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247 简闹闹的爸爸

247 简闹闹的爸爸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姚弄璋不是一个很有生活情趣的人,或者某方面跟一些男人比较起来,是不及格的,不会玩浪漫更加不会甜言蜜语,蒋娟不会做饭,姚弄璋也不会做,可姚弄璋有个拿手绝活,他会炖汤。

    自己一直在部队,在里面吃在里面喝,吃现成的似乎永远都不用自己上手,炖汤就比较容易了,汤少了直接添水就好,汤多了那就喝嘛,反反复复当中学习,练就的一身本领。

    两个人休假的日期撞到了一起,难得的相处时间,可意外也是有。

    比如蒋娟她做所有事情她会把自己收拾干净,其他的不在她管的范围之内,饭明明是姚弄璋做的,可洗碗的时候她会固定的把自己的碗筷子洗好然后放在一边,不会顺手把姚弄璋的碗筷给洗了的,虽然姚弄璋不见得就是需要她来帮忙自己。

    家里的房子是别人帮着准备的,东西还是有准备不到的,姚弄璋想着吃过饭跟蒋娟一起去商场买点东西。

    两个人走在街上也绝对不会有人认为他们是夫妻的,各走各的,蒋娟的速度很快,很有规章,要买什么提前预定好,多余的时间不留,她不喜欢逛街,不喜欢像是普通女人那样把大把的时间都消耗在这里,这样的行为在她来看,傻X的可以。

    姚弄璋是想给蒋娟买睡衣,她没有睡衣,自己也没有,两个人生活在一起,他总不至于就像是自己一个人住的时候那样吧,他觉得穿着内裤在一位女士面前晃来晃去有些丢人。

    “你没有穿的衣服、”

    蒋娟不理解,有衣服穿就好,买睡衣做什么?在部队谁会睡觉的时候还特意换身衣服?外面叫集合,这边套上衣服就要往外去,活的那么精致有什么用?

    “我想给你买。”

    “谢谢,可是我不用。”

    她永远就像是一块铁,丝毫不给姚弄璋切入的机会,姚弄璋摊摊手,既然不需要那好吧。

    姚弄璋是个好舅舅,姚若晖学校有新年表演孩子没有通知任何人,在姚若晖来看,把自己的家里人叫到学校里看,这跟看猴戏有什么分别嘛?

    姚弄璋找到姚若晖的老师,询问了一下若晖的成绩,若晖的老师三十多岁左右,胖胖的人很是和蔼。

    “你怎么来了?”姚若晖倒是没有看见亲人的喜悦,眉角淡淡夹了那么一下,似乎有些不太愉悦。

    弄璋揉揉外甥女的头发,叫她跟老师说再见,这就是要接她放学了。

    一大一小在厨房里,姚若晖手里拎着一根葱,自己来回的抛着玩,姚弄璋从孩子的手里把葱拿过来,切好放进去借味儿。

    “晚上吃羊肉汤。”

    姚若晖看着自己舅舅,一副要笑不笑的样子,姚弄璋照着孩子的脸弹了一下:“小屁孩儿装什么小大人。”

    姚若晖依旧在笑:“你爱蒋娟吗?”

    姚弄璋说:“你知道什么是爱?”

    若晖耸肩,就像是她妈被,一万个人都说那个人不好,她最后死在那个人手里了她仍旧觉得好,这就是爱了吧。

    “叫舅妈,蒋娟是你喊的?”

