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248 和谐的婆媳关系

248 和谐的婆媳关系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夏侯兰疼女儿肯定不是掺夹着水分的疼,她跟姜维要那些钱有什么用?儿子的条件好点,女儿的条件不是那么好,自然就稍微倾斜一点姜雯,如果姜雯在懂点事儿,别什么都挣,这个家有什么就都是她的,姜饶本身就不是能争的人。

    “行了,这话别说了,我跟你爸每个月还能有点钱。”小两口一个月才攥多少,再说将来还有孩子呢。

    小皱说这话肯定就不是为了卖乖,自己家的房子叫人还什么钱,就是这首付,将来他有钱了,他也会还的,丈人家要是姜雯一个也就算了,这还有大舅哥呢,即便大舅哥不挑理,他不能就当人家是瞎子,该怎么是怎么。

    夏侯兰拦了一句,原本想这事儿就这样过去得了,谁知道吃饭的时候小皱是自己说开了。

    “爸,我跟姜雯商量好了,那房子的贷款我跟她还,就是以后首付等我们俩有钱的……”小皱的声音不大,可这时候没人说话,清晰的很。

    齐娜心里挑挑眉头,这人是傻子吧?给你们的,你们不要?这不像是姜雯能干出来的事儿,姜雯是家里给多少,永远觉得她爹妈给儿子的比给女儿的多。

    姜维也不知道这女婿是脑袋被门挤了还是怎么了,好好的说这个干什么?

    姜雯差点没一口血喷出来,活活要被小皱给气死了,神经病嘛不是。

    可小皱说了,自己要是现在反驳他,丈夫的面子就都没了,小皱还在继续说,一字一句的清清楚楚的说着,他心里怎么想就怎么说的,说自己也是有小心眼,这房子想给妹妹当后手的,毕竟妹妹还没结婚呢,将来要是找个条件不行的,房子买不上,他当哥哥的别的本事没有,帮着还两年贷款,真要是那样,首付一定会给丈人家的。

    姜维一听,孩子有孩子的想法,愿意这样做也没有什么在可劝的,本来嘛,他搭姜雯那是搭女儿,可女儿的小姑子他犯不上管啊,他也不是家里有钱有的随手可以撒,夏侯兰也是一听小皱的话,立马劝的心思就收住了,那给你妹妹的话,那是应该你们家还,不过你条件都这样了,你还要帮你妹妹还贷款呢?可真本事。

    夏侯兰刚才才觉得这女婿好,现在觉得缺心眼无比。

    没钱装大方。

    齐娜不吭声,吃自己的东西,姜饶就更加没动静了,不关他们事儿,虽然之前姜饶发脾气不让父母帮着还,可过去就过去了,他还没有那么计较,当时就是在气头上。

    这顿饭貌似大家都吃出来了一点别的味道,姜雯回去的时候板着一张脸,她肺都要气炸了,小皱上去拉姜雯的手,姜雯就推,推了好几次。

    “你滚一边去。”

    小皱就在后面跟着,知道自己这事儿办的叫她生气了,可他说的也是实话,他当哥哥的不能不替妹妹想,要是妹妹出嫁找个条件好的,这不就不用担心了。

    姜雯一听说房子要给未来小姑子,虽然说两个人是同学,好的跟一个人似的,可这有关于钱啊,好几十万就给小姑子了?凭什么啊?她结婚婆婆还没给买房子呢。

    自己细想想又觉得似乎婆婆给老房子了,可在怎么样也不能给女儿陪嫁一套房子啊,什么条件给房子?

    自己不高兴,看着谁就都不顺眼,小皱劝又劝不好,好在他是脾气好,姜雯不高兴自己就让着一点。

    夏侯兰睡觉的时候自己还嘟囔了一句,心里有点不高兴,觉得小皱这孩子……怎么说呢?把自己看的太高了,自己娶老婆都差点娶不上了,现在是老婆娶到手,觉得自己家条件行了是吧?

