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250 来自婆婆的攻击

250 来自婆婆的攻击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好了好了,年轻人你何必管那么多,王亮结婚的时候我也不满意,可还不是最后没闹过孩子……”王亮妈妈说起来这事儿,她不是说就瞧不上于田田,而是两个人生活的背景不同,田田这还算是好的,能顺着王亮,你要是遇上一个缺心眼的,对着干,那这日子就有的瞧了。

    简宁母亲笑了笑,不管王亮妈妈怎么劝,自己径直说:“要是有本事,真有本事我也就不说了,她是创造了几个亿还是工作在什么了不起的地方?她是当外交官了?还是成为了不起的女性发言人了?自己搞不清自己的位置,我瞧不上她,她就一点也不委屈,毕业的大学也不是是顶好的,模样更加不用说,闹闹就是因为她拉分的,要不然闹闹得多好看的一个孩子?前辈子我们家也不知道是做了什么错,这辈子弄这么一个扫把星送到我们家。”

    王亮妈妈不吭声了,这左一句扫把星右一句扫把星的似乎就说的有些过了,简宁母亲现在数落王冉的缺点就连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

    王亮妈妈还算是比较忠厚的,到底觉得感情这东西,就像是王八看绿豆那就看顺眼了,你外人觉得万般不配,人家两个愿意你也无可奈何,自古就是这样的,你当家长的有的能拆散,有的拆不散,简宁但凡觉得王冉不好,他自己早就离了,没那心思,你当母亲的想的再多,看的不顺眼的再多有什么用?

    王亮妈妈宽厚可不代表别人也会如此,简心妈妈最近来简家来的频繁,简宁母亲倒是没有跟她说什么,因为不是一个层面的,自己家的人就更加不能说,一旦简耀东听到了,她也落不到好,简耀东最讨厌的就是自己家的事情被外人知道。

    简宁母亲有自己的圈子好友,聚到一起,她现在头疼病犯了,晚上睡不着,白天也休息不好,医生看过多少了,都没有用,说白了就是心里有心事,她要是不能如愿,这头还得疼下去。

    “看着脸色可不好。”朋友都是混成油条的人,眼见着她这个脸色,就知道家里八成是有事儿。

    “能好才怪呢,我孙子摔了,左边脸蹭破了一大片,就差没毁容了。”

    大家应景的说着,责任自然就要推到佣人的身上,你拿着钱却照顾不好一个孩子,要你何用?简宁母亲喝了一口水,涂得鲜红的指甲握着杯子又放回到了原位,她皮肤细腻又偏白,这样的颜色添加到她的身上只会提升,没生过孩子,身段也好,气质也好,她不刻薄的时候外人是想不到本人个性是这样的。

    换句话说,谁没有个两面三刀的时候呢,陪着丈夫出去自然需要另外的一种姿态。

    简宁母亲掀着唇:“哪里是佣人,我那儿媳妇去外地工作了。”

    “外地?”

    几个太太觉得有点吃惊,扔下丈夫跟孩子去外地工作了?这孩子的脑袋被驴给踢过了吧?

    这几位太太,儿媳妇要么就都在家,成天的陪着婆婆,要么就做做义工,你出去赚钱这叫人知道这就等于拿着巴掌往脸上招呼呢,要么就是家族企业的,当初人选择就是联姻,可这种情况跟王冉又不同。

    简家的这个儿媳妇,外界不被熟知,就是她们几个最好的,对王冉情况了解的也不是很清楚,简宁母亲很少提王冉,这回实在是因为气到了。

    “我就不明白当初你怎么能答应简宁结婚的,层次完全就不够,完全小市民状态,这要是被人知道了,简耀东的儿媳妇还在上班,并且因为工作还要去外地工作,这都成笑话了。”其中一位太太冷着颜色,一听简宁母亲说,直接就把王冉踩脚下去了,这样的就是不知道分寸,小家子出来的,什么都不懂,一辈子都没见过世面,你也别指望她能懂什么,她祖辈往上多少代也没有出过一个像样的人啊,你指望这样的孩子能有什么出息?

