有教授为什么就要跟没什么文化甚至底蕴很是低下的人在一起,这就说明了一个道理,只要你能奉承男人,男人就都是一个样儿的。

    外婆觉得这就是简单到不能在简单的问题,她鼓动乔芸去挣鼓动乔芸去抢,就因为是亲戚,才好下手呢,机会就更加容易找,舍得出去脸皮,自己还怕不能叫他束手就擒嘛。

    乔芸抱起来小聪,儿子还在流鼻涕,一对上她的眼睛她就火大了,都多大的孩子了,怎么还糟践的这么脏兮兮的?

    乔芸心里会不由自主的去拿小聪跟闹闹做比较,因为当母亲的就没有比过闹闹的妈妈。

    “儿子啊,你不能这样下去,妈这辈子是赢不了你大姨了,你还要这样吗?把鼻涕擦擦。”

    小聪用袖子去擦,乔芸就上手打孩子,她理想中的孩子应该就是完美的,跟小绅士一样,她理想中的孩子应该是闹闹,那样站着就不动,不会有多余的话,看见谁都会格外的有礼貌,在他的身上看不见那些属于孩子的东西,小聪一用袖子,彻底把乔芸的火气给勾出来了,一样是孩子,为什么差别就这样的大?

    小聪看着妈妈,呜呜咽咽的就哭了出来,身边只有姥姥跟妈妈,养的有点女孩儿性格,遇到一点事情就抹眼泪。

    乔芸领着孩子回家,她知道自己拼不过王冉,因为王冉从小爸妈就都在,自己就没有那个福气,可是她儿子就不能在落后了,可乔芸永远却不知道,闹闹的成长轨迹,是伴随着他母亲的泪水的,伴随着他缺少的爱,一路上就只有一个人孤孤单单的,被严格要求的,他拥有的东西有时候很多,有时候又很少,他不见得就是比小聪幸福的。

    *

    王冉回到酒店已经很晚了,身上没什么力气,女人嘛结了婚就肯定多多少少都会有点毛病的,她还算是好的,躺在床上不愿意动,睡在一边的女同事打着呼,王冉的神经有些脆弱,一旦听着这个声音她是没有办法睡下去的,自己睁着眼睛看着外面,然后极其疲惫的抓着睡衣进了浴室。

    小腹有点抽痛,用毛巾擦干自己身上的水迹换上睡衣,从里面踩着拖鞋出来然后掀开被子爬上了床,给简宁发了一条短信。

    “小腹有点痛。”

    王冉这是老毛病了,简宁还没有睡,自己坐在床上拧着眉头神情似乎有些纠结的拿着手机一直在看,王冉离开家这个家就真的是一点生气都没有了,雪白的被子,雪白的床单,包括他的枕巾一切就都是白色的,会给人一种这是样板间的错觉。

    看看时间,这个时间她的房间应该会有人,又不能打电话过去,她是一直在吃丸药,估计是没带够。

    早上起床,把家里彻头彻尾的收拾了一遍,家里有简宁就永远都不会脏,不用等着你上手,到处就都是干净的,他没有吃早餐,少了一个人似乎早餐对他的吸引力就极具减少,开着车到了诊所,今天似乎有些清闲,八点准时给王冉去了一通电话。

    “还疼?是怎么样的疼,你形容给我听。”

    王冉已经好多了,就是有时候会像是抽痛一样,每一次持续的时间不会太长,一个月甚至有时候好几个月才会疼一次,次数不太明显,她也检查过,说是没有太大的问题,女人的小毛病而已。

    “已经不痛了,昨天想跟你说就发给你了,早知道这样就不跟你说了。”

    “你身上的药都吃完了?”

    “还有,不太想吃了。”

    王冉就觉得总吃药跟麻烦,前一段身体比较弱,吃的就比较紧跟着,不吃不行,他每天都看着你,你不吃他就会不高兴。

    “我晚上去找你好不好?”电话里静静的,她没有马上回答,依着王冉是一定不喜欢他过来的,首先她是在这里工作,他来了之后一定就还会走的,他一走自己就更加闹心,还不如不来,但又了解他的个性,知道自己若是说不叫他来,也许这人就得不高兴。

    “简宁……”有时候王冉就真的会把角色互换,觉得自己像是他妈妈一样,或者是因为他跟儿子的气息太像了,她有些无力感,她工作的时候想起来简宁的时候很少,但是简宁想她的时间估计很多。

