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254 田田的活法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我想把诊所稍稍归置一下,现在看着有点简单。”按照简宁的意愿,他是愿意掏钱折腾一下的,可自己有老婆,做不做尽管王冉不懂这方面的,他依旧要开口出声跟王冉商量一下。

    “要怎么动?”难得她今天晚上时间比较多,坐在床上靠着床头跟简宁闲话家常了起来,简宁说想怎么弄,王冉就听着。

    简宁的母亲上午给王冉打过电话,来电话的意图很是明显,从她没有跟简宁结婚的时期开始,简宁母亲似乎就一直在专注一项事业,王冉想起来那通电话,自己在心里轻轻叹口气,她知道自己个性不讨喜,自己没跟简宁结婚的话,也许会遇上这样那样的问题,不见得就能遇上包容的丈夫,到时候势必会因为工作两个人闹起来矛盾,当然也许会有机会遇上一个也是不错的,过着安稳的日子弄不好也会跟现在一样,可她遇上了简宁,王冉感激简宁为这个家所做的一切,她感激简宁对她的包容,对于家,她付出的太少。

    一通电话打了能有三十分钟,挂上电话,简宁踩着拖鞋出去开门,门外站着的不是王亮是谁。

    王亮是真的很闹心,这婚吧被自己给弄的,别说别人怀疑他是有外遇了,自己都觉得自己有外遇了,就是觉得闷,没结婚两个人相处就特别开心,怎么看都喜欢她,可结婚之后一切就都变了。

    “天天这么平淡着……”

    王亮是一种不甘于寂寞的人,现在的婚姻跟他想要的就完全不同,他做不到跟别人一样,觉得别人的婚姻是这样自己的婚姻就是要这样,说句欠喷的话,他希望生活能每天热闹一点,希望老婆每天作一点,而不是像是于田田这样。

    简宁沉默,谁结婚之后度过热烈面对的不是平静?谁的婚姻能永远的轰轰烈烈?

    沉寂了半天隔了一会儿开口:“前几天她给我挂电话,说是没有人可以找……”

    “我虐待她了?”王亮忍不住开口,他妈就在家里,于田田真的身体不舒服就去找老婆婆好了,有什么难的?她偏要去找简宁,说句不好听的,王冉不在,你直接联系简宁这……

    田田靠在床头上,手里拿着遥控器,没有节目可以看,她不知道自己能看些什么,什么都看不进去,觉得就是烦,伸出手摸摸肚子。

    于田田回单位了,工作她肯定不能放,工作就是她的指靠,虽然她没什么本事,也没有什么长处,自己办了一张瑜伽卡,上班的时候同事团吃的,她就跟着买,买回来大家分,晚上拎回家,也会给自己送,其实想明白了,生活就是奔着开心的过,每天上网给孩子买买衣服,跟同事开开玩笑,做做工作。

    上午十点王亮发短信,说自己晚上可能要晚回去一点,田田就扫了一眼,没有点开那条信息,看都没怎么看,同事正好过来喊她。

    “小田……”

    下午要开会,处长又再一次的交代,明天上面下来人检查,别来了单位就手欠的去挂QQ或者上淘宝,处长也是老生常谈了。

    “要是谁被抓住了,别说我没有提醒,一年也就这么几次,一天两天的还忍不住?拿着铁饭碗去赌犯不上的事儿。”

    大家笑笑,其实他们的工作相对来说不是很忙,大部分都是轻松的,忙也就忙一段,三四个小时的,剩下就全部都是自己的时间,淘宝什么时候不能上,一定在冒着这险。

    王亮看着手机,他这是信息发出去了还是没发出去?一点回音就都没有呢?下午在外面跑了半天,晚上军子那边都约好了,想着她大肚子呢,自己想来想去的到底还是给推了。

    “能不能行了,你老婆怀孕还是你怀孕了?”军子有点叽歪。

    王亮一想也是,住他妈家,有什么事儿他妈就给照顾了,又发了一条信息,说自己一定十二点之前回去,王亮以前是往通宵的,早上直接上班,跟田田结婚之后这个时间控制的特别好,一定会在十二点之前回去。