    若晖微笑:“我把她当成朋友所以我喊她名字。”

    “照你这么说,我还得感谢感谢你了?去客厅坐着去。”

    姚若晖乖乖地回到客厅,蒋娟手里提着东西才进门,搬家有些东西都没有搬全,她的东西家里人也不敢动,姚若晖看着那个箱子里似乎就都是各种奖杯,都是蒋娟的荣誉吧,自己吹了一声口哨。

    “若晖……”姚弄璋的声音里带着一丝的警告,他很讨厌若晖这样,一个孩子在一个不该懂事的年纪,懂得太多这并不是什么太好的事情,事实上只要若晖显露出来不属于她这个年纪应该有的东西,姚弄璋都会觉得不高兴,怕的就是孩子走她妈的老路。

    “好的,我道歉,舅妈我来了,打扰了。”

    蒋娟说不上高兴,自然也说不上讨厌,对于若晖她没有同情的心情,活着就挺好的,她只不过就是母亲去世了,有的孩子比她倒霉一万倍,她生活上是不愁的。

    姚弄璋给若晖添了一碗饭,没有别的菜,炒菜的火候很不好控制,所以姚弄璋对那个很是无力,一碗米饭就着一碗汤他认为这就是自己能力范围之内最大的奉献了。

    “不知道你喜不喜欢吃羊肉,我就做了。”

    蒋娟不多话,若晖对于吃饭其实没有多大的兴趣,什么都吃过了,味道也不过就是那样,虽然做饭的人是她舅舅,可厨艺也没有高到哪里去,她吃饭的时候眼睛一直不停的扫在蒋娟的脸上,蒋娟吃饭的速度跟她做事情还有走步的速度都差不多,包括姚弄璋在内,吃饭的速度都是偏快的,这倒是激发了若晖想斗的心,想跟上,可是自己吃饭的速度是固定的,吃的有点堵。

    蒋娟吃过饭,自己拿着碗筷起身进了厨房,然后会站立半个小时,若晖把碗筷放在桌子上,这就等着舅舅去洗了,在家里的话,从来不会有人要求她去做这些的。

    “你把自己的碗筷洗了。”

    蒋娟看了桌边一眼,姚弄璋没有开口管,他觉得孩子应该是这样教育的。

    吃过饭,司机过来接若晖,若晖临走的时候依旧要笑不笑的看了舅舅舅妈一眼,她就想舅妈恐怕还没有跟舅舅睡到一张床上去,她从小就是看着她妈表情长大的,她妈的脸变变她就可以猜到她妈的心情是怎么样的,恋爱中的女人一贯都是傻的。

    *

    眼看着就要过农历新年了,王冉他们不存在假期不假期的,简宁的诊所现在又稳定了下来,闹闹那边已经跟母亲说好了,一直到过年就由简宁带在身边,每天早上领着孩子上班,晚上在给领回来。

    “爸爸,我们去找妈妈吧。”闹闹拿着手里的玩具,突然不玩了,他好久都没有看见妈妈了。

    简宁叹口气:“闹闹想妈妈了?”

    闹闹很是认真的点了点头,他想妈妈了,好久没有看见妈妈了。

    简宁周四晚上买的车票,很护士说好,周五的话,他不会过来,如果有急诊的话叫病人去医院,挂针之类的有护士在,简宁在不在问题并不大,晚上临睡之前跟儿子商量好了,因为他们要坐最早一班的高铁,又是在北站出发,闹闹醒不了那就没办法了。

    闹闹答应的很是痛快,早上简宁早早就起床了,锅子在炖汤呢,虽然说孩子也可以喝牛奶,但是上车晃悠将近两个小时,空着肚子还是不会太舒服的,自己踩着拖鞋一会儿客厅一会儿厨房的。

    五点整自己进了卧室,孩子在被子里埋成一团,跟个圆球似的,睡的正香呢,脸蛋很是红润。

    “闹闹……”

    喊了几声,完全就是喊不起来的,简宁上手拍拍儿子的脸,自己半截身体横在床上:“不是说今天要去找妈妈吗?你现在不起来那就来不及了,还得刷牙洗脸吃饭换衣服呢?”

    小人儿是一点也没有动,在喊还是没有动静,简宁六点又喊了一次,还是没动,就跟睡昏迷了似的,把儿子抱起来,闹闹睁着眼睛不解的看着自己爸爸。

    “不去找妈妈了?”

    闹闹似乎有些纠结,想继续睡觉,但是也想去找妈妈,为什么就非要做选择呢?

