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252 操心的人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我爸……”戴袁看着婆婆,有些难开口。

    伟亮这到底被放了出来,王亮那边受牵连,王亮自己手上也是做了一些生意,牵扯进去了,好在的是,王亮脑子转的够活,不能干的事情自己从来不会做,他喜欢钱,可有时候钱来的太快则就是麻烦了。

    伟亮的母亲拉着戴袁的手,眼睛都没有眨一下。

    “戴袁啊,你也看见了,现在家里这样,我们必须要找蒋娟……”

    戴袁应景的勾勾唇,她还能说什么?张张嘴最后没有出声,伟亮母亲看着儿媳妇:“你公公都这个年纪了,我不奢望他还能有什么,只要人能好好的,身体好我也就放心了,就算是将来不再家里生活,只要他好,我就安心,可这个好只能蒋娟给。”

    如果蒋娟愿意回头的话,戴袁势必要出段家的,她不想对不起谁,可眼下就是这种情况,她倒是希望蒋娟还恨伟亮。

    蒋娟再婚,伟亮的母亲跟戴袁都是不清楚的,伟亮不会回家说这些,他也想不到自己母亲竟然最后会打着这个主意。

    戴袁眼泪唰一下子就掉了下来,拼家世她拼不过蒋娟的,从跟伟亮结婚她对这个婆婆算得上是用心,尽量去做一个好儿媳妇,处处想跟蒋娟一较高下,毕竟都是在同一个家待过,那就总要有点分别吧,没想到今天婆婆一句话,叫她认清了现实。

    现实就是,无论你做的有多好,你没有一个过硬的家世,你就是落于人后。

    她戴袁能怎么选择?叫伟亮放着家里不管,她就是不答应婆婆,将来自己能有什么好果子吃?顺带着可怜蒋娟,一个男人不爱你,用这样的手段留住了,又能如何?伟亮今天能跟她戴袁走到一起,明天后天就可以因为同样的理由跟别人走到一起。

    伟亮原本是想请王亮吃顿饭的,这个节骨眼他忙的已经分身乏术,家里乱套的可以,哪里有什么心情吃饭,可王亮是受牵连的,当初要是没有自己,他根本不会搀和进去,这是变着样的给王亮赔罪。

    “行了,我们哥们之间不玩这个虚的,你赶紧回家吧,我没事儿。”

    王亮回来了就顺便打算回家看看于田田,跟伟亮摆摆手自己转身就离开了,这事儿说复杂其实也复杂,说简单,明白的人就是一两句话的事儿,依着王亮看呢,伟亮家的野心不小,他舅舅们敢这样干,不见得就是没有风声透露过给伟亮的父亲,你在的时候自然千般万般好,别人搬不动你,自然不会让石头砸脚,搬得动就是要碎石了。

    王亮游游逛逛的打车回家,这事儿需要王亮去配合调查,他家里自然就是知道的,姓王的以后跟姓段的八成也就是走到这里了,道不同不相为谋,很简单的道理,伟亮父亲在官场上一天他们两家是朋友,现在伟亮的父亲下去了,又摊上这样的事儿,王亮的父亲依然坐在位置上,从任何的角度,两家似乎关系都跟过去不会一样了。

    “你等着你爸晚上回来说你吧。”

    电话早就打到王亮父亲那边了,当然人家说的话是比较客气的,请王亮协助调查,并没有把王亮扔到被审查的位置上。

    王亮笑:“多大的事儿,我做的都是正经生意,绝对不会牵连我爸,什么事儿能做什么事儿不能做我心里清楚的很。”

    王亮妈妈叹口气,她是怕丈夫不这么想。

    王亮他爸下班就直接回家了,跟儿子在书房里都说了什么,没人知道,王亮没在家里吃晚饭,直接回自己家了。

    “田田,一起走吧。”

    同事喊了于田田一声,王亮已经打电话说已经回来了,田田高兴的情绪都没能持续一秒,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就好像是满腔的热情遭遇了一盆冷水一样。

    田田上了同事的车,同事还没结婚呢,条件好自己也不怕,挑到现在还在继续当中,知道于田田丈夫去外地工作了。

    “一起吃个晚饭?”