    田田他们同事聚会,处长领着出去吃饭,嘻嘻哈哈的,一吃上在聊上这时间过的就很快了,她拎上车前给婆婆去了一通电话:“妈,单位聚餐,晚上可能晚点回去,我晚回去不会生气吧?”田田对着婆婆憨憨一笑。

    不能再傻了,跟婆婆一起住,老人家有几个能喜欢儿媳妇挺着大肚子还在外面胡混的?她提前打好招呼,并不是每天就都是这样的。

    “你自己小心着点。”

    挂上电话,王亮他爸抬了抬眼:“不回来吃饭了?”

    “说是单位有聚餐,行啊,去吧,一个月也就两三次,她自己身体能坚持住就行,你起来吃饭啊?”

    老两口进去就吃饭了,王亮是压根就没往家里来电话。

    于田田跟同事说说笑笑的,一转眼就十点多了,她有点扛不住,自己困了,处长亲自送于田田回家的,正好就顺路,车上还有别的人,车不是处长开的,处长今天喝了不少。

    “身体还行啊?”

    于田田点点头:“前几天身体不太好,现在好多了。”

    同事将车停妥,处长说自己得去前面坐着,降下车窗叫田田小心着点走,别摔了,田田拎着包回到家,王亮妈妈还在看电视剧呢,她每天也没有别的事情可以做,这个时间又睡不着,儿子不回来她不担心,王亮那都是经常了,田田不一样。

    “回来了。”

    “妈,给你带了点吃的。”田田把手里的东西递给婆婆。

    自己上楼洗漱就睡了,王亮那短信她压根也没有听见,自己也没有去看,于田田现在就适应着不用手机,以前很多都是打给王亮或者发给他短信的,单位同事打电话的次数不是很多,自己娘家打电话的次数也不是很频繁,她也是坐的有点累,毕竟大肚婆跟一般人还是有分别的,上床拉着被子盖上就睡着了。

    王亮差十分钟十二点进门的,身上有酒气,跟军子喝来的,还有其他的几个人,进了门,他妈还没有睡呢。

    “这都几点了,才回来,叫你爸看见了还得说你,你说说你就这么没心没肺的,田田怀孕……”

    王亮不爱听,她怀孕了是不是就得把她挂在自己的身上?自己是她奴才还是什么的?怀孕就怀孕被,怀孕是借口吗?

    叫自己妈说了两句有点不高兴,上楼了推开门,于田田是真睡着了,王亮换了衣服,就合计她是真睡还是假睡,等上了床听着她匀称的呼吸才知道是真的睡了,王亮翘翘唇角,希望你继续能保持住,别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你得坚持住了才行。

    于田田想开了,你愿意怎么生活就怎么活吧,她也拦不住,自己一个劲儿的不往好了想,弄的自己心里难受也犯不上,想开了生活不就都是这样嘛,他要是不过了那就不过了,她领着孩子出去被,反正他当爸爸的每个月给孩子抚养费就行,每天固定的时间上床,早上六点半起床,晚上下班去练瑜伽,去商场转转,平时也会买些别的小东西,以前田田想攒钱来着,现在干脆就当月光族,喜欢什么买什么,自己贷款给她爸买了一辆十几万的小货车。

    “你买这个干什么,田田啊……”田田爸不干了,你往娘家买这么贵的东西,你公公婆婆能不说啊?你这孩子怎么就那么没心眼呢?就是明面不说背后也肯定要说你搭娘家了。傻姑娘啊,爸爸妈妈都能挣钱,用得着你出这个钱啊?

