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251 山倒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男人跟女人都是一样,老了老了就是做个伴,哪里就像是你们这些年轻人情啊爱的,结婚了就得稳当,别总怀疑这个怀疑那个的,当然田田妈妈也不是说你,王亮人在外面,他个性又这样,退一步说,田田你选择他了就是相信他了,别让他失望。”

    这话说的如果于田田稍微偏激一点,她还没怎么样呢,婆婆直接就说了这些所谓的掏心窝子的话,叫她怎么应答?听着应该给出来一点什么态度呢?她委屈婆婆完全不提,这时候还要她去相信王亮。

    于田田到底是能听进去话的孩子,她深切的知道婆婆说的对。

    不管承认不承认,她心里现在就是提心了,王亮这样的个性自己也确实就放不下。

    因为跟王亮结婚,闹的几个朋友都不怎么走了,人家瞧不上她这副做派,田田索性也不走了,明知道人瞧不起她,自己还上赶上往上贴,谁都不是贱的。

    这些年的友情因为这点事儿断了,不是不可惜,可在可惜又能有什么用。

    在婆婆家吃的晚饭,田田觉得婆婆不像是人家那种婆婆,对着儿媳妇有多好,也不见得就对她不好,凡事都是淡淡的,这样也挺好的。

    “回去慢点,到家给妈来个电话。”

    叫家里的司机送田田回家,王亮妈妈往回走,长叹一口气,但愿田田自己能想明白吧,现实就是这样的,一旦田田要是闹起来,胡搅蛮缠的,依着她儿子的个性肯定踹,还会踹的毫不犹豫的。

    自己一个老人家,手还能伸的有多长。

    田田人在车上自己妈打过来的电话,叫她回家吃饭。

    “妈,我就不回去了。”

    家里实在有点冷,在自己家的话可以穿半截袖,回娘家晚上得穿羽绒服,她这个身体实在不愿意回去。

    回到家里,就想着婆婆的话,可若是别人劝了就能听,那这世界上得多安稳啊,听是听,想是想,摸着肚子自己神思有些发飘,这种感觉很不好,没着没落的,就是因为她看不见王亮,自己在不管他,叫他在外面随便玩,那结婚干什么?

    想的头有点疼,干脆就上床躺着去了。

    *

    王冉这回去都快下半夜了,有车送他们,回到住的地方才觉得渴,接了一点水准备烧,把手机充上电,现在才看见没电了,这边烧着水,这边开机,倒是打开了,进入眼帘的就是简宁发的那条短信。

    王冉赶紧的把水的开关给关了,着急的往楼下去跑,司机已经回房间了,因为只能睡几个小时,早上还有事儿呢,王冉又跑回了楼上,在司机的门外敲了敲。

    “怎么了王工?”

    “车钥匙先借给我一下,我出去一趟。”

    司机拿着车钥匙就给送过来了:“要去哪里?我送你吧。”说着就要穿才脱下去的大衣,毕竟这算是他的工作。

    “不用不用,我爱人过来了,我有点不放心,过去看一眼。”

    司机点头,他已经没有力气在管这些了,心里就是觉得奇怪,至于嘛,都知道老婆是过来这边暂时工作的,还这么折腾,王工这一宿不用睡了。

    王冉好在是会开车,跟着导航总算是找到酒店了,王冉知道,这个导航带着她走的路线绝对不是最近的,带上车门,自己出来的时候就穿了一件棉服,这边的天气照比着家里那边就冷的多了,王冉起初过来的时候也是有点不适应的,又冷又燥的,晚上睡觉插着电褥子,早上起床嗓子就难受,有时候还流鼻血。

    进了大堂往电梯一侧过去,电梯那边站着一个人,王冉是看着像是王亮,结果没想到还真是。

    王亮才喝完酒回来,他不管几点回来,明天该干什么照样能干,再说喝的也不多。

    “回来的这么晚?”

    王亮被她吓了一跳,捂着胸口,白了王冉一眼,这人怎么神出鬼没的?大晚上的来酒店……

    哎呦,这么一想,眯着眼睛:“我出现在这里挺正常的,你出现在这里,跟谁约好了?”

