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243 嫂子,小姑子

243 嫂子,小姑子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我就说你,这时候你跟姜饶说这些干什么?你小姑子就那德行,你跟她咬?”

    齐娜的妈妈透过听筒就开始数落女儿,你挑唆自己丈夫回家里闹,你婆婆心里怎么想?就算是你有理,姜雯是疯子你就跟疯子一样的计较?有记性了下次就别过去,当嫂子的应该出就出,不应该出的你躲远点不就完了,你跟她一般计较干什么?

    齐娜就死活不干,雨涵被烫了这是事实,姜雯过去怎么针对她,她有坑过气儿吗?她脾气还不够好吗?她为了人家一家和和美美的就得委屈自己跟孩子?那结婚干什么啊,还不如就自己过呢,对着电话嚎啕大哭,她也委屈,觉得自己妈就不像着自己了,从结婚开始就站在姜饶的角度上。

    齐娜她妈不是不心疼女儿,但是她心里明白一个道理,女儿是自己的,姑爷不是啊,她为什么要对着姑爷好,不就是希望姑爷能对着女儿好嘛,她要是一个会挑事儿的,齐娜从结婚他们娘家搭了多少?直接找上门,你老姜家敢硬气吗?多少把柄攥在他们手里呢,她希望孩子过的好,不是希望姜饶因为觉得心里有亏欠才对齐娜好。

    “你给姜饶打电话叫他现在马上回来,齐娜你听妈妈的。”

    齐娜就不,梗着脖子,今天姜饶要是回去不削姜雯,自己这口气就是不能出气,她不管跟公婆以后关系好不好,姜雯实在就太不像话了。

    齐娜不肯打,只能她妈出面了,给姜饶打电话,姜饶是嘴里答应的好好的,可脚下的脚步是一点没停顿。

    姜饶就算是心粗的孩子了,他要是跟王超似的,那早就跟姜雯掐一起去了,他不愿意算计,在一个自己跟齐娜都有收入,齐娜娘家条件还好,总搭,他们俩的钱是花不完的花,想怎么花就怎么花,从来没因为钱受憋过,家里父母愿意给姜雯,他当哥哥的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过去了,姜雯也不是大马路上的陌生人,他不是看着姜雯就一点毛病都没有,做人家小姑子的,尖酸刻薄的,动不动出口就伤人,要么就咬尖,计较这个计较那个的,这是得亏齐娜性格好,现在齐娜都忍不了了,还把孩子给烫了。

    姜饶跟姜雯是兄妹,可姜饶一直觉得姜雯个性有问题,在一个不能避免的就是,有些男人结婚之后,老婆是要比妹妹亲的,毕竟老婆才是睡一起一辈子的,陪着他到永远的,妹妹不是,就算是姜雯不去找茬,齐娜个性要是不好的话,挑唆姜饶去找姜雯麻烦也不是不可能,更何况现在是姜雯先不对的。

    家里原本气氛就是不好,姜雯这才安静下来,看着她爸拉着脸子,这回知道怕了,结果夏侯兰一回来,姜雯又来本事了。

    姜雯这也是见人下菜碟的,知道自己妈心疼她,所以就可着劲儿的闹,哭的就不行了。

    “我爸叫我滚,那我滚还不行……”

    自己回房间就开始收拾行李,夏侯兰这回都没拦,伤透心了。

    你说这就两孩子就闹成这样,谁家这么丢人过啊?她跟姜维这还没死呢,就开始争上了,夏侯兰就憋着一口气,想着要是家里一毛钱都拿不出来呢?是不是就都消停了?有钱还闹成这样,还不如当初都给扔了呢,这样谁也别得。

    爱走就走吧,她也不拦了。

    姜雯原本没打算走,一看自己妈都不拦了,脾气倒是上来了,满屋子的收拾东西,离开这个破家别以为她就没有地方去,心里满满的都想着婆婆呢,觉得婆婆就不会那么对自己,她去小皱家,有什么吃的,婆婆都可着她先给。