    于田田坐在沙发上自己吃葡萄呢,一会儿一粒,吃的这个过瘾。

    “有钱不花干什么,我自己挣的钱给爸妈一点怎么了,爸你别担心,我跟王亮说过了,跟婆婆也说过了,你考个票……”

    于田田她爸没有办法,这爸爸多能干,早上八点去家具市场,晚上四点下班,四点下班之后自己跑到别的地方去拉活,有的地方交通不是那么方便,下车之后要往上走,上面的小区距离也比较远,那附近的小区只有一般路线车,可有时候两个小时都遇不上一辆,所以着急下班的是根本不可能等那辆车的,不坐那辆车到路边就得下车,剩下的距离就得靠着双腿走,有些女孩子不愿意走就打路边的摩托车或者小蓬蓬车。

    于田田她爸现在就干拉脚的活儿,六点回家吃口饭,然后晚上十点回家,就单说晚上拉脚,一天也能划拉划拉有二十多块钱,运气好的时候三四十也是有的,加上白天给人拉东西,日子过的不算是难,孩子不念书了,家里也没有其他的孩子,挣下来的钱他们两个老的不乱花就都攒下来了。

    于田田她爸知道自己这姑娘心里在乎什么,也是于田田她妈给惹到了。

    “你把电话给我挂了。”

    于田田她妈听说女儿买这车就不干了,这孩子不是缺心眼嘛,你这样干就等于把把柄送到你婆婆的手里了,人家怎么看咱们家的?不就是觉得你嫁给王亮死乞白赖的就是因为他们家有钱,现在可好,你干脆就坐实了你看上人家的钱了是吧?

    “我给田田打个电话,我把钱给她,用人家钱干什么……”

    于田田她爸直接黑脸了,这说的叫什么话啊?女儿给家里买的,他们是一家人,是孩子的父母,孩子愿意给买,跟公婆也打过招呼了,用的还是她的小部分工资,欢欢喜喜的接受就好了,他不是没有推过,那孩子买都买了。

    “孩子的一片心意。”

    “我用不着她来这片心意,你要是喜欢,我给你买。”

    于田田她爸喘了一口粗气,他们家现在条件是比田田上学那时候好多了,可他们一个月才能赚多少钱?手里的这些钱还都是因为女儿出嫁了不用他们管了慢慢一点一点攒下来的,也就一万多块钱,买什么?孩子跟他们讲的清清楚楚的,这车是贷款买的,于田田有工资,一个月还点,孩子甚至都表明了,要是她钱不够还得回家要呢。

    “你跟孩子总这样干什么?你逼她逼的还不够是不是?当着孩子的面我说过多少次了,你别说那些有用没用的,你是盼着她离婚还是怎么样?你女儿什么条件?离婚还能找什么样的?”

    于田田她爸就是闹不明白,你跟亲家吵起来也好,什么都好,两个人都是为了孩子好,你是亲妈啊,为了女儿低气就低气一点,因为人家觉得你是为了人家的钱,你也这么想,你犯得上吗?

    “我逼她什么了?那王亮结婚就去酒吧跟人不清不楚的,他现在还不是一直在泡吧,一个结婚的男人……”关于这点于田田她妈怎么都没有办法接受,结婚就是结婚了,应该好好的生活,对生活负责,你在看看王亮都干了一些什么?先是跑外地去了,这是老婆住医院了他才愿意回来,真是奇怪了,之前还说要一年呢,怎么这回马上就回来了?

    说白了还不是你王亮自己愿意往外跑,你心里就是没有这个家,你觉得腻了,你不想要这个老婆了,谁知道你外面都干什么了?

