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290 人心这东西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什么话痛典韦就捡什么样的话往对方的心里扎,她又没有闹出来人命她笑嘻嘻的进屋子里的,谁说只能叫别人欺负她女儿的?

    女人被气的梗着脖子喘着粗气。

    典韦一副了解的样子:“我也知道你是觉得长夜漫漫,缺少了一个男人来疼,这有什么难的,你不要钱送上门总是有男人会要你的……”

    典韦说完了自己浑身轻松的离开了,她的目地达到了,楼里的女人又是喊又是叫的,被典韦都要给气死了。

    这还不算是完,典韦跟派出所要到的女人前夫的电话,你们夫妻离婚了你是可以不管,但是你们有孩子吧?把我女儿的婆婆给害成这样就拉倒了?别以为蹲两天就完了,没有这样便宜的事情。

    “你要是不告诉我,我只能查找你的单位然后去你单位闹,闹大了对我们都没有好处,我知道你也无辜,可你儿子不无辜,谁叫让他摊上了这样的一个妈,他活该倒霉。”

    典韦就不讲理了,她讲道理干什么?别人不跟她讲道理啊。

    那女人的前夫被典韦给弄的也是有了一点火气,典韦可不管,你不告诉我是吧?那行,咱们就走着瞧。

    典韦在办公室待了这些年,很多流程她都是了然于心的,跟单位请了几天的假,直接杀到对方的单位去找他的领导,把事情的前后给说清楚,这事儿是不关男的什么干系,毕竟已经离婚了,可自己总得要个解决的办法吧?派出所管不了就得自己想招,架不住典韦天天来,单位说什么的都有,单位领导觉得这样影响也不是挺好的,就找男人谈了,你是没有义务,你儿子总是有义务的,那是他妈妈。

    人都说父母跟子女就是一种缘分,摊上这种恨不得坑死儿子的妈,也只能算他倒霉了,这辈子投胎没有投到好地方来。

    男的也憋气,可到底最后还是给钱了,不给钱能怎么办?

    “这不是给多少钱的事儿,我女儿的婆婆原本身体就是不好……”

    典韦直接把话给捅出来,张梁他妈这在医院扔进去的钱就跟流水似的,男人一看不干了,觉得这就是讹诈。

    典韦大手一挥,要么你把你儿子的联系方式给我,要么我就天天来你单位闹腾,你信不信我能闹腾死你?

    男人不给钱,觉得这跟讹诈没有分别,他单位领导后期也是躲着典韦了,有点怕典韦,典韦也继续找,不仅继续找,典韦电脑用的比较好,现在一些流行的什么微信呀什么微博呀她都玩,虽然玩的不是很精,坐办公室总要比那些同龄的家庭主妇更加靠近信息时代一点,写了一个帖子直接挂到网上,她写的就是事实,男人的单位名字电话全部都扔到网上,玩硬的那就大家一起玩,包括张梁母亲的病例复印件现在住在什么医院什么病房全部都写得清清楚楚的,然后找支援。

    楼下的那家也是憋气,好好的玻璃被人砸了,结果不赔钱,你说就那么一个不要脸的女人,要钱没有要命一条,你打她一顿最后还拿钱给她看病是有点犯不上,人家心里也是有点窝火。

    当初在派出所做的记录也扔到网上,想把事情闹大了是件不太难的事情,很快就有反应了,典韦也懂得什么叫舆论,那边男的简直就是生活在水深火热当中,成天有人打电话,打完电话要么不说话要么就骂他的,甚至还有一些短信就是骚扰他,单位的名字被挂了出去,单位领导也来气儿了,因为你个人的事情你现在是严重的影响到了单位的和谐,把人叫过来叫他好好的把事情给解决掉。

    男的现在掐死典韦的心思就都有了,只能叫儿子出面,跟典韦联系上,孩子说话还是蛮有礼貌的。

    “阿姨你能不能先把网上的那些东西删掉?已经严重影响到我爸的正常生活了、”

    现在说晚了,之前怎么做的?你家不就是打算跟我拖嘛?

    典韦把一件件一桩桩摆出来,现在想谈了?

