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256 不满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田田晚上聚餐。”同事喊了于田田一声。

    于田田中午是要回办公室睡会儿的,时间不多也就是不到半小时,可她现在是个孕妇,需要休息那么一小下,以前下班就回家,同事自然不会喊她,现在不同了,田田几次都跟着出去一起聚餐了,同事就习惯喊一句。

    “妈,晚上我有聚餐,可能要回去的晚点。”

    王亮妈妈笑呵呵的,愿意玩就玩被,只要别把身体弄坏了就行。

    “你要回来之前给妈来电话,我叫王亮去接你。”一个女孩子要是回来的晚,自己一个人走不安全。

    “不用,妈我同事会送我回来的。”

    田田晚上下班直接就跟着出去吃饭了,他们处长这人出手一贯是大方,只要你们好好的工作,别今天有事儿明天有事儿的什么话就都好说,对于田田的印象这是才板正一点,吃吃喝喝的这时间过的就飞速,吃完饭又去唱歌,等准备散伙的时候都快要十一点了。

    “行了今天就到这里吧。”处长发话了。

    王亮今天没有出去,没人找自己也没爱动,早早回家了,找了半天于田田,他妈说于田田单位聚餐要晚点回来,王亮就纳闷,她什么时候单位还有聚餐了?不过并不反对,应该有自己生活的圈子,看了半天杂志,等过了十点自己扯过来被子就睡了,你指望王亮吃醋什么不让你跟同事出去玩,这并不可能发生在王亮的身上,正因为他爱玩,所以他认为不管男人女人都好,都应该有属于自己的圈子,多几个朋友总是好的。

    田田的同事顺路送她的,处长打车回家了,车上就她跟同事两个人,是个男同事。

    “麻烦你了。”

    “这话说的多客气,行了赶紧进去吧,对了,田田这个你拿着。”

    他给大家买的饮料别人都喝了,于田田的没动,他就给拎了过来,是山楂汁。

    “谢谢啊。”

    这样的人家从某部分来说,田田就真的是走运的,嫁给王亮,自己的工作解决了,回来这么晚公婆也没有管的,平时不跟他们伸手要钱,时不时还要给他们钱花,是挺幸福的。

    田田洗了澡看着王亮自己横着一张床,他就都睡了根本没有她睡的地方,自己拿着毛巾擦着头发看看熟睡的丈夫,缓缓转身就去客房睡了,铺好被子,自己靠在床头现在还没有困,头发也没有干利索,听听音乐给孩子做做胎教,反正明天周末可以休息。

    王亮早上起床,先是伸手摸摸旁边,没有摸到想摸的,人呢?

    自己套上睡裤,光着膀子踩着拖鞋打开卧室的房门。

    “于田田……”

    王亮他妈已经起床在给丈夫准备早餐了,王亮他们不上班,王亮爸爸还有事儿呢,听见儿子的声音:“小点声,昨天回来的晚,她今天反正也不上班,怎么她没回卧室睡啊?”

    王亮他妈别有深意的看着儿子的表情,她不清楚田田跟王亮是怎么了,田田给自己打电话说要晚回来,却没有给自己丈夫打电话?加上这段田田的动静确实挺大的,动不动就跟同事出去聚餐,不是她当婆婆的怀疑儿媳妇,是觉得两个人之间出问题了。

    王亮看着客房的门,推门就进去了,自己的家哪里房门会上锁。

    于田田还在睡觉呢,听见声音就知道差不多不是婆婆就是王亮。

    “昨天几点回来的?玩什么了?”王亮打着哈气,他们这群人能玩什么,无非就是吃吃饭唱唱歌被。

    于田田想开了,其实一开始未尝没有赌气的成分,他不是不喜欢自己管他嘛?那就索性不管了,从今以后再也不管了,慢慢的是真的想开了,人生苦短何必为了这些事情成天想东想西的,有钱就花,有好日子就过,把自己的日子过舒服了,想看书就看书,想看电影就看电影,没男人自己也一样能活,对于爱情的滋味儿,除了渐走渐懂,又懂得了一丝属于爱情的晦涩。

