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238 门当户对的重要性

238 门当户对的重要性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简宁原本是打算跟陶林玉去台湾那边的,甚至都联系好了,到头王冉突然这样,他就想不走了,自己不在家她要是生病去医院也没人照顾的。

    “我没事儿,你该去还是去。”王冉觉得问题不大。

    王冉这心粗可不代表别人就都跟她似的心粗,王妈妈这心思以前在自己丈夫儿子身上转的就都不快,现在轮到姑爷了,不能怪她,她是给人当妈的,谁好也没有自己闺女好,这简宁跟陶林玉合伙干诊所,长年累月的一男一女就总待在一起,就比夫妻在一起的时间都长,这终究就不是个事儿,王妈妈心里有别的想法。

    王冉周四晚上到娘家小坐了一会儿,给王焱买了一点吃的,顺路就给送过来了,简宁到底还是被她给劝走了,自己丈夫出去也不是为了玩,这个分寸王冉心里就有。

    “这一去就这么长时间,你就这么放心?”王妈妈看着女儿突然问道,她觉得自己女儿有点傻。

    是,简宁性格好,品质也好,可男人天长地久的跟一个女人总呆在一起,难保就不会有别的想法,你与其到那个时候伤心还不如趁着现在没什么就斩断,叫他们什么都发生不出来,为什么一定就要两个人一齐出去?家里也得留一个人吧,先后去多好。

    觉得王冉这心眼就是太实诚了,就是跟人家好也不能就这样放心,现在这些个女人……

    王冉听出来她妈说这话的意思了,有点惊讶,在王冉来看,陶林玉跟简宁这关系估计谁看着都会觉得暧昧,可在她来看真就没什么,简宁品行自己信得过,陶林玉也不是那样的人,如果要是这样总担心,那可有的担心了,谁说男女就不能做朋友来着?

    笑了:“妈你别担心那些。”

    王妈妈是说也不对你不说也不对,不提醒她将来真有什么,自己后悔去吧。

    “冉啊有些事儿你得注意着一点。”

    你自己还经常出差,家里扔着一个男人,凡事都不上心,这真要有点什么,你上哪里去买后悔药去啊?

    王冉是这边听那边就扔了,她怎么上心?拦着简宁叫他别跟陶林玉合作,叫他们现在就拆伙?事情就不是这么干的。

    回到家收拾收拾屋子,吃了一点东西就睡着了,想着明天晚上接儿子回来了。

    周五王冉是一下班就过去接孩子了,简宁母亲目光恰到好处的在王冉的脸上逗留了几秒:“简宁要去多久?”

    这个王冉说不准,他去那边也是学习,到底什么时候回来这说不好的,也许会提早也许会押后。

    闹闹走到自己妈妈身边,叫了一声妈妈,王冉领着孩子就先走了,打开车门,叫孩子先上去,自己弯着身体把孩子答对妥了才上车,为了接儿子没办法,也不能打车过来还得自己开车。

    “跟奶奶说再见。”王冉跟儿子说了一句。

    闹闹的声音控制得恰到好处,水一样的荡漾过简宁母亲的心头:“奶奶再见。”

    简家的孩子多得不胜数,简家的男孩儿就多的更加数不清了,就单说简禛的老婆这已经是第二胎了,加上前头那两个,简家的孩子大部分来说都是活泼外向的,有几个甚至小小的年纪当着大人毫不怯场该说什么说什么,在大人来看这就是世面见的多了,一个几岁的小孩儿能侃侃而谈这不是一般家庭能教育出来的,简承宇放在简家这些孩子当中,不出色绝对的不够出色,话少怕人不跟别人玩,永远跟在自己奶奶的身后,叫坐就坐,叫吃什么吃什么,话不多说一句,就是礼貌好,给他一杯水也会跟你说谢谢,特别客气的一个孩子。

