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266 讹诈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我舅妈这人挺抠的,不愿意跟我来往……”乔芸小声说了一句。

    侯林心里明白的很,人家不图你什么为什么要跟你亲近?原本就是这样的,应该他们上赶子,多个亲戚总是好的。

    典韦打开门,客客气气的把人请到家里,笑呵呵的:“你老舅还没有回来,赶紧进来。”

    侯林不管是去谁家,东西肯定是不会叫人挑出来毛病的,就算是人家不借,他也会尽量端着一张笑脸,人家没有义务就应该借他的,要是真的借了自己心里应该感激。

    侯林这人头脑还算是清醒,至少是想要靠自己的双手去博,没想着空手套白狼。

    典韦听着侯林说话,算是知道这人还行,可借钱?她不能借。

    “吃水果,你看你们来就来,还买这些东西。”典韦面上笑呵呵的。

    她跟夏侯令就芳芳一个女儿,女儿将来谈恋爱结婚她就算是把责任都尽了,手里有多少就给芳芳拿多少,典韦的条件不如夏侯兰,你看夏侯兰说给姜雯弄个房子,人就在开发区真买了一个,那还有姜饶结婚出的装修钱呢,加在一块那就不是一个正常家庭一辈子应该有的收入,典韦虽然也会办事,可到底手里没有实权,家底就十多万,芳芳这将来要是结婚,对象条件不好,他们得搭不?

    “舅妈,你借我们一点钱吧,我们实在借不到了……”

    典韦继续笑,不是她挑外甥女的礼,你说这些年乔芸算是谁在养?这么大的姑娘了,养她也就算了,这还多了一个孩子一块养,她家是开银行的吗?典韦老早就有意见了,养外婆,谁让他们是儿子儿媳妇了有这个义务,那养乔芸也是应该的?如果老太太的房子给她,她绝对不会有一句怨言的,可老早老太太就说过那房子要给乔芸的,现在什么房价?你乔芸还来找我借钱?

    “乔芸啊,舅妈不是不讲理……”典韦一条一条的分析给乔芸听,她就芳芳那么一个孩子,恨不得所有好的都给夏侯芳,到最后你乔芸如果把房子卖了,那你手里的钱就比芳芳都还多呢,你别忘记了,你乔芸是姓乔的,芳芳是姓什么?

    乔芸一听舅妈这话,心里就不喜了,外婆是说房子给自己了,可当时舅舅没有反对啊?再说他们就都有房子,现在还跟自己算计,她是来借钱的,不是来要钱的,典韦这话说的就是太明白了,弄的乔芸有点下不来台,脸紧绷绷的,干脆就直接起身,勉强笑笑:“那舅妈我们就回去了。”

    “行,慢点走啊,舅妈就不送了,你舅舅一会儿下班了,我还没做饭呢。”

    乔芸下楼就开始吐糟,吐糟舅妈做人怎么样,一贯就是这样的。

    侯林叹口气,也有想到了,估计借不到,他现在真是黔驴技穷了,他原本还想多等两年的,可实在等不起了,他现在就想要孩子,那必须就得找条路找条能叫自己家好好生活下去的路。

    典韦带上门,自己冷笑,这些年夏侯令搭他妈身上多少钱?

    晚上夏侯令进门,典韦就把这事儿说了出来:“借钱、”夏侯令也是一愣,好好的,怎么跑自己家来借钱了?

    “芳芳这眼看着毕业那一晃还不快啊,毕业了工作呢?你总不能按照运气好的去想,要是运气不好呢?我们俩也没有你姐那本事能把姜雯给弄进去,孩子结婚呢?家里就能拿出来这点钱,别人看着好像我们家条件有多好……”典韦说的也是实在话,以前条件是不错,两个人对着挣钱,可是你别忘记了,夏侯芳念书的时候那堆出去多少的钱,成年成月的补课,各种小差,一对一,就是两人的工资都不够一个孩子花的,有时候典韦娘家还能偷偷给点,这些夏侯令不是不知道,手里就握着这点钱,你说够干什么的吧?

    夏侯令也是发愁,他是真的愁了,养个孩子怎么就要花这么多的钱呢?是啊,典韦说的是,要是芳芳以后工作不好,他们当父母的就得想办法,有什么办法?

    现在公务员也不是说就那么好考的,多少一到面试就立马被唰下来的。

    侯林这真是被钱就给憋住了,怎么办?