    你装哪门子的大头蒜?自己怎么回事儿自己不清楚?

    一想睡不着了,坐起身,头发乱糟糟的,她这原本合计等过年再去烫发的。

    “要就说,家庭不好的,就怕这样的,挂着这个挂着那个的。”

    姜维也是被女婿弄的有点小不高兴,你老丈人愿意给你掏,当时是说换房子,把大房子换给姜雯,小房子给亲家母,可他们家应该出这个钱嘛?谁家嫁女儿要给女儿出房子的?他们要是不给出,别人也说不出来一个所以然,现在倒是好了,直接算计上他们家了。

    “我当初还觉得他家好呢,现在现行了吧,等着以后看着吧,这还有个没嫁的女儿呢,这才结婚几天啊,就这样了……”

    人小皱他妈觉得自己没占什么便宜,说好的老房子换新房子,老房子值多少钱?新房子才直多少钱?老房子在市内,新房子在开发区的开发区,往市内去一趟就要一个小时,既然说好了换,这房子以后自己愿意给谁,那就是给谁的,儿子有房子了,她姑娘还没结婚。

    “妈,我怎么觉得我们赚了呢?”

    姜雯小姑子笑笑的说着,你想啊,原本老大结婚了全家住一起的,现在平白无故等于多了一套房子。

    小皱妈妈眼神亮了亮,那谁知道了,都说亲家两口子面上人,不知道怎么合计的,不过既然这房子写自己名了,姜雯挑不出来什么。

    “你这话当着你嫂子少说,她本来就是小心眼……”

    小姑子脸上有了笑意,朋友之间好是好,有些东西她心里清楚的很,家里就这个条件,大哥结婚花吧花吧,她要是这一年或者明年结婚,她妈都拿不出来什么,就这么一个房子压手,退一步说,妈妈还得住呢,也不见得自己就会要,将来的事儿谁能说得准呢,不过到底跟姜雯关系好,帮着姜雯说了一句。

    “她不是小心眼,她这人没什么心眼子,就是嘴太直了……”

    当婆婆的心里可不那样认为,嘴直?跟自己妈能干起来的孩子,是嘴直的问题嘛?往直白了说,那就是父母没教育好,就是一个混蛋,父母把你养大了,回头就跟父母对着掐,她可万幸没生出来这样的孩子。

    姜雯距离婆婆家比较远,自己去一趟也是费劲儿,周末才跟小皱过去,姜雯以前去婆婆家都是空手去的,现在结婚了,空手过去好像就有点不像样了,买点东西把,可买什么呢?

    小皱他妈喜欢吃西瓜,可老太太哪里舍得这个天去买西瓜,小皱这人脾气好,也孝顺,就想买个瓜,姜雯是嘴上没说,心里不愿意了,这时候西瓜多贵啊,买点橘子就得了,买什么西瓜啊?

    “尝尝这橘子,可甜了……”

    小贩拿着扒开一个橘子就送到姜雯的手上了,要么他也是准备摆出来一个做样品叫大家尝尝的,姜雯拿了一瓣,旁边的两个人都尝了尝,确实挺甜的。

    “来三斤吧。”姜雯付了钱接过袋子,然后又买了三十块钱的猪肉。

    “行了,走吧。”

    小皱笑笑,两口子就去婆婆家了,这西瓜到底还是没让买,姜雯买肉自己是有想法的,她不是要在婆婆家吃饭嘛,中午一顿晚上一顿,回家在拎点,买肉包饺子啊,她不亏本的。

    夏侯兰貌似也没活的这样精明,姜雯真不知道是像谁了,前后都想的可清楚了,自己一点不带吃亏的。

    “咱们回家包包子。”姜雯说了一句,挽着丈夫的胳膊,小皱这人也是好糊弄,老婆买肉也是买给自己妈的不是,买西瓜买了他妈也得嘟囔,还不如吃肉了呢。

    到了家,就说要包包子,当婆婆的自然没意见,想吃就包被,也不是什么大事儿,忙里忙外的弄,小姑子在一边帮着上手,姜雯就跟没事儿人似的在客厅里看电视呢,小皱也跟着在厨房帮着干活,人老太太这两孩子教的还算是可以,儿子女儿包包子包饺子就都会做。

