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264 矛盾的个体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站了半个小时,就愣是一句服软的话都没有,这才五岁,这要是十五岁呢?

    王冉火也是上来了,不管谁去拿你的东西就没有把东西摔在地上的道理,这是什么规矩啊?

    “你要是没觉得自己错了,你就一直站着吧。”

    心里的火苗蹭蹭燃烧着,这孩子还火上浇油,王冉能不心疼孩子嘛,可在心疼也不能惯着他,小孩子多站一会儿就知道认错了,可是王冉就错估她儿子的这个犟劲儿了,当着别人从来没有这样过,第一次就让自己亲妈撞上了。

    闹闹就跟个小萝卜头似的往地上一站,两条小腿儿抖啊抖的站不住了,自己也不动地方就死犟死犟的站着,视线也不往他妈的脸上落,这哪里是五岁的孩子?

    眼看着都要七点了,这在站下去孩子就要站一个小时了,他不开口就一直让他站着?

    王冉有点坐不住,体罚孩子这个她有点扛不住,她跟简耀东不同,简耀东是罚站闹闹丝毫一点不带心疼的,王冉这让儿子罚站自己心里就跟煎饼似的来回的翻腾。

    “妈妈最后问你一次,你错了没有?”

    整不过这孩子,你跟他讲道理,别的他都听今天这事儿就是不听,你让他认错,一句话没有,你罚站他就站着,完全就跟你抵抗着来,王冉都有心想揍孩子一通了,实在是太不听话了,还犟,手还没落下去呢,自己舍不得了,要孩子的时候心都要折腾碎了,最后生出来这么一个宝贝疙瘩,是骂不愿意骂,打不愿意打的可一想,这次不打他,将来还得这样,他就是看人下菜碟。

    把孩子打横抱到沙发上,裤子没给脱,打了一下。

    “你认错不?”

    孩子就是不吭声,这回是彻底把王冉的火气给激出来了,下手就加重力道了,闹闹哭,无声的哭,不求饶不吭声,随便你打。

    打了能有十多下,王冉也打不动了,自己蹲在地上,看着孩子小脸上都是眼泪,孩子哭的跟什么似的,偏偏就不出声,她自己都想哭了,怎么教个孩子就这么难?做个妈就这么难呢?

    打完了孩子,孩子记仇了,王冉给他洗脸,闹闹就不用,就躲,自己要板凳,说自己能踩着上去洗。

    “你还做对了是吧?”

    闹闹站在板凳上,王冉在外面给他拿换洗的衣服,心里也是委屈,你以为她愿意打孩子啊?打第二下的时候就想停手了,真是下不去手,觉得他应该懂的,可孩子那个劲儿你不压住他,将来真容易就走邪路,一点一滴都不能惯着他的,就闹成现在这局面了。

    拽下来毛巾递给他,闹闹愣是没接,自己伸手去拿,他个儿小,又是踩在板凳上,家里的毛巾挂的比较高他是根本就够不到的,自己踮着脚,他妈递过来的毛巾就当看不见,一推,他这身体向前,脚下的小板凳也跟着向前一动,整个人就摔洗手盘上了,王冉家的洗手盆下面也都是硬的,孩子鼻子直接就砸那上面了,不知道碰到哪里了,满脸的血。

    王冉抱着孩子,抬着孩子的鼻子拿着毛巾赶紧的给擦,闹闹这算是彻底闹了起来,伸出来小手推他妈。

    “我不要,你走,你走,你们都不管我……”

    孩子又是喊又是叫的,对着王冉就跳着脚喊,你跟爸爸都不管我,你们就都不要我,这脸上的血被他妈擦了一点他自己伸手瞎划拉弄的小脸上都是,眼泪成对成双的往下落,孩子不知道父母有没有难处,他能感受到的就是来自于自己的内心,就认为爸爸妈妈是不要他了,忍了许多,他就是在懂事,就是一个五岁的孩子,今天算是爆发出来了。

    闹闹就喊那么一句,你们都不管我,王冉眼泪也刷掉下来了,她觉得自己真是太为难了,真是太难为了,什么都做不好,顾得了一侧就顾不了别的方面,一方面做好了一方面就肯定会亏欠,这不儿子就指责她,不管他了。

    “妈妈打你有没有错?你跟谁摔东西呢?人家怎么你了?”