    “吃吃饭唱唱歌然后就回来了。”田田也没瞒着,你想知道那我就说被。

    吃完早饭,于田田中午有瑜伽课,下午要去商场转转,晚上打算看场电影,跟人都约好了,王亮妈妈一听,这边挑着眉头看着儿子,王亮翻着报纸看了老婆一眼。

    “我陪你去吧。”

    “不用。”田田回答的速度特别快。

    她都跟人约好了,再说女人逛街原本就墨迹,一起可以随意的说说话,八卦八卦,王亮去了,自己也不方便说了。

    田田吃完饭给自己爸爸打了一通电话,她想去看看她爸爸,一起说说话,就一起待着就成。

    “你先回家,我一会儿就回去。”

    “我直接去找你吧。”于田田直接说着,她不想回家。

    田田爸爸还能不明白自己女儿怎么回事儿嘛。

    中午请爸爸吃的饭,然后自己去上课了,她爸要送她,她死活不让,打车自己走的,下了瑜伽课自己又去买的胎教书,买书的时候遇上一个准妈妈两个人还交流了半天的经验。

    “还没回来呢?”

    王亮上楼都三次了,他妈有些觉得烦,来回的折腾,不是说了嘛,晚上不回来吃饭,她要在外面吃。

    “看完电影才能回来。”

    王亮这晚饭也没有吃,就抱着胳膊等于田田呢,看她打算几点回来,昨天晚上就算了,毕竟同事聚餐这去是应该的,可今天呢?她现在是在家里待不住是吧?十点出去的,现在都快五点了,还没找到回家的大门是吧?

    “王亮吃饭……”

    “不吃了……”

    于田田看了两场电影,堂姐把她给送回家的,拎着包自己下了车,拎着袋子,那里面就都是她买的胎教书,拖着身体缓慢的往家里走,街上到处似乎还留有节后的韵味,田田进门换拖鞋,保姆看电视呢,一看她回来了,赶紧起身。

    “吃饭了没?”

    “吃过了,阿姨这里是蛋挞,我去排队买的,我妈呢?”

    保姆说人在楼上呢,于田田拎着包就上楼了,自己坐在婆婆的床上两个人嘻嘻哈哈的说着话,她婆婆也当过妈妈,经验自然比她多,也能说到一起去,还买的糖炒栗子,三个女人在楼上就开上茶座会谈了,等田田从楼上下来,推开门进了卧室里,王亮黑着一张脸。

    “你干呀你?”田田还吓了一跳,这人别是有病吧,大晚上的抱着胸站在门口,他想干什么啊?在吓到自己了。

    “你要是不想过了你就直接吭声。”王亮冷冰冰的扔出去一句。

    “我不知道你为什么生气,我也没惹你。”于田田安安静静的说着,事实上她今天过的很开心,谁知道回家他就是这副脸子。

    田田越是这样说,王亮的火越是大,藏都藏不住。

    “去,滚,愿意哪里去就哪里去,你不是乐意看电影嘛,还有午夜场呢……”王亮就要上手,他自己有分寸,就是想把她推出去,现在不想看见她,省得一会儿在干起来。

    于田田在看着王亮手伸出来,她的第一反应就是王亮要动粗,她还怀着孩子呢,扯着嗓门就喊。

    “妈,救命,王亮要打我……”

    这给王亮气的,他什么时候要打人了?自己上手就去捂于田田的嘴,他就是闹着玩呢,可于田田是真没跟王亮闹着玩,嗷又是一声,这给楼上王亮他妈吓的,一听儿媳妇这个喊声,在一合计儿子这一天的不对劲,拖鞋都没来得及穿,光着脚就起身往楼下跑,自己嘴里还嘟囔。

    “亮亮这个混蛋,我就说他今天情绪不对……”

    要是敢伤了她孙女,她跟儿子就拼命,推开门就看着王亮搂着于田田一只手捂着田田的嘴呢。

    “妈,我们俩闹着玩呢。”王亮嘻嘻哈哈的,他妈可没有管这套,上手照着儿子就推了一下,拉过来田田:“我就在这儿呢,你给我打一下试试看?反了你了,还会打老婆了?”

    王亮觉得无语,翻着白眼,他什么时候要打于田田了?

    于田田抱着婆婆的胳膊,她也是生气,这人不是有病嘛?我怎么顺着你就不对,你不让我管你,我不管了,还不许我自己找点高兴的事儿去做?难道我不上班我就得待在家里一整天?

