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241 若晖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爸就没有关系能在走走了?”戴袁看着自己父亲。

    戴袁的父亲位置也就这样了,放宽了说就算是他尽了全力,自己却碰触不到段家那个高度,自己伸不出手,他是个什么样的位置他清楚的很,反倒是有点后悔,要是一早知道段伟亮他爸倒的那么快,当初就是女儿怀孕也不能叫嫁过去。

    这算是什么,以后的路恐怕才是难走的,孩子也是傻,那么多男的你不选,你就选择他了,伟亮从当父亲的角度来说,模样不好看也不见得就是有多少的本事,家里父亲在,自然别人提着他,现在他爸不行了……

    戴袁知道自己爸爸心里在想什么,自己嫁了就不会后悔,伟亮是她选的,现在这样她还得感谢老天呢,要是一帆风顺的,婆婆能看上她吗?自己是比蒋娟会做人,可到底是没有蒋娟那样的家世,落了下乘,公公现在情况不好,自己反倒是得到机会了,伟亮的工作跟公公不沾边,就算是公公以后真不行了,伟亮该有什么依旧是有,他们家日子也不会变差。

    戴袁算是有自己小心思的,公公现在虽说不知道被带到哪里去了,可即便就是将来真的蹲监狱了,不影响子女的,段家不见得就一个朋友都没,敏感的时间没人伸手,可过后呢?就剩下伟亮,谁能看着伟亮不行?

    从家里离开,手里拿着包,脚下穿着雪地靴,每一步都走的很稳当。

    戴袁不嫁给伟亮她就不想着去比,一旦嫁了不由得自己不去比,她自认自己能嫁给伟亮,伟亮愿意跟蒋娟离婚,首先是因为蒋娟做的不够作为一个女人,你蒋娟尽到过做妻子的义务嘛?她也不算是趁人之危,她跟伟亮一起的时候,蒋娟跟伟亮大概已经有很久没有夫妻生活了,这跟分居没有什么不同。

    离婚的时候蒋娟是不愿意深追究伟亮做的事情,夫妻一场,不管最后有没有走到结束,毕竟曾经好过一场,虽然好的时候也没有多好,蒋娟这人不懂人情道理,可也算是讲义气,她不会把责任怪在伟亮身上,他提出来离婚也是有几次,自己答应了想解决,可最后依旧没有想出来办法,伟亮也没有马上弄出来一个孩子叫她难堪,最后虽然是因为夫妻两之间插了一个人,蒋娟却不把离婚的重点放在戴袁的身上,女人何必难为女人呢,我做不到一个好妻子的责任,他另找了,到了今时今日的地步,她能做的就是成全伟亮。

    男人有时候的思维也是有些偏,比如就说伟亮,不管从什么角度来说,他做的事情不够地道,尽管他能自演其说,蒋娟的错误就摆放在哪里,换了其他的男人不见得就不会走到今天这一步,可蒋娟不提,段伟亮跟戴袁就都一样不提了,伟亮不认为是自己对不起蒋娟,同理戴袁也不认为自己是抢了蒋娟的。

    在一个男人在床上嘴就有点松,伟亮跟蒋娟有没有夫妻生活,戴袁是怎么知道的,无非还是伟亮自己说过,伟亮对着蒋娟他自认自己也算是尽男人的义务了,他在自己爹妈面前从来不让蒋娟落下乘,即便是他们两有矛盾,从来不在自己母亲面前添油加醋,对错都扔在自己的身上。

    戴袁个性好,开朗又喜欢交际,结婚没多久就跟王亮家走的很好,简宁家她是攀不上,简宁母亲这人清高的时候一般人都看不进她的眼睛里,哪怕蒋娟再不好,在简宁母亲心里,只要有家世,蒋娟就一定是好的。

    戴袁跑了一天了,能为了什么无非就还是为了自己老公公,王亮妈妈是想躲,可看着戴袁挺着肚子,这都来好几次了,自己要是在躲就有点不像是样子了,到底还是下去了。

    “我昨天晚上这才回来。”简单的解释了一句。

    这话谁都知道是假的,早不走晚不走这个时候你走了,谁信?谁不信戴袁也信,甭管心里是不是那样想的,表面上却能做出来一副深信不疑的样子。

    “阿姨,你也知道我公公这眼看着就是要退下来了……”