    田田点点头。

    王亮五点十分到家的,现在已经八点半了,于田田还是没有要回来的迹象,甚至就连一通电话就都没有,王亮身上穿着一件浴袍,已经洗完澡了,晚饭也没有吃,家里冰箱里就什么都没有,他吃什么?暖黄的灯光下手里拿着遥控器横在沙发上,大腿叉着就等着于田田回来呢。

    田田不想回家,因为不知道能跟王亮说什么,他义无反顾的不在乎自己挺着一个肚子就去外地了,他讨厌自己查岗,讨厌她给他打电话,这些田田都控制了下来,不让做的事情她就不做,甚至就连爱他的这件事儿……

    于田田不知道爱情的保鲜期是多久,前一秒钟她爱那个男人爱到死,可是下一秒的现在,人明明已经回来了,她却没有想回家的心思了。

    回去干什么?不停的告诉他,自己有多爱他?就恨不得跪在地上捧着他的臭脚丫子了,她不是跟别人比,别的孕妇待遇规格似乎就都要比自己高出来一块,自己求来的爱情,那时候母亲那么反对就说门不当户不对的,她不信,结果呢?现在应验了。

    速食爱情,今天爱,明天也许就不爱了。

    吃过饭跟同事逛街,同事也是有点纳闷。

    “你有事儿吗?我看你一直看表。”

    于田田好半天吭了一声:“我老公今天回来。”

    “我天啊,你早说我也不能拉着你到现在,赶紧回家吧……”

    田田却没有什么反应,同事看着她的举动有点不对,难道夫妻关系出问题了?

    于田田难得愿意跟人倾诉,她脸上带着一丝的困扰。

    同事一听,这简直就是渣男的代表,不叫老婆打电话,你人在外地也没有一个主动的电话,什么意思啊?你老婆挺着肚子,你还在外面玩,这不是渣男是什么?

    “他……是不是有外遇了?”同事小心的说着,她不愿意这样告诉田田,可女人的直觉告诉她,田田的老公有外遇了。

    隔了一会儿,田田才哦了一声。

    外遇吗?

    王亮尽量控制着自己的怒火,自己给她打过电话,告诉她晚上自己会回家,明天回沈阳,现在都八点半了,于田田人呢?跑哪里鬼混去了?合着自己去外地了,这是给她解放了是吧?

    抖着腿,越抖越快,抖着抖着,他老婆大人总算是记得回家的路要怎么走。

    田田手里拿着电话,电话是她妈打过来的,田田妈是关心女儿,问问晚餐都吃了一点什么,明天要不要回家吃饭,顺便唠叨唠叨王亮总一个人在外面不是事儿,于田田觉得自己可能是叛逆期,她不愿意听这个。

    “妈,我挂了。”

    她妈还以为她是到家了,打电话不方便,嗯了一声自己也挂断了电话,田田推开门自己在门口换鞋,其实幸福的去想,她现在的生活很不错,有一个自己的房子,房子装修的还很漂亮,丈夫不在家,她大把的时间愿意做什么就做什么,没人管,自己的工资自己说了算,婆婆不会追问,丈夫更加不会管。

    王亮看着门口,客厅的窗纱颜色很淡,一抬眼就能看见外面凉凉的月色。

    “你回来了。”

    没有久别重逢的激动,没有燃烧的火花,没有克制不住的落泪,于田田只觉得身体上无比的累,她想也许自己是不爱王亮了?可奇怪的是,明明他打电话过来的那一秒钟里,她是那样的兴奋。

    王亮以为田田会说点什么,可她什么都没有说,脱下来身上的大衣,然后进入到卫生间里去洗漱。

    卫生间里的防滑垫子是于田田自己在网上购买的,没人关心自己,自己总要对自己负点责任的吧,她曾经听王亮调侃的说过简宁,说王冉怀孕的时候简宁是一定要等在浴室外面的,嘲讽的掀掀唇角,手接住一捧的水泼在脸上,她爱王亮什么?

    结婚反倒是变得寂寞了。

    从浴室出来,王亮依旧保持着同一个姿势,但是脸色已经不太好看了。

    王亮猜到于田田会跟自己赌气,但是没想到她竟然做的这么过火,你丈夫好不容易回来一次,回到家里,你就是这样对待自己丈夫的?明明有提前告诉你,你却这么晚才回家?