    可姜雯自己不用脑子想想,你一个还没过门的,你家里拿出来这么多,只要你婆婆不缺心眼,就应该在表面上对着你比你未来小姑子好的。

    夏侯兰听见有人敲门,自己踩着拖鞋过去开门,门外站着的不是她儿子还能是谁,姜饶脸色不太好看,有些发青,等他妈开了门径直就走了进去,鞋都没有换,直接奔着姜雯的房间去了,咣当一声就把门给关上了,夏侯兰眼睛跳跳的。

    这齐娜回家肯定是闹了,要不然姜饶不可能回来就这样,赶紧拍门。

    姜雯都这么大了,你当哥哥的可不能动手啊。

    “你干什么你?你老婆回去哭了?她说都是我不对是不是?”姜雯看着姜饶这样就知道齐娜回去铁定吹枕头风了,自己心里害怕,她哥现在这个脸色,姜雯也是勉强抬着下巴直视姜饶。

    “你现在就给我打电话,跟你嫂子赔不是。”

    姜雯都要气炸肺了,她给齐娜道歉?

    凭什么?

    姜雯就恨不得上去抓她哥一个满脸花,你一个大男人,老婆回家哭两句,你就回家要打你妹妹?你可真是出息啊。

    “我不,愿意道歉你自己道歉去,我哪一句说错了?我告诉你姜饶,现在男女平等了……”

    “妈……”

    姜雯抱着头往门边去跑,姜饶没打姜雯,不过把桌子上的花瓶给掀了,你听听这说的是什么混账话?动不动就说男女平等,真要是算起来,他们家还不够平等吗?

    夏侯兰使劲儿拍着门板,有话好好说啊,你关着门干什么啊?自己满地乱串的找钥匙:“你说两句话啊。”夏侯兰看着姜维喊了一声,这里面都要打起来了,你当爸爸的还一声没有,你可真淡定。

    姜维起身,自己在门板上推了两下,没动。

    “姜饶,你先开门。”

    “平等?我看就是对你太平等了,爸妈以后你照顾是不是?”姜饶直接就照着姜雯去了。

    姜雯仰着脖子,心里害怕却偏要装出来一副不怕的样子。

    “我凭什么养,你当儿子的……”

    姜饶就恨不得大嘴巴的上去抽死姜雯,你拿东西的时候你拿的可真是大义凌然的,这还没真叫你养呢,就嘴上说两句,你就都不肯了?姜饶觉得失望,这就是自己妹妹啊,怎么就变成这样了呢?

    齐娜也不是没说过姜雯不好,姜饶都是这耳朵听那耳朵就冒了,本来嫂子跟小姑子就不太和谐,齐娜的话,姜饶信一半,自己没看见,肯定是不能当真的,尽管知道自己妹妹是什么德行。

    “我今天就扔这句话了,你跟小皱以后房子贷款你们还,你要是敢让爸妈换,我打折你的腿。”

    姜饶不是吓唬姜雯,你他妈的结婚叫谁买单呢?欠你的?

    咣当拉开门,看着站在外面的父母。

    “今天我就扔这话了,姜雯你们要是管,那以后就跟我断,别宠的她没教养,谁家女儿结婚也都没这样的,要是真计较起来,行,我也要房子,我住的还是老丈人家房子呢。”

    夏侯兰的脸色有些怪,她是没合计姜饶能这样说话,这不是戳她的心窝子嘛,是没给儿子买房,可当初齐娜家自己说的,他们家房子多的是,空着也空着。

    虽然起因是女儿不着调,难道齐娜背后跟姜饶说什么了?

    姜雯一见门开了,难道她哥还敢动手?姜雯就是典型的窝里横,作自己家人完全就是不手软的。

    “你要脸不要脸啊?你结婚的时候家里没给出装修钱?”

    啪!

