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282 没有十全十美

282 没有十全十美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不是一起上班也不是一起下班,每天只能回到家见到,徐瑶跟王博的生活就是这样的。

    徐瑶从来不会觉得自己倒追男人是一件丢人的事情,如果自己不曾主动,今天王博就不会变成她的,自己幸福了才是最重要的,接触王博慢慢的了解,了解他整个家庭,徐瑶更加不后悔,王博爸妈都是地道的老实人,你看着家里是条件很好,可五叔五婶没有什么说道,过的也就是一般人的日子,那房子现在农村家家不都是这样,王博家地方大,可乱的很,除了两个大房子以外剩下全部都是仓库,各种仓库,里面外面的,看着一点规矩都没有,五婶也不像是人家那样能收拾的,主要占地面积大,什么东西家里一堆就都是,怎么收拾,这也不衣服你说拿就能拿走的,徐瑶看得出来五婶对她不是很满意,换个位置想想,自己当妈了,遇上自己这样的,也不见得就满意,实在是因为王博条件很好。

    王博这段公司效益好,加班简直就是加飞了,晚上十点能到家,车都不开了,他没有那个精力,他不开车的时候车就顺便给徐瑶开了,她的车票也考了下来,早上六点多他出家门,每天除了公司就是家,王博连趟超市都去不了,等他回来的时候差不多人家也关门了,更加别说其他的娱乐。

    国家修改法定假日休息,说是除夕依旧要上班,大家闹的沸沸扬扬的,徐瑶肯定就是要受影响的,不过影响也不算是太大,上不上她都没有太大的问题,王博就压根不用考虑休息的问题,一个星期给一天假已经是他们公司仁慈了,你想赚的多还想休息的多,那就全部都是你的了,想的美。

    别人法定什么假期不假期的,王博一年到头也就放不到三天的假,可怜吗?

    “呵呵……”自己坐在沙发上就一直傻笑。

    别一直让他以为自己是不平等人群,这回好了,大家都不放假,平等了,别说他坏啊,去年过年就放了两天假,别提多郁闷了。

    徐瑶看了一眼王博,怎么觉得这人是在幸灾乐祸呢?

    “你笑什么、”

    “觉得终于平等了,真好。”

    大家一起上班,太好了。

    徐瑶摇摇头,王博单位对着他们也算是够好的了,加班平时都是几倍几倍的给加班费,当然用起来他们也毫不客气。

    *

    芳芳跟苗军已经处了两年,这两年当中芳芳不是没有想换工作过,想很容易做起来却很难,家里能用的关系太少,那个姑姥姥家里有本事,可不愿意帮忙,每次帮一点小忙就恨不得从她家里扒下来一层皮。

    夏侯令对着夏侯芳是越来越不耐烦,自己在单位肯定是干不上去了,他这个年纪这就是到头了,自己发展不顺利女儿又不如别人家的,夏侯令就没搞明白,为什么夏侯芳机遇就这么不好呢?他心里很清楚女儿那工作不好,就每天上班,能跑死人了,没本事不好能怎么办?

    苗军这小子夏侯令也见过,工作是跟芳芳一样的不好,工资不多也不少,说得过去,家里条件好像还算是可以吧,至少房子给买了,夏侯令有动过想给女儿买车的心,可实在手里有些羞涩,再一想这个家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不就都是拿出去给芳芳念书了嘛,结果狗屁没有念出来,早知道这样,当初她愿意学成什么样就学什么样吧,何必把钱扔到水里去呢。

    典韦也是愁,苗军家里要是能给他买车的话,恐怕早就买了,这都处两年了,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啊?芳芳在拖年纪可就大了,明年是肯定就要结婚的,按照典韦的意思,至少女儿结婚他们还能收回来一点人情来往,就这样吧。

    “苗军啊,坐。”

