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277 外婆克星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侯林他妈脾气不大,但就不吭声,你乔芸爱说什么就说什么,反正我动不了手,她跟瞎子也没有太大的分别了,影影呼呼的能看见人,可就连近距离都看不清脸,这种情况下她怎么可能去做饭?

    乔芸不愿意做也没招,侯林就等着吃饭,自己磨磨唧唧的进了厨房,她现在被压榨的是根本连抱怨生活的想法都没了,成天的忙完这个忙那个,吃完饭还要陪女儿一会儿,然后还得陪着老公上床,反正一定就是各种不寂寞了,日子给排得满满当当的。

    吴国太的孩子卫舟不肯送到老婆婆身边去养,生完孩子坐月子白天接送孩子就都是她娘家妈,把孩子接回来领到自己家,卫舟跟吴国太下班了在领着孩子回去,在教育上,卫舟不指望别人能管,她自己就是当老师的,孩子应该怎么教她有分寸,就连吴国太她都不指望能教儿子什么。

    卫舟日子过的极其的顺畅,两个人两份工资,她的工资不差加上学生补课,一个月进账足够花了,就算是不够,娘家能搭钱,哥哥嫂子人好不管这些,有房有车,生活成这样这就是福气了。

    卫舟去接儿子,领着儿子的手一路上引导着儿子去学自己所教他的东西,孩子也聪明,一点就通,当然也有不听话的时候。

    吴国太晚上在客厅里看电视呢,接到自己妈的电话,这些年他妈不是没对着卫舟闹腾过,可闹腾不起来,卫舟板起来脸,背后就跟吴国太说,咱们俩结婚了,别说你爸妈,就是我爸妈都不亲了,我们才是最亲的,这话不一定对,可架不住吴国太听,卫舟有时候也是给自己老婆婆脸色看,给完婆婆脸色看,回家溜须自己老公,吴国太就会帮着卫舟说话。

    吴国太他妈最近睡眠质量不好,到底孙子还在人家家里呢,要是吴国太条件不好也就算了,现在条件好上来了……

    依着吴国太他妈的意思,当初不要小聪不是她狠心,你说乔芸是个什么玩意啊?要是被黏上了,儿子这辈子就都没有指望了,好不容易娶了卫舟,自然就不能管小聪的,要不然她在不愿意,可现在情况不同了,孩子都生了,你还怕卫舟跑了吗?

    小聪妈不着调,可孩子是她亲孙子。

    “妈?”

    “国太啊,你看看跟卫舟商量商量,能不能把小聪接回家里来养啊?”

    吴国太一听就叽歪起来了,他是对这个孩子没什么感情,生下来就跟乔芸一直掐,然后闹离婚乔芸又来烦他,中间他退让了试着跟乔芸做朋友,可乔芸那个性,什么都别说了,当初乔芸自己说的,孩子她自己养,不是等着叫自己后悔吗?

    他心里清楚,卫舟这是没有提到小聪,提了肯定翻脸,两相权衡,他不合格就不合格吧,能把眼前的孩子给照顾好了就不错了。

    吴国太条件好起来,他爸妈就不用往他身上搭钱,自己手里就有了余钱,小聪的奶奶就开始往孩子的学校去,不停的告诉孩子,你妈怎么不着调怎么不好,怎么打你爸爸的,你爸爸多好,别的孩子回家可能会跟外婆说,可小聪从来不说那些,不知道他是不懂,还是懂事了。

    小聪这处境说不上是好,亲妈根本不管,有候文惠在,哪里还能有小聪的地方占,人家候文惠那才是亲生的,天天晚上乔芸接着下楼去吃饭,吃完饭在给外婆送回来,侯林跑长途回来记挂着女儿,总给女儿买一些吃的,小聪是享受不到这个福利待遇的,可你说侯林不好,那也挺冤枉侯林的,他就是个一般普通的男人,普通的继父。

    小聪的生活费学费包括吃饭的钱都是他侯林出的,对于一个继父而言,还要他怎么样?他没有太高的道德品质,你不能就要求他对两个孩子一视同仁,一个是亲生的,一个没一点血缘关系,到底就是不同的。

