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239 温暖牌爸爸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都快四点了。”于田田不回答自己是没睡还是睡醒了。

    没有女的就不想把控自己丈夫的,可田田心里清楚的很,自己跟王亮明摆着就是她爱王亮比王亮爱她多,离开他自己活不了,他离开自己估计完全就没有问题,不平等也没有办法,谁叫自己愿意了呢。

    王亮用眼角的余光瞥了老婆一眼,其实有时候也觉得烦,追根究底还不是想问自己在外面跟谁在一起了,有没有怎么样,别说没什么,退一步说就算是有什么,你问了就有用了?男人就讨厌女人追在后面问个不停,要是想背叛婚姻,你就是天天追着问都没用。

    原本还打算哄哄,结果因为于田田问的这话,干脆侧背着直接就躺下了,你自己的身体,你愿意睡你就睡,不愿意睡你就折腾去吧,反正不是我的。

    王亮心疼起来人他就不是一般二般的人,但是他要横起来,他也不管你死活,总得顺了他心思才行。

    于田田看着背对着自己的王亮,觉得他的侧影有些刺眼,刺得自己眼睛生疼,她还怀孕呢,挺着大肚子呢,再说晚上戴袁找自己吃饭,他就不打算问问?自己也跟着躺下身,这一夜也没有睡好。

    早上两个人起床谁也没跟谁说话,王亮是带着气儿走的,心里有点不愿意,你跟谁耍脾气呢?这样的就是自己给惯的。

    于田田原本是要去单位,结果王亮一摔门,自己就没憋住,想着结婚之前他是怎么对自己的,就是结婚之后凡事她能提出来的,就她妈那么对王亮,王亮也忍了,现在竟然对着自己发脾气?昨天晚上这到底是跟谁在一起了?她知道自己不应该那么去想,可就是控制不住,现在外面的女人多疯啊,他又会玩,心中升起一股子的沧桑感来,不高兴就想落泪。

    跟单位的领导请了假,直接拿着包就回家了,于田田爸妈现在还是在打工,女儿月月搭钱,可两个老人习惯那样的生活了,突然叫他们轻松,他们也是有些不适应,这才八点,女儿就回来了,这是……

    田田爸爸打开门,看着站在门外的姑娘。

    “怎么这个时间回来了?吃饭了没?”

    于田田拉着脸,自己不想说话,怕一说话就会哭,他太气人了。

    他们家也算是奇葩了,王亮原本就提过,老丈人住在这种地方,房子这么小,他当人家女婿的不可能就当自己是瞎子,有提过要出钱给老丈人买房子,谁知道于田田爸妈是一致不同意,说住惯了,不肯离开这里。

    “田田回来了,你出来吧。”田田爸爸对着卧室里喊了一声。

    没一会儿田田妈妈就出来了,女儿还是自己的亲,问了半天,于田田憋憋屈屈的说了,田田爸爸直接就上班了,这些女人的事儿他也不想跟着搀和,有孩子她妈劝就够了。

    田田妈看着女儿哭的这个可怜,想数落她吧,女儿怀孕呢。

    多大的事儿你就哭啊?

    男人能拴在你裤腰带上?就算是真的有能栓的也绝对不是王亮这种,王亮这个性她是看出来了,就是不能管的,你要是管的宽感情很容易就出问题,你要是事事都顺着他反倒是没事儿,田田妈看不惯女婿这样,可在看不惯婚也结了,孩子也有了,只能劝自己女儿。

    “我也没问别的,就说快四点了,就不搭理我了。”

    田田妈妈看着女儿的样子心底叹口气,你弄不过人家,结婚之初就被人给压住了,人家的态度就是明明白白的,你吃亏是你自己自愿的,这个没有办法救的。

    王亮跟同事打了一声招呼,这边电话进来了,忙了一个上午,伟亮的事儿真不是他不想插手,而是他也没那个本事,问老爷子了,老爷子的态度就是冷眼旁观,不能因为帮别人把自己给搭进去吧,要是能帮,谁也不至于就差这么一个雪中送炭,现在不是不行嘛。

    心里也是有点烦,人长大了就得变得比较现实一些,比如为朋友两肋插刀,这话未免就有些假了,首先得是自己先活明白了。

    一直也没搭理于田田,就愣是一通电话没有,小样儿的反了她了,给谁脸色看呢?别说我快四点回家,我就是天亮回家怎么了?