    于田田跟没事儿人似的从浴室出来了,指指里面:“你要不要洗?”

    如果他不洗的话,自己就要收拾浴室了,她不收拾谁收拾?指望王亮吗?

    王亮原本还告诉自己,她生气也是情有可原的,现在火气是堵到嗓子眼了,你甩脸子给谁看呢?爱回来不回来,你以为谁会担心吗?你自己都不对自己负责,谁对你负责?

    靠垫甩地上去了,自己一脚从上面踩过直接就回房间了,田田有耐性的在浴室里蹲着收拾地上的头发,她现在掉头发掉的特别的厉害,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

    于田田想起来之前自己去产检,那天她很高兴,给王亮打了一通电话,就想跟他分享分享,她肚子里的孩子也是王亮的啊,可王亮怎么说的?他似乎很是不耐烦,因为自己打了这通电话他不耐烦?那以后田田就很少再给王亮打电话了,她承认自己有点生气,有点无奈有点不放心,似乎外加一点的心灰意冷。

    以前年轻的时候可以为了丢掉这份爱情要死要活的,可年纪大了回头看看自己做过的事情觉得齐傻无比,这个世界上谁离开谁都能活的,而且还是活得好好的,同事的一句王亮有可能有外遇,这就是于田田所猜到而得到的答案,爱情的保质期很短。

    王亮第二天就回沈阳了,于田田依旧留在这边,每天继续上班下班,周末的时候自己就在家里待着,娘家也不爱去,觉得烦,听着自己妈妈唠叨,觉得心脏难受,她怀疑自己有点抑郁症,也有去看过医生,医生建议她可以试着尽量去做一些能另自己高兴起来的事情。

    王亮的生活精彩的可以,他混熟都跟谁都是一副相熟的样子,个性又好嘴巴又喜欢侃,几乎同时所有人都认为他跟那个翻译在谈恋爱,走的有点靠近。

    “你老婆是什么样的?”女孩儿看着王亮笑笑的说着。

    成年的男女有没有好感,自己心里清楚,可好感不是能一跃成为爱的引子,也许是因为欣赏,也许是因为这个人很是风趣,朋友也可以相互取暖的,她现在就职在这里,短时间估计不会离开,和同事越快的相处,又有什么不对的呢。

    女孩子学的多,见识广,可以聊的内容很多,从公事谈到时政她都有自己独特的见解,很聪明的一个女孩儿,没有男人不会被这样的女孩儿吸引,她足够的优秀,会把那些不够优秀的人比下去。

    周六于田田买了高铁票,她是自己过来沈阳的,对这个城市说不上爱,也说不上是不爱,毕竟她没有出生在这里也没有在这里念过大学,对这个城市觉得陌生的可以,作为一个妻子,丈夫出来几个月了,自己才来了一趟是不是就有些不合格呢?

    进了酒店,然后返身出来,用了也只不过就是几分钟,大厅休息区,一对男女似乎交谈的很是愉快。

    “有点歪。”女孩儿指指王亮的领带说着,自己拿着手机,她是有看过一种新的系领带的方法,拿着手机给王亮看,王亮看过去,两个人挨的比较近。

    严格来说,王亮并不算是出轨,就连精神出轨都算不上,他没有对这个女人动心他的态度是欣赏,因为很久没有接触过这样优秀的女孩儿,田田就是一块软糖,吃到嘴里就是软软黏黏的吃了你一嘴都是,眼前的女孩儿呢就是一块水果糖夹带着清新的感觉不会过甜,因为是公事上接触,确切的说两个人待在一起就都是为了工作,这种工作交流起来很是愉快,她不仅是跟王亮沟通愉快,包括那几个外国人同样的会感觉到愉快,他是于田田的丈夫,站在自己的界线他从来就没有出过界,如果是未婚的话,他可以马上开口追求,哪怕她不喜欢自己,男人跟女人对待感情的问题上,态度有些微妙的不同。

    喜欢一个女人的时候,她哪怕就是哭的很是狼狈,在你心里她依旧美好,相处时间久了,左手握右手曾经的激情退却感情稳当缓缓的向前,就像是一辆车在进行下坡路程,顺滑下去,你无须做任何的加工,消极冷淡并不是出于偶然,他不见得就是爱上那个女人,他不见得就是出轨,他只是对眼前平静的一点波纹都没有起伏的生活觉得似乎欠了一点什么,仅此而已。

    田田站在酒店的外面,眼眶里骤然聚满了眼泪,她不知道自己在哭什么,哀悼自己的爱情自己的婚姻吗?她甚至什么都没有看见什么都没有听说,也不过就是两个人在一同看着一个手机而已,她跟同事也会这样做的,虽然是女同事。

    “王冉你住在哪里啊?”

