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274 事故之前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徐瑶家原本条件就不是太突出,当初她闹着要出国留学,家里的那点钱算是全部都砸到她身上了,当父母的偏心是偏心,可孩子闹腾起来,不管不顾的,自己家就那么一点钱,跟她怎么商量就是商量不通,怎么去爱这个孩子?看着不觉得厌烦就不错了,你是个女孩子,你还有弟弟,可你一点也不为你弟弟着想。

    徐瑶的工资很客观,一个月到手少说都是两万以上的,自己私下也是有接活,时间这东西就都是奢侈品,挤挤就出来了,她跟别人不同,人家有的靠,能靠父母能靠家里,她唯一能指靠的就是自己现在身上的这点本事,凭着本事吃饭赚钱,她活得当当正正的,别人说她不顾家,她要如何顾?

    把自己赚的钱全部都给弟弟就算是照顾家了?她把自己爹妈看得透透的,哪怕她一毛钱不留在自己身边,对于自己爹妈来说那都是应该的,谁叫她当初拿着家里全部的钱出国留学了,这一直也是爸妈挂在嘴边的。

    前途是自己的,没有前途也许就找个普普通通的上班族结婚,今天为了贷款吵嘴明天为了婆媳关系干架,要么东风压倒西风,要么西风压倒东风,女人自己有点本事,不用看别人的眼光,哪怕就是将来过不好了,离婚她手边一样有钱想过什么样的生活过什么样的生活,高兴就找个男人过,谁看谁的脸色,女人的地位有时候真的跟钱挂着一定的联系。

    徐瑶正常上班,她是给一些孩子的家长做翻译,现在讲究对孩子的投资,有些家长也明白,所谓的国际双语学校对着孩子有着某种的好处,即便不懂,学费的贵贱就能说明一定的问题,那所学校从上到下,教务主任班主任就没有一个不是外国人,学生在学校犯了错,就要请家长出席,学校自然会配备翻译,可有的人有钱了,就要标榜自己的与众不同,徐瑶受雇的人家就是这样的,一个大暴发户。

    把爸爸是开小煤窑的,正在努力漂白自己,努力向着上层社会进攻,他们愿意花钱,徐瑶自然乐意服务,跟着去了学校,那孩子真是淘气啊,徐瑶有听的出来,教务主任已经超级不爽了,她详细的跟身边的老板说这对方想表达的。

    有钱人的心理,谁知道怎么想的,明明是提供免费的翻译,他却要带着一个花高价雇佣来的。

    徐瑶的这个钱挣得特别的轻松,一天不过就是出来可能不到一个小时,至多两个小时一千块钱到手,她值得这个价格,少的钱还请不到她,有些同学也知道她打这样的工,背后没少说徐瑶,你念大学念完出来工作,做的就都是有面子的活,你怎么能跑去给一个小煤窑的老板做翻译?这要是叫同行看见了,你的面子要摆在哪里?以后你的身上就会被贴上,啊,原来她就是干这样活的。

    可徐瑶从来不在乎,拿着自己的钱,过着自己的幸福生活,叫别人说去吧,走别人的路,叫别人无路可走。

    对于王博她是真的有心无力,自己能做的全部都做了,送上门几次三番的他也没有一个好脸色,试问是个女的就会打退堂鼓。

    王博是定点上班定点下班,这个工作将他的全部时间规划得整整齐齐的,下班到家七点半也许有时候加完班回家将近八点多,他还能去哪里?吃完饭看会儿电视就得睡觉,接触不到别的圈子,更加接触不到别的女人。

    自己躺在床上,电视上看着某声音节目,王博的消遣就是这个,他喜欢看看这种热闹的节目,听着兴起自己还能跟着唱上两句,自己给自己找乐子嘛,也有想起来过夏侯芳,王博更多的就是介意。

    伦谁自己付出过,最后叫人一句话就给否定了,他们都是有知识有文化的人,是不是亲戚大家心里清楚,可她就是听她妈的话,算了,也懒得去想了,这两天那女的倒是奇怪,没在上门了,不上门也好。

    王博觉得终于松了一口气,徐瑶不是他喜欢的款儿,相差太多了,这个世界上就是最后剩这么一个女人,他也不要,爱谁要谁要,他的目标就是找一个有一个稳定工作,漂亮一点,个子能在一米六五左右的,懂进退最好再能长得娇一点就更好了。