    典韦对着谁表面看着都说得过去,苗军坐下身,他挺会来事儿的,围着典韦说说话,芳芳回了自己的房间,她跟王博恋爱的时候,她有一个同寝的跟王博同寝的也是认识,现在这两人还在联系呢,前一段同寝的朋友打电话,就说到这事儿了。

    “你傻,芳芳王博现在发展的老好了,你就是缺心眼你放弃他。”

    朋友说王博在中远,光是一年的分红就能拿到二十万以上,还有平时的工资呢?你要是聪明你就应该紧紧拽住他,不松手才对。

    芳芳跟王博分开都这么久了,感情也淡了,说实话在大学里感情不错,现在回头想想,没有太多的感觉了,心里也只是笑,别人好那是别人的本事。

    “哪天约你妈出来一起吃个饭。”

    苗军答应了,没过几天就跟自己妈商量好了,两家一起吃个饭,苗军他爸爸似的人不错,看着很有涵养那种,一看就不是一般人,典韦闹不明白,她接触人算是接触多的,苗军爸爸要是这样的话,家里条件应该很好的,怎么就连一辆车都买不起?

    苗军妈妈很热情,对着苗军爸爸别提多好了,吃饭的时候就围着苗军爸爸在转。

    “老刘你吃这个。”

    这句话叫典韦听出来不对了,苗军姓苗,他爸爸怎么会姓刘?这是怎么个意思?

    苗军这小子只能说也是有心眼的,家里的事儿很少跟芳芳说,偶尔提也就是正常说,就连夏侯芳都不知道他那爸爸不是亲爸爸,是他妈后找的,吃着饭呢,那姓刘的手机响,自己有些歉意的起身出去接听了。

    “我去个洗手间。”典韦起身微笑着离开,她是真的去洗手间,回来的时候听到的。

    “我不用你们管,你们苗姨就能照顾好我,你们该忙就忙你们的,我自己的钱我自己说了算……”

    苗军跟他妈姓?

    典韦脑子里有点乱套,这是来商量孩子结婚的事儿,在桌子上肯定就是要谈的,苗军妈妈摆出来的姿态对着夏侯家好像有点高。

    “房子我们家出,装修我们家也出,现在不流行叫女孩儿出装修钱,是个女的就都怕将来离婚了带不走……”

    “妈……”苗军的脸子拉得很冷。

    典韦从侧面观察,这苗军是有脾气的,你看他对他妈说话的样子就能感觉得到,苗军他妈却不在乎,话得说明白了,这样以后大家就都没有不高兴的。

    “你们家要是能买辆车就给买辆车吧……”

    这话说的叫夏侯令典韦都不舒服,不买能怎么地?谁规定了,女孩子结婚就一定要买辆车?他们家的钱都是现挣现花的,哪里有钱买车?

    “大姐我听着你叫这位刘……你们这是……”典韦笑笑的看着苗军的妈妈。

    “这是我老头,我们俩后走到一起的,他是公安局退休的局长……”苗军妈妈脸上一副焉有荣幸的样子。

    苗军他妈今年最多也就是五十多吧,那老头子看着可都像是七八十了,这是怎么个情况?找了这么一个老的,是等着老头子死了之后拿遗产?

    当着人家的面,典韦不能问清楚,原本说谈结婚也没谈成,典韦就是不往这话题上挑了,她心里觉得有点不对劲儿,在观察看看吧,夏侯令也是看出来了,夏侯芳看了苗军一眼,她到现在才知道他家的不是亲爸而是后爸,这些他从来没说过,哪怕芳芳跟苗军聊天的时候,苗军表现出来的那就是,他爸爸怎么样怎么样,也是一副满脸笑意的样子,现在这见过之后,芳芳也觉得搞笑。

    “他妈这后老伴你知道怎么回事儿?”

    芳芳摇头。

    典韦恨不得打女儿两下,你这个虎孩子,你处对象这些你都了解不清楚,平时干什么去了?傻孩子啊,女人一辈子就是得找个稳妥的男人,后半辈子才能幸福,这苗军首先就不诚实,是后爸没有什么不能说的,可他竟然没有提过一句。

    “他家住哪里你知道吗?”