    “过去的事儿你就一直揪着不放,你就听人家说了那么一句,有几个男人没有自己私生活的?”王亮跟他不同,他挣钱就得养家顾着家,养孩子,想出去玩也没有那个条件,再说个性不同,人跟人就是不同的。

    于田田她爸现在拿出来一家之主的气概了,管着自己老婆,孩子的事儿孩子自己会去想,用不着你一个当妈的跟着使劲儿。

    于田田对王亮现在也没有什么要求,自己好吃好喝的,喜欢吃什么就买,看中什么衣服就刷卡,周末就陪着婆婆一起出去走走,她这身体得运动啊,婆婆就跟着,两个人一起去商场,一起买菜,田田跟公公的话比较少,主要王亮他爸也没有什么话能对她说的,跟婆婆就多了很多相同的爱好,一起看个电视剧啊,一起美个容啊。

    “这皮肤状态可真好,这是您女儿呀?”美容师一边手在王亮妈妈的脸上游走一边跟王亮妈妈聊天。

    “不是女儿是儿媳妇。”王亮妈妈笑笑。

    一般看着就太像是母女了,于田田跟自己婆婆有时候还劲儿了劲儿了的,她撒娇也会跟婆婆生气,挑婆婆理,说婆婆对别人比对自己好,弄的王亮妈妈也跟着啼笑皆非的,不过度过那段尴尬期,就很是愉悦的接受起来了,她没有女儿,田田又会撒娇的。

    “妈的手机费没有了,你给妈去交点。”王亮妈妈闭着眼睛说了一句,前面不远就有能缴费的地方。

    “行呀。”田田起身就出去了,现在动作有些笨拙了。

    美容师一直夸王亮妈妈的皮肤好,王亮妈妈听过也就一笑,人家夸你不能当真的,说的她好像于田田的姐姐似的,自己什么状态她心里清楚的很,皮肤好的得是简宁母亲那样的,人家花在脸上的时间跟金钱都是她不能比的,她也不爱好那些,人渐渐变得衰老这就是常规。

    “您儿媳妇脾气挺好的,我还以为你们是母女呢。”看着可真像,婆媳哪里有手拉手的。

    在一个那儿媳妇对着婆婆的态度有点大咧咧的。

    于田田干脆就把婆婆的手机还有保姆的自己的都交了一个遍,王亮的话家里不是有充值卡嘛,叫他自己回家冲吧,拿着打印出来的单子自己往回走,在街上看见卖糖葫芦的,顺手就买了三。

    这婆媳回到家,王亮她妈喊保姆出来。

    “给你买的,赶紧吃了吧,一会儿化了。”

    保姆一愣,怎么还给自己买上糖葫芦了?她都多大的年纪了,再说她的牙口也不行啊,说自己不吃留给田田吃,于田田在沙发上坐着呢,自己吃的正欢呢:“阿姨你可别给我了,我觉得酸。”

    三个女人一台戏,一人一个谁都不吃亏,保姆现在是打从心眼里的喜欢于田田,人跟人其实就是在于相处嘛,你对着我好,我肯定不会狼心狗肺的觉得你不够好,田田这丫头不抠,有什么都能明面上的拿出来,她也不会一副施舍别人的态度,田田单位一个月发一次的充值卡,白给的,她自己电话费从来不用这个冲,单位有报销的,家里婆婆的话电话费以前谁给冲她不清楚,反正花的也不是自己的钱,今天这是她赶上了,自己娘家于田田她爸那手机根本就不会叫女儿给冲,卡留下来了,攒了不少也没有地方给,顺手的就给保姆了,反正谁用不都是用。

    田田不是要收买谁,而是她觉得阿姨对她不错,有时候阿姨也自己掏钱给她买点东西,当然不能叫人吃亏了,毕竟人家不是应当应分的。

    阿姨觉得田田对自己好,说话方面就肯定护着田田,加上田田跟婆婆现在的关系特别好,一家人看着和乐融融的,于田田喜欢去家具市场看自己爸爸,却不愿意回家单独面对自己妈妈。

    周六十点多过去家具市场的,找到她爸经常停车的位置,没有看见车,估计出去拉活了,自己拎着包进去转转,她婆婆那椅子有点活动了,用着也不舒服,田田就合计给老人家买个好用点的,正好顺路过来看她爸爸。

    于田田她爸这趟活特别近,前后也就十分钟,五十块钱到手,不过需要给搬上去,幸好是有电梯,他也没累到。

    开车回来进去找活儿就看见田田了,田田在看椅子当中。

    “要买椅子?”