    王冉懒得搭理他,电梯已经下来了,两个人进去,王亮一看王冉这架势就知道肯定是简宁来了,他真想就跟简宁说,咱能不能别这样?太丢人了,没你老婆你就不能活是不是?这是干什么啊,你不是走这种路线的。

    王冉也没管王亮跟不跟着自己,找到房间,王亮一看就是这一间了,伸手就要去按门铃。

    “别按。”

    王冉喊了一声,王亮的手还贴着门铃呢,不按门铃怎么叫里面的人知道?

    王冉在门上轻轻敲了一下,她怕吵到闹闹了,孩子睡觉要是被吵醒了,到时候就不好哄了,她的手劲儿特别小,想给简宁发短信,可手机没拿,还在住的地方充电呢。

    简宁陪着儿子躺在床上,心里还纳闷,这人跑哪里去了?今天这么早就睡觉了吗?一点消息就都没有,闹闹早就睡了,他没有睡。

    听见外面的声音了,自己留意再一听掀开被子就下床了,踩着拖鞋往门边去走,王亮跟简宁在走廊站了一会儿。

    “不是我说你,这样来回折腾孩子也受不了啊,你不是奶妈。”

    王亮看不下去了,说实话他自己是比较大男人的,女的生完孩子自己不带,叫男的带?这叫什么事儿吧,是不是就把整个事情弄颠倒了?在一个就是可怜兄弟,他们感情的事儿轮不到他来插手,可王冉现在这样……

    “你们家也不差这点钱,回家也不是不行……”

    王亮到底还是把这句话给扔出来了,难道不是吗?家里不缺钱,丈夫又能挣钱,绝对少不了你花的,娘家条件也不差,就是你没有这份工作,你依旧可以很好的生活,比很多人更好的生活,你现在等于是弄的自己挨累,大家都跟着累,你就是不心疼你丈夫,你总要心疼心疼你儿子吧?儿子总是你生的吧?

    “行了赶紧回去睡觉吧,都几点了,离开家就瞎混。”

    王亮摆手,可千万别跟他说这个,他妈都管不了他呢,他不乐意听这个,他出去玩怎么了,出去玩也没耽误正事儿。

    王冉进了房间看着儿子还在睡呢,睡的可安稳了,这孩子的睫毛就跟接上去的似的,亲亲儿子的小脸,不敢动作太大了,怕吵醒他,一切都只能轻轻的,给孩子盖盖被子,这边简宁在门上轻碰了一下,王冉过去给他开门。

    孩子在里面睡,两个人在外面说话,王冉不是不觉得累,人就都说婚姻就是职业女性的坟墓,因为很少能有人把这两样的事情给兼顾好了,特别是在这种情况下,王冉知道很多人觉得她二百五,扔着儿子扔着丈夫,自己跑外地去,家里又不差这点生活费,她回家可以更好的照顾丈夫跟儿子,觉得她自私,觉得她不顾及他人的感觉。

    她不是没想过,她甚至完全的就想到过,自己不干了,回家当家庭主妇去,可她会什么?

    她的专业就是这样的,儿子一周能送回来两天一晚,有时候可能久点,不过肯定是要放假的时候,大部分都是周五晚上接,周六送走,简宁的工作就是这样的,她不上班了,一整天的时间就都是待在家里,家务能有多少?干完了家务,剩余的时间呢?

    不是给自己找理由,她真的除了自己专业的这一方面,她什么都不会,贫穷的很,不会交际,不会跟人聊天,不会长袖善舞。

    简宁来回跑,心里压力最大的那个人肯定就不是简宁,而是王冉,她现在完全就不知道自己的下一步应该怎么走,工作是她喜欢的,狠狠喜欢,一直都觉得一个女人应该有份稳定的工作的,比如像是田田那样的工作,又轻松又能照顾家,还能叫自己不闲着多好,可她没考上那样的工作,怎么办?

    工作把自己给拖的,说实话她多少次都不想干了,想孩子想的一宿一宿的睡不好,来的这些人就她情况特殊,她儿子才不到四岁,别人孙子外孙子就都有了,她得一方面扛住了工作的压力,一方面自己深深觉得对家庭亏欠了,她付出的没简宁多,还得担心感情会不会出现点别的问题。

    “才回来?”

