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287 平淡生活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人在哪儿呢?”

    “往家走呢,怎么了?”

    电话里简宁说晚上跟陶林玉夫妻一起吃个晚饭,王冉回了一句,好像应该是没问题,她现在就准备回家了,最近时间也是比较空闲。

    简宁跟陶林玉合伙的时候卫城有点担心,现在分开干了,友情就保留了下来,卫城是真拿简宁当朋友看,朋友之间就是平时要多多联系关系的,卫城今天主要是有事儿想求简宁,家里有个亲戚怀孕了,卫城是想让简宁对着上心点。

    王冉平时私下话并不多,可跟陶林玉也是熟悉,简宁跟王冉在陶林玉的面前又变成了另外的一种,两个人都能互相打趣。

    “我看简宁是一点都没变。”

    王冉笑:“有的人天生就是招人恨的,再过两年我肯定看着比他老。”自己摇摇头,翻着小白眼。

    这样的模样就算是家里人都很少见,简宁也难得话多了起来,跟卫城聊了半天,这并不是什么太难的事情,简宁他们医院做的就是比公立医院收费高些详细化的服务。

    医院收费是要比公立医院收费的贵,但是比服务的话,私人医院更细致一些,他们医院才开始没有多久,算是一个新医院跟和睦家那种出名的是比不起,可也有一定属于自己的优势,和睦家剖腹就要十万,简宁的医院剖腹收的也不过才四万,聘请的又都是很多有资历的医生,全程几乎算得上是一对一的服务。

    两边商谈好,卫城高高兴兴的跟陶林玉走了,王冉挽着丈夫的手臂,喝了一点酒想要醒醒酒,也没开车来,就打算走回去,反正不太远,走回家里也就三十分钟,好久没有走路了,成天的坐车,都快忘记自己还有两条腿了。

    “卫城人不错。”

    家里亲戚生孩子还得他帮着跑前跑后的,简宁今天难得高兴也喝了两杯,红酒这东西后反劲儿。

    “我是没机会了,我怀孕那时候也没赶上。”

    王冉觉得多可惜,要是院长是自己丈夫,自己在丈夫的医院生孩子,会是一件难忘的事情,简宁搂着王冉的腰,两个人过马路:“那时候也是没想到啊,谁能想到会做这个呢,要不你在生一个。”

    开玩笑打趣儿王冉,说完自己也觉得好笑,真的不能生了,生完谁带?他是没有这个时间在从头把一个孩子给抱大,王冉就更加没有时间,就这么一个孩子他们俩都带不好呢,简宁不太喜欢要很多的孩子,就这一个,把全部的精力都放在他的身上刚刚好,就这样闹闹还总说爸妈不管他呢。

    想起来儿子,简宁也叹口气,一个小孩子活的这么辛苦,他不是不能明白儿子的不快乐,放在自己面前叫自己选,他就希望儿子能高高兴兴的,不管将来是有本事没本事的,自己现在尽量就把钱给他赚足了,等他长大不会因为这个事情受憋,留学回来然后找份工作,找个老婆,只要孩子不变坏,这一生似乎都能看得到轨迹,这样就挺好的,可孩子的爷爷……

    两个人也是闲说话,简宁问王冉。

    “要不然将来让儿子也去学搞科研?”

    王冉摇头,也许是因为自己经历过,所以她不愿意叫孩子从事自己从事过的职业,她会觉得很辛苦,虽然她喜欢,她跟简宁的想法总是相同,不想要一个什么了不起的企业家儿子,就是想要个普普通通的孩子,念完高中出国留学,留学回来找份差不多的工作,家里有点小闲钱,能足够他丰衣足食的生活,娶个他自己喜欢的女人,然后幸福的过一辈子,可现在孩子的道路就不是父母能说了算的。

    “你会愿意叫你儿子去当医生嘛?”