    下班直接就回自己妈家了,田田拎着自己妈给装好的饭菜拎回家,左等王亮没回来,右等人没回来,想打电话吧,怕他到时候在叽歪,这边王亮他妈也是纳闷,这小子今天这是要在家里吃晚饭?

    “多做一个人的,看样子是不走了。”王亮妈妈跟家里的阿姨说着话。

    “不用带我的,我就坐一会儿就回去了。”

    王亮妈妈坐在儿子身边:“你媳妇儿呢?吵架了?”看样子是有点像。

    王亮脸上笑着:“有病就得治,得让她知道知道别一天跟一个总管似的,有些事儿她能管有些事儿她不能管。”

    王亮妈妈恼怒地瞪了儿子一眼,你这是什么性格啊?你把人娶到家,还不行人家问问你行踪?你就是不许问也得主动给去个电话吧,她现在不是怀孕嘛。

    你外面没事儿,你怕什么?

    “外面有没有事儿这也不是她能问的,我就讨厌我吃饭的时候女人一个劲儿的来电话。”

    “懒得搭理你,赶紧回你自己家去。”

    当母亲的伸手推了儿子一把,说的是什么混账话,王亮耸耸肩,自己拎着衣服到底还是回家了,回到家里没有好脸子,于田田这是没招,自己犟犟不过他,玩脾气没有人家有脾气,自己再不甘心,王亮收拾她是一个来一个来的。

    “还生气呢?我不就说了一句话,没别的意思……”

    王亮脸上终于缓了一点,于田田要是不劝他那就一直别说话,反正他是没有事情的,就看谁心肠硬被。

    搂着自己老婆,这算是给她面子,这次就这样下台阶了。

    “朋友在一块玩,人家都没打电话催,偏偏就你打,打一次也就算了,那天他们就打赌看你能不能打第二次……”

    于田田觉得这些男的挺无聊的,拿这事儿打什么赌?小鼻子小眼睛的心里恨不得咬死王亮,就是人家打赌了,你有什么好生气的?我担心我才给你打电话,行,下次不打了,你愿意哪里去就哪里去。

    *

    “妈妈,我要这个……”闹闹站在架子前面,自己伸着小手指着摆放在上面的遥控飞机。

    王冉算是惯孩子的,她第一次当妈,孩子自己就养了这么两年就被抱走了,满腔的爱意无处可放,一个星期见孩子一次,哪里舍得对着孩子给脸色看呢,蹲下身,把架子上的遥控飞机拿了下来,母子俩蹲在一边研究了半天,王冉拉着儿子的小手,到底还是给买了,抱着孩子去结账。

    在简家,简耀东从来不叫人抱闹闹,多远的路都要他自己走,摔倒了就自己爬起来,闹闹是一回家,爸爸妈妈都抱着,能抱就绝对不叫孩子走,孩子大了体重也沉了,有时候王冉也觉得抱着累,可当父母的就是这样儿,孩子两腿夹着妈妈的腰,小手搂着妈妈的脖子,把小脸往自己妈妈的脸上蹭。

    “我要爸爸。”

    王冉是顾得了这头顾不了那头,手里推着车,这边还得抱着孩子,推车的时候就单手抱孩子,她有点抱不住,加上这段身体一直不给力,闹闹呢压根就没想下来,孩子是会看脸色的,在简家绝对不敢这样,从来不敢找人抱,一回家自己心里就有主意了,知道自己爸爸妈妈愿意抱着,不给抱的时候苦着小脸耍赖就有用。

    把车放在一边,王冉这边要结账,就得先把孩子放下来,要不然东西没办法装。

    跟儿子打着商量:“闹闹先下来,妈妈要给钱,给钱了回家才能玩飞机,行不行?”

