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246 婚姻的维鲜度

246 婚姻的维鲜度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陶林玉拆伙不至于就说卫城怕她跟简宁之间发生什么,她不缺心眼,在一个既然拆伙了,她把原地留给简宁,同学她是一定要带走的,合久必分,这话还是有一定道理的,简宁也不笨,陶林玉原本好好的,突然就提出来拆伙,恐怕跟卫城挂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这倒是没什么,就是苦了他了,早点说还好,现在弄的一个头两个大,加上正好赶上自己身体不舒服。

    王冉想使劲儿,可惜她不懂这些,自己伸手也没用,在一个自己那边每天累的跟孙子似的,王冉有些心虚看着简宁,她要是个男的,弄不好就真的不打算过了,娶这样的老婆干什么?

    相比较王冉的生活,王亮可爽了,简直就是回归到单身的生活,难怪有这么多的人不愿意结婚呢,自己一个人单着怎么玩都不犯法,有点后悔,那么早成家干什么,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离开家就变成了脱缰的野马,王亮原本就喜欢热闹的生活,晚上一贯是有节目的,泡吧跳舞对于他来说那就是生活中的一部分,有于田田在,他不能就让老婆整天提心吊胆的,可憋着自己也不高兴,现在山高皇帝远,自己总算是能尽兴了。

    军子也不是什么好鸟,成天的D飞机过来,军子这身边的女人是换了又换,想来也是,家里条件好,不换女人换什么?成天自己给自己找乐子被,王亮回到酒店,这边军子已经领着一个女的在里面了,王亮往军子脸上看,军子被他看的有点心虚。

    不是没来得及,就借用他的房间了一下,都叫客房给换了。

    军子拍拍女朋友的屁股:“你先下去等我。”

    举手:“已经换了。”

    王亮是风流他不下流,这种跑到别人住的地方打炮的事情他肯定干不出来,再说就他那样儿当别人都是瞎子看不出来呢?这于田田要是正好今天过来,自己张一百张嘴都说不清。

    王亮转身出去,径直下去要换房间,军子摸摸鼻子也没有在多言,反正是自己先错的。

    沈阳这片外国人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王亮是赶上了,大厅里不少的洋妞,有人喜欢国外的妞儿觉得长得深邃,王亮还是喜欢本土的多,于田田电话打过来的时候在办手续呢,头跟脖子夹着电话。

    “干什么呢?”

    田田一天到晚的无聊,白天上班,晚上回家,自己不乐意一个人住,大部分都是回娘家,幸好这是有娘家可以回,婆家婆婆是好人,可惜在好人到底是隔着一层王亮不在,她就不愿意过去。

    “换房间。”

    说了两句,他觉得累,就想挂,可于田田还没说够呢,她自己拿着电话说一个小时都是她,天天想,想也想不够,这给王亮酸的。

    你偶尔说一句想念吧,他觉得挺稀奇的,你天天说这就跟白菜似的,不值钱了。

    王亮挂了电话,这边晚上肯定是要出去玩的,行李换了房间,他妈的电话又跟过来了,知子莫若母。

    王亮是个什么样的孩子,王亮他妈心里清清楚楚的很,这出去了就好比鱼儿见到了水,你见到水也就罢了,可别玩出来火,家里还有一个大肚子的,王亮他妈就有点担心,怕这说不定一年以后真就领回来一个。

    于田田怎么说呢,不算是太满意,可结婚都结了,这也怀孕了,但要说叫王亮妈妈全部都向着田田,就说叫王亮不能在外面胡来,这王亮妈妈也做不到,儿子是亲的,儿媳妇是生的。

    哪怕儿媳妇就是给他们老王家生孩子了,她依旧还是生的。

    “自己玩也得有点分寸,婚是你自己要结的。”

    王亮挑着眉头,怎么见天的就都是说这些的?听着都觉得烦,一个一个的都觉得他就非得搞出来点事儿是吧?他要是一点没事儿,说真的倒是有点对不起大众了。

    给王冉打电话,在同一个城市,就是离的有点远,怎么说都是朋友,结果王冉这边哪里有时间跟王亮出去玩啊,她是什么工作,王亮又是什么类型的工作,根本玩不到一块儿去,王冉到现在晚饭还没吃呢,一直在工作。