    还是起床了,小腿放在床上自己身上还盖着被子就那么坐了能有五分钟,然后迈着小腿就下床了,这就算是清醒了。

    这个时间往北站去,已经有点赶了,别说吃饭了根本不够时间,给儿子洗完脸换完衣服简宁赶紧的穿上大衣抱着儿子就下楼了,在他身边,不用闹闹要抱,几乎简宁不怎么会让孩子走路,他怕孩子累。

    好在并没有怎么堵车,万幸的是现在并不是旅游的高峰期,再过两三天这就说不好了,换了车票领着儿子去候车室等车,其实坐特快到沈阳的话也就将近四个小时,不是着急的话,坐高铁的人还是不多,车子准时到站,闹闹背着小书包,简宁拉着儿子的手刷票进去,别人快速的往下走着,闹闹小盆友毕竟年纪在这里,迈着小短腿,实在腿太短了,一步一步的往下慢悠悠的踱着,上车的时候后面的人似乎动作有些不友善,撞了闹闹一下,简宁的速度很快,把儿子固定住,倒是没说别的,对着儿子笑笑,闹闹开始是有被吓到,可是一看见自己爸爸的笑脸又觉得似乎没有什么事情,自己扯着小嘴也笑笑慢悠悠的继续往里面走。

    “儿子,这边。”简宁指指右手边,闹闹小盆友迈着两条小短腿又往回走,自己伸伸舌头对着爸爸笑笑,好像有点不好意思。

    领着孩子找到座位,里面的温度有点偏高,简宁把儿子的书包取下来放在座位上,看着后面好像没什么人在进来了,弯着腰把孩子身上的小羽绒服脱下来,帽子手套全部都拿了下来,把孩子抱到座位上,自己拿着另外的包,从里面找出来单衣给孩子换上,毛衣叠好。

    “要画画吗?”

    弄完孩子,自己出了一身的汗,他从上车就开始忙活孩子来的,自己一口气都没有歇,把身上的大衣脱掉,闹闹坐的很是安稳,对着爸爸点点头,简宁把他包里的彩笔跟画纸拿出来,叫他自己打发时间。

    孩子到现在还没有吃饭呢,简宁出行永远身上带着一个跟形象不符合的背包,孩子这个年纪,出门在外要带的东西太多,他宁愿叫自己狼狈一点也不愿意叫孩子受委屈,保温杯里装的热水,这是昨天晚上就装好的,怕的就是今天来不及,结果还真的叫他给赶上了,经过一夜里面的水温度依旧,冒着热气,简宁起身,弯着腰跟孩子说。

    “爸爸出去给你泡奶,你就乖乖坐在这里,不动行不行?”

    闹闹考虑了几秒,似乎觉得这样不怎么好,伸手去扯爸爸的手,不愿意了。

    “就一分钟,一分钟就回来?”

    闹闹还是不肯,简宁没办法,只能领着儿子过去,但要求儿子就站在门口。

    “你不要靠近爸爸,水烫。”

    他之所以不愿意在位置上给孩子冲奶粉,就是怕一旦真的有什么的话,这个水很烫,碰到孩子或者洒在地上这都是他不愿意看见发生的,自己拿着杯子先把另外一个瓶子里的凉白开兑上那么一点综合一下水温在把综合之后的水倒进奶瓶里,加完奶粉晃晃,自己确定好温度,交给孩子。

    “往回走。”

    带着孩子的父亲并不少见,可能细心到这个地步的父亲却是很少,回来的时候别人倒是多留意了一眼,闹闹坐回自己的位置,前面的人一直在敲键盘,还有的在讲电话,一会儿一个电话的进来,似乎很忙碌,闹闹安静的喝着牛奶,手里拿着画笔随便的涂抹,瞎画也没有一个章法。

    简宁看着时间给王冉去了一通电话,他们要过来事先并没有通知王冉,王冉接到电话的时候可想而知她有多么震惊了,除了震惊还捎带着一丝的恼火。

    她是在工作不是出来玩的,她现在人就在路上,他们过来之后谁陪?她都不知道晚上能几点回来,自己沉着声音:“我不能过去接你们。”

    “你工作你的,我带着儿子到处转转,他还没来过这边呢。”

    一句话说的王冉完全就没了脾气,人家不用你接,也没说要麻烦你,让你专心,人家完全不用你来管的,你有什么资格生气?