    简宁摇头,他不喜欢闹闹当医生,也不希望儿子学医。

    王冉吸吸鼻子,才从酒店出来还不觉得,走了一会儿吹冷了,自己拢拢大衣的领子。

    “我对着闹闹就有一种无力感。”王冉絮絮叨叨的说着儿子生活上的小细节,这么大的孩子不会叠衣服,甚至他在抗拒学这个事情,不会穿鞋带,跟别人不交朋友,她是努力想试着改变儿子,可没两天等儿子回到他爷爷身边又变成这样了。

    于田田还是要二胎了,拖了一段时间,王一鸣现在也大了,自然这个是要在简宁医院生的,简宁他们医院是私人医院,全部自费极少能有报销的部分,当然也不是没有,那种很扬名的企业,王亮就是好奇这孩子的性别,想来也是,他要二胎就是为了要个小子,不是说再生个女儿不好,可终究不是一样的。

    “是儿子。”

    于田田的人生可以就算是挺顺利的,空旷了几年在怀孕就是个儿子,先前生了一个女儿,女儿还聪明,那孩子完全就是个人精,看人说人话看鬼说鬼话,反正田田觉得孩子一点都不像是自己,王亮他妈老说跟王亮小时候特别像。

    王亮妈妈知道怀的是个儿子,自然也高兴,要就说儿媳妇有福气呢。

    嫁了一个好丈夫,还会生,先开花后结果了。

    “我奶奶好漂亮……”

    小人精又开始拍马屁了,王亮喜欢这孩子就喜欢不过来的喜欢,跟同龄的小孩子站在一块儿,王一鸣那就是个大孩子,手长脚长的,妈妈个子还算是高,爸爸的个子也就一般,可孩子会张,模样像妈妈,小模样可招人待见了,身体也像是她妈妈,一看将来就不能矮了,一张开就瘦了,这也是人家说,为什么娶老婆要娶漂亮好看的,对遗传起着很关键的一点,王亮人不难看,老婆模样再好,孩子就收益,简宁是人帅可王冉就是个一般人,闹闹生出来模样就不能算帅。

    “王一鸣,你把饭给我吃干净了……”于田田对着女儿吼了一声。

    这孩子不怕人,谁都不怕,小心思可多了,她眼睛一转,就知道这孩子脑子开始转了。

    王亮在一边看电视呢,嘟囔了于田田两句:“她吃不进去自然就不吃了,你说她干什么。”

    王一鸣吐吐舌头,对着妈妈摇摇小脑袋,那意思好像是在说,看见没,爸爸给我撑腰了。

    王亮妈妈乐呵呵的抱起来孙女,说是带她上楼找她爷爷去,等两个人一走,王亮坐正身体:“行了行了,你把剩饭吃了吧。”

    于田田差点没喷王亮一头的花露水,你怎么不吃啊?

    那孩子吃东西把蛋羹还有菜全部都搅到一起,她自己和稀泥似的,弄完了自己不吃,叫谁吃?

    田田也不愿意捡孩子的饭碗吃,她吃不进去,王亮就更加没有这个爱好了,你看王亮疼女儿,他向来都是挂在嘴边疼的,我嘴里念叨念叨我女儿多漂亮跟个小精灵似的,王一鸣小时候他就这样,孩子大小便他跑的比谁都快。

    “我不吃,你要吃你吃。”

    田田叫他过来吃饭,然后把王一鸣的碗推到王亮的面前,王亮看了好半天,叹口气,拿着汤匙往嘴里送:“你女儿太烦人了啊,弄成这样还叫被人怎么吃,吃完这顿我以后都不想吃饭了。”

    于田田不吭声,是我女儿不是你女儿啊。

    王亮他妈下楼,饭还没有吃呢,就孩子跟她爷爷先吃的,王亮就吃了一口,那饭就吃不进去了,推开。

    “不行不行,我看着怎么恶心呢?”

    王亮他妈拉着老脸:“小孩儿有几个小时候不剩饭的,叫你吃饭跟吃毒药似的,还恶心,你怎么不觉得自己恶心呢?”

