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267 无赖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那就报警。”

    “报啊,谁怕谁。”反正她只是一个走路的,你家的孩子把人老太太给撞成这样,你不负责谁负责?

    王妈妈拿着手机就要打120,那边的家属就上前拦:“我们是真心想解决问题的,叫警察来,也是你孩子把我妈给撞成这样的……”

    王妈妈知道有些事儿能妥协有些事儿不能妥协,退一步说就算是警察认定这事儿就是王焱做的,他们家认倒霉给出这个钱,绝对不私下解决,到底最后还是把警察找来了。

    王妈妈领着王焱回家,徐秋华这等半天了,等的一直着急,徐秋华这心早就被吓出来毛病了,儿子到点没到家,她就害怕,中间给王妈妈打电话,王妈妈也可能是没有听见没接。

    “妈,怎么这么半天呀?”

    王妈妈脸色也不好,晚上王超回来,王超脾气就是这样,你要是跟他好好说什么问题都能解决,你要是跟他玩横的,驴脾气上来,谁说什么就都没用,天王老子面子他也不给。

    “一毛钱我就都没有,王焱你过来。”王超拉着脸子,徐秋华就怕真是王焱给人撞的,王焱走路动不动就跑跑跳跳的,她先拉着儿子小声的问:“妈问你,是不是你给撞的?”

    王焱狠狠推了徐秋华一把,王焱这孩子什么都好,就见不得别人冤枉自己,到底是王超的儿子,脾气多少都是有些随王超的,这一秒就恨死徐秋华了,认为自己妈都不相信自己。

    “是你撞的不,说实话。”王超黑着一张老脸看着儿子。

    王爸爸叹口气:“孩子都说不是了,你们还问个没完的,该干嘛就干嘛去。”

    好不容易家里安静了,王焱嚎上了,王焱多少年都没有哭了,男孩子嘛流血不流泪的,平时打打闹闹的自己都能过,摔了立马就爬起来,可今天孩子的感官就变了,整个世界跟社会都变了,估摸着以后就算是有人死在他眼前他也不会伸出手再去做好事儿了,做好事儿被人冤枉,傻子才去做呢。

    大晚上的有人敲门,王妈妈披着衣服出去开门,外面天黑,走廊里虽然有灯,你说一开始迷瞪瞪的,王妈妈也没有认出来眼前的人,等看清了,王妈妈这火气就上来了。

    那老太太的儿子跟孙女把老太太给扶过来的,因为两家这最后还没解决呢,老太太摔成这样现在就需要看病,才从医院回来,粉碎性骨折,你家就想跑?

    “我奶就是被你家孩子给撞的,现在怎么办吧。”这孩子横着脸推王妈妈就要扶着她奶进来,王妈妈自然不肯的,这是自己家,有事儿公安局说去,把人弄自己家来算是怎么回事儿?

    徐秋华这边正好是有气没有地方撒呢,从里面听见声音就跑了出来。

    就没见过这丫头这样不讲道理的,那孙女把病历单往地上一摔,回头跟她爸说:“咱们走吧,奶奶就放他们家了,谁叫是他们给撞的,不给解决了,老人我们就不接走了。”

    然后那母女俩就扬长而去了,王超套上裤子去追,这也没追上,人家有心想走,还能叫你追上,这老太太就哎呦哎呦的坐在门口。

    “扶我起来进去,我这生病呢,你们得管我……”

    老王家一家人心肠都挺好的,可好也好不到这上面来,王妈妈都被气突突了,这叫什么玩意吧?

    “打110,叫派出所的把人弄走,放我们家肯定不好使。”

    王超这边从外面回来,看着坐在自己家门口的老太太王超就恨不得一脚飞过去,有病吧?