    这是人的个性问题,并不是说明她不够爱简宁,也不是她不够关注简宁,而是她的个性是这样的。

    “我有在听,你说。”

    “我过几天就回去了。”

    简宁默不作声,你也说了是过几天,还要等上几天,家里冷冷清清就他一个人,不过依然没有说什么就挂断了电话,简宁想自己是依赖王冉的,他想大多数的男人就与他是相同的,他愿意与这个女人结婚就说明了他是想跟她共度余生的,他想每时每刻都看见她,人生里拥有她才会觉得这是完美,就好像你终于吃到了自己想吃的美味一样,啊,原来就是这个味道,就像是情绪不好的人半夜一定要吃到冰淇淋是一样的,只有你把想要的东西把握到了或者吃到嘴里了,你才会觉得,嗯,这就是尘埃落定了。

    他上班的时候跟同事就不是经常出去,简宁的交际范围不是很宽,他宁愿一个人待着也不愿意一群人聚集在一起吃饭,也许是跟自己的职业有关系,有点时间就要休息,他很怕吵,亲戚之间又不像是别人家相处的那样好,有事儿没事儿就可以跑到人家的家里去坐坐,回到家老婆人在外地,能陪伴他的就只有一室的寂寞,他想念他的爱人了。

    懒得去弄任何的吃的,每天能对付就是对付,不过依旧是高要求,粗粮配着水煮青菜,偶尔会叫外送,送过来一条鱼,清蒸的鱼。

    简宁吃东西的习惯这是任何人都不能改变得了的,回到家里吃过饭,剩余的时间不是看书就是整理家里的卫生,他似乎每天都很忙,可是似乎每天心里也都有点空虚,胸膛的位置压抑着满满的思念,思念那个叫爱人的女人。

    一个人靠着床头看着手里的书,转眼又到了要接闹闹的时间,简宁去接,一般他不会去大门口,特别是摔了电话之后,他觉得这一次自己跟这个家就真的是越来越远了,或者来说,他已经抗拒了那个家的存在。

    简宁的母亲叫佣人送闹闹出去,自己并没有下去,站在窗子前看着闹闹向着自己爸爸走过去。

    闹闹背了一个小小的书包,那里面装的是买给他的漫画书,小家伙走的很慢,缓缓迈着步子往自己爸爸身前走,站定在父亲的身前,简宁蹲下身把儿子的羽绒服往上拉拉,从自己的手里把围巾给儿子带上,如果儿子感冒了,他妈妈会伤心的。

    “妈妈呢?”

    简宁无可奈何的说着:“没回来呢。”

    闹闹哦了一声任由父亲牵着自己的手往车里去,父子俩大手牵着小手,简耀东的车从一侧开了进来,那辆车里面的人认识简宁同样的简宁也同样的认识车里面的人,可父子俩似乎就像是约定好了一样,简耀东移开了视线,他的孙子不能做一个没有父亲的野孩子,父母必须双全,至于说父母能起到什么作用那些就不在他考虑的范围之内了。

    之于简耀东来说,他喜欢健全的家庭,所谓的合格,最低等的首先就是家里人口齐全,父母不能离婚而且不能有一方过世,所以当初愿意答应简宁跟王冉结婚,多少王冉家里人员齐全也算是能过关卡的选择项。

    一个父亲带着一个孩子,肯定就不如母亲那样,领着儿子去超市,买的东西永远就都是重复的,因为对着那些零食,简宁真的很是头痛,他从小就不吃这些的,简承宇原本喜欢吃,可架不住每一次父亲都领着他买这些,厌恶吃这些东西。

    领回家,晚上陪着儿子看电视里播出的动画片,不停的看然后心里不断的重复,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无聊的东西,简承宇的注意力明显也不是集中在电视上,因为父亲想看,所以他要坐在这里陪着父亲看,他的背包里有奶奶给装的画册,他还没有看完,自己现在就特别兴奋,特别想去看,可是他的教养告诉他,他只能坐在这里。

    王冉按照原本的计划提前三天回来,原本单位是要给买机票的,实在是因为最近出差的频率很高,她看见飞机就有些怕,几个同事也觉得不如坐火车来的好,卧铺躺在上面至少还能睡一觉,几个小时就到家里了,从路程的角度来说,其实这个城市飞机跟火车相差的距离真的不是很远。

    一直到上了火车,王冉才知道什么叫痛不欲生,她已经好几天都没有休息好了,托一个房间同事的福气,她每天都睡不好,睡眠只能维持在三四个小时左右,躺在卧铺上她才知道自己高估自己了,她应该坐飞机回去的,至少不会像是现在这样还有几个小时的路程,自作孽不可活,她高估了自己的本事。

    简宁早上人心情不错,唇角微微上翘着,诊所里请了三个护士,小护士嘛跟谁一混就熟悉了,也不怕简宁。

    “今天这么高兴?”