    简宁母亲也是后悔,自己当时就应该拦,往大了力度去拦。

    “念个大学就叫有文凭了?现在大学文凭都泛滥了,是个人就有一张文凭好伐?有工作?那得看放在什么样的家庭里,一般男人找个老婆觉得有铁饭碗就挺好的,可这样的女孩子放在我的眼前,我是都不会看的,家庭看本质,没有受过良好的教育一切都等于是零,她以为自己很了不起?把老公撇在家里,一个月挣着那点吃不饱的钱……”

    几位太太都笑了出来,在她们眼睛里,王冉挣的这点东西还真就不能被叫做钱,辛辛苦苦的挣那么一点还好意思显摆,你的价值也就是这些了,重视钱都重视到了钱眼里,一头扎进去就出不来了。

    “我那儿媳妇我倒是想说,可人家有家族企业,到处跑我也是没办法说的……”

    一位太太抿着唇,要说她们这些婆婆对儿媳妇没有几个满意的,都能挑出来毛病,待在家里的觉得没本事,嫁进来了不就是觉得一步登天了,就只知道吃闲饭,在外面工作的简宁母亲又嫌弃王冉这份工作丢人,有儿媳妇有家族企业当女强人的,婆婆又觉得儿媳妇未免过于强势,反正就都能找出来不满意的点就是了。

    “你们就都满意吧,我家的那个,这都结婚多少年了,一个儿子都生不出来,成天就知道围着我转……”

    说话的这位太太儿媳妇想当初也算是灰姑娘嫁给了王子,童话故事里灰姑娘最后应该有个完美的结局,可现实里灰姑娘的日子非常不好过,婆家瞧不上女方的家,是不准许儿媳妇经常回娘家的,谁知道你们这样出身的孩子回家会不会张口就乱说,把家里的事儿都对你父母说出去,然后你父母也没有受过良好的教育在讲给别人听,他们家可是不能被人讲闲话的,儿媳妇整天围着婆婆转,叫当婆婆的越来越看不上眼,你做这一切无非就是因为你气短,你没本事你才会这样,你自己都瞧不上自己了,我又何必瞧得上你呢。

    人人都说羡慕嫁进家庭条件好的家庭里,羡慕能嫁豪门的女人,可嫁进去的又多少又觉得不快乐不幸福呢。

    “围着你转还不好……”

    这位太太冷笑着,好什么好?

    如果瞧不上一个人,就会觉得她连灵魂都是贫穷的,直接一个大章盖到儿媳妇的脸上,你就是个倒霉的货,看你就是各种不顺眼,要求儿媳妇低调,别以为嫁进来我家的东西就全部都是你的,想也不要想,儿媳妇呢惯于听话,一直就认为只要自己对婆婆努力,早晚有一天婆婆会看见她的好,可惜婆婆还没能看见她的好呢,丈夫先对她觉得厌恶了。

    一个女人漂亮的时间很短,即便过了三十这个女人依然拥有漂亮的脸蛋,不错的气质,可架不住长江后浪,你不上班男人觉得跟你没有共同话题,回到家你会的只有那些,对男人俯首称臣的,除了会献殷勤还会什么?看你两眼就觉得累得慌,那副身体早在结婚的时候摸了百八十遍的,看到腻味再也不想看,外面呢,永远又逐渐递接上来的新鲜品,无论是成熟的事业女性还是清纯可爱的亦或者家世相当的,总有一款是可以在选择的。

    当婆婆的哪里没有听说儿子的风声,她就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如果儿子不愿意保持这段婚姻了,那就离婚。

    “大维真的是外面有人了?”简宁母亲轻轻问了一声。

    心里对朋友是有些瞧不上的,这是什么好事儿?拿出来说?也不觉得丢人,男人有本事跟外面的女人暧昧算是什么,你当母亲的就应该一口咬死了,看不上儿媳妇她目前还是你儿媳妇呢,这样的拆台,无疑就等于告知世人,大维出轨了。

    那位太太似乎在乎的侧重点跟简宁母亲的不同,这没有什么不好承认的,她儿子已经跟儿媳妇提出来过,不过儿媳妇没有答应罢了,感情维持到今天,一个男人打从心里的厌恶你,你强撑着不离婚又能有什么作为?最叫她觉得脑残的就是,儿媳妇竟然来找自己谈心,她以为自己是站在她的一侧的?她的孩子是他们家的子孙,自然会给照顾好的,跟她本人又有什么关系,离开她这样的妈只会越来越好。

    简宁母亲原本还想说王冉的更多不好,可是大维的事情被扯了出来,她瞬间就没有心情了,自己冷静下来也是有些后悔,当时那么一句都不应该说的,简家的事情不能乱说的,谁知道背后谁又会说些什么呢。