    戴袁不墨迹,直接就开口,她跟田田可以玩虚的,对着王亮妈妈就完全没有必要,该说什么说什么,哪怕王家就真是不管,可以后也绝对不会看着伟亮有什么不出手,她要的就是这个。

    王亮妈妈看着戴袁的腿,戴袁没有穿裤子,这时候腿总胀,穿裤子勒的难受,她不知道别人怀孕是不是这样,反正她是穿不下去,穿的是孕妇裙,里面套了一条羊毛裤,即便这样,王亮妈妈还是能看出来戴袁的腿是肿的,一个孕妇你说成天的到处跑。

    自己也是有心于心不忍。

    “戴袁你听阿姨一句,别跑了,这上面有人想要整你公公,你找谁都没用。”

    这话她就是不说,其实伟亮母子俩不见得就是不知道,为什么处处碰壁其实不就是这个道理,你段伟亮一旦离开了蒋娟蒋家的庇护就成这样了,这个世界上落井下石的永远有。

    蒋娟也不见得就不知道这个道理,可为了能一举拿下在婆婆跟丈夫心里的位置,跑一跑怎么了,动动嘴皮子又累不死,要是真的有机会,把公公弄了出来,她就不信以后婆婆不高看自己一眼,退一步来说即便公公弄不出来,她一个当儿媳妇的,做了这些,也算是对得起老段家了,公公倒了她没想着要跑,相反的自己态度很积极,婆婆跟丈夫对着她会是个什么态度,自己清楚的很。

    戴袁不认为自己这是在算计,每个女人都想过丈夫疼的日子,她有错嘛?

    自己落了蒋娟一道,自己不承认是不承认,可放在外人的眼里,自己还不是抢了别人的丈夫嘛。

    你蒋娟离婚之后对前公婆不闻不问的,她一个后来的,拼了老命的在为公公奔走,谁是好的谁是坏的,群众的眼睛就是雪亮的。

    戴袁嘴唇含着一丝苦笑,虽然心里明白,可王亮妈妈这么一说,到底还是有些心凉,蒋娟家就那么大的本事?

    她公公这事儿绝对就不是一天两天的,那就是说,如果蒋娟跟伟亮的离婚在往后拖拖,一直拖到老爷子下来,那就没事儿了?

    王亮妈妈挺喜欢戴袁的,戴袁这丫头会看事儿,嘴巴也好,看见谁至少眼睛里有人,会热情的打招呼,即便是不熟,那时候伟亮领着她过来家里,随后她自己也经常来,甭管送的东西大小,可让人会觉得她心里有长辈,蒋娟呢,王亮妈妈敛下睫毛,这就不用自己说了,也轮不到她去说。

    戴袁从王亮家回到婆家,她现在跟婆婆一起住,公公现在有难,他们是当儿子儿媳妇的自然不能扔着婆婆不管。

    “你以后别总出去了,你爸这事儿,咱们家就是这个命。”伟亮母亲说的有点闷,其实一开始不见得她就是看不透,可人嘛终究心里总带着一股子的侥幸,觉得也许就没那样严重,儿媳妇儿子在外面到处求人她也不见得是不知道,现在想通了,跟娘家过了气儿,合着老段现在都这把年纪了,就是进去了能怎么着,只要儿子好好的那就行了,只要人不死,往后家里使点钱,在里面该过什么样的生活照旧是什么生活,你要是往开了想,其实不就是看不见家人嘛剩下其余都是相同的。

    戴袁笑了笑:“妈,你别这么说,万一有机会呢,今天阿姨回来了……”

    伟亮母亲把目光的力道控制得恰到好处,傻媳妇儿,你以为王亮他妈真是出门了才回来?人家是躲着呢,其实这事儿放在自己的身上也是一样的,她也会躲起来不管的,朋友这个东西怎么说呢,好的时候可以更好,不好的时候就得看清现实了,那家不好你还一个劲儿的往上贴,这就叫缺心眼了。

    心里也不是没有想过蒋娟,可蒋娟这态度,离婚之后,自己觉得有点对不起她,给她打了几次电话,通了一次话,可蒋娟的语气那么硬邦邦的,伟亮妈妈有时候也合计,你说蒋娟在老段进去这个事情里起了多大的作用呢?她是不是表面上觉得没什么,背后使了什么手段?