    王冉看着出现在自己眼前的人觉得很是奇怪,于田田来沈阳不去找王亮反倒是来找了自己?这似乎就有点说不过去。

    “没去看王亮?还是他在忙?”

    于田田有些抱歉的对着王冉笑了笑,她知道自己不应该过来烦王冉,她明明已经很累了。

    “没有打扰到你吧。”

    打扰到也没有办法了,来都来了,田田坐在王冉的小床上觉得神奇,住在这样的地方她都有些不适应,说实话由俭入奢很容易,反之则很困难,她都会有这样的感受,可王冉的脸上却看不出来任何的厌恶情绪。

    “没有。”

    这个星期她没有回去,简宁也没有过来,两个人都忙。

    田田羡慕王冉,王冉的工作很忙,忙起来的时候就不用想着别的乱七八糟的事情,人都说忙事业的女人很美丽,王冉美丽这个田田没看出来,王冉瘦的厉害,两颊上一点肉都没了,盈盈一握的肩,脸上细细的白,眼窝下方拉着一圈的青色,一看就是总睡不好,可是她的状态跟自己的又是不同。

    于田田是走后门进的单位,处长呢喜欢男人多过女人,这没什么,大家都能理解,男人不会因为家庭琐事缠身,更加不会因为要照顾孩子而今天请假明天请假的,但是女人却不同了,田田一个办公室看的东西多了,她是有的靠,处长对她说不上是喜欢但是也不至于讨厌,毕竟有个好公婆还是起一定作用的,跟处长请假,但凡是因为孩子生病要带着孩子去看病明面上处长不会有太多的表情,可于田田能看得出来处长的不耐烦,她想处长一定在觉得,既然家里那么忙还上班干什么,回家做家庭主妇去好了。

    王冉呢,就是于田田眼里自己处长一定会喜欢的那类型女人,不会因为家庭拖累到自己的身上,她似乎永远都游刃有余的行走在工作和家庭当中,她的家庭生活很是幸福,她的工作很是完美。

    即便她不够美丽,她不够顾全全局,可是王冉有简宁,一个永远愿意退一步的女人。

    田田的同事里有个李姐,李姐跟王冉是相同类型的女人,她永远不会请假,孩子生病永远是她丈夫带着孩子去医院看病,一个办公室难免有时候聊天就会聊到,大部分女同事都觉得李姐这样的不够格成为一个女人,你就连家庭都照顾不好,永远工作第一,算得上是女人吗?

    所有的女同事就都在埋怨,要不然就是觉得李姐只是运气好,嫁了一个好丈夫而已,做女人她就是零分,田田原本也是那样认为,可现在她却有点迷惘,男人在外面忙,女人如何在辛苦都是应该的,带孩子看病照顾孩子,这似乎就成了应当,反之如果女人跟男人的位置调换一下,就连自己的同性别友人都会认为,女的不够顾家,这样的做老婆不合格,一心拼在事业上就全部都是错。

    田田想跟王冉说说自己心里的无奈,可是说不出口,这种事情如果说了出去,就真的好像是当着王冉的面把衣服都脱光了。

    “觉得结婚跟恋爱不同,他讨厌我管他……”

    田田避重就轻的说着,在王冉来看,这不过就是于田田心里有委屈来找自己吐吐苦水,于田田晚上给王亮打电话,她说自己在沈阳、

    王亮的脾气来的快,去的也同样的快,两个人之中想叫他先低头,除非是真的把他给逼急了,于田田打过来电话,就等于是于田田低头了,王亮欣然的去接于田田。

    又是一年的同学聚会,小朱是一贯不愿意跟过去的同学在有什么牵扯,家里的这点破事儿她也不愿意叫人知道,她更加没有可以炫耀的东西,自己活的不好不坏,跟别人的感情也没有那样好,为什么要去?