    王亮耸耸肩,那就没办法了,才要出酒店的门,工作那边来消息了,王亮想出去这回还出不去了。

    于田田下班直接回娘家了,王亮提出来过要给他们家换房子,可田田妈说得出做得到,当初原本就是不同意女儿嫁的,她过去是什么心思现在仍旧,这是被逼的没招了,当妈的不能盼着孩子不好过,可说打心眼里接受王亮,她还做不到呢,要了人家的东西就手短,她跟丈夫都能挣钱,要人家的干什么,分得特别清楚,买东西就算了,其他的一概不要,于田田她爸也不是一个喜欢占便宜的人,女孩儿说给他们钱,转手两个人就会买差不多相等的东西或者在填点给孩子回赠回去。

    过去打工是为了赚钱,现在女儿嫁了,嫁的还算是不错,打工就成了休闲,愿意干就多干一点,不愿意干,就休息休息,过日子钱够花那就行,他们也不会做梦变成百万富翁。

    于田田她爸四点多就下班了,今天还算是不错,自己心里也是有点盘算,田田现在怀孕,车就不怎么经常开了,人婆家不差这么一辆车,你愿意给谁开就给谁开,人家不管,田田呢就觉得自己爸爸辛苦,想把自己车给她爸爸开,于田田爸爸可没要,不过有一点挺好的,那就是女儿可以每天教她,在楼下溜溜,跟老婆也商量过,手里也是有点闲钱了,打算买辆便宜的拉货车,他现在是上了年纪,总卖体力,早晚有卖不动的一天。

    “田田没回来呢?”

    往屋子里看了一眼,这孩子啊,自己有那么好的家不愿意回,天天窝娘家来,知道的不说什么,不知道的嘴碎的背后就说这就让人给抛弃了。

    田田妈换了一份工作,上一天一宿,休息一天一宿,在俱乐部小卖部工作,工作一点不累,就是要站着,不允许坐着,工资还算是不错,自己也能见世面,觉得这样挺好的,她一起工作的那些,大部分都是五十多岁六十多的,都是退休的,大部分都是生儿子,退休工资一份给儿子花,自己在出来挣一份自己留着花,有些纯属就像是田田妈这样根本闲不住。

    “才几点,五点十分能进家门吧。”

    田田下班天天就这点,要说于田田这工作田田爸妈没有一个人能说出来不好的,小女孩儿在工商局,安安稳稳的,不需要你去见识大风大浪的,把自己手头上的工作做好了就行。

    果然于田田五点十一分进的家门,自己上午就定好高铁票了,想过去看看王亮,心里老是不能落地,再说他都走这么久了,自己也应该过去看看,于田田才不承认她就是不放心呢。

    自己老公就是一坨蜂蜜,谁知道得有多少的女人往上沾啊。

    进门跟自己妈就说了,算着时间,一会儿走就来得及,结果话还没说完,叫她妈就给打断了。

    “不行啊,不能去。”

    这怀孕呢,到处跑什么跑,你今天去了,明天上班不了?你单位本来就紧,你请假,领导说什么不?

    “你跟领导请假了?”田田爸爸看着女儿问着,也是赞成老婆的意思,平时请假一个小时都得写明白了去哪里。

    于田田摇头:“明天早上在回来。”

    “那别去了,来回折腾。”

    你要是一个人也就算了,这还揣着一个,瞎跑什么啊?

    王亮早上往局里跑,这边请了一个翻译,因为合作方有一方是法国人,这翻译呢是地道的沈阳人,小姑娘年纪不算是大,好像二十五,毕业才一年嘛,姑娘人漂亮,会说话,也很会来事儿,法语说的好不好,这个王亮就不得而知了,谁叫自己那时候没修法语呢。

    后面一个人就开口,说现在的小姑娘了不得,一天就从他们手捞一千多块,还真是一本万利。

    “早知道你说那时候我也去念外国语学院了。”感叹了一句。

    天气冷,沈阳的天气又有点燥,干冷干冷的,王亮有点不适应这边的气候,晚上就觉得干,白天也没好到哪里去,那女孩儿画了一条蓝色的眼线,说话的时候人很正经,可惜那蓝色的眼线把正经的分数往下拉了拉,中午吃饭的时候,大家都吃饱了,王亮就看着那女孩儿没吃两口,做翻译的就是这样,还吃呢,桌子上大家在交流,她就必须一直说话,她是干这个的,可见这个钱其实赚的也不是很容易,酒足饭饱,大家离场。