    这老太太还没完了,一直叫,一直说自己不舒服,就要往地上躺:“你们先把我弄进去,外面太冷了。”

    她在这里又是喊又是叫的,谁听不到?邻居人家才下班,上楼的时候还吓了一跳,看看王妈妈,自己开门就进去了。

    王超这边打电话,人他们家肯定是不可能给弄进去的,谁愿意可怜谁可怜,想把人撇这里就让他们管?警察还没发话呢,要是认定是他们家的错,那行,他们家认了,现在还没最后定呢。

    那父女俩估计也是认为能用这招压迫王家人,可惜他们是错估今天王妈妈的气量了,徐秋华原本就不是一个省油的灯,直接把老太太往外推大门一关,开着门外面的风忽忽的往里进,谁不冷啊。

    那老太太一看,嗷嗷的在走廊就叫唤上了。

    “把我给撞成这样你们家还不管了……”

    她这么叫,人邻居肯定休息不好的,邻居肯定是要找的,这楼上楼下几乎就都是医院的,有些人休息不好这就要命啊,去找物业,物业上来就敲门了,徐秋华就跟物业说遇上无赖了,物业也是有难处。

    “就算是无赖,你们也得解决了,不能就把人扔在外面啊,她一直这样叫唤,别人家还休息不了?”

    徐秋华上来不讲理那劲儿了,凭什么得她管?

    “她愿意在外面坐着那就让她坐着,我不管。”

    物业一听这话,脸色也变了,原本他们是这小区里的业主,自己跟他们应该交好的,可现在你看看,一个老太太就坐外面现在这天你们家就彻底不管,要是出人命了怎么办?怎么回事儿的你先把人弄进去,等警察来了在说被,这是你家的事儿,凭什么叫大家跟着受牵连?

    双方闹的都不太愉快,到底最后还是王爸爸退了一步,那老太太看着年龄已经不小了,先弄家里来了。

    “给我倒点热水,我渴了……”

    人家还主动要求上了,这边打了好几次的电话追,都过了多半天了警察还没出现呢,王超有点暴怒,什么玩意吧?这要是杀人的话,等你们来,人都死了,继续打,那边总算是过来人了,警察进门冷着一张脸,好像看谁都挺不顺眼的样子,一看就横,那老太太就说王家是怎么叫她在外面坐着的。

    “这大年纪了,等我们来解决也得叫人先进屋子啊。”

    徐秋华就不愿意听这话,她这口气都要呛死自己了,无缘无故的弄出来这么一个人上门讹诈,凭什么她得管?

    “这话我就不愿意听,不是我们家撞的我们凭什么负责?那是不是我也去别人家门口坐着啊?”

    “怎么说话呢。”警察气势很强,力压徐秋华,声音还大,不知道是不是警察当久了,说话就这个样儿:“人就在外面现在还弄明白就算是最基本的礼貌是不是应该把人请到家里来?”

    徐秋华就恨不得喷眼前的人一脸的口水,你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你知道什么是真相啊?你那么愿意接进来的话,你就接嘛,你为什么不接呢?

    徐秋华就想,要是简耀东跟自己是亲戚的话,她能借上光的话,警察对着她肯定就不敢现在这态度。

    反正王家一家人是肯定不留这个老太太,警察联系家属那边,人家属不接电话,大晚上的他们就在这里纠结着不能走,也有火气,最后把老太太给弄医院去了,这送过去自然就有人要出钱的,王家不肯出这个钱。

    这事儿闹的,老太太儿女不接,王家人不管,王妈妈现在就是这态度,谁愿意说什么谁就说,豁出去这张脸,这事儿得闹明白了,她就是死也得当个明白鬼,糊里糊涂的把钱拿出去肯定就不行,那你不交钱人家医院也不让进来啊,徐秋华不管那套,把人扔医院转身跟王超就回家了,爱哪里待着就哪里待着谁,这年代谁可怜谁。

    回到家,这一晚上谁都没有说好,第二天五点多就有人来砸门,徐秋华推开门外面就骂上了,昨天晚上送老太太过来的那个孙女张嘴就骂,那小姑娘你看着挺年轻的,可说出来的话压根就不像是她这个年纪能说出来的,满嘴的脏话。