    闹闹就不听话,自己小脸一别,有点耍赖了,到点想睡觉了,死活就是不肯从妈妈的身上下去,小手死死抱住妈妈的脖子,前面的人马上就完事儿了,王冉眼看着儿子不动,自己也没办法,单手抱着孩子,这边还得一弯一弯的把车里的东西一样一样的拿出来,超市的温度又高,弄的自己满头都是汗,后面排那么长的队,自然有人催,王冉这边东西都摆着呢,怀里有孩子,自己不方便去装,算了钱自己走到那边把孩子放在地上,闹闹的脚已经挨着地面了,可就是不下去。

    “闹闹你听妈妈的话,你先站着,站会儿……”

    闹闹的腿就给你发软,你是怎么说都没用,他就是不站,玩上无赖了,王冉原本就是有点着急,后面人都在催呢,孩子还不听话,怎么说都没用,蹲在地上往袋子里装东西,孩子就搂着她脖子,力度大了一点,袋子一斜,里面的东西掉了一地。

    “闹闹……”

    去超市的时候是带着笑脸去的,回来的时候就是晴转多云了,在超市的时候王冉就特别想给孩子两巴掌,就那么说,就不听话,原来好好的,现在这是怎么了?抱着孩子进了电梯,买的东西有点多,一只手根本就拎不住,她今天最大的失策就是不应该买这些的,闹闹困了,搂着自己妈妈就作妖,王冉这边抱着孩子,那边东西撒了一地,自己也顾不上。

    把闹闹抱回家里,打横抱着,哄睡着了抱进卧室里,这才有时间去走廊捡东西,两条胳膊都麻了,发酸。

    闹闹没睡醒,王冉喊孩子起来吃饭,腰上还系着围裙呢,这边站在床边,孩子醒了就开始嚎,起床气,没有睡好就被叫起来了。

    “能不能好好说话,别哭了?”

    王冉心里知道自己是把孩子给带歪了,从他爷爷家回来的时候老老实实的,一到自己手里这才多久的时间就变成这样了。

    “简承宇你要是这么哭,你就自己哭吧,妈妈走了。”

    完全不鸟你,继续哭自己的,王冉是听不得他哭,好好的一个星期就接一天,还叫孩子不高兴,她心里也难受,就因为总这么想,一惯那就完。

    “妈妈再说一次,你要是这样的话……”

    王冉脾气也上来了,自己转身就走了,孩子一看妈妈要走,立马有点怕了,哭哭啼啼的就下床要去追。

    吃饭的时候王冉又犯错了,自己主动去喂孩子了。

    星期六给送回去,简宁母亲看着孙子这一身倒是没怎么说话,孩子照顾的挺干净的,领着孩子就进去了,吃饭的时候就看出来毛病了,孩子不肯自己吃,用眼睛就看着阿姨,看着自己奶奶。

    “承宇怎么不吃饭呢?”

    简承宇不说话,低头玩着自己的手,简宁母亲还没等说话呢,简耀东这边脸就拉下来了,客厅里还有这么多人呢,他是没管,脸阴沉沉的。

    “别吃了,去站着去,今天晚上谁也不许给他饭吃。”

    简承宇眼圈就有点红了,昨天他妈就是那么生气都没说不叫自己吃饭,小孩子嘛有个撑腰的立马觉得自己有底气了,坐在位置上就没动,以往简耀东只要一变脸,闹闹立马乖乖的就对着墙去站着。

    “告诉他妈下个星期别接了。”

    王冉是什么心思简耀东大概能猜到,就这么一个儿子,一个星期见一次,怎么喜欢都喜欢不够了,通病,你以为这是对孩子好,其实你就是坑孩子呢,小孩子现在一点都不小,他什么都明白,你宠着他,宠的没分寸了,他什么不敢干?特别出身在这样的家庭里。

    “起来过去站着。”

    简承宇在楼下这个嚎,站不住了,站的小腿发软,自己可怜兮兮的看着楼上,简宁母亲拢拢自己的睡衣,心里骂着,该,叫你不听话,回头又开始恨上王冉了,你说一个星期就让她接这么一天,就把孩子给照顾成这样了,他们前面付出多少都没用啊,没规矩就是没规矩。