    “王先生……”

    王亮上车的时候后面叫了一声,王亮站住脚步,目光落在姑娘微微上扬的唇角上,有点没搞明白她这是要干什么,姑娘径直就走过来了:“你好,我负责这次的全程。”

    也就是说,接下来的几天王亮都会看见她,她拿着是谁的钱,自己心里很清楚,跟上司之间还是要沟通好的,即便这个上司年轻的不像话,赞赏的态度肯定是有,但也不见得就对王亮能生出来什么心思,跟一个还算是比较帅气的人一起工作,心情会加分很多的。

    这姑娘算得上是很会交际了,人哪里找的,王亮不得而知,可是不得不说,确实有一把刷子,两边交流的很成功,有她一半的功劳,回到酒店跟人要了那姑娘的资料简介,一看不得了啊,年纪轻轻的,资历不轻,难怪能开口就要这个价格,底子在这里放着呢。

    在酒店里工作,这边于田田的电话又打进来了,这给王亮烦的。

    一天一个电话,也许在很多人眼里这并没有什么,可王亮觉得烦,我不是你裤腰带上的孩童,你每天看着我算是怎么回事儿?以前不觉得,觉得田田可爱,可现在怎么就变成这样了?说话夹带着一点不耐烦。

    田田今天做产检给他打电话这个是原因之一,其次就是为了跟他说说话,那自己老公人在外地,她打电话怎么了,可电话里的人就是有点不耐烦。

    “我工作呢。”

    田田哦了一声,有些泄气,他什么时候过了五点还工作过?这不就是为了敷衍自己嘛,乐不思蜀了吧?田田就特别想提醒提醒王亮,你现在结婚了,不能出去瞎胡混了,可怕自己说了,到时候他在翻脸,谁让自己没本事,制不住他了。

    王亮不耐烦自己到底也生出来一股子对田田的歉意,这会儿不耐消退了一点,他就合计,你说田田跟王冉似的多好,去忙自己的工作吧,别成天就恨不得挂在他身上,能不能不打电话?能不能叫他先打电话找她?

    “我今天产检去了。”

    产检这事儿也得跟他说,王亮听的头大,要不要产检一次就跟他报告一次?

    耐心听着,挂上电话,只觉得于田田太粘人了,喜欢一个人的时候,她就是每时每刻都粘着你,你都会觉得她可爱万分,她稍微离你远点你就觉得抓心挠肝的心里发慌,可这人现在变成自己的了,并且一张床睡了几年,翻来覆去的,说实话熟悉的太彻底了,全身上下就找不出来一块陌生的领域,说句欠抽的话,为什么会有几年之痒就是这个道理,王亮愿意出来很大程度上的原因也是想把距离拉开,把美展现出来,叫自己多记得于田田的好来。

    可田田……

    把手里的东西往桌子上一扔,当初是自己主动招惹她的,她离开自己确实也不行,但凡今天于田田是个坚强的,弄不好王亮安慰安慰自己,也就离婚了,那没办法,生活在一个还算是不错的家庭里,模样不错,自身条件不错,一切都不错,可生活就如一潭死水似的,于田田发现不了问题,王亮自己心里却门清的很。

    于田田盯着电话,她就是再傻自己也能感觉出来,王亮是在敷衍她,好好的,怎么就突然断电了?

    *

    闹闹是王爸爸给送回去的,人家愣是一个主人都没出来,大门都没给王爸爸开,王爸爸的车就停在外面,一般的话,家里来人,大门是会给先开的,结果没有,五分钟左右吧,一个佣人从里面出来了,把闹闹给牵进去了。

    “姥爷再见。”闹闹扬扬小手。

    人佣人对着王爸爸点点头笑笑,这也就是今天来的是王爸爸,要是换成王妈妈试试看,这辈子她都不会再来这道门前的,王爸爸这人脾气都好成什么样了,人家就是给你难堪,就是不待见你,他丝毫也不往心里去,来这里是为了送外孙子,既然送到了,安全的被领进去了,他也就放心了,其他的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

    闹闹把自己的手从佣人的手里扯出来,不让人牵着。

    简耀东这个时间一定不会在家的,简宁母亲还没出门呢,今天约朋友出去喝茶了,人都说女人的衣柜里永远缺一件能穿的衣服,找了半天的衣服,换好披着大衣就下楼了。

    “奶奶。”

    简宁母亲摸摸孩子的头:“好了?”