    姜饶回身照着姜雯的脸就抽了一个大嘴巴子,指着姜雯的脸,原本他真没打算动手,不过有些话得说清了,爸妈这样对姜雯,也不见得就好,她这德行的,将来还不得闹离婚?结果是姜雯自己往他的火头上冲。

    夏侯兰觉得眼睛疼,女儿自己在恨,可也没舍得打啊,这姜饶出手啪一声,这耳光声现在还回荡在夏侯兰的耳边呢,姜维是没吭声,知道儿子是被逼急了,姜饶这孩子就算是好的了,家里愿意给什么,他就接着什么,不给也不会多话。

    “你凭什么打我啊?”姜雯捂着脸开始喊,也不管别人家是不是会听见。

    姜雯跑了,跑小皱家去了,姜饶也回家了,齐娜她妈不放心,立马叫自己丈夫给送女儿家去了,进门就开始数落女儿。

    “你叫他们兄妹干起来能有什么好?姜饶现在就是恨姜雯了,那也是亲妹妹,等他将来觉得后悔了,就得找你的不是,齐娜啊你就不能听妈妈的话吗?咱们不跟她争,她想要什么,你婆婆愿意给就让她给,你想要什么,妈给你。”

    齐娜她妈是以为齐娜看着夏侯兰搭姜雯,她心里不舒服了。

    争这个没用,你跟姜饶的日子好过才是真的,娘家不缺你的,你没有兄弟姐妹,将来什么不都是你的?你跟你小姑子争那点破玩意干什么啊。

    齐娜不吭声,雨涵趴在妈妈的怀里,自己动不动就捂着小脸,被烫到的地位就捂着,齐娜妈妈抱过来外孙女,外孙女多少是有点娇气的,其实也没红,估计烫到就一下这孩子还没完没了的摸,你说齐娜看着能不发飙嘛。

    “跟姥姥回家,别摸了,就烫了一下没什么大不了的,以后小心点就是了。”

    齐娜眼睛都要喷火了,她眼睁睁的看着姜雯把鸡腿别出去烫到自己女儿脸上的,结果她妈现在竟然说没什么了不得的,当时那脸都红了,齐娜就忍不住抱怨。

    “你老当好人,就你是好人,我们都是坏蛋……”

    “妈没说你们都是坏蛋,可你能争出来什么?姜饶把姜雯打了,你就出气了?有什么用?日子是过给自己看的,我劝你,也等于白劝,你爱怎么地就怎么地吧,我不管了,齐娜啊爸妈没盼着你能怎么样,也没像是别人家那样希望你有多大的出息,就盼着你能好好的跟姜饶过,姜饶人不错。”

    如果不是冲着人品去的,你以为她就是贱啊?又是搭钱又是搭房子的,姜饶人品没的说,靠不上婆家,不是有娘家给你靠嘛,姜雯不着调猫腻就离她远点,不搭理她就是了,你非要往前凑,然后叫人死的半死有意思吗?

    “哪不错了?”

    齐娜她妈干脆就不劝了,你乐意生气你就生气去吧,走的时候扔了一句。

    “一个男人回到家,一口饭还没吃呢,从进门开始老婆就哭丧着一张脸,说自己受了什么委屈,你是怕他对你太好了,你是觉得日子太好过了是吧。”

    齐娜自己在屋子里生闷气,生了一会儿,自己起身去做饭去了。

    齐娜做饭不怎么精通,勉强也就对付做,她也讨厌成天的做饭,姜饶更加不喜欢做饭,没结婚的时候都有爸妈,都有人管,等成家了,这就成麻烦了,好在是两家家长俱全,今天这家对对一口,明天那家对付一口,要么就是买,也算是过来了。

    姜饶开车到楼下,自己吐口长气,原本今天放假的,能好好休息一天,你说说他这一天过的,先是去齐娜亲戚家帮着干活,人家电话就打过来了,他不能不去啊,亲戚就是在于走动,去了那可真是干活,给他累的,姜饶的工作很清闲啊,自己差点没起不来了,好不容易回家了,进门齐娜这不就是开始哭,他又回家闹腾一趟,闹腾完了,坐在车上就后悔了。

    姜饶不是后悔打了姜雯,而是后悔自己作爹妈了。

    他打姜雯,他就这么走了,姜雯得作爹妈不?他爸妈也是辛苦一天回到家,就看着儿女不合?