    拿着遥控器,电视里的节目已经结束了,他是但凡这种歌唱类的节目就喜欢看,可转来转去依旧觉得只有这个节目能看,就喜欢这个。

    徐瑶跟着老板出门,十一点左右才散局,她作为翻译不能提前离场,去的又是一家娱乐场所,在场的女人除了她就全部都是陪酒陪唱的女人,男人出来应酬,嘻嘻哈哈的场面大体也就是这样了,她老板是日本人,谁说有钱人就大方的?抠的要死,那些小姐出去不都是咬耳根。

    “小日本真他妈的抠。”

    徐瑶听了呵呵在心里一笑,她老板的中文水平似乎不太好,那几个小姐又惯于见过场面的,你想叫人拿出来十二分的热情,又舍不得砸银子,世间怎么就会有那么好的事情?

    包厢内的声音很大,不见得谈生意就都是去正规的场所,要看顾客是个什么样的人,徐瑶不算漂亮,满屋子一水漂亮的女孩子,比她年轻比她漂亮,她自然也就不吸引人了,嗓子微微有些发疼,用平时的声音恐怕双方都听不见,她只能加大音量,对方也是带着翻译,不出意外的,同样的中国人,也许是惺惺相惜吧,两个人不同的笑笑。

    徐瑶等散局的时候自己从烟盒里挑出来一根香烟,夹在指尖上,她会吸烟,吸的不算是多,也不算是少。

    你知道的,自己一个人孤零零的生活,有时候真是寂寞的,徐瑶一些别的手段来排遣一下所谓的寂寞,吸烟似乎就成了一种很好的方式,吸进去吐出去,觉得自己飘渺,她站着的过程当中,那位同命相连的似乎也离局了,站在她的身后。

    “借根烟。”

    徐瑶笑笑的将烟递过去,原来是同道中人,对方感激的一笑,徐瑶伸手拦住车,上了车就离开了。

    回到家已经快接近半夜了,自己冲了个澡,刷了牙用漱口水反复的漱口,就怕留下味道,她喜欢抽烟的感觉,可却讨厌烟的味道,她的钱算得上是来得快的,相比较那些辛辛苦苦在奋斗当中的,她很满意自己的生活。

    徐瑶每天都会给王博发短信,却不在主动打电话联系了,更加不会上门。

    “可以给你写信吗?当不成夫妻也可以当朋友的吗。”

    王博看见这条短信,自己果断的删除,又开始了,他真是服了,一波接着一波的攻击,她不觉得腻吗?

    没脸没皮的追男人,她也算得上是一个奇葩了。

    工资打到卡上,徐瑶没有去看,现在所谓的钱不过就是一个数字,念书的时候疯狂的喜欢钱过手的感觉,可现在已经失掉了那种莫名的欢喜,也许钱挣多了就是这样吧,变得有些麻木。

    固定的打到父母的卡上两千,周末依旧买了一些吃的回家探望,他们欢迎不欢迎,与她无关。

    王博被领导派出去开会,有提前给母亲打电话,他要出门,行李总要收拾的。

    “坐飞机吗?”

    王博笑,哪里有飞机可以坐,火车,到北京也不过就是五个小时的路程,公司有公司的考量,不着急的情况下自然就是省钱为主。

    同事抱怨了一声,说过去都是给安排飞机的,为什么这次变成了火车,可能是王博倒霉,第一次出差就是坐火车,他本人觉得都还好,时间不长都可以忍受。

    他是代表公司出席,图纸是他画的自然有他的任务,说是同行的还有一位翻译。

    “现在的翻译赚的都比我们多,我们这些还叫做精英呢。”同事调侃了一句。

    可不是嘛,你说别人都看着他们的工作很好,可却赶不上所谓的一个小小的翻译,同事家里亲戚也是有做这一行的,大外毕业的混的风生水起的,丫蛋都赚这些了,叫男人可怎么活呀。

    五婶接到儿子的电话,赶紧放下手里的一切给儿子收拾行李去,开会自然要准备西装衬衫,因为要去三天,儿子平时可以三天穿一件衬衫,出门在外可不行,尽量多拿,也不能带少了。