    闹闹点点头,他姥姥说他已经好了,她这边跟人约好时间,现在就得出去了,也顾不得孩子了,再说她留下来也没用,孩子大了就不像是小时候那么好玩了,喜欢的那种情绪多多少少就减少了一点,加上之前在家待了一段时间,确实有点闷。

    她也说不好这是因为孩子大了,还是因为闹闹终究不是自己的孙子,谁知道了呢。

    晚上简家灯火通明的,里面外面的灯全部亮着,好久没露面的简心妈妈这次依旧来了,她知道自己距离这个大家庭越来越远了,自己心里还能不知道她根本就不算是一盘菜嘛,亲戚这关系就是看谁主动,她主动了,简家也不至于就把她给踢出去,抱着简耀东这个大腿,自己还是有好处的,所以她来了。

    最让简心母亲觉得咽不下这口气的就是,宗伟宸现在是越来越好,甚至都能在电视上看见他活动的身影,不过动静不是很大,这要是没人提拔着他也不至于能爬上去,她就搞不懂了,一个结过婚的男人,你说那个女人图他什么吧?

    闹闹自己在自己的城堡里玩呢,简耀东在给孙子花钱上面惯是舍得。

    简禛从楼上下来,正好看着佣人在拿给闹闹吃的,佣人把盘子放到闹闹的手里,孩子的唇角浅笑着,说了一声谢谢,有点害羞。

    简禛不知道闹闹到底好在哪里,可能也是年纪小,这个年纪压根就看不出来孩子有哪方面的突出,怕人害羞,除了有礼貌之外,似乎别的方面没有太突出的,掀了掀眼皮就离开了。

    简家的这些孩子,恐怕是没有几个愿意来这里的,简耀东从来不会伸手去抱属于闹闹之外的孩子,就是闹闹他抱的次数,五个手指头自己数得过来,他原本这模样加上轻易脸上并没有表情,在孩子看来,这就是地狱,或者离地狱也不远了,板着一张脸坐在那里,简鹏鹏是最惧怕这个爷爷的,一进这个家门,自己心里就发抖,他可没忘记,自己不是故意碰了婶婶一下,当时爷爷那横眉怒目的样子。

    闹闹不挨着爷爷坐,简耀东入座以后,其他的人才开始陆续入座,他永远就是那张脸,好像别人欠他十万八万的,他要是笑了,估计比现在更可怕,一个本身长相就颇为严肃的人笑起来只会更加难看,闹闹这个子自己想爬上椅子还有点难度呢,佣人把他抱上去,简心母亲目光就一直逗留在闹闹的身上。

    说真的,这孩子没有简宁长得精致,不过要怪也怪他妈,谁叫他妈不是美女了,拉低分数了,可转念再一想,王冉就是走了狗屎运,公婆待见不待见的,这有孩子撑腰,所以才说,女人这辈子,你会不会做人这些都是次要的,你得捞到一个好丈夫,然后生个儿子,只要儿子能讨人欢心就行了。

    简琳家的孩子不大,父母又是惯于娇宠的,孩子上桌就有点闹,简琳来的时候就说了不带孩子来,自己叔叔是个什么样的人自己还不清楚嘛,可婆婆一个劲儿的非让带着来,孩子不用人抱,自己就来回拿着椅子当玩具玩,好不容易爬上去了,吃饭吃的嘴上桌子上到处都是,简琳就伸手想喂儿子,她儿子才几岁啊。

    “你听妈妈的话,好好吃饭,别闹了。”简琳压着声音。

    孩子不肯听妈妈的,知道自己惯着自己,肯定没事儿,心里有主意的很,就伸手去推,推不掉饭吃到嘴里,往外吐。

    简耀东别人是不知道,他有洁癖,看不惯孩子这样,要不然为什么闹闹吃饭他就总找茬,在他心里不管多大的孩子,在人面前那就是个独立体,把饭吐出来这就是有失礼貌,眉头拧着,这饭肯定就是吃不下去了,起身抬脚就上楼了,简琳气的够呛,生谁气,生叔叔的气被,这不是在别人的面前落自己的脸嘛,一个几岁的孩子懂得什么?你还是个大人呢,扔下筷子转身就上楼了。