    “我就摔,我就摔,我的东西,我的东西。”简承宇有些话还是说不明白,属于他的东西就是弄碎了也不给别人,谁叫她上手抢了,自己就摔她,阴着一张小脸脸上又是眼泪看着有点狼狈,就偏偏是这个小脸子,跟他当初摔东西的时候神情一模一样的,王冉这回是彻底没留情,闹闹这是又被打了一通。

    屋子里孩子的哭声,孩子的喊声。

    “我不要妈妈,我要奶奶……”

    王冉的手停在半空,自己的手是抖了又抖到底还是打下去了,她不是因为孩子说不要她打他,他不懂事,犯浑。

    闹闹弄的沙发上到处都是血,好在鼻血就流了那么一点已经干了,不过估计就都奉献给他家的沙发上了,打不服孩子,对于有些家长来说,孩子在不听话可是他会害怕一个人,或是爸爸或是妈妈,只要这个人出现,吓唬的打两下,孩子也就投降了,简承宇不,怎么打打不服。

    “你站着,我叫你站着……”

    王冉真的是身上一点力气都没有了,道理她讲了孩子不听,打也打了,还是不听,现在就要离家出走,王冉拽孩子就使劲儿挣扎,非要去找奶奶,这个家死活就是不待了。

    “你把衣服都穿好,我送你回你奶奶家。”

    王冉进了屋子里给孩子拿衣服,简承宇就在门口站着,一动不动的,就连王冉一眼都不看,这是彻底闹僵了,王冉把羽绒服给孩子穿上一件一件的,帽子给戴好,自己给简宁母亲那边去了一通电话。

    “你站在门口,我给你奶奶打电话,你别走,我送你走。”

    进了卧室里,眼泪控制不住的往下掉,心都要酸死了,怎么就那么酸呢?是有想过,会可能有这样的一天可真的遇上了,自己的心就像是被人用剪刀剪了一块一样,在孩子的心里也是认为爸爸妈妈是不要他了是这样是吗、

    “妈,我现在送闹闹回去。”王冉有事儿也不愿意当着外人哭,自己即便就是要哭死也绝对不会当着简宁母亲掉一滴眼泪的,孩子肯定就是不愿意在家里待着了。

    简宁母亲这一听,这是怎么了?才接走这么一会儿就要给送回来。

    “送回来吧。”

    挂上电话,心想着听着她的声音有点不对劲儿,这是怎么了?

    王冉跟孩子一前一后的进了电梯,闹闹不说话,就一个劲儿的淌眼泪,孩子的气性也是大,到楼下王冉想领着他去停车场,她那车平时都不开就在停车场里扔着,停车场有点黑,怕孩子害怕,结果闹闹就躲,不愿意叫妈妈拉着手。

    王冉开车送着孩子回去,就光顾着给孩子穿衣服了,身上就穿了那么一件薄薄的绒衣,孩子闹腾的厉害,她哪里还有时间自己往身上穿衣服,上车的时候他也不用王冉去抱,自己爬上去,王冉到底还是伸手把安全带给他系了一下,在路上母子俩就一句话都没有。

    说不出的隔阂感,在王冉面前永远就都是一道选择题,女人的一辈子到底是应该怎么活?

    怎么选就都是错,你看现在孩子就这样了吧,要是她不工作将重心放在孩子的身上,你看着就是很多人说的错过了吧。

    王冉从来就不后悔自己选择工作,孩子现在不是她说了算,不是自己给自己找借口,她压根就不是能带着孩子,整天守在家里的女人,那些不适合她。

    这个关,怎么样都是要过的。

    佣人出来接闹闹,闹闹头都没有回就跟着进去了,王冉没有进去,只是打开车门跟佣人说了两句话,人就站在冷风里看着儿子被领进去了,她觉得无力,真的是很无力,活到现在遇到过很多没有办法解决的事情,儿子这件最叫自己头疼,她现在就是拿简承宇没有办法了,教不知道要从哪里下手,试着跟他谈心不起作用,打孩子又不听,狼狈的可以。

    佣人领着闹闹进了屋子里,简宁母亲看出来孩子哭了,那脸上有哭过的痕迹。

    “怎么弄的?弄条毛巾给擦擦脸,下次哭完不能出门听见没有?小脸都吹皱了。”简宁母亲叫佣人赶紧拿毛巾去,自己给孩子擦完脸又擦的手,问孩子,孩子什么都不说,简宁母亲叫他自己玩去了,回了房间里往下面一看,大门口站着的那个不是王冉还能是谁?