    “要脸不?把我奶扔医院你们全家死光的玩意……”

    徐秋华这火气也是冲,两方就冲突上了,徐秋华要关门,人家就要往里面来,穿着鞋就进客厅里了,客厅的地板上就都是脚印子,徐秋华这衣服都没穿好呢,王超出来两方的男人就干上架了,王超脾气就是这样的,王冉他都打呢,更加别说别人,王超也豁出去了,打出来问题我给你看病,我就宁愿花这个钱了。

    徐秋华上手去拦,中间自己被王超跟那边的人打了好几下,徐秋华知道这时候起冲突动手是绝对没有必要的。

    徐秋华这样的老婆,或许在王超的事业上不起什么作用,或许她不是有多明事理或者聪明,但是有一点,她所有的出发点就都是站在王超的角度,真的要把人家给打坏了,你还得闹官司,眼下还没弄清楚呢,所以宁愿自己吃亏,她上去抱着王超不叫王超下狠手,自己后背被踹了几脚,她这么个泼皮气,她都能忍,只要为了王超好,她就能忍。

    “爸……”

    能劝住王超的就只有公公了,这边王爸爸跟王妈妈急匆匆的从卧室里出来,王妈妈肠子都要气炸了,你说这叫什么玩意吧?就闹上门来了,大清早的不叫人消停,门卫都是死的是吧?什么人都不管,什么人都叫进?

    要说物业也是躺着中枪,这小区里很多都是双方的父母过来给年轻人带孩子,有些老人就是不习惯刷卡,他们就讨厌这个,门口那大门原本也是刷卡制度的,你手里要有一张卡才能进来,后来办了这个卡,每家就都有怨言,有的人出门就不习惯带着这个东西,那回来就进不来,一趟一趟的折腾门卫,大家就都闹,后来门卫这一看,得,干脆就在大门的外面放了一块砖头,谁愿意进就谁进,他人就在房子里面坐着,这不就方便别人进小区了。

    徐秋华抱着王超:“咱们不跟他们一般计较,给简宁打电话,我还不信了,叫简宁找人,他们以为谁家都能欺负是不是?”

    王超也是这意思,简宁家毕竟在哪里放着呢,认识的人肯定多,随便找来一个人就能把这事儿给解决了,太气人了,必须得给眼前人一点教训,那家人也不怕,人家现在就是豁出去了,早上从医院出来,就说了,这住院的钱必须要让姓王的掏,老太太那腿可是粉碎性骨折,拿不出来两万就别想走人,他们家天天过来闹。

    徐秋华是真的给简宁打电话了,简宁头都大了,叫他找人,他找谁去?

    这事儿他要是跟母亲开口,他母亲那头立马就得算在王冉的头上,徐秋华在电话里还不依不饶的:“现在有的人啊,都上门来抢钱了……”

    王焱还有两同学一同被牵扯进来的,几家人就坐在一起商量,人老太太的家属那意思,两万块钱你们三家均摊吧,谁叫你们给碰坏的,这三家家长就都不干了,两万块钱虽然是小钱,可到底是怎么回事儿?电视上演过啊,现在那么多的老人就讹诈,街上有没有监控?有监控的话就把监控给调出来看看不就明白了,人家敢找到家里就是心里有数的,那地方根本没监控。

    三家都不妥协,公安局就得出人去查,当时出事儿的那地方天天等车的就都是固定的,每天下班就都在哪里啊,派出所的民警过来调查,有几个是当事人。

    “什么孩子撞的,那老太太老早就在地上坐着,她叫人孩子拉她一把,过去就把人孩子的手给拽住了……”

    好几个都是如此说,人民警把事情的经过就说了,说那老太太的儿女现在闹上人家孩子的家里就要求赔钱,女人一听,挑着眉头:“我给他们作证,我当时是看见了,这不是讹诈吗。现在社会就是这样的人多,都应该拉出去枪毙了,以后就不会有这样的了。”

    大家都是在抱怨,这种现象不是一次两次的,道德到底跑到哪里去了?这是拽住一个就黑一个,要是没有人看见,这不就是被冤枉了嘛?一个孩子,他懂什么,你一通黑漆漆的水就泼到他身上,小孩子以后道德观摆在哪里?