    “你妈要是神经病这是她的事情,跟我女儿过不去,我女儿现在挺着大肚子,她要是有个不好你能配得起嘛?你们家现在认为我就是讹诈是不是?我女儿的婆婆原本身体就是不好,你妈在大门口撒上润滑液,大清早出门直接就摔了下去,现在人就在医院呢,到现在小一万块钱早就扔进去了,怎么这钱不应该你们家给出?”

    孩子在电话里也是恨自己妈,见过这种恨不得坑死自家人的女人嘛?那你就摊上了。

    “阿姨,我不是那个意思,这样该赔多少我们赔多少。”

    “少跟我来这套,钱就是你们家应该赔的,我一点都不感激,把人给弄成这样赔钱就算是完了?我女儿这精神出问题,你问问你妈都干什么事情了吧,往家门口放什么了?”

    典韦现在就是不依不饶,对方就是尽量缓和口气,那孩子也是来气,可没有办法,谁叫人家现在占着理呢。

    就这女的现在还出来得瑟了,家里开工厂的,养着七十多个工人,说别人穿的就跟农村来的似的,怎么不好怎么不好,人家晚上小区有跳健身舞的,她就往人面前冲,指着人家鼻子说:“有钱的人才不在这里跳呢,都直接去健身房,一年花个几千,你们都要穷死了,就这点钱都舍不得……”

    在看看说话的这人,身上穿的就跟收破烂似的,小区里的老太太都不愿意搭理她,跟疯子一般计较什么。

    芳芳跟对方的儿子见面谈的,芳芳也不像是典韦嘴那么厉,她就是有什么说什么,自己现在怀孕呢,对方简直就是盯上她了,她每天出门之前心里都会觉得害怕你知道吗?她就怕出门会遇上什么,这种提心吊胆的日子过到什么时候才能算?人家就住在一个小区里,你总不能叫人家搬吧,你觉得现实嘛?

    对方的儿子一听:“我也是没有办法,我老早就不跟她走动了,她神经病。”

    亲儿子说自己妈是神经病,他原本就不想管的,老早就断绝关系了,虽说这个妈对他没有什么伤害,可她干出来的那些事儿叫他直不起腰,他甚至都认为自己爸爸跟她离婚那就对了,谁能跟这样的一个神经病一起过,这一起过了,早晚自己神经也得出问题。

    张梁晚上回来先去医院看自己妈,看完了回家吃晚饭就在外面坐着,就在楼梯上坐着,一直待到十一点在回家,回家之前看看楼里的大门关紧了没有,省着芳芳觉得害怕,张梁他妈倒是出院了,不过老太太也是心里害怕那个疯子,婆媳俩现在出门就尽量躲着,惹不起能躲得起吧,特别是老太太一出门就得先小心的看看四周,谁知道你又会干出来什么幺蛾子。

    张梁是忙的很,拿回家的钱不至于就有多少多少,勉强过日子是够的,情况估计短时间之内想迅速的好起来还是有点困难。

    张梁都觉得自己似乎就是倒霉体,什么不好的事儿他都能遇上,幸亏他心里也算是强大,到现在还没被打击垮了,自己总安慰自己,先受苦以后总会有好日子过的。

    晚上准时准点回家,回家做饭,不用妈妈老婆上一手,每天晚上给芳芳洗脚,芳芳稍微有点不舒服,张梁就围着转,自己妈身体不好去医院看病给送过去,然后在接回家,母亲的生日阴历阳历老婆的生日全部都记得,心很细腻,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张梁跟自己那个老丈杆子关系一直就是不好,夏侯令压根就不愿意见他,张梁也不愿意往上凑,他也不会生气,自己条件不好,要是生个女儿找个这样的男人,他倒是也能理解老丈人的心思。

    夏侯令这天天上班下班的,典韦不回来,就得外婆做饭,你说外婆跑小儿子家里来是图什么的?结果又端上饭锅了,外婆就劝夏侯令去把典韦给接回来。

    “她自己张腿了,愿意回来就自己回来。”

    典韦是压根就不想回去,给你点脸了,我的脸是给你打着玩的?没有一个说法,那就离婚,谁也别说谁不好,就是缘分到头了,典韦在娘家住着,跟自己大嫂也没什么好脸色,要不是嫂子给芳芳介绍这么一个人,芳芳至于嘛?家里至于就闹成这样嘛?