    田田拍拍胸口,挽着自己爸爸的手,她爸在这里干活就肯定认识很多老板,也知道那一家的东西比较好,田田爸爸领着女儿过去一家。

    “这是你女儿啊老田啊。”

    要说田田爸爸这人,就是一个老实人,干活不吭声不吐气的,不够灵活,有的人家就喜欢灵活的,田田爸爸也不觉得有什么,他就像是给人打工的一样,老板喜欢不喜欢,这不在他能控制的范围之内。

    “是啊。”

    “这姑娘长得可不像是你。”老板笑笑,可不一点都不像呢,哪里就像是父女了,女儿穿的这么好,嫁的应该也不错吧,老田也是,女儿都结婚了还这么卖力气干活。

    田田要交钱,她爸直接就给掏了,按住女儿的手。

    “行,爸给你买了。”

    田田抱着自己爸爸的胳膊:“谢谢爸爸。”她一直都认为自己爸爸是这个世界上伟大的人,哪怕他没有为这个家带来财富没有带来荣耀,可他一直在踏踏实实的前进。

    田田爸爸扛起来椅子往外面搬,知道干这活是一方面,亲眼看见是另外的一方面,这椅子她都搬不动,刚才试了试就想试试分量可重了,她爸就要扛着这椅子一路到外面到车上,现在不过是个椅子,那要是床呢?沙发呢?

    只能说,钱并不是大风刮来的,每一分每一毛都是付出劳动换来的。

    田田心里有点难受,她爸也是看出来了,叫女儿去车上,自己把货放到后面捆好了。

    “这没什么好伤心的,爸爸每天都锻炼身体,运动运动,田田啊爸不缺钱,你妈都退休了,爸也快了,你也结婚了我为什么现在还干,你说我闲着干什么?待在家里待不住,我又不像是别人那样能下下棋或者一起去老年站晃悠晃悠,你爸不是那样的人,腿脚利索的时候就干点能干的,我要是身体不好,我就不干了。”

    他只是习惯干活了,干了一辈子,突然休息,自己也不适应,再说能有点经济来源多好,想吃什么吃什么,想买什么买什么,女儿要是有喜欢的他也能送个一件两件的,现在就纯粹是为了喜欢而干,以前是为了养家。

    “你也别觉得爸爸给你丢人了,爸爸干这个靠自己的双手,不偷不抢的……”

    田田眯眯眼睛笑笑,尽量把泪水憋回去,是啊,她爸没说错没偷没抢的,她爸现在能干动愿意干,怎么了。

    送到地方,于田田拿着钥匙开门,这边把大门推开,于田田爸爸扛着东西进去,王亮妈妈听见外面有动静,就出来看看,你说于田田爸爸哈着腰扛着椅子,她上哪里能看见脸去,于田田之前也说了要给她重新买个椅子,这就是买回来了被。

    “扛二楼去。”

    等着田田爸爸从楼上下来,王亮妈妈这才看清这张脸,你说给自己尴尬的。

    “田田这孩子不懂事,怎么让你给送来的,赶紧坐。”

    王亮妈妈心里还有点过意不去,你说这叫干的什么事儿,叫人亲家给你抗东西,最可气的是当时她没有把人给认出来,于田田的爸爸就是特别腼腆的人,肯定不会在王亮家留着的,东西给扛进来了人就要走。

    “吃个饭吧,你看眼看着都要中午了……”王亮妈妈特别热情,可田田爸爸就是不肯留下来,田田说自己出去吃,下午在回来。

    “妈给你拿钱,请你爸吃顿好的啊……”王亮妈妈就要回去拿钱,田田喊了一声:“妈,我手里有钱。”

    “那行,赶紧去吧。”

    于田田指挥去哪里,她爸就负责拉她,跟女儿吃饭可比挣钱重要多了,田田就说带自己爸爸要去吃自助餐。

    于田田她爸这辈子没有进过几次大酒店,更加别提说什么去高档的场所,他没有这个条件也没有这样的身份,田田也不至于把自己爸爸给领五星级酒店去,不是她不孝顺,而是那样的环境她爸带着浑身肯定不舒服,就找了一家自助餐厅,哪怕是自助她爸都是大姑娘上花轿头一次。

    这还是拖了女儿的福气。

    “我穿这样能让我进去吗?”