    简耀东躺在床上,看了看时间,自己把手里的书放到一边去,关了一侧的台灯。

    “你叫他去睡吧, 别哄他。”

    早上简宁母亲给王冉打的电话,劈头盖脸的对着王冉就是一通说。

    “好好的一个孩子,在家里规矩立立整整的,你说昨天回来,在桌子上就耍赖,要别人喂着吃饭,他自己是没长手吗?我就怀疑,你这书都是怎么念的,有个儿子就不知道怎么得瑟了,你惯着他能有什么好处?昨天他爷爷说他,半天就没动静……”

    王冉听的憋屈,简宁母亲原本就是看不上王冉,说话带着刺,现在就更是找茬来的,怎么严重就怎么了说,说简承宇昨天站了一个晚上,当妈的一听这话,心里难受不难受?

    什么心情都没了,工作的时候一个劲儿的走神,不过心里也清楚,以后这孩子她是肯定不能喂了,要不然就管夹生了,孩子有小心眼,你说自己就喂了那么一次,回去就变样了。

    现在不对着他狠,将来社会现实会对着他狠。

    第二个星期压根就没去接,简耀东跟人约好了去打球,叫简宁母亲领着闹闹一起去的,他们在前面聊天,简宁母亲跟闹闹跟在后面,开始闹闹没意见,走累了就不走了,往地上蹲,要不然就是过去要抱着自己奶奶的大腿,要奶奶抱。

    简宁母亲是肯定不能抱的,私下的话也许她会心软,可简耀东现在人就在前面呢。

    “你要是不肯自己走,你就蹲着,一会儿爷爷奶奶就都回家了。”

    从孩子的身边离开,告诉不许人跟着他,他不走就让他自己待着,想要威胁绝对的没门,简承宇这边一看自己身边没有人了,扯着小嘴,眼看着就要哭了,可身边没人啊,哭给谁看呢,赶紧的就往前追。

    十一点多简耀东这算是结束了,没打算在这边用餐,他在车里坐着,这边车门开着,闹闹往车上去,老老实实的上了车,司机把车门给带上。

    简承宇小腿放在座椅上,瘪瘪嘴,简宁的母亲坐的是另外的车,已经离开了。

    “爷爷我要喝奶奶……”

    简耀东就扫了孩子一眼,孩子立马就老实了,别人的孩子是随着天性长,简耀东是压着孩子的天性叫孩子去成长,闹闹在车上晃来晃去的,自己小头一个劲儿的摇晃,困的就不行了,张着小嘴闭着眼睛,眼窝的地方还挂着潮湿的泪意,就愣是没敢哭出来。

    简耀东伸出手,怕孩子晃的严重到时候在扭到了,用自己的手托着孩子的头。

    司机要下车接孩子,简耀东并没有松手,自己下了车抱着孩子就往里面去了,大门距离里面的门还是有一段距离的,冬天了,好像院子里就少了一些绿意盎然更多是的是冬的味道,树枝伴随着冬风一起起舞,孩子睡的有些迷糊,似乎也不知道抱着自己的是谁,没有醒,眼睛都没有睁开。

    抱进了屋子里没有放下,直接就给抱到自己的卧室里,简宁的母亲是先回来的,一看丈夫抱着孙子,赶紧的把被子掀开,简耀东把孩子放到床上,自己伸出手给孩子扯扯被子,他是不会给孩子拖鞋的,这活儿还得简宁母亲来干。

    “醒了一会儿叫他喝奶。”

    他还要去公司,转身就离开了,离开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秘书手里拎着新买的遥控飞机过来了,交到简宁母亲的手里,这是给孩子的奖励,奖励他今天做了一个好孩子。

    闹闹醒了,睁开眼睛,眼睛眯着一条缝。

    “要喝奶奶……”

    简宁母亲手里拿着奶瓶子塞到孙子的小嘴里,一直就没给他断过奶,孩子喜欢喝那就一直喝着吧,明明是爷爷给的奖励,可爷爷总板着脸,就好像特别恨自己孙子似的,当着孙子也从来没有什么好脸色。