    简禛母亲见过简承宇几次,说实话家里自己也有孙子难免就起着一个比较的劲儿,一开始听别人说这简承宇多了不得多了不得的,现在来看不过也就是个一般的孩子,个性估计就是随了他妈了,话少,话少的另外一层含义就是孩子肚子里没有三两东西不敢说啊,比较来比较去还是觉得自己家孙子高出一头。

    “爷爷多优秀,不见得孙子就能优秀,儿子都没遗传到,一个孙子就能遗传到了?”简禛母亲扯扯唇,出生的时候说那个时辰怎么好怎么好,依着她看也不过就是如此了。

    简耀东的个性摆在这里,他孙子要就要最好的,别人的出生时辰一样好,可就不能压过他孙子,他现在坐在这个位置,他说他孙子好,别人谁敢说什么?可背后就不见得也是跟他一样认为闹闹有多好。

    简耀东不领着孩子进公司,在家里也从来不教孩子这些,只是在礼貌问题上很是挑剔,吃穿住行这些都是他这个爷爷愿意给的,你敢要我就敢给。

    简宁母亲一下子也没有什么事情可做了,孩子被领走了,其实就是闹闹在家,她也不用做什么,孩子不用她陪着睡更加不用她陪着玩,一天上两个小时的课,简单的教孩子认识认识字,请了外教过来教教孩子唱唱歌玩一玩,一般小孩子成长的轨迹也就是这样了,外人看着好像他们家对孩子就怎么刻薄了,除了让孩子独立,其实其他方面就是差不多的。

    孩子不在家她倒是轻松了,给伟亮的母亲打了一通电话,伟亮母亲人是出来了,可情绪似乎就一直不太好一直叹气。

    蒋娟留在家里的时候看着她就来气,觉得这儿媳妇是自己祖宗,得自己说话捧着她说,说不定什么时候对着你就来一句了,实在有点讨厌蒋娟,可蒋娟跟伟亮离了吧,戴袁进家里了,戴袁对她可足够的恭敬了,这时候又想起来蒋娟了,不知道自己怎么搞的,又有点舍不得蒋娟了。

    简宁母亲挑着眼皮,调侃着朋友,觉得她就是贪心不足,舍不得蒋娟?不过就是舍不得蒋娟的家世而已。

    伟亮母亲一听朋友的话,说的这样毫不留情自己也是面子上有些讪讪的,这话就直中她的红心了,她就是舍不得蒋娟的家世,戴袁对自己态度好吧,她又认为这是戴袁底气不足,你要是有蒋娟的家世,你也不用对我这样卑躬屈膝的。

    堵着气:“就你家好。”

    简宁母亲挑挑唇,她家不一定就是最好的,可至少没弄出来离婚之前弄大别人肚子的事情出来,这终究还是伟亮亏欠人家了,想离婚提前就说好,大家也都能理解你,弄大了别人的肚子在离婚,这对错就都在你段伟亮一个人的身上了。

    伟亮妈妈赌完气马上就泄气了,自己嘴里喃喃的说着,担心的问题未免就有些叫人看不通了。

    “你说蒋娟以后还能结婚吗?”

    简宁母亲翘着唇,这不是废话,人蒋娟什么出身,别说离过一次婚,就是离个十次八次外加身患重病的,她也能找到一个绝对完美的男人,这个世界上只有你有钱有权,就不怕没有真心对待你的男人。

    伟亮母亲觉得闹心,这伟亮跟蒋娟离婚了,两家一下子就好像变得尴尬了,她是想给前亲家打电话说说这事儿,可错又在自己的儿子身上,蒋娟离婚后可是一个字的错都没有说伟亮的,这点伟亮妈妈佩服,吃了这么大的一个亏,竟然闷声不吭的,蒋娟如果在离婚之前跟家里打招呼了,这个婚都不见得能离成,毕竟离婚对她本人来说影响很大。