    简心倒是愿意去,甚至都提出来了,他们可以随意的选择地方,自己出钱,简心从来就不差这么一点的钱。

    可今年的情况似乎有些不同,负责联系的人老早就跟宗伟宸联系上了,宗伟宸那边也表示自己没什么不能来的,大家毕业这些年应该亲近亲近的,同学有时候比亲戚都是要亲的,谁家有困难,大家伸手就都拉扯一把,宗伟宸的话说的漂亮,两个负责联系的人,最后一碰头,才发现要出大事儿了,简心竟然也愿意来,简心跟宗伟宸是什么关系?这要是撞上了……

    “王冉呢?王冉来不来?”

    关于王冉说的很多,可总是抓不到她人,她的手机号别人都没有,小朱知道可小朱从来不露头,联系小朱多少次她就一点反应都没有,再说宗伟宸跟简心都离婚了,王冉到底还是犹豫什么?难道除了宗伟宸跟简心她就没有朋友了吗?

    这些人也不想想,当时王冉毕业闹出来剽窃论文事情的时候,有谁站出来替她说过话,一个寝室最好的几个姐妹,全部反口咬王冉,王冉也是觉得自己的人缘到底是要有多好,才会叫别人把她给坑的那么厉害?

    闹成这样,毕业之后都不走动,为什么还要参加所谓的同学会呢?

    “不是说王冉跟简心她堂哥结婚了嘛……”

    这是简心朋友说的,但是别人并没有看见过,王冉结婚没结婚谁都不知道,生孩子了吗?老公现在干什么工作呢?离婚没有?大家都得不到信儿,越是得不到信儿,大家就越是好奇,因为不清楚你过的幸福还是不幸福。

    小朱看着那些聊天的人,自己关上电脑,现在的人得多无聊才会去同学会?

    能与多少的感情,毕业了大家都变了,凑到一起无非就是谈论谈论儿子,谈论谈论丈夫,要么是抱怨要么是不停的替自己老公打广告。

    王冉没有受这个影响,她压根就是没有得到消息,小朱自然不会跟王冉说这些没用的,周三有一天的休息时间,王冉周二晚上六点到的火车站,下车又买的周四一早的回程车票,想给简宁打电话,下雪了,大雪片子从口中降落,占不住马上又化掉了,天气有些不正常,出去一踩就是一脚的雪水,最可恨的是竟然这个时间打车打不到,王冉站了能有十分钟依然是没有车,自己没有办法,只能动动,火车站门口的人实在太多了,只能往路上去,出租车没有打到,反正也是肯定打不到车了,坐的531然后走回家里去的。

    车上的人不是很多,稀稀拉拉的,车上就都是水迹,这个天实在赶紧不起来,一路上缓缓的走,每次回家都是匆匆忙忙的,今天突然生出来一股子的感慨,真是不容易。

    简宁好像在洗澡,里面有水声,屋子里的灯并没有全部都开着,只留了一盏橘色的壁灯,王冉打开门在门口换鞋,把鞋子收到鞋柜里自己径直进了卧室里,其实也是想给他一个惊喜,卧室里根本就没有留灯,王冉脱掉了大衣,自己钻进被子里,她想不见得就能瞒过简宁,因为简宁的嗅觉一贯就是蛮准的。

    简宁擦着头发,在客厅里把头发吹干了,扣着睡衣的扣子,把客厅的灯关了就径直推门进去了,闹闹不在家他是不会留灯的,掀开被子觉得有点不对劲儿,等等……

    他自己的家除了王冉还会有谁出现?根本不会出现第二个女人,丈母娘的话是压根不可能睡到他们床上的,被子里暖烘烘的,他才洗过,身上有些凉意,顺手把躺在一边的人抱进了怀里。

    王冉微微的张开唇:“你就不怕躺你身边的是个别人?”

    “我家不会出现别的女人。”简宁风凉凉的来了一句。

    想想也是,能进这个门的人有限,除了她就真的不会有人躺在这张床上,简宁手脚并用的圈着王冉的胳膊腿,是真的被惊喜到了,今天周三她怎么回来了?