    “嫂子,你无聊不,过来聊天啊。”

    姜雯站在一边,看着全家干活,手里拿着橘子一会儿一个的,她觉得好吃啊,也甜,买了干嘛不吃。

    小姑子明天要去一趟外省,会姜雯陪自己去超市买点吃的,姜雯脸上的笑容有点发钝,小姑子自己没感觉出来,倒是当婆婆的看出来了。

    “你们俩别去,我一会儿跟你去,叫你嫂子在家里看火。”

    姜雯脸上的眉头舒展了开。

    小皱的妈妈陪着女儿去的蛋糕店,女孩子嘛喜欢吃点小甜食,看着枣糕挺好的,价格也不贵,才十二块钱一斤,就买了两块,也不过才十点多一点,她自己还上班呢,手里也有钱。

    “妈我给你也买两块,中午要是不愿意做饭,喝点牛奶配着一吃……”

    老太太摆手,买那么贵的东西干什么,浪费不是。

    她一个人把儿女给带大了,可想而知,日子是怎么过来的,都节俭惯了,这儿子才结婚,将来生孩子呢,有孙子还不是要花钱,她身上能省就省一点,问老板娘。

    “有蛋糕边吗?”

    所谓的蛋糕边就是做蛋糕多余出来的那一点,为了美观人家不要那些,就切下来扔一边,味道当然就是一样的,只是模样不太好看,轻易是不会有人买这个的。

    “有啊,八块钱一斤。”

    当女儿的心里有点难受,哥都结婚了,自己妈就连吃个蛋糕还吃边呢?

    “妈,我还有工资呢。”

    小皱的妈说道:“你有钱自己攒着点,别乱花,你自己还没结婚呢,将来结婚哪里不用钱?这房子你哥是答应了,可萦萦啊你得清楚了,要是没办法,房子才能给你,有办法,这房子还是你哥的,贷款也他们还。”

    老太太心疼儿子自然也心疼女儿,不到万不得已她是不会吐口说把房子给女儿的,叫儿子还贷款给女儿房子她脑子也不是缺钙,就是将来给女儿了,这之前的钱也得算明白了,一家人不能因为这点破钱干起来,那首先就得算清楚了。

    “我知道,就是帮着我做个后手,妈,买点蛋糕的钱我有……”

    可小皱妈死活就没让女儿给买好的,吃点蛋糕边自己都觉得幸福了,以前吃什么蛋糕边啊,能吃饱就不错了,现在日子已经特别好过了。

    皱萦心里很难过,他们家爸爸早就没了,妈妈一个人拉扯她跟哥哥到大,这房子要下来的时候因为要钱买产权,那时候家里条件也不好,又要的这么大的房子,不说顿顿咸菜也差不多了,钱真是裤腰带上一点一点挤出来的,从嘴边省下来的,没办法,就妈妈一个人上班,她跟她哥还都念书呢,想帮忙也帮不上。

    心里总觉得对不起母亲,没有叫母亲过上好生活,好在现在大哥是结婚了,姜雯也不错。

    姜雯把火关了,小皱开始起锅,那边婆婆领着小姑子回来了,皱萦原本是打算买两瓶矿泉水的,好在路上喝啊,五六个小时的火车呢,结果被她妈弄的,特伤感,觉得能省还是省点吧,回家用瓶子装点水带车上去一样喝,凉白开更加健康呢。姜雯看着婆婆买的那点蛋糕边,这才跟小姑子算计上,这边立马心就软了,想着自己婆婆多难啊,领着两孩子一路走到今天,吃蛋糕都舍不得吃一口,还得吃蛋糕边子,在一看那橘子,姜雯就觉得脸上火辣辣的疼。

    “姜雯儿,你去哪儿啊?”小皱站在阳台喊了一声。

    “嗯,我出去买点吃的。”

    皱萦就纳闷,这又跑什么去啊?买零食?不是吧,现在还吃零食呢?