    不过她可不觉得可怜,愿意站你就站着吧,当母亲的就连儿子都养不好,要你有什么用?当初还不如就让那辆车顺路把你给拉走呢,这样就不会有后来的事儿了,简宁母亲抿抿唇,自己踩着拖鞋去了孙子的房间里,闹闹也不玩,就在地毯上坐着。

    夜里降温降的厉害,就王冉身上那一件薄薄的衣服根本就挡不住一点风,除了事业她似乎就没有成功的地方。

    没有回家,家里似乎还残留着她打完孩子的气息,直接就回娘家了,想问问母亲,自己是不是就特别失败?

    王妈妈这边看着孙子写作业呢,王焱这孩子就是玩心重,每次都是一边看电视一边写作业,一点的作业他能写到十二点去,徐秋华说了也没用,王超不在家,王焱就成精。

    “赶紧写你自己作业。”

    王焱是一点也不怕自己奶奶,王爸爸说话少,王妈妈根本也镇不住王焱,徐秋华有脾气,但是多数都是不讲理,王焱最怕的就是王超,因为王超上来那个劲儿,他是真的敢打王焱的,谁都拦不住,亲妈都不给面子。

    “奶奶,有人敲门。”

    王妈妈出去开门,一看是女儿,叫王冉穿一边的拖鞋:“没多穿件衣服,就这样就出来了。”

    徐秋华一听王冉来了,自己赶紧也从房间里出来了,她什么时候回来的?

    王冉就说自己把闹闹给打了,把这件事情就都说了,王妈妈一听,唉声叹气的。

    一个女人一辈子你靠的是什么?嫁丈夫养孩子,你自己的孩子你都不养,成天的在外面忙,王妈妈不是没说过,可是自己管不了王冉,你看着王冉孝顺听话,可她有自己的主意,她要是认为这件事儿对,多少人都拉不回来的,她当初走,自己说没说,她听了吗?

    徐秋华就觉得王冉有点闹的过了。

    “不是我说你,小姑你自己想想,这孩子从生下来,小时候就算了,老是不养在身边,能跟你亲吗?他今天这样说不定背后奶奶怎么教的,你那工作就算是挣的多,一年才多少钱啊?”

    徐秋华帮着王冉算了一笔账,闹闹你管好了,你要什么就都有,你把你公公给哄好了要什么有什么,上什么班?追根究底不就是认为自己有份工作人家能高看你一眼吗,你家里要是差钱你上班这就无所谓了,有钱的话还上什么班?你总要分清主次的,孩子才是你的主,工作就是你的次,现在王冉呢,完全就是把主次给颠倒了。

    “孩子现在是成长的关键,小时候就这么几年,长大了你想伸手人家还不用你了呢,等长大你在想陪,都没机会了,错过了就是遗憾一辈子。”

    “冉啊,你听妈的话,能调回来吗?干点轻松的。”

    王妈妈也是这意思,把家庭放在最主要的位置上,就算不说闹闹,那还有简宁呢,夫妻长久的分局,这不是办法的,正常夫妻哪里就有这样的,很容易就被人家给钻漏洞的,简宁那么好,你也喜欢他,既然喜欢他就应该拿出来你喜欢他的态度。

    王冉就连张嘴的能力都没有了,她不明白,母亲跟嫂子为什么完全就不能站在自己的一侧,她念了这些的书就为了回家带孩子?不差钱就不能工作?她热爱这份工作所以才要坚持下去的,这里面有她的信仰跟坚持,可现在所有的人就都没有理解的,所有人都坚持她错,认为她应该给孩子一个快乐的童年,认为她应该陪在孩子的身边,一直等到孩子不在需要她,她才去做自己想去做的事情。

    王冉半夜烧的厉害,就是送闹闹的时候吹风吹的,从家里出去一路的热气,下楼一出门冷风一吹,自己在外面又站了一会儿,烧的自己糊里糊涂的,真是全心身的累,作为一个女人,就连自己的同性家人都不站在她的一侧,认为她的选择是出格的,她对这个家庭对这个孩子就是不及格的,孩子的喊声,婆婆的脸色,自己嫂子跟妈妈的话……

    王冉想喝水,可是身上没有力气,自己眯着眼睛,她想自己应该爬起来吃片药的,吃了药就好了,可此时身上就一点力气就都没有。

    后半夜自己爬起来找了药吞了下去,然后扯着被子盖在身上,闭着眼睛,明天明天就好了,不会难受了。

    王妈妈给女儿打电话叫她过来吃饭,王冉说不去了,王妈妈听着她动静不对。

    “你感冒了?吃药了没有?”