    “明天早上回去。”

    简宁的脸贴着王冉的,被子里暖烘烘的,她就这么抱着自己的丈夫,即便不做点什么也会觉得自己是幸福的。

    简宁的诊所有一个护士不干了,有更好的选择自然是要弃掉这里的,没有人会跟工作过不去,走掉之后自然就还要再请,看了几个都不够好,最后定了一个,陈晴来应聘的时候多少是带着一点的不顺心,有更好的地方谁愿意来诊所干?大医院自然是首选可没有关系进不去,自己高不成低不就的,倒是她妈着急,成天嘟囔,她是没办法,自己才过来应聘的,原本的打算也是骑驴找马,这边先干着,然后找到关系了,自己宁愿花钱也要进医院,医院是能干一辈子的,诊所算是什么啊?

    陈晴每天都在留心观察简宁,不得不说简宁的外貌很是给他增分,不错的外形不错的条件,个性又好,跟护士说话都是那样,陈晴的心思就变了,她现在还没男朋友呢。

    找男朋友这事儿吧,并不是找不到,不是人家愿意自己不愿意,要么就是自己愿意别人不愿意,同时都愿意的也有,可条件过不去,就这样选来选去的折腾,简宁有妻子,陈晴知道这事儿,来的时候别的护士就说了,简医生的太太是个大忙人,人在外地。

    陈晴一开始真是同情简宁来着,什么老婆这么不靠谱啊,扔下家扔下丈夫就去外地了,女人还是要顾家要照顾丈夫孩子的生活的,这么一留心,她的位置就变了,几乎全部就都是在心里挑剔着简医生的太太,这样不够好那样不够优秀。

    “我十点才能到。”

    护士挂上电话,陈晴就问了一句,因为简宁除了周末休息,其他的时间都是按时上班的,今天怎么八点了人还没有到?

    护士笑:“简医生的太太昨天晚上回来了,送去车站了,马上就得走。”

    陈晴撇撇嘴,这么忙还回来干什么?

    就工作上来说陈晴算是不错的,简宁也知道陈晴不见得就是愿意在诊所干,这是没有办法了,他同样也是现在找不到更好的。

    送王冉到车站,一直看着她进去,收到她已经上了车的信息,自己才掉头上车。

    生活是什么啊?

    生活就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一个人有一个人的命,谁遇上谁那就都是缘分,也许你的缘分是靠谱的,也许你的缘分就是不靠谱的,大部分的人都在羡慕,那个人怎么有那么好的老公,羡慕有那么好的男朋友,找茬背后评论这个女人如何不够好,这个女人到底有多差,男人的眼睛得有多瞎才能找到一个这样的,反观自己这样好的,自己这样优秀的,为什么就是遇不上更好的呢?

    陈晴就是这样的一种人,她站在人家夫妻生活之外,她替简宁抱不平,觉得王冉不够好。

    “中午简医生要吃什么?”

    小护士看着简宁了呵呵的问,这就是准备宰简宁一顿了,简宁也是好说话,笑笑:“你们想吃什么?”

    “简医生的太太人在外地工作吗?”陈晴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简宁抬头看了陈晴两眼,说实话所有女人在他眼里就都是差不多的,年纪小的愿意开玩笑的自己尽量配合一点,尽管他没有幽默的细胞,年纪大的自己尊敬着一点,陈晴之所以叫简宁注目了,并不是简宁觉得陈晴如何,而是讨厌的问题,是或者不是,这是他的私人问题,他们说白了在诊所里就是雇佣的关系,他是老板,她们给自己打工,自己给她们开工资,似乎没有立场要求老板要讲自己家里的事情。

    陈晴不觉得自己问错了什么,她又没有问到什么不应该问的。

    好在一通电话将尴尬的气氛一扫而空,简宁叫了小护士一声:“午餐我报销,你们去吃。”

    接起来电话,电话是芳芳打过来的,芳芳放假在家里待着呢,一个人待的太过于无聊,也没有亲戚可以走,想起来简宁了,姐夫的诊所自己还没有去过呢。

    横在沙发上,自己手里拿着电话,她原本是想去她姐那边的,结果打电话,王冉说她才上车,也没有时间陪芳芳,芳芳过去就真的是给王冉添乱了,王冉跟芳芳不客气,就谢绝芳芳的要求了。

    “你去你姐夫诊所转转吧,叫他请你吃个饭。”

    芳芳这才动了心思,是啊,姐夫开诊所自己还没去恭喜一下呢,这就给简宁来电话了。

    芳芳就是个开朗的性格,走到哪里能笑到哪里,也许是因为从小生活的环境不错,没为什么操心过,看着就让人讨厌不起来,喜欢笑,一笑起来就不顾形象,很是爽气的一个人,来的时候到花点买了一个花篮。

    护士以为夏侯芳是来看病的呢,可也不对啊,看病手里捧着花篮。

    “简宁在这里吧?”她应该没有走错吧?