    小皱妈妈有点不高兴,家里什么没有吃的啊,又出去买?你说有水果,什么就都有,你还差什么吃的?就乱花钱。

    姜雯跑市场去,买的提子又重新买的蛋糕买了一个西瓜,心里也骂自己,这是丈夫的妈,对她那时候都那么好,自己就跟人小心眼。

    等东西买回来了,皱萦一看,脸上有笑容了,她说什么来的,她嫂子根本就不是那样人,她嫂子好着呢,小皱是舍不得,这得花多少钱啊,可一想起来自己妈,觉得也应该花,当婆婆的一直拉着脸,她吃橘子就行了,什么东西还不都是那点味儿,吃完就拉出去了,吃什么不一样啊?

    下午四点多,姜雯跟小皱要回家了,婆婆把那些水果都装好了,给皱萦留了一半的提子,知道女儿喜欢吃,剩下都给姜雯撞上了。

    “妈,这两天牙疼,赶紧都拿走了,都拎回去,皱萦明天要出门,放家里都坏了……”

    “妈,你这是干什么啊, 给你买的,你就吃被,我不喜欢吃提子……”

    姜雯就这个推,到底最后什么都没拿,空手就回去了,老太太看着那西瓜就有心想要去退了,给皱萦气的。

    “妈,给你买的,你就吃,我们都赚钱,谁还能少了你一口吃的?别在嘴边省钱,你要是进医院了,我们不是花的更加多,你要是健康了,我跟老大都省事儿了。”

    老太太把提子洗得干干净净的,端到女儿的房间里,西瓜也给切好了,她这个年纪吃不吃真不那么重要了。

    回到厨房,这边新房子根本就没怎么装修,手里也没有多少钱,装修什么啊,能对付住就行了,给女儿把水往瓶子里装,留着女儿明天带上车的。

    姜雯想着自己要回来的时候婆婆那真是给装啊,一点没觉得不舍得,东西差点就都叫她给带回来了,心里挺心酸的,觉得当妈的都是不容易,可她似乎觉得自己妈就特别容易,只有婆婆不容易。

    一天给婆婆打一通电话,小皱要是出差了,更是有时间就过去,甚至还能在婆婆家住一个晚上呢,走了就给留钱,钱不多,但是多少就是她的意思了,上婆婆家绝对就不空手。

    当老婆婆的原本对儿媳妇也是有点意见,可姜雯掏钱她能不清楚嘛,觉得姜雯这孩子自己也说不好是怎么回事儿,你看跟自己可亲了。

    小皱家这头是安生的可以,夏侯兰家那边就跟没有这个女儿似的,一个星期一通电话都没有,打电话叫回来也不回来,说去婆婆家了,这给夏侯兰气的,有时候做什么了,想着女儿,是怎么叫回来人家就不回来啊,好不容易回来了不是这个地方没钱了,就是那地方没钱了。

    “妈,我手里没钱了……”

    夏侯兰瞪了女儿一眼:“我就是欠你的,你们俩现在帮着皱萦还房贷呢?你傻不傻啊,那将来是给她的房子……”

    姜雯接过自己妈给的钱,不爱听这话,小皱话说的很清楚,皱萦现在没结婚,谁知道将来会怎么样,要是她找个有房子的,这房子自然就不给了,再说房主写的也是他妈,不给皱萦你说最后这房子是谁的?姜雯说,那还不如叫自己父母给还贷款呢,小皱死活不干,说都结婚了,他也不是倒插门的。