    外婆那满脸的嘲讽侯林算是看出来了,他就是宁愿饿死都绝对不会再跟外婆开口的,典韦家没有,那最后锁定的目标只能是夏侯兰了。

    夏侯兰最近一脑门子的官司,姜维不想居家,两口子合计,这不是自愿的嘛,单位也没有说就一定是不是,那姜维就是不回家,不回家的话额外肯定是有钱拿的,加上单位分的东西,一个月正经多不少东西呢,结果单位领导更狠,你不是不回家吗?叫姜维把办公室给腾出来,给他重新安排了一个办公室,一整天你就自己待在里面吧,压根也没有人跟他说话,现在就是在排挤姜维,好好的让你走,你不走,那只能下狠手了。

    姜维一天两天受得了,长久根本不行,原来中午出去吃饭不管去哪里,拿回来就能报销,现在就没这待遇了,姜维落差太大了,自己死活就不去单位了。

    夏侯兰这火上的,姜维不行了,谁还需要给她夏侯兰面子?风光了一辈子,老了老了一下子就变成正常人了,她能扛得住吗?家里的支柱一下子就不行了,一个月到手里就三千多块钱的死工资,加上夏侯兰的一共也就六千多块钱,跟原本太有落差了,想当初夏侯兰家一个月不花不花,光是一个月的生活费就得干出去六七千,上街是想买什么就能买,虽然不像是人家家里那么有钱,可花钱也从来没憋过,现在就六千了,钱缩水的太快叫她适应不了。

    姜维在家里待着,他也没有事情干,他这个年纪了,出去找工作去,这不是要笑掉人家的大牙嘛,当了一辈子的领导,他只会当领导,去给人家打工,这样打面子的事情姜维还干不出来,闲来无事,只能买买菜做做饭,闲着也是闲着。

    夏侯兰最近牙疼的厉害,也许是因为上火引起来的吧。

    姜雯跟小皱生活的怎么说呢,应该说钱够花,可富余的太少,加上小皱每个月要还点贷款,一个月生活费不花不花也要将近三千,还完贷款加上零花钱,总要买买衣服交交水电费手机费吧,这还能剩多少?平时单位同事来个人情来往的,手里就彻底没钱了,姜雯又回娘家了,可这回夏侯兰一分钱都没有给她拿。

    “你爸现在居家,我也要退休了,姜雯啊,以后家里真是没什么了。”

    姜雯觉得自己妈说的这个话很搞笑,一个月六千多放在平常人家这个钱不算是少的,自己父母一个月生活费三千就够了,剩下的三千可以她跟姜饶平分啊,怎么就没什么了?可这话她就是在傻缺自己也知道不能说,要真是说出来,她妈能气死。

    “有钱就过有钱的日子,没钱就过没钱的日子,妈,你放正心态,别人家就都是那么过的,一个月三千肯定够花。”

    夏侯兰现在就是尽量的省,三千肯定够,可是她得攒点钱,不能因为人齐娜家里条件好就可着儿媳妇儿坑啊,那孙女是自己的,现在不是说单独也能要二胎嘛,在努把力将来在生个,不管是儿子还是女儿,孩子至少有个伴儿不会孤零零的,她这钱肯定就不能在搭女儿了,女儿要是过不下去了,她搭把倒是没什么,可不能每个月定时定点的给钱。

    姜雯待了半天,夏侯兰就是一个没钱十个没钱的,给姜雯气的,自己都赶不上一个黄毛丫头了?那孩子才多大啊,用得着你们这样操心嘛,自己将来过好了,能不拉扯侄女一把嘛,那怎么说也是她亲哥的女儿啊。

    不高兴的就走人了,夏侯兰叹口气,当初要两个孩子就是错误,你看现在还没怎么样呢,总惦记她手里的这点钱。

    齐娜照样在自己家上班,一个月五千块钱的工资拿着,这就是纯属白给的钱,她想买什么孩子需要什么,只要跟她妈开口,娘家妈什么都给买,齐娜一家三口一个月至少要有二十天都是在齐娜娘家吃的,做两个人的饭是做,做五个人的还是一样做,齐娜她妈就对着姜饶好,知道姜饶喜欢吃什么,见天的给换着做,姜饶自然喜欢去,换做谁不愿意去?