    等王博看见自己的行李,他摇摇头,他妈是不是认为他出门是要去旅游了?带着这样的行李,他拎着也累呀,减少里面的东西,倒是衬衫没有拿出去,场面上的事儿该注意依旧要注意的,他不是代表自己一个人,配着衬衫的领带,一条一条的准备好。

    自己躺在床上,明天出差,今天竟然还加班到了九点,真郁闷。

    徐瑶一早背着包出现在火车站,有接头的人,伸出手。

    “徐小姐吧,昨天我们有通过电话联系的。”

    徐瑶伸出手友好的微笑,干一行就要热爱一行,外表不突出那就只能在微笑上找加分了,没有漂亮的本钱只能走其他的路线了,来人详细的跟她说明了那边的酒店定在哪里,对于徐瑶来说,她只在乎两点,第一她的工资,第二住的地方,大单位如果去订一家两星的酒店,估计说出去也丢死人了,住什么样的酒店,这是公司的一种门面。

    徐瑶是先进站的,自己无聊的坐在椅子上,翘着腿手里拿着一本书,她空闲的时间差不多就都是这样,人生苦短,总要找些有意思的事情做做才好,那个单位的人,她一个不认识,何必打成一片呢。

    王博进了车站,因为跟同事一起,他们一行六人,六个男人。

    同单位干的好的女人很少,女人说起来有家有业有孩子,要经历怀孕生孩子歇产假然后伴随着孩子各种生病请假,他们单位多数就都是男人,招人几乎也很少会考虑到女人,因为女人代表着一种拉后腿的体现。

    六个人其中五个都是老鸟,只有王博是新进单位并且就被派出来出差的,人家自然有人家的一套系统,该怎么样去穿,人家心里就都有数,为什么没有人提醒王博去三天要多准备几件衬衫,同事之间,顺嘴也就是一句,可竟然没有一个人提醒他,同事之间看着表面和谐,私下内斗的也是厉害。

    公司每年派出来的奖金就是这些,有能力的人得,没能力的人眼看着,就这么大的一块饼,谁有本事谁吃,没本事你就饿着吃不到,提醒别人一句,就等于自己让路了,王博新进单位才这么久,上面领导提拔,毕竟未婚,又年轻精力比他们旺盛,不得不承认,男人过了三十五也是开走下坡路,领导的喜好,如同古代的帝王相同,年轻漂亮的,要是在加上那么一点本事,被领导看进眼里,你只会前途无量,这话适用于女人更加适用于男人。

    王博的行李箱不大,就是一个可以手拎着的,东西不多,拎了一台电脑,这是他工作要用的,所有的资料就全部都在里面。

    徐瑶收起来书,放回自己的包里,她似乎没有携带行李,背着一个大大的袋子,没有太过于精心的打扮,很随意,有听见说是要准备验票了,起身慢慢往前走。

    这样遇不上,那上车自然会遇上的,票是王博他们单位统一定的,徐瑶坐在最后面,跟他们的领导坐在一起。

    王博自然也有看见徐瑶,觉得人生真是何处不相逢呀,在这里也能遇上,她是干什么的?

    因为对她没有兴趣,就没有问她的工作家庭,在王博来看,徐瑶怎么回事儿他都没有必要知道,只是一个无聊的女人罢了。

    徐瑶没有主动打招呼,开玩笑她现在身边就都是这次一起工作的随行人员,她犯花痴去追男人,疯了吧?私下怎么样都行,工作的时候不能出偏差。

    一路上徐瑶的电话似乎不断,大概可以听得出来她在说日语,王博心里冷笑,什么语言不好学,偏偏去学小日本的,不好意思,他就是个愤青,对徐瑶更加的不待见,车厢里很安静,几乎就没有什么聊天的声音,她这样讲起来电话很多人听见了之后又回头去看,徐瑶抱歉的起身,从里面走了出来,她说话的语速不慢,一通电话不知道讲了多久,那些男同事已经无聊到了几点,想来也是,平时每天都在画图,现在突然坐在火车上无所事事的。

    徐瑶回到位置上,过了不到半小时,又接了一通电话,这回说的王博听不出来了,王博心里想着,这是哪国的语言呢?首先排除英语,然后排除日语其次在排除韩国话。

    坐在王博身边的同事眼里闪过一抹别有深意:“这姑娘好像很忙。”