    徐秋华听见婆婆的话了,心里想着,这就是王冉自己自找的,有好日子不愿意过,那别人就是愿意使劲儿也使不上啊,简宁现在不在本地,你就确定他心里是没意见?弄不好就是不乐意才走的,这么下去,你就看着吧,早晚感情得出问题。

    不知道为什么,徐秋华就坚信,简宁心里是有气儿的,是堵着气才走人的,王冉现在就是咎由自取,那夫妻俩的生活,他们调解的很好,有话就说,感情也不错,可放在别人的眼里,就似乎总觉得他们是矛盾不断,总在猜测他们俩以后的路肯定是有阻隔。

    简宁的诊所依旧在开着,如果有时候这边的人多了或者是有不对口的护士是往陶林玉那边送的,两家还是有联系,不过却不像是过去那样密切的有着联系,陶林玉到底也还是照顾简宁这边的。

    陈晴拖了很多人,就是找不到门路,你说钱也花出去不少就是不见效果,弄的自己特别郁闷,待在诊所里一辈子自己就彻底完了,她不能一辈子就在这里待着啊,心里有点着急,觉得自己运气不够好,身边的小护士呢,人家是觉得现在有钱挣就挺好的,她是个女孩子,自己也没有负担,谈恋爱将来结婚房子也不用她来管,挣几个花几个,反正进不去医院在诊所待着也挺好的,不至于没有工作干就是了,她是知足者常乐,陈晴这是嘴里起了一圈的水泡,上火上的。

    “简医生怎么好好的就去台湾了?”陈晴看了身边的小护士问了一句。

    开诊所就开诊所被,怎么弄的不务正业到处跑呢,这是打算开还是不打算开了?

    小护士耸肩,谁知道简宁心里是怎么想的,他是老板她们是打工的,了解这么清楚干什么,老板愿意干什么就干被,给一天工资她就干一天,这里不干了在想办法,她还不至于找不到工作就是了。

    陈晴可不,陈晴操心的厉害。

    “男人结婚家里就应该有个女人老老实实的守着家里,帮着照顾孩子这样男人才能不顾一切的往前冲……”说起来陈晴挺同情简宁的,觉得简宁倒霉,娶了这么一个倒霉催的老婆,什么都不管,就忙工作,所以简医生这事业就是起不来,家里都乱了,前面还能往前冲吗?

    小护士听着陈晴说话,就觉得挺有意思的,没看出来呢,她还是向往家庭妇女的生活呢。

    “那你结婚以后就全职在家吗?”

    陈晴扬着下巴:“那不一定,要看嫁的人的条件,家里不缺钱我那么辛苦做什么,女人的天职不就是照顾好丈夫,照顾好孩子,工作是可以放放的,即便不能放,我也能兼顾得了,两方面我都能兼顾到的。”

    陈晴跟小护士讲,自己要如何如何的兼顾,真是说起来很有规划性,如果能带好孩子还能上好班,小护士也不是咬尖的人,你愿意怎么说我就听着,我跟你争这个干什么,你说能兼顾过来那就是能兼顾过来被,她是没这个本事,也想不到那么长远,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

    外面有人领着婆婆来打针,看儿媳妇的穿着应该是白领。

    “妈,你觉得手麻不麻……”

    这被儿媳妇领来的老太太似乎也挺愿意现的,说自己儿媳妇是哪哪公司的副经理,别提一天有多忙了,她不舒服儿媳妇就陪着过来打针了,人老太太可没有说诊所不够好,相对的诊所不好的话她也不会来,她就是觉得自己家儿媳妇确实很本事,事业上成功,家庭一样照顾得很好,那当婆婆的自然就愿意当着外人夸儿媳妇的。