    这有人作证事情就好办了,一找就在37路那边找出来好几个,几个人说的大部分都相同,大概几点几分当时情况怎么样,配合的说说,这边民警找到王家把事情一说,这钱肯定就是不用赔了,那边老太太的儿子直接拘留。

    “拘留有用嘛?就我们家所受到的,就单说孩子,孩子以后还敢做好事儿吗?这么大点的孩子心里还不得扭曲?这闹上我们家门,邻里邻居的都看着说什么的都有,完全影响我们家的生活,是别人看着都觉得我们家残忍,一个老太太坐在门口,我们不叫她进来……”王超越说越火大,是,正常人看见弱者都是同情弱者的,就算是今天王超置身事外,他看见一个老人坐在一家的门口,那家的家里人不叫她进去,他也会出声谴责的,可今天事情就发生在他家的身上,他感同身受了一把,这就是地痞无赖啊,最可恨的是一个老太太都七老八十了,竟然这样,可法律追究不了老人的责任,只是把她的儿子给拘留了,有用吗?

    民警去调查,那家老太太的儿媳妇就说了,老太太完全就是自己洗澡的时候摔的,粉碎性骨折不是别人撞的,民警问那个儿媳妇:“既然是在家里摔的,怎么就说是那个小朋友给撞的?”

    儿媳妇不说话,起身就请民警出去,她该说的都说了,剩下与她无关。

    “你们总要上门道个歉吧?去闹人家……”

    这边答应的好好的,可转头电话不接,别说上门了,王妈妈只能自认倒霉,事情就这样解决了被,她被闹了一通,那老太太最好就好好的该怎么样就怎么样的活着,一点责任就都没有啊。

    王妈妈憋气啊,你说无缘无故的被人闹腾了一通,她心里能高兴吗?

    “妈,你别气了,就这样的,也是没什么福气的,你看着吧。”

    不是徐秋华狠,就这样的老太太晚年就应该叫她凄凄惨惨的过,最好一个儿女都不管她,叫她上大街上去要饭,死了都没人管,这样才是报应。

    王妈妈这一闹心又开始失眠了,成宿成宿的不睡觉,白天躺在床上就那么躺着,这回王焱就徐秋华去接,徐秋华也告诉王焱了,以后看见老太太就离远点走,不该你管的,你就别伸手管,你看见没,你做好事儿就给家里带来灾难。

    王焱心里是牢记他妈说的这句话了,周六补课,徐秋华送着他进去,今天下课早了十五分钟,都是男孩子就在外面玩,眼睁睁的看着路上一个老太太给车给刮倒的,那是辆小车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没有停立马就开走了。

    “撞人了……”

    王焱第一个反应就是往楼里跑,他要躲得远远的,有时候不是孩子们或者我们变得薄凉了,而是这个社会教会了我们什么叫做现实,这个社会上充斥着各种各样的人,也许一个不慎,你就会惹祸上身,当有一天没有人会伸出手去做好事儿,那社会又会变成什么样呢?社会教会了孩子什么,教会了孩子提早认清什么叫做现实。

    王焱心里很难受,他想去扶人,可自己也是害怕,回到家一直想着这事儿,问徐秋华。

    “你傻啊,被人冤枉一次还不够,还要管。”

    王焱觉得也是这样的,人性有时候其实挺可怕的。

    *

    王亮他妈来电话叫于田田跟王亮回去吃饭,田田先到婆婆家的,王家要晚回来一会儿,给朋友送东西去了,于田田伸手去接女儿。

    “怎么又胖了啊。”