    蒋娟这边家里自然是要让她再走一步的,不管之前为什么离婚,不能一直单着。

    这次蒋娟的母亲把目光往高了提,以前就是觉得女儿不够好找个稍微条件差些的兜着,现在来看就是自己思考出错了,门当户对是有必要的,你把女儿低嫁,反倒是打了他们家的脸。

    二婚女,二婚女怎么了?有这么一个强大的家庭做背景,不愁就找不到所谓的门当户对的男人。

    不当兵的首先一定要排外,段伟亮不当兵结果婚姻当中亮红灯了,是个男的这估计也是不好忍受妻子总不回家,当兵的话在蒋娟的圈子找,女儿是个什么样个性的当妈的还能不清楚。

    蒋娟父亲从来不插手管这些,他早上没有出去,蒋娟的妈妈就开口提了。

    “她自己是不着急,可是现在风声挺不好听的。”

    原本这就不是什么值得欢喜的事情,压也是压不住的,倒是有合心的人就是那个家……

    “什么叫好听什么叫不好听?我是那种怕别人说的人吗?孩子有孩子自己的生活,总要她自己愿意才好,省得耽误人家的孩子,离婚到底是为了什么她心里比谁都清楚,她不合适结婚。”蒋娟的父亲起身,这就是准备要离开家里了,蒋娟的母亲却被丈夫的一番话浇了一个透心凉。

    自己当初逼着蒋娟结婚的时候,丈夫的意见就是不同意的,在丈夫来看,结婚那就是没有必要的经历,蒋娟的精力应该放在部队里,没有必要为其他的小事儿分心,她就是在冷心肠,女儿是自己生的,不是保养来的,不是捡来的,别的女孩子一辈子经历结婚生子,她女儿没有经历过,这就是缺陷,今天透个口又见丈夫这样,心里颇有点不是滋味儿,儿子没了,他把娟儿当儿子养也没有错,可儿子可以随便在外面抱回来一个孩子养,娟儿行吗?

    当初儿子没了,她那样的恳求,女方也是愿意给儿子守,留在这家里她宁愿出钱养着,可丈夫就是不同意,逼着女孩儿最后还是嫁人了,她可怜自己儿子,在地下儿子心里能是个什么滋味儿啊?

    娟儿这事儿,她不能依着丈夫来,丈夫既然开口了,她就得加快脚步去做。

    蒋娟的母亲不是一个能全心全意听男人话的女人,她也有自己的思想跟思维,有了主意自然就要出动出击的。

    圈子里要说真正的出身好的名媛还得从姚家说起,姚家从商的几乎就没有,上面有老子照着,老子一人风光儿子女儿就跟着借东风,姚家之所以出名也是因为有了一个姚静业。

    姚静业二十岁开始身后追求她的人就是一大把,生的好看明明是女孩儿偏偏就生了男孩儿的个性,放荡不羁的,喜欢崇尚自由,这婚是结了离,离了结的,每一个都是她自己选的,结婚不到一段时间就腻,腻了就离,那就是一个谁也说不动的性格。

    蒋娟母亲有意思想给蒋娟找下家,要找门当户对的,自然要在圈子里找,能力突出不突出这是先可以不说的,家世却一定要够突出。

    “知道不知道,姚静业生病了。”面前的女人翘着唇角不甚在意的说着。

    这姚静业生病圈子里都炸开了,不过大家也觉得就是应该这样,一个女人,上床的男人没有十八也有二十的还能有好,虽然说现在社会风气不同了,大家嘴上不说,心里却一致送了一个词,不过姚家现在处在那个位置,没人敢说而已。

    蒋娟母亲也是一愣,生病了?生病怎么不去看病呢?

    “A字头的病,看也看不好了,我就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女人,叫人弄了一身的病,竟然还有脸出去玩,她爸妈也是管不了……”

    得了这样的病放在别人家都恨不得捂着,捂死算了,说出去等着叫别人笑话吗?偏他们姚家就出来这么一个妖孽,风声就是人姚三小姐自己放出来的。

    蒋娟母亲一愣,这病可有点不好弄。

    “看过了吗?”