    候文惠这孩子也是一个厉害的,个性不像是妈妈,喜欢掐尖,她的东西小聪是不能碰的,碰了就叫唤,欺负自己哥哥,她明白自己跟哥哥不是一个爸爸,小孩子难免有打架的时候,她就会指着小聪说,你不是我爸爸生的,你花的都是我爸爸的钱,然后小聪就沉默了,不再说话了,乔芸是从来不管候文惠说这些的,在她来看,这些话没有什么不对,原本就不是一个爸爸生的,说怎么了,小孩子能有什么伤害。

    外婆去接小聪放学,外婆以前对小聪特别好,恨不得当眼珠子疼,可现在有了小的,经常骂小聪,说他笨。

    小聪在学校表现不错,不是十分聪明可也不笨,就喜欢打乒乓球,对这个似乎有些着迷,回家有时候拉着外婆去附近的老年活动站,外婆一直绷着脸,她是不愿意叫孩子在打下去。

    小时候拿钱培养,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培养,那时候侯林给了乔芸钱花,乔芸又不知道要买些什么,就顺带的花到儿子的头上了,谁知道孩子就学的挺好的,外婆不知道要培养一个人需要多少钱?

    你叫侯林拿出来几十万去培养小聪,你觉得现实吗?人侯林有钱也是文惠的,跟你吴聪有什么关系?

    一看见小聪碰球拍,外婆保证拉着一张大脸。

    “我跟你说多少次了,你少碰球拍,你有钱学啊?你爸爸都不管你,一点钱不出,你花你后爸钱就花的那么理所应当啊?”

    外婆伸出手照着小聪的头推过去,这么大的孩子应该懂事了,老玩心眼。

    小聪在家里写作业,候文惠过来抢他的本子,他不给,两人就掐起来了。

    “我要,你给我,你给我……”候文惠就觉得这东西有意思,上手就抓,小聪一个男孩子力气年纪都比文惠大,就推文惠,文惠就被推坐地上了,自己嘴一撇就开始哭,可劲儿的喊,乔芸到点上来喊女儿下去吃饭,小聪没有爸爸不需要培养感情,那文惠有爸爸呀。

    抱起来女儿,没好气的照着儿子的屁股就给了两下。

    “你怎么就那么淘气呢?妹妹你也推,一点哥哥的样子都没有。”乔芸瞪了儿子一眼,自己抱起来候文惠准备下楼,小聪也跟了下去,这是他妈妈家啊,跟着进了门,乔芸才发现他跟了下来:“你下来干什么,快回楼上吃饭去。”

    小聪摇头:“我要跟爸爸妈妈一起吃。”

    “羞羞脸,这是我爸爸,不是你爸爸,你爸爸不要你了。”候文惠趴在妈妈的怀里看着小聪叫嚣。

    侯林从外面回来,手里给女儿买的零食,文惠零食从来不缺,这是亲爸爸,侯林是喜欢儿子,可没生出来呀,有时候自己也想,你说要是把小聪跟文惠的位置换换多好?他要是有儿子,他肯定供着乔芸,多不着调都没事儿,他都愿意,可你说他这么喜欢的情况下,生出来的就还是女儿,也不能在生了,再生就真的养不起了。

    侯林的面子工程做的还不错,一看小聪眼泪巴叉的,伸出手推推孩子的头,推孩子进门。

    “怎么下来了?快洗手去,准备跟奶奶一起吃个饭。”

    候文惠上手去抢自己的零食,那意思不给哥哥吃,小聪洗了手就在楼下吃的饭,桌子上乔芸对着女儿还挺有耐心的,吃鱼把刺给剔出去然后放到女儿的碗里,侯林就是在做面子工程,他也不至于给小聪剃鱼刺去,他自己还嫌麻烦呢。

    “文惠一会儿把零食给哥哥点听见没。”

    文惠不吭声,吃完饭,侯林从女儿的袋子里拿着零食给小聪装,文惠就哭了,侯林抱着女儿,压低声音偷偷告诉女儿:“好吃的爸爸都给你留着呢,给他就都是不好的。”

    哪里有什么好坏之分,就是为了安抚一下候文惠的心情,果然孩子抽搭抽搭不再哭了。

    乔芸是到现在依旧没什么正当的工作,那保险她也卖不出去了,能找到的人都找了一遍,该买的就都买过了,还指望谁买?家里婆婆眼睛不好,女儿也不大,就借口在家里待着了,说是要照顾人,她白天就喜欢出门,各种走。