    大嫂就觉得自己原本是好心,觉得张梁这孩子好,才愿意介绍给外甥女的,那典韦就恨自己恨的一刻刻的,她也没有办法啊,她是介绍了可是芳芳若是不愿意两个人也不能成不是。

    嫂子心里也上火。

    *

    “你说吧……”若晖夹着电话,自己往脚上刷指甲油呢,闲的没事儿自己也就干了,巧在楼上带孩子呢,电话是梁抗抗打来的,说是若晖要过生日了,叶茜给她准备了一份礼物。

    若晖翘着唇,她就是个女人,她都得承认叶茜有两把刷子,能把梁抗抗给唬住了,不光是凭借外表的,想来也是,她年纪也不轻了,能牢牢的把梁抗抗拴住,虽然不至于梁抗抗除了她就没有别的女人,但心底也还是有她的。

    自己这个生日,就连楼上那位都不记得了。

    若是真要让若晖选择,她是个男人的话,她也选择叶茜不要巧,楼上的那位一点脑子不长,你可以没有脑子,你总不能自怨自怜吧,可巧就是这样的人,若晖都想不明白,你说梁抗抗当初跟巧看上眼的时候,她是怎么做到的?就靠着现在这副样子?这似乎有点不现实。

    “好啊。”

    “她要过去陪你过,都是陪你玩的人,多一个少一个的也没什么,我叫她把麦麦带过去,看看你妹妹。”

    若晖挑高眉头,这就算是明白了,梁麦可比梁暖有地位的多,想来也是,人家梁麦的妈会来。

    巧推开门有听见若晖打电话,她心里有点不平衡,自己陪了若晖这么久,她现在跟那边还要亲近一点?为什么要跟叶茜见面?巧是把若晖看成自己的所有物,只要叶茜踏足这个领域,她就会觉得堵心。

    “是你爸的电话?”

    若晖收起脸上的笑容,认真的看着巧,歪着头看着,巧被若晖看的有点心虚,搞不懂这孩子为什么要像是现在这样瞧着自己她说错什么话了?

    若晖为巧觉得悲哀,你住在这里梁抗抗并不是叫你来为我当保姆的,他甚至还为你着想着想了,是想叫我来陪陪你,排遣排遣寂寞的日子,梁抗抗现在的态度就很明显,他不想离婚,跟巧呢他是真的过不下去了,不送到这里来也是送到别的地方去,以后夫妻俩就是生活在两个地方,他能给巧的就是花不完的金钱,可巧就看不明白这个道理。

    叶茜如果没有梁抗抗的撑腰她会平白无故的说要跑过来给自己过生日嘛?

    若晖把玩着手里的指甲油瓶,其实说出来可笑,她又不是梁抗抗的亲生女儿,她更加不会讨厌梁抗抗有没有女人,这个女人是谁,因为巧跟她住在一起,她就喜欢巧多一点,这人原本就是偏的,可巧现在……

    若晖见过笨女人,巧现在就是笨,拿着钱你有花不完的,你是梁抗抗名正言顺娶回来的老婆,你要是不愿意离婚你就可以跟他一直过,一直到你过世你们的婚姻才会解除,你站着名分,叶茜说破天去,她依旧是个小三,就算是她自己不这样认为,别人听了还是这样想的,梁抗抗不怕丢人那就宠着被,你非得跟自己过不去,跟她一般计较,男人的心是说变就变的,你笼络不住,那就没有办法了,挽回不了就趁早干脆断了,拿着他的钱跟别人谈谈恋爱,不能有**上的接触总能有精神上的支撑吧,再说梁抗抗也管不到你这事儿。

    “若晖,叶茜……”

    若晖起身,收起来脸上虚伪的笑容,她当着巧就是一副真样子不愿意虚情假意的,拉着脸:“叶茜怎么样这不是你能说了算,我能说了算的,我还是那句话,她比你会办事。”

    巧瞬间面色铁青,看着若晖好半天说不出来话,她自认自己对若晖不薄,跟着她一起住了这么长时间,结果若晖这孩子不长心啊。

    平心而论,谁照顾谁?