    能忙得起来的人就说明条件好,他听得出来是德语,因为他修过德语不过不精而已,现在这行就是大热,一个月能赚多少他也不清楚,不过有的赚就是了,轻轻松松的钱就到手,像是他有听说这次请的这姑娘,是轮天算钱的,据说以前她在日本的时候参加过很多大型的会议,给的价格是根据你以前的有过怎么样的一种经历决定的。

    王博撇嘴。

    徐瑶这手机一路就没有消停过,一直响一直响,就连坐在她身边的人都觉得无语了,一个翻译而已,真的就这样的忙?是不是有点夸张?还是故意做给他们看的?

    徐瑶不是故意做给谁看,而是她私下接的活很多,不巧就碰在一天了。

    下车外面有中巴来接,徐瑶跟着上了车,自己坐在最前,她不跟谁讲话,至多也就是笑笑,到了酒店,自己安顿好,换了一身的衣服,女人的衣服有时候比男人想象当中的还要柔软好放,就这么一个包里面也没少装。

    中午吃午饭的时候徐瑶并没有下来,她已经要忙疯了,她的钱就是这样赚来的,从来不会占用上班的时间,余下就全部都是自己的私人时间,她愿意做什么,老板也说不出来什么的,公司没有规定,下班之后不能兼职,你要压榨她的工作时间,你就要付出相当的金钱。

    六个人里面三个男人都是结过婚的,其他没有结过婚的似乎就对徐瑶没有太大的兴趣,男人赚了钱拥有一份还算是体面的工作,自己本身条件不差,目光自然就盯在漂亮的女孩子身上,谁不喜欢脸蛋好看的,丑男平凡男配美女就是现在的主流,你有样貌,我有钱,这就是绝配。

    徐瑶的弟弟搞大女朋友的肚子了,这婚似乎不结也不行了,家里就这个条件,只能重新装修一下房子。

    “工作还没有找,两个人都没工作这就要养孩子了。”

    当妈的心里也是着急,一分钱不挣,现在两个人张嘴吃饭,马上又要多了一口,你说可怎么办吧?

    徐青爸爸倒是没吭声,怎么办也得这么办,肚子都大了还能不结婚嘛,儿子是没有太大的本事,可现在的大学生就都是这样的,你看名牌大学还有毕业工作不好的呢,如果儿子跟女儿换换就好了。

    他是不知道女儿一个月能开多少钱,可从回来每个月固定打两千块钱,工资至少也得有三千多吧,儿子有个三千多的工作他也就能放心了,不够了,他跟妻子在搭一搭,这日子也是好过,慢慢的他自己就懂得什么叫责任了,可惜偏偏是女儿……

    徐瑶她妈念叨:“现在的女孩子啊,就是不庄重,没结婚呢就跟人睡,被人搞大肚子,是,我儿子不像话,她也没好到哪里去,一看就是家教不好……”

    徐青他妈碎碎念,主要徐青这对象是习惯了,有时候徐青领着回家,不管家里有人没人,女孩儿就在家里睡,对于她来说,她跟徐青已经成为既定的事实了,同居也不是这一两年的事儿,她怕谁看,可她不懂,婆婆这种生物,她当着你一套,背着你也许又是另外的一套,自己儿子的错误她不说,她却说未来儿媳妇随便。

    徐青他妈也是郁闷,你说这接下来可怎么过啊?要是在生个孙子,那日子可就搞笑了。

    跟邻居也是抱怨,她没有坏心思,也挺满意儿媳妇的,肯定不能叫他们散,就是想说说这事儿。

    “现在女孩儿就都这样……”

    邻居听着心里就火大,都什么社会了,你说这个干什么?小年轻都是自己愿意的,你一个老的在里面搀和什么?没事儿找点事儿是吧?巧了,邻居家孩子才跟男朋友同居,当大人的自然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搞对象住一起怎么了?这张嘴闭嘴大姑娘的,什么大姑娘要到幼儿园去找,无聊不无聊啊?

    人家是不愿意谈这个话题了,找了一个借口,自己就回家了。

    徐瑶她妈到底还是给女儿打电话过去了。

    “你小弟准备结婚了,你那钱什么时候能还完啊?”家里可用的钱就那些,根本不够,里外里儿子结婚都要用钱,钱从哪里来?