    越是想自己越是后悔,当初为什么就弄这么一个祖宗进家里,成天当爹娘似的供着还不够,现在好了,后背又让人给了一刀。

    段伟亮知道现在自己老爹进去了,多少人就等着看笑话呢,他威风的时候也没少惹人,说风凉话的绝对不是一个半个的,好在伟亮磨练了这些年,自己心里有数,你们愿意说就让你们说个够,不至于就真的因为别人说两句,自己闹心的要死,日子该怎么过还得怎么过,家里有老娘跟怀孕的妻子还得养呢。

    军子晚上跟王亮喝酒,也是有点喝高了,自己就没制住,其实他们这圈子,这样的消息一早就知道了,他也是嘴快,人人都想到了,可人人都没想着说,却由他率先说了出来。

    “怎么不找蒋娟呢?”

    夫妻一场,前公公进去了,前任儿媳妇据说跟前公公的关系不错,这时候还不伸手帮一把?

    王亮点头:“我也是想劝过,不过里面的事儿太多。”

    蒋娟能不知道?恐怕是知道了自己不吭声,在王亮他们来看,蒋娟那是伟亮的前妻,跟他们算不上是朋友,大家认识你蒋娟也是因为伟亮的,伟亮做事儿多不地道,可伟亮跟他们是一起的,同情蒋娟也就是那么几句,不是王亮小人,蒋娟在这事情里面占的分量到底有多少,没人知道。

    军子一听,自己瞬间就明白了,合着这是蒋家这口气没出去,表面上装作大方,离婚离的痛快,却在身后等着呢。

    这就难怪了,难怪伟亮不去求蒋娟。

    伟亮不求蒋娟,一是真的有大家同样的想法,他跟蒋娟做夫妻时候脾气上来,蒋娟也是完全不给他脸的,自己还得在自己爹妈面前替她兜着,说到底自己还不是因为戴袁怀孕跟蒋娟离婚的,虽然很早他跟蒋娟就没感情了,可女人跟男人不同,洒脱的是少数,现在父亲进去了,如果真的有蒋娟的手笔,他去求?

    伟亮能想到的,伟亮母亲同样能想到,之所以想开了也是因为蒋娟的态度,公公对前儿媳妇好,这是人人都看见的,结果前公公进去了,前儿媳妇却一点声音就都没有,不是你坑的还是能是谁,要个骨气就不能去求蒋娟。

    伟亮其二不想去求蒋娟,还有另外一个理由,那就是离都离了,自己何必再跟她联系了,段家好不好那都是段家的事儿。

    再说蒋娟这面,她哪里就有那些小心思了,蒋娟原本就不够通人情世故,外人看着就是快铁,是块冰是个木头,她出身虽然好,可自己也不拉帮结派的,更加没有走仕途的意思,她认识的人有限,她能对老段家做出来什么?她家里倒是有那个本事,可她爸妈都是什么样的人?离婚的时候蒋娟又没有提戴袁这个人,到现在她爸妈都是被蒙在鼓里的。

    蒋娟第一次婚姻不顺畅,她妈自然就上心了,有了姚弄璋,不需要去比较,完全跟段伟亮就不在一个层次的,即便是蒋娟她妈知道了,心里还能想着去报复嘛?

    蒋娟出任务也是才回来,脸更加黑了,一个女人黑成这样也真是没的看,不怪伟亮跟她怎么样都培养不出来感情,伟亮是做生意的,就是个一般的男人,还没高尚到娶老婆不看颜色,就看她身上的正气了。

    姚弄璋却不同,说好听点,不在乎女人长什么样,说难听点,就是审美观出问题了,门当户对,蒋娟完全配得起他,有什么好挑的?他也是常年不在家,说实话哪一天自己死了都说不准的。

    两个人的相处挺有意思的,固定一周一次电话,出任务就没有办法了,见了面说会儿话不到十分钟就散场了,哪里有什么所谓的爱情感情,估计有的感情就是姚弄璋欣赏蒋娟,是把蒋娟当成偶像一样看待的。

    牵牵小手这就不是姚弄璋跟蒋娟能做出来的事情,什么时候结婚,家里定了日子,他们听着就是了。

    姚弄璋这边才挂上电话那边家里就出事儿了,要说姚家多少代就出姚静业这么一个,完全是靠着爱情吃饭的,一生放荡不羁的,结了离离了结的,哪怕就是离婚了,人家有本事叫别人念着她,三任丈夫就从来没有一个人说姚静业一句不好的,放在女人的角度,这样的女人完全就是个烂人,有了爱情马上就结婚,也不管什么家世不家世的,一旦感觉没了,迅速的离婚也不管什么名声不名声的,当时跟第三任丈夫结婚,家里才放点心,毕竟这真算得上是门当户对了,丈夫也够本事,可谁知道姚静业跟朋友出去玩,直接红杏出墙了,结婚不到五十天回家就提出来离婚,丈夫就直接跪在姚静业面前了。