    姜饶拖着疲惫的身体上了楼,开门进去,没看见齐娜,自己回房间就躺下了,没听见女儿的声音就知道丈母娘肯定给抱走了,齐娜这边踩着拖鞋,其实自己还不愿意去哄姜饶呢,她可是一点错都没有,姜饶就不一定了,谁叫姜雯是他妹妹了。

    可想着自己妈说的话,勉强压着不愿意,进了房间。

    “你吃饭了没?起来吃一口吧。”

    齐娜一看姜饶在床上躺着呢,一动没动,这回可真心疼了,老公是自己的,别人不心疼她得心疼,自己换个脑子想想,姜雯就那臭德行,自己跟她一般计较干什么啊。

    姜饶哪里还有什么心思吃饭了气都气饱了,好在齐娜这个晚上是没在提这个事情,尽量顺着姜饶,第二天齐娜买东西去的婆婆家,什么话也没说,她来就是代表自己的意思了。

    这回是把自己妈的话彻底听进去了,以后少跟婆婆家走动就是了,姜雯不就是防着他们跟老太太要钱嘛,这回她可以放心了。

    姜雯直接就住未来婆婆家了,小皱他妈跟儿子商量过了,可儿子不愿意黄,眼看着自己儿子就是愿意,那她跟姜雯过不去,不就是跟儿子过不去嘛,收拾收拾心情,他们小年轻的好那就行。

    “姜雯啊,赶紧起来吃饭,阿姨做你喜欢吃的了。”

    大清早五点多就去市场了,到处找甜玉米,这个季节原本就不好买,有的基本也都是真空包装的,就真空的都不好找,买回来就开始赶紧的做,想着姜雯起床了就能吃到了,知道她昨天可能跟家里又干起来了,不过说起来,姜雯这个性,可真是够糟糕的了。

    小皱早就上班了,他这班是没什么周末的,姜雯还在睡觉呢。

    姜雯这跟小姑子是同学,多少年的交情了,她也是没把自己当外人看,自己小姑子几点起床的,她就几点起床的,起来了上桌就开始吃饭,眼睛里也没有活,老婆婆在地上捡头发准备收拾屋子呢。

    “你嫂子不是个性挺好的?”小姑子问了一句。

    她记得姜雯说过的,她嫂子家条件可好了,人也没什么脾气。

    那姜雯现在能说齐娜脾气好嘛,不吵架的时候嫂子千般万般好,可一吵架了,那就是玩心眼子了。

    “装的被,平时没看出来,回家就挑唆我哥,觉得给我的钱多了,这不就没事儿找事儿嘛。”

    小姑子耸耸肩,那这嫂子也有点太那个了,你们是儿女,难道姜雯就不是了?

    *

    姜雨涵今天交学费,姜饶还想着呢,自己起床了吃饭早晚,他给单位领导打了一个电话,说是要晚去一会儿,替女儿交学费去,交的是下半年的,现在提前收,齐娜已经从婆婆家早就回来了,早饭是买的。

    “我陪着你去银行取钱?”看了姜饶一眼。

    “不用,卡里有。”

    姜饶人家自己私房钱也多,工资的话,齐娜想起来会要,想不起来人家根本就不要,姜饶自己就都剩下了,剩下了姜饶也没乱花,这不就打算掏出去了。

    吃完饭离开家,开车去银行取了钱奔着姜雨涵的幼儿园就过去了,姜雨涵念的幼儿园算是比较好的,半年学费就要两万一,人进去结果说是钱都交完了,能是谁,不用想,肯定就是老丈人。

    打了一通电话过去齐娜她妈接的。

    “啊,我正要跟你们说这个事儿呢,顺路就给交了,姜饶啊,齐娜缺心眼你别跟她一般计较,自己妹妹,能过得去就过去吧……”

