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281 蜜里调油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281  蜜里调油

    “你有病吧你,闲没事儿叫我干什么……”王博光着脚片子踩地上对着徐瑶就发飙了。

    不能怪他脾气不好,这几天一直加班,想当然给加班费肯定就不少,问题休息不好,这好不容易到周六能休息一天,王博都打算好了,睡到十二点起,吃过饭接着睡,他得把过去那些天亏欠都补回来,问题就于徐瑶家里接到一通电话,说是王博同事,叫他出去踢球,她就门上敲了几下,王博这就叽歪了。

    徐瑶脸上闪过一抹愣,从她思维里王博脾气不像是这样躁人,抿抿唇,不愿意跟他做正面冲突。

    “你同事来电话,你自己看着办吧。”

    徐瑶回到房间换好衣服就准备出门了,她这一年肯定会过很辛苦,其实细想想分成两年去偿还那些钱这样会让自己减少很多压力,可徐瑶不,今天能做完事情为什么还要等明天去做?欠人钱感觉很不好,能还完就还。

    到了公司自己忙了起来,家里王博喊完自己就蔫了,他不是故意,当时真太困了,你想啊,每周就一天休息时间,剩下全部就都是加班加班,人就变得很是暴躁,睡正头上,徐瑶来敲门了,他自然就会这样了。

    耗了一把头发,自己心里知道自己做不对。

    徐瑶跟王博说是恋爱同居,跟大部分男女还是有些不同,多就像是多了一个伴,有时间一起吃个饭,跑个步一起看看电影,倒是加了解对方了,却没有亲密举动,王博觉得这需要一个契机,其实作为一个男人来讲,他应该主动,毕竟他是男方,可每天工作弄他很郁闷。

    王博宁愿不赚这个加班费,他是打从心眼里憎恨加班。

    试想过惯了大学那种放羊日子,毕业就开始加班加点,连点游戏时间都没有,这个转换过程叫他很难接受,这都上班一年多了你看看他整整加了一年班,哪怕就是给钱多,他也郁闷,除了卡上钱越来越多,他时间被压榨越来越少。

    平时想回家去看看老妈看看奶奶,除了周六这一天休息时间就没有了,来回一折腾,回到家都几点了,他是真折腾不起。

    人往往就是不满足动物,没钱人呢,就奔着想赚钱去,有钱人呢,拿着高工资嘴里还抱怨,我这样辛苦那样辛苦反正不会觉得满足就是了。

    徐瑶接过同事手里杯子,她们这是日资企业,穿衣打扮都偏日韩风,公司那些女人都成精了,哪怕就是三十五六岁,你也看不出来实际年纪,同事泡罗汉果。

    “你这眼袋很明显啊,要不要出国去做了、”

    公司里动刀人一划拉一排,现女人不像是过去了,动个刀算是什么,眼睛不好看就动眼睛,脸不好看就动脸,全身上下就没有不能动地方,徐瑶呛了一声,她长这样就是爹妈给,动刀就不必了,以前外面念书是没这个钱,后来见过手术失败,虽然很少,但是那案例也就让她有够长记性了。

    喝了一口,看着电话响,同事笑笑离开了,徐瑶接起来电话。

    “晚上去吃火锅吗?”

    王博求和。

    徐瑶有时候也觉得奇怪,你说这个男人自己算是追上还是没有追上?越接触越喜欢王博脾气,怎么说呢,你别以为王博脾气有多温和,暴躁,特别是叫他觉得不爽时候,可大部分有什么说什么,说完就完了,不会故意给人难受,心思还算是细腻,总结来说,好人一枚,也不枉自己费了这么多心思追求他。

    这个问题上,徐瑶了解很透彻,她跟王博就都很清楚,这段感情是徐瑶先发起攻击,可同居之后,王博嘴里从来没有冒出来过这样话,他是一个很有意思男孩儿,没成之前自己怎么埋汰徐瑶也就那样了,毕竟那时候两个人没关系,他看不上瞧不起那都是过去事儿,现一起了,这种情绪抛开,好像徐瑶就从来没有主动过一样,至少徐瑶感官里,她真觉得王博没有丝毫因为这件事儿瞧不起她。