    芳芳点头,这个她是知道的,苗军领着她回去几次。

    夏侯芳回到房间里,苗军的电话,她看了一眼就接了起来:“喂……”

    “到家了?阿姨跟叔叔没有生气吧?不是说定明年五一结婚嘛,酒席现在就得定,不然到明年来不及……”

    酒席?

    芳芳成绩不突出可不代表她就是一个傻子:“你从来没有跟我说过你是后爸,我也从来没有见到过你的这位爸爸……”

    苗军不解,这跟他们结婚有什么关系吗?

    “芳芳你是不是想的有点多啊?老年人总不能叫她自己孤孤单单的待在家里吧,他们愿意在一起,我们当儿女的只能同意,能照顾就照顾一点,能孝顺就孝顺一点,你别告诉我,你还反对老年人再婚……”

    苗军没有讲实话,他妈跟那个老刘局长根本就没有登记过,人家刘局长的儿女全部都不干,一旦真的结婚了,将来老头儿死了,家里的房子钱都怎么算?苗军他妈原本是这家的保姆,老保姆,后来两个人谁知道发生感情然后就在一起了,就是个伴儿被,那个老刘局长每个月给苗军他妈固定的三千块钱,这三千块钱不包含任何的家庭开销,就纯粹是给苗军他妈花的,为这老刘局长的儿女也没少干。可架不住老头儿愿意。

    夏侯芳争不过苗军,不过也没说五一结婚不结婚的事儿了。

    典韦这上班就有点不放心,知道那小子家里住在哪里就好,她得打听打听去,这位置记得有同事家住那附近的,典韦中午吃饭去找了另一个部分的同事。

    “小白……”

    同事小白家就是住在那附近的,她爸妈都是退休的干部,家里条件不错,人不漂亮可白的很又白又胖的像是一个大馒头看着特别喜庆,典韦长相比较出众,自己又会穿衣打扮,毕竟混了这些年不是瞎混的,典韦挽着小白的胳膊,两个人亲亲热热的去吃熏肉大饼了,典韦请客。

    “你说吧,要求我干什么?”小白一副怕怕的样子,跟着典韦开玩笑,同事一场别来这套虚的,有什么事儿就直说被,要不然突突然请她吃饭干什么。

    “我女儿谈了一个对象,好像是住你家附近的,你认识吗?”

    小白觉得这名特别不熟,要是住在那附近的,她家是老住户应该熟知的,没有这人啊,他们这院还很少有租房子的,谁家都不差那点钱,租房子干什么。

    “是住这里的?他爸爸妈妈叫什么名?”

    典韦说爸不是亲的是后的,妈妈叫什么,小白说真是没想起来,回家问问的,典韦呵呵的笑,叫她多吃点,两个人就说起来单位那点事儿,女人嘛凑在一起总有话题聊的。

    小白回到家,好半天才想起来典韦求自己的事儿,问自己妈,她妈也是觉得有这人吗?

    要是说老刘局长的名字他们都能知道,可说苗军的妈妈,苗军他妈跟这个老刘一起过也不过才四年而已,算是新来的,人家哪里能知道她叫什么,平时大家聊天都说老刘家的那个老保姆,这说的就是苗军他妈,可那人叫什么,没人知道。

    “住在这里的?别是弄错了吧。”

    小白耸肩,算了,不知道就算了吧,晚上全家坐在一起吃饭,她妈问小白怎么想起来问这个人了,谁让问的,小白说是同事。

    “她女儿谈了一个对象,说是住在这里的,那小伙子的爸妈好像后到一起的,叫什么来的,苗军啊……”