    她要是不说这话,姜饶心里也许会有点什么,可丈母娘一开口,姜饶就觉得有点羞愧了。

    齐娜懒洋洋的去上班了,反正是自己家里的事儿,几点来就都行,她爸妈都没在厂里,出去忙去了,中午齐娜她爸回来,看见女儿就招招手。

    “姜饶那车我跟你妈看着有点旧了,换一辆吧。”

    老早就有这个打算了,不过之前没机会说,什么时候换都是换,不如现在就换了。

    齐娜她爸这人平时也不多事儿,对女儿看着好像没有多少关心似的,可就这么一个孩子,不关心她关心谁。

    “那就换被,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齐娜自然是愿意的,给换车还不要啊,自己爸妈干嘛客气。

    齐娜家对姜饶是一百个好,又是给带孩子,又是给钱又是给换车的,齐娜她妈其实心里一直就有个想法,就是当着姜饶没敢说,怎么说姜饶自己有爹妈,不能跟他们一起住,可齐娜不爱做饭这又是真的。

    自己才打算开个头,就被齐娜她爸给挡回去了。

    “这话你以后别提啊,人家儿子跟你一起住,夏侯兰两口子心里怎么合计?”

    齐娜她妈叹口气,自己不就是想想嘛,她能更好的照顾孩子跟他们两个大人不是。

    姜饶跟家里弄成这样,自己也不爱回去,省得看见姜雯自己也闹心,索性到休息,就开车带着老婆孩子出去玩,夏侯兰原本以为儿子生完气就得了被,结果两个星期就愣是没捞到人影,这还真生气了呢?

    真出息呢。

    给姜饶打电话,人家三口在北京呢,带着孩子去故宫玩了。

    “去北京了?”

    夏侯兰一听,这可真有闲心,就两天休息的时间,你们去玩什么?能玩到什么?

    人家齐娜妈妈愿意叫女儿女婿带着孩子多出去玩,孩子多见识见识,对孩子是有好处的,这不周五晚上坐高铁过去的,周六一大早就出去玩了,周日下午再回来。

    小皱从外地回来,这次报销的钱挺多的,有一千多块,也是,出去两个星期,自己糟的面黄肌瘦的,有钱自己舍不得花,就想着给姜雯买点什么,回来就过去接姜雯了,姜雯还不回家呢,小皱就劝了半天。

    姜雯这是不愿意的被小皱给送回家了。

    “阿姨,我给叔叔买的酒。”

    夏侯兰挺喜欢小皱的,这孩子挺有心的,自己过的确实不怎么样,有钱也都给姜雯花了,夏侯兰觉得女儿跟自己唯一像的地方,估计就是看老公的这个目光还挺准的,知道什么样的男人能嫁,什么样的男人不能嫁。

    “你花这个钱干什么啊……”

    小皱是说话办事没有一样不叫夏侯兰喜欢的,到家里也不会坐着不动,看见夏侯兰干活就上手帮忙,要说小皱除了条件不好,这孩子真是不错,能干活能吃苦,说话办事样样来,就是没大本事。

    姜雯自己也舍不得小皱这么苦自己,说多少次了,他就是不听,她说自己现在不吃零食了,可他就是给买。

    这边姜雯陪着小皱去买西装,姜雯就觉得报喜鸟的西装吧看着穿身上挺有感觉的,小皱愣是不要,死活就不要,随后自己就白了一套三百多块钱的,给姜雯气的,肺子都要气炸了,一辈子就结婚一次啊,你省这个钱干什么?这西装也不是别的,不是穿一次就扔的东西,你以后还有场合和机会能穿呢。

    小皱就耐着性子哄姜雯,他一个男人穿什么都是穿,再说哪里就有什么场合叫他穿西装了,自己舍不得买,给姜雯是一百个舍得,姜雯婚纱买的就是便宜的,在商场看中一套裙子,红色的特别好看,可这个东西吧,穿不了几次,谁能天天穿这个东西,将近小三千,姜雯是真喜欢,自己眼珠子就没离开过,可真是让她买,她舍不得,三千块钱还能买点家里用的东西呢。