    自己岳父岳母就完全没有话说,他单位里估计就他最出风头,姜饶肯定就不算是单位最有潜力的,可架不住自己命好,娶了一个好老婆,车这才买了几年又换了,旧车给老丈人开了,人丈母娘给他换了一辆新车。

    齐娜自己手里现在赚了至少能有小三十万,娘家妈不停的搭,各种搭钱,就是怕女儿过不好,怕女儿委屈到了,那外孙女就跟亲孙女似的,手拿把掐着,成天接送她就都包,几乎不怎么用齐娜上手的。

    齐娜下班跟同学约好了,说是要一起出去吃饭,齐娜她妈给姜饶打电话:“几点能到家,我这头菜要下锅了。”

    姜饶还在单位呢,今天加班了,有点事情拖住脚了。

    “妈,我马上就走了,你做吧。”

    姜饶拿着衣服,同事三三两两的往外走,男的平时也聊天,谁家什么情况,大致彼此心里就都有点谱儿,姜饶那土豪丈母娘满单位估计就都知道。

    “我丈母娘要是能有你丈母娘一半我就该烧高香了。”同事调侃了一句。

    都是丈母娘,你说做人的差别怎么就那么大呢?

    姜饶笑笑,自己上了车,有个同事蹭车,正好也是顺路,他给送到路口,自己开车往齐娜娘家去,到家进门就吃饭,吃完饭哄会儿孩子,他自己就开车回家了,回到家剩余的时间就都是姜饶的,姜饶闲来无聊自己也玩玩网游游戏,就随便玩玩,不是那么认真的,他就是纯消遣,不会在里面找老婆,也不是为了挣钱,就纯放松的那种。

    齐娜九点进家门的,说说跟同学去哪里去了,两个人准备准备就睡觉了,第二天该上班就上班,就是普通夫妻生活的节奏。

    乔芸跟侯林上门,夏侯兰拉着脸子,她现在哪里还有钱了?

    可在乔芸的心里,那夏侯兰的手里特别有钱,怎么可能没钱呢,那以前外公过生日,次次都是大姨出钱的,大姨都给包了,乔芸说的那时候姜维正风光无限的,他跟夏侯兰愿意掏这个钱,那是因为钱之后还会在回来的,来吃饭的人多,谁好意思就花一百块钱,要是拍马屁的就得更加的多花,吃饭能用几个钱?这不是纯赚钱的买卖嘛。

    “大姨,我给你们写个欠条……”乔芸知道大姨估计就是不相信自己,她写欠条还不行嘛?

    “你写了也没用,我没钱。”

    夏侯兰对着乔芸就没那么忍让了,看见乔芸就来火,两个人在厨房,夏侯兰压低着声音:“你自己看看自己现在过的是什么生活?成天的借钱过日子,你觉得这样有意思是吧?当初结婚谁都劝你,说那男的不好可你自己偏偏就愿意,最后怎么样了?叫人给踹了,人家离开你就过好日子,离婚的时候我跟你说,小聪你不能要,你就非要赌这口气,你赌气你就自己养孩子,怎么成天的跟我们伸手要钱?你都这么大了,脸皮怎么就还这么厚呢?你打算混日子混到什么时候?”

    乔芸脸上的血色腾一下子的就退得一干二净的,被人指着鼻子骂,她教养再好,自己也要崩溃了,乔芸含着眼泪从夏侯兰家离开的,她现在明白了,所有人还是看不起她,觉得她一辈子就翻不了身了。

    “怎么办,我借不到钱。”

    侯林看着乔芸也是可怜,他也是赌这口气,你们不就都是看不好我嘛,行,我就偏要做给你们看,侯林到底还是有几个朋友的,脸也不要了,拉着朋友出来喝酒,跟几个人串了一点钱,你以为侯林心里就好过,他张这个嘴,自己真是又求又哄的,他有什么办法,被逼到这个位置了。

    这边钱借了多少家这算是接到手了,一单生意还没开始呢,乔芸怀孕了。

    这把侯林给高兴的,侯林能不高兴嘛,他就是想要儿子,跟乔芸再婚的目地很纯粹,在生一个孩子,最好就是儿子,要是乔芸能生儿子,要什么他都愿意给,自己累死他都能闭上眼睛了,乔芸自己也觉得自己挺争气的,觉得这是好兆头,你看立马就怀孕了,生意将来应该能不错,外婆一听说,自己下巴就都要惊讶的掉了。