    于田田是有婆婆护着,王亮想找茬根本找不了,他发飙于田田也不搭理他,爱生气就生气去被,谁怕谁啊,于田田这眼看着就要到日子生了,自己顾自己的身体还兼顾不过来呢。

    王亮他妈问田田,这月子要怎么坐,按道理是应该在婆家的,可是谁知道田田是不是想回娘家啊,他们家也不是封建的家庭,要是她愿意的话,不是说不许的,得先问问田田的意见。

    “妈,我在家里坐。”

    她不要回娘家。

    *

    “你别上火,单干就是这样的,没几年是干不起来的,有点耐心,我们看的是长线不是短线。”

    简宁的诊所目前来说就绝对是赔钱,月月赔,原本跟陶林玉合伙,最火的牙医陶林玉直接给带走了,你不能说人陶林玉不厚道毕竟想当初人是陶林玉挖来的,说简宁不上火那是骗人的,情况不见好转,他现在面临的是要么光门大吉要么就得投入聘请更加好的医生,这种小地方想要请比较好的医生,唯一能拼得过医院的就是他出的工资。

    王冉自己能挣钱,她现在挣的钱就完全没有地方可以花,王冉没有时间买衣服没有时间上街,天天去试验地穿的就是来回那么几身,穿别的也不合适,她穿一裙子那是去选美啊还是工作啊?她享受的待遇又好,花钱王冉不怕,投资丈夫更加不怕,钱这个东西能赚就能花,没了就在赚,过去自己生病的时候看重钱,因为那时候真是一毛钱憋倒英雄汉啊,可现在情况不同。

    王冉划拉划拉补贴加上工资一个月怎么都有两万多,简宁不赚钱她养一个家就是小意思,依着王冉就是想叫简宁别省,前两天你就别打算赚钱了,赚的是口碑,等别人都知道的差不多了,到时候你不宣传人家也会找上来,她希望简宁开的是医院,而不是一个小小的诊所,并非是因为觉得诊所小,简宁干这个会给她丢人,她觉得自己丈夫很了不起应该有更大的发展空间。

    简宁支持王冉的工作,将心比心王冉自然就支持简宁,无论简宁说什么,别人反应如何,王冉是攒足了力气给他加油。

    王妈妈给女儿打过电话,简宁现在不经常来他们家,有些事儿她知道的也不是那么清楚,这还是王超从简宁嘴里问出来的,王妈妈觉得就不稳妥,你想啊,原本好好的医院你就不干了,非要自己出来创业,你说创业是啥啊?咱们安安稳稳的拿着一份工资有多好,王超也是反对简宁这样干,是,王冉简宁手里有点积蓄,可积蓄不是这么花的,简宁租现在的房子里里外外扔出去多少钱?房租都赚不回来,现在又要请人,没那么多的病人你请那么多医生有什么用啊?这不是干给人家钱然后吃空气嘛?

    王超觉得简宁是有点激进,应该在稳妥一点的,有钱也不是那样花的。

    “妈,我这头真忙。”王冉夹着手机,她没有时间聊天,王妈妈也不绕圈子:“简宁那诊所,我去看过啊,一天就那么几个人,王冉啊……”

    王冉这边得赶紧挂电话了:“妈,我知道了先挂了。”

    王冉跟父母还有大哥担心的问题不同,既然这是他所喜欢的,哪怕就是将来他真的不赚钱也没有什么,有过经历下次在干就会干的越来越好。

    王冉都已经将近一天一夜没有睡了,眼睛下方的青色现在就牢牢占据在脸上不肯离开,她每天都要这样的接受太阳的照射,一照就是一天,她没有人家的条件,难道还能打个伞或者戴个帽子?那就不是来工作了,脸晒的有点发黑,有时候大半天一口水也喝不上,这边的条件又不是很好,她赚的钱基本就都是在银行账户里,她现在就是有钱没有地方花,没时间没精力。