    简承宇喝完奶好像情绪好了一点,简宁母亲把遥控飞机递给孙子,她孙子就这么一点喜好,喜欢玩飞机。

    她站在楼上,孩子在楼下玩,自己手扶着楼梯看着下面,空气流动着,一丝一丝的拍打在她的脸上,心里难过。

    自己这辈子可怜不可怜别人永远不会知道,喜欢闹闹,有多喜欢闹闹就会觉得自己有多可怜,嫁人却生不出来孩子,要是自己的亲孙子那该有多好。

    简家的大聚会,一个月总有那么几次,全家人都要聚集在一起吃顿饭的,简耀东是一贯的忙碌,哪怕就是人回来了也是在书房,不会下楼,简禛跟简耀东是走一个路线的。

    家里有很多小朋友,可简承宇从来不跟别人玩,他害怕别的小朋友,躲着,自己待在自己的房间里。

    简宁母亲找了一圈孙子,就没发现孙子,鹏鹏他们都在楼下玩呢。

    “闹闹呢?你上去看看他干什么呢,把他带下来……”

    佣人上楼,闹闹抱着枪坐在床上,怀里还有两个玩具,晚上一般来说他会感觉到害怕,害怕会有大灰狼或者是妖怪把自己给吞了,可爷爷又不许自己找人一起睡,只能跟玩具睡了,现在下面来了这么多人,他也觉得害怕。

    “闹闹,走下楼了。”

    闹闹躲在佣人的身后,看见大人会打招呼,一张笑脸,保持着一定的角度,微微弯腰喊长辈的称呼外加一句您好,这孩子就是礼貌特别好,跟孩子的话,他几乎就都是不开口的。

    “您好。”

    简禛的老婆微微有些惊讶,自己大儿子跟简承宇年纪没有差多少,甚至月份就都比简承宇还大,看着简承宇对着自己打招呼,在看看儿子跑的无影无踪的,伸出手摸摸孩子的头发,说话的声音恰到好处。

    “你也好呀。”

    闹闹有点不好意思。

    吃饭的时候就能分出来孩子们之间的不同了,谁都知道简耀东脾气不好,规矩又多,吃饭的时候讨厌别人把碗筷弄出来声音,大人自然不会去惹人眼,可有几个孩子才那么大一点,桌子上就只有简承宇一个人,安安静静的坐着,吃东西自己夹多少吃多少,绝对不会弄的盘子里都是,小口小口的吃东西,喝汤没有一点声音,这都是他爷爷给管出来的,以前闹闹喝汤也是喝的哪里都是,简耀东从来不打孩子,就是体罚外加飞冷刀子。

    这样到底谁家的孩子规矩好,一眼也就看出来了。

    简琳原本认为孩子小弄出来一点声音这也没什么,可看着闹闹吃饭这姿态,哪里像是孩子,这里他绝对不能算是最大的,也是感慨了一句。

    “闹闹的规矩真好,教的真好。”

    简宁母亲倒是没有特别的表情,在这件事儿上需要别人夸奖吗?这不是应该的嘛,没什么值得好沾沾自喜的。

    简耀东撂筷子,闹闹跟着就马上撂筷子,大人自然是跟着简耀东的节奏,孩子不知道,没吃饱就继续还在桌子上吃,闹闹跟着他爷爷后面往楼上去,简禛的心头颤了那么一下。

    似乎又回到小时候了,简宁小时候规矩就特别好,在别的孩子还在疯玩的时候,他就已经是个小大人了。

    “鹏鹏你没吃饱吗?”

    简禛的妻子赶紧对着继子说了一句,简鹏鹏咬着嘴唇往自己爸爸的方向看了一眼。

    “爷爷,等等我。”闹闹跟着到了书房的门口,他爷爷直接就关门了,把孩子给关在外面了。

    简宁想儿子,轻微的有点上火,对着陶林玉自然不能说是想儿子想的,陶林玉心比简宁大,出来这么久就愣是没有一点上火的势头,简宁给王冉打电话。

    王冉也是想起来孩子那天的表现。

    “好像我是有点惯着他了,不由自主就想去喂……”

    怕孩子吃不饱,饭摆在眼前他自己不吃,当妈妈的就肯定心软的,现在想想自己也是后悔,上个星期就强撑着没去接,王冉现在对于管孩子有点迷惘,去书店买了不少的书,有的书说孩子是需要鼓励的,有些就是讲要对孩子严苛要求的,她是个新手,才入门的新妈妈,到底应该怎么管这个孩子,自己也是摇摆不定。

    简宁轻轻笑着,一个星期看见一次,能不惯着嘛。

    “就没说想我?”