    早早的回到家里,这几天有些不待见闹闹,她头一疼别说闹闹了,就是简宁都讨厌,心里又是夹着怨气的,时不时就要脑子想想,自己有亲生儿子会如何,越是想越是胸闷越是头痛欲裂。

    晚上十一点左右,头痛的实在有些难以忍受,简耀东还没有从书房回来,简宁的母亲掀开被子,从床上动了动蹭着拖鞋把睡袍披上系着带子,她即便是卸了妆皮肤的状态也是极好的,皮肤细腻又惯于会保养,老有老的状态不至于年轻的那么假,可照比着一些同龄人她就是国宝级别的了,简宁母亲从来不会在脸上动任何的刀子,这是不被允许的,打一些抗衰老的针这并没有人去管,从楼上走下去,楼下的佣人是听见脚步声了,给人当佣人就不能跟在家里似的,你睡死了一点声音听不见,那这份工作早晚要砸锅的。

    “太太又头疼了?”

    简宁母亲缓缓下了楼,走到沙发一侧,坐了下去:“你给我按按。”

    佣人是专程的学过,以前太太也有过这样的情况,上手指尖按压着简宁母亲的头。

    王冉不出简家,她这个心病就永远不会好,可惜错过最佳的时机了,她也是恨,自己那时候为什么就不出手拦呢?就是拆也要给拆黄了,错过去了,好在现在出手也来得及,砸钱恐怕是不能了,王冉家知道简宁家里这个条件,恐怕会狮子大开口吧?如果是简宁自己提出来要离婚的,她一点都不怕,打官司我能拖死你们家,最后并且会保证王冉净身出户,赡养费?你王冉也配。

    “太太别想那么多了,好好的让头休息一下……”

    这佣人来家里也多少年了,丈夫是负责简家园艺的,儿子是管采购的,可以说全家都在简家工作,简宁母亲伸着手拍在佣人的手上,有些话不能对着外人说,对她却可以。

    “我想让简宁离婚。”

    佣人叹口气,其实在简宁结婚的时候她就猜到会有今天了,只是看太太能忍耐到多久,果然这就已经忍不下去了。

    “简宁自己愿意的,再说先生现在已经不认简宁了……”

    “他认不认简宁也是他儿子,简宁我养了一场,我不能允许这样的女人来糟践我的儿子,我养他就是为了给那个女人做奉献的吗?”

    佣人轻叹:“闹闹在家里,太太把心思放到闹闹的身上……”

    “你别跟我提他,只要想起来他妈妈,我就讨厌他。”简宁母亲咬着牙,以前从来就没有这种感觉,她现在无比强烈的厌恶闹闹,因为闹闹的身上有一半的王冉的血,那就是下贱的血。

    佣人陪着简宁母亲,她不厌其烦的一直按着,等回到房间里的时候都三点多了,马上就要起床了,还睡什么,披着衣服出去找丈夫,她丈夫自然不能住在下面的,好在年纪大了,年纪大的夫妻就是搭伴过日子,果然丈夫早早就起来了,在外面修剪树木呢。

    “太太又头疼了?”

    做丈夫的不是不心疼妻子,可赚人家的钱,就得有个样子,太太一头疼,不管不顾的,妻子有时候给太太按完头,手指都不能动了,可有什么办法。

    “别说这个了,草坪订好了吗?”

    当丈夫的点点头,他们当下人的就是不厌其烦的干活,植了死了然后继续,看了一眼手表,儿子这个时间还没有过来,四点半是要准时到的,当天的菜需要去基地那边取回来,来回就要三个小时的时间,简耀东吃的蔬菜全部都是纯天然绿色食品,有钱人嘛总要折腾折腾以表示自己跟别人不同的生活状态。

    “手又动不了了?”