    乔芸一去商场就高兴,一出门就高兴,在家里待不住。

    侯林这晚上从乔芸身上翻下来,娶老婆还是好啊,至少想睡的时候身边有个人,他挺满足的,觉得这样的生活不错,明天一早要出车,自己翻身就睡了,一大早五点多侯林就走了,去新疆了,说是要半个月后才能回来呢,他一走,乔芸就解放了,没人管她了。

    侯林上次拿回来六千多,给了自己妈四千给乔芸留了两千,毕竟她得买菜给孩子买买东西什么的。

    一大早乔芸跑出去买的早餐,你就看她买的这个齐全,恨不得就把各种早餐都买一样,手里提了六七个袋子,小笼包、炒饭、汤、油条豆浆,她是觉得这么多人,可能口味都不一样,其实她就是喜欢花钱,乱花钱。

    乔芸把东西摆上桌,侯林他妈就开始嘟囔了:“乔芸啊,侯林赚点钱不容易,你这买了多少啊?就我们俩,你早起煮点粥做个菜不就行了?没有菜就对付吃了,买这些干什么?”

    侯林他妈觉得乔芸乱花钱,自己都说过多少次了,没用啊,管不了。

    乔芸是不管,吃完饭自己收拾收拾,九点出家门,就直奔商场了,这里转转,哪里转转的,然后又跑到小饰品街给女儿买头花,回来的时候给候文惠买了三件类似于毛毛的那种大衣还有一些裤袜什么的,自己买了一双靴子一条裤子,直奔肯德基,打包出门觉得东西太多了,就伸手打车了,这一趟出去,花出去五六百,乔芸穿的衣服不怎么好,鞋子都买便宜的,她不讲究穿,就是喜欢花钱的这个过程,买的都不算是什么好东西,就像是她买的鞋,靴子她家里很多双,都举到衣柜上,有的鞋穿上个一个月两月的就坏,即便这样她还是捡便宜的买,家里有孩子东西就多,堆的到处都是,她又不善于整理,满屋子就显得乱。

    “妈,吃饭了。”

    你给一个老太太吃肯德基,她能吃得下去吗?侯林他妈说多少次了,可乔芸就不往心里去,给儿子女儿都留了一点,自己坐在一边翘着腿吃蛋挞呢,25一盒买了三盒,怕不够吃,你看她舍不得在穿的上面砸太多的钱,可她舍得往吃的上面砸钱,买东西可狠了。

    侯林他妈吃不了两口,这个味道就不对她的胃口,乔芸吃完躺着睡一觉,你看这一天过的多滋润,下午去接孩子,候文惠就喜欢吃快餐,她妈总给买呀,去接候文惠的时候,遇上一个文惠同学的妈妈,同学妈妈条件不是很好,跟孩子的爸爸离婚了,也许是觉得人家可怜吧,文惠也说了自己那小朋友没什么衣服穿,家里可穷了,乔芸回家就把文惠不穿的收拾了几个袋子,有些文惠才上身不两次,她捡好的给人家拿。

    “文惠妈妈,真是太谢谢你了……”同学妈妈感动的可以,拉着乔芸的手就不肯松开,那种感觉实在就太美好了,叫乔芸飘飘欲醉,能被人感激的感觉很好。

    小聪喜欢吃饭,没吃那蛋挞,外婆也不喜欢这玩意,觉得味道怪怪的,外婆现在就是侯林的老保姆,侯林嘴上不说,可心里有主意,我也不少往你身上花钱,你帮我带两个孩子怎么了,这都是应该的。

    反正他有都是借口,毕竟自己妈的眼睛确实看不清,这是真的。

    外婆这一天天的,得起床给两孩子做早饭,中午,接、送有时候还得给楼下带出来一份,要是乔芸不爱做了,总不能叫侯林他妈饿着吧,两孩子的衣服洗,乔芸不洗衣服的,全部的衣服攒到一起,十天半个月能想起来一次,乔芸也是惰性问题,她知道自己不洗,外婆会洗的,她就故意拖,拖到外婆看不下去的时候外婆自然就给洗了,这样她就轻松了。

    外婆这个老妈子当的,也不是任劳任怨的,她给乔芸洗,给两孩子洗,这就是没办法的,可她凭什么给侯林他妈洗?