    姚静业的第三任丈夫,算得上是家里跟姚家是能有一拼的,当时结婚的时候,男方的家里是不愿意的,自己的儿子是头婚,姚静业是个什么样的烂女人,结了两次婚外加带着一个孩子,这根本就不般配,可是任凭你怎么说,他就是不回头,上面的眼看着拦不住,再伤心能怎么样,断绝关系人家就是不听,到底还是给娶了,结果结婚没到五十天,人家找到真爱了,这无疑就是照着人家的脸啪啪两个耳光扇了上去。

    姚静业这丈夫不见得就是个好人,能做生意的人都是人精,能把生意做到这个份儿上,没心眼那肯定是不能的,没结婚之前自己在外面也不见得就是清净了,现在的社会,男的有钱女的有脸蛋,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谁也说不出来什么,结婚之后真是收了心了,姚静业说一,他绝对不说二,就这样的,愣是还没圈住姚静业。

    姚静业这第四任男朋友是个风流的画家,做事儿同样是放荡不羁的,为了寻找感觉他是可以去碰触那些禁忌的东西的,画家嘛终究跟别人还是有点不同的,他也是知道自己有这问题,可姚静业那是什么样的人物,站在金字塔尖的,就不说姚静业,光是姚静业这第三任丈夫说出去,谁不知道?这样男人的女人喜欢他,作为来讲,哪怕就是现在死了,他都是满足的,而且他爱姚静业,疯狂的热爱,不管姚静业是不是挂着别人太太的头衔,疯狂的追求,到底姚静业还是出墙了。

    丈夫为了挽留她,一辈子就是对着父母都没怎么跪过,对着姚静业就跪下去了,变了心的女人跟变了心的男人一样,她不爱你了,你哪怕就是死在她眼前,她都懒得看你一眼,道义上觉得过不去,可面对着自己的感情没有办法不妥协。

    等着姚静业跟那个画家算是在一起了,发现自己染病了。

    姚静业这人活着的时候就算是开朗的,心胸特别的宽,自己也不觉得有什么,无非就是一死被,死了也就死了。

    “若晖妈妈来看你了。”姚静业知道女儿恨她,试问谁摊上自己这样的一个妈,估计也好不了。

    姚若晖双手放在哭袋子里,仰着头看着自己的亲妈,托她妈的福,这个圈子没几个不知道姚若辉的,甚至姚若辉她老爹都出名了,到底是姚静业的第一个孩子,当初若晖她老爹还是姚静业倒追回来的,这也算是真爱了,要不然哪里有她的出生,不过新人一出,呵呵……

    她爸现在也有新人了,大家算是打平了。

    姚若辉看了母亲一眼,说恨其实也说不上,爱情不就是那样嘛,转身妈妈这都嫁几出了,现在又爱上了,她爸这也不甘寂寞,给她弄了一个后妈,算了大人的事儿,自己也懒得去理。

    姚静业不能算是个好妻子,不能算是一个专情的女人,可女儿到底是自己生出来的,对着姚若辉几乎就是抱着讨好的神情,生姚若辉的时候夫妻感情还是很好,她说以后生了儿子在跟丈夫姓,谁知道儿子还没生出来呢,她就叛变了,这孩子的姓氏就显得有些尴尬了,是隋家的女儿却跟着妈妈姓,不知道的外人一度就认为是老隋家恨姚静业,所以若晖姓姚。

    世上本就没有什么童话,自然也不见得就会有白雪公主的后妈跟后爹,那画家叔叔对着若晖很好,甭管姚静业是个什么样的女人,私生活作风好不好,可是驾驭男人确实有一手。

    “我抱着她吧。”

    男人才提出来,姚静业却马上拦了一下笑笑的说着:“我们也到点马上回去了,别抱了。”

    姚若辉看着母亲有些冷下来的脸子,自己心里揣测着,她妈这是吃醋了?估计是这样吧,小孩子懂得也不多,也懒得在这上面费心思,说周六舅舅会来接自己,姚静业一听姚弄璋要来接孩子,自己更加就放心了。