    于田田就是不吭声,吃自己的饭,她算是把生活给摸透了,老公喜欢玩,你管不住你也只能随着他去,不随着他去能怎么办?除非你能把他给管住,她就没有这样的本事,在这个婚姻里她是占下风的,跟王亮硬碰硬自己没有好处拿的,退一步,我不管你去哪里玩,你得告诉我,你去了哪里,这样我也不会打扰你,你喝酒也好跳舞也罢,随你自己的便,我高兴了我就跟你去,我不高兴我就不去,自己的工资自己全部花掉,于田田从来不会攒钱,更加不会弄什么私房钱。

    月月光。

    工资到手一个月能有四千多,全部都花,买买衣服买买吃的,出去吃个饭,给公婆娘家爸妈买点穿的,生活费也不用她来操心,王亮全部负责,自己活得开开心心的,看中什么了,自己的钱不够,做小哄他两句也就到手了,活明白了,生活其实就特别简单,只是以前自己把生活想的过于复杂,婆婆你不要把她当成是你的亲妈,婆婆就是婆婆,再好的婆婆都算,你尊敬着她,不跟她呛声也就完了,彼此好过。

    比如她婆婆就希望她生二胎,虽然之前没要,可于田田老早就放话了,她是打算生二胎的,你知道她为了生二胎她损失掉的是什么嘛?在工作上,向来女人就容易吃亏,要孩子升职就变得困难了,原本于田田是有机会升副处长的,就差一个考试了,结果孩子来了,她不可能打了,要孩子跟做个好儿媳妇哪个比较重要?

    她已经选择出来了,这道选择题是有解的,就看当事人如何看。

    于田田同一个办公室的一个同事,今年都三十四了还没有要孩子,估计这两年也不能要,想往上干,就铁定不能要孩子,这回于田田缺席了,机会留给人家了,大家都是女人,私下也会聊聊天。

    同事就问田田,放弃升职真的不后悔嘛?

    田田嘴里不说,心里却透亮,后悔什么、

    现在少有女的能有她嫁的这么好的,丈夫工作好,能赚钱,婆家本事大,从来不会伸手跟他们要钱,只会给他们钱,摊上这样的家庭,自己有什么?要工作然后跟婆家别着干,她也不是什么女强人类型的女人,拼什么?拼一辈子能得到什么?副处长?就是叫她当正的处长她也不见得就有多少的欢乐,还不如老老实实的把孩子生了,完成了婆婆的心愿,她这个儿媳妇也算是尽孝了。

    取舍有时候就是这么简单的,别人一个月拿着六七千的工资怎么了?她一个月四千多,加上王亮给的,一个月就是往一万了以上花,王亮从来不会管她,在花钱方面王亮是真的不在乎,你就是一个月干进去十万,只要不是月月十万他就不会有意见,可能人条件好就真的不在乎这个,于田田一年要去三四次的香港,每回都是跟表姐去,次次都是王亮给表姐报销飞机票钱,这样的老公你还要怎么样?

    当然王亮也不是最好的,他就是爱玩啊,不顾家,凡事有好就有坏,单看你要怎么样的去理解。

    于田田去医院检查身体,身体好的很,她现在去医院检查都不叫王亮了,以前叫过最后他不是跟自己叽歪了嘛,男人跟女人不同,女人会觉得那个时刻很神圣,可放到王亮的身上,他只会觉得厌烦,于田田都能想出来,自己要是给他打电话叫他陪着自己来,他能是什么态度,肯定说你也不是没有生过,干脆就自立自强,她也不是不能走,打车就来了。

    有简宁打过招呼,于田田自然会很方便,做完检查回单位,一天上上班,她这个班就是一个白拿钱的,自己也不需要干什么费力的事情,清闲的很。

    *

    王妈妈说过一次芳芳怀孕了,五婶就有点不是滋味儿,这个不是滋味儿并不是因为芳芳嫁人怀孕了,而是因为王博跟徐瑶还没打算结婚,就更加不要说徐瑶怀孕了。

    徐瑶跟王博也同居挺久了吧,要是怀孕早就怀上了,没动静就说明两个人在避孕呢。

    五婶着急,她想抱孙子啊,虽然她不能给带,可是心里还是盼着王博赶紧有后。

    王博呢,自己工作天天忙的跟什么似的,一年到头刨出去星期六不用上班,剩下每天差不多都要加班,他觉得自己都快要变成一个工作机器了,干的时候不愿意干觉得厌烦,不干的时候又觉得好像少了一点什么,要孩子?他自己都照顾不过来自己呢,明年结婚、

    王博早就跟徐瑶把这事儿往后推了,现在觉得结婚太早了,都住一起了,跟结婚有什么分别,早结晚结都是那样,何必着急,生孩子两个人就是一致同意,到三十岁再说吧,现在不生。

    徐瑶自己工作就挺忙的,当然工资很可观,日子好过,这样的日子过的太舒服了,生个孩子出来,谁给带?