    两个人对两个家庭都隐瞒,徐瑶是习惯了,她自己能做自己主,能结婚回家一说就好,她结婚不需要娘家为她准备任何东西,只是通知,王博呢是怕五婶唠叨,一个是怕不成,行不行都要处处看,没有一定之前,谁能知道结果。

    可老天爷不按照王博套路走,五婶这是忙完了,五叔船大早上回来了,这一趟打东西不算是值钱,码头直接就开卖了,一般住这附近就都知道,买鱼虾啊直接来码头要比去市场便宜很多,市场卖到十块十二一斤码头也就五块钱,不过有一点五叔家不给收拾,卖这么便宜给你收拾了,还让不让人活了。

    今天打到鱿鱼比较多,五叔脸上都是疲倦,想来也是,王奶奶生这几个儿子,都有些显老,其实不是显老而是累,什么钱都是自己赚出来,成天这样里外奔波,能不累嘛,别人只看见王博家有钱了,却从来没想,这钱是从哪里来,出海放到耳朵里听听,这是一件多么有意思事儿啊,或许有人还觉得浪漫,可五叔每次出海,五婶都提着心,不让他去吧,他总自己这年纪还不算是老,自己不跟着去不放心,海上事情都是说不好,说是来浪,真遇上了,就全船都丢了性命都有,这就是靠运气吃饭。

    王博签单位,其实内心里高兴人就是五叔,他脑子虽然灵活可念书不行,吃不进去,要是王博也跟他似靠着这个赚钱,他一定不能让孩子干,他这个年纪怎么样都行,孩子还小呢,没有父母不希望孩子好,王博有时候也念叨自己累,能不累嘛,成天对着电脑,一加班就加到几点,可五叔来看,你工作就坐办公室,这可要比你爸我干活轻松多了。

    就说王博三伯,你以为那钱就都是天上掉下来?干都是累活,别人只看见赚钱了,没有看见挨累,他们哥几个就没有一个年轻,走出去,谁看不出来是农村人。

    五婶早上把这些琐碎事儿安排完就让人顺路把自己给送市内去了,换了一身衣服,自己出来怎么样都行,这不是去儿子家嘛,年轻人和大人想不同,五婶就怕王博挨饿,自己也不再他身边,怕他一个人过不好。

    徐瑶文件落家里了,回来取,五婶拧着门,徐瑶听见门响,以为王博也是东西忘记拿了,自己推门就问:“什么东西……”

    五婶张着嘴看着眼前人,她没有见过徐瑶,所以不知道徐瑶长什么样,这种事情她遇上过两次,一次夏侯芳待这里,这次又出来一个女,五婶头有点疼,她儿子这是怎么了?怎么专门往家里领女呀?

    徐瑶差不多猜到是谁了,说起来奇怪,王博他妈很少过来,至少徐瑶没撞上过,她还以为王博他妈对着他不怎么关心呢,试问一个妈妈从来不来儿子家,是不是有点怪异?

    “阿姨您好,我是徐瑶……”

    等等。

    五婶觉得这名字很熟悉,五婶笑呵呵,面上不动,却把徐瑶从头到脚看了一遍,没看上。

    模样可算不上是美女,五婶承认徐瑶不难看,可王博先天条件就摆这里呢,王博身上有什么不好?这用那句话怎么说来着,绩优股,对,她儿子可是绩优股啊,家里不拖后腿,个子又高,工作又好,简直就完美了。

    徐瑶晃晃自己手里文件,让开身体叫五婶进去坐。

    “阿姨真对不起,我公司还有事情,那个我中午回来您看成吗?”

    五婶笑,笑这个和蔼可亲:“行行行,去吧,我没事儿,我中午等你回来吃饭。”

    表面谁都说得过去,五婶不想给任何人难堪,当初对夏侯芳那是没有办法,根本就不能成两个人,徐瑶呢虽说自己没看上,可到底还是要听听儿子意见,怎么住一起去了?这孩子你说也是,你要是看上了你跟你妈打个招呼,该准备什么就准备什么,这么一声不响住一起算是怎么回事儿啊?