    “王老师……”那边跑过来一个技术员喊着王冉。

    她现在也是师字辈的了,辈分也上去了,两个人一边走一边在说话,王冉语速很快,但不会说的很是模糊,旁边的人也在讲话。

    卫城跟陶林玉做东请简宁吃顿饭,卫城特意挑的这家,价钱肯定就是贵的,卫城为什么要请简宁吃一顿,说到底是他理亏,这也就是简宁了,换个人这辈子跟陶林玉也就绝交了,还走什么?张罗这事儿的人是你,简宁算是厚道的,当初他先离开医院去外面的,然后才是陶林玉辞职,陶林玉突然单方面说拆伙,又把最赚钱的给领走了,简宁如果咽不下这口气,他就是打官司,没有人可以说他有错的,这件事儿上陶林玉很是不厚道。

    “简宁啊,卫哥对不起你了……”

    话是这个话,可陶林玉单干了,陶林玉这边很赚钱,干的简直就是风生水起,虽然地方没有简宁的大,她是本钱不够,但是运气就照比着简宁好了那么一下下,简宁端着杯子跟卫城就干了,朋友不过就是这么回事儿,拆都拆了,何必在闹呢每个人就都有自己的选择,他就是留下陶林玉了,以后也肯定还会出事儿的还不如就像是现在这样呢。

    简宁想的开,他也不会因为陶林玉现在的形势比自己好就生气,一个大男人,应该拥有的就是一个宽阔的胸怀。

    陶林玉这边就觉得对不起简宁,自己也想拉简宁一把,可使不上劲儿,她真是能力有限。

    过了十五闹闹就被他爷爷那边接走了,大年夜王冉都没能回来,跟儿子跨市在电话里一同过的,过年到处都人多,孩子抵抗力也不是那么强,简宁即便想带着孩子过去也不能拿孩子来开玩笑,王冉也是不让,孩子被接走了,简宁就清闲下来了,时间多了起来,他起床先收拾房间,然后上班,到点下班然后回家,赚的钱说实话还没有银行一天生的利息多呢,陶林玉有劝简宁,现在什么热门,当然就是儿科了,你开个儿童医院很有保障的,孩子生病爸爸妈妈就都着急,去大医院不是谁都觉得方便的,简宁自己也是有心,之前去台湾学习过,在网上跟人家沟通了一下,对方的意思是想邀请他过去在进行一段的实习进修外加学习,如果他有这方面的意愿的话。

    简宁跟王冉说过,王冉支持他,他也跟对方敲定了时间。

    简家老宅-

    “你书包里装的都是什么?这么重?”简宁母亲用手拖拖闹闹的背包,里面好像装了很多的东西。

    简耀东说了孩子之前跟他爸爸相处那么久了也差不多了,这回就暂时不让接了,先叫孩子收收心,是他自己决定要学钢琴的,那就下点功夫好好学一学。“你带这么多的玩具干什么?不沉嘛?”简宁母亲伸出手摸摸孩子的头。

    她的个性有点叫人摸不到头脑,喜欢闹闹的时候别提面上多柔和了,要是觉得孩子讨厌了就是听见孩子的声音都觉得烦,估计现在是心情好。

    “玩呀。”闹闹咬着下唇,自己从包里拿出来一个遥控飞机想想送到自己奶奶的手里,这就是要送给奶奶玩的,虽然有点小小的舍不得。

    “行了行了,我可不要你的玩具……”

    看着孩子上车了,叹口气,她最大的不如意就是王冉没答应离婚,因为这事儿对王冉的厌烦就更大了,也是,要是自己找到简宁这样的,自己也恨不得死扒着不放,简宁哪里不好?什么都听她的,她说一就是一,她说二就是二,撇着家出去工作,你看简宁说过一个不字?到头来还帮着她瞒着自己。

    简宁母亲跟几个朋友玩牌,她们玩的并不大,四个人,三个都是相熟的,那个年轻的女人是宋太太给带来的。

    宋太太今天的手气似乎就格外的不好,一直在输钱不停的输,三家赢她一家。

    “宋太太今天这是怎么了?手气这样的不顺。”

    女人翘着唇笑笑的说着,那是一个漂亮的女人,还有一个漂亮的年纪,据说跟丈夫离婚了,独自带着一个孩子自己开了一家广告公司,能干的女人何其多,像是这位这样能干的少见。

    简宁母亲保本,不赢不输,打完牌那女人就离开了,简宁母亲她们剩余的三个女人去做做美容。

    “你可真是好脾气还带着她出来打牌,她跟了你们家老宋有五年了吧。”