    小白她妈还是想不起来,苗军这名字就更加陌生了。

    苗军周末过来,他妈给了他两万块钱,这就都是自己攒下来的,老刘对她很大方,苗军他妈也是会哄人,她虽然年纪不小了,可到底比老刘大呢,说句好话一个老头子还不简单就糊弄住了,她不求别的,自己只求能为儿子分担一点,谁的儿子谁心疼。

    “拿着吧。”

    苗军不太愿意拿这钱,总觉得这钱是从别人手里算计出来的,不是堂堂正正来的,心里有点抵触,苗军他妈可不管,觉得孩子傻。

    “老刘跟我说,将来这房子有你一半。”

    苗军觉得屁股有点坐不住,他那个房子里面大部分的钱就都是老刘局长拿出来的,当时那打的,人脑袋差点没打成狗脑袋,还来?人家的房子他可不要。

    “妈,你别总跟他要这要那儿的,你自己过好了就行,以后别给我钱,自己留着花……”

    苗军他妈看着儿子,自己轻叹一口气,她过好过坏自己都这个年纪了怕什么,就是担心苗军。

    “说什么傻话呢。”苗军他妈觉得这些都是自己应该得的,当初她跟老刘要登记,你看看他那些儿女就跟防贼似的,死活不同意,他们一年到头来家里几次?不是自己陪着老刘啊?老刘对她儿子好,给点什么算是什么啊?

    老刘局长待遇很好,手里也算是有些钱,以前没少捞,自己手里藏了一点,当过官的自己主意也是大,有时候儿女也管不了,加上苗军他妈会说话,会拉拢人,钱没少往苗军的身上贴。

    她要这些就是名正言顺的,她自己没有工作,以后总得为自己着想吧?老刘要是去了,自己怎么生活?

    苗军就抱怨他妈,当着夏侯芳家说那些话干什么。

    “我是要他们不能小瞧你,你继父也是当局长的,我们家不高攀他们。”

    苗军不吭声了。

    苗军他妈送走儿子,到楼下又交代了两句:“苗军啊,等过些日子,妈跟你爸爸说说看,能不能给你换个单位。”

    苗军压根就是一点没抱希望,要是能换老早就换了,何必拖到今天呢,要是老刘局长年轻个三十岁办这事儿就不难,可惜他已经退休太久了。

    小白她妈猛然就想起来了,老刘家的那个老保姆是不是小白同事要找的那个人啊?

    给小白去了一个电话,:“要真是,那可找这样的,当是什么光荣的事儿呢,那老太太算计的很厉害。”

    谁家就都有老人,当时老刘拿钱给后老婆的儿子买房子,一口气拿出来将近五十万,那人家儿女能干嘛,就杀上门,跟老保姆好个掐,那老保姆也是一个厉害的,骑人家女儿身上打,老头子听话,儿女也劝不住,最后拿也就拿了,不过人家儿女能咽下这口气嘛,就是等着老头赶紧蹬腿呢,然后把人撵出去。

    小白叫住典韦:“这回你还真得请我吃个饭好好感谢我了,打听到了。”

    典韦跟小白在楼下讲话,按照小白讲的,不管人着调不着调,那是人家本事,有这种老太太你就不用发愁以后了,她要是能算计估计那老头子的家产都能被她划拉到手里,要是不能算计,至少钱也没少得不是。

    “人好像不怎么行,我妈说当初拿钱给她儿子买房子的时候都打起来了,骑到人家女儿的身上打人……”

    典韦一听脸就铁青了,这算是什么家?

    典韦跟夏侯令也算是比较有知识的家庭,叫女儿嫁给一个老保姆的儿子?不管是好保姆还是不好的保姆,这说出去都没的听,就冲这一点就不行,不能成。

    典韦给女儿打电话,女儿这两年一直不回家,就住在她外婆家,她那个舅舅舅妈可真都是好人,就从来没说过孩子一句,愿意住就住,这不一口气住了两年。

    “你晚上下班回家,爸爸妈妈有话要跟你说。”

    夏侯令就数落典韦:“就这样的人,你还能跟他们家谈结婚呢?我女儿找了一个老保姆的儿子结婚,你是怕不够丢人还是怎么样啊?”