    抱着女儿回房间玩了一会儿,她不像是过去一样有什么都跟婆婆说了,经过那事儿,于田田说真的自己对婆婆挺心寒的,当然她也了解,要是自己有儿子,那事情又是自己闹出来的,她恐怕也会站在王亮的立场,可现在是她自己感受到的,她也不是什么大人物,还是有些小心眼的,最好的办法就是远离,距离拉开才能有美。

    不吭声不吭气的,王亮他妈说什么就是什么,自己能做就尽量做,做不到的婆婆也不会难为她,好好的上班,跟丈夫关系保持的好好的,于田田现在看透了生活,其实只要自己聪明一点,生活没有那么难过,就比如跟王亮相处,他生气的时候你就别逆着他来,别讲什么自尊心不自尊心的,那时候玩这些就没有必要,你等着他火气过去的时候,自己还收拾不死他。

    王亮说回来吃饭,结果跟朋友出去就没影子了,于田田自己开车回家的,进家门直接就去洗澡了,不用自己做饭,家里家务也不用自己做,她轻松的很,孩子更加不用她带,洗完澡自己听听音乐上网买买东西,眼看着十二点了,王亮滚回来了。

    王亮身上都是烟味儿,去跳舞去了,活动活动身体,他可没有干别的,顺便喝了两小杯放松放松,打了一个哈气,冲完澡回到床上,于田田就发飙了,骑在王亮的身上,一会儿一把的,照着他胳膊跟大腿就开始下手。

    “几点了?还知道回家呢,你怎么不在外面睡呢?”

    王亮嬉皮笑脸的:“别别别,疼,别掐了。”

    “我掐的就是你,你干脆别回来了,你说出去一会儿现在才回来……”

    王亮心情好,自然就愿意哄着老婆,一个男的没有女的那么怕疼,哄两句也就算了,不高兴就打自己两下被,搂着于田田。

    田田早上起床下楼去买早餐,买回来自己吃完就上班,她跟王亮出门时间不一样,到单位她先开会,于田田这工作比较轻松,大部分都没有什么事儿,她每天早上都来单位食堂吃,九点多挂着网,自己逛逛网页,一个月至多也就十天会忙碌,剩下的时间都是清闲的,工资到手也不用给王亮,回娘家溜达一圈,给自己爸妈买点吃的。

    现在于田田是根本就不跟她妈说家里的事儿,王亮的任何事情她都不说,就给母亲一种自己很幸福的感觉,她算是看明白了,她要是说的随意,可她妈绝对不往随意了去想。

    王亮的工资交给她,双方父母她就都挂着,婆婆跟亲妈就一个待遇。

    “你要生二胎、”于田田她妈有点不高兴,绷着脸。

    田田笑,肯定是要生的,她婆婆就这么一点心愿,多了自己完不成,这一胎不管是儿子还是女儿,她就算是完成任务了,在叫她生,她也不生了,有这个条件,公婆都开口了,一个孩子太孤单,根本就没说为了要孙子的。

    “是啊,这不准备呢,今年应该不会要,明年的吧。”怎么也得有个缓冲,要不然身体吃不消的。

    田田妈妈叹口气:“你婆婆是不是不喜欢一鸣啊?”

    “妈,你真想多了,那是她孙女,都不叫我带,怎么不喜欢,她就是觉得一个太孤单了。”

    田田妈听听也就算了,有这个条件的话,一个孩子是挺孤单的,为了要孙子要二胎跟给一鸣一个玩伴这是不同的,至少这种说法她心里能好接受一点。

    “他最近不出去玩了?”