    “他傻你也跟着他傻是不是?要什么孩子?一个孩子你都不知道怎么养的……”真真是要气死外婆了,气的她心口疼。

    小聪这不是侯林的孩子,要是侯林真有自己孩子了,能对小聪好吗?在一个条件根本不行,人齐娜那条件都没说要生老二呢。

    乔芸就别着一个劲儿,她跟侯林想要过下去,这孩子肯定是要生的,不然用什么做牵扯?侯林一个男的也没有孩子跟她继续过?要是跑了呢?乔芸脑子有时候转的还是挺快的,外婆无论说什么就都是没用,她自己做主了,这孩子肯定要生,他们都是再婚家庭,可以生的。

    侯林他妈一听说乔芸怀孕了,这回来了,干脆就直接跑到外婆家楼下一楼去住了,正好一楼有租房子的,他妈说是这样住着近,方便照顾乔芸,乔芸自己是听不见邻居说什么,可外婆成天出去你说她能听不见嘛?

    “乔芸这孩子,脑子有点问题,这还要生,生得起养得起吗?”楼里几个老太太就觉得不可思议,乔芸要是条件好,要个孩子也没什么。

    “不是说她丈夫一个月一万多块钱呢。”一个老太太听外婆这样说过,说侯林条件不错的,能挣钱。

    另一个老太太笑眯眯的:“给乔芸往脸上贴金被,他要是能挣钱,他爹妈都跑这里来租房子住了?一楼那老两口就是乔芸的公婆,我跟那老太太聊过天,她好像眼睛有点毛病,看不清人,说家里就是农村的,什么都没有,男的前妻还领着一个女儿呢……”

    外婆差点就没一口老血喷出去,觉得这些老三八,别人家的事儿你们就这么好奇干什么?管你们什么事儿用得着你们来说?恨不得一口口水吐死她们,成天就知道嘚嘚嘚的。

    侯林他妈什么都不做就是因为眼睛的缘故,有点白内障,她是干不了活,老头儿呢就守着她,他也不能干。

    乔芸对自己公婆还算是可以,毕竟是侯林的爸妈,有时候给买点水果,有时候到一楼站一脚看看。

    侯林他妈想要的肯定就不是这样的生活,她想要的是跟儿子一起住,她就这么一个儿子,为了儿子连老家的房子都卖了,跟侯林说了几次,侯林也是说,就楼上楼下的住着,这不就等于住一起了嘛,侯林妈一直哭,哭却不说话,老头儿做饭也就是那意思,她自己又看不清,要是跟儿媳妇一起做,这儿媳妇不就都包了嘛,她不是那种偷奸耍滑的婆婆,她是有自己的困难摆在这里。

    她的衣服,老头儿洗的不干净,要是换个女人来干,肯定就比老头干的好。

    侯林到底还是没同意,自己有时间去一楼给自己爸妈洗洗衣服,要说侯林命也是不好,跟前妻离婚了,虽然他问题居多,可现在他是跑长途的,开车出去几天,一辆车上两司机,他才开始跑,哪里能雇几个,自己跟那个司机换着开车,在车上吃在车上住,成宿成宿的不睡觉开车,就为了挣点钱,乔芸但凡有心,你公公婆婆在一楼住着,你就是客气客气,你得伸把手不?可她就是当没看见,侯林跑长途回来了,还得给自己爸妈洗衣服,侯林在怎么说是个男人啊,他还得挣钱,还得干家务,回到家还得看外婆的脸子,好在有个缓冲,这乔芸怀孕呢。

    侯林说过的,要是乔芸能给他生个儿子,这些他就都忍了,累死是他自己自愿的,只要有儿子就行。

    第一个月这日子勉强有了点好起色,才跑一趟能赚到多少钱,不过是个好开始,外婆这脸上才有了笑意,觉得要是这样也行,侯林把生意做起来,小聪就不怕以后日子不好过了。

    侯林他爸不知道怎么去卫生间的,就死卫生间了,你说老太太眼睛不好使,压根就没看见人在哪里,早上自己起床去卫生间,赶紧里面好像是有人,人死了多久她都不知道,你在人家的房子里死了一个人,多膈应人啊,房东就不干了。

    乔芸觉得自己要火死了,老公公莫名其妙的人就死了,怎么死的啊?