    姚家想找什么样的医生找不到,也许是有办法,所以不拦着女儿说,早晚能好,那倒是没有可怕的,人家坐到这个位置上了,没人能搬动,就不怕你们说。

    “看?就等着死吧,这样的女人是最自私的,生了孩子给孩子树立了一个什么样的榜样,当妈妈都没有正行,还指望孩子能好到哪里去?”

    姚静业只生过一个女儿,丈夫也是她给提拔起来的,她说离婚谁能拦着?前前后后结婚三次,三个丈夫,最后一任结婚的时候风光无限,那才是真正的门当户对,你不管姚静业作风问题上面是不是叫人拿短,谁叫老天爷给了人家一副好面孔,这就是本钱,拖着孩子离婚两次依旧能找到门当户对的,人都说漂亮的女人不能找漂亮的男人结婚,可姚静业就打破了这个传统,姚三小姐结婚谁不知道?结婚一个月离了,跟一个画家就跑了,说好听的是找到真爱了,说句不好听的,那就是私奔跟人搞破鞋去了,两家的面子都兜不住,能怎么样,离婚被,结婚所谓的真爱身上的那点破病就都传染到她身上去了。

    笑了笑:“我跟你说这些干什么,娟儿这是准备要再婚了?”

    主题总算是兜了回来,蒋娟的母亲点点头,蒋娟为什么离婚不会有人去问。

    “我有个好人儿……”

    蒋娟的母亲笑了笑,好人?能有多好?

    *

    “你坐下,妈有话要跟你说。”蒋娟的母亲见女儿坐下干脆就直接了当的开口。

    不愿意结婚那就先相亲吧,这个过程想必蒋娟是不陌生的。

    “你爸的意思是不想叫你结婚了,可蒋娟啊,我们家你哥没有了,就剩你一个,我跟爸死了也就算了,家里没有后代了。”

    蒋娟坐的笔挺,气氛有点僵,蒋娟不开口,只是她母亲一个人在说话,姚弄璋的话也不算是委屈了女儿,说出来还是女儿有些高攀呢,至于姚家为什么愿意搭这个桥,她心里则是清楚的很,消息暂时压着没有放下来,蒋娟的父亲等年节后差不多就会接手一部分的实权,老百姓讲话,有钱不如有权,有权不如有军权。

    跟谁结婚都是一样结,既然不谈感情的话,那就别做第二个姚静业,家族联姻某方面对两个家庭都是有好处的。

    蒋娟这么一个二婚女,借着父亲的东风怎么都没想到,自己竟然更上一步了,心里有什么想法,表面却不肯透露出来,明显着母亲在等待着她的回答。

    点点头。

    蒋娟的母亲看着女儿离开的背影,她也不知道应该怎么样的才能叫女儿觉得幸福,幸福不就像是她跟老蒋这样,门当户对,在一起生活一辈子孩子也生了,这不就是幸福了。

    地点选择的有点叫人出奇,竟然是一个咖啡厅,蒋娟这辈子第一次进咖啡厅,说起来她行走的轨迹跟一般女孩儿就完全不同了,活到现在大部分的岁月就都是在部队里度过的,推开门进去,看着站在自己身边的人,好在姚弄璋本人来的算是快,手里还领了一个,蒋娟高高的挑起来眉头,家里可没有说过姚弄璋还有一个女儿的。

    孩子似乎有点不听话,姚弄璋也知道第一次见面带着孩子来不合适,可若晖她……

    “你坐好,你要是在闹,我就抽你,你信不信?”