    简宁母亲翘翘唇,你以为女强人是谁都能当的?一个离了婚独自带着孩子并且不是学这个专业能爬到今天位置上的,是得有点本钱的,在圈子里没人不知道宋太太经常带着的那位就是她丈夫的……

    有些话不需要说明了,大家你知我知。

    宋太太冲着茶,她的手保养的很好,只不过女人上了年纪,没有人可以抵抗得了岁月,眼角也是细纹堆叠,她跟简宁母亲不同,简宁母亲是越年轻越好,她如果太年轻的话,恐怕只会给丈夫招惹麻烦,递给简宁母亲一杯茶。

    “别人送的,尝尝,这个味道不错。”自己抿了一口茶,另外的一位没有动,能一起玩就会有分寸,叫宋太太冲茶给她喝?从在一起玩的时候就说过她不喜欢喝茶的,这个圈子谁都知道宋太太泡茶有一手,能叫宋太太亲自端着一杯茶送到手里的,除了眼前的这位简夫人,别人还不配。

    “那个我先出去运动一下,你们继续。”

    宋夫人对着张太太笑笑,她喜欢聪明的女人,越是聪明的女人她越是喜欢,如果大家不是一路,就实在没有待在一起,虽然别看这就是一个小小的牌搭子。

    “是啊,有五年了吧。”宋太太唇边勾着一抹笑,眼睛有点冷,阴森森的凉:“怕就是女人嘛,都想找个归宿……”

    简宁母亲不多话,老宋的情况有些复杂的,试问有几个太太能把情人带在身边到处走的?稍微一打听就都会知道那个女人的靠山是老宋,这样招风的公布这样的关系,这里面很是耐人寻味。

    她是聪明人,也有想到过,所以喜欢宋太太,觉得某种程度上宋太太也很可怜。

    宋太太抿抿唇,移开视线,她知道简宁母亲心里在想什么,看着自己的指甲,外面有美容师进来请她们进去,说是已经准备好了。

    宋太太闭着眼睛享受着美容师的手在背上滑动,在聪明的人都是当局者迷,比如旁边的那一位,身体依然健康却生不出来孩子的原因只有一个,可笑的是她竟然到现在还没有发觉,或者是说发觉了自己却不愿意相信。

    简氏六十五周年庆典,作为集团的首脑,简耀东协夫人只是出席并没有讲话,这似乎就演变成了一种信号,站在上面的简禛是那样的光芒万丈,他的父母妻子就都在为他觉得自豪,姓简的人有那么多,可简禛只有一个。

    简禛的母亲有些压不住脸上的喜悦,这是不是就说明,简耀东有要转交的意思了?这么重要的场合全部都交给简禛……

    “我们公司在70个国家和地区建立了300个法人及办事处,员工总数达19。6万人次,62个子公司,总资产高达2808亿,在简氏工作的员工平均年薪达40万元……”下面的镜头对准台上那位年轻的副领导者,这是属于简氏的成就,里面更有属于他简禛的成就。

    简氏是家族世袭企业,简耀东上了年纪,儿子却一直不肯浮出水面大众都在关注,简家的下一任也许就是现在台上的这位了。

    简氏旗下更是拥有物产、毛织、广告、酒店、医院、经济研究所综合技术院、人力开发院,文化基金会、福利基金会、人寿大众福利基金会,今天简禛的上台似乎隐隐表明了一些信息。

    简宁的母亲一贯就是优美的,她知道什么样的场合应该拿出来一种什么样的姿态,恰到好处的笑容。

    “简承宇你走到爷爷的身边来。”简耀东对着穿着西装的孙子看了一眼。

    “去,去爷爷的身边。”简宁的母亲面上柔和了起来,用手推推孙子的后背,她不敢想要是孙子这个时候掉链子要怎么收场。

    事实上并没有人提前通知她会有这样的一场安排,如果有人通知的话,她在家里就会直接告诉孙子,现在要如何做。

    闹闹拽着自己奶奶的手,看着别人的视线全部都集中到了自己的脸上,嘴撇撇眼看着就要哭了,被吓的。

    简耀东看见闹闹不动,横着眉头,简宁母亲这就提着心,为什么事先不先跟自己沟通一下呢?放在别人的身上,闹闹过去不过去并不是那么重要,孩子现在才多大,都是能被原谅的,可简耀东不是别人,闹闹要是不过去……

    “你听奶奶的话,去帮奶奶把爷爷胸口的胸花拿下来送给奶奶好不好?”简宁母亲眼睛一亮,闹闹听了自己低着头,走两步回头看奶奶一眼,他想跟奶奶一起过去。

    简禛的脸上倒是没有别的表情,简承宇跟他相差的年龄太多,实在对他够不上所谓的威胁,有些人看着简耀东的动作好像是明白了一些他的想法,只要简耀东不死,他在活个二十年,二十年之后他孙子长大了,这个公司是谁的?