    “闹闹吃早饭了吗?”

    “没有,起来的太晚了,有喝牛奶。”

    他们过来了,王冉心思能专注嘛,自己觉得头疼。

    喝完牛奶,奶瓶往自己爸爸手里一放,简宁包里装了一小袋的蛋糕,拿出来一块儿送到儿子嘴边。

    “要不要吃、”

    闹闹吃了一口就不吃了,自己对外面的东西比较感兴趣,有点坐不住,看看自己爸爸拍着车窗指着外面。

    “路……”自己似乎还有剩余的话想说,他想表达一点什么,说不清楚,似乎语言组织的不是很顺利,歪着头想了半天。

    “铁路。”

    闹闹从爸爸手里的袋子拿着蛋糕又吃了两口就不吃了,简宁拿着手绢给孩子擦手,擦干净了他愿意怎么玩就随他了,闹闹到底这个年纪根本坐不住的,自己下地,似乎觉得车厢里很好玩,自己突然就跑了过去,然后在跑回来。

    坐在简宁前方敲电脑的人停顿了一下,眉头纠结着,貌似有点不高兴,今天很倒霉,谁知道就有带孩子的买这个票了。

    “闹闹,过来。”简宁对着儿子招招手,手上托着一个小盒子,里面是切好的水果,他当然有注意到前面的人有点不高兴,想来也是人家八成是在工作自己的孩子跑来跑去的。

    “叔叔在工作呢,听话,别跑了,吃水果。”

    盒子里装着一个小叉子,这跟买给闹闹吃饭的小勺是一套,简宁把水果插好递到孩子的手里,如果简耀东看见简宁的所作所为他一定会更加看不上儿子的,简宁过了三十好不容易得来的孩子,自己小时候是经历过的,恨不得就把所有好的都送到儿子眼前。

    “吃这个,这个维生素C的含量特别高,闹闹之前不是感冒了,多吃就不会容易生病了……”

    当爸爸的很有耐心,循循引导着,孩子到底还是贪玩,就愿意跑,等快要下车的时候简宁开始收拾自己的包,把东西都装好,给孩子脱衣服换衣服,把孩子的毛衣套上,外套先不给穿,怕出去的时候一热更容易感冒。

    “热不热?”

    “不热。”

    包横着背着,下车直接抱着儿子,坐过的位置干干净净的,地上没有一点的污迹或者食品袋子,怎么上来的怎么下去的,闹闹的小手抱着爸爸的脖子。

    “妈妈呢?”

    在孩子的心里,认为下了车,妈妈就会出来接,这点简宁没有考虑全面,之前也没有跟孩子说,他妈妈不会来接,弄的孩子一路上有点不高兴,泪眼八叉的看着自己爸爸,眼看着有眼泪决堤的危险。

    “爸爸带你去看故宫好不好?”

    闹闹撇着嘴,那意思不太想去。

    王冉这已经是今天的第五通电话了,事实上现在也不过才十一点。

    “孩子有没有闹?”