    姚若晖听了自己舅舅的话不但没害怕,相反的小脸就送了上去,你敢抽,我就让你抽。

    蒋娟看着这舅甥两个人在比较谁的眼睛大。

    “姚弄璋。”

    姚弄璋不见得心里就不觉得尴尬了,蒋娟是他自己挑的,姚家不像是外界所猜想的那样,老爷子很是开明,不开明的话也不能叫姚静业作成那个样子,他当兵的时候就是在蒋娟手底下待过,自己的审美确实有些偏差,美人到了他的眼睛里不但不觉得美,甚至觉得做作,原本蒋娟结婚也就算了,自己没有别的意思,谁知道她又离婚了。

    一个女的总待在部队里长年累月的不回家,是个男人就都会叛变的,这点姚弄璋理解,军姐夫也不是那么好当的,若是说他对蒋娟有爱情,这未免就有点胡扯了,只是觉得两个人般配,自己想做的事情她懂,她做的事情自己也懂,一个桌子上,什么茶壶就得配什么茶碗,不是一套不仅别人看着别扭,自己也不会觉得爽的。

    “蒋娟。”

    不是蒋娟记性不好,而是姚弄璋跟蒋娟手底下的时候那时候蒋娟才多大,都过了几年的事情早就扔脑后面了。

    姚弄璋觉得蒋娟比以前更加的严肃了,这张脸怎么说呢?长相绝对就不是好的,女人长成这样就把自身的价值不停的往下拽,长相严肃你在配上一个不拘言笑的脸,这就更加跌分数了。

    姚弄璋自己出身好,从小被人一路夸到大的,哪怕就是进了部队里,有几个人不说他将来能干上去的?想当初老爷子是想让他先试试水,上面不说,下面自然没人知道他是什么地方送进来的,姚弄璋自己也是争气,老爷子愿意培养,自己有想往上爬的心思,年纪摆在这里,这是硬伤,爬的太快未免就有些显眼,可他在显眼也不如蒋娟显眼来的厉害,蒋娟进部队没有人不知道她是谁的闺女,顶着自己爸爸的头衔,姚弄璋第一次狠狠就被一个女人压在脚下了,二十一岁正是男人的好时候,年轻有斗气,谁知道就叫一个女人给翻盘了。

    姚弄璋到现在自己还记得特别清楚呢,他差一点就哭出来了,他败了,还是败在一个女人的手里,真是丢人,拿了很多散打的奖章奖牌,虽然没认为自己就是无敌了,可叫一个女人给翻盘了,那种感觉不是非常美妙的。

    *

    戴袁挨着婆婆坐下身,给婆婆夹着菜,当儿媳妇当到她这种也算是有眼色了,所有事情都安排得整整齐齐,一定不叫出差错,戴袁的家里不见得就是不好,只不过照着蒋娟家比起来,就好像木头山对比着金山,那总是就要差上那么一截的。

    “妈,这个挺好吃的。”

    伟亮妈妈不吭声,她心里也知道戴袁就算是做的很好了,可终究就是过不去那个劲儿。

    戴袁也不气恼,自己继续温柔的说着话,伟亮妈妈见气氛也是有点僵,自己试着缓了一句。

    “你也别总往家里跑,现在身体也不方便了。”

    她是不好意思挑明了,你大着肚子见天的往我家里跑,我看见你不但不能高兴起来,相反的我还更加憋气了,你不来我才是高兴呢,可这话不能说。

    戴袁知道婆婆话里隐藏着的意思,可自己不能这样认输,她既然嫁进来了,自己就得把婆婆的心给夺过来,伟亮离婚也不是因为自己怀孕了,而是他跟前任是真的过不到一起去,自己嫁的不光彩可也不见得就是丢人了。

    “妈,我待在家里也没有什么事儿……”

    那你就自己找事儿去干啊。

    伟亮妈妈心里嘀咕着,以前的儿媳妇是不搭理人,现在的儿媳妇是太喜欢往别人眼前凑了,凑的她眼睛很疼。

    好不容易等儿媳妇走了,自己喘口气,她待在家里自己就一点不能放松心情,对于戴袁肚子里的孩子,说真的,她也许是天生比较薄凉,竟然一丝的兴奋都没有,这到底是怎么了?她不应该这样的,有后代了,自己也应该觉得开心的。