    要是准婆婆说,生下来孩子他们给带,那徐瑶立马就敢生,可准婆婆之前就放过话,家里事情太多了,她肯定是照顾不过来的,就希望徐瑶妈妈出力,徐瑶自己妈妈是什么样子,她就是太清楚了,她要么就不生,生了绝对不给自己妈带。

    王博明天要出差,他就唠叨,自己厌倦这种生活,看着是去上海了吧,好像很轻松一样,可从家里到飞机场,上飞机下飞机然后奔着目的地过去,开完会回家,除了折腾就是折腾,还玩?哪里有时间去玩?就是有时间他也恨不得睡觉。

    大部分的时间王博全部用来睡觉了,以前星期六还能出去踢踢球,现在人懒的很,周六窝在家里一睡就能睡到下午一点,起床了自己瞎转悠转悠又到晚上了,第二天又要上班了,各种苦逼。

    徐瑶给他收拾行李,这个人就是老爷,什么都不会做的,徐瑶一件一件的将衣服都放进去,不敢给他多装,就怕他觉得东西带的太多了。

    “你们圣诞有什么节目?”

    徐瑶摇头:“好像没说有什么节目,要是早下班就出去看场电影,吃顿好的,要是下班不早的话,那也只能这样了,加班的话,那就只能在单位随便吃点。”

    王博摇头,怎么现代人活的就都这么苦逼呢,成天不是上班就是上班。

    他好像还没有跟徐瑶一起去别的城市待过呢,啊,想起来好像是有过一次一起去北京的经历,可那时候也没看上她,哪里有这个心情玩啊。

    “要不来上海找我?哥哥请你吃好吃的。”王博对着徐瑶眨眨眼睛。

    他就都是说真格的,要是徐瑶真来的话,他真请,多少顿都请。

    “估计没戏。”

    徐瑶先出口拒绝了,王博早上去的飞机场,徐瑶喊他起床的时候发了好大的脾气,徐瑶现在听着他喊,就只当小狗狗叫唤了,这人有严重的起床气,要是没有睡好就摆脸色给人看,可他的飞机在早上啊,不起来就赶不上了。

    徐瑶到单位,王博飞机落地给她发了一条短信,说自己已经到酒店了,酒店的环境不错,在哪里哪里,然后就没消息了,发了两条微信给徐瑶,徐瑶这边化妆呢,有个会要开,大老板回来了,大老板一贯就是要求比较多,要求女性员工必须化妆,把手机放在化妆台上。

    “圣诞怎么过啊?”

    徐瑶笑笑:“过什么啊,我们家的那位去上海了,根本就不在本地。”

    同事叹口气:“多好啊,还能出差,我倒是希望他能出差,他们公司天天就都加班……”同事的男朋友是在软件园工作,一年到头几乎天天加班,加班要是工资高也算了,偏偏工资就那么一点,同事心里就觉得有点不舒服,一个月六七千够干嘛使的啊,她随随便便买个包就得上万,就自己男朋友那点钱,都给她都不够花,两个人又是租房子,前一段男朋友说要去开发区租房子,是啊,去开发区方便他了,自己上班呢?

    徐瑶就劝:“以后就好了,才工作时间长有资历了,到时候跳槽也比较容易,别不满足,谁开始工作都是有难过的一段。”

    同事撇嘴,她知道徐瑶的男朋友是在中远工作的,自己家有个亲戚就是中远下属单位的,别说上面就是一般的员工一年到头分红划拉划拉都有四万多,还不算是工资,徐瑶找男朋友能找这种程度的嘛?那条件肯定就更加的好,自己相比较徐瑶也不差什么,你说干嘛就找这样的男朋友?她早就想分手,就是有点舍不得这些年的感情。