    在于田田她妈心里,就对王亮这个个性特别的不喜欢,她天生就是个墨守成规的人,结了婚就应该顾家可王亮就不是照着她这个套路来的,就总多担心。

    于田田笑笑,叫自己妈放心就得了,夫妻两个人睡一张床,床上就这么大的空间,没有给别人插进去的空余的。

    王亮开工资,自己留了一千剩下就都给于田田了,他外面还有来钱的道,田田也不问他手里有多少,他自己留够了那就是了,多余的话田田不问,男人手里没钱出去也没有面子,特别是王亮这种,总喜欢出去玩的,他要是身上没钱,不就是叫人笑话嘛。

    *

    侯林父亲过世了,现在留下一个问题,他妈眼睛不行,自己根本做不了饭,他经常出去,那乔芸现在怀孕,谁给做饭?只能把老太太给接楼上去吃饭,老太太眼睛不好,来回折腾她也折腾不起,就跟儿子说了,自己住乔芸外婆家,这样也方便照顾不是。

    侯林知道外婆对自己的看法,说破天他也不可能叫自己妈住到外婆家去,跟乔芸晚上就商量了。

    “你下楼跟我妈住,行不行?”

    乔芸肯定不愿意,可看着侯林说没两句躺着就睡着了,侯林一天可真累,不挨累没有钱花啊,乔芸是想好好过日子,就得有忍让,叫婆婆来外婆家住肯定就是不行,一咬牙,到底还是搬下去了,人家儿媳妇怀孕都是婆婆侍候,轮到乔芸了,得她去侍候婆婆。

    侯林他妈这老太太就真的没有什么说道,乔芸做什么吃什么,从来也不多话,外婆再不愿意,要不你把人接到你家去住,要么你就闭嘴,她只能选择闭嘴。

    侯林这个月净拿回来一万二,这已经把另外的司机钱给了,这些就全部是剩下的,他也没瞒着,自己留下来一千块钱,其中有五百是给女儿的抚养费,剩下五百是打算偷摸给他妈的。

    剩下一万一就全部都给到乔芸手里了,乔芸多长时间没有看见过这些钱了,自己看着钱就特别想哭。

    “以后咱们好好过日子,省得叫别人瞧不起。”侯林也是可怜乔芸,别人看不起你不要紧,有你老公呢,有我在,我帮着你撑一片天。

    乔芸这有钱就得瑟,跑出去一圈,花了五六百给小聪买衣服,本来当妈妈的给儿子买衣服这也不算是什么,可乔芸以前什么条件啊?一下子就砸孩子身上这些钱,自己去商场试穿裙子,当时是抱着不想买的心态就试试的,结果试穿完了出来,售货员好几个站在一起就说乔芸穿的这个裙子特别漂亮,要多好看就多好看,乔芸也不是七老八十了,她都多久没有买什么好衣服了,自己就买了,花了一千五买了一条裙子。

    钱想花还不快,这里扯扯那里扯扯的,她就忘记了,侯林跟两姐借的钱是要还回去的,给了外婆两千块钱。

    “外婆养我这些年了,我现在只能给外婆这么一点,以后我有钱了,我一定叫外婆过好日子。”这话说的是感慨无比,外婆听进心里别提多舒坦了,外婆这辈子就是偏心,一颗心都偏到了乔芸的身上,现在外孙女就真得过起来了,外婆也想叫王妈妈他们看看,你们不就一直瞧不起乔芸嘛,现在乔芸起来了,混起来了。

    乔芸对外婆那是真感激,恨的时候也是真恨,外婆对乔芸那也是真疼。

    侯林合计钱存下来,过几个月先把大姐的钱给还了,谁家日子就都不是多好过,你等着侯林第二月在给乔芸钱,叫她把钱还给大姐的时候,乔芸都傻眼了,哪里有钱啊?

    小聪换了一个幼儿园,一个月一千多的,现在不是有钱了嘛,那自然是要给孩子上好的,有投资才有回报啊。

    侯林当时只觉得脑门一疼,他都想说了,自己忍忍到底还是没说出来,小聪不是他儿子啊,他愿意给出幼儿园的钱就不错了,还上一个月一千多的?他是个后爸啊,心里就特别的不愿意,没跟乔芸说就跟自己亲妈说了。

    “一分钱都没攒下?”侯林妈也觉得奇怪,乔芸又不是什么大富家庭养出来的,怎么不知道攒钱呢?