    就不应该领着孩子来,这边的环境又干又燥的,小孩儿不像是大人,很容易就生病的,再说还那么小,她有时间她就回去了,何必折腾孩子呢。

    闹闹过了那个劲儿自己就不想妈妈了,他爸爸一路上就抱着他,压根不用他自己走路,走到哪里抱到哪里,又是看很多人又是吃了很多好吃的,自己嘴一个劲儿的吸气,才吃了牛板筋,有点辣,自己抽的抽的。

    “爸爸要喝水。”

    简宁这手拿着电话,拿手抱着孩子,你说他也不是三头六臂的,还得耐心跟王冉说话,说孩子挺好的,叫她别担心,王冉说把地址发他手机上了,王冉住的地方只能算是乡里,环境也不算是好。

    “还是住市内吧,晚上我过去看你们。”

    简宁挂了电话,孩子吐着舌头,简宁对零食这些东西其实都不是很喜欢,可孩子从生下来吃零食的机会很少,到现在糖球糖块甚至巧克力好像一共都没有吃上过两次,难得出来,闹闹刚才就指着牛板筋要,简宁给了孩子一口,剩下自己都给吃了,不是他喜欢吃,而是为了不叫孩子惦记着还有。

    “辣不辣?”

    闹闹吐着舌头,自己一直倒吸气,鼻子红红的,这个天气还真是燥呢。

    “辣。”

    儿子就在他怀里,又是对着他伸舌头,小脸上都是兴奋,没来过呀,觉得稀奇,简宁对着儿子的嘴亲了一口,闹闹从九点多就在爸爸的怀里,现在十一点了,简宁抱了两个多小时。

    王亮这时间就比王冉活动的多,原本是要陪着人出去吃饭的,一听简宁说带着孩子来了,立马就推了。

    “过来过来,叫我看看胖了没有?”

    王亮打车过来接,闹闹就缩在自己爸爸的怀里,看见谁都有点怕,哪怕就是认识的,王亮刮了孩子的脸蛋一下,看着孩子的嘴巴红彤彤的,这是给吃什么了?

    简宁给孩子擦过小嘴了,可还是有点红。

    简宁也累,这么大的孩子一直抱着,他也不是超人,孩子跟玩具还不同,一直动啊动的,不知道踢了他多少脚了,他的衣服什么时候带过污迹了?现在已经顾不过来了,神色间有些倦意,不过依旧沉静内敛,这种倦意不会影响到他的气质。

    从早上起来做饭,叫孩子起床领着孩子上车,到现在转了这么一大圈,简宁的肚子还是空着的呢,他一口吃的也没有吃到啊,孩子喝水上卫生间又是吃东西的,他就顾着孩子了,就刚刚吃了一袋牛板筋,烧的五脏六肺火辣辣的。

    “哪里有汤卖?”

    王亮啊了一声,有些不明白他所说的汤是什么,等到简宁又说了一次,王亮算是服气了,这就是二十四孝老爹。

    “回酒店吧,酒店二楼应该有。”

    孩子到这个时间有点困了,简耀东的教育孩子的理念,就让孩子自己待着,他就是在害怕,自己也不管,简宁呢,是完全孩子就得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孩子的眼皮子都睁不开了,打横就抱在怀里,一只手托着,再累自己也抱着。

    王亮看的都有点不忍心,下了车,自己接过来简宁手里的包。

    “我看过妈妈带孩子这样的,像是你这种就太少了,罕见生物啊。”

    简宁只是静静的看着王亮,自己一只手把儿子的帽子立起来,进了酒店的大厅在把孩子的帽子摘下去,其实就是一分钟不到的路程,孩子睡熟了,王亮先带着他们去自己的房间,原本想着叫简宁歇一会儿。

    闹闹睡了不到一个小时就醒了,醒了就有点蔫,眼睛也睁不大了,自己蔫了吧唧的坐在床上,脚对着脚,好像是在念经似的,小脑袋一晃一晃的。

    “要喝什么汤?”

    “有没有专门炖汤的店,这边太干了,我怕孩子有点不适应。”

    王亮举手:“行了,大圣人,你绕绕我吧,你这样什么形象就都破坏掉了,求你了,留点男子气吧,太娘了。”

    王亮一想都觉得可怕,他自认自己这辈子也达不到简宁这高度了,这跟老妈子有什么不同?