    王冉笑笑,两个人聊了一会,简宁下个星期回来,正好赶上去接儿子的那一天,王妈妈已经很久没有看见过外孙子了,说不想肯定就是假的,可心里也是赌气,孩子的爷爷家不是牛逼嘛,总觉得孩子给他们带就能带歪了似的。

    想看孩子,又放不下这口气,你说一个小孩子,这么大点可不就是玩的年纪,你非得把孩子弄的那么老成,该享受的童年享受不到,等长大了就更加体会不到童年的乐趣了,这不是剥夺嘛?

    在一个就是自己女儿的态度,王妈妈觉得王冉也是偏着她公公那边的,认为她公公会养孩子被,就小洋人那样,王妈妈想都想到,小洋人能把孩子给养成什么样,看见谁都不屑一顾的,那孩子就好了?

    周五王冉请假先去机场接的丈夫,简宁原本说是十一点能到机场,结果飞机延误,愣是多等了两个多小时他才姗姗来迟。

    “来多久了?”

    王冉随口应了一句,闹闹今天没有课,顺便现在就去接孩子了,王冉一看儿子这又老实了,想起来之前婆婆说的,好像是被罚站了,心里是既舍不得又觉得应该这样的。

    简宁对孩子一贯就是没有顾忌的,回来的行李里一大部分基本就都是买给孩子的玩具,带着孩子上车,跟儿子就坐在后面了。

    “想爸爸没?”

    闹闹对着爸爸点点头,小手伸着就要去搂自己爸爸的脖子,简宁顺带着跟王冉说了一句:“去商场吧。”

    那父子俩走在前面,王冉跟着走在后面,当父亲的大手牵着儿子的小手,简宁对着自己儿子就格外的有耐性,给儿子买了几身衣服,父子俩穿的是一样的裤子,一样的鞋子,闹闹的眼睛里闪过的就都是高兴,觉得挺神奇的,自己跟爸爸是一个样儿呢。

    简宁回来得吃顿好的,可王冉又腾不出来时间做一桌子的菜,最方便的就是包饺子了,她在厨房里干活,简宁搂着儿子给儿子讲故事呢,他自己也累,在飞机上根本就没有办法休息,脑子里一直有个声音在纳闷,想休息休息,可一对上儿子的小脸,就什么疲倦都没有了。

    “爸爸我要喝奶奶。”

    闹闹闭着眼睛,眼睛已经有点睁不开了,睡前要喝牛奶,简宁赶紧的往厨房去,自己给儿子泡牛奶,这活他干起来是完全的得心应手,儿子是自己的不是别人的,冲好自己体验一下温度拿到卧室里,闹闹自己扶着奶瓶子喝过之后闭着眼睛就睡了,简宁单手撑着头就一直看着自己儿子,怎么看都看不够。

    你说他儿子怎么就那么可爱呢?

    低下头伸出手摸着儿子的小脸,没孩子的时候吧,觉得有没有孩子真的不重要,两个人过也是一样的,他结婚并不是就为了生孩子的,可有了这个孩子才知道,孩子是爱情的升华,因为有了这个孩子,你才会觉得生活是这样的圆满,他是这个爱情的延续,怎么宠着他,怎么给他爱就都是不够的。

    王冉原本是想叫简宁出来帮帮自己,她一个人弄也有点累,结果推门进来,那父子俩保持一个姿势都睡了,大的这个身上什么也没有盖,小的那个身上明摆着就是他爸爸怕他冷到了给盖的,王冉上前走了两步,自己拿着毯子给简宁盖上,把儿子身上的小被子往下扯扯,怕儿子热到了。

    轻手轻脚的把门给带上,自己又进了厨房忙活去了,王冉这边眼看着就要包好了,给母亲打过去电话,说一会儿领着孩子过去,毕竟王妈妈也挺久没有看见孩子了。

    “姥姥您好。”

    孩子有礼貌是有礼貌,问题就是太过于有礼貌了,王妈妈抱起来外孙子,跟姥姥说话还用您?