    简宁不可置否的笑笑,应该高兴的,他老婆今天回家。

    给王冉打电话,王冉在电话里抱怨着,实在不能怪她,她没有休息好,她的心情一点就都不好,到了那边还有水土不服加上睡眠质量不好,她觉得自己要挂在那个地方了,最可恨的是,平时小腹抽痛的话很少情况下会出现,但是现在又出现了强烈的痛感。

    “我恨死这个地方了,我恨死火车了,我为什么要愚蠢的选择坐了火车呢?哦,愚蠢的人类,挖了一个坑把自己给埋了……”王冉也不清楚自己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她是抽烟的地方打给简宁的,因为不能当着同事的面去抱怨,对,还有她恨死火车上的卫生了,尽管收拾成这样已经很是不易了。

    她恨一推门进去迎面扑过来的味道,她恨这一切。

    简宁的唇依旧高高的翘着,他当然有听出来她的心情很不好,开着黑色的幽默笑话,尽管一点也不好笑,他老婆看起来真的是要疯了呢。

    “你在最近的那一站下车,我过去接你。”

    “不要,你开车要更久。”王冉固执的拒绝,她忍忍最多还有两个多小时就到,如果他开车过来又要折回去,这样并不划算,如果路程很近的话,她就一定不会反对。

    简宁知道王冉的暴怒其实跟一切都无关,最大的原因是因为今天是周六,哪怕就是她一大早的上了飞机赶回来,闹闹依旧她是看不到的,所以她在发邪火。

    “那好,我去火车站接你,就在门口,到了你就可以看见我。”

    他的声音很润很暖,压抑着腔调里的笑意,王冉就可以想象到他说话的样子,唇角一定是微微上翘的,这个人。

    她有些失控了,自己更加是了解自己的内心,她想闹闹了。

    “不要马上就出来,还有一段时间呢。”

    王冉怕这人犯傻,提前去坐火车能看见什么,孤零零的等着,那岂不是更加的无聊。

    回到卧铺,同事在打扑克,他们的神情似乎都很好,只有个别的女同事在给家里打电话,也许是在跟孩子说话,手里捏着手机,闭着眼睛,简宁,我真是恨每一个好妈妈,请原谅我现在的心情吧。

    王冉的同事还算是比较有绅士风度的,男同事一一把女同事的行李箱从火车上面提了下来,然后几个人换着帮女同事提着行李往出口去,

    “不用不用,我的东西并不是很多。”王冉谢绝了同事的帮忙。

    她每次出门东西都不会带的太多,即便是她要带,简宁也不会帮着她准备那些的,拖着行李出了验票口,就看见了站在一侧的丈夫,接站的这些人,王冉觉得自己可以轻狂的说一句,她老公最好看,远远的站在人群里,明明是那样的格格不入,却又显得那样的与众不同,与万万人当中,第一眼看见的就是他。

    简宁上前接过王冉的行李,两个人跟同事打了一声招呼就提前走了。

    简宁把行李放到后面的座位上,王冉调整了一下座椅的位置,自己躺了上去,手横在脸上。

    “你不要跟我说话,我的心情很不好。”

    简宁带上车门,自己很想把头放入她的怀里,叫她摸摸,这样她也能感受到儿子的气息了,但是周围的人实在太多了,他不能冒险,将车子开走,王冉睡了一路,因为身边有可以叫她放下心的人,不至于能睡着,但是大脑也有些乱,一直感觉到车子不动了,睁开眼睛,原来并没有到家,而是遇上红灯了。

    眼睛里带着一些红血丝,简宁伸出手盖在她的脑门上。

    “可以在休息一下,还没有到家呢。”

    王冉却睡不着了,自己的脸蹭着他的手:“你接了他两次?”