    五婶换了拖鞋,看看家里,徐瑶每天负责收拾,她能挤出来有限时间把屋子里都收拾干净。

    徐瑶是个喜欢干净女人,念书时候没条件,住地方又小,从小就有一个梦,想有一个房子然后认真打理,她每天也很累,回到家都说不定几点了,吃完饭跟王博出去跑步,跑步回来就会用四十分钟把家里从里到外都收拾好,这就是习惯,该洗衣服扔到洗衣桶里,早上上班要送洗就拎出去,中午吃饭时间就送去洗,其他跟王博分摊干,还没结婚也没有一定,她是不上手帮王博洗他衣服,帮着送洗是没问题,这跟亲自上手是两个概念。

    五婶家里到处看看,用手摸摸床头,确实没什么灰尘,卫生间收拾得很干净,推开客房门,估计徐瑶平时就是住这里,房间里跟原来样子差不多,就多了一台电脑,电脑桌上原本好像没有这些档案夹,五婶拿下来看看,也看不懂,上面写都是什么玩意,下面摆着一张徐瑶照片,好像是她公司照,胸口挂着一个牌子,穿着套装,看着就格外有那种专业人士感觉,五婶把照片放了回去。

    徐瑶中午还真就回来了,请五婶出去吃,五婶原本要做,徐瑶说自己应该请客。

    五婶问了一些问题,徐瑶都回答了,平时怎么解决晚饭,徐瑶没有隐瞒,她不会做,事实上也很少开火,实事求是大部分就都是买,五婶听了心里不满意,连个饭都不会做啊,不是说日本女很会过家嘛?她怎么没学学这个呢。

    面上依旧如沐春风,至少徐瑶感觉这个老太太不是白给,你她眼里就看不出来她有什么心思。

    或者是真没有,或者就是隐藏好。

    周六王博放假,跟徐瑶约好了要去看现代展览,五婶打电话叫王博回家一趟,王博说自己有事儿。

    “你先撂撂你手边事儿,先回家,我跟你爸有话跟你说。”

    这事儿五婶回去肯定就要跟五叔沟通,五叔听过之后,倒是没什么意见,依着他看,能找个女就不错了,王博会什么啊,狗屁都不会,就会上个班,也不会做饭洗衣服,所以干脆也别嫌弃人女,可五婶是当妈妈,当妈妈考虑角度永远跟当爸爸就不同。

    王博就是条件太好了,有着这种条件,徐瑶虽然也不差,可似乎就有点配不上。

    王博开着车回到家,进门他妈就提出来了,五婶意思是说,女孩子基因好,孩子基因才能好,你现什么都有不缺,你就缺一个长得漂亮老婆,谁家不愿意要漂亮儿媳妇,儿媳妇漂亮,将来孙子或者孙女就能好看,这是基因问题,五婶觉得徐瑶很好,但是是不是能有加好?

    王博听了就笑了,手里杯子放到一边。

    “妈,我听明白了。”

    五婶点点头,听明白了就好,能不能黄啊?要是能黄,那就赶紧黄,看着王博不肯对家里说,估计也是没怎么放心上。

    王博原本是没打算往明路上领,自己还说不清楚呢,现他妈一开口,王博心里反倒是有主意了,是,就差一个催化剂,他笑笑:“她挺好,工作好又独立。”

    五婶一听,这是要交往了?

    “你当初不是说她没皮没脸……”

    王博做了一个打住手势,当初那样说是因为两个人没有交集,现不同了,徐瑶是他女朋友,自己女朋友都维护不住,叫母亲这样说,以后结婚了母亲心里会怎么看?

    “过去都过去了,妈谁规定了就一定要男去追女?谁说女就不能追男?”

    五婶被问没有话讲,这就算是过了明路了,王博回到家跟徐瑶说,叫她也跟她父母说一声,明年不出意外话,那就明年结婚。

    徐瑶行动很,通知了家里,徐瑶她妈当然就是高兴,女婿条件好,能借上光。

    徐瑶拉着一张脸:“妈,应该给,我一定不会藏着,不该我拿出来你也别指望从我身上要,我就是个闺女,欠你跟我爸我也还了,到现我还背着二十万债务呢。”

    “你说这叫人话嘛?我跟你爸辛辛苦苦养了你一场,后你跟我们俩算钱、”

    这还没嫁呢,就开始跟娘家划清界限了?