    姜雯这没办法了,父母的钱自己不要,难道父母就不往姜雨涵身上搭?所以干脆就时不时回家要点钱。

    夏侯兰说姜雯说不动,气的半死,觉得姜雯早晚得出点事儿,太过于相信那家人了,她现在来看,觉得姜雯的婆婆有心计啊,那心计是大大的有,过去自己没把那老妖精的皮看透了,是个玩弄的高手。

    给姜雨涵买了一些吃的跟衣服,给齐娜打电话,齐娜现在也是,婆婆不打电话自己不过来,她是彻底要跟婆家划清楚界限了,要不是她妈说,就连孩子她都不愿意送,省得姜雯提心吊胆啊。

    “妈,我没在家,我人在外地呢。”

    夏侯兰以前对着齐娜可以说怎么看怎么满意,齐娜也不闹也不找事儿,可自从夏侯兰给齐娜跪过之后,夏侯兰心里总觉得这事儿忘不掉,自己一个当婆婆的被儿媳妇给拿捏住了,在一个姜雯闹的,齐娜不经常回来,夏侯兰也是有意见,剩下就是因为最近齐娜跟姜饶出去玩的次数太多了,几乎就是每个周末都走。家里就姜饶一个儿子,你当儿媳妇的,成天撺掇丈夫出去,什么意思啊?

    “你们去哪里了、”

    齐娜说在西安呢,周五晚上带着孩子一起飞过去的,周末晚上在回来,反正现在孩子小,功课也不是特别多,至于钱自然就是齐娜她妈给出了,齐娜她妈就愿意让这一家三口天南海北的玩,花多少钱只要姑娘姑爷高兴那就行。

    夏侯兰气白了脸,就是有钱也不是这样花的啊,今天这里骚了骚了扔出去几百,明天又扔出去几百,你家是大款是不是?钱永远花不完是不是?

    “齐娜啊,不是妈说你,雨涵这么大一点,今儿这里一趟,明天那里一趟,折腾不折腾孩子啊?要玩带孩子去趟游乐园不就好了。”

    齐娜就搞不懂了,没花你的钱,你为什么有这么多的意见呢?

    反正你说是你的,我做不做那就都是我的。

    这回周末没领着孩子出去玩,孩子的奶奶不是有意见了,齐娜给公婆买了两箱红富士苹果,捡最好的买,她不会叫公婆拿住自己话柄的,姜饶现在是也不愿意怎么管家里的事儿,被姜雯闹的,跟自己爹妈有点分心,要不然也不至于就跟齐娜到处跑着玩,你说姜饶能不寒心吗?他不愿意作自己爹妈,可不代表他心里没意见。

    “买这个干什么。”夏侯兰嘴上说,心里还是高兴的,你看儿媳妇心里还是有自己。

    *

    “若望,以后离你姐姐远点。”裘灵给孩子穿衣服的时候对着孩子说了两句。

    她就恨女儿这样,你跟姚若晖不是一个妈生的,你总往她身上贴什么?隋若旺是个小孩儿,才这么大一点懂什么啊,就不愿意听自己妈说这个话,扯着嗓门就哭。

    裘灵就觉得姚若晖不是什么好孩子,在学校打架斗殴的,加上有那个一个妈,她能是什么好饼,自己好好的女儿干嘛要跟她亲近?在一个裘灵就是不喜欢姚若晖,怎么都不喜欢,哪怕姚若晖在好看,哪怕姚若晖对若望也挺好的。

    “她欺负妈妈,她挑拨爸爸不喜欢你……”

    孩子原本是天真可爱的,可架不住总有这么一个妈在背后告诉,随若望忘记一次,裘灵就会接着对女儿说一次,久而久之,隋若旺看见自己就哭,只要隋涛在,就死死抱着爸爸不撒手。

    “她打我。”隋若旺搂着自己爸爸的肩头,眼泪吧嗒吧嗒的往下掉,隋涛的脸色不是很好,看了大女儿一眼:“姐姐不是故意的啊。”隋涛抱着小女儿哄着。

    姚若晖看着刺眼不?