    给王妈妈一连打了六通电话,那意思就是想让王妈妈来花钱,等王妈妈看见电话,自己接了,这是人情来往得去啊,王冉不在家,王妈妈又替王冉花了三百,王妈妈写钱的时候外婆凑过来看了一眼,看王冉就写了三百,有点不高兴,王冉家别的没有,就是有钱啊。

    “王冉还在外地呢?这亲戚走白事儿,应该回来一趟。”

    王妈妈就不爱听这话,这跟王冉有什么关系啊?这算是哪门子的亲戚?为这点破事儿还叫孩子特意折腾回来一趟?你当她是去玩了是不是?外婆没看王妈妈的脸色,自己继续说着:“这都是实在亲戚,得走。”

    王妈妈连饭都没吃,转身就想走,外婆非拉着王妈妈说话不可。

    “你爸这人早早的就走了,剩下我一个人孤零零的,小真啊……”外婆就拉着王妈妈的手不肯松开了,她活到这个时候真是看明白了,她想要去王妈妈家养老,说出来一千一万,是她把王妈妈给拉拔大的,王妈妈给她养老就是应该的。

    王妈妈觉得肉疼,怎么又说到这上面去了?

    “妈,你要是觉得家里待着闷,你就去典韦家住两天……”

    外婆推推王妈妈的手,没一会又把王妈妈的手给捡起来了,重新拉上,笑着说:“你就推吧,那我不是你妈啊,你小时候妈给你拉扯这么大,妈也不容易,小真啊,别人家没有你好……”

    徐秋华一看这老太太又要开始了,她去了往哪里住?她就发现了有些人不要脸的时候,谁都拦不住。

    对这种生物就是该出手的时候赶紧出手,别让她不停的往脸皮往下扯。

    “妈,这饭我们就不吃了,王焱中午还得回家吃饭呢。”

    “秋华你先回家,你妈跟我聊会儿天。”

    “有什么聊的,今天按道理我们全家都不应该来,外婆你是忘记了小聪小时候你死活要把孩子往我小姑子家扔还是忘记了外公瘫痪的时候两家人脑袋打的跟狗脑袋似的?”

    外婆脸子一僵,这说的是什么话?过去的就都过去了,干嘛好好的还提这些?

    “你怎么跟长辈说话的?”

    “我怎么说话了?”徐秋华不怕别人看,王妈妈扯扯儿媳妇的手,这都看着呢,徐秋华嗓门又大,可徐秋华不是王妈妈,叫外婆去家里住,除非她死了,不然就没这种可能性;“外婆你有亲儿子亲女儿还有那些亲外孙,怎么就非要盯着我妈下嘴不行了?没有别人还有乔芸呢,这房子将来不是要给乔芸了……”

    外婆心里气了一个翻滚,房子跟你徐秋华有什么关系?这房子是她的,怎么徐秋华还要来争自己家的房子?

    “小真是我给养大的,我真要是去法院告……”

    “那你就去告,别动不动就整这一套,跟我们家玩这个没用,家里也没有地方给你住,你爱哪里告就哪里告去。”徐秋华说完话扯着王妈妈就给扯走了,一路上就说王妈妈,不是她当儿媳妇的要反天。

    “妈,你就一句话都不说,那死老太太就一点脸都不要,她有亲儿子亲女儿的用得着你来养嘛?”

    对于不要脸的人就得双手上去挠他们一个满脸花,挠完就都老实了,要不然成天心里就合计算计别人呢。

    王妈妈是觉得丢人,乔芸这公公是死在楼下了,你说邻居就没一个不认识王妈妈的,这事儿就是这样的,不管你看着憋气不憋气的,在外人来看,外婆是把王妈妈给养大了,现在老太太提出来要去王妈妈家,王妈妈跟徐秋华似的张嘴就喊张嘴就干架,那就是王妈妈不对。

    徐秋华是觉得自己婆婆太包子了,那样的妈就应该上手,直接打断了,以后干脆别走,别断了一次又一次的,有事儿就打电话,呸!有钱她宁愿扔海里也不愿意白给那家人。

    外婆看着王妈妈被徐秋华给拉走的,自己唉声叹气的,隔壁楼的老太太闲着过来串门,看着外婆这样就问了。

    “什么都别说了,不是亲妈就没用。”外婆躺在床上,一副精疲力尽的样子。

    她心里也是这样想的,夏侯真自己没难为过她,把她给照顾这么大,你看翻脸就不认人,就是念着自己的好,能不能对自己这样?你总得为你的孩子积点德吧?