    田田爸爸身上穿着劳动服就怕人家不让他进,心里也是有点紧张,毕竟第一次进这样的地方,自己平时哪里能奢侈的还来这样的地方吃饭,找个小饭馆就算是生活很好了,他大部分都是带饭,节俭惯了,什么东西不都是吃嘛。

    田田挽着自己爸爸的手,在门口排了号等叫到他们就进去了。

    “爸,你跟我过来。”田田把钱掏了,这边服务员开单,田田领着自己爸爸往食物区去,自己从下面拿着盘子:“盘子就都在下面,你愿意吃什么就拿,一会儿还有烤肉呢,各种各样的。”

    于田田觉得自己做得最正确的一件事儿就是今天领爸爸来这里吃饭了。

    于田田爸爸觉得这里真是不错,你想啊,六十多块钱吃到这么多的东西,又是饮料又是水果的,他没少吃肉,战斗力很强。

    “等哪天的,我带你妈过来吃吃。”

    到底心里还挂着老婆呢。

    田田爸爸吃完饭送田田回家,自己没去家具城哪里直接回家了,吃的有点饱,就休息一天吧,晚上又出去拉脚了,今天活不错,不过跑的有点远,这边开发区有些孩子下班晚,就坐不到车了,田田爸爸跑了一样,一车拉了不少的人,觉得这买卖可以坐,就是回家的时间稍微押后一点。

    于田田看杂志呢,自己手边有个小盘子,里面就都是蓝莓,婆婆说吃蓝莓对眼睛好,也不多吃,她现在是买困呢。

    王亮在她前面换衣服,这阵子田田跟王亮说话也是少,她觉得没什么可说的,自己精力分散了,也就没心思去管王亮几点回来,跟谁见面了,他不就是那点爱好,喜欢热闹,愿意哪里去就哪里去被。

    “怎么不跟我说话呢?”

    于田田看神经病似的看着王亮,你要求不是很奇怪吗?他回来的时候自己不是开口问回来了,还要怎么说话啊?再说忙着呢,没看见啊?田田觉得这人病的还不轻,自己踩着拖鞋去卫生间,现在就是跑卫生间的次数比较多,从卫生间出来杂志收一收直接就睡觉了,到点沾床就睡,王亮摸摸鼻子,还来劲儿是吧?

    早上田田六点半起床的,刷牙洗脸婆婆在忙呢。

    “这饭菜我不爱吃,我去单位吃了。”田田抱怨了一句。

    跟婆婆相处好了就是这点好,不用虚情假意的说这顿饭我喜欢吃,看了桌面一眼,胃口确实不好,而且她单位还有饭,菜的央视还可供他们选择,干嘛不去单位吃啊。

    “你就嘴巴刁,吃一口吧。”

    于田田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似的,自己拿着包就出去了,王亮妈妈也没管,反正她到单位有的吃,不会饿到就是了,王亮还在楼上睡觉呢,光着一个膀子,自己趴在床上睡的这个香。

    王亮爸爸往位置上一坐,看了楼下一眼:“他这是还没起来呢?”

    “昨天回来的晚……”

    “你就护着他吧,都要当爸爸了,怎么看着就没有一点当爸爸的自觉呢?明天叫他们走,爱哪里去就哪里去,省得我看着眼烦……”

    王亮妈妈只当没听见,她是冲儿媳妇,不是冲儿子。

    “老段这是判了?”