    “叫姥姥看看,胖了没有?”

    一般来说,小孩儿都喜欢跟大孩儿玩,可简承宇却不,完全就是躲着王焱的,王焱现在也是大了不乐意跟小孩儿玩,自己作业没写完,一屁股坐了下去就不肯起来了。

    “你跟弟弟玩会儿去,听话。”徐秋华对着儿子说着。

    小姑子这儿子也不是天天来,这都多久了才来这么一趟,不说冲别人,就冲你姑姑的面子,你也不能不搭理人家孩子啊。

    王焱埋头就当没有听见,继续写作业,徐秋华眼见着自己说话,孩子不拿她当回事儿,冷着脸子。

    “我跟你说话你听见没有?”

    “嫂子干什么呢?”王冉喊了一声,听见嫂子发脾气了,孩子作业没写完就让孩子写嘛,说他干什么。

    王焱这是见姑姑帮自己说话就更加有底气了,王焱不喜欢跟小孩儿玩,更加不愿意跟闹闹一起玩,闹闹就坐在他爸爸一边,自己寸步不离的。

    “要不要吃橘子?”简宁指着盘子里的橘子对着闹闹问了一句,闹闹就看着自己爸爸,也不说想吃也不说不想吃,就那样盯盯的看着,简宁用手揉揉儿子的头,眼里浸着爱意,蜿蜒开来。

    “闹闹橘子好甜啊,吃妈妈手里的这个行吗?”王冉拿着橘子往儿子那边递了递,就怕儿子是不好意思吃,送到儿子的眼前,简宁伸出手接了过去,自己一瓣一瓣的喂着闹闹。

    徐秋华看着眼睛里却闪过一丝不赞同,这孩子未免是真的有点惯着了,吃个橘子都要人喂?自己不能吃嘛?这是他姥姥姥爷家,有什么不敢的?王妈妈递给闹闹东西,孩子不敢接,在闹闹的感觉里,长辈就都像是爷爷那样,冷冰冰着一张脸,只有爸爸妈妈才是温暖的。

    王妈妈没见孩子总说总挑理,现在见到孩子了,就舍不得了,坚持要王冉跟简宁带着孩子在家里住一个晚上。

    “闹闹,快来。”

    简宁在卫生间喊了一句,闹闹张着嘴在跟简宁说什么,外面已经黑成了一片,王妈妈在收拾房间,自然不能叫女儿女婿住客厅,她跟王爸爸在哪里都能睡,以前不觉得现在觉得房子小了,不过小了她也不想换了。

    简宁等着儿子把话说完了,自己手里拿着孩子的小牙刷一下一下给孩子刷着牙,孩子不像是大人,简宁特意控制了一下自己的力道。

    “你亲亲爸爸。”

    闹闹带着满嘴的泡沫照着自己爸爸的嘴就亲了上去,简宁轻轻扬起唇角,把手里的水杯递过去,没让孩子自己去拿,就着他的手:“喝一口再吐掉,不能吞进去知道嘛?”

    闹闹点点头,王冉那边铺被子呢,徐秋华这边出来合计帮忙,从她房间出来一准就是要经过卫生间的,看着卫生间里的那对父子,徐秋华觉得王冉这辈子真是捡到了。

    不说简宁家庭怎么样也不说简宁本人条件,就单说简宁这个个性,看着可能是有点闷,可闷有闷的好,从来不会在外面瞎胡来,闹闹小时候就作,那时候她总认为简宁可能是第一次当爸爸,所以耐心足,现在回头想想,那王超当初不是第一次当爸爸?既然都是第一次人家为什么就有耐性哄儿子,王超就没有呢,天生脾气作怪。

    在看看简宁给儿子刷牙,王焱张这么大了,王超几乎就什么都没有管过。

    “你别动,坐在马桶上,闹闹。”简宁对着儿子说了一句,王冉收拾好了屋子里,自己从外面进来,她儿子在马桶上坐着呢,小腿上的裤子都撸了上去,晃着小脚。

    “用不用我帮忙?”