    小护士一看,这估计是来找老板的,笑笑说没有错。

    “爱慕者一号已经到了,你在哪里啊?”

    芳芳自己说话不觉得怎么样,她跟同学说话惯了就这样,什么玩笑也都敢开,在她心里姐夫确实就是她偶像,十项全能,怎么能叫人不喜欢呢,傻大姐似的,大嗓门在外面就说开了。

    “这里,帅哥……”芳芳看见简宁从里面出来,怕他没看见自己,招招手。

    陈晴对夏侯芳这姿态就看不上了,觉得这女人很是轻浮,她说话别人能听得见,那么大声干什么?笑成这样给谁看呢?一看就是那种缺少教养的,看着人很轻浮。

    另外的一个小护士却觉得夏侯芳这样的人一看就特别开心那伙的,笑的时候眼睛下方有点皱纹,她这个年纪肯定就是因为经常笑的缘故,人能活得开心那是一种本事。

    夏侯芳把手里的花篮放到简宁的桌子上,自己认真的看了看。

    “不错不错,环境很好,姐夫我之前给我姐打电话,她不欢迎我。”

    芳芳顺带着跟简宁告状,自己回来一次多不容易啊,老姐竟然不见她,真是伤她自尊了。

    简宁自己并没有兄弟姐妹的,其实他挺喜欢芳芳的,有个妹妹感觉是不同的,因为是王冉的妹妹自己也是愿意多照顾着一点。

    “吃中饭了吗?”

    芳芳嘿嘿傻笑:“肯定没吃啊,我姐夫都自己开诊所了,怎么说我都要来宰你一顿的,五星级酒店我还没有去过呢。”

    芳芳是真的打算宰简宁一顿,就是没把他当成外人所以自己才想宰他的,这是姐夫呢,不黑他黑谁,谁叫自己是他小姨子了。

    芳芳原本跟王冉关系就好,自己姥姥家那些孩子相处的不算是好,自己奶奶家吧,姜饶姜雯从小就不在奶奶家待着,见面都是没有话说的,至于乔芸,芳芳看见了就眼睛疼,能走动的也就剩王冉了。

    “行啊,到时候叫你姐给我报销。”

    “姐夫的钱都给我姐管啊?”芳芳星星眼,在芳芳的心里,什么举动最男人就得说眼下,能把所有的钱交给老婆管理的人,最男人了。

    “姐夫不会觉得委屈吗?我姐挣的将来也许没有你多,她又总出差,外人看着估计都觉得我姐不好吧。”

    夏侯芳心里淡淡的想着,觉得我王冉姐不好的人就都是土鳖,全部都是土鳖。

    “委屈什么啊?我人都是你姐的……”

    芳芳眼珠子都要瞪出去了,满身的冷汗,说真的,她姐夫不适合走这条路线,说的她好麻啊,芳芳搓着手臂,真是三日不见得刮目相看了。

    这么肉麻的话都能说出口。

    简宁带着芳芳出去吃饭,芳芳提出来的,简宁肯定满足要求,两个人走了,陈晴心里却鄙视上芳芳了,觉得芳芳不要脸被,一个小姨子上门找姐夫,张嘴就提要求去星级酒店吃饭,真亏得她能说的出来,要是放在自己的身上,自己就一定干不出来这样的事儿。

    “简医生的太太好看吗?”

    吃饭的时候陈晴问了一句,小护士摊摊手,她要是说王冉好看,那自己纯粹就是撒谎,说实话两个人并不般配的,但也有可能人家简医生的老婆有才华,在别的方面吸引他了。

    “一般人,挺普通的,不漂亮。”

    不漂亮还扔着家里不管,扔着丈夫不管,这样的女人娶过来干什么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