    自己扯着小皱的手就走,小皱当时也没说话,等送姜雯回家了,自己折回商场,他是又刷工资卡的又凑了半天的钱,才给姜雯买了这么一条裙子。

    不是小皱装,而是他真没钱,你说家里那边装修呢,还有结婚,什么地方不要钱啊,他又不是愿意占便宜的人,自己有能力出的,他就尽量出,把自己弄的山穷水尽的,这三千他拿出去,自己以后中午可就有的好看了。

    一个大男人,单位中午吃饭给报销十五块钱,一个馒头一袋榨菜,自己也知道要是生病了省这么一点钱有点不合适,可不省又没办法,就早上在家里多吃,中午就吃的素点,钱都是一点一点勒出来的。

    姜雯心里有点懊悔跟齐娜干翻了,要不然跟嫂子说两句,她结婚,嫂子总要送礼物的吧,反正齐娜有钱嘛,现在这样了,还怎么开口要钱呢。

    失策了。

    姜雯这也天天往新房跑,两个人心里就都是高兴,这以后就是自己的家了,以后就天天在一起生活了。

    齐娜这边对姜雯的事儿就真不管了,该出钱她就出钱,她绝对不会叫人在这上面抓住自己的把柄,不过指望她帮着干点什么,那不好意思,她带孩子呢,她没时间。

    姜雯这要拍婚纱照,她是过去那个劲儿了,不生气了,就想起来嫂子了,毕竟她拍照要到处跑,要是嫂子开车送,不就省掉很多麻烦了嘛,姜雯想去红海滩拍婚纱照,就是想拍不一样的,跟摄影师也说好了,他们包路上所有的一切,出行的钱她也给,这边就联系齐娜。

    齐娜拿着话筒,心里合计,自己给人的感觉她是不是就是二百五啊?

    姜雯前脚才跟她干完架,后脚就来求她,她神经病她才会答应。

    “我家里最近挺忙的,倒不出时间,你找别人吧。”

    齐娜对着姜雯淡淡的,反正你愿意也好,不愿意也罢,我是你嫂子不是你妈,我不欠你的,你愿意哪里抱怨你就哪里抱怨去。

    姜雯这碰了一个钉子,自己给姜饶打电话,可拿起来还记恨姜饶挥了她一巴掌呢,干脆就不求人,不去就不去,那就在影楼里拍,她死不了。

    周五晚上,齐娜跟姜饶带着姜雨涵又出去玩了,夏侯兰这边知道了,心里难免就有点不愿意,你妹妹这马上就结婚,忙的跟什么似的,你们当哥嫂的可好,成天到处跑,有钱烧的是吧。

    姜雯结婚,亲自上门去找的王妈妈,领着小皱去的,人都来了,王妈妈也不能给撵出去。

    王妈妈就觉得小皱挺好的,看着就没什么脾气,要说还是姜雯高攀人家呢,你说人和人的际遇就是让人摸不清,姜雯有什么叫小皱喜欢的?

    姜雯跟王妈妈感情可没那么好,为什么愿意上门,很简单的道理,她结婚王妈妈要去花钱的,她干嘛不要这个钱,只是过来坐坐,自己又不能死了。

    王妈妈还记得姜雯来大闹自己家的事儿呢,对姜雯可真说不上是喜欢,可人来了,等结婚她就得去,这个钱是必须花的。

    姜雯没坐太久,问王妈妈王冉家住在哪里,王妈妈原本是想自己通知女儿就得了被,王冉要是没时间,自己就帮着带钱过去。

    可姜雯明晃晃的问了出来,王妈妈就告诉姜雯了。

    姜雯可不嫉妒王冉住在哪里,对于她来说,王冉住在天上那也是王冉的事儿,她去找王冉就是告诉王冉,她要结婚了,叫王冉准备好钱,怎么说都是亲戚,再不花不花,自己结婚王冉能花少于五百嘛?她好意思嘛?