    夏侯令觉得现在这事儿多常见啊,经常闹上电视,一个弄不好将来苗军这妈也得上电视,夏侯令就是看不惯那样的人,瞧不上,典韦也呛了一声:“我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你看看你这两年对芳芳,又是数落又是骂的,孩子头脑不好你怪孩子吗?我们遗传不行。”

    典韦也是生气,谁不希望自己家能出一个天才,谁不希望自己儿女能考上清华北大,那没有那个命你要怎么办?

    “我们俩都是大学生,养出来一个女儿狗屁不是……”

    夏侯令跟典韦那年代大学生很值钱,要工作有工作,要什么有什么,可到了这个年代,不是叫个大学生就能有用的,有的大学生毕业还找不到工作呢,多了去了,夏侯令是心里严重失衡。

    “王博那时候我就动心,你说不行。”

    “你少提姓王的,我们家就看不上姓王的怎么了,你愿意你嫁去……”

    芳芳进家门,典韦就跟女儿说了,典韦一贯是向着孩子,夏侯令愿意怎么发飙那都是他的事儿,典韦搂着女儿坐在女儿的房间里,房门紧关着。

    “你要是听妈的话,就别处了,苗军有没有跟你说过他妈以前是给那个刘局长当保姆的?”

    夏侯芳也是有点惊讶,真的没说过,从来没有听苗军说过的。

    “没说过吧,这小子不诚实,芳芳算了,跟他黄了吧,这样的男人以后也不是值得托付的……”

    夏侯芳就是这点好,她听她妈的,典韦叫黄,就真的找了苗军说要黄,芳芳自己心里也是有主意,交往了两年,你连句实话都不敢对我说,这都要结婚了你才迫不得已的是不是?

    “你说这个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要黄,总得有个理由吧。”

    苗军不理解芳芳,他们处的很好,怎么突然就说要黄?总得给他一个解释吧,因为什么啊?

    夏侯芳冷静的看着苗军:“我们俩谈恋爱的时候你是怎么跟我说的你的家庭?你妈妈是做什么的?”

    苗军脸上有点讪讪的,可依旧在编瞎话。

    “我说的就都是实话,我妈就是后找老伴的事儿我没跟你说……”

    要说芳芳前几秒有点舍不得到现在就没什么好留恋的了,到现在依旧不肯说实话,当保姆这并不是一件丢人的事情,完全可以大大方方的说出来,你掖着藏着的,你原本就是没打算敞开心扉的跟她谈。

    芳芳这决定下的很快,就完全不搭理苗军了,苗军天天找夏侯芳,可她跟别人也说他们俩黄了,芳芳还算是忠厚的,没对别人讲过苗军什么坏话,他家里的那些事儿芳芳更加是没有提过,黄都黄了,还讲人家的不好干什么。

    回到家,舅妈已经做好饭了。

    “芳芳吃饭了,舅妈今天给你炸鱼了。”

    芳芳跟着姥姥舅舅舅妈一起吃饭,舅舅家的孩子在外地,很少回来,姥姥家也就她自己,她住这里,姥姥是高兴,觉得天天有人陪着,舅妈给芳芳夹口鱼。

    “舅妈单位有个男的不错,要不要看看?”