    侯林回来跟人结账,到手这个月多,里外里有一万七千多块钱呢,脸上也算是见了笑容,糟践的太老了,你想啊,他成宿成宿的这样熬着,能年轻才怪呢,出门在外又不像是家里,哪里就能休息好,好不容易回到家,好好的睡了两三天,出门就是休息不好,给雇佣的司机开了工资,钱又少了一部分,乔芸没在家,说是出去买点菜加餐,侯林也没拦着她,实在在外面吃的不算是好,回家怎么也要改善改善的。

    “妈,我把钱存卡里了,你收好了,别给她,也别叫她发现了。”

    侯林妈收好了儿子的卡,她当着儿子自然有什么说什么,就乔芸这个大手大脚的劲儿她看不惯,侯林是习惯了,都还好吧。

    乔芸从外面回来,你就看她买的这些东西,侯林是忍着忍着,这股子的火到底还是喷发出来了。

    猪耳朵,猪头肉,驴板肠、鸡胗还买了一只烤鸭,你家里多少人啊?你买这么多?你要是愿意吃,没人不叫你买,这顿没吃够,下次在买一点,你一次性的拎回来这些,你是想干什么?这顿吃完,明天就去死?

    乔芸没有分寸,看不出来丈夫高兴不高兴,买的奶茶,买了六杯你看一人一杯就正正好,她从来就不考虑会不会有人不喝这东西,凭着一腔热血就买了,买完没人喝,在说没人喝的。

    侯林这饭肯定就没的吃了,指着乔芸鼻子就骂出来了,乔芸低着头,掉眼泪,然后还不长记性,对牛弹琴懂不懂?侯林现在就是。

    “你买这些干什么?”

    乔芸还一副我是为了欢迎你回家,你看看你多辛苦,我当老婆的是为了犒劳你,侯林只差没一口老血喷个乔芸满脸,他喝奶茶吗?他碰这种东西吗?那是乔芸平时喜欢的,你喜欢也不要紧,你买一杯两杯的,孩子能喝多少?你看看她,这是出去血拼了是不是?

    乔芸委屈啊,这个委屈,她就做什么总是不对。

    外婆接文惠回来,你说她老了老了,成保姆了,自己一天也没有时间收拾,晚上躺床上就睡着了,累的,在门外就听着侯林骂乔芸呢,什么猪脑子什么的,外婆拉开门就进去了,乔芸家白天几乎都不怎么关门,毕竟住在这附近的都认识。

    “吵架呢?”

    侯林原本是想留给外婆几分薄面,可外婆上赶子不要脸送过来。

    “没有。”脸色有点僵。

    “没有什么啊,我在外面都听着呢,你骂她猪脑子,你可真行啊,住我家吃我家,现在还骂乔芸……”

    “外婆我可没有住你家吃你家,我住的这房子是我家租的,我吃的饭菜是我挣回来的,我没有上楼一步。”侯林稳当当的开口了,他现在底气足,当初跟外婆借钱,外婆怎么说的?侯林到现在还记得外婆脸上的每一个表情呢,那就是一种嘲弄,是在说你侯林要是能行,我把头扭下来给你当板凳坐。

    外婆战斗力一下子就被削弱了很多。

    “你孩子不是我给你带的?”

    “我给钱了……”

    侯林就当着外婆的面数落乔芸:“我出门给你两千,我回来这钱你就都花没了,还不算上买菜的钱,你从我妈手里要了多少?我说错你了?我告诉你乔芸,你下次在这样,我就上手,你信不信?”

    外婆发飙,你当着谁的面说动手呢?

    可乔芸不给外婆争气啊,一看侯林生气了,自己灰溜溜的站在外婆面就说自己做错了,外婆在想给乔芸撑腰,架不住乔芸自己不愿意找人靠。

    晚上外婆去老儿子家了,进门就开始哭,夏侯令这饭还没吃上呢。

    夏侯令觉得这日子似乎越过越回去了,真的,他现在就是这种感觉,想当年自己家那条件算得上数一数二的,现在呢?女儿不念书了,毕业了,按道理来说条件应该好起来的,谁知道变成这样了,钱就都给女儿念书用了。

    高中三年花了将近十万,大学四年花了能有七八万,他还剩什么钱了?现吃现花的钱就有,别的没什么,要不然就是现在住着的房子,加上破车一辆。

    以前他跟夏侯兰从来不会嫉妒王冉家,你家靠着动迁得的钱那算是什么啊,也不是靠你们脑子赚来的,因为自己过的好,从来不想那些,现在想想,你说运气太好了吧,住在一个农村就能赶上动迁,那他们这些当初的大学生就连农民都赶不上啊,这算是什么呀?