    简宁微笑着看着妻子:“你出去就行,我给他洗。”

    卫生间的门关上,简宁抱起来马桶上的儿子给抱进去,洗干净之后停掉水立马擦干儿子身上的水,用浴巾包着儿子,从上罩到下,喊了一声门外的王冉。

    “冉啊,你把孩子抱出去。”

    王冉听见声儿,自己拧开卫生间的门,自己走进来把孩子抱到怀里,简宁是要收拾一下里面,客厅里王妈妈跟王爸爸都在看电视,徐秋华跟王超也是有一眼没一眼的看着,家里多了三口人突然也热闹了起来,王焱在房间里到现在作业还没写完呢。

    “闹闹来舅舅这里。”

    王超喜欢这孩子,可这孩子跟他有点不亲,自己张手,闹闹就愣是搂着自己妈妈的腰身。

    “简宁啊,你放着吧,一会儿你大哥还要洗澡呢,不用收拾。”王妈妈站在卫生间门口说了一句。

    简宁个性就是这样的,不管一会儿谁洗澡,他都得把卫生间收拾出来,说了一声好,自己还在继续收拾,收拾干净了从里面出来,王冉在给孩子换睡衣,睡衣是简宁给买的,王超就站在门口。

    “舅舅带你去超市买吃的去不去?”

    王超并不是放空话,手里已经拿着车钥匙了,他是真心想带着孩子出去买点什么,男人到了一定的年纪是会莫名其妙的喜欢孩子的,就像是有些家长再婚之后为什么会对第二个孩子好,其实也不见得就是偏疼,只不过生老大的时候他太年轻了,那时候根本就没有当爸爸的感觉,相反的年纪大一大,三十五六,三十七八有了第二个孩子,会更加的疼爱。

    “闹闹,舅舅跟你说话呢,要不要去?”王冉低头看着儿子。

    简宁手里拿着吹风,这是要给儿子吹头发了,闹闹看见自己爸爸,嘴角微翘,对着王超摇摇头。

    “谢谢你。”

    王超摇摇头,这孩子到底是怎么给教的?有礼貌是有礼貌,可是不是太有礼貌了?

    小孩子就应该是天真无邪的,再次出声诱惑外甥:“你跟舅舅去超市,舅舅给你买遥控飞机好不好?”

    徐秋华神色如常的站在门口,王超乐意做一个好舅舅,自己自然要配合做一个好舅妈,这点钱她还是舍得的,毕竟王冉砸在王焱身上的钱不少,自己就是给闹闹花了,自己也不亏。

    “跟舅舅去吧,让小哥哥陪着你一起去,好不好?”

    闹闹就往简宁的怀里缩,简宁搂着儿子,这边已经开始给儿子吹头发,原本应该是母亲照顾孩子比较周到的,放到简宁这里,父亲比母亲做的全面,一下一下的手指穿梭在儿子的发间 ,脸庞上一片柔和。

    “闹闹跟舅舅舅妈说,闹闹不去了。”

    “不去了。”

    这把徐秋华给逗的,这孩子是长得不帅,可架不住模样讨喜,简宁又会收拾孩子,头发不是给吹干了就完了,干了之后还得上手给弄弄造型。

    王妈妈倒了一大杯的凉白开水,怕女儿半夜会渴,送进来放到一边,简宁跟闹闹在床上玩呢,简宁拿着一个小盒子往闹闹脚上涂东西呢,闹闹可能是觉得有些痒,自己想躲,他爸爸倒是不觉得孩子的脚脏,对着儿子的小脚又是一口。

    “你才给他擦完,就过去亲。”王冉嘟囔了一句。

    王妈妈目光里都是笑意,带上门,心里想着,简宁恐怕就是喜欢儿子吧,要是不喜欢也不至于就这样,这有个儿子,就真的不得了了,你说难怪那古代一个一个的都拼了老命的要生儿子,微微叹口气,幸好女儿生出来的是儿子,要不然说不定怎么麻烦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