    王亮妈妈问了一句,其实这事儿,简家要是愿意搀和,老段最后也不见得就是没有办法了,蒋娟还真是没管啊,前一次出手她以为这次蒋娟也会管的,果然是人走茶凉,离婚了还能顾着前婆家嘛。

    王亮爸爸没吭声吃着碗里的米饭,动动筷子。

    “简耀东是个什么样的人你我心里不都清楚,这事儿老段是造福他家里人了……”

    王亮爸爸不认为简耀东那一套适合用在自己的身上,他是个人,有父母有兄弟姐妹,家里有亲戚,自己的人算是人,老婆娘家人就不能算是人了?老婆跟你结婚就要她跟娘家保持距离,这似乎有些苛刻。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看待事情的角度,现在来看,只能怪老段的老婆,过于放纵家里的人了,现在不就是这样的情况,她大哥全家拿着钱出国就不能回来了,老段这辈子算是彻底毁了。

    王亮妈妈也觉得伟亮的妈妈有点笨,娘家不是不能拉,可这么大的事情,你也敢放手叫他们去做?你知道的情况下放手你就是怕老段不死,你要是不知道的情况下,那只能说,你娘家的人没把你当成自己人看,这篓子捅的。

    谁都没有落到好现在不是。

    段伟亮的父亲是直接折里了,戴袁并没有跟伟亮离婚,段伟亮不是傻子,他跟蒋娟离婚了之后再去找蒋娟,蒋娟就能回头吗?拿蒋娟当什么看了?母亲当时也不过就是昏头了才说了那么一句话,他还没有昏头呢。

    伟亮告诉戴袁,这段出门,就老老实实的,事情已经这样了,也没办法,落井下石的人肯定有,就说这个年就不可能会过好,老爷子进去了,家里绝对的冷清,一切得先提前做好准备。

    戴袁家跟段家都保持距离了,更何况别人?人家就是心里对你段家有点同情的意思,可现在是真的,只要跟他们家挂点边就抓,谁愿意免费被人请进去调查?再说有的人身上并不是干净的,现在这势头就是没事儿都要给弄出来一点事儿。

    *

    若晖的爷爷去世,来了不少的人,隋涛忙的根本停不下来,他是儿子,偏家里现在就他一个本事,多数都是冲着隋涛来的,裘灵也是折腾的够呛,脸上灰突突的,公公过世她也不能化妆,皮肤状态不是很好,可裘灵还记挂着女儿,隋若旺穿了一身的孝服,毕竟是孙女,爷爷过世了。

    隋涛叫司机去把姚若晖给接过来,爷爷去世了,哪里当孙女的能不出现,姚家没有拦着,没有立场去拦,这是应该的,不过人被接来了,却没有人管姚若晖是不是有穿孝服,家里哪怕就是老头子的外甥之类全部都是孝服加身,毕竟隋涛现在行了,裘灵家里也是有那么一点的本事,外流穿着孝服,而姚若晖这个亲孙女,就穿了一身的自己的衣服,她出来的时候她姥姥怕她冷,特意在里面给她加了一条保暖裤。

    天上月色不明,外面幽暗幽暗的,里面灯火通明,隋涛是顾不上姚若晖,裘灵是压根就不管,她管了也落不到好,干脆就当没看见,再说有亲爸都没管呢,她一个后妈吭什么声,把自己的孩子给照顾到就好了。

    “我就穿成这样吗?”若晖拽住自己的二婶问了一句,灵堂这边现在有些安静,若晖动静不大,叫人听的却十分清晰。

    被拽住的二婶眼神暗了暗,老大家里的事情自己怎么伸手管?孩子接过来到现在就应该有人领着去换孝服,结果没有那说明什么?大哥是忙,小嫂子呢?摆明了就是不愿意管。

    眉头拧了拧;“若晖啊,二婶现在忙呢,你等会儿吧。”说完就先离开了,谁爱管谁管,她是不能多嘴管这个。

    隋涛的母亲也就是姚若晖的奶奶,真算得上是靠着儿子翻身的,儿子本事了,当人家母亲的四面逢源,自己家的地位一下子就起来了,过去不行能说明什么,现在儿子行了,才是关键,老太太就不喜欢姚若晖,第一不喜欢姚静业,这个女的甩了她儿子,跟别的男人有染,不是个好东西。