    姚若辉却永远都不会懂,跟所有做母亲的人一样,姚静业再是个不好的女人,在怎么烂,自己在怎么荒唐,可姚若辉是她女儿,自己身体里剥离出来的,怀了十个月的,自己跟自己男人是什么情况她清楚的很,虽然也知道,这个病不见得就是那么好传染的,可到底是心头肉,她轻易不会抱女儿,自然更加不会叫有着比自己病还严重的那个人去抱若晖。

    “你等你舅舅来了,想去哪里跟你舅舅说,若晖你想出国玩嘛?妈妈给你出钱好不好?”

    在感情上亏欠了女儿,就恨不得从金钱上弥补女儿,姚若辉算得上是真正意义上的根正苗红的军三代,吃穿上根本就不用愁,长大了只要规规矩矩的做人,这辈子的钱那都是花都花不完的,除非自己想去死,那就没办法了。

    姚静业的身体本来就是已经有点不好了,她染上病不作的话,也不至于能死,爱她的那个男人原本是长期飞叶子,后来瘾头是越来越足,到后期就是根本控制不了了,没有这个东西他就不能下笔,没有这个东西他就没有好的灵感,人的身体想掏空还是一件难事儿嘛,又是这个又是性的,原本挺高兴的一天,姚静业看完女儿,心情也是一好,男人今天感觉又不错,姚静业光着身体男人下笔,他觉得自己一直很有才,事实上也确实有才,喝高了外加心情很欢畅,没一会儿滚一团去了,他们是在闹着玩,姚静业是怎么死的,姚家自然懒得说,死的太难看了,跟男人那个的时候打针直接就没气儿了,怎么说?怎么对外说?

    男的也够本事的,姚静业死了是死于意外的,跟他虽然不至于就说一点关系都没有,可终究是事出有因,那也只能怪姚静业命短,怪得了谁呢,结果被人发现的时候,男的也死了,并不是怕姚家找他麻烦,自己自愿的,觉得爱人都死了,他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姚弄璋这才进门,就听见父亲的吼声,他妈哭的已经不像样了,姚静业在不好那是自己的亲生女儿,这才多大人就没了,想哭又不敢哭出声儿,这是有人报警,警察上门才知道里面的人早就没气了,得死两三天了,压着风声,可能压住几天这就是不定的事儿了,要是传出去,这成什么了?

    老爷子从来就没有发过这么大的火气,第一是觉得真是丢人现眼,第二就是心里的真的有火没有地方可以发泄,女儿再不好也是自己的孩子,还年轻呢,就死了。

    姚弄璋一愣,虽然知道他姐是肯定活不到白头了,可也没料到这么早就走了,看了父亲一眼,暂时铁定不能火上浇油,不能去问的,要先料理姚静业的后事,姚静业就那么一个女儿,当妈妈的没了,姚若辉肯定就是要出现的。

    “你去把若晖接回来,她妈走了,别的先别说。”老爷子火冒三丈,他上辈子到底是犯什么错了?这辈子就弄了这样的一个女儿到他家,丢人他也认了,自己有本事一天,谁敢当着他的面说姚静业不好,就是作风在有问题,他活着一天就能照着女儿一天,谁知道她自己短命,就那样的一个男人,把她给害成那样,死活依旧还要跟他在一起。

    老太太跟着姚弄璋出门,送儿子到门口,一个没忍住到底还是哭了出来,在里面不敢,现在还没有通知别人,老爷子到底是个什么心思没人知道,这事儿毕竟女儿死的不光彩,要是大办,恐怕别人家也会笑话,可她就生出来了这样一个妖孽,死都死了,能怎么办?能让她孤零零的上路嘛?她是做人家老娘的。

    “妈,你先别哭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老太太说出来自己都觉得羞得慌,又是喝了酒又是那个又是打针的,能往哪里好了去?

    姚弄璋只觉得自己冷的脚底板都凉了,爱情到底是什么啊?豁出了名去享受爱情,早早就送了命,值得吗?