    情绪还没转到头呢,那边伟亮他爸出事儿了,几乎人家就是在段伟亮跟蒋娟离婚之后把他爸的事儿给捅了出来,这不见得就是有多大的问题,可人家现在就等于是咬上你不放了,疯狗不是一般人能招架得住的,问题人人身上有,可没人咬,那就是人人都干净。

    伟亮他爸也知道自己应该趁着这风头赶紧的下来,打算都做好了,甚至在今年之内是一定就要下来的,结果被人给咬上了,段家的风儿一下子就变了。

    伟亮妈妈凄然的笑了笑,自己还在这边挂着蒋娟呢,这丫头够狠,一回头就把自己前公公要弄死,这是要往死了弄,要不然何必弄这一出呢?她就说,蒋娟这么个个性,伟亮干出来这事儿,她不可能善了的,在这里等着他们呢,行,你蒋娟有本事,我们老段家也不是没有后路。

    王亮的妈妈也是听说了,跟段家保持这样的关系,不说祸及,真要是敢开口弄不好这盆脏水就泼到自己的身上了,玩政治的人,首先得懂得明哲保身,朋友是朋友,自己是自己。

    “你叫王亮最近离伟亮远着一点。”

    王家人这就是要避嫌了,不大的事情他自然会出手,现在有人紧咬着不放,上面又要做成绩,肯定是要牺牲两个来顶缸的,你能逃过那算是你本事大,官场上嘛有些事情不好说,只能意会不能言传。

    王亮妈妈点点头,王家这一下子就先把自己给撇开了。

    这边段伟亮是到处跑,自己父亲人现在哪里呢还不知道,最坏的结果他是奔着吃进来多少吐出去多少打算的,可现在的情况叫他觉得有点不容乐观,明显人家要的就不是这样的结果。

    自己还不熟悉这些的套路,找谁都没用,如果蒋娟没跟他离婚的话……

    伟亮现在也算是知道了,自己把自己老爹给坑了,原本一早就是有人盯着他家不放的,他跟蒋娟结婚把人家的念头给掐断了,有蒋家这个一个大头在上面蹲着,没人敢出手怎么样,谁知道自己缺心眼犯浑,眼看着老爷子就要下来了,偏偏自己在他下来之前就跟蒋娟离婚了,离也离了,现在去找蒋娟未免有些不厚道,这不是他段伟亮的做派。

    要说心里一点没后悔,这话是骗人的,可说他有多后悔这更加是骗人的,跟蒋娟的婚姻叫伟亮觉得那就是一潭死水,已经腐朽掉的死水,不离婚的话,他有一天自己会变成变态他都不会意外的。

    “你给田田打个电话,明天跟她一起吃顿饭。”

    戴袁的嘴里气了一圈的水泡,她能不上火嘛,现在公公进去了,她找家里人想帮忙,可自己家底子就放在哪里呢,帮不上,实在不够趁头,戴袁是个心眼实的,她现在挺着肚子,她肚子里的那个孩子将来生出来是姓段的,她跟老段家是在一条船上坐着,真的翻船了,自己有什么可得意的?

    “哪里有心情跟她吃饭,要不然我在叫我爸托托人?”戴袁看着伟亮问。

    知道自己爸也没那个本事,可总不能坐以待毙吧?

    做点什么也比什么都不做来的强,能使点力气就使点力气,伟亮搂着戴袁心里长长叹口气,就冲着戴袁这一点,他就不觉得自己离婚有什么好悔的,蒋娟身上你压根一点热就体验不出来,戴袁看着伟亮也知道他心里烦,起身给伟亮捏着肩膀,伟亮用手捏着自己老婆的。

    “你别忙了,不累吗?”