    当妻子的对着丈夫笑笑,她活着要求不高,只要丈夫好好的,儿子听话,一家人生活幸福就满意了,等以后自己老的不能动了,她就回家了,目前能动的情况下不想麻烦儿子,再说太太对她也是极好的,除了有时候不会心疼人,想来也是,给了钱,给了这么好的待遇,为什么要心疼你,你是来当佣人又不是来当少奶奶的。

    简宁母亲头疼十一点多下楼的,一直叫佣人给按摩到了三点多,她是觉得舒服了,回楼上休息,从十一点佣人是不间断的一直在给按,试问什么样的手力能坚持这么久?胳膊现在整个就都是发抖的,手指全部都不听话。

    “没事儿,缓和一会儿就好了。”

    简耀东七点准时要吃早餐,闹闹醒不醒这个时间也必须要陪着爷爷吃早餐,乖乖的坐在一侧,简耀东离席,闹闹可以补觉,闹闹小盆友最近喜欢上了钢琴。

    白天奶奶不在家,家里都是佣人,佣人有佣人的活要干,几个人在楼梯上打扫卫生,缝隙都要清理干净的,全家的人似乎就都在忙,只有闹闹是清闲的,坐在沙发上,佣人给他开着电视,每天可以看十五分钟的电视。

    插播广告,也不知道是什么节目,中间夹杂着一大段的交响乐,闹闹喜欢音乐,从小对音乐就是有点敏感的,可是在这上面却没有表现出来过,自己放着小腿,安静的坐着,背挺得直直的,不敢歪七扭八的,因为回到爷爷家了。

    佣人从楼上下来,看了一眼手腕上的手表,已经差不多了,踩着拖鞋走过去,自己端着满脸的柔和,才要说话,惊讶的看着孩子满脸的眼泪。

    “怎么了闹闹?”

    佣人看了一眼四周,孩子坐着好好的怎么就哭了?

    闹闹为什么哭,没人知道,他自己又表达不清楚,佣人问不出来,孩子之后又不在哭了,这事儿自然就翻过去一页过了,佣人给闹闹穿好了衣服,闹闹自己在外面玩,没人陪着他玩的,简先生说的话他们都记着呢,不陪着玩,可眼睛全部都盯着呢,这要是真给摔了,摔在家里就说不清楚了。

    “爷爷还没有回来吗?”

    简宁母亲看了一眼孩子,这孩子今天这是怎么了?

    “司机说是快了。”

    简耀东进家门之前,司机都会在路上打到家里一个电话,意思是告诉家里,简先生马上就要到了,这个时间就要让家里的人掌握好,进门休息一下就要吃饭,这个就是司机给的时间点。

    简耀东下车,就看见孙子在外面等着呢,身上还裹着黑色的小大衣,小脸特喜气,孩子原本就长得喜气,当爷爷的喜欢是一方面,孩子讨喜是另一方面,闹闹不像是他爸爸那么好看,可架不住会长,往那里一站,简耀东脸上表情依旧是纹丝不动,可眼睛里闪过一些别的。

    迈着小短腿跟在爷爷的身后往里面去,因为要走一段路的,闹闹小盆友走的超级稳当。

    “爷爷……”闹闹似乎在心里组织着语言,他不停的想着这句话自己要怎么说,可明明想的是好好的,说出来就忘词了,自己有点着急,眼眶里就都飘着眼泪,全是急的,这跟自己所想的就完全不同,爷了半天就是爷不出来下文,简耀东倒是挺有耐心的,自己没有马上上楼去换衣服,而是选择坐了下来,想听听孩子想说什么。

    简宁母亲过去拉闹闹的手,看着丈夫的表情她只觉得不好。

    简耀东的脸万年如一日,几乎没有太大的喜怒哀乐,或者真正的情绪很少能被看见,即便是躺在自己身边的那个女人。

    “我想学……学学学钢琴……”

    总算是把话都说出来了,说利索干净了。

    简耀东拧着眉头:“自己想说什么都表达不清楚,你的脑子是用来做摆设的吗?今天晚饭别吃了,我们家没有一个人说话是磕巴的。”

    可怜的小闹闹,简耀东说不让吃晚饭就真的是不给吃晚饭的,闹闹低垂着视线,他在爷爷的面前永远就都是错的,对的没有夸奖没有奖励,错了就一定要惩罚。

    简耀东没拦着孙子,他愿意学那就学,不过也有提出来一个条件。

    “是个男人开口提出来的事情就得坚持到底,你能学钢琴吗?”