    外界对于简承宇的身份,大部分私下认为这是简耀东的私生子,闹出来其实太难听了,所以说成孙子,有孙子儿子呢?难道儿子过世不在了?

    简耀东脸上的神色变幻着,闹闹摸不准他爷爷心里想什么,看着爷爷阴凉凉的眼神他只想掉头就跑,可小腿木然然的到底还是走了过去,小脸上的表情就没那么好看了,眼看着都要哭出来了,回头看看奶奶,那意思奶奶你怎么还不过来。

    小孩子不懂得什么叫讨厌什么叫记恨,奶奶对他发火,过后早就忘记了,压根记不得,有危险有困难首先就回头找奶奶。

    “承宇不叫人呢……”

    “陈爷爷……”闹闹记得眼前的老爷爷,在球场看见过的,害怕归害怕规矩还没忘记,见到人就要开口喊人,脆生生的叫了一声。

    简耀东对孩子看着就似乎也没有特别的看重,板着一张脸,跟眼前的人打过招呼就让闹闹离开了,反倒是简禛一直跟在身边。

    简禛的母亲今天算得上是风光无比,这么多年了,自己终于也能扬眉吐气一把,她出身也不错,娘家也给力,可还有比她出身更好的,娘家比她更给力的,简宁的母亲那么一座大山压在她的头上,一压就是多少年,这口气今天终于吐了出去。

    她是没有人家命好,可架不住她会生儿子,谁能否认简禛就是优秀的?简宁也是男孩子,可惜简宁就是个扶不起来的阿斗。

    简琳看着自己母亲的神情大概就猜到她心里在想什么了,哪里有那么简单?

    “妈,你别高兴的太早了。”

    “我怎么高兴了?我每天就都是这样的表情。”简禛母亲坚决不肯承认自己是因为简禛给她张脸了。

    到底简琳还有点理智,叔叔又不是七老八十了,他活个二三十年完全就都是小意思,二三十年简承宇也长大了,除非他跟他父亲一样,可这种可能性实在太低了,叔叔现在就把简承宇养在身边就已经说明他的态度了。

    只要动动脑子就可以猜到的,侄子是好,可侄子亲得过自己家的血缘吗?

    这是两码事。

    简禛的母亲却不懂,在她的内心里,以为简耀东为了集团好,为了把集团继续一路优质下去他只能选择交手给简禛,毕竟简禛的优秀是大家都看得见的,简宁压根不在考虑的范围之内,简承宇一个小孩子家家的,谁能保证他就会超越他父亲了?那个害羞的劲儿,一看就是上不了什么大场面的人。

    她就是搞不懂,如果小叔想要培养简承宇的话,为什么把孩子给教成这样?别拿年纪小来说事儿,鹏鹏小时候也不是这样的。

    简家今天晚上又热闹了起来,家族性质的聚会永远有,作为这家的女主人,你要熟知每一个大节小节,包括自己过去的公婆忌日包括已经过世的各房叔叔婶婶的忌日,包括大伯小叔子妯娌的生辰,包括每家有新生命的诞生所要准备的礼物,这些事情看起来似乎很简单,操办起来却零碎的很,简宁的母亲是个合格的简太太,如果简宁没有跟他父亲闹成这样,王冉搬进这栋房子里生活,迎接她的只会是离婚。

    这样的生活是她没有接触过的,婆婆交手不会主动去教你什么,要靠自己摸索。

    简耀东今天心情似乎还算是不错,用过餐叫闹闹出来表演一段钢琴曲,孩子却突然反抗了起来,哭着喊着的说不要,简宁母亲有些头疼,这是又怎么了?只要闹闹一哭,她情绪就崩溃,她受不了孩子这样哭闹。