    徐瑶无可奈何笑笑:“我说自认就是人话,那我也没有听说过父母跟孩子要拿出去钱,这钱你们要,我给了,我做到做女儿责任了。”

    她天生血凉,母亲这样女人,徐瑶看透彻,无论自己花了多么大力气去讨好她都没用,有徐青一天,有这个儿子,她这个女儿就不会被重视起来,她也过了徐瑶别人疼别人爱年纪,自己能掌握自己生活。

    她现活很好,很充实,她感谢父母给了她生命,没有父母就没有她今天,但是她并不佩服父母,如果有一天她自己做了妈妈,不敢说会有多好,但是即便生两个孩子,她也会保持公平,无论男女。

    徐瑶她妈被堵了一句,说不出来话,女儿说就都是真,她还能说什么?

    徐瑶跟王博两个人跟两家都说开了,关系似乎就近一步了,挣都多,钱花不完花,想过小资日子太轻松了,王博就是工作忙,大部分想出去看个电影吃个饭,这都不现实,回到家铁定天都黑成什么样了,他自己也累,懒得出去动。

    如果王博不懒话,后也不一定就是徐瑶得到他了。

    徐瑶也兼职,挣到一笔钱之后自己就会犒劳自己一顿,晚上叫海底捞外送服务,人家都给摆好了一样一样,王博进门就能吃,吃完他先工作,工作完了眼看着十二点了,徐瑶还没有睡觉,两个人出去围着小区跑两圈,王博跑要多,他身上有太多精力花不掉。

    男人嘛,要么拼事业上,要么拼床上,他是事业完全不需要动脑,每天都做一样有什么难度,床上呢,自己还没接触,没开荤男人就少了一根筋,对这事儿也不是就特别热衷,至少现还没想起来呢,围着小区跑了六圈,徐瑶先回家里了,已经洗过澡了,自己吹干头发就准备睡了,王博打开门,跑一身都是臭汗,自己进去洗澡,等出来时候没看见她,以为她睡了。

    推开卧室房门,徐瑶人他床上呢。

    “一起睡?”

    王博有点头大,早上醒过来他自己都怀疑自己身体是不是有什么问题,一个女睡你旁边,你竟然没动她,又不是结婚十几年,怎么会这样呢?有点不可思议。

    王博床上从来没有多过女人,这种感觉很不错,身边躺了一个很柔软,早上起来,两个人就都有点讪讪。

    王博先送徐瑶去上班:“你没打算买个车?”

    她天天上班也不方便啊,他不可能天天送,他单位太远了,也够不上时间,今天这是上班晚,才送了这么一回。

    “还没有学呢,学完再说吧。”

    徐瑶老早就动了买车心思,就是手里没有钱,背那二十万债虽然不多,可至少这一年她是甭打算有动作了。

    王博徐瑶下车时候把她包递给她,碰到了她手,王博顺势拉着:“晚上我不能接你了,自己打车回家吧。”

    徐瑶有心动感觉,第一次被人家拉手,这种感觉挺怪异,心脏扑通扑通跳,她还以为所谓爱情就是做给世人看嘛,两个人走到一起,就是家庭合适,原来是这种滋味儿。

    王博是个男,该出手就出手,自己板正身体对着车窗外人摆摆手,就开车走了,徐瑶今天脸上一直带着笑,看见谁都笑眯眯,心情就是好。

    晚上下班回家,难得试着做了几道菜,可惜他回来太晚了,王博单位吃,分红分了下来,一共拿了二十二万,当然单位有拿比他多,王博也不羡慕,自己才来几年啊,着什么急,一口吃不成一个胖子,这分红差不多大家心里就都清楚,全办公室都知道王博很有钱,因为他没有消费地方,没结婚,不养家没孩子,有钱没地儿花啊。

    谁家要是有用钱地方就跟王博借,王博倒是想装穷,可是装不出来,他确实没有经济负担。

    开车眼看着就要靠近小区附近了,自己给徐瑶去了一通电话。

    “我马上要到小区了,要不要出来接我?”