    带孩子这是女人的事儿好吧,兄弟,你不要搞混乱了。

    简宁也累啊,自己特别想吃点东西,可儿子不醒,他没有办法动,等孩子醒了,还得缓缓,睡醒了就出门,也容易生病啊,闹闹坐在床上伸着小脚,简宁就蹲地上给孩子穿鞋呢,看的王亮眼睛跳跳的疼。

    “闹闹这么大了,自己穿鞋啊。”

    闹闹嘟着嘴,咬着小嘴,简宁已经给儿子穿好鞋子了,你说睡觉给脱衣服,睡醒了在穿上,手里还得拎着一件,不出去就少穿,看着挺简单的事儿,可做起来就挺墨迹的,反正放王亮的身上,王亮就扛不住。

    王亮送这父子俩过去王冉那边,他也说了,那边条件不是很好,在这边待着叫王冉跑就是了,你们是两个人,王冉是自己,她再累她跑也方便,可简宁坚持要带着孩子过去。

    “没见过你这么怪的怪人,去吧去吧,找老婆去吧。”

    一般的孩子,生活在这样的环境当中,突然来到一个不太美妙的地方,应该说会有点反应的,可闹闹简承宇同学却觉得很高兴,小牙一直就没收起来过,好像在跟别人展现他牙齿的美丽。

    一路上指完这里又指那里,可不没看见过嘛,他还没出生呢,他姥姥姥爷家就动迁了,小时候自己不记得事儿,去过农村也忘记了,长大了爸妈都忙,没人领着去,爷爷也不可能让去。

    “你儿子适应能力可真好。”王亮赞叹了一句。

    闹闹的生活绝对算得上是高品质的,可简耀东对孩子的教育,怎么说呢?感觉是有些冲突的,简耀东自己能被他瞧得上的人很少,他天生就是个自大的人,可教育孩子,哪怕就是对着家里的佣人,佣人给你拿东西,你要说谢谢,因为人家不是应该这样做的,你得懂得感恩,给了你不喜欢的东西,你也要愉悦的接受并且说谢谢,因为没人欠你的,他是个冷酷霸道的人,孙子却教成有点害羞有点怕人,甚至到现在为止,闹闹一个朋友就都没有。

    毫不夸张的说,一个朋友都是没有的,他不让孩子去教朋友,闹闹看见别的小朋友第一个反应也是怕,会想躲起来。

    “叔叔再见。”

    闹闹被自己爸爸抱下车,对着王亮就来了这么一句,害羞归害羞,就像是在家里,来那么多的客人他不见得每个人都认识,但是他要一一打招呼,因为他们是长辈,等长辈离开的时候他要跟长辈说再见,这是自然的反应。

    “我还没说要走呢,简宁,你儿子撵我了啊……”王亮抱怨。

    王冉晚上回来都将近十一点了,自己这一天过的,心思就没有个集中的时候,办事效率无比的差,心里就想着儿子呢,早上就到了,到现在都没看见自己,要是闹起来可怎么办啊?

    往楼上去的时候基本就都是冲了,他们住的这个地方,就连个像样洗澡的地方都没有,要往前走,去共同的澡堂,这住的地方在这里就算是豪华的了,可条件还是差的可以。

    往楼上去的那一瞬间,她浑身的疲惫就都被抽走了,剩下的是无穷无尽的力气。

    “妈妈……”

    闹闹还没睡呢,挺固执的,他爸爸说了妈妈晚上回来,自己困的直点头也还是不睡,等着有敲门的声音立马就蹿出去了,可是够不到扶手,简宁跟在孩子的身后,拧开门,闹闹往自己妈妈身上跳,王冉一把抱起来儿子,抱在怀里。

    亲亲儿子的脸蛋:“想妈妈没有?”