    闹闹还记得电视里那个人的手指滑动在黑白相间的琴键上,他重重的点点头。

    简耀东寡着脸上了楼,一身的请勿靠近的气息,第二天上午十点多,后大门被打开了,简家的大门不是谁都能走的,负责送货的人赶紧卸货,佣人告诉他们搬货的时候要小声一点。

    “你们在这里先换拖鞋。”

    几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没想到送货还这么麻烦,原本接到单子的时候大家都争着来,富人区啊,一辈子都没有机会进来看看的,难得有这么一个机会,这次不来这辈子就没机会了,车子开上来,他们算是大开了眼界,为什么人人都喜欢钱,大家生活在同一个城市里,他们竟然不知道有这么好的一个地方。

    放在地上的拖鞋全部都是一次性的,几个搬运工换上,觉得屋子里的气压都是低的,压得他们喘息不上来。

    简宁母亲出去了,闹闹也没有在家,家里都是佣人,已经过了收拾的点,里面安安静静的。

    “从后面抬上去就好,放到闹闹的房间里。”

    佣人指挥他们干活,闹闹有自己的玩乐空间,面积大概能有将近一百五十多平,这里面摆的就全部都是简承宇的玩具,他看的图画书他的遥控飞机,他的各种车子以及满地的蜡笔,屋子向阳,外面的光线毫不避忌的照射了进来,墙上挂着大大的电视机,也许是为了给孩子看的吧,里面并没有床,地上铺着白色的地毯,几个人眼睛都看直了,这么大的房间是给孩子休息用的?可是怎么没有床呢?

    “摆在这里就好了……”

    佣人指挥着他们搬进去,选择好了放在什么地方,然后怎么上去的又怎么下来的,算是开眼界了,房间里就遥控飞机至少能有上百个,这到底养的是什么败家孩子啊?

    两个人等佣人签了字上了车,沿着后门出去,出了这道门才松了一口气。

    “也不过就是如此嘛,就是地方大点,过去农村也就这样了吧。”

    两个人打着哈哈的说着,其实心里都明白这哪里就是地方大的缘故了,今天寸土寸金的这个地方上竟然还有占地面积如此大的房子,这得多少钱啊?

    其中一个男人也是当了爸爸几年了,自己一想觉得挺心酸的,总想叫儿子的起跑线跟别人一样,今天一见,如何一样啊?只能说孩子不会投胎,投胎到了他们这样的家庭里,你看看人家孩子那房间,在想想自己家的,自己就算是挺会惯着孩子的,觉得给孩子买的玩具还挺多的,今天一看,小巫见大巫。

    “这样养孩子,孩子还能好?看着吧,弄不好就是第二个李XX……”同事毫不在意的说着。

    闹闹学钢琴自然是要请老师的,老师给请到家里了,三天上一次课,学了七天左右不想学了,觉得烦了。

    “我不想上课……”苦着一张笑脸,看着自己奶奶,已经过了那个兴奋劲了,看见钢琴就想躲,一点都不想学了。

    简宁母亲被气的够呛,这是你自己提出来想学的,才学了七天就不学了?这是什么耐性啊?

    像他妈。

    “你自己跟你爷爷说去。”

    简耀东看不惯男孩子流眼泪,是根本就不能看的,所以看见闹闹这个形象出现了,可想而知他是什么感觉的,阴沉着一张脸。

    “跟我说话之前把你眼睛里的东西给我收回去。”

    跟个女孩子似的,说哭就哭,哪里有半点男孩子的样子?

    闹闹脸上的伤还没有全好呢,已经结痂了,有的退了,上面还有红红的印,看着有点狼狈。

    “爷爷,我不想学钢琴了。”

    “不学可以,以后别吃饭了,什么时候想明白了,什么时候在吃饭。”

    直接就要给断粮了,什么好好跟你说,跟你商量哄着你,这些都是没有的,铁棒教育政策,没有人逼着你去学,是你自己提出来的,既然是自己选择的,就是再不喜欢也得坚持到底,错的路也必须走正确了,能把错误的路走成正确的,这才是他简耀东的孙子。

    闹闹是越来越安静,有话不敢在当着爷爷说了,简耀东跟简宁母亲想的东西似乎就是不同,简宁母亲已经说了,闹闹肯定不能叫简宁接了。

    “今天叫他过来接孩子,孩子在过年之前,别送回来了。”

    秘书要跟着简耀东出去用餐,谁知道就撇下这么一句话,秘书那是什么脑子,立马给简宁去电话,不是说是老板的主意,这边通知家里,简宁母亲气了个翻,这是什么意思?自己都说不叫他接孩子了。