    徐瑶新买了一个包,这包是王博刷卡给买的,是个女人就都希望自己能拥有一个好的包包,徐瑶那天也是半开玩笑,王博要是给买呢,那就买,不给买自己掏钱买被,她也不是买不起,就指着橱柜里的那个包包说好看,先看了一款限量版的,二十好几万呢,王博就觉得这些女的太败家了,买个破包就二十多万?有拿钱换辆车多好,男人跟女人的思维永远就不在一条路上,徐瑶不至于就这么败家,她就相中22800那款了,王博觉得徐瑶就挺好的,你看就没看那个贵的,要个两万多的也不算是过分不是,那就买吧,他是不懂包,就刷卡给买了,徐瑶一背这包,单位同事就有点炸锅,问她是不是自己买的,徐瑶笑说是男朋友买的。

    同事也有叫自己男朋友给买过,可两万多啊,她男朋友不吃不喝也得五六个月才能买起,这样一做比较,心里怪怪的,反正不怎么高兴就是了。

    徐瑶开完会,微信响,点开不是王博能是谁,王博是喜欢报告自己行踪一样,吃饭拍个照片,去哪里了拍个照片,他的行动徐瑶推算就都能推算出来,王博是挺闷的,什么都不太喜欢,不会玩,也没时间玩,有空闲时间就睡觉,可这样的男人行踪特别好查,不需要你开口,一切明明白白的摆在你眼前,甚至徐瑶觉得要是有女人去勾引王博,可能对他来说女人不如睡眠来的重要。

    王博才准备睡,被同事给敲门敲醒的,一直砸门,他不耐烦的起身,开了好几个小时的会,他都要累死了,砸门干什么啊?黑着一张脸,推开门。

    同事说要给女朋友买衣服去,王博摇头。

    “你给你女朋友买衣服拉上我干什么?我不去。”

    同事就说你也有女朋友一块儿买了被,王博摇头:“我出门还得挂着她,有完没完,愿意买自己就出去买去,惯的她……”

    在朋友面前他就可硬气了。

    徐瑶订的晚上的机票,便宜的机票就都卖光了,她只能买头等舱,多花出去不少的钱,可过节就想一起过,下飞机排队好半天才打到车,上车那司机带着她绕远,估计是欺负徐瑶,觉得是外地人,不明白路,徐瑶也是到处总走的人,虽然不知道路,可查酒店路线的时候那上面有写,她打给酒店的时候也询问过,说是打车的话二百左右是肯定会到的,那司机就转啊转的,徐瑶看着这条路不对,好像是带着她从一侧过去然后又返回来的,等于饶了一圈。

    “师傅你要是这样的话,我可要打电话投诉了……”

    车子前面有投诉的号码,徐瑶也不是能吃亏的人,该多远就是多远,你要是这样欺负我,那可不行,我虽然是外地人可我脑子不是摆设。

    那司机师傅有些生气,觉得徐瑶侮辱了他一样,“你这小姑娘怎么这样讲话呢?我怎么就绕远了?”

    徐瑶笑:“我记得刚才是从桥的另一侧拐进去的,我们现在又转了出去,你可以调头按照反方向去走,我敢说不到五分钟我们就能回到刚才经过的那家酒店,您说是不是?这段路我是不熟悉,现在没有堵车,我联系过酒店,到酒店也就是二百多块,我要是没说错的话,现在就连一半的路程我们都没有走到,这已经一百多块了。”

    那司机就没遇上过这样精明的女人,他是绕远了,可有几个司机不绕远的?绕一点怎么了?怎么就她眼睛精明呢?

    徐瑶拿着自己的手机:“您是按照正常的路线走呢,还是要我打电话投诉,这上面可是写得清清楚楚的你的姓名还有车号?”

    那司机也是火大了,觉得遇上了一个三八,要赶徐瑶下车,徐瑶也没有说不下,可车费别指望她给,想算她钱的话可以,开回去,从这里到机场是多少钱她给多少钱,走的冤枉路别指望她来给,没门,她是有钱,可也不当冤大头。

    两个人就吵了起来,徐瑶拿着电话到底还是投诉了,可投诉不能马上见效果,司机气急败坏的,徐瑶干脆就报警,要钱不是不行,等警察来。

    “你这小姑娘,不要太精明了。”

    司机上车甩上车门就走了,徐瑶站在路边,王博微信又有动静了,晚饭没有吃,说是有点感冒不愿意动,白天的时候在会场估计是穿的少了吧,打车还是蛮好打的,给她送到地方,钱按照她算的是差不多,徐瑶拖着行李上了电梯,自己给王博打电话。

    王博快要死了,没有带药,也没有跟同事说,浑身都难受,反正这趟出门就是很不顺利,他很心烦,至于烦什么他不清楚。

    听着电话响,自己抓起来手机:“感冒了有没有吃药?”