    徐瑶人在酒店,从上午到现在四点多了,她还没有吃一口饭呢,接到电话,自己站起身拉开窗帘看着楼下,她每一次住在高级的酒店里,自己就会觉得兴奋,你看她是靠着自己走到了今天,如果当初不狠的话,她今天说不定就连这样的酒店都来不起。

    “妈……”

    “你手里有钱没有?我跟你爸的那点钱就都被你给划拉光了,你自己也清楚,我们俩供你一个,日子有多不好过……”

    “好,我想办法,我跟别人去借。”

    当母亲的竟然没有在开口说别的,言下之意就是允许徐瑶出去借钱了。

    徐瑶挂断电话,头隐隐的有点疼,你看明知道就是这样的结果吧,算了。

    手里倒是有钱,可回来的时候钱都扔到房子上了,徐瑶买的那个房子距离自己上班的地方很远,可胜在便宜,饶是如此她也只能买个三十多平的,手里剩余的现在能拿出来的太少,二十万。

    二十万就是父母养育她一场,最后她需要还回去的数字。

    徐瑶有个舅舅条件不错,家里是做生意的,不过舅舅再有钱,你也不要忘记有一种生物叫做舅妈,这个世界上的舅妈不见得都坏,也不见得都好,更不见得人家有钱会给你花。

    给舅妈去了一个电话,知道打给舅舅没用,谁说了算,她还是知道的。

    “舅妈等我回去给你写欠条……”

    徐瑶的舅妈是个人精,徐瑶工作的时候就跟舅妈说过自己的单位,她念书的时候跟舅妈家的联系就没有断,标着价格的亲情总比打着爱你,却坑着你的亲情来的好,知道她要算计什么,你才能下手去预防,其实亲戚与亲戚之间也就是这样的关系,在一个她舅妈能从她身上图谋到什么,她就是个普通的人。

    舅妈开始有点犹豫,二十万啊,你张嘴就要借二十万,可是一听徐瑶说一年之内就能还完,如果是真的,她卖了一个人情给外甥女,可二十万不是个小数目,她如果还不上呢?

    先退一步说自己要先看看手里有多少的钱,然后在联系徐瑶。

    工作归来,舅妈打过来电话,说二十万没有,手里只有五万,这就是不愿意借,徐瑶也猜到了,也是,自己说个单位,自己一个月赚多少舅妈哪里知道,人家弄不好背后还认为你是说谎呢,五万就五万,去舅妈家拿钱。

    “你妹妹这孩子心眼小,这不是他们俩的工资嘛,你妹夫就一定要让你写个欠条……”

    徐瑶听懂了,一张欠条而已,可以写,写了之后交给舅妈。

    从朋友四个朋友手里不同的借了钱,徐瑶算是把这二十万给凑齐了,存进卡里,给父母送回去。

    “这里是二十万。”

    有时候自己也想,把这钱就摔父母的脸上,你们不是觉得二十万就能了结你们养育我一场嘛,干脆就断了算了,可每每如此下定决定之后自己又会动摇。

    徐瑶他妈只觉得能安安稳稳的喘口气了,有钱就好,这下儿子结婚就不用犯难了。

    徐青倒是觉得自己姐姐有本事。

    “姐,你一出手就是二十万,真有钱,给我点零花钱被。”

    徐青就跟一个小孩子似的伸手,也许放在一般人的眼里,这种弟弟可爱,可徐瑶不喜欢,她讨厌徐青,特别的讨厌。

    她打工的时候能跟谁伸手要钱?能靠上谁?大家都是子女,怎么我就活该受罪?

    没人问过她都是跟谁借的,没人问过她,这个钱她要怎么还。

    徐瑶妈等徐瑶走后看看自己丈夫:“这钱她跟谁借的啊?一张嘴就能借到二十万,这是什么关系?”

    徐瑶她爸摇头:“你别问她,估计是跟不少人借的,你看她的脸色,现在我们肯定就是不能帮着她还了……”

    父母知道女儿借钱,跟没事儿人似的,徐瑶开工资还了舅妈三万,她舅妈到今天为止才知道徐瑶是真的有钱了,你说这丫头怎么混的?那么多去日本回来的也没说能这样啊,她是一个月就开这些啊?还是工资要比这还高呢?