    那邻居老太太知道外婆不是东西,可王妈妈也不见得就是个好东西,后妈怎么了,后妈那也把你给养大了,你亲爹没了,你就翻脸不认人了,你看看这些年,过年过节的压根就看不到夏侯真过来,那良心就都被狗给吃了,在老人来看,不管这人是亲妈后妈,把你照顾大了,人家对你有恩,你就得还,这种情这种恩,不是说你亲爸人没有了,你就责任都没了,这叫没良心来的。

    “小真家的王冉也没来?”

    外婆重重叹口气:“那人家能来嘛,现在都不拿我们当亲戚看了。”

    王冉不往她这里来,谁都有眼睛看见的,结婚之前还好,一年怎么说也能看见一次,现在这都几年了,主动来过家里一次嘛?觉得她外婆是不行了,没本事了,以前那不是姜维干的好,夏侯兰嫁的好,那时候王妈妈算是什么啊,她们母女就肯定是巴结这个家的,想要占点便宜的。

    外婆心想,自己现在真是落魄的凤凰不如鸡啊。

    “这王冉这还是念大书的人,一点礼仪就不懂得,妈没有良心她当孩子的也跟着没良心……”

    这就算是把王妈妈跟王冉都给骂上了,老太太之间就是闲来无聊,下楼聚在一起就是东家长西家短的聊,这事儿放在大家眼里来看,那可不是外婆倒霉嘛,你说哪个后妈愿意给前面的照顾孩子,照顾好了就跟现在的王妈妈似的,掉过头就不认你,拿你当死人看。

    “小真这也是被她妈逼的……”

    老林太太可不愿意听这话,就算是外婆有点不着调,那也把小真给抚养长大了,就光是这一条,她这辈子都偿还不起。

    “没有她妈,她能嫁给王冉她爸啊,能有现在的好日子过啊,人就得惜福,这样平白的折了自己的福分,就王冉那丫头也挺不是东西的,不是嫁的好了嘛,你看她回来几次?”

    谁家就都有外孙女,谁家外孙女就是在忙,一年到头得过来一趟不?就算是过节你没时间,那过年呢?她们可都是好几年都没看见过王冉了。

    “你也别说,这方面小真做的真是,啧啧啧……”老太太啧啧啧上了,撇撇嘴。

    不是一路子的,人家压根就不跟这些老太太聊,谁说做后妈不好当的,这继女也不好当,你看后妈算计难为的,你还得过年过节的到,怎么掐你就都得摆出来一个笑脸的上门,好像这才是孝道,估计捅死你了,你还得抱着感激的态度,因为把你养大了啊。

    王焱放学,王妈妈去接的孙子,王焱背着书包,自己就是要往学校对面的小超市跑,这孩子成天的不是买点这个就是买点那个的,王妈妈说了也不管用,干脆也就不说了,好在都是小来小去的东西,花不了几个钱,笔跟本那就都是孩子能用得上的东西。

    王焱买完东西跟几个同学一起,他们三个小男生在前面走,王妈妈跟在后面,不是每家的家长都天天来接的,王妈妈这就是过去被吓到了。

    有个老太太摔地上了,路过的人有同情的,不过大部分都是敬而远之,现在这社会,不知道从哪一天开始,道德这个东西就纯碎只是摆设了,道德算是一个什么东西?那是随手就可以丢的玩意。

    老太太哎呦哎呦的叫着,就是有人想伸把手,人家怕后续的麻烦,要真是被讹上了,自己也犯不上,再说这里有这些人呢,谁不能伸把手啊,大家就都抱着这种态度看着,那老太太好像摔得挺重的,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就愣是没人管。

    王焱这孩子心肠还是挺好的,那老太太看着三个小孩儿过来,自己对着王焱喊了一声:“奶奶要疼死了,你拉奶奶一把……”

    王妈妈腿脚到底没有孩子快,人还在后面走呢都没过来,王焱是好心啊,自己跟同学上去就拉了一把,结果王焱这手一伸过去,这老太太立马就反手把王焱给拽住了,死死的拽着王焱的胳膊,死活就都不撒手了。

    “奶奶你干什么啊,疼啊,你起来啊……”

    这老太太就是起不来了,王焱那小手腕都给拽紫了,王焱那两同学一看,立马就松手了,这老太太就扯着王焱不松手,

    “你家长呢,你把我撞倒了……”

    这对孩子来说无疑就是等于晴天霹雳,他是做好事儿,看见老奶奶在地上坐着呢,自己才伸手帮一把的,怎么回头就说他给撞的?孩子的世界就是整个社会跟大人给与的,他靠着自己的双眼去听去看,去判断,去学着做人。