    心现在才回归正位,简宁没有去抢属于儿子的怀抱,自己只是好像有些漫不经心的微笑着,萧索的冬天,干燥的冬天一扫而空,只剩下暖暖的甜。

    王冉这横在床上,孩子要睡不睡的拉着她的手,孩子哇哇说完几句,就有点扛不住了,王冉拍着孩子的后背,孩子微微闭着眼睛,睫毛颤着,好像还是不忍心睡。

    “睡吧。”

    等着孩子睡着了,自己从床上起身,下了床,这床还太小了,这里没什么所谓的豪华间,就都是标准间,卫生也好不到哪里去,床很窄,王冉往卫生间去,她还没有洗脸呢,实在不愿意动,走了没有两步,被人扯了一把,脚扭了一下直接鼻子就撞到他的胸膛上了,倾听着他强而有力的心跳声。

    简宁的手永远就都是那样,温和干燥,把她搂在怀里,唇角轻轻的上翘着,王冉是强打起来精神,她都要被工作给摧垮了。

    “你来的时候也不跟我先讲一声,我今天一直在溜号,心思就没放在正确的位置上。”

    自己稍稍推推他,觉得他抱的有点紧,拉开距离,自己进了卫生间,往牙刷上挤上牙膏。

    “你要是提前说,我找一天挤挤,去接你们多好。”

    她到底是过来了一段,怎么也算是比简宁熟悉这里,其实这也不见得的,王冉到了这里,没有逛过街,城市里也没怎么去,她就窝在这里,她熟悉什么。

    要是在附近转,恐怕都会走丢。

    “不用接我们也挺好的,带他玩了一上午。”

    “说的不是这个……算了……”王冉也不想两个人好久没见面,一见面就要吵架,嘴角习惯性的抿着,有点小不高兴,自己现在的节奏都被他给打乱了,在一个是觉得这地方不够好,孩子领来干什么呀。

    老公跟儿子过来了,自然不用回去自己的房间睡了,可这床睡两个人那就是勉强,久违的夫妻就算是有点什么冲动,孩子就睡在一边也不敢乱来,必须要两个人同时侧着身子才能躺下,简宁搂着老婆,睡的迷迷糊糊的,灯开着,他们俩睡觉都不喜欢开灯,可孩子要是半夜醒了,去卫生间没有灯就容易摔跤。

    多难请假,王冉到底还是开口了,她儿子好不容易过来一次还是为了看妈妈,她真是没有心情工作,知道工作多,她不能扔着孩子不管。

    早早的起床出去买早餐,在外面不敢给孩子买带馅的东西,因为不叫不准里面放的是什么,闹闹今天很开心,因为睁开眼睛就看见自己妈妈了,醒了也没有马上起床,而是穿着小衬衣藏在被子里,水灵灵的大眼睛偷偷看着外面,爸爸在卫生间刮胡子,妈妈在给他准备早餐。

    “儿子,你偷看妈妈,你以为妈妈没有看见吗?”

    闹闹咬着小牙,站在床上,头发压的有点乱,发型也变了,王冉给孩子穿着衣服,领着儿子去卫生间洗漱,这个破地方可真的是,洗手间里的洗手盘都是脏的,那上面隐隐能看得出来锈迹,如果安装的时候每天擦每天收拾也不至于这样,一看就是搞卫生搞的不够到位,她自己的话还好的,毕竟早早出去,晚晚的回来,这就是个临时睡觉的地方,王冉要求不高,可简宁跟闹闹一来,王冉看着这地方就有点不合眼了。

    简宁有洁癖王冉不是不知道,家里拖鞋一般都是白色的,这种地方叫他怎么住啊?嘴上不说,心里也是不舒服的。

    “你跟儿子去市内住,待两天就回去吧,以后周末我看看,要是有空我回去。”

    她一个人怎么折腾不要紧,他带着孩子,一个小孩儿折腾不起的。

    简宁不知道这里的条件不好嘛,他来的时候叫司机开着车在附近转了好几圈,压根就没有像样的酒店,酒店?这边都是小旅馆,就是旅馆都少,这家就算是规格不错的了,有条件的时候你可以挑,没有条件还挑什么,就带着孩子过来待两天,她天天早出晚归的,还叫她去市内吗?