    徐瑶换了衣服,自己拿着钱包,原本不想买什么,现他既然提出来了,就顺便出去一趟吧,王博车进了小区,车灯开着准备往停车场去,那条路平时有散步,今天没什么人,自己像附近看了一眼。

    徐瑶走两步走到车窗前,王博看见她就停下了。

    “我外面等你,我们俩去超市买点东西,你是不是要换个牙刷。”

    男人总不如女人细心,王博停好车从下面上来,徐瑶拉着他手,这次没用王博主动,她手贴着王博,身上就穿了一件毛衣,王博怕她冷,搂着她肩膀,两个人径直去了超市。

    第一天是王博打电话,第二天是徐瑶主动出去接,自己忙工作,看着时间觉得他差不多回来了,这几天就都是这个点回家,自己换了衣服出去,果然没有五分钟,王博就开车回来了,从车上拿下来水果。

    “我买了两盒草莓,你晚上工作时候吃。”

    王博要是疼起来人,也会花心思,你说他下班这么晚,这肯定就是直接去超市,能不叫人感动嘛。

    徐瑶工作就客厅,王博也客厅,两个人相互不打扰,有时候没事儿两个人窝一起看电视。

    “王博处对象了?”

    五婶笑:“嗯,原来我没看上,他自己愿意,愿意就愿意把,我总不能强按着他去喜欢谁。”

    王妈妈也点头,五婶把照片拿给王妈妈看,王妈妈一看,哎呦,这外貌可不是订好呀。

    五婶笑笑:“谁说不是啊,吃迷魂药了,自己愿意,那就处吧,都住一起去了。”

    五婶给徐瑶打电话,叫她这个星期跟王博回家,徐瑶面子上功夫不错,该买就买,自己没什么舍不得,钱这个东西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再说听王博讲就知道他家里关系比较好,是个聪明人就不能这上面算计。

    去了也是大大方方,谁问什么就回答什么,能帮手就帮一把,不会就说自己不会,五叔喜欢这孩子。

    老公公看儿媳妇,好像是个女就会觉得不错,不会挑出来什么毛病,王爸爸那就是三棍子下去都不带出个响,谁问什么,就挺好,二叔也不是讨厌人,三叔是压根就不管,这跟他有什么关系,又不是他娶儿媳妇,王博高兴才是真。

    “我姐呢?”

    王博跟王妈妈身后问了一句,王妈妈没好气说着:“你姐成仙了,我都几个月没看见她了。”

    王冉才结婚时候就恨不得每天扎娘家,平时晚上也回去,周末也回去,到现别说周末了,一个月能不能看到面一次?好几个月看不见就是正常情况。

    王博挑挑眉,一听就知道王妈妈不愿意了。

    “我姐了不起。”

    王妈妈撇嘴,了不起什么啊。

    王博觉得人跟人之间相处就是一个气场问题,合适怎么都行,不合适就怎么都是错,要是王冉家里,简宁外面,也许早就出问题了,现王冉外面,简宁多照顾家里,也许就把姐夫心给拴住了,叫他没有时间去想别,王博耸肩。

    徐瑶给王奶奶买了不少东西,老太太就笑。

    “我大孙女总是挂念着我……”

    得,又认错了。

    谁买东西,王奶奶直接都认为这就是王冉买,三叔儿媳妇前几次就开玩笑说,不给奶奶买东西了,总把自己给认错,说是王冉姐买,她们两个长得一点都不像,当然这也就是笑话。

    徐瑶笑呵呵也不往心里去,老人糊涂了,你还跟她较真,那就是二百五。

    也不知道谁开玩笑,说着说着,王博就非要背着他奶院子里转一圈,小时候王奶奶也没少背他们几个孩子,有良心孩子呢,就记着,王博背着王奶奶,五婶看着就笑,孩子孝顺她看着心里也得劲儿,也高兴。

    “奶奶,我媳妇儿好看不?”