    简宁心疼王冉,王冉眼眶下方就都是青黑色,一看就是长期睡眠不好,说话也没有什么力气。

    “简宁我觉得好累。”王冉双手捂着自己的脸,她真的是有点抗不下去了,有时候觉得自己特别坚强,没有冲不过去的,觉得自己十项全能,她都可以的,她可以很好的兼顾家庭跟工作,到头才发现自己是把工作做好了,家庭她完全就是不及格。

    “我也想不干了,可是我喜欢这份工作,我不干了能干什么呢?”

    这是一种对未来的恐慌,她是真的不知道自己一旦辞职了能干些什么,王冉除了车祸的时候她基本就全部都是在上班,上班只是让自己的时间不空白,占用大多数的时间去干一件会让自己觉得幸福和兴奋的事情,有些人能做家庭主妇,可有些人注定是不能的,每个人都有每个人擅长的领域。

    王冉哭不出来,只是如同做错了事情的孩子一般,她在数落着自己的不足,她什么都知道,可却无力去改变,她这个妈妈当的很失败,当人家的老婆同样的失败,完全不及格。

    简宁拉着王冉的手,是啊,她不上班能干什么呢?

    自己每天要上班,以后也许会更忙,他总得给儿子更好的生活,闹闹爷爷给的,是他爷爷给的,自己给的是自己给的,这是他当父亲的责任,自己生孩子不是为了叫别人帮他养的,闹闹也不是每天都会回来,叫王冉自己在家里待着,每天面对着电视跟电脑吗?

    这个世界上永远就都缺少两全其美的办法。

    “你看我跟闹闹过来到这里也就一个多小时,一个多小时随随便便就打发掉了,也不见得就有多累。”

    事实上就是这样的,他带着儿子过来总比王冉回去的方便,她白天忙的时候,自己可以领着儿子到处转转,这样闹闹等于生活在两个城市,那有多好。

    王冉狠狠的反驳:“如果我妈总带着我在路上跑,我不会觉得幸福。”

    简宁坚持:“父母就是这样的情况,他只能理解。”

    王冉靠着简宁,她不知道如果自己换了一个人嫁,会不会每天因为这些吵架,会不会丈夫就因为她不顾家而提出来离婚,会不会觉得她不顾家而跟她发生争吵婆婆会不会因为这些来找茬,幸好,幸好她身边的是简宁。

    早上早早还要开车回去,好在晚上能回来的早点,简宁把王冉给送下去的,看着王冉的车开走了,自己才回身。

    早上简宁陪着闹闹把早餐吃完了,带着儿子打算出去转转。

    “把最后一口吃完。”简宁看着儿子说着,闹闹嘟着小嘴,努力把最后的一口给吞进去,放下手里的叉子,自己拍拍手,支着小牙,那意思自己吃完了,现在可以出发了。

    父亲领着儿子的到处走走转转的,又给闹闹买了不少的玩具,只要闹闹能提出来要的,简宁很少会不答应,只要他愿意要,自己一定就给买。

    王冉是能挤出来时间就尽量,虽然肯定就是不及格了,自己努力在往上给自己拉高一点分数。

    简宁自己注册了一个部落格,大部分就都是写给儿子闹闹的,知道闹闹现在还看不懂,王冉工作忙顾不上,简宁就兼顾着,简宁看重工作但是更加看重跟儿子的相处时间,也许是因为王冉亏欠了孩子,所以他想弥补,拍照的技术一直就不怎么样,跟专业的摄影师的差距那肯定就是大了,他们家有很多的影集,以前拍的多的都是王冉,现在拍的最多的就是儿子,留着给儿子将来长大后看的,也是同时给妻子看的,她不能亲手领着儿子,却可以一同参与这个过程。

    每周两天,简宁总是不厌其烦的领着闹闹过去,有时候也是王冉往家里跑,但大多数就都是简宁领着孩子前往。

    王冉多累,在睡觉之前都要去简宁的地盘溜一圈,看看儿子有没有新的动静,一般更新就都在周日的晚上,他也没有太多的时间每天管理这个,王冉是明知道不会有更新依旧会去看看,这只是一家三口的一亩三分地。