    她张这么大,她爸抱她的次数少的可怜,当然这里面可能是有她妈背叛她爸的事儿,这些若晖懂,可到底她才八岁,关于感情的这些纠葛,自己还是不够清楚的,抿了抿唇,她就这个性,干嘛要对着别人解释?

    隋若旺不把话说清楚,自己为什么打她?也不过就是出手打了她头一下。

    “我要回家了。”姚若晖起身。

    你们都看着我觉得碍眼,那我走了就是了,何必拿着我当敌人一样防备呢。

    隋涛看着大女儿目光有些复杂,自己要亲自送,裘灵踩着拖鞋,对着隋涛怀里的若望伸手;“你下来,爸爸要送姐姐回家,过来妈妈这里。”

    裘灵就跟若望说,她爸要是喜欢若晖了,就不要她了,若望就记着这点了,死活不肯撒手,哭的这个可怜,都要上不来气儿了,抱着隋涛的脖子就是不肯松手,死命的哭,哭的撕心裂肺的。

    “爸爸不要我了,爸爸不要我了……”

    这把隋涛的心给哭的。

    他不是不喜欢若晖,可若晖大了,有若晖的时候他也是欣喜若狂啊,可那时候毕竟年轻,29岁有的若晖,在经历离婚再娶,一直到若望出生,只能说若望出生的时候占据到天时地利了,他这时候已经干上来了,不在是靠着老婆爬上来的人,某种程度上来说,心智也发生不同的情况了,相比较自己29岁的时候,这个时候的他对孩子的理解又发生了一点不同。

    “行行行,爸爸不去,叫司机送,叫司机送。”

    隋若旺这哭声还没消退呢,那眼泪给你淌的,嘴唇一直抖着,脸哭的都没血色了。

    “我要爸爸,我不要看见姐姐,你叫她走,你叫她走……”

    姚若晖就站在地毯上,她虽然没有对隋若旺做什么,可隋若旺会哭啊,人家都说会哭的孩子有奶喝。

    “若望,你听妈妈的话行不行?”裘灵看着女儿都要哭出来了,可女儿一直就是嚎啕大哭,根本停不下来,还一直打嗝。

    隋涛看着小女儿这样,也没办法,哭了他一身。

    “你送若晖回去,下个星期你舅舅说要接你去他家,我就不接了。”

    隋涛抱着小女儿就上楼了,她现在就是跟她姐姐过不去了,叫孩子待在楼下,孩子不是哭的更加厉害,赶紧抱走就得了,裘灵站在原地有些歉意的看看若晖,拿着若晖的包递给若晖。

    “若望太小了,你别跟你妹妹一样的,你是当姐姐的,咱们原谅她,她不懂事。”

    姚若晖盯着裘灵,自己接过来东西转身就离开了,裘灵并不是草木皆兵,她跟隋涛都有自己的新生活了,若晖也有人管,她姥姥姥爷家什么没有?那样好的家庭,别人求一百辈子都求不来的,你就老老实实的待在那边好了,为什么一定要跟这个家纠缠不清呢?隋涛是她女儿的爸爸,她干嘛要分给若晖一部分?

    她知道后妈不好当,她也没打算去当这个后妈,只要若晖不回家,她不会怎么样的,她要是缺吃的少穿的,自己都会给的,就是别出现在她的面前了,在一个,姚静业死的时候,姚若晖是怎么跟自己说话的?

    有什么妈就有什么女儿,德行。

    她这样非自己所愿,只不过人站在什么位置上办什么事儿,要是她没嫁给隋涛,她还觉得姚若晖可怜呢,可她嫁给隋涛了,自己跟隋涛也生了一个女儿。

    姚家的气氛可就不怎么好了,孩子周六送过去的,晚上又给送回来了?