    秘书挂上电话,心里摇摇头,老板过去就说过了,孩子要有父母,没有碰触到他的底线,这个恐怕永远不会变的,太太呢,似乎就没看明白怎么回事儿。

    简宁母亲顺着胸口,她认为是王冉走通了公公的路子,秘书就在这边想着,其实并不是王冉有多招人喜欢,而是简耀东的孙子需要父母健全的存在着,至于父母是谁,这不是他要关心的重点。

    简宁接了儿子回来,能发现儿子有点沉默,揉揉儿子的头发,已经定了晚上的高铁票,周六去周日回就显得有点急促,谁都休息不好,依旧没有跟王冉提前打招呼,他是个健全的男人,有正常的需要,老婆不在本地,又不是离的多远,山不就我,只能我去就山了。

    简宁八点多才带着孩子回到家,把孩子的衣服收拾收拾,是薄的厚的全部都准备着,孩子的鞋带两双,他儿子绝对不会两天穿着同一双鞋的,东西整理好,背着包,包里鼓鼓的,这边闹闹已经有点挺不住了,眼睛都要睁不开了,到底还是勉强撑着,拉着爸爸的手,现在不叫抱了,才从爷爷家回来,这习惯还没过来呢。

    简宁拉着儿子的小手,父子俩进了电梯里,一样的雪地靴,不同的是简宁脚上的是黑色的,闹闹的是亮色的蓝,一样的牛仔裤一样的大衣,简宁把孩子抱到车上,闹闹晃悠晃悠自己就睡过去了,等下车的时候就不好办了,简宁没有办法把孩子放在车里自己去取票,再说他也不放心,抱着孩子,包还留在车里,还有一段的时间,出去也是去大厅坐着,孩子怕吹风。

    上车的时候已经把孩子的小大衣给脱了下车他睡着了,喊了两声没有什么反应,简宁用大衣裹着儿子出去刷票,然后又抱了回来,在车上坐了能有二十分钟,背着包锁上车门抱着孩子就进大厅了,大厅里面不太暖的,人也不多,可依旧很是嘈杂,好在这边很快就开始验票,简宁抱着儿子一点一点往前动,上了车找到位置,孩子不撒手,依旧叫不醒,这就是睡迷糊了,简宁也没有办法,把包放到闹闹的位置上,自己打横抱着儿子,把儿子身上的小毛衣给脱下来,车上气温实在有点高,孩子里面还穿着小衬衫呢,简宁把孩子的大衣放到一边,自己照着小毛巾被,盖还是要盖的,找出来给儿子盖上,把水瓶子拿出来,怕孩子睡醒了口干,这回不仅带水带果汁奶粉还带了雪蛤红枣汤,早上出门锅子里面填好水,晚上回家就可以喝,装到保温瓶里给儿子喝的,怕儿子不适应那边的燥。

    一等车厢里面的人并不是十分多,前面坐着一位商务男,脸上带着一丝的倦意,想来也是,这个时间估计还是出差的吧,出差给的贴补再多有什么用,熬的就是身体,本钱熬没了,贴补再多都花不到啊。

    简宁带着儿子下车直接打车,告诉司机去喜来登,那司机倒是挺有意思的,一定要给简宁介绍一家靠谱的。

    “是出差吧?还带着一个孩子,住哪里不是住,住那样的酒店也没好到哪里去,其实住哪里就都是一样的,有很多没星的服务也挺好的,你要是信任我……”

    简宁直接打断司机师傅的话:“麻烦你,去喜来登。”

    简宁这人就是这样,他从来不会委屈自己,住过一次的地方觉得很好,自己也不会愿意换地方,那司机抱怨着说着,真是有钱没有地方烧,现在经济不好如此之类等等的。

    简宁坐在车后也不愿意跟司机多交流,他天生就不是话多能聊天的人,加上怀里孩子一直在睡,闹闹这一路就没有醒过,简宁是给脱了穿,穿了脱的,把钱递给司机,自己裹着孩子就进去了,办入住手续的时候,前台小姐看着他怀里的孩子笑笑。

    “这孩子长得真漂亮。”

    简宁接过来房卡没有说其他的,他儿子并不是漂亮只是长得讨喜而已,抱着孩子进入电梯,孩子睁睁眼睛好像有点要醒过来的架势。

    小手粘着爸爸的脖子。

    “妈妈……”

    简宁低下头亲亲儿子的小脸,知道儿子是想见妈妈。

    “明天找妈妈去。”

    闹闹这是正式睡醒了,进了里面就睡不着了,一会儿一趟的,简宁喊儿子过来,喊了好几声,把儿子身上的衣服都给脱掉,换一身,在酒店里的话,气温不算低,用不着穿这么多的。

    “我们下楼去吃饭好不好?”