    周五晚上王冉订的高铁票,这个票是可以报销的,单位对他们一些生活上的补贴是特别狠的,绝对不会叫你们能说出来话,两个城市好像就真的是相连的,明明离的是那样的远,又似乎转眼之间就能碰触到。

    王冉回来就比简宁过去方便的多,她不用提着大包小包的,自己一个人穿着一身衣服就可以回来,下了高铁自己招手拦车打车回家也不过才不到半个小时的路程。

    周五晚上十点到家,周六早上八点在回沈阳,两个人都是想在孩子成长的过程里不要错过,不想等闹闹长大了,对小时候的回忆就表示没有太多。

    闹闹在客厅里自己玩玩具呢,扔的到处都是,他爸爸才给收拾好,这又扔了满地,自己扯着衣服给妈妈换,说是爸爸新给买的,会表演给妈妈看自己新学的曲子。

    “我儿子弹的真好,妈妈都羡慕死了。”

    她只要能夸儿子的时刻,绝对不会吝啬,一定会去表扬儿子,每次表扬的话都会不同,王冉不想叫闹闹觉得自己是敷衍他的,亲亲儿子的小脸,比着大拇指:“闹闹真棒!”

    闹闹总会害羞,害羞的躲在自己爸爸的大腿后面,眼睛笑成了一条线。

    简宁母亲这边压根就没放弃掉自己的想法,不过眼下有一件事儿倒是叫她先分了心思。

    伟亮的父亲再次被行政拘留,这次来的有些突然,毕竟之前已经人都出来了,这都过去将近一个月了,怎么突突然的又进去了?而且名目有些……不仅仅是段伟亮的父亲,包括段伟亮直接都被请走了,段家的很多沾边的人一个跑不掉,包括跟段伟亮关系比较好的一些朋友,沾边就请,包括王亮在内。

    简宁是从来不参合那些事情,他没有做生意的头脑,也不会想去取巧。

    段家的事情真的要追究到根上,想当初为什么一定要伟亮娶蒋娟,到底还是有说道的,家里的关系网盘根就错的,上次姚弄璋出面,别人不得不给姚弄璋这个面子,现下人家绕过姚弄璋,直接找到姚家的二叔,把事情的前前后后都说清楚,这就是一滩浑水,而且是有人要深追究,恐怕不能善了,这并不是伟亮父亲折了多少钱就能完的。

    戴袁一整夜都没有睡,伟亮的母亲脸色也不是很好,脸有些发青,这次不同于上次,所有跟段家有关系的大部分都是撇得清清楚楚的,伟亮母亲忍不住就哭了起来,这就是不能给他们家一个善终了?

    叫她能这样情绪激烈的,不光是丈夫跟儿子都被请了进去,包括她娘家的兄弟,妹夫全部都被带走了,昨天嫂子打电话回来,说老弟妹已经领着孩子回家了,提出来要离婚了,在这个阶段,为什么要提离婚,大家心里彼此都很清楚,这就是真的完了。

    伟亮的大舅舅干脆就躲了出去,肯定是通过别人得到了风声,人目前在国外,一通电话没有打回来过,为什么这样做,道理就很浅显易懂,把所有的事情都撇了一个一干二净的。

    这次动静之大,简直有点叫人匪夷所思,沾边之人都不会放过,各层的牵扯有关联的陆续被带走问话,戴袁不是没想找人帮忙,可这时候的段家就简直成了过街的老鼠人人喊打,稍微忠厚一点的,干脆直接挂断电话,不忠厚的,讽刺你两句,你也得受着。

    伟亮的妈妈觉得浑身发软,她想了很久,还是给简宁的母亲去了一通电话。

    简宁家的关系盘根就错的,各方面都有,面子自然要比老段大,她实在是走投无路了。

    佣人机械的回答着,夫人出国了,可能要过一段时间回来,伟亮母亲胳膊一下子就失去了所有的力气,朋友也不过就是如此,她们好了这些年,自己家这点事儿根本就波及不到简耀东的身上,简耀东完全能伸出手帮忙的,可他却不肯。

    伟亮母亲忘记了,简耀东是个做生意的,有利益的事情他才会去做,会影响到自己家族声誉,哪怕就是一点污迹他都不会愿意沾的,退一步来讲,段家的倒霉,这得得意于段伟亮母亲的娘家。

    简宁母亲晚上跟丈夫就说着段家的这点事儿,依着她来看,当初要么不娶蒋娟,要么就让伟亮单身到底,要不然也不会弄成这样。

    “我有个朋友是在政法系统里干的,我能做的就是这些了,看看还有没有什么别的办法。”

    简耀东冷笑,有什么办法?