    侯林叹口气:“妈,以后你管钱吧,她手太松了。”

    侯林一个男人,自己成天在外面跑车,一出去就十天半个月的,你说他辛苦不辛苦?完了回来自己什么都没享受到,都花到乔芸的儿子身上了,他就是心肠再好那孩子也不是他的,亲爸都不管呢,他凭什么管啊?

    晚上两人睡觉,侯林就说了一句。

    “小聪我能负责的我就尽量管,可你也看见了,你这肚子里还有一个,这碗水我怎么端平啊?”

    乔芸一听也是这话,没有道理小聪就应该叫侯林负责,吴国太都不管呢,人家老吴家也真是有种,真是放着这个孩子就彻底不管,一毛钱都不给,也从来不过来看孩子,好像就这孩子跟他们家一毛钱的关系都没有似的,乔芸就是争这口气,我就是穷死了,我也绝对不去你家上门要钱,孩子是我自己的,可肚子里又怀了一个,情况就有些变化了,肚子里的孩子有爸爸,小聪没有。

    小聪跟外婆在楼上,有时候也愿意下楼去玩,侯林他妈还算是可以,有什么吃的也愿意给小聪吃,面子上过得去。

    出车哪里就都是一帆风顺的,这回车坏了,修车就扔进去不少的钱,钱方面眼看着就吃紧,侯林跟乔芸性格不一样,他是欠谁钱了有了就赶紧还,他不会死赖着不还,这个月又没有赚多少,自己有点上火。

    有的人就算是受过穷,她个性就是这样,怎么样也攒不下钱的,比如说乔芸。

    有多少钱到手里就花,大钱给侯林他妈把着,小钱还得给乔芸过日子啊,你就看着她今天这里一趟明天那里一趟,乔芸买起来东西她真是不手软,特别是针对吃的方面,她喜欢吃些小糕点之类的,不是好的店她还不去,去一趟少说就是一百多块钱,买完就给外婆送上去,也还别说,对外婆也算是有孝心了,乔芸这肚子谁看就都说像是小子,也是,之前怀小聪的时候就是这样的。

    侯林想要的就是儿子,乔芸真生下来一个儿子,估计她这辈子就没什么了,侯林自己都认了,就愿意这么过。

    谁知道了天有不测风云,是,乔芸第一胎生的就是个小子,第二胎生的很顺利,生出来之后,侯林那脸上的失望就挡不住了,又是个女儿。

    他都有女儿了,不希望在有女儿了,可生下来了怎么办?掐死?

    他也没有那么绝,到底是自己孩子,失望也没办法,天不遂人愿啊,侯林他妈也是失望,都有个孙女了,又来一个丫头片子。

    心里就是有点不舒坦,你说小聪要是侯林的儿子不就好了,这心心念念的想要的就是个儿子,吴国太要是生了个女儿,那将来嫁出去也就是了,谁知道现在就给弄颠倒了。

    女孩儿起名叫候文惠,侯林他妈这个样子自然就不能带孩子的,这回等于又给外婆找了一点活,乔芸依然是没有奶,孩子还得靠喂奶粉,好在这时候候文惠的爸爸还能赚钱,外婆也就抱过去给养了。

    乔芸这辈子就恨不得叫自己的孩子能过上好日子,可过日子什么不需要花钱?哪方面就都需要有花销,候文惠喝的依旧是完达山,别的实在没有那个条件。

    侯林是使劲儿的扒钱,两闺女要养呢,他可没有跟前妻闹绝了,女儿自己还得负抚养费,这些都是偷摸的,毕竟离婚了他要是做的太明显了,乔芸也会闹的,侯林能不老嘛,你说他这一天天的哪里就有舒心的好日子,欠人家的钱就在努力还当中。