    外婆就抱怨,说侯林不像话,典韦听着可不觉得。

    这侯林就算是够着调的了,每次出门回来都会买些东西送过来,典韦喜欢这样的人,场面至少做足了,这样他下次有什么事情,别人不至于就袖手旁观,抱怨了两个小时,这总算是冷静下来了,问问芳芳的工作。

    芳芳呢,就是想换工作,可夏侯令跟典韦都不愿意给她换,这份工作就都是花钱才办下来的,有个班上多好,安安稳稳的,单位远点那就远点吧,谁叫你当初念书不好好念了,现在抓瞎没用啊。

    外婆听说典韦有个亲戚家的儿子是副市长,那本事应该挺大的。

    “不是说都花钱了吗?怎么还给弄成这样的单位,在跟他打个招呼,叫他给换个好的。”

    典韦心里佩服外婆,你当这就跟吹口气那么简单啊?要是能办她早就办了,这不是人家不愿意使力气嘛。

    夏侯令跟典韦不是没有合计过芳芳的事儿,你领导找你茬那就让她找呗,能多严重,早晚有她离开的那一天,你就坚持坚持,当她放屁,做好自己的本职,她就是想找茬都不容易,这工作实在当初就费了太多的心思,求的人又指望不上,这工作不要了,那接下来的肯定还不如这个呢。

    外婆没有走,晚上在家里睡的,典韦看着婆婆睡下了,自己回房间,她现在就觉得女儿这对象不够好。

    “当初我们俩就想错了,王博家里条件多好。”

    夏侯令把手里的书合上:“多好也不要,我就不喜欢姓王的。”

    夏侯令怎么看姓王的怎么不顺眼,因为现在姓王的就都比他们家的人本事,你看以前好使的姐夫现在也不行了,可王冉家过去怎么样现在还怎么样,怎么能不叫人眼气呢。

    *

    徐瑶是一个星期给王博写一封信,开始一个月是用信纸写,后来用电脑,到底还是把王博给加上了,她的MSN上就都是单位的同事过去在日本的同学,现在多了一个王博,王博的生活其实有些乏味,每天的工作就更加乏味,一年到头可能做的都是一样的事情,每天对着电脑画图,时不时出个差,谈个判,平时就各种加班,各种没机会出去。

    王博自己现在都说不好对徐瑶是什么感觉了,这个女的没有自己想想当初的浅薄,有些地方她的见识还算是不错,有着一份不错的工作,拿着不算是少的薪水,身上自然就是有自信的,徐瑶从来不隐藏自己的本意,她就是觉得合适,给自己设定一个时间,如果过了这个时间他们依然不行的话,朋友是不能做的,她得换人了,一个女人就总要结婚的。

    跟王博同时进公司的人不多,一个办公室的就更加少,人家要么是有女朋友要么就是都结婚的,只有他是光杆司令,王博同事的女朋友他见过几个,周六踢球的时候有时候她们也会来,都是漂亮的,身材超级好的,想来也是,你说好不容易念书出息了,用自己的努力换自己一个值得欣赏的女朋友不是挺好的,念书的过程是一种努力向上攀岩的境界,而漂亮身材好的美女就是你攀岩拿得成绩后的奖品。

    王博坐在一边喝水,身上披着大衣,看看远方,他这近视好像有点严重了,最近休息不好,打了一个哈气,明天还要上班。

    开车送两个同事顺路回去,到地方放下他们,叫他给送回家这不现实,王博也没有这样的力气,能叫他们搭顺风车就不错了,开着去保养保养,回到家,这就眼看着三点了,这一天马上就要过去了,你说过的怎么就那么快呢?