    徐瑶那边很安静,似乎没有什么声音,王博以为她是在家里呢,懒洋洋的:“别提了,反正倒霉,吃什么药啊,睡一觉闷一天就好了。”

    徐瑶按门铃,王博低骂了一声,又是谁啊?烦人不烦人啊。

    “我去开门,等会儿啊。”

    等打开房门看着站在外面的人,有几秒脑子短路,她怎么过来了?

    王博郁闷的心情算是得到缓解了,这座城市徐瑶虽然也不算是了解,可说到底是比王博了解的多,王博去的城市也不少,可惜他永远都在迷茫的状态当中,他去哪里都是开会出差,不会出去玩更加不会认路,下飞机就打车,下高铁就打车,反正单位是报销的,工作一完离开酒店离开这个城市,他最为熟悉的可能就是住了几晚的酒店。

    徐瑶跟前台要的感冒药递给王博杯子,带着他出去转了转,过节的日子里,永远不缺乏人群,到处都是人,坐地铁两个人按照打听的走,王博不愿意走路,说打车就好。

    “别坐地铁了,太费劲儿了,要是没有坐还得站着,我这感冒呢。”

    娇气的少爷。

    徐瑶到底还是陪着他打车去的外滩,别的地方自己也不算是熟悉,吃了一顿饭买了几样东西,又吃了两份关东煮,回到酒店床上滚一圈,王博因为生病身体有些发热,即便吃药了,药效也没有这么快就能看见效果,他的身体发热那就是全部所有的器官都跟着发热,有点不一样的感觉,她能清楚的感觉到,那个温度跟平时不一样的。

    滚完床单他睡觉了,徐瑶抱出来备用被给他压上,他现在需要的就是出汗,自己还有工作没完成呢,披着衣服坐在椅子上盘着腿敲着键盘,王博早上蔫了吧唧的,徐瑶也蔫了,也感冒了。

    两个人是一班航班,可王博是跟同事一起的,徐瑶 戴着墨镜人坐在后面一窝,别人也注意不到她,毕竟是出差,要是叫领导看见他还带着女朋友过来,这样不好,虽然并不是他给带来的。

    徐瑶感冒了好几天,她身体不如王博恢复的那样好,迷迷糊糊的,眼睛都睁不开,也没有胃口,什么都吃不进去,就靠着面包和牛奶勉强活了,上班的时候觉得痛不欲生。

    徐瑶把罪名归结到了王博的身上,如果不是他一定要跟自己滚床单,她会变成这样嘛?

    王博心里也觉得过意不去,你看就来找自己一个晚上,就变成这样了,做饭他肯定就是不行,煮粥他都不会,这位大少爷只会买,家里的饭盒外卖盒子扔了一桌子,徐瑶生病自己也不愿意动,根本就不想收拾,王博是多脏多乱他都能当没有看见,男人嘛。

    徐瑶强撑着去上班,眼皮都睁不开,王博今天是下班回来的早,六点多就到市内了,自己没直接回家而是奔着商场去的,他还能记住徐瑶买的那个包的牌子,王博看了半天,女人这东西他真不会买,电话响,自己接起来:“妈,什么事儿?”

    “你在哪里呢?还没下班?”

    “下班了,买点东西,怎么了?”

    五婶就是问问儿子最近生活怎么样,吃的好不好,有没有生病,王博回答自己挺好的,他也决口不提自己给徐瑶要买礼物的事儿,挂了电话叫柜台的小姐开票。

    “我先看看吧。”

    王博转了一圈,原本是看中一副耳钉,后来觉得这东西好像看徐瑶有很多,项链没怎么看她戴过,自己到处都走走,最后相中一款钥匙的吊坠,看起来就特别好看,价格也很给力,一万七千多,这哪里就是配饰。

    “这款卖的特别好的,尹恩惠是有戴过的,想你电视剧先生有没有看见过……”