    “三秒给我收回去。”

    简宁母亲冷着脸,叫佣人把孩子脸上的眼泪擦掉,闹闹跟在她的身后到底是跟下来了,孩子也有情绪,要找爸爸妈妈,他就是要找自己的爸爸妈妈,不配合不合作,加上讨厌钢琴。

    简耀东的脸却越来越黑,孩子上手弹就知道根本没进步,这是之前学过的。

    孩子每天学什么,他不跟着去,可是会有人把一份单子送到他的眼前,他不会抽出时间去关心孩子,可只要扫过一眼就知道孩子的进度在哪里,现在明白没有进度。

    “简承宇学钢琴是你自己提出来的。”

    “我现在不要学了,我不要学了,我要找爸爸……”闹闹撇撇嘴。

    家里人看着气氛有点奇怪,就赶紧往外撤,简耀东收拾闹闹的时候是完全的不手软,没有规矩不成方圆,什么事情由着性子来,想学就学,不想学就扔开,他要学的时候自己询问过他没有?上一次给过机会了。

    “把手伸出来,不许哭。”闹闹面露惶惶,小身体有点站不住,不停的往奶奶的一边看,已经努力叫自己不要流眼泪了,可他奶奶已经上楼了,看都没有看这里,但是佣人有点担心孩子。

    “夫人劝劝吧……”

    简耀东要说打孩子,谁敢拦?谁敢多一句话?没人敢放肆。

    孩子看着他的目光满是哀求,不想挨打,因为会痛,手心会疼的,缩着小手不想往爷爷的眼前送。

    “爷爷我错了。”

    知道认错,想通过认错来叫爷爷取消对自己的责打。

    闹闹如临大敌,他爷爷根本就不会因为他说了一句知道错了而罢手,尺子一下一下的落在手心里,简宁小时候从来没有挨过打,简耀东不打孩子,可闹闹这已经是他第二次动手了,哪怕就是对着一个小孩子他也没有手下留情,就抽了一下,孩子的手就下意识的往回抽,眼泪唰唰的往下掉,太疼了,看着自己爷爷,前面根本看不清,眼眶里都是眼泪。

    “爷爷我错了,我学,我学……”

    简耀东拉着闹闹的手,闹闹以为自己躲过去了,却没有想到,他爷爷的手就拉着他的一直在打,越打越重,孩子放声的嚎叫,真的太疼了,他浑身都在抖着,觉得爷爷是要打死自己。

    “爷爷我错了……”

    一直在重复在重复,佣人看着都心疼的要哭出来了,这么大点的孩子就这样打,这手明天还能用了嘛?觉得简耀东原本对简宁也并不是这样的。

    正因为简耀东交出来一个简宁,他才会觉得自己的教育方式有问题,他就是对着简宁过于好了。

    打了二十下,孩子的小手连同胳膊一直都在发抖,牙齿上下碰撞着,脖子都在动,脸上已经都哭花了。

    佣人拿着毛巾要上前,孩子哭成这样,也不好看呀,简耀东冷冷的扫过去一眼,佣人低着头给闹闹擦擦脸,闹闹的手还举着呢,哭的一抽一抽的。

    王冉过年原本就没有回来,难得有天假,这段的高铁票不好买,只能买机票,就是换机也没办法,要不然回不来,自己高高兴兴的从机场出来奔着商场去了,给儿子买了几套衣服,都好久没有看见了,孩子是一天一个样的,估计又长大不少吧,往大宅那边去电话。

    佣人接起来电话,闹闹就连哭都不敢大声哭了,一抽搭一抽搭的。

    王冉耳朵尖,听见孩子的哭声了。

    “闹闹怎么哭了?”

    佣人也不能说是被他爷爷给打了,怕王冉着急,就越过去了,王冉说自己要过来接孩子,她回来能待好几天呢。

    佣人心里可犯愁了,这不就撞上了?

    简宁母亲是就等着王冉上门呢,有些话她需要当面对王冉来说。

    “叫她来。”

    王冉打车直接过来的,一路上心里都是兴奋,要看见儿子的兴奋,不知道好好吃饭没有,上次不是说想自己了嘛,下车按门铃,没过多久大门就开了。

    ------题外话------

    我们蔡姐年年十八岁哈(╯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