    这候文惠生下来情况就有变了,人家有亲妈亲爸,小聪没有啊,小聪有一阵子乔芸送他去打乒乓球,孩子打的挺好,别看孩子不大可这方面好像就挺有天赋的,参加过比赛,也取得过好名次,教练就说应该在孩子这方面好好培养培养,谁家孩子都是从小抓起的,没候文惠一切就都好说,现在有候文惠了,乔芸这态度就表现出来了,儿子跟女儿,她喜欢小的那个,心疼小的那个,看着小聪就总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外婆原本也是喜欢小聪,现在也跟着变了,动不动就骂孩子,还伸手打,疼小的疼的厉害,谁叫人侯林能赚钱,能养家了。

    “别学了,打什么乒乓球球,他没有这个本事,学了就是白扔钱。”外婆一口就给回绝了。

    吴聪在这方面就算得上是有天赋的,他才学了不到半年进步这么快,比赛竟然能拿到奖,就连教练都没想到的,实在是因为吴从学球的这个地方不怎么地,乔芸也拿不出来多少钱来培养他,当时就是手里有点闲钱可能看儿子那时候就顺眼了就花到他身上来了,外婆不懂乔芸不懂,可教练懂啊,教练嘴皮子都要磨破了,这孩子他看是真的有天分,这样不学就可惜了。

    “你听我说,虽然现在花孩子身上钱了,可以后你想啊,要是他能进省队国家队,那你们就跟着享福了……”

    外婆撇撇嘴:“就他那样还省队国家队?”

    有候文惠比较,小聪就只会叫外婆想起来吴国太,孩子的身上不是一点吴国太的影子就都没有的,人的心本来就是这样的,就他一个,你没的选择,多了一个,谁好谁不好自然就分晓了。

    教练觉得这家人目光很是短浅,拿回来的奖牌不就说明一切了,虽然这东西不是真金白银的,可他还这么小的,将来的事儿谁都说不好的,可无论他怎么劝,外婆就是不听,乔芸也是这意思,女儿现在吃奶粉费钱呢,还叫小聪学什么。

    小聪已经都大了,自己什么都明白,知道侯林不是自己亲爸爸,妈妈喜欢妹妹,现在太太也喜欢妹妹,他喜欢乒乓球,可家里没有钱叫他学。

    外婆领着小聪回家:“你侯叔叔也不是你亲爸,人家挣的钱,你妹妹怎么花就都是应该的,你自己亲爸都不管你呢,你要是愿意学,你就去找你爸去。”

    小聪就不吭声了,这孩子从小就话少,也许是因为家庭的原因,性格很是内向。

    外婆看着孩子,有时候也觉得他可怜,可一想起来吴国太就不觉得孩子多可怜了,自己亲生儿子一毛钱的抚养费都不掏,谁可怜?

    外婆跟乔芸想法不同,她是愿意叫小聪跟他爸那边好好走的,最好能叫吴国太把小聪给接走。

    吴国太跟卫舟再婚肯定就是会再要孩子的,之前那个被乔芸给害的,卫舟这是养了好久才生了一个儿子,生活就是这么回事儿,小的是养在跟前儿的,吴国太喜欢,大的那个离婚的时候就说好了,加上后来都撕破脸了,外婆带着小聪找上门,吴国太都愣是一毛钱都没有给,倒是孩子的爷爷看着孩子可怜,怎么说都是自己孙子。

    “我是爷爷你还记得不记得了?”吴国太他爸心里挺难受的,你说好好的一个家弄成这样,孩子跟着倒霉。

    小聪就掉眼泪,吴国太他爸拿了一千块钱就往孩子的手里塞:“你妈跟你后爸要是对你不好,你就回来找爷爷……”

    吴国太他妈也没吭声,自己亲孙子,这都好几年没见了,孩子一哭,她心里也难受,毕竟孩子是姓吴的,接回来肯定不现实,给孩子钱就睁只眼吧,孩子慢慢长大将来懂事,总会知道他爸不给抚养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