    这老太太就没记得,要不是姚静业,有隋涛的今天吗?可老人家不去想这些,就记着姚静业的不好,姚若晖姓什么?隋家的孩子跟妈妈姓,想当初她是没有办法不同意,儿子是高攀人家家里,自己能不同意吗?那样的家庭也由不得自己说不,这口气老太太一直就没咽下去,再说别的儿媳妇她能想数落就数落一句,她也不是就跟儿媳妇过不去了,姚静业跟隋涛结婚,按照隋涛家乡的风俗,就不算是家乡风俗,现在有多少都要跪着给婆婆敬茶的,然后婆婆把红包交到儿媳妇的手里,事实上老太太一开始很开心,自己儿子能娶到这样的老婆说明隋涛有本事,红包她都给准备好了,图吉利,一万块钱,万里选一,多好的兆头,结果人家姚静业当时拧着眉头,笑呵呵的对着隋涛就来了一句,她不跪,姚静业不喜欢这些,动不动就下跪的,跟自己爹妈都没跪呢,更加别说跪婆婆了,谁知道就这么一点小事,为以后埋下伏笔了。

    按道理她不能出现在这里的,就是想送送老头子最后一眼,下了车这边有人护着她往楼上来,这个点这边人就不是很多,都在下面呢,老太太一进门就看见姚若晖那一身衣服了,若晖脚上的运动鞋鞋带是三个颜色的,这样的鞋子穿起来很好看,她出门的时候着急,自己也没有去留意,到了这边压根就没有人管她,等老太太看见了,脸色立马就变了。

    “奶奶。”若晖上前跟奶奶说了一句话,她还没想开口问,她的衣服要怎么办呢,老太太神色有些古怪的说着:“你来干什么呀?回你家去把。”

    姚若晖不明白,自己怎么了?她甚至就说了一句话,她惹到谁了?

    老太太从若晖的身边走了过去,看都不多看若晖一眼,她不生气,人家是姓姚的,人家什么家庭,死的也不过就是个爷爷,对于她来说算是什么?要真是有心,到这里半天了,衣服都没有换?这不就是没拿他们当回事儿嘛,老太太的心有点邪火,原本就因为丈夫过世了不开心,现在若晖撞上了。

    裘灵领着隋若旺到处走也不方便,孩子还困了,总找她,这边听说婆婆过来了,赶紧过去,这样的场合老人家不适合出现的。

    “妈,我送您回去。”裘灵上手扶着老太太,这要是老太太再有个万一的,她也负责不起。

    老太太推裘灵的手:“我跟你爸过一辈子,他没有了,我来送送他,你也别劝,我知道分寸,一会儿我就走,姚若晖那衣服怎么回事儿啊?”

    裘灵一愣,把这事儿扔脑后面去了,小声的解释着:“接过来没换衣服,你也知道若晖的个性,要是逼着她,这么多人呢,闹起来不好。”

    老太太的牙龈紧咬,整张脸有些不正常的红。

    “她爷爷过世了,她跑这里来装祖宗了,有那么一个不着调的妈她能是什么好货,叫她滚,我们家高攀不起他们老姚家。”说完没等着裘灵有什么反应,自己起身就照着外面去了,强忍着怒气走到姚若晖的眼前,别人不拿衣服给你,难道你是哑巴,你不能说话去要吗?

    沉着脸:“别在这里丢人,你要是不愿意来,现在回你姥姥家去。”

    气氛有点怪异,那边已经有人在往这方看了,裘灵心里一愣,怎么突然的老太太就对上若晖了?她现在是要看着,还是要帮若晖说两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