    小皱这人是看见谁都有话说,人挺温和的,跟简宁也有话聊,正赶上闹闹在家了,孩子要睡觉就有点作人,眼睛睁不开,喊自己要喝牛奶,简宁起身就进了厨房,这边姜雯跟小皱就走了。

    姜雯出门就说闹闹没规矩。

    “看看孩子养成什么样了,爹妈就跟奴才似的。”

    小皱叹口气,他也不知道姜雯这是怎么回事儿,看见谁好像都有点不顺眼似的。

    “你别这么说,小孩子有几个不闹的,再说要是叫人听见了不好……”

    姜雯结婚夏侯兰夫妻俩单位来的人就不算是很多了,首先姜维压根就没告诉,有几个是自己知道的消息,就过来了,王妈妈花了一千,王超跟王冉都是五百,他们当子女的不可能超了王妈妈的钱,外婆花了一千,写是写一千,不过这钱从哪里来的,就没人知道了,乔芸花了三百。

    乔芸没什么不好意思的,她穷啊,谁叫她穷呢。

    她都想花一百了,可惜外婆不让啊。

    抱着小聪,叫小聪吃东西,小聪挨着闹闹,王冉原本不想带闹闹来,不带来那孩子就得马上送回爷爷家,想想还是自己给带来了,小聪看见小孩儿,自己就想往闹闹身边凑,可闹闹害怕别人,就不跟小聪玩,自己就跟在他妈妈的身后。

    “要吃这个嘛?”

    王冉夹了一筷子的菜,孩子不吃的她就得吃,孩子吃的就放到孩子的碗里。

    “闹闹吃这个吧,这个好吃。”乔芸咬了半天的牙,终于开口了,下定了某些决心。

    乔芸一直就想跟王冉恢复交流,这样才能叫王冉买自己的保险,可又觉得先开口丢面子了,心里又有点记恨王冉过去对自己的狠。

    乔芸拿着自己筷子就给闹闹夹东西就要往碗里放,王冉看见了,没有办法拦,她要是拦了,有点不好,好像她嫌弃乔芸似的,可那筷子是乔芸用过的,好在闹闹没有吃,王冉自己就夹自己盘子里来了。

    要就说夫妻生活在一起,长年累月的,彼此就都会影响的,简宁有轻微的洁癖,弄的王冉现在也有点了。

    乔芸借机就跟王冉开始闲话家常了,说着说着就往保险上扯。

    王冉压根就不可能买那些东西,她单位应该有的就全部都有,她额外买那些干什么?

    小聪是个热情的孩子,拿着手里的东西就要给闹闹,闹闹就躲,王冉对着小聪笑笑:“你自己吃,弟弟不吃这个,小聪真好。”

    小聪自己笑笑,高兴的坐在一边又吃起来了,闹闹扯扯自己妈妈的衣服:“妈妈……”

    王冉把兜里的奶瓶子拿出来,眼看着要到十二点了,孩子喝完就要睡觉了,乔芸一看王冉的动作,自己心里有点不是滋味儿,她儿子喝的奶粉可不是好的,就是袋装的那种完达山,她倒是想买好的,可买不起啊,闹闹这奶瓶子乔芸就瞧着好,里面估计装的奶粉也是好的。

    “姐,闹闹喝的是什么牌子的奶粉啊?”

    王冉说了一句,这些都不归她管,平时都是简宁管的,乔芸笑笑,脸上的笑容完全就是强挤出来的。

    “你帮我也带一箱被,带回来我给你钱。”

    王冉眯着眼睛可没敢答应,乔芸什么事儿干不出来?

    她不差这点钱,可是她怕乔芸在缠上自己,能躲远点就躲远点。

    “就在中山路那边有一家,你一找就找到了……”

    乔芸讪讪的,废话,要是自己去买,立马就得掏钱,要是王冉买了,她好意思跟自己要钱嘛?