    舅妈就跟舅舅说,说徐瑶有主意,你看自己那时候那么闹,现在到底算是真本事了,她也是有点后悔,这样的话,早知道当初自己就劝不都借了,只要不算计她钱,她依然是亲舅妈。

    徐青要结婚里里外外的买东西,她妈来了几次电话,她都推说没有时间,忙着赚钱呢,哪里有时间去管谁结婚,钱都已经给了,她的责任就算是尽了。

    王博收到了徐瑶写的亲笔信,她也是觉得无聊就当交一个笔友,自己闲来无事的写写,王博拆都没有拆,看见那个名字直接扔到垃圾桶里了,有病。

    自己忙着看电视节目去了。

    徐瑶跟家里的关系是越来越差,弟弟结婚了,眼看着弟妹肚子一点一点大了起来,她回家弟妹似乎就总是有点防备,防备她什么?

    徐瑶每个星期坚持回家,每一趟回家都会或多或少的买些东西带回去,这次是买的排骨,买了两百块钱的排骨,她妈总在电话里说她弟妹喜欢吃排骨,顺路就买了。

    “又打车回来的?我说你怎么就不该浪费的本性呢,攒起来多好……”

    徐瑶她妈就搞不懂女儿,你外面欠了一屁股的债,你还能打车呢?你坐公交车你能累死嘛?

    徐青拿着汽车杂志坐到徐瑶的身边,男人对车似乎就有着一种偏执的喜欢,翻着页面给徐瑶看。

    “姐,这车酷吧,才十多万……”

    徐瑶差一点就笑了出来,是,她弟弟挺关心她的,从来也没有跟她干过架没有怎么样过,看起来就是她一个人在无理取闹,看起来就是她得理不饶人,你听听看,才十多万。

    十多万在他的心里是个什么样的概念?不算是钱,不多是吧?

    他自己用双手赚过几个十万呢?不说十万,一万呢?

    徐瑶坐不下去了,说是自己下午还有事情就要先回去了,徐瑶她妈送女儿,也是想跟女儿多说两句话,跟下来就唠叨,这一个月儿子儿媳妇怎么花钱,儿子倒是找到工作了,可惜工资太低,儿媳妇现在这样找工作不好找呀,又是一个能花钱的。

    “上个月我跟你爸的工资就都搭他们身上了……”

    徐瑶不了解,妈妈跟她说这些话什么意思?跟她抱怨嘛?如果你想抱怨的话,你不给他们钱花就是了,既然给了背后还抱怨有意思嘛?要不然跟她说,就是想让她给出钱?

    她是没有听说过,谁家结婚的弟弟还得姐姐出钱养的。

    *

    “妈妈你给我姐打电话。”隋若旺每周最高兴的事情,就是自己姐姐若晖会回来领着她玩。

    小孩子单纯的可以,就愿意跟大孩儿玩,哪怕就是大孩儿讨厌她都愿意跟在屁股后呢,更何况姚若晖对这个妹妹也算是够意思了,自己的东西,若望要是看上了,只要不太过分她都给。

    血缘就是一种奇妙的东西,过去小姐俩那恨不得水火不容似的,现在若望是抓住一切机会追着若晖跑。

    裘灵恨不得当着孩子吐出来一口老血,你是谁养的啊?你跟谁亲,你不知道嘛?

    她也不是没当着孩子的面说,说若晖跟她不是一个姓,说若晖不算是她亲姐姐,可自己这头说完,若望那头就全部兜给若晖听了,裘灵怎么知道的,还得从若晖说起来的。

    爸妈的事儿那是大人的事儿,她没有办法管,她妈死了,她爸再婚了,现在这个妈就是后妈,后妈好不好也就是这样,她没打算把这个妈当成亲妈看,但是这个妹妹是跟她有着相同血缘的,姚若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搞的,妈妈死了,舅舅死了,上面剩个亲舅舅压根就不管她,也许小孩子就是渴望亲情的吧,现在这么一个小人儿成天的追着她身后跑,有好吃的第一次送到她的眼前,长久的下来,别说若晖,就是个大人都会动摇的。

    裘灵跟女儿说若晖是大灰狼,若望转头告诉若晖。

    “我妈说你是大灰狼。”

    姚若晖只觉得继母有够无聊的了,她能跟她抢什么?她一抢不来爸爸,二抢不来妹妹,爸爸跟继母一起生活,自然重心就偏到继母的身边,若望跟自己再好也是她裘灵亲生的,她是大灰狼嘛?