    简宁点点头:“口味好像变了,第一次买的东西第二次就不吃了,很喜欢吃肉。”

    这孩子这点很不像是他,昨天晚上简宁给儿子做了一大桌丰盛的晚餐,大部分就都是肉,明显孩子吃的很开心。

    王冉继续用自己的脸往他的手上蹭,依旧在等红灯,简宁用自己的头微微靠上她的,马上就离开了,毕竟眼看着就要变灯了。

    “想儿子了?”

    王冉嗯了一声,简宁开车停好,王冉已经提前上去了,她现在就很想扑到床上去,打开门换了鞋就直奔卧室去了,外面的大门并没有带上,简宁提着她的行李拎进家里带上门,自己在门口换着拖鞋,并没有着急去收拾她的行李,而是脱了衣服直接进了卧室里。

    “你过来,让我抱抱。”

    简宁坐到床上,王冉把自己的头枕到他的大腿上,抱着他的腰身,努力的在他的身上嗅着。

    “我想我儿子了……”

    王冉在卧室里睡觉,简宁收拾好她的行李,不管是上身还是没上身的衣服全部都扔进洗衣机里面洗了最后烘干叠好收起来,然后给母亲去了一个电话,简宁母亲的表情微微有些不悦。

    “昨天你才把孩子接走。”

    简宁说自己想以后每个星期留孩子两天,毕竟闹闹还小呢,小孩子会很没有安全感的,简宁母亲觉得犯难,这一点真不是自己难为他,而是简耀东压根就是不可能会答应的。

    犹豫了半响最后还是叫简宁过来接人了,简耀东人暂时不在国内,先接走再说吧。

    儿子想跟孙子培养感情,她是一定不会拦着的,如果简宁说是因为王冉回来了,想闹闹了,想接闹闹,那简宁母亲就一定不会松口的。

    因为简宁没有说,而且她也不知道,所以她答应了。

    王冉就感觉一边好像是有人在看自己,她以为是简宁,回到家里了,穿着属于自己的睡衣,宾馆酒店再好那也不是家,回到家自己就能安心的睡着,闹闹一点也不闹,现在安静的很,自己就坐在一边看着手里的漫画书,他似乎很喜欢看这些东西,不过也是,很好理解的,也不需要你去费脑力想任何的东西,小孩子嘛。

    王冉睁开眼睛的第一眼,就看着坐在一边的儿子,自己没觉得意外也没觉得吃惊,更加没有把儿子搂进怀里狠狠的稀罕,只是很是平常的坐了起来。

    “妈妈睡太久了,后悔了。”

    她如果知道儿子回来了,一定不会睡的,再困都不会睡的。

    简宁出去负责买吃的,王冉跟儿子坐在地毯上,她拿着玩具递给儿子可惜闹闹对这些没有太大的兴趣。

    “想妈妈嘛?”

    闹闹看着自己妈妈,对着妈妈笑笑,就这么一笑把王冉的心都给笑碎了,怎么就那么可爱呢?并不是因为是自己生的孩子,她就觉得这个孩子好,而是闹闹每一点都让身为妈妈的她觉得自豪。

    抱着儿子,拍着儿子,可惜闹闹已经长大了,现在不喜欢这样的动作,小身板有些僵硬,在他的世界里,爷爷是不准许这些出现的,这些就叫做溺爱。

    上了桌父母坐好了他才能跟着坐下身,父母动了筷子他才能动。

    不过高兴的时间没有太久,司机过来接孩子了,佣人说简耀东提前回来了,夫人叫她过来接孩子,简宁不能叫母亲难为,闹闹以前每次离开家都会闹的厉害,但是现在已经越来越沉默了,甚至走了就不会回头,王冉站在门口站了挺久的,她以为孩子会哭,孩子会对着她依依不舍,然后什么就都没有发生过,孩子拿好自己的东西,拉着佣人的手,没有一丝的不舍,就那样走了,好像他已经习以为常了,这让当母亲的心里很难接受。

    就像是王妈妈产生的类似感觉,这孩子好像真的就已经不需要他们了。

    说不清心里是什么样的感觉,叫儿子以后成为简耀东那样的人嘛?王冉觉得可怕,一个连爱都不懂得的人还能算得上是人嘛?人的七情六欲就通通都没有,她儿子不能这样养的。

    “他走的时候我留意看了,他眼睛里竟然一点不舍就都没有。”

    王冉说的很是疲倦,扯过一边的被子盖在身上,简宁从她的后腰抱了过去,王冉眨着眼睛:“我一直都想,当了妈妈可能都会有这种想象,我儿子长大了会成为什么样的人,我只想叫他成为一个能开心的人,会爱人也有别人去爱他,不然的话哪怕即便在成功,他有多少亿可是他不会爱,他不就是个赚钱的机器嘛,我明白这个世界上没有钱就不行,没钱的人拼了命的想有钱,想过有钱的生活,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母亲,除了盼着他平平安安,对他没有太大的期望。”

    “我知道。”简宁轻轻吻着老婆的脸,王冉转过身,双手从他的腰下侧钻了过去,就那样紧紧的抱着。

    *

    “你别说了,乔芸我手里没钱……”齐娜的好耐性也终究都被乔芸给耗光了,什么东西啊?借钱借个没完了是吧?