    “她死了我也不担心她了,合着上面有你爸爸,下面还有你呢,你们觉得她丢人就直接送到火葬场找个没人的地方扬了,我这把年纪了,我有什么好不忍心的,人死如灯灭,我就是担心若晖,你姐夫那个人你也是知道,他们家老二娶名叫若望,若晖这又没了妈,后妈有几个是好的,我就怕我们家若晖吃亏。”

    老太太是想着,趁着女儿死了,干脆就提出来,既然若晖是姓姚的,干脆就接回来,前女婿那边孩子也有了,犯不上站着若晖,他们家千疼万疼的孩子没有道理去别人家受苦的茬儿。

    姚弄璋是个闷嘴的葫芦,有什么话从来不说,心底却是有主意的。

    老太太回来之后直接就回房间了,自己恨不得现在也跟着女儿死了算了,这就是作孽啊,你父母好好的活着,你却提前走了,又走的这么不光彩,妈妈就是想给你大办,你说能大办嘛?叫外人知道了,还不得笑掉大牙了。

    眼泪一串跟着一串的往下掉,出身在这样的家庭,你要什么给你什么,就自己偏偏不学好,仗着自己好看,今儿是这个,明儿是那个的,到底还是死在男人手里了。

    老爷子的脸色不是很好,老爷子三十七才得了这么一个女儿,姚静业出生就是个小美人,打小又聪明,会说话有眼力见,把自己兄弟都给比下去了,独一的女儿自然就不同了,爸妈打小就疼,长得好看,她爸爸走到哪里都愿意带着姚静业,觉得能给自己挣脸,你别看他们夫妻张的不好,可孩子绝对是取父母优点张的,老爷子这人长相就比较难看了,别人在背后没少说,有了这么一个女儿觉得底气也足了,仕途是越来越好,觉得女儿旺自己,其实不见得就不知道这是心理作用,可人越是官儿越大,越是相信有旺不旺之说。

    心里有多恨就有多爱这个女儿,女儿活着喜欢热闹,死了就让她这么冷清清的走了?

    蒋娟他爸拍着桌子,指着自己老婆,脸色也是有些不好,姚家什么德行你不知道?

    “那女儿活着还不如死了呢,死的这么丢人,还敢大办?生怕别人不知道他家的女儿是怎么死的。”

    蒋娟父亲觉得姚家太丢人了,在一个觉得就是姚家站不住脚,姚家某种程度存在的意义有点像是暴发户,张扬丝毫不低调,好事儿你张扬张扬也就算了,这种丢人的事儿,自然是压得越低越是好,可他们家呢?

    蒋娟母亲也知道这事儿,姚静业被发现的时候,跟那个画家光着身体死在别墅的,这想瞒也瞒不住的,可姚弄璋她看着很好,不急不躁的,这是他姐姐,他有什么办法。

    蒋娟自然是要出现的,姚弄璋已经几天没有睡好了,家里家外全部都要靠着自己,这是他亲姐姐,人就这样没了,还是在这个年纪,当弟弟的虽然也觉得不光彩可没办法,人死都死了,不能不叫她好好的走,不用其他人上手,估计也是能想到外面说什么的都有,一直阴沉着一张脸。

    “来了。”

    蒋娟不知道应该怎么安慰他,其实她就特别想说,这样的死了也就死了,活着还连累别人还不如死了呢,多丢人啊,一个女人活成这样,可蒋娟也不缺心眼,这话在人家的葬礼上,除非她就是疯了。

    “有没有什么我需要帮忙的?”

    姚弄璋说请蒋娟帮看着姚若晖一会儿,他实在是没有时间去看着孩子,姚静业这丧礼办的是盛大,可父母到底是不能出席的,如果父母在出现,那姚家的面子就真真是踩到脚底下去了,姚若晖好像倒是不怕,一直就在里面陪着母亲来着,蒋娟进去打算看看孩子,到底还是个小孩子呢,谁知道自己进去看见了……

    姚若晖伸出手抚摸着自己母亲的脸,她妈长得真是好看,不过老话不是说,漂亮的女人都命不长,红颜命短,她妈的妆容不知道请谁画的,一点朝气就都没有,看着就跟死人似的,虽然人死了,可想必她妈应该不会高兴,自己死的这么难看。

    姚若晖站起身直接就抬脚进去了,自己嘴里还嘟囔。

    “我妈喜欢烈焰红唇,这是个什么色儿。”

    看着人好像中毒了似的,也不知道那个人瞎给画的,叫她妈走都不能走的安宁,伸出手就去蹭姚静业的唇,这给蒋娟吓的,孩子胆大的她也不是没有看见过,可胆大成这样的,明知道她妈都死了,还敢进去上手……

    “若晖你出来。”蒋娟对着若晖喊了一声。

    若晖却是没动,自己看着蒋娟半天,突然扯扯唇,慢声慢气的道:“你不用怕,她都没气儿了对我还能怎么样,我妈害谁也不至于害了我,她不喜欢这种颜色,衬得她的脸跟中毒似的,你有唇膏吗?”