    当舅妈的还是关心外甥女的,典韦做人不算是差,表面功夫向来极好,特别是跟娘家的关系,她跟舅妈从来就没红过脸,舅舅这人心肠也是比较好,要不然当时芳芳找工作他也不能下力气,人家亲爸都不着急呢。

    “舅妈,我不想看。”

    舅舅开口了:“你要是听我跟你舅妈的,你就看看。”

    姥姥就好奇,这男的是什么条件啊,舅舅就说了,姥姥听着有点不满意,太穷了,家里什么都没有。

    “芳芳舅妈不会坑你,这孩子家里是指望不上,他爸爸住院前几年拉了不少的饥荒,在我们单位干了好几年了,人舅妈是能看出来的……”

    谁家舅妈的愿意承担这样的责任,过好了行,过不好呢?给人介绍对象这事儿可大可小,她要是能管自己也不愿意管,那姓苗的品性不行,赶紧得叫芳芳转移注意力,芳芳是个好姑娘。

    就冲这点,舅妈到底还是伸手管了。

    夏侯芳同意见了,说真的那个张梁的情况简直糟糕透了,要什么没什么,模样说好看吧也不见得就有多好看,可个子高,特别的高,夏侯芳自己跟他接触几次之后也品出来了,一个男人到底好不好,其实自己细心留意留意就能留意出来的,特别绅士,可能是照顾父亲照顾的挺久的吧,喜欢照顾人,苗军那是他自己藏的好,不能怪芳芳没有发现。

    舅妈把张梁叫到家里,姥姥看着张梁这个头可真喜欢,大个儿啊,怎么看怎么敞亮,就是这家……

    看孩子说话办事儿,姥姥都挺满意的,舅舅也是觉得好,告诉芳芳多接触接触,多了解,行不行的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儿,接触多了才能感觉得出来。

    典韦跟夏侯令就是不同意,条件太次了。

    找这样的还不如单身呢,嫁给他干什么?就为了跟他一起过苦日子?夏侯令在觉得芳芳不争气,可到底那是自己的亲生女儿,得为她打算好了,自己没能力,在找一个没能力的人,那日子就更加没的过了。

    典韦也是苦口婆心的劝,可这回芳芳不听话了。

    “你听妈妈说,芳芳啊,我们家情况你也知道,现在除了这个房子这辆车什么也不剩了,爸妈还能留给你什么?你就听话点吧……”

    夏侯芳从家里出来,外面飞着大雪片子,张梁给她来电话,问她在哪里,芳芳说人在哪里,张梁过来的很快,也是才下班,自己看着芳芳就穿着大衣连条围巾都没有围,自己取下来脖子上的给她系上。

    “省得雪落到脖子里化了。”牵着芳芳的手跟她一起上公交车然后把她送到她姥姥家,平时芳芳上班的时间没有办法约会,张梁就每天几条短信,会提醒她明天是什么气温,要记得穿厚一点,张梁不会说什么甜言蜜语的,他自己清楚自己条件不够好,他跟芳芳说,我也许不能给你别墅不能给你豪车,不可能拿出来几十万给你买一个包,我喜欢做饭,我能动的一天,我绝对不让你进厨房。

    这似乎就是张梁说的最叫芳芳感动的一句,哪个女孩儿不爱做梦呢,苗军是现实型的,从来不说这些话,有什么自己都瞒得紧,不像是张梁,他家里是怎么样就说怎么样的。

    芳芳跟张梁真是冲动了一把,认识不到五十天就领证了,领证领的很是顺利,也不需要偷户口本,拿着钥匙回家找出来直接两个人就去了,领了证,芳芳觉得自己心安了,是的,对工作好像也没有那样的不满意了。

    不好就不好吧,谁一辈子都能一帆风顺的,自己想要什么来什么,太不现实了。

    姥姥的脸色不是很好,叫你多接触,你弄了一个闪婚,这丫头就是被她爸妈给惯的,舅妈脸也是有些讪讪的,毕竟是自己介绍的,你说这事儿干的,张梁这孩子也虎,怕芳芳跑了是吧?