    她现在相信妈妈说的话了,你对别人心软,别人就直接坑你没商量,要多坑就有多坑。

    齐娜不耐烦的想挂电话,乔芸脑子里却突然想起来一件事,她咬咬唇,其实她不想说。

    “我真没办法了,小聪要看病要吃药……”乔芸也不想天天跟人借钱可是孩子身体不好怎么办。

    “乔芸小聪是你儿子,不是我的……”齐娜喊了一句,这边要挂电话,那边乔芸却突然开口了:“你知不知道姜饶为什么跟王冉姐那么好……”

    ……

    齐娜只觉得自己的脑子里有点乱,疯了吧?那是亲戚啊,这还算是近亲呢,近亲结婚?她听乔芸说的第一句,直觉就是不可能,第二个反应有些膈应,试问哪个女人坐到她现在的位置会觉得不膈应的?

    姜饶跟王冉是什么样的关系?

    “你的意思是跟我说,王冉姐勾搭姜饶的?”

    乔芸墨迹半天才说了一句话:“不是,是姜饶单方面的喜欢王冉姐……”

    姐?

    这个姐她是喊不出来了,齐娜只觉得自己的嗓子像是被稻草给噎住了一样,这个婚从结婚开始,她就抵触,不是不喜欢姜饶,跟谁过都是要过一辈子的,女人也不可能就不结婚,她本人很冷感,不管是结婚前还是结婚后,齐娜知道自己有毛病,她不敢提,她这样的就算是有残疾了吧,无论老公怎么努力,她就是一点反应都没有,看过医生了,医生说的那些对于她来说就都没用,齐娜都有想过,自己一辈子也就这样了,是她对不起姜饶,现在听说这个……

    “你再给我说一次?”

    齐娜她妈怀里还带着外孙女呢,一听女儿的话,把孩子交给丈夫,叫丈夫带着外孙女出去玩,齐娜又是哭又是喊的,说不过了,没有办法过,这是人能干出来的事情嘛?

    齐娜她妈听了心里也是一样的膈应,可是她不信。

    “好好的,跟你说这个干什么?”

    齐娜就说乔芸跟自己借钱,自己说不借。

    “一样的事情传两个人口中,味道立马就变了,你不要听她说的,你去问你外婆。”

    齐娜她妈直接就给女儿指路了,这件事儿可以压着不问,可女儿心里过不去,加上乔芸今天敢说出来,以后更加敢,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她想他们家应该有权力知道吧。

    乔芸哪里知道自己惹大祸了,她原本的意图就是想叫齐娜借自己钱,把过去知道的就告诉齐娜被,她什么都说了,齐娜就应该跟她亲近的,谁知道弄巧成拙了。

    齐娜来问外婆,外婆一定就不能认,她如果说姜饶真的喜欢过王冉,那姜饶成什么了?齐娜势必回去就要跟姜饶闹的。

    “你这话是哪里听来的?”

    外婆就是不解,姜饶对王冉的心思早就收回去了,齐娜是怎么看出来的?从哪里看出来的?

    等着齐娜把乔芸的名字说出来,外婆都要气吐血了,什么叫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这种事情你能乱说嘛?你是打算叫他们俩离婚吗?