    老太太哎呦哎呦的叫着,脸上的表情好像是特别疼的样子,37路车过来,看热闹的一些人就都上车了,剩下人家都着急回家做饭,谁会管你这些,就都说了,现在的好人好事儿不是那么好做的,社会已经越来越趋近于一种病态。

    王焱就让老太太松手,孩子原本这年纪就有点叛逆,你等于是冤枉他啊,王焱什么都能受,唯一就是不受冤枉。

    “你放开我的手,谁撞你了……”王焱犯浑了,不管不顾的就开始叫唤,上手去推这个老太太,如果地上有砖头的话他肯定会捡起来拿着照着老太太的头就砸过去的,根本就不是他推的。

    等王妈妈过来这一看,有的人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就说王焱把老太太给撞倒了。

    “这倒霉的,赔钱吧。”谁都知道现在老头老太太惹不起啊,随时就敢往地上躺的,就算是不给钱,你领着去医院转一圈,你也不少浪费银子,最好的办法就是不管,真遇上那倒霉的,真的是生病的,那也不会有人伸出手的,你死了只能说你运气不好,谁叫现在社会就是这个风气呢,老人到了一定的年龄,这个责任追究不起来,那些个不要脸的就豁出去了,反正能讹就讹,能骗就骗。

    王妈妈叫那老太太松手,她听过很多这样的事情,王焱根本就不可能去撞人,一个小孩子走路,能撞得到谁?就是碰一下也不至于就给碰的这么严重了,这里面肯定就是有问题的。

    “你先把手松开,你把孩子的手弄疼了……”王妈妈就上手去拉那老太太的手,可那老太太死活就是不松,一会儿一喊的,说是王焱把她给撞的,这就没办法了,围着的人说什么的就都有。

    “那就报警。”王妈妈吓唬了一下,那老太太就松手了,王焱那手脖子给掐的,都变色了,王焱小脸子紧绷绷的,对着自己奶奶就说着:“ 不是我撞的……”

    那老太太求路人给她儿女打电话,没一会儿坐在路上的老太太家里人就来了,开始说的挺客气的,叫大家都散了,该干什么去干什么。

    “大娘,这样吧,去你家里谈。”

    “去我家里谈什么?我孙子都说了,人不是他撞的……”那老太太的儿子一脸无奈的表情,就像是看猴戏似的看着王妈妈:“我这是有心想要解决问题,在马路上我也不愿意叫大家丢人,老太太人就在这里坐着呢,她现在起不来了,我们当家属的要求也不高,总得去医院看看吧?”

    刚才那些知道老太太怎么回事儿的要么是回家了,要么就上车了,现在围着的这些压根不知道怎么回事儿,一听这儿子说的话,你看说的有情有理的,人家不想闹,你孩子把人老人给撞了,总要负点责任的吧?

    那儿子说完话,对着王妈妈的脸子立马就冷了下来,他的态度已经摆出来了,众人看着,觉得要是自己站在这位置也会这样的,给过你尊重了,结果你呢?

    七嘴八舌的就说孩子应该看好,把人撞了赶紧的该领医院就领医院去,该赔偿就赔偿,说王妈妈这老太太有点横,明明就是你孙子给撞的。

    王妈妈气的肺都要炸了,她不管眼前的这什么母子还是骗子的,就单说这些围观的人,你看清事儿了嘛?你看见了嘛?亲眼看见了嘛?没看见的话,多什么嘴?你随随便便说出来的一句话,你知道起什么作用吗?

    王妈妈就护着孙子,要真是她孙子给撞的,多少钱她都赔,可王焱都说了,人不是他撞的。

    “你看见了你就说……”王妈妈跟其中的一个女的就掐起来,那老太太也是出来买菜,正好路过就看见了,她就顺嘴说了一句,她过来的时候就听见那儿子在说话呢,她觉得挺同情的,你看坐在地上那个都起不来了,应该撞的挺严重的,这得去医院看看啊。

    王妈妈从来就没这样过,她脸皮薄,轻易不会跟人掐架,今天这真是被逼到一定的份儿上了。

    “你揪着我不放有用啊,给人撞了就得赔钱送去医院,你看看你德行,就知道你家孩子都是你惯的,把人撞了还不肯承认,现在社会上就是多了你这种不会教育孩子的人……”这买菜的老事儿太太对着王妈妈就开口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