    蒋娟觉得这孩子……

    姚若晖今年才八岁,你见过那个八岁的孩子是这样的?蒋娟上前伸手去拉姚若晖,可自己伸出手就后悔了,毕竟孩子用双手去摸她妈的脸了,她妈又是个死人。

    姚若晖仿佛是看出来自己未来舅妈的不淡定,努努嘴:“舅妈,能出去找舅舅,让他帮我借给43号唇膏吗?我妈喜欢这个颜色。”说完话自己又好像后悔了:“最好是新的,一辈子都没用过别人剩下的东西……”

    蒋娟觉得姚若晖这孩子怎么说呢?好像有点过于聪明了,看着叫人有点慎得慌。

    蒋娟出去了,里面又安静了下来,姚若晖看着躺在里面的人,到底是自己妈妈,也没有对她不好过,别人说她妈放浪,说她妈各种不好的话,她听听也就算了,今天这样的场合,到底是小孩子呢,眼泪还是没控制住,眼看着就要落她妈脸上了,这边身体一轻,整个人就被抱了出去,眼泪被人接了一下。

    “别把眼泪滴到她脸上了。”

    姚若晖看着自己父亲,从她懂事以来,她就觉得父亲是恨母亲的,也是,人是母亲倒追回来的,最后说不爱就不爱了,是个男人心里就肯定会有气的,可是他在怎么样也不应该……

    气氛变得有些僵硬,姚若晖眼睛锐利地直视自己的父亲。

    “她死了。”

    当父亲的没有吭声,外面有动静,里面太安静了,有人进来可以听的一清二楚的,进来的人脸上带着一丝细微的紧张,不是姚若晖的那个后妈还能是谁。

    “若望摔了……”

    自己别别扭扭的到最后还是凄然的说了出来,前妻的丧礼有什么非值得一定来的?可丈夫说怕若晖害怕,她拉着丈夫的手使了使力气,要是不来这里,女儿怎么会摔?再一看姚若晖人就站在棺材里,她有些后怕,她以前就觉得姚若晖这孩子有点毛病。

    “走吧。”

    若晖的父亲听说小女儿摔了,转身就要走,姚若晖好像被人从头到脚的兜了一盆的冷水,没人想叫你们来,是你们自愿来的,来了之后又这样,来做什么?

    “妈,你有43号口红吗,我记得你喜欢这个颜色的。”

    若晖的后妈脸色很是不好,43号的颜色也不是谁都能用的,她本身就不是太白的人,用上之后显得脸色有些发暗,但是她知道姚静业喜欢43号。

    “我……我哪里有,若晖你妹妹摔了,摔的挺严重的……”拐个弯儿在表达你妹妹都摔了,你就别胡闹了。

    若晖抿抿唇,父亲已经出去了,也是,若晖,若望,一样都是孩子。

    “妈,你下次不要在擦43号了,不好看的。”

    姚若晖眼睛很尖,继母唇上擦过唇膏,不过可能有某些方面的考虑到底还是擦了不过那颜色她太清楚了,她从小就是在化妆品里长大的,托姚静业的福。

    姚若晖的继母脸色变得惨白惨白的,指甲死死抠着手,指尖的部位已经勒得没了血色。

    出门的时候她原本是打算就涂着43号来的,姚静业在美丽再好看她死了,一个死人自己跟她置什么气,想这样风光的带着丈夫女儿出现在姚静业的面前,可是出门的时候自己却到底还是擦了,她又不傻,姚静业的丧礼,自己涂着这个颜色出门不是自己给自己找晦气嘛,只是用指腹轻轻扫了一层,谁知道这个孩子眼睛这么尖,到底还是看出来了。

    ------题外话------

    原本是打算把若晖的单独写,现在估计也是没那个精力了,若晖跟闹闹的,可能后面会有点肉,大家知道正常章节是不能放肉的,那就扔群里吧,59101359群号,验证就是你的潇湘会员号,在此之前请再留言下面留句话,省得进去截图了,就这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