    “儿子过来吃饭。”

    简宁把路上装水果的保鲜盒洗干净了空空水,这边王冉喂孩子吃饭呢,孩子吃一口就夸一句,要么就上嘴亲亲孩子的脸庞,闹闹是活什么,王冉就认真听,偶尔会问一句,真的吗。

    *

    “姜雯……”小皱喊了一声。

    小皱跟姜雯回姜雯娘家,他做女婿的也算是客,回去怎么可能空着手呢,小皱想买四样,姜雯就死活不干。

    “我自己家,买什么,再说要是经常回去,你总买吗?”姜雯觉得这就是客气过头了,也不是去串门。

    小皱到底还是买了,买了很多样水果,不管谁吃,放着大家吃呗。

    夏侯兰老早就在家里准备做饭了,乔芸也在呢,不过乔芸可不是夏侯兰给请过来的,她是为了推销保险,外婆帮着坐镇,当着齐娜的面就没说这保险有多好多好,十年之后齐娜能拿到手多少钱。

    这些话听的齐娜有些腻歪,十年之后谁知道钱贬值不贬值啊,再说她也不是缺钱花,买这个干什么?

    “齐娜啊,你听外婆的,买了肯定有好处,乔芸是自己人,还能坑你嘛……”

    齐娜就一个劲儿的傻笑,那乔芸一直说一直说,齐娜到底还是没躲过去。

    姜雯进门,家里这个热闹,小皱进门就开始上手帮着干活,姜雯他们都在外面聊天呢,齐娜压根就没动,她不会做饭,自己做出来的也不好吃,她就干脆不动了,可看见姜雯的眼睛里就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儿了。

    当姑爷的都在厨房帮着忙,你当儿媳妇的装少奶奶呢?

    “你出来吧,厨房那么大一点,你挤进去多碍事。”姜雯叫小皱出来。

    “没事儿,我跟吗聊聊天。”

    小皱这人夏侯兰可真喜欢,怎么看怎么喜欢,比齐娜还喜欢上几分,嘴不见得就有多甜,可办出来的事情桩桩件件不会叫你挑出来理。

    “姜雯这脾气弄不好,她在家什么都不干吧?”

    夏侯兰以为自己了解女儿,先把丑话说前面了,她就是不会,真要是什么都不做,小皱可千万别挑姜雯的。

    姜雯不像是夏侯兰说的那样,这婚是自己要结的,人过的可好了,是不会做饭,可现在一上网一搜到处就都是教做饭的,做饭这个东西学学就会了,省钱考虑,出去吃肯定就不合适,自己心疼丈夫,自然就得自己上手,在家里换着样的做,也不多做。

    “妈,你别那么说,姜雯挺好的……”

    夏侯兰就当女婿在安慰自己,好?哪里好?

    小皱今天来就是有话要跟丈人丈母娘说,这个房贷他就想他跟姜雯还。

    小皱一个月到手所有划拉划拉差不多三千五,要是外出的话能给补贴一点,他跟姜雯一个月生活费水电费所有费用都加在一起,总支出要将近两千五,这还是保守估计,现在的菜价格高的离谱,没有办法,什么东西都贵,稍微还是能剩点,他妈也不要他们的钱,多余的钱就真的好意思自己攒起来嘛,叫丈人去还房贷?

    这事儿他没有跟姜雯商量,丈人家肯出首付了,自己就应该感激,小皱跟自己妈谈过,他妈当然有点不愿意,姜雯结婚她把老房子给姜雯了,老房子多值钱啊,这虽然是新房子,可这是开发区,就是卖房子都卖不上价格的总认为有点吃亏,小皱就说,房子虽然写姜雯名了,可还有自己一半呢,这边房子是人家丈人宽厚,贷款在叫人家还,好像就显得自己家人性不好似的。

    在一个,小皱是这样跟他妈说的,要是这房子贷款他们自己还的话,将来妹妹结婚要是没房,这个就能考虑,他们家自己就能做主不是,老太太是听了这句话,才答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