    “哪个是你媳妇儿啊?”

    王博摊手:“完了,白溜须了,半天还没弄明白哪个是我媳妇儿。”

    大家就笑成一团了,王奶奶算是长寿,看着身体这样子估计活个几年没问题,可老人家事儿都不好说,二婶每天任务就是陪着老太太,老婆婆就是这点好,从来不会难为人,你看她糊涂是糊涂,不耽误你正事儿。

    领着徐瑶回来,徐瑶就觉得这种感觉太好了,谁都需要亲情,谁都不是石头缝里蹦出来,徐瑶看着王奶奶就喜欢,她跟自己家缘分可能是浅点,亲妈亲爸缘分浅那就努力跟公婆相处好吧。

    王博将来结婚也不会跟他爸妈住一起,跟老人家打好关系没有错,今天徐瑶看见三叔儿媳妇了,见识到了什么叫长袖善舞,就没有人家想不到事情,一整天笑眯眯,孩子孩子照顾很好。

    三叔儿媳妇家三个孩子,三个孩子就没有一个闹,老大还领着老二,看着就一点不像是城市里孩子,随便跑随便玩,小孩子还不讨人厌,小那个就跟着爷爷奶奶,也不会闹。

    养出来一个听话孩子不算是本事,家里有几个孩子,几个孩子听话,那就是本事了,孩子小从小接触多就是母亲,他们能是什么样,大部分就都是看这个母亲本身是个什么样。

    晚上睡觉,王博第一次把手伸到徐瑶睡衣里,近亲密接触多了,王博总觉得其实男人跟女人区别也不是太大,摸到了才能感觉出来,区别大发了,难怪有些男人就喜欢摸着女人睡,感觉就是不同。

    徐瑶脸有点发热,试问身上多了一只手还是不属于你自己,自己没吭声,王博见她没吭声,自己胆子就大了一点,黑暗当中谁也看不清谁脸,他就想,你说自己要是低头含了,会是什么样感觉呀啊?

    徐瑶就看着有个头凑了过来,然后身体绷得有点紧,不知道应该是推开他,还是叫他继续这么含着。

    王博这一觉睡很好,昨天晚上有点激动,当时脑子里就想着干脆把她裤子拉下来成了就完了,到底是没有做,为什么没有做,或者说自己为什么停住了,他也不清楚,可能自己是圣人吧,他如此想着。

    这手就一个晚上都没离开徐瑶胸,早上徐瑶翻身,他就贴着她后背,大长手就人家睡衣里,动不动还要捏两下,这还是没有清醒状态下。

    早上起床,徐瑶老早就上班了,觉得有点没有办法沟通,不好意思了,就跑了。

    王博上班心情也不错,难怪要结婚啊,床上多一个人,感觉可真好。

    笑呵呵一整天,今天还多话呢,看见谁都能招呼一声。

    “你小子这是捡到钱了?一早上就笑眯眯……”

    比捡到钱可高兴多了,晚上加班难得一点抱怨都没有,开车往家里回,路边看见卖糖葫芦,给徐瑶打电话。

    “要不要吃糖葫芦?”

    到家,徐瑶小区里等他呢,接过他手里东西两个人就往家里走,徐瑶也吃过了,外面吃,王博下班就打电话说加班,单位吃。

    徐瑶是真想结婚了,有这么一个人,办成自己亲近人,这种感觉就真很好,她会用自己全身力气去爱王博,去努力过好每一天生活。

    徐瑶伸手跟王博要工资卡,王博倒是没有犹豫。

    如果徐瑶提早一年伸手要这个工资卡,恐怕王博心里就得不愿意。

    “我工资平时不多,也就是到年尾分红给多。”

    王博没怎么意说着,徐瑶也把自己工资情况跟王博说了,王博不愿意听,你挣多少那是你事儿,跟我讲什么。

    “你听着。”徐瑶很认真。

    两个人走到一起,有些事儿就必须透明,包括她替她妈扛这二十万,全部都说了。

    “我爸妈跟你爸妈不同,对我爸妈你不需要想太多,他们要是跟你要了什么,你必须告诉我。”

    徐瑶理财是一把能手,家里钱花到哪里去,不管王博看不看她都有做一份花出记录,包括理财拿出去多少钱拿回来多少钱,徐瑶她妈原本是想女儿要是嫁好,娘家也跟着借力,结果到现女儿那边就没动静了。

    “我问你,王博工资卡你要到手没有?”