    老太太并非是吹牛,儿媳妇一年几十万的工资拿在手里,家里照顾的还特别好,跟陈晴就是闲聊。

    “你有事儿你就先走,打完针我就回去了。”老太太叫儿媳妇先走,毕竟她事儿还挺忙的。

    儿媳妇今天也真是有事儿,可婆婆生病了也不能扔着不管,婆婆说她兼顾两头兼顾得挺好,她听了也就是笑笑,婆婆说的是轻松,轮到她做就不轻松了,家里小姑子就跟摆设似的,不是不知道自己妈生病了,可人影子都没有,婆婆跟她住,她能不管吗?平时孩子也都是婆婆帮着照顾的多,做人家儿媳妇的什么都别多说就是了,至少婆婆心里感激你,这样不是挺好的。

    “那妈,我一会儿过来接你,你先挂着药。”

    陈晴就喜欢这样的女白领,看着有气质,一看就知道工资很多,穿的衣服也好看,送出去的,那儿媳妇自己开车过来的,车不错,陈晴往回走,又跟老太太继续聊天,老太太是把儿媳妇好个夸。

    “那是真的挺好的,我们老板的老婆就不行,为了工作家都扔了,自己跑外地去了……”

    另外的一个小护士一听就有点不对劲儿,就简医生家里在怎么样也轮不到你一个打工的来说人家,人家好不好你知道了?你跟着人家两个人一起过了?你没看见你说这些干什么?她觉得陈晴这人,好管闲事,管的有点宽。

    看了陈晴一眼,陈晴有点讪讪的。

    “咱们给人打工的,有些话能不说还是尽量别说。”

    这已经不是她第一次听见了,陈晴有时候打电话,你说也不知道她打谁,说着说着就把简医生给挂嘴边了,说她是对简医生有兴趣吧,还不是,她就是喜欢数落简医生的老婆,小护士就纳闷了,这是得罪你了还是怎么了?幸亏陈晴没当简医生的妈,要不然这婆婆还不得天天找儿媳妇的茬。

    说的好听的你这叫管的宽,说句不好听的这不就是事儿妈嘛。

    与你无关的事情,你那么上心做什么?

    陈晴就是典型的把王冉当成了嘴里的口香糖,闲来无事的时候就说说,自己在王冉的身上找毛病找的非常的痛快,这里不好哪里不好的,反正你做的就是不好那就对了,我说的也没有错啊,你确实就是抛家弃子的去搞工作,难道不是吗?正常人的思维都不会这样干的。

    这边小护士从里面出来了,陈晴开始能有几分钟的安静,那老太太挂药也没有事情可以干,就喜欢拉拉家常,一看陈晴不说了,刚才她还说呢,这里医生的老婆怎么了?跑外地去了?

    “就扔着家跟丈夫不管了去外地工作了?”

    陈晴这一听,积极性又被调动了起来,就把这事儿说了一遍,她也都是听说的,自己知道的不全面,诊所现在这坐班的医生是别的医院退休的,平时不管她们聊天的,愿意说什么就说被,现在又没有别的病人,陈晴这就说上了。

    “这不是傻逼嘛,放着丈夫自己在这边,女人干的再好也不如嫁的好,蠢死了,你看看我儿媳妇,事业跟家庭都兼顾得过来,没那本事还工作什么……”

    这老太太的嘴有点损,正常你啧啧两声表示一下自己的不同意也就是了,开口就骂人。

    小护士去泡面,中午没什么可吃的,也没有想吃的,去倒水的时候又难免听见病房里面的动静,她就福气了,摇摇头,心里想着三八的人还真是多呢。

    “家里人好像也没什么素质,上次有个什么妹妹的来诊所,坑姐夫去五星级酒店吃饭,一辈子没吃过饭似的……”这就是连带着把芳芳都给骂进去了,芳芳也是倒霉,自己熊自己姐夫一次,还中枪了,被外人给数落一通,说她脸皮厚,真真是躺着也中枪。

    陈晴嘴巴说过瘾了,这边有电话进来找她的,好像是为了她工作的事儿,倒是有点眉目。

    “合同?要是我想干合同工,我还托什么人。”陈晴表情有点叽歪。

    这不是废话嘛,她要是想干合同工,去哪里医院都能干,她想要的不是这个,电话里说话的人是她自己的亲妈,说话也是没有顾忌了:“他怎么说的?”

    这是绕了好几个圈子才找到的能托关系的人,可这人不办事实,要钱的时候特别的痛快。

    “说是要钱。”

    陈晴火大了,大不了不进医院了,就在诊所里待着算了,人家毕业她也毕业,怎么就自己那么倒霉呢?