    闹闹是被他爷爷惩罚出来的,他爷爷撂筷子,自己立马就乖乖下椅子。

    简心母亲回到家里,自己想想都觉得可笑,难道爷爷不吃饭了,孙子跟着下了桌子这就说明孩子有多聪明?依着她看那个孩子可爱是可爱,不见得就有多聪明,看了楼上一眼,自己也是闹心。

    简心这二婚其实不难,就看她自己愿意怎么选择,可离婚之后性格就变了,谁无意说句什么,她就挑理,非要找个高干家庭的,给她妈愁的,她妈到现在不得不承认一件事实,那就是男的离婚之后娶个未婚的轻轻松松,女的离婚之后想找个未婚的,难度还是有的,可简心这个条件,找容易,问题她要家里本事的。

    宗伟宸现在本事的很,娇妻在手,万事无忧,老婆懂事知进退,他自己靠着岳父,难道自己不清楚自己的斤两,别人给他面子,不是冲着他宗伟宸来的,而是冲着他老丈人,多做就多错,少做就少错,要说周燕阳跟简心有什么不同,那得说人周燕阳会做人。

    简心就从来没把宗伟宸他妈放在眼里过,更加别提看不看的,周燕阳结婚婆婆没来,宗伟宸他妈虽然是个农村的老太太,可自己这辈子也没离过婚,简心不好她比谁都清楚,可孙女是好的,你离婚就把孩子给坑了,那儿子不听话能怎么办,自己回去,她知道儿子再婚自己不出现,恐怕新儿媳妇心里也不能得劲,不过这都是你们的事儿,你爱愿意不愿意。

    周燕阳结婚公公是过世了,婆婆没来,她妈肯定要问,自己找了一个借口,说是婆婆身体不好,不管自己妈信还是不信,总算是给唬住了,周燕阳做家事一把罩,该会的自己都会,周燕阳条件好,又体贴,宗伟宸有什么不满足的,床上和谐,床下又有的说,周燕阳算是绝对的给宗伟宸面子了,亲自去请婆婆,原本是打算把婆婆接过来一起住的,到底是儿子,可婆婆愣是没给好脸色看,第一次怎么去怎么回来的,人家也不恼,接着两次三次的,宗伟宸他妈到底是给接过来了。

    要说老太太挑,那就是心疼孙女,怎么说都是他们家的孩子,虽然是个丫头,周燕阳自己念了这些书,想把一个老太太绛住还不是分分钟的事儿,一个婆婆自己犯不上跟她过不去,好吃好喝的供着你,周燕阳不找婆婆麻烦,同理只要婆婆不找她的麻烦,她问题不大。

    她也有自己的工作,白天不在家,跟婆婆相处的时间自然不多。

    *

    蒋娟在若晖的身上体验到了很多的第一次,第一次领着孩子去游乐园玩,给她无聊的,她真不明白了,来这种地方到底有什么好玩的?到处都是带着孩子的家长,人多的看的她头特别疼,今天领着孩子洗澡,蒋娟不适应这样的改变,她以前都没有做过这些,看着若晖就觉得有点烦,哪怕孩子漂亮,可是漂亮不能顶饭吃。

    “你都八岁了,自己应该能洗澡的。”蒋娟就是不想上手,她八岁的时候差不多也都是自己洗澡的,在她的观念里,这是姚弄璋的亲人,不是她的,她愿意昨天陪着孩子去,她已经算是一个好舅妈了,特别她现在很累,她想要休息。

    蒋娟是个不太通人情道理的人,这样的人,其实适合嫁个一个简单的家庭,什么都别叫她操心的,她的耐心到今天为止。

    蒋娟给姚弄璋打了一个电话,她并不是在发脾气,而是在跟他沟通,她不是这个孩子的妈妈,虽然孩子没有妈妈了,她也觉得孩子很可怜,但是她现在很累,能不能把孩子给带走?