    “以后咱们不去了,以为我愿意送呢,我家的孩子还非得……”

    “你看着我干什么?我说错了?就弄璋瞎出主意……”老太太看着老爷子冷眼旁观就心里来气,隋涛当初是怎么爬起来的,他自己都忘的一干二净了是吧?要不是自己女儿,缺心眼的看上他……

    姚静业对不起他隋涛,可若晖对不起他了?不就是现在有了老二,怕若晖跟老二抢,他隋涛的孩子算是什么来路,犯得上若晖去争那点破父爱吗?

    老太太是越想越憋气,干脆以后就断了,你没有爸爸,有姥姥姥爷呢。

    老爷子好半响才对着外孙女招招手,若晖坐到姥爷的身边。

    “别往心里去,妹妹也还小呢,不懂事,若晖当姐姐的……”

    姚弄璋有句话说的对,该怎么是怎么,隋涛也没有虐待孩子,偏爱这个东西,你挑不出来理的,弄的那么僵干什么?父爱这东西他愿意给那就给,不愿意给,那就算了。

    若晖不笑,因为是真的笑不出来,她才八岁,自己自然会吃醋会嫉妒、

    老太太看看外公,她原本就偏着姚静业,现在看着若晖这样被欺负,或者没被欺负,就光送回来,就够让她觉得不满的,叫小阿姨先下去。

    “都几点了,该睡就睡吧。”

    等人都走干净了,桌子上的花瓶直接就推地上去了,小阿姨听见声音又折了回来,一看地上的碎片,吓了一跳,这得用了多大的劲儿啊,地上还有地毯呢,竟然也碎了?

    “明天在收拾,去睡吧,不小心划手了。”老太太云淡风轻的说着,她极少会这样失控,实在是因为心里太难受了,有些发堵,姚静业死了,她爸妈还都活着呢。

    老爷子看看自己妻子,两眼灼灼挪向外面。

    “为了一个外人生气不值当。”淡淡淡然道。

    老太太心里恍惚,打碎了花瓶自己心里就觉得解气了,一大把年纪了,性子还是有些烈,当然家里是家里,外面是外面。

    老太太何尝不知道,可心里总替若晖觉得委屈,听着老爷子语气平和的,自己倒是也强硬的压了下来这口气,其实他们不指望隋涛能给若晖什么,需要你给什么?可应该给的父爱,你现在都表现到你小女儿身上去了,若晖不生气,她生气。

    老爷子从来就没觉得姚静业丢人过,女儿是自己养的,她有权利去追求自己的幸福,一起生活不幸福不离婚难道就那样彼此束缚着?他觉得女儿活的是开心,不管是不是早早就没了,享受过就好,她这一辈子不会觉得委屈了但是若晖也这样……

    叹口气,这就是他为什么同意儿子的话,若晖过的太顺了。

    老爷子不吭声,老太太就陪在一边,知道他心里是有事儿,男人操心家外,家里的这点破事儿算是什么,翻翻手就能解决得掉的。

    养孩子是门学问,特别是若晖,该怎么养,说实话他心里一点准备就都没有,女儿给养成那样了,不能走老路。

    隋涛当天接女儿当天就把孩子给送回来了,周末一大早,老太太脸上的表情似乎就变了,对于梁抗抗老太太说实话有点不太想面对他,可梁抗抗摆明了自己就是冲着若晖来的。

    梁抗抗离婚的时候闹的特别大,圈子里就没有人不知道他给姚静业跪下的事儿,把他跟那个画家放在一起比,就是对他的侮辱,老婆给戴了一顶绿油油的帽子他心里清楚的很,没有爱自然就没有恨,自己爱过,恨了,可恨不下去,真的捅死姚静业他扛不住,姚静业人死了,就这么一个女儿,梁抗抗是把若晖当亲生女儿来疼的。

    说起来搞笑,一个后爸就愣是要表现得比亲爸都关心孩子。

    老太太原本想着,姚静业死了,这总算是以后一点干戈都没有了,谁知道人家还能蹬这个门,她又不能开口直说,看见你,我就觉得堵心,你别来我家。

    “若晖呢?”