    舅舅跟舅妈都有点埋怨张梁,夏侯令都要气疯了,典韦也生气可结婚都结了还能怎么办,只能背后偷偷给芳芳捅钱。

    张梁家条件可真不好啊,房子都没有一个,租的,还是小房,你没有听错就是那种农村的小房,因为这样的房子省钱,一个月的租金很便宜,张梁他妈身体也不是很好,可人超级温柔。

    芳芳冲动之后自己也后悔过,觉得要是落得一个不好的下场,那就叫人笑话了,领完证不好意思在姥姥家继续住下去了,就跟着张梁回他家了,张梁他妈什么活都抢着干,从来不叫芳芳上手,特别喜欢夏侯芳,总喜欢看她,看不够的看,家里的晚饭一般都是张梁做,他下班的早,自己回家买菜做饭,妈妈身体不好,他爸爸已经去世了,张梁他妈也是一个老实人。

    “你可得对芳芳好,人家姑娘这样就来咱们家了……”张梁他妈说着说着就哭了,以前家里也不是没有好过,可惜后来遇上点事儿,家里就不行了,加上张梁他爸爸生病住院,没少往里面花钱,雪中送炭的少见啊,特别是结婚这种大事儿。

    家里没有给他们准备新房子,更加没有车,没有婚纱没有漂亮的首饰,张梁他妈觉得亏欠芳芳了,自己心里难受,儿媳妇是个仗义的。

    苗军有缠着芳芳,芳芳说自己结婚了,苗军压根就不信,这才多长时间,认为她无非就是为了躲避自己的纠缠呗,他就是觉得可惜,两个人都处了两年了。

    芳芳心里冷笑,是啊,处了两年她就都没有动心的意思,可跟张梁才认识多久,她竟然闪婚了。

    后悔?

    不,一点不后悔,这辈子她能遇上张梁那是她的运气。

    张梁买完菜回家开始准备做饭,他妈在屋子里休息,这种房子就哪里有暖气啊,都是烧炉子的,他妈掏着炉灰,试着叫炉子烧得旺一点,儿媳妇回来进来就能吃饭,暖呼呼的,别的给不了,这个总能给的。

    “妈,你放着别动,一会儿我来弄。”

    张梁是个孝顺的儿子,知道母亲身体不好,他妈就笑,哪里就这点小事儿都办不了了,看着差不多的时间就出去在门外等芳芳,从芳芳被张梁领回来的第二天,老太太就这样做,不是怕儿媳妇跑了,就是想让她靠近家里的时候知道自己在等着她呢,不能给人姑娘一个完美的家,总得给点温暖吧。

    “妈,你怎么又在外面等着啊。”

    老太太拉着芳芳的手往屋子里走,张梁人在厨房做饭呢,屋子里有炉子,可外面没有,张梁做饭也不能穿羽绒服,就一件绒衣他又瘦看着特别的单薄,芳芳看着心疼。

    别人说她蠢,好的日子不选跑过来跟人过这样的苦日子,可她选对了,婆婆对她好,丈夫也对她好,有没有婚礼有没有白纱就那么重要吗?那些就是做给别人看的,是锦上添花的,有最好,没有也不怎么样。

    婆婆拉着芳芳的手,给芳芳倒热水,自己就站在水盆前看着她洗手。

    “上班累不累?”

    晚上她跟婆婆坐在一起聊聊天,她心里有什么不愉快的就都跟婆婆说,张梁晚上有兼职,芳芳不想叫他辛苦,可现在这个条件,两个人总要拼一拼的,就为了老太太能过的好一点。

    典韦想起来女儿就哭,你说芳芳这辈子都没住过那样的房子,房间里连个卫生间都没有,大半夜要是想去上卫生间还得跑到外面去上,想想典韦就恨自己嫂子还有哥,这些年相处的这样好,第一次有这样的情绪,怎么可以这么坑芳芳呢?就这样的人就往芳芳这里领?