    “若晖不听话了?”姚弄璋也是一愣。

    “第一我很累,我不想把休息的时间都用到照顾孩子的身上,第二我明天要回部队。”

    姚弄璋这会儿听明白了,他做的事情是有些欠考虑了,给母亲打了电话,司机过来接若晖,蒋娟人还在沙发上,她是个军人,不管多累,都会保持自己的坐姿。

    “舅妈,我喜欢你。”若晖撒娇的笑了笑,自己往外走,蹲在地上系着鞋带,才洗完澡,头发披散在身后。

    她不算是说假话,照比着自己那后妈,她更加喜欢这舅妈,明显舅妈不是很喜欢她,也没有义务照顾她。

    蒋娟心里不做任何的感想,因为带了一天姚若晖,对姚弄璋有点不爽,你的家人你推给我,难道你家里就没有人了?我为什么要放着大好的假期自己不休息,要帮着你来带孩子玩?你是孩子的舅舅,你愿意心疼孩子你可以等自己休假的时候愿意带哪里去就带哪里去。

    因为心存着一点不满,还没开始的新生活等于在两个人之间就横了一道。

    姚弄璋也不是个细致的男人,不会谈情说爱,他也没有时间去干这些,甚至欣赏漂亮女人的时间他都没有,娶老婆是因为到了年纪,蒋娟是他偶像,他欣赏蒋娟,娶到家了,发现原来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儿,应该要怎么维护夫妻之间的感情,他一点章法就都没有。

    自己已经问过她身边的人,知道蒋娟这个星期应该会回家,难得在家想展示一把厨艺,结果蒋娟根本就没回来,回家没的休息回家干什么,还不如直接就在部队里待着,自己找个清静的地方看看书,蒋娟也不认为自己需要跟姚弄璋打招呼。

    姚弄璋从早上十点等到将近下午一点,两点钟他有任务,要出去,出去多久能回来,自己也不清楚,原本想跟她好好说说,若晖的事情是自己没考虑好,有点欠妥当,可是他也是第一次结婚,有点摸不到门路,结果什么都没谈,姚弄璋换了衣服,穿上鞋看了家里一眼,家没有一点家的味道,空空荡荡的,自己上车之后给蒋娟去了一个电话。

    “我现在要出任务,原本想跟你解释一下的,这次的事情是我做的不对。”姚弄璋缓缓说着。

    蒋娟的个性向来就是属于开门见山,为了以后大家别赌气,干脆现在就说清楚。

    “我回家就是为了休息,虽然一个孩子不见得就能带给我多大的负担,我想一个人安安静静的休息,家里多了一个人,我觉得闹心。”

    “我知道了。”

    姚弄璋有些尴尬,他在外面自己好像什么都行得通,回到一个小小的家里,自己就什么都行不通,他们俩这工作又特殊,原来婚姻生活真不像是自己所想的那样,结婚了一起生活,慢慢就熟悉了,完全不是这样的。

    姚弄璋出去一个多月人回来了,黑了也瘦了,蒋娟人在家里,她在睡觉,姚弄璋打开门,自己进了家门,看着地上的鞋子,蒋娟的鞋摆得很是整齐,就微微的靠在一边,有足够的地方叫他放鞋子的,一样的鞋子,一样的衣服,他甚至都没来得及把身上的衣服换下来,姚弄璋很累,他已经多少天自己没有睡过一次饱觉了。

    门几乎开了,她就听见响声了,自己身上穿着绿色的背心,伟亮曾经就说过,他已经看这个颜色看到吐了,一个女人怎么可以就这样生活呢,蒋娟打开门从卧室里走出来,姚弄璋身上都是灰,自己实在是太累了,想趴在地上就睡,可怕她会觉得自己脏。

    “把衣服脱了在睡吧。”蒋娟说了一句,自己又进去了。

    姚弄璋原本没想上床,两个不太熟悉的人,睡在同一张床上好像就有点那个,听蒋娟这样说,自己一愣,她当过他的领导,所以当蒋娟开口的那一瞬间,他是服从命令的状态,脱衣服脱裤子然后走进卧室里上床,他以为自己会想些别的,可躺在床上就睡着了。

    蒋娟睡醒了,睡不着了,段伟亮对她的评价,她听过多少次了。

    女人应该什么样?楚楚动人?那是可怜的吧,她就见不得女人可怜巴拉的,整天就知道哭,哭瞎了有用嘛?或者弱风拂柳?蒋娟脑子里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自己能把那样的女人直接掰成两半,膝盖一上,直接从中间掰断,要不然粉面含春?