    自己家的屁股不够干净,被人盯上了,善后的工作做的不够安妥,妻子娶过来跟她娘家的牵扯就不要弄的过深,你拿人家当自己人,出事情了人家全家跑路,在国外逍遥,一通电话都没有,你如何?

    要就说找老婆能福及全家,自然也能祸延子孙,老段的这个老婆,还不如死了干净。

    简耀东缓缓的说着:“两家的合作多少年就开始了。”这是必然的,联姻门当户对是一种政治上,生意场上的双赢:“老段的大舅哥脑子算得上转的灵活的,觉得资金周转缓慢,涉足资本市场,那间公司借壳在海外上市,获利之后重组,整个过程的资本运作叫伟亮母亲娘家的财富一下子翻了几十倍。”

    剩下的话不言而喻,这其中有什么样的过程内幕自然不言而喻,老段处在那样的位置上,自然不能看着不管,一方面是自家人,一方面就是妻子的娘家人,怎么看就都是自己人,安安稳稳的度过了几十年,谁知道最后竟然阴沟里翻船了,临了临了什么政绩都没有了不说,一下子就被扣上了一顶帽子,他自己家那些逃税骗贷的事儿不在少数,家里人在这件事情上面尝到了甜头,牵涉的有关部门和个人人数又过于庞大。

    总体来说,就是两家都有贪心,人在位置上,借着老段的势力不用白不用,弄到今天,直接就给老段推进去了,最后是个什么样的下场,现在没人能预知到。

    简耀东讨厌别人跟自己谈感情谈交情,他跟简宁母亲结婚之后,不是必要的场合,他一般是不会跟简宁外婆那侧过于亲近的,一方面看不上,一方面就是严防这个,做大事儿的人经常有,可是能善后,能想到未来,顾全局面的人却不是很多,有本事赚钱,你就要有本事善后,能不被人家抓住小辫子才算是真本事,所以老段进去了也不算是冤枉,要怪就只能怪他找了那样的一个老婆,要怪只能怪他自己不够警觉。

    老段唯一做对的一件事情,那就是没让段伟亮搀和进去,要不然这个儿子能不能保住都是两说,现在当父亲的把一切都认了,他没有明天可他儿子还有。

    戴袁给父亲打电话,电话是她母亲接的,戴袁的母亲怒气已经不是一点半点的,丈夫因为受亲家连累,弄的现在饭碗能不能保住都是两说,即便将来被放出来,查证没有事情,可谁相信你?以后这路要怎么走?别人会怎么看?

    扣上这样的一顶帽子,就干净不了了,他们家无辜的很,要不是戴袁嫁给段伟亮。

    “你是眼睛瞎了还是怎么样?就偏偏看上段伟亮了,你知道他老子胆子有多大?联手国外的资本建立基金,像香港上市公司出售手里股份然后套现,比例完全超出了商务部的政策,这要是追究起来,你爸死几次都不够死的,戴袁啊,你事先是不是就是知道你婆婆家干的这些?”

    戴袁妈妈真是恨不得一巴掌就拍死女儿,你结婚是你个人的事儿,可是因为你的关系,现在牵连到家里,当官的有几个身上是干净的?真要是这么查下去,还能落到什么好?

    有丈夫在,才有她跟女儿的面子。

    段伟亮又不是什么好看的男人,也没看出来跟别的男人有什么不同,戴袁妈妈的脑子转的快,完全就认为女儿是提前知道了段家的情况,结果偷鸡不成蚀把米,戴袁一听母亲讲的话,自己被噎得半死。

    她哪里知道这些?公婆这些事情根本就不是跟她说的,就是伟亮都没有说过,为什么要指责她呢?