    挂了电话,心情也不怎么好,看见谁也没有笑脸,有病人进来,那边医生给看了看,在说话呢,陈晴就拉着一张老脸,活像是别人欠了她几千万似的。

    朋友打电话过来,又是去了北京的那个小护士朋友,陈晴就是跟这个朋友关系特别好,平时也总联系,想着要是她能有关系,弄不好自己将来也能介上光的,陈晴就是典型的上眼皮,她只结交比自己有本事的人,认为能拉自己一把的人,她是不余遗力去结交攀交并且巩固和对方的友谊。

    “别提了,找不到对路子的人。”

    朋友也是无能为力,她是运气好,但是不见得个个人就都有像是她这样的运气,她倒是想帮陈晴了,可自己丝毫办法都没有。

    *

    姜雯这日子过的不算坏,丈夫懂得心疼她,就是这钱……

    小皱每个月要还房贷,这无疑等于加重了姜雯压力,她自己也是有工资,可钱是个好东西,原本可以更多,现在却突然少了,再说过日子不需要花钱吗?

    姜雯晚上给夏侯兰打的电话。

    “我嫂子最近没回去?”

    夏侯兰现在对齐娜意见也是特别好,齐娜压根就不怎么去婆婆家,平时去也就是买点水果给买点东西,送上去她就走,第一是没时间,第二是不愿意上去,跟姜雯这就算是撕破脸了,要是姜雯回来遇上了,姜雯什么脾气齐娜也不是不知道,上次的事儿虽然过去了,齐娜心里到现在还记着呢。

    “没回来。”

    姜雯晚上回家吃饭的,小皱这又是去外地了,这活人家都不愿意跑,小皱愿意去就是觉得给的补贴还是不错的,自己省省拿回来给老婆买点什么就都能买了。

    姜雯就跟夏侯兰说这还贷款的事儿,当初小皱自己说的特别明白,这钱他自己还,将来这房子也他们家说了算,夏侯兰没反对,觉得这样也挺好的,这女儿回来说这话……

    “小皱还不起了?”

    姜雯有点不高兴,那点钱他们还得起,可为什么要他们来还啊?

    “妈,现在菜价什么不贵?我俩一个月就这些钱,这还没有孩子呢,要是有孩子……”

    姜维没吭声吃自己的晚饭,这女儿嫁出去了,现在又回娘家来伸手要钱了,现在家里的条件可不比当初了,当初夏侯兰手里那真是握了一点好钱,现在这点钱折腾出去的精光,眼看着这姜维也是要退下来了,现在油水就开始一点一点减少,夏侯兰是姜维好她才能跟着好,可是她年龄也在这里放着呢,姜维不愿意说话,也是有这个原因的,他们俩老了,手里总要有点钱的,不然将来生病怎么办、就算是不生病,也得给儿子留一点吧?

    现在儿子都长他丈母娘家了,孙女也是人家孩子的姥姥给带。

    夏侯兰也是这意思,就没搭话,姜雯看了自己妈一眼,这是怎么着?

    “妈,我跟你说话呢……”

    “房子写你婆婆的名字那就是给你婆婆了,小皱还贷款也是应该的。”

    姜雯气不过,当初可不是这样说的,要是婆婆能还贷款的话,自己也不吭声了。

    “妈,你一个月搭我一点被?”

    夏侯兰跟姜维划拉划拉一个月能有将近六千多块的收入,以前光是外面来的钱就多过这些了,现在姜维眼看着要退下来了,情况就来了一个逆转,夏侯兰不至于平时就跟儿女说这些,可看着姜雯还这么上纲上线的,她结婚,自己真是倾尽所有的给她办,还要钱、

    “家里还哪里有钱了,你爸这马上就要退休了……”

    姜雯有点懵,似乎忘记了,她爸爸这年纪确实够大了,是要退下来了,可退也不是这一二年啊。

    “妈……”

    姜雯走的时候,夏侯兰给拿了三千,女儿回趟娘家来要钱,她也不能叫女儿空手回去,可女儿这不懂事的劲儿……

    “上面找过我,让我居家……”

    夏侯兰一听这话有点发傻,怎么要居家了?姜维要是居家了,那钱立马就得少一半,现在都少的不像话了,在少……

    姜维也不愿意居家,可单位的意思就是这样的,工资正常给开,不过也就仅限于给正常开了。

    *

    “不睡觉闹什么?”