    自己起床进了卫生间,她就看着镜子里的那张女人脸,说实话到现在她都没觉得自己有多难看。

    蒋娟是生活在男人群里,都是五大三粗的老爷们,男的跟女的一起比?她肯定不难看啊,那些外面的女人她接触的又少,接触最多的就是自己妈妈,也老是那一身军装,高高的个子,从来不会化妆,发型几十年都是一样的,她妈不是文艺兵啊,不是靠脸蛋吃饭的,唯一见过最漂亮的就是姚若晖,可惜姚若晖是个小孩子,心里觉得厌烦的很,她就这样了,爱愿意不愿意。

    婀娜的身段?

    蒋娟伸出手摸摸自己的胸,她这样也算吧?

    蒋娟的身体很结实,脱了衣服是有肌肉的,她是能跟男人对打的女人,是拿过部队里散打冠军的人物,你指望她能有个什么样的好身材?皮肤偏黑,她不可能出任务的时候就去涂防晒霜吧?她也没有那个条件,难为为了不让身体有肌肉,就不锻炼了?那就不是为了当兵去了。

    对伟亮,蒋娟一贯就是瞧不上,瞧不起,段伟亮能在外面划拉钱,多少就是因为挂着他老子的关系,蒋娟就是知道这些,所以觉得伟亮称其量就算是个二世祖,她说话是直接,可有哪一点自己冤枉别人了?

    姚弄璋很大程度跟蒋娟的生活轨迹是相似的,自己低调靠本事吃饭,有这个待遇他享受,没有这个待遇,自己也不会借老子的光,他没有什么能叫蒋娟瞧不起的,从进部队开始,一步一个脚印。

    姚弄璋的这一觉睡的比较长,一张眼睛都后半夜一点多了,自己手撑撑头,头有点疼,休息不好就真的是要命,坐起身,习惯黑夜了,能准确的确定屋子里所有的摆设,有些陌生,可是这个陌生的地方是他的家。

    饶有兴致的看了一圈,没有发现女主人,她这是去客房睡了?

    蒋娟在客厅里锻炼呢,白天睡多了,现在睡不着了,做俯卧撑呢,双手,左手右手,手指,她是都能来,姚弄璋从卧室里出来的时候,蒋娟三根手指支撑在地上,单手在坐俯卧撑,也难怪段伟亮跟蒋娟过不到一起去。

    试问,伟亮自己双手都不见得能坐满五十个俯卧撑,蒋娟这样的,单手一百个对于她来说完全就都是小意思,这是女人嘛?这是女金刚。

    伟亮是看见蒋娟自己嘴巴里就冒酸水,蒋娟对于伟亮来说她就是大海,伟亮有晕船的毛病,可对于姚弄璋来说,蒋娟就是个传奇。

    “醒了?”

    “在运动。”姚弄璋倒了一杯水,自己喝完之后习惯的刷了,蒋娟也是一样的,你别指望她帮着做家务,或者别指望她去收拾屋子里,但是属于她自己的部分,她全部都会解决好。

    别人的新婚夜姚弄璋不知道怎么过的,自己这个晚来的新婚夜,他跟老婆到最后比试了起来,屋子里的地方有局限,不够伸展开,姚弄璋是个男人,曾经是个青涩的男孩儿,现在是一个成熟的男人,就像是一头牛,蒋娟则是斗牛士。

    有共同的话题,两个人总是有话可以说的,蒋娟见过很多男人的身体,她都是光明正大的看,可说实话她不会看进眼睛里的,这就好比屠夫每天杀猪,谁会去注意猪到底长成什么样子,她也没有那个多余的时间去看,现在不同了,姚弄璋是她丈夫。

    说蒋娟离婚没有一丝的气愤也不见得,她就是觉得段伟亮这样的男人很肤浅,一个男人只会看一个女人的外在,不是说漂亮的女人就一定是好的,心里也嘲笑过自己几次,认为这是不甘心的象征,随后就扔脑后面去了,毕竟那段婚姻也没有留给她太多的想象空间,不是那么美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