    徐瑶听着母亲话觉得有些腻歪,她都习惯了自己路自己走,这个时候万万就没有必要,娘家出手管道理。

    “王博家里条件好,你们要结婚,房子买了吗?写不写你名字?徐瑶啊,你还有个弟弟呢……”

    徐瑶冷笑,有弟弟怎么了?用婆婆家钱去管弟弟吗?

    徐瑶是当耳旁风,有时候时间闲了,给未来公婆买点东西,农村那边吃完饭回家,家里也打理很好,跟王博感情很是融洽,王博不加班时间里,两个人约会去看电影,或者买点零食坐家里沙发上,晚上跑完步到床上闹一会儿。

    王博能坚持多久不破了她那个后一层?

    答案是七天。

    他也就忍了七天,那天真不是打算好,就是她逗自己,他没忍住,两个人就是闹着玩,王博狠狠咬了她一口,徐瑶就有点生气了你往哪里咬呢,不疼吗?

    “你属狗呀……”

    徐瑶用眼睛一瞪他,王博当时心里感受就是,你还敢瞪我,一会儿我就让你求饶,结果闹着闹着,等自己裤子都扒下去事情就回不了头了,晚了。

    脑子里就剩一股子冲动了,等埋进去之后,就一个感觉,爽。

    当了这些年老处男,破壳也是不容易呀,八点多上床,大半夜又来了一发,到底是年轻,身体好,加上头一回,徐瑶睡迷迷糊糊,王博就压她身上了,呼吸有点急,徐瑶都要疯了,大半夜,之前不是来过了嘛。

    “你给我滚……”

    “老婆,好老婆……”

    可见男人都是一个样儿,有求于你时候你说天是红色,他就眼瞎说天是红,别说是红,就是银光绿他都能睁眼睛说瞎话说没错就是那个颜色。

    王博腻叫人肉麻,徐瑶就从来没有见过他这样一面,有点出乎意料,她不接受吧,看着他难受,接受吧,她自己难受。

    王博腻她胸口,一口跟着一口往上,眼睛里就都是柔情蜜意,徐瑶就想笑,他到底是为了什么觉得自己好?因为这个呀?

    你叫他顺心了,他就还你一个顺心如意,王博难得大清早厨房弄三明治,这个他不如徐瑶做好,弄桌子上到处都是面包渣,可心里就是心疼屋子里那个女,有句老话说还是有一定道理。

    床上你能降服住一个男,你生活至少圆满了一半了。

    王博是个不会做饭人,也很少碰这些,他感官里,需要他动手吗?有钱什么买不到呀,有钱就能吃饱。

    给徐瑶送到单位,那个热情劲儿,叫徐瑶都有点承受不起了,至于吗?笑就跟一只偷吃到大米老鼠似,徐瑶无语,下车时候王博叫她慢点。

    “你晚上想吃什么,我去给你买。”

    徐瑶笑了:“你要是为了这事儿,我给你个答案,你不需要溜须我,晚上我身体要是能行,我答应你,不能行,那就没办法了。”

    她也不好意思,可这话还是说出来了,徐瑶说完王博脸一红,自己有点不好意思了。

    到单位难得这一天就不停给徐瑶发微信,徐瑶不工作时候也回,说就都是工作上那点事儿,可就是有话题,说不完话,王博手机不离手,同事也不是眼睛瞎。

    “处对象了?”

    王博就是想把这事儿过明路,大家都知道,别人以后也不用帮着他介绍对象了,他自己有。

    “嗯。”

    “干什么呀?”

    男人之间聊天,先问问你准老婆什么单位,做什么,工资差不多能有多少,然后心里有一个数。

    王博乐呵呵:“一家日资企业做翻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