    到家五婶来电话,叫他晚上回家吃饭,王博不爱回去,回一趟家得将近四十分钟,他有这四十分钟自己干什么不好,更多倾向于休息。

    星期日上班,他们就是这样的流程,吃午饭的时候就觉得消化有点不好,胃里的东西不往下落,憋在一个地方有点发赌。

    昨天同事带着女朋友来的,女朋友就顺嘴问了一句,知道王博没女朋友,又看着他有车,觉得条件不错,说自己还有一个妹妹,同事这就上心了,同事变成连襟多好。

    王博他们下班晚,约好八点一起吃个饭,同事女朋友那妹妹人很好看,个子高漂亮,穿的也好,一看就是个时髦人,王博从外在上看觉得满意,真的很满意,他是个大俗人,也喜欢漂亮的女人。

    气氛很好,那美女不开口没事儿,一开口就完蛋,不是说有多差,而是谈不到一起去,牛马不相及明白吗?她说的领域王博进入不了,王博说的她不明白,正好眼下网上有一个大热的新闻,他们也不是当事人就是好奇的说说,发表发表自己心里的感慨,你说也就是这样,王博心里直接打了一个NO,不行。

    是真的没有共同的话题,说不到一起去。

    回到家,同事来电话,王博笑笑:“不行,不合适。”

    同事郁闷,怎么不行啊?都挺好的,人家工作也算是不错,就劝王博,这不是大学,想找感觉,那肯定就是找不到的,哪里有什么所谓的一见钟情,就都得是培养出来的,经常见面就好了。

    “她脑子转的太慢。”

    他心该细的地方就很细,原本他对数字就有些敏感,对方跟他完全就是两个星球的,夏侯芳不同,夏侯芳那是在大学认识的,哪怕就是再不好,在那样的氛围里,笨就不是错,现在王博工作了,他想找个女人结婚,不是找个女人来谈恋爱。

    直接就是说人家笨。

    同事的女朋友也来电话问了问,知道王博不愿意,就撺掇自己男朋友在帮着拉拉线:“你在提提,我妹妹多好啊,我就是觉得王博这人不错。”

    同事把王博的MSN给了对方,王博知道加自己的是谁,不过那人一直就没有开口说过话,反倒是徐瑶,说讨厌的时候王博觉得这女的,脸皮能有城墙厚,她是真的什么面子里子就都不要的,挺疯狂的,后来习惯了,也就这样了,可能是骂了太多次的脸皮厚,慢慢的就适应了,觉得好像差不多也没什么。

    徐瑶每天会跟王博打个招呼,不会说上半天,有时候两分钟,有时候兴致好了能有半小时,两个人工作都离不开电脑。

    徐瑶现在依旧每个月给父母打钱,固定的一千块钱,欠父母的她算是还完了,钱这个东西,你想挣的时候不太容易,可是花起来那就简单了,徐青又是找工作又是结婚老婆怀孕的,这钱折腾的就差不多了,徐青的这老婆现在挺着肚子就没有办法上班的,那就只能家里养着被。

    徐青他妈买菜回来,在楼下遇上邻居了,邻居就问:“你家女儿还没结婚呢?”

    徐青他妈点头:“嗯,还没结婚呢。”

    “什么工作啊,一个月能赚多少?”

    徐瑶主意有多正,她一个月具体能赚多少,她自己的亲妈竟然不知道,她自己买的房子,她妈也是全然无知,可以说她的私生活她对家里已经保密到了一种界限。

    “三四千,就那样呗,现在小年轻一个月这些就算是不错了……”

    邻居也说。

    徐瑶爸妈跟她要的那二十万里,还有以前她出国家里跟亲戚挪的,不过徐青结婚这钱就都用在这上面了,她爸妈似乎也没想把这个钱还回去,他们不想,徐瑶也不管。

    她现在跟舅舅家的关系还算是不错,主要她是叫自己舅妈放下心了,知道她不是个穷鬼,不会上门来打秋风,徐瑶自己能赚钱,对于舅妈来说,跟这样的人走的好点,这没有错,这样的亲戚她才愿意交,甚至现在对着徐瑶很好的,有时候给她打电话,叫她来家里吃顿饭,叫自己女儿跟徐瑶多亲近。