    戴袁觉得头疼的厉害,关于段家她知道的很少,现在算是把这层神秘的面纱全部扯掉了,她现在终于知道了,自己老公公进去的一点不委屈,甚至这次隐约已经感觉到了,完了,真是完了。

    戴袁靠在沙发上,她侧着眼看着婆婆,在戴袁的心里,她婆婆不过就是个家庭妇女,现在来看,恐怕自己是看走眼了,能跟简宁那样的家庭当朋友,她婆婆绝对不是一般的人才。

    段伟亮的舅妈到底还是出现了,她是独自一个人来的,伟亮的舅舅前脚进去,她后脚就提了离婚。

    想当初两家结合,要的就是如虎添翼,爱情?这个世界上就真的有那么多的爱情吗?

    “姐,你也别怪我,到今天我们都清楚,这件事情善终不了,谁想出淤泥而不染付出的代价可想而知,大哥躲在国外不肯回来,他跑不掉的……”

    生活在一起怎么了?生活在一起就一定要有感情?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来是各自飞,这话并不是说假的,这段婚姻已经失去了当初存在的价值,她没有理由在守下去,再多的感情也抵不过现实的残酷,她娘家要撇清,现在能做的就是跟段家一点关系不要挂上,谁沾谁倒霉。

    伟亮的母亲苍白的笑着,唇角含着一丝的嘲讽,那一丝的笑容怎么看怎么叫人觉得跟简宁母亲的笑容有些贴边。

    “他才进去,你就领着孩子提出来要离婚,你可真是不怕别人笑话。”

    当弟妹的知道这是姐姐心里难受,姐姐愿意怎么说就怎么说,她当弟妹的只能接受,可万万没有理由,因为别人嘲讽两句,自己就傻了吧唧的站在原地,等着被牵连,说到底是你们家过于贪婪,好运气总有用完的时候,伟亮得瑟的把蒋娟给踹了,这才给了别人机会,这就是咎由自取,看了一眼坐在一旁的戴袁。

    “大姐以为家里能走到今天这是谁的错?姐姐为什么不拦?你明知道这些就都是犯法的,可是你却没有劝过,走到今天全部的人就都折了进去,家落了。”

    伟亮母亲抓起来茶几上的杯子照着弟妹就砸了过去,你花钱拿钱的时候你怎么不来说这个?

    弟妹被她给扬了一头的水,她笑笑的伸伸手把脸上的水迹给擦干了,起身。

    “没有那么大的本事,却一定要做那样大的事情,我们家根基原本就不够深,挂着简家的边,简家能做的不代表我们家也能做,简家现在依旧安稳,可我们家却倒了大难,谁都明白当初伟亮跟蒋娟的婚姻起什么作用,可伟亮觉得蒋娟配他就是委屈他了,大姐养出来的孩子跟大姐也是一样可以不去在乎未来。就像是我跟他也不过就是为了让彼此过得更好,他现在不能给我更好的生活,孩子我领走,这些年他外面怎么回事儿,姐心里比我清楚,大姐总说男人有钱就变坏,我也不是傻子,今天跌一跤明知道未来没有希望,我还依旧守着他……”老弟妹似乎在回忆这些年自己所过的生活,丈夫对她不算是最好,也不算是最差,她忠诚于这段婚姻了,男人行走在外面难免就会有些逢场作戏她从来没有开过口,日子是过给自己看的,不是过给别人瞧的,因为别人觉得自己不够厚道,所以她就不离婚了?孩子她肯带走就愿意仁义了。

    说完直接转身离开。

    前几年简禛手底下的公司也不是没有传过一些风声,可人能压得住,不管是上面下面,单单就是简家这一座大山放着,谁能去难为简禛?简禛又不是傻子,他敢做自己自然就有完善的办法,你只看见人家过程的完美,却看不见简禛的才干。

    戴袁只觉得浑身发软,犹如面团一样。

    蒋娟对段家的重要性,已经超出了她是不是合适当一个老婆,她是不是一个合格的女人范围,哪怕她就是一个男人,段伟亮都应该守住了,戴袁再好,可是戴袁没用,戴袁不能保住整个家,戴袁分量不够。

    *

    姚弄璋这边自然能收到关于一些段家的消息,段伟亮是谁,原本跟姚弄璋没有多大的关系,这其中不过就是因为多了一个蒋娟。

    姚弄璋不想因为这件事来影响跟自己蒋娟的生活,夫妻有话一定要直说,不能通过第三人的口中。

    “段家的事儿,我只能尽力到这里,没有谁是被冤枉的。”换言之,进去这就实属正常,姚弄璋自然不希望蒋娟跟着搀和进去,在他心里也觉得蒋娟也应该会明白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做。

    蒋娟看着眼前的人点点头,姚弄璋的话自己听的特别清楚,这事儿已经没有伸手的必要,为了过去自己当过段家的儿媳妇牵扯进去,蒋娟也不愿意,你做的事情总要负责的。

    “晚餐能由你来做吗?”