    姚若晖没当着隋涛说,说了也没用,她爸根本不会听的。

    当着裘灵的面直接就捅开了,有话你就直接当着我的面来说,裘灵被若晖问的讪讪的,回头看着自己女儿,想出手打她吧,舍不得,不打吧,觉得女儿缺心眼。

    “妈妈问你,你姐姐是不是告诉你,妈妈跟你说的话都要告诉她?”

    裘灵一直都觉得若晖这孩子心眼多,若望这孩子傻,别人一骗就上钩,自己怎么就生出来个这么样的傻货?

    若望一副被侮辱的样子,她姐特别喜欢摸她的头,总夸她很聪明,若晖对若望有一种养孩子的感觉,夸若望的时候她也会开心,就是哄小丫头,说若望比姐姐都聪明,她是随便说的,若望就是真信。

    “没有,我姐才没有呢,谁叫你老说她是大灰狼了……”

    裘灵恨不得一巴掌拍死眼前的小人儿,谁好谁坏她懂得嘛?

    裘灵怀孕了,这次就是心心念念的想生个儿子,儿女双全那就是一种福气,知道晚上姚若晖又要过来,心里有点不高兴,当一个人对另外的一个人存了偏见,那个人哪怕就是呼吸那都是错的,怎么看你,就怎么觉得你有心计,你有心眼,各种诡计都在你的肚子里,哪怕你年纪不大。

    裘灵是把若晖当成敌人了,压根不把她当成孩子,各种高看若晖,觉得若晖工于心计,你看若望以前多讨厌她,现在多喜欢她,自己这个亲妈说什么,孩子就都不听了。

    裘灵不敢太在若望身边下手,总不能老告诉她,若晖不好吧,这孩子嘴不严实,回头要是跟隋涛说了呢,裘灵是怕得不偿失,自己就努力加强多若晖的防备就是了。

    若晖被司机送到家,她姥爷一直就在医院住着,家里情况也不是太明朗,不过可以确定的是,若晖这辈子不可能会缺钱花的,可不缺钱未来能变成什么样,这谁都不好说,唯一能叫姥爷值得欣慰的一点就是,蒋娟对这个孩子,现在有点上心。

    过去是姚弄璋处处照顾着这个外甥女,现在换成蒋娟了,也是能理解,丈夫没有了,生前就最疼这个孩子,她自己也没有孩子,当成女儿养了呗,姥爷跟姥姥是高兴看见这一面的,因为受益人叫姚若晖。

    梁抗抗对孩子好,两老人倒是有点不放心,不是亲生的,现在对着好,不见得以后也能对着好,退一步来说,梁抗抗那样的个性也教不出来什么好孩子,亲爸都那样就别说一个被戴了绿帽子的继父。

    谁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样的事儿,只能尽量在为明天自己也许就过去做着准备,蒋娟伸出手两个老人愿意看,可蒋娟还年轻,她会不会再婚,她要是再婚了,孩子谁管?隋涛再不好,隋涛也是亲爸,姥姥不见得就喜欢隋涛,可她漠视着裘灵来看老爷子,每个女人都有属于自己的小心眼,哪怕她女儿就是不在了,跟隋涛离婚了,裘灵对于她来说就是一种刺激的所在,她冷眼瞧着,叫裘灵走进这个家,看着裘灵卖乖,只是希望将来若晖真有什么的时候,亲爸能伸把手,不指望他事事关心,到底是亲生女儿,在大问题上,别放纵孩子,叫孩子走了弯路,蒋娟跟隋涛比起来,姥姥宁愿相信隋涛,可蒋娟愿意出手,她也愿意看见这种局面。

    “我要买姐姐穿的裤子……”

    隋若旺就是个跟屁虫,不仅跟着若晖,甚至学着若晖的一举一动,若晖穿条裙子她就说好,若晖换条袜子,她也非要穿跟姐姐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