    徐青妈妈上了楼,想给女儿打电话,可是打电话说什么啊?合计半天电话到底还是没打,也不知道她这钱什么时候能还完。

    徐瑶过生日,早上她妈打过来的电话,说是叫她自己煮两个鸡蛋吃。

    “自己过生日了,吃两个鸡蛋,别饿着肚子去上班了。”除此就没有别的话了,你说她不心疼女儿,那不是,可女儿就是没有儿子重要。

    其他的人压根就不记得她的生日,徐青是个男孩子,心思不够细腻,记不住,他自己爸妈的生日都记不住呢,徐青的老婆就更加不会记得,她才结婚,上哪里能记得住大姑子的生日去。

    也没有人开口说叫她回去吃顿饭,她妈也没说晚上给她准备。

    徐瑶要准备下班的时候,给王博去了一条消息,说自己今天晚上过生日,要不要一起吃个饭。

    没有等到他的回复,就径直下班了,她要先去泡个温泉,做个头发然后吃顿好的,最后看场电影。

    徐瑶知道自己这样的形象落在别人的眼里,会觉得她不懂事,手里握着钱却不肯给爹妈,顾着一个人享受。

    王博开车压根就没上线,到家自己先进去洗了个澡,然后坐在电脑前,家里叫的外卖,他一个男孩子会做什么啊,上线就看见徐瑶的留言了,王博看着自己手机,他只是觉得太无聊了日子。

    王博到底还是赴约了,徐瑶平时没有这样过于注重过,收拾得很漂亮,两个人一起吃了一顿西餐,共同的话题还是有的,徐瑶想法很多,思维也是有够清晰,她不是当着王博装,或者是表现自己,而是她原本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是个挺愉快的晚上,一起看的电影,王博回到家,身体沾到床板上,你说人家掏钱请吃的饭,他当时要刷卡,可徐瑶不让,他这不就是欠了她的,王博也没时间出去给她买份礼物,自己心里又觉得欠了她的,这种感觉不太好。

    周六好不容易放一天假,原本约好是要去踢球的,王博这次推了,自己去了商场,对于给女孩子买礼物,他没有什么经验,价格自然不能太高,他有钱不代表他会随随便便的就往一个女人的身上砸钱,他又不是凯子。

    花了五百多给徐瑶买了一条手链,在MSN上要了她的地址,徐瑶也没客气,他问自己就给了。

    “迟到的生日礼物,生日快乐。”王博打完几个字就下线了,今天没去踢球,就回家吧。

    回到家里,五婶自然各种高兴,五叔还没有回来,五婶见儿子回来第一件事就是给儿子塞钱,总怕孩子钱不够花。

    “别亏待自己,不会做饭就买,想吃什么买什么。”她还当王博是小孩子。

    王博去看了看自己奶奶,王奶奶身体可好着呢,老太太很精神,红光满面,心情好吃的好,王博陪着说了一会儿话,说起来奇怪,他耐性不是那么好,要是自己妈这样反复的说,王博早就起身走人了,五婶当着自己儿子也不是太敢念叨,孩子长大了,不是小时候那个她说什么就是什么的小儿子了。

    王奶奶现在最善于的就是,一句话反复至少说上个六七次的。

    “你毕业签什么单位了?”好像是毕业了吧?

    王博笑嘻嘻:“中远,还算是比较好的单位,我挺满意的。”

    三分钟后。

    “你签什么单位了?”

    王博依旧笑眯眯,多少次就都这样,你等着回家,五婶就唠叨说,这个搞对象的事儿,你应该处了,在一个心里就是怕王博跟夏侯芳回头,这肯定就是不行的,王博坐炕上就有点来气了。

    “妈,你来来回回的说,不烦吗?你要是这样,那我可就走了。”

    哪里有对着王奶奶的那份耐心,五婶恶狠狠瞪了儿子一眼,我就养出来你这么一个不耐烦的,你妈跟你说两句话,你看看你这不耐烦的样子,你对你奶奶怎么就不这样呢?还看人下菜碟是吧?

    不过到底还是收住了这话,家里电话响,五婶接起来就说上了,同城快递很快就送到徐瑶的手里了,她有拆开,有看见里面的东西,说不上喜欢,但是也不讨厌,拿在手里,挺好看的。

    发了一条短信给王博,王博拿着手机没有回,扔在一边。

    “你们单位也是,总加班总上班,一个星期就休息一天……”五婶在抱怨这单位简直就是各种压榨,王博这耳朵听那耳朵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