    蒋娟身体有些僵硬,让她做饭?叫她把时间花在做饭上?如果没有吃的可以去买,拿着钱去买吃的就好。

    姚弄璋看得出来蒋娟的心里抵抗,可两个人生活在一起总要开火的吧?他们永远就都吃外面的东西?只要蒋娟愿意做,多难吃他都能忍受,他都愿意尝试,但是前提她得走出来这一步。

    蒋娟反对了,在姚弄璋的意料之中。

    “我不会做饭,也不想学,而且即便是一个家,为什么不能由你来做呢?”

    姚弄璋单手揽着蒋娟的腰身,她的腰很硬,可以感觉出来身上的肉都是僵硬的,只有客厅的灯是亮着的,他低下头去吻了蒋娟,姚弄璋以为蒋娟会反对,也许会皱着眉头,会……

    出乎意料的是她并没有任何的举动。

    蒋娟没有跟伟亮接过吻,因为段伟亮根本下不去嘴,就算是上床的时候,伟亮就恨不得拿着东西把蒋娟的脸盖上才好,对于爱情蒋娟没有憧憬过,她没有喜欢过任何的男人,对任何男人也没有怦然心动的感觉,只有运动过快之后心脏才会微微的加速跳动,男人并不能带给她这样的心跳。

    两个人的唇都是软的,彼此贴合在一起,姚弄璋是个生手,蒋娟更是一个生瓜蛋子,即便跟人做过夫妻她依旧是个生瓜蛋子,没有激动没有心跳加速,没有脸红更加没有幸福的感觉,她能感觉到他的唇压过来时候喷在脸上的呼吸,蒋娟心里想着,下次也许自己应该告诉他,不要对着自己喷气,她很不习惯。

    那种感觉很难说,并不是姚弄璋的身上或者嘴里有什么味道,纯粹她不太喜欢这种接触。

    姚弄璋也以为唇贴着唇会有点不一样的东西,可……

    事实上不过就是……蒋娟睁着眼睛看着他,自己的唇想收回来,因为感觉这是一件蠢必了的事情,他都在怀疑难道自己亲错地方了?如果没有的话,她为什么一点反应都没有呢?

    他有看过一场电影,男女主角从进门开始热情的拥吻,他很是怀疑,能投入到那个样子吗?还是说嘴唇跟嘴唇之间贴合是不同的?

    没有电流,没有感动,更加没有……爱。

    “以后我们应该多接触。”姚弄璋双手捧着蒋娟的脸,不管有没有感觉,把感觉就当成一种任务进行下去,这样便于亲近。

    蒋娟站在厨房里,手里拿着刀,完全就不知道要如何下手,她是很独立,可做饭这个事情没有人教过她,她完全就都是门外汉,姚弄璋还会炖汤她是什么都不会,而且姚弄璋似乎就完全没有要插手的意思。

    姚弄璋看着盘子里的猪肉他很是怀疑有没有熟,切的很大块,咬了一口,果然……

    蒋娟自己也咬了一口,放下筷子,她说过的自己并不会做饭,是他坚持要自己做的。

    “菜是你买的,一会儿我会把钱给你。”蒋娟抛弃了眼前的菜,只吃着米饭。

    姚弄璋觉得手里的这碗米有些难以下咽,要不要算得如此清楚?

    蒋娟很想学着别人一样,把眼下的气氛试着变好,可她说出口的话永远就都是只会把场面弄的更加冷,她做不到学别的女人那样对着男人撒娇,这辈子她都不会撒娇,她做不到示弱,她只是不想占姚弄璋的便宜,加快了扒饭的速度,姚弄璋点头。

    “好,如果我们要在家里吃饭,钱就从公共的部分扣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