    想什么你啊,王博讨厌棒子剧,一个电视剧他都懒得看,只看歌唱类的节目,还是放了放松心情。

    刷卡,女人总说刷卡的男人很帅,是挺帅的。

    晚上徐瑶加班,九点多才进家门,鼻头红红的,鼻涕多,总要用面巾纸不停的吸,鼻子就变成这样了,明明吃药了却感觉是越来越重,回到家一秒钟的眼皮都不想睁开,太难过了。

    “给你买了份圣诞礼物,你看看喜欢不喜欢。”

    你现在就说给她买套别墅,徐瑶都没有心情高兴,她头就都要难过死了,叫王博出去工作去,别来打扰她,她很烦。

    王博不会做饭,会煮红糖水,那姜片给你切的,一整块姜就切了三半扔了进去,然后红糖能倒进去半袋,也不知道他做的这个是干什么用的,徐瑶说叫他不要打扰自己,可人家就偏偏愿意献勤,跟苍蝇似的。

    “起来喝口红糖水,我网上查的。”

    徐瑶被他给推起来喝了一口,自己差点没想用砖头砸死自己,这是给人喝的嘛?又辣又甜,那个甜度就不是一般的,喝完都得得糖尿病,自己原本就想休息,他还没完没了的,王博要是上来这个墨迹的劲儿,也是够人喝一壶的。

    “你都喝了,别嫌辣,对感冒可好使了。”

    “我不喝,你自己喝吧。”

    王博气的跳脚,我堂堂工程师特意给你熬的红糖水,你当我就闲的没有地方可以忙了是不是?特意给你做的,一点面子就都不给,太不像话了。

    王博就是想让徐瑶喝,徐瑶推开推去的躲,最后都洒地上了。

    王博拿着毛巾扔在地上:“你看吧,生个病就耍脾气,还把我辛辛苦苦给你熬的红糖水给倒地上了,这我炖了能有三十分钟呢。”

    徐瑶说呢,难怪那么甜,敢情是把水都要给弄干了,他是打死卖糖的了。

    自己原本就生病,有些脆弱,你看看他还在不停的气人,徐瑶闭着眼睛,觉得以后尽量少生病,这人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话唠了。

    “我真是太勤快了,还擦地呢。”

    王博沾沾自喜,最可恨的是他自己把抹布拍了下来,扔到网上,配了一句。

    “绝世好男人,回到家我还要给女朋友做饭擦地。”

    他同事好几个都有留言的,没看出来啊,下面就刷刷留言,调侃的有,取笑的也有,徐瑶睡了一觉,早上起床,你说才好一点,看着满桌子上就都是垃圾袋,各种盒子,他就算是不能整理,吃完东西把袋子都装起来然后拿着扔掉,这很难嘛?全部都留在桌子上,这些东西留着就会升值吗?

    徐瑶收拾干净了桌子,自己才想起来他有说送了自己一个礼物,回到房间里,看见那一抹经常所看见的蓝色,总算是觉得平衡了一下,据说这个牌子的蓝色是一种鸟蛋的颜色,徐瑶戴着去了公司,都是爱美的年纪。

    “真的假的啊?做的跟真的好像,别告诉我,你买的真的。”

    同事上手一直抓啊抓的,觉得徐瑶没这么傻吧,虽然赚的多可买一个饰品而已花那些钱是不是有点太败家了,徐瑶就笑:“假的。”

    同事心领神会的点头,你看她就说嘛。

    昨天她已经正式跟男朋友提了两句,两个人吵了一架,男朋友觉得她物质,可现在有几个女人不物质的?就说公司里,看看人家都用什么牌子的化妆品,都拿什么包,进出都开车的,自己有什么啊?她赚的都比男朋友多,男的不求你有多大的本事,可至少也得比老婆本事吧?

    偏他自己觉得自己良好,从来不努力,看着就让人觉得眼睛疼。

    “你家那位有没有合适的同事,介绍介绍我们认识啊?”

    徐瑶一愣,不过马上就明白了,同事对着徐瑶笑笑:“你也别觉得我物质,结婚跟谈恋爱不同,总得找个条件差不多的,我跟他谈了这些年的恋爱,感情早就平淡了,每次分手都是觉得难受,可在难受我也不想下去了,否则就是耽误自己,耽误他。”

    女人是绝对不能在结婚这件事情上犯傻的,不然就是自己坑自己。

    与其难过一辈子,不如就难过一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