    挺着一个大肚子,成天的到处跑,自己没歇着,戴袁就更加没有歇到了,戴袁捏着丈夫的肩膀,作为一个女人蒋娟那样的肯定就是失败的,除了家世好还有什么好?对着伟亮笑笑:“我累也没有你累,没事儿。”

    段伟亮从来就没认为自己结婚之后会离婚,娶老婆甭管好不好,外面怎么回事儿不牵扯家里,男人难免就有逢场作戏的阶段,可家里至少待着的那个人得是个女人才行,蒋娟不算。

    摸着戴袁的手,自己心里对戴袁亏欠的很。

    戴袁给于田田打电话,于田田现在怀孕呢,王亮他妈就差没打板把于田田给供起来了,毕竟是王亮的头个孩子,接到戴袁的电话,田田也是有点狐疑,自己跟戴袁不算是熟悉,也就见过那么一两次面,能找到自己,电话八成是伟亮给的,田田知道伟亮爸爸倒台了,可自己帮不上什么忙的,抽空给王亮去了一个电话,于田田的本意自己不想跟戴袁见面的,她人笨嘴笨的,有些话自己也说不清楚,到时候在平白无故的得罪人。

    “就是吃饭,去吧。”

    戴袁善于应酬,可以说伟亮为什么会选择戴袁,一部分就是觉得这个女人懂事,什么事情放在她眼里分分明,人家并不是奔着逼宫去的,你段伟亮离婚也好不离婚也罢,她无所谓,不过前提也是知道伟亮不会不负责,照比着蒋娟比起来,戴袁女人的方面就不是一点半点的,伟亮那么多生意,局里虽然都给他面子,有时候吃吃喝喝也是难免不了,男人在一起拼酒的时候也多,他喝多了身边能有个女人拍着他的后背手里拿着一瓶水给他漱口,晚上喝多了挺尸至少有个人会想办法把他给送回家,蒋娟在自己身边有什么用?

    伟亮跟蒋娟结婚几年,自己也不是没遇上过就对着他献媚的人,守着那一亩三分地主要就是想给蒋娟留面子,到最后终究守不住了他不觉得自己对不起蒋娟,做人家老婆的,你见过这样的吗?

    他的胃本来就不好,在医院进进出出的,男人生病不能跟女人相比,不能有点事情就哼哼唧唧的,自己得挺着,挺的次数多了也会觉得寂寞觉得孤单,床边常年就空着,就是人回来了你说躺旁边一个不男不女的人,他是没精力自己也没有那个兴趣,戴袁不见得就有多好,可是跟蒋娟比起来,她的形象在伟亮的眼睛里就亮了起来。

    “田田我在这里。”戴袁对着进门的于田田喊了一声,脸上挂着笑意。

    于田田手里提着包,毕业就进机关单位工作自己上面有公婆护着,下面有老公接着,可以说于田田算是把自己的路给走出来花了,外界也有不少说田田小话的,毕竟家里一没本事二没权的,就攀上王亮家了,可甭管你外人怎么说,于田田在王亮面前在孙子,王亮觉得她好,自己愿意护着,于田田的日子就好过,工资自己拿着,公婆不给他们小夫妻找麻烦,王亮说自己还没玩够呢,暂时不要孩子,王亮他妈就是着急自己也不催,两个人愿意哪里吃就哪里吃,虽然于田田她妈现在还给王亮脸色看呢,不过也照比着结婚那阵强多了,小日子不要过的太滋润了。

    老公手里有钱,你想买什么从来没人委屈你,吃的穿的用的但凡王亮能想到的,就可着于田田惯,王亮这人就一点,在朋友面前你不能下我面子,背后你怎么作怎么闹就都行,于田田哪里敢下他面子,一根筋的对着王亮好,恨不得就把自己身上的肉都剔下来都喂自己丈夫吃了,那奴性是一等一的。