    父子俩吃东西的时候人也不是很多,闹闹安安静静的就坐在一边,一句废话都没有,他爷爷吃东西不喜欢别人说废话的,简宁给王冉发了一条短信,不过王冉好像没看见。

    事实上王冉也是真的没看见,这个点她还在工作呢,手机早就没电了,也没有时间去充。

    *

    绝望扑面而来,自己就能感觉到爱情的枯萎,是,没有人的爱情能走一辈子,可这么短的时间就枯萎了?田田抱着腿坐在沙发上,下巴倚在腿上,她也不知道哪里出问题。

    自己能离开王亮吗?他现在又不在自己的身边,真的跟别人出什么事情了怎么办?

    田田原本情绪就有点不定,可能是因为王亮去了外地,也许是因为怀孕的缘故。

    田田妈睡觉睡到半夜三点就醒了,完全吓醒的,那个梦太过于清晰了,她后背上都是冷汗,丈夫依旧再睡,她有些羡慕丈夫的心宽,自己下了床披上衣服,这边的暖气烧的并不是很好,半夜屋子里有些凉。

    从田田结婚开始,别人在酒吧看见王亮跟别的女人暧昧开始,她这颗心就没招没落的,王亮能拿婚姻来玩,田田能吗?要真是离婚了……

    越是想越是心里害怕,王亮一个人在沈阳?还是说因为有了别人,所以扔下怀着孕的老婆出去了?她是如何想都想不通,王亮家里那个条件,他如果不想去的话,谁能逼着他去?

    她也不愿意把事情往坏的方面去想,可自己就是控制不住,怎么办?

    于田田单位发了不少的东西,没有给婆婆送,婆婆家不稀罕这些,下班去了商场原本也只是无聊的逛逛,回家家里没人,回娘家,娘家实在太冷了,一个人在商场里漫无目地的逛着,自己觉得自己真挺可怜的,人家老婆怀孕,丈夫陪在身边,自己呢?

    走了一会儿,脚有点疼,婆婆打过来电话,田田原本就是想给婆婆买些什么的,最后买了一条红色的羊绒围巾。

    “有没有比较好看的盒子?我是准备送人的。”田田淡淡的说着。

    王亮爸爸没有回来吃,外面有应酬,家里就她自己,想着田田已经好几天没有回来了,叫她回来,说自己给她做了好吃的。

    于田田喜欢吃菠萝,吃上自己也没有个分寸,一直吃到嘴里起泡了她也就安静了,王亮妈妈早就用盐泡上菠萝了,田田进门就能吃上。

    “外面冷不冷?”

    田田说不太冷,她去哪里都打车,自己方便的很。

    王亮妈妈今天除了准备给儿媳妇解解馋,就是要劝劝田田,有些事儿不能往多了想,就怕田田想的多,这谁就愿意去沈阳了?这不是单位安排的嘛。

    “买这个干什么。”

    王亮妈妈什么样的围巾没有,自己喜欢戴什么样的,于田田肯定不知道,她也不会当着田田的面就说田田买的不好,田田有心她就接受,这是孩子的一片心呢。

    “妈早就泡上了,看看酸不酸。”

    田田吃了几口,她就喜欢吃菠萝,可吃完嘴里总起泡,太叫人生恨了。

    “田田啊,妈知道你这个情况王亮出去你有怨言,可已经这样了,就一年……”

    田田眼圈有点红,她能不委屈嘛,挺着肚子,可能到生孩子,丈夫能不能回来都是两说,自己打电话打的频繁吧他觉得自己烦人,可谁家两口子不是每天通电话的?自己见不到他人,行踪还掌握不到,她能安心嘛?

    “我们家王亮呢,这孩子从小就自由惯了,我也说不了他,他就是讨厌别人束缚他管他,你可能觉得心里委屈,可田田啊,妈跟你说句交底的话,你别逼他……”

    王亮妈妈觉得自己能说的,现在她都说出来,至于你们以后能过成什么样她就管不得了,田田要是聪明的孩子,千万别疑神疑鬼的,王亮出去了,玩肯定少不了,但他自己也是有分寸的,他自己提出来的结婚,不是别人逼的,到底田田在他心里是不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