    外婆不肯吭声,齐娜就一直等着外婆的回话。

    “姜饶没喜欢过王冉,至于王冉有没有别的心思我就不知道了。”

    齐娜觉得简直就是无稽之谈,不是自己看不上自己丈夫,而是从各种角度来说,姐夫那人真是太完美了,她要是王冉她肯定要简宁不会去喜欢姜饶的,再说这是亲戚,真有那个心思了,多龌蹉,你可以爱任何人,甚至可以爱有夫有妇。

    “王冉那时候年纪大了,也找不到合适的,齐娜啊你就是心思太单纯了,人家涮着你玩,你还帮人家数钞票呢……”自己的亲外孙不能埋汰那就只能埋汰王冉了,这种事情本就是一个巴掌拍不响的,姜饶跟王冉从小就认识,怎么突然就喜欢上他姐了?王冉在里面就什么都没做?这话外婆是不信的。

    看着挺安静的,其实心眼子就比谁都多,要不然能嫁到那样的家里去,拖着拖着不嫁最后到底还是找了一个有钱的,简宁这事儿前后知道的不算是清楚吧,但凡是个男人就不能要这样的女人,说出去都丢人。

    齐娜看着外婆,外婆不停的再说,齐娜也不是傻子,事情发展到今天,她跟王冉的关系是肯定不能回到过去了,不过外婆说她就信,她脑子还没那么木头,找到婆婆,当着夏侯兰的面就把事情说开了。

    进门脸上淌着眼泪,这到底算是什么事儿?

    姜雯人还在家呢,坐在沙发上原本磨她妈在给自己出点私房钱呢,齐娜是不管不顾,进门就开始质问,把夏侯兰也给问懵了,夏侯兰这辈子就从来没有这么恨过自己妈,你这不是把孩子往死路上推,你说那些干什么?一口咬死了就没有发生过就是了,什么好事儿嘛?

    “你外婆糊涂了……”

    姜雯看着齐娜的样儿也是来气了,你跟谁俩玩小脾气呢?

    “愿意哭回你家里哭去,我家欠你的?从你进门开始,我妈怎么对你的?别给点脸不要脸……”

    齐娜原本心里就是有气,姜雯说话又是不让分,过去是齐娜自己心思大度,懒得跟小姑子吵一起去,今天她就得说道说道了,齐娜不如姜雯刻薄,姜雯骂起来人那是一个顶两个,要结婚的姑娘,原本小心思就多,出发点不见得就是为了自己妈,大哥结婚爸妈搭出去多少,轮到自己结婚就要一样没一样,她怎么忍?借着这个火,一口气就全部都喷出来了。

    “我们俩谁不要脸……”

    夏侯兰夹在中间,一边是女儿一边是儿媳,现在这档子事儿眼看着就要被戳穿了,夏侯兰只能对着姜雯来火,说什么也得抱住儿子跟齐娜的婚姻了,本就是过去的事儿,自己那个糊涂的老娘没事儿找事儿说出来的。

    “你一个小姑子跟你嫂子怎么说话的?你给我闭嘴。”

    姜雯看着自己妈,可真是好啊,有了儿媳妇亲生闺女就都不要了,见过这么愚蠢的人吗?你对人家好,你就真的指望人家能对你跟亲生女儿似的?姜雯一上来那个混劲儿,她是谁都咬,看着夏侯兰这样说自己,也豁出去了,你儿子干过什么,你不清楚嘛?

    你要是不清楚,我就帮你认清楚。

    “你真以为你丈夫就是什么好饼呢,我告诉你,是姜饶自己看上王冉了,那时候差点就没去死了……”

    啪!

    夏侯兰的这一下打的可真是不轻,她就有心想打死姜雯了,那是你亲哥哥,你说这些干什么?

    齐娜真的懵了,原本以为是乔芸多少包含了一些水分的编瞎话,到头来结果竟然是真的?姜饶喜欢王冉?他们是亲戚啊,近亲啊,他想干什么啊?难怪他愿意跟王冉姐好,真是恶心死人了。

    齐娜转身就要跑,夏侯兰顾不上姜雯,自己伸手去拽齐娜,说都说开了,只能劝。

    姜雯没人管,自己捂着脸就跑了,姜雯自然有地方去,跟准小姑子准婆婆的关系现在就超越自己亲爹妈了。

    “我有什么错?上手就打我,我现在是看出来了,我这个当女儿的就真的不值钱……”姜雯是连哭带嚎的。

    姜雯的准婆婆心里也是有点膈应,觉得这孩子是不是缺心眼啊,你哥跟你嫂子真要是离婚了你有什么好处?简直就是吃里扒外,你是恨你哥不死吗?