    闹闹喝完奶,眼睛就睁不开了,王冉抱起来儿子,这边吃的也差不多了,跟王妈妈说了一声。

    “我得送他回去了。”

    王妈妈看着外孙子都睡着了,就让王冉先把孩子抱回家,睡醒了在送,要不然吹风了。

    “你爸吃完了,叫你爸先送你回去。”

    还没到散场呢,王妈妈没办法走,全家都走了成什么了。

    王超这边是吃的不怎么好,菜原本就不算是怎么太好,味道也不是鼎好的,他也不愿意留下来,就顺势说他送。

    王超开车,徐秋华王焱跟着,王超没直接回家,徐秋华看着就像是要去超市,果然到了就是奔着超市去的。

    “你去买点水果,挑贵的买。”

    王超肯定就不是买给王冉的,是买给闹闹的,家里没什么水果,除了苹果没别的,怕孩子醒了找东西吃。

    徐秋华领着王焱下车,没一会儿就回来了,超市里贵的水果有都是,可是徐秋华抠惯了,她肯定不能可着最好的给买,买了点葡萄就赶紧出来了,就这徐秋华还认为挺贵的呢,自己当舅妈的就挺好了,别人能舍得嘛。

    王超是没好意思喷徐秋华,这妹妹跟外甥还在后面坐着呢,你说怎么就那么抠呢?

    王冉压根没注意这些,孩子有点沉,压的胳膊有点麻,简宁今天没来,诊所那边挺忙的。

    要说简宁跟陶林玉这诊所开的特别是地方,而且几乎就是人传人,附近没有太大的医院,别人有点小病就都来这里了,他们家最出名的就是这个牙弄的好,成天都不缺人,很多人大医院都不去,就专程来这里弄。

    简宁是才休息,给王冉打电话。

    “睡着呢,在我腿上呢,合计一会儿在送回去。”

    结果没回王妈妈家,到了小区门口,简宁就开车过来接了。

    “中午人不多嘛?”

    简宁点头,自己伸手接过来儿子,抱在自己的怀里,王冉拿着衣服给儿子盖上,虽然就这么一小段,那孩子抵抗力不如大人啊。

    “嫂子,我们俩走了。”

    徐秋华手里拎着装着葡萄的袋子,就愣是没说给孩子拿着,摆摆手,这边就回家了。

    “王焱啊,妈给你洗葡萄吃……”

    闹闹动了动,睡的有点不安稳,王冉开车,简宁抱着孩子,王冉要是一直抱孩子她抱不住,简宁能维持一个动作一直不动,亲亲儿子的脑门。

    “吃东西了嘛、”

    王冉就笑了,他以为他儿子能不吃嘛?

    小嘴可会吃了,就喜欢吃肉。

    “吃不少,喝完奶就睡了,比闹钟都准时。”

    到地方王冉停好车,简宁抱着儿子下车,陶林玉这边才要出去吃饭,一看简宁怀里抱着一个,不是简闹闹才怪呢,简宁不抱别人家的孩子。

    “闹闹来了?”

    陶林玉跟王冉在外面说了一会儿话,简宁先抱着孩子进去了,王冉跟陶林玉真就没什么心结,陶林玉这人也挺大方的,也老给闹闹买东西,当然作为礼尚往来,王冉也给陶林玉家孩子买,现在两家走的就是亲近,比有些亲戚走的都亲。

    他们是坦荡荡,可架不住后面就总有人在八卦,就是诊所里好多护士都认为陶林玉跟简宁是有一腿的,天天在一起相处,就是家里没办法被,难道还能因为这个离婚啊。

    “你吃饭了嘛?一起去吃?”

    陶林玉这还没吃饭呢,叫着王冉一起去,王冉说自己才吃完酒席。

    “那我就不跟你客气了,我出去吃了,饿死我了,早上到现在还没吃上一口呢……”

    王冉笑笑,看着陶林玉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