    老太太说马上就下来了,说了没有两秒钟姚若晖可不就下来了,梁抗抗看了她一眼。

    “我今天接她出去玩一天。”

    老太太不想答应,她总觉得梁抗抗是不是就要报复在若晖身上呢?要不然不是你女儿,跟你半毛钱关系都沾不上,你至于送上门给人当爹吗?

    “我们走了。”

    若晖把手里的包递给梁抗抗,她一多半的衣服包都是梁抗抗给买的,他舍得砸钱,若晖舍得穿,反正继父有的是钱,不差钱的。

    对姚若晖,梁抗抗是觉得又可怜又可恨,自己也说不清心里的感觉,男人恐怕犯贱的面比较大,那么多女的就恨不得跟着他一心一意的过,美的不少,不见得就没有比不上姚静业的,可就是犯贱啊,得不到永远就是最好的,人死了就更加好了,全世界就只有一个姚静业啊,谁让姚静业不待见他了,把他给踹了。

    结婚的时候努力当一个好好先生,应酬是没有办法的,算得上是洁身自好了,主要新鲜期都还没过去呢,姚静业就叛变了,再给他个几年,也许他就不爱姚静业了,谁知道她就死了,想报复给她看都找不到机会,难道烧纸的时候跟她唠唠家常,说我最近又泡了多少女的?

    跟一个女的压根就没有办法过,身边来来去去的,有钱就是这点好。

    “若晖,你能叫我一声爸吗?”

    若晖叫了,乖乖就叫了。

    在姚若晖心里,什么爸妈都不是重要的,对谁都能喊出来的,不过就是一个称呼,跟叔叔阿姨都是一样的。

    梁抗抗看着若晖的手指,痴痴的看了一会儿,他就是不明白,自己对姚静业不好吗?为什么那么短的时间就腻了?姚若晖要是他女儿那该多好?

    姚若晖的小手盖在继父的手上,带着一点凉。

    梁抗抗抬眼问她:“可怜我?”

    若晖黑白分明的眸子动了动:“爸……”

    梁抗抗只觉得那双眼睛把自己都看到心里去了,酸涩的很,有个女儿也挺好的,不是自己的也行啊。下了车,领着若晖往里进,坐电梯到八层,外面已经有服务人员在等待。

    “梁先生午安,姚小姐午安。”

    俱乐部的任何工作人员都能清清楚楚的喊出来每位会员的名字,这是他们的工作,包括像是梁抗抗跟姚若晖这种比较蹩脚的关系。

    “午安。”若晖俏盈盈的回了一句。

    *

    “哎呦,这是王工的儿子吧,你叫什么名字啊?”同事今天也是回来的早,昨天就知道王冉家孩子来了,不过没看见,今天撞上了,肯定是要开口说话的,同事今年都五十多了,孙子都有了,看见小孩子就比较喜欢,蹲在地上就去拽闹闹的手,她没有恶意的,自己在家对着孙子也是这样,小孩子开始怕生,熟悉一下就好了,她手里还特意给闹闹买的吃的。

    “告诉奶奶,你叫什么名,今年多大了?”

    闹闹原本就是有点怕人,又有人突然上手拉他,自己就想躲,自己身体用力,同事那边真没觉得自己使出来多大的劲儿,就觉得拉扯当中,她是看孩子可爱,自己想给闹闹东西吃,孩子的胳膊一扯,她是听见声音了。

    “妈妈,胳膊响了……”

    闹闹懵懂不知,可同事这个年纪的人了,那声响就觉得不对。

    闹闹紧跟着说了一句:“妈妈,胳膊疼,动不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