    简宁母亲拽过来睡袍自己披上,简耀东已经醒了,叫她出去看看,看着楼下的落地钟,这都大半夜的不睡觉哭什么呢?

    佣人哄不好闹闹,这孩子以前都没这样过,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儿他妈才给接走晚上又给送回来了,然后大半夜的就哭起来了,说什么都要去找他妈,这是哄不住了,动静闹大了,简宁母亲才听见。

    “闹闹几点了?”

    简宁母亲阴着一张脸,你看见没有,这孩子只要他妈一回来主意就肯定变正了,就敢作。

    “我要我妈……”

    简耀东躺了一会儿,掀开被子,自己从楼上下来,就看着几个佣人追着孩子玩呢,闹闹是要往外跑,佣人在追,简宁母亲肺都要气炸了,几点了?你说回家就回家,这什么孩子?教养哪里去了?

    怎么就这么混呢?

    “叫司机送他过去。”简耀东看了楼下一眼,自己踩着拖鞋又返回卧室了,他说叫司机送,这边佣人赶紧去叫司机起来送,你给人家干活就是这样的,别说一点多,就是几点叫你送,你也得送。

    简宁母亲回到房间里,把睡袍扔到一边,身上穿着无袖的睡裙上了床,这就没有办法睡了,看看丈夫。

    “这孩子最近不听话的厉害。”

    简耀东跟她是一句话都没有说,自己翻身就睡过去了,简宁母亲就躺下一直在生闷气,头又开始疼起来了,跟针刺的,一下一下的,难受的要死,这就是年轻时候落的毛病,从养简宁之后才填的毛病。

    司机跟佣人送着闹闹回家,王冉压根就没的睡,十二点之前昏昏沉沉的,好像睡多了,因为平时休息的时间没有这样的多,突然叫她多睡几个小时她反倒是有点不适应了,浑身面软绵绵的,家里没有留灯,简宁不在家,孩子没在身边,她睡觉不喜欢亮灯,觉得那样难以入睡,加上今天孩子对着他喊,心里有点难受。

    司机在楼下给王冉家里打电话,王冉试着坐起来。

    佣人把闹闹给送到楼上的,就说他闹着要回家,谁都拦不住,就给送回来了,闹闹抱着王冉的大腿自己也不说话,其实孩子发脾气是发脾气,当看见妈妈难过的时候,他还是会心疼的,就是不懂得要怎么去表达。

    “这是感冒了?”

    王冉脸红的有点不正常,还有点烧,自己笑笑,把儿子领进来,保姆跟司机就回去了,王冉不知道为什么看着抱着自己大腿的儿子就是有一种酸楚感。

    闹闹的眼睛很像简宁,这孩子身上大部分都是像妈妈的影子,就那双眼睛像爸爸,圆圆的像是黑色的宝石,王冉毕竟在生病她站不住多久的,就站了这么一会儿头晕目眩的。

    “妈妈生病了,承宇坐床上,妈妈跟你说说话好不好?”

    不管孩子能不能听得懂,她想告诉闹闹,她并不是不管他,没有人会不管他的。

    “爸爸妈妈都爱闹闹,闹闹妈妈觉得……”王冉眼圈里都是眼泪,别人怎么说她,她都能接受,说她自私也好,说她不及格说她什么都好,这是自己所选择的,她既然选了,她就不会后悔,可她希望儿子能懂,她并不是要抛弃儿子,她只是换了一种方式去跟儿子同时在人生的道路上快走,教孩子这并不是她的领域,既然把孩子交给他爷爷去养,自己只能相信他,闹闹看着自己妈妈哭,也跟着哭了,小鼻头哭得红红的,前所未有的不安,他讨厌别人来抢自己的东西,那是他的,可这件事儿会叫妈妈觉得不开心,怎么办?

    王冉那一刻几乎用尽了自己全身的力量去抱着儿子,那一腔的感情里有亏欠有爱。

    她想叫儿子住在客房里,可儿子坚持要跟她睡一张床,小孩子睡着总是容易一些的,忘掉的快,眼睛红红的,是刚才哭的,她只能趁着儿子睡觉的时候用手一点一点去摩挲属于孩子的脸,打这个孩子,没有人比她更痛,搂着儿子把儿子抱在怀里泪湿鬓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