    夏侯芳这孩子不抠,对着婆婆很好,有什么吃的自己也不占独份儿留给婆婆,张梁晚上将近十二点会下班,他回来轻手轻脚的,洗洗脸手脚然后把自己的身体觉得温度调整过来了才会进被窝里,怕芳芳觉得冷,夏侯芳蹬被子他就一次一次极其有耐心的在给盖上,他妈早上早早起床了,引炉子,怕儿媳妇起来觉得冷,把热水做好,芳芳起床,脸盆里的水都是婆婆给兑好的,衣服张梁都会给哄好,挂在衣架上,鞋垫也会先给提前加热,怕她穿的时候脚凉。

    “吃这个。”

    张梁是家里有什么好菜都留给芳芳跟他妈,一个大男人吃不吃都行,他身体好着呢,一个男人活的不用太精细了,张梁自己用了一个月的工资给芳芳买了一个戒指,他自己没买,那天晚上他妈也跟着哭了,张梁是没哭,可眼圈里就都是眼泪。

    婆婆拉着芳芳的手:“傻孩子啊,我要是有女儿我都不能叫孩子嫁到我家来,太苦了……”

    什么都给不了啊,当婆婆的心里难受,张梁他妈老的很,也是家里没有太舒心的事儿,一直折腾到今天,不老才怪呢。

    “妈,你别哭啊,你看多好看,我对首饰这东西没有太高的要求,有也行,没有就拉倒了,天天带着碰水还会脏呢,还不如不戴,你说是不是、”

    芳芳也会哄人,自己以前当小姐当惯了,她念大学的时候都没有现在惨,那时候花的钱都比现在痛快,每个月工资束手束脚的,可活的很踏实,真的觉得很幸福,也没有因为柴米油盐天天跟丈夫掐架,真的就没有这样过。

    芳芳准备下班,被苗军给堵住了,苗军发现她手上的戒指了,指责自己说谎恐怕就是假的,跟别人在一起才是真的吧、

    那个人条件很好吧?

    真是没看出来,她竟然也是这样的人,苗军觉得挺失望的。

    “夏侯芳你站着,我们俩把话说清楚。”

    苗军没觉得丢人,就当着下班同事面前这样干的,芳芳很镇定,自己没有什么对不起他的,已经说了分手,也确实分手之后认识张梁的,她也没脚踏两条船,感觉这东西就说不好的,该来就来了,她嫁给张梁这就是缘分。

    “我没什么想跟你说的。”

    “没什么想跟我说的?那你脚踏两条船算是怎么回事儿?”

    有同事过来劝,劝苗军算了,这多丢人啊,大家都看着呢,可苗军也是被逼急了,商量好明年结婚,结果她就提分手,总得有个理由吧?平白无故的自己就被踹了,凭什么?他是哪里不好了?今天得给他一个说法。

    “我从来就没脚踏两条船过,我是跟你分手之后认识的我现在的丈夫,我已经跟他登记了,我做人坦坦荡荡的你要是认为我脚踏两条船我也没办法……”

    芳芳说的很是平静,她也不怕别人听,她结婚了没偷偷摸摸的,光明正大的,她很幸福,找了一个好老公,她很满足,就是如此。

    苗军都傻了,他猜到芳芳可能跟别人在一起了,可结婚了?他们才分手多少天啊?苗军眼睛恨得通红,他恨不得一刀就捅死眼前的人,她玩弄自己的感情。

    ------题外话------

    噢噢,写了一个中国好婆婆出来,不知道有几个读者会认同张梁跟芳芳,这样的婆婆真的很好,大家也不需要担心她以后会不会变坏,她就是这样的个性,结婚是人生中的一件大事儿,冷静的比如徐瑶,冲动的如同芳芳,没有比较,每个人活的姿态都是不同的,每个人生活的状态也不全然一样有的幸福是自己争取来的,不争取就一点戏都没有,有的幸福是靠自己选择出来的,有的幸福是天上掉馅饼掉下来饿,芳芳这孩子以前活的太顺畅了,毕业之后跌跌撞撞的到今天,听妈妈的话跟王博分手了听妈妈的话跟苗军分手了,却坚持的跟张梁走到了一起,也许会有人说她傻,也许有人说她二,可我却喜欢这样的芳芳,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选择负责,看准了别犹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