    于田田心里暗暗称奇,说实话自己跟戴袁不熟悉,她弄这么一出……

    戴袁一开始也不提家里的事儿,就光吃饭聊天,顺便联络感情,会提起来王冉,戴袁摸不清王冉是什么脾气,她也有点看不上王冉,毕竟伟亮带着她去见大家的第一次,王冉半路就跑了。

    田田等了半天见人家不往主题上跑,也许人家就真的没打算问她公公的事儿呢,也对,从自己这里能问出来什么。

    “不会的,她个性有点闷,其实人很好相处的。”

    于田田可不信王冉会给戴袁脸子看,那天走的时候不就说身体不舒服,她知道王冉身体有点小毛病,顺带着帮着王冉解释了一句,戴袁对着于田田笑笑:“那是我小心眼了,你是不知道,我回去之后好几天没有睡好……”

    这样的话从戴袁的嘴里说出来不但不会叫人觉得厌烦,相反的还会给她自己加分,能当面说出来的人可见是没什么心眼子的。

    于田田坐了能有一个多小时,吃完饭戴袁也没有问,甚至一句隐晦的都没提,于田田跟戴袁分手,自己开车回家,王亮还没回来呢,一看时间都快九点了。

    王亮跟朋友在外面喝酒呢,于田田怀孕之后,他好长时间没出来玩了,现在自己老婆身体也是不错,离生还远着呢,也不至于就让他在家天天看着,将近十点接到于田田一次电话。

    “要晚点回去,你早点睡。”

    于田田压根就睡不着,他不回来自己能睡着才怪呢,可不能打第二通电话,要是打了,王亮保准就翻。

    王亮这人就不喜欢别人看着他,他有时候一跟朋友玩上就忘记给家里去电话,他在外面你就别管他,回到家你叫他怎么当孙子都行,就这样一个人,王亮把手机扔在桌子上,心里就合计,于田田你千万就别给我找不痛快,要不然咱们俩就没完。

    军子也不是个什么好鸟,就拿王亮开涮了。

    “咱们打个赌吧,看田田能不能打第二次电话。”

    大家觉得也有意思,王亮嘴上是不说,心里就是有那个劲儿,你要是真给我下脸,你就别怪我回去对你发飙,好在于田田这一个晚上就没在打电话,军子为了看自己的效果,死活拉着王亮不叫走,喝到了大半夜三点多,一看这电话是不可能打来了。

    王亮出来玩是跟兄弟朋友玩,不跟女的玩乱七八糟的,包厢里女的肯定不少,可他不沾,自己老婆肚子里还有一个呢,他心也不至于就这么粗。

    从酒吧起身,这边出去洗把脸,身上就都是味儿,自己低头走着,那边迎面就撞上一个人,自己抬头扔了一句对不起,看清对面的人愣了一下。

    徐娇兰跟丈夫出来玩的,跟朋友玩到现在,才打算离开,撞上王亮了,这圈子也就这么大,你说出来玩的地方不是这里就是哪里,这么久了才撞上一次,可见世界也还是蛮大的。

    徐娇兰眼睛挑了挑,没有打招呼自己从王亮身边就过去了,两个人都没说话,好像就从来不认识一样,不知道他们过去的人看着还真就是陌生人撞了一下被。

    王亮没有喝多少,他就喜欢看着别人喝多,开车回家,拎着钥匙在门口换了拖鞋,于田田这边压根就没睡好,他一个晚上都没回来,谁知道他干嘛去了?是个女人就没有不太小心眼的。听见外面的动静,自己故意翻身背对着门,王亮打开门不确定她是睡了还是没睡,自己脱了衣服,这个点实在也没有办法洗澡了,一动水肯定就是有声音的,加上现在这个时间。

    蹭蹭往田田的身边靠靠,自己伸手要搂着她,结果于田田动了,自己距离他保持稍微远一点的距离,王亮挑着眉,呦呵,原来没睡啊。

    “你这是没睡呢,还是睡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