    表面上到不至于说出来,原本挺喜欢姜雯的,现在看着,这就是个搅家精啊。

    姜雯自己心里还不觉得,一直都认为婆婆是把自己看的比女儿都重要的,到底是小皱人心思宽厚,出去给姜雯买吃的,哄着吃,小皱也不是傻子,觉得姜雯是把自己家的事情说的太多了。

    “到底你还没嫁过来呢,跟我妈没有必要说这些……”

    小皱心里清楚,自己妈心里恐怕对姜雯的印象不太好了,他知道姜雯是个什么样的人,其实没什么心眼子,不太想看着母亲跟她心里生了隔阂,偏偏姜雯自己不知道好赖。

    “我说了能怎么样,我妈以后我是不管了,她有她儿子呢,反正家产都给儿子了,爱谁管谁管,她大儿子不管她就要饭去,要到我门口来,我也不会给她一毛钱的……”

    得,直接结仇了。

    小皱听着这话觉得怎么就那么别扭呢,到底是你妈,虽然现在吵架了,有些话不能说啊,这样容易被人笑话,哄了半天。

    齐娜回家收拾行李一件一件的装起来,夏侯兰拦不住啊,自己给姜饶打电话,姜饶从单位跑回来,假都没请呢。

    “赶紧的进去劝劝……”

    夏侯兰自己站在客厅里,揉着心口,她这是做什么孽了啊?这就闹着要离婚,就因为这点破事儿……

    姜饶自己说不出来求饶的话,说自己年轻的时候不懂事,可喜欢上一个人这不是脑子就能控制住的,他就喜欢过了,那段时间非常喜欢,想要跟她结婚,想要跟她生孩子一起生活,他也从来没有后悔过,发生过的要怎么后悔?

    姜饶这孩子脾气也是轴,不愿意解释,过去的事儿自己本打算就压着一辈子不说,他能对齐娜有多好自己就尽力有多好,因为觉得对她有愧疚,这就像是一道伤口,他不愿意示人的伤口,现在就这样光明正大的被人给扒开了。

    “你什么都别说了,过两天我们去办手续……”

    齐娜话是扔了出来,她不可能跟这样的人过了,这口气无论如何她也咽不下去,想起来王冉给自己的衣服,她还穿人家不要的衣服,想越是恨,照着自己的脸就给了一个耳光,她妈从小就可着好的给她,她怎么就那么眼脾子浅呢?到处去找剪刀,拿着那些衣服拼命的剪。

    “她是你姐啊,你们是亲戚啊……”

    齐娜一直哭一直哭,外面的夏侯兰什么都说不出来,人不拦住,一旦齐娜回家事情闹开了,这事儿就大了,夏侯兰要了一辈子的强,从来就没对着谁软化过,她就这么一个儿子,孙女才这么大,拉着齐娜的手,齐娜不去看婆婆的脸。

    “齐娜,你给姜饶一次机会,齐娜……”

    夏侯兰也是哭的满脸都是眼泪,不看在大人的面上你看在孩子的面上,你们俩孩子都有了,过去的事儿何必抓着不放呢,他过去是不懂事,可无论夏侯兰怎么求齐娜,齐娜就是一点反应都没有,自己拖着行李就往外走,夏侯兰对着儿子喊,想叫儿子去拦齐娜。

    “姜饶……”

    姜饶人就在卧室里,可是自己却站着不动,丝毫就没有想拦妻子的意思,过这些年了,没感情那是骗人的,王冉那等于就像是一个梦,每个男人也许都会有性幻想的对象,那是那个对象不见得就都能走到一起,就是一个飘渺不实际的梦,梦醒了他努力的对着妻子好,他喜欢齐娜他也爱齐娜,姜饶用手捂着脸,自己不转头,手掌心里满脸的泪水,后悔不后悔?真到了这种时候还是后悔的,可是已经来不及了,这个世界上就没有卖后悔药的。

    “妈,你这是干什么……”齐娜要躲,夏侯兰直挺挺的对着儿媳妇就跪下去了。

    她不知道自己跪儿媳妇,将来她地位就没了吗?她什么都清楚,什么都知道,以后就是想硬气都硬气不起来,可是姜饶是她儿子,她不能看着儿子毁了,只要齐娜愿意退一步,他们俩有时间好好的说,感情还是可以好起来的,她都这个年纪了,自己的脸面算是什么、

    夏侯兰或许不能算得上是一个好人,但是她对自己的孩子却真是宁愿付出一切的,把自己的面子扔到地上给齐娜去踩,齐娜伸手去拽婆婆,夏侯兰被她给拽了起来,拉着齐娜的手:“齐娜啊,你就看在妈的面子上,孩子还那么小呢,你给他一次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