    若晖住在这里,要钱有钱,要房子有房子,要保姆有保姆,想要什么就没她要不到的,她过的就是神仙的日子,怎么高兴怎么来,巧呢住在这里也不过就是给若晖当伴儿而已。

    巧的眼泪险些都掉了下来:“若晖,我陪着你这么久……”

    若晖想伸手帮巧擦掉眼泪,可心里又觉得堵得慌,看着这样的一幕她都觉得累得慌,你偏要往梁抗抗的身上贴,那你自己犯贱有什么办法?按照她说的,你拿着这些的钱,想怎么玩就怎么玩,没有男人会死嘛?

    有钱就有男人,不管好的坏的,应有尽有,只要不闹的太过分,大家面子上就都能说得过去。

    若晖从小成长的环境让她对这些男男女女的游戏觉得很是腻歪,什么是爱情啊?爱情就是我爱这一秒,下一秒我就会爱上别人,男人也好女人也罢都是那德行,累得慌,不如买买东西快快乐乐的活着,玩点刺激的,那样活着才更加的真诚。

    若晖不愿意看见别人哭,在她的感官里似乎从来没有见过姚静业落泪,她永远都是那样开心快乐,不管外界怎么骂她,她是为了自己而活的,自己开心别人高兴不高兴就不重要,自己背着包,转身就出了家门,没意思。

    若晖喜欢喝酒,但是不会喝多,喝多了自己难受,她出去喝酒自己也是有分寸,不会把自己置身于危险当中,晚上直接就是没有回家,第二天连课都没有去上,直接出海了,游艇上跟着两个教练,换上潜水服,其中一个教练跟着她下水,毕竟她年纪小,怕她真出点什么事儿,你看钱的魔力多大。

    能随心所欲的花钱买痛快这样不是挺好的,跟教练打好手势就直接下水。

    叶茜倒是带着梁麦飞了过来,说得好好的,叶茜自己也腻歪跟巧碰面,怎么说自己都是名不正言不顺的,可心里又极其的渴望能跟巧见一次,你看看你拥有的我就都可以碰触,她只是先试探试探梁抗抗的态度,若晖的生日也是她一点一点打听出来的,既然梁抗抗没有不高兴的神色,就说明他没有往心里去,小女孩儿嘛,又是那样家庭出身的,自己巴结一点怎么了,叶茜就是想来给若晖过这个生日。

    谁知道若晖压根就没有回来,家里的佣人说她出海了,梁抗抗被若晖弄的也是没有脾气,这孩子向来就是这样的,想一出是一出,完全不管别人心里怎么想的,自己给她打电话,她答应好好的,结果闹这么一下子,他也是想试探试探若晖的反应,叶茜他现在用着顺手,确实很体贴,暂时没有想踹了叶茜的意思,在梁抗抗的心里,他就是在喜欢谁,那女人也不过就是个玩意儿,玩意儿明白嘛?

    你姚若晖出身那么好,你需要跟一个玩意较真吗?该给的面子你需要给,你只需要端着一张虚伪的笑脸就可以,你可以瞧不上她的出身的,原本叶茜就是有价格的,没价格也不会跟了他,可男人跟女人想事情思路就是两个方面。

    梁抗抗从来就没打算把叶茜跟若晖放在一样的位置,梁麦跟梁暖不同,不管是谁生的,那都是他的女儿,他不会在女儿的花费上跟这些女人计较,能从我这里得到多少就看你们的本事了,谁本事大,谁就多捞,剩下的就是平分的,等他死了,每个人就都有,当然了他现在没有儿子,要是有了儿子,儿子拿大头这就是一定的,也是必须的。

    最叫梁抗抗郁闷的就是,自己的女人生不出来儿子,四女儿已经出生了,四个丫头片子啊,他现在看见女儿就心慌,干脆就不让生了,在生出来一个女儿,他非疯了不可,他不是神,但是谁不听话谁就滚蛋,挺简单点事儿。

    若晖玩的很疯,太阳都落山了,自己悠闲的坐在游艇上吹着海风喝着啤酒,人家都是喝红酒,她可倒好喝着啤酒,站起身对着前方大喊了一声,这样的日子多充实。

    “回航。”

    自己摆摆手,向着目标地进发,她站在最前方乘风破浪,短发被吹气,她的头发永远就都不是一个颜色的,今天换一个明天换一个,恨不得把自己给弄成小妖怪,若晖不留长发,性格更像是男孩儿一些,她觉得女的都太弱了,她不愿意成为弱者。

    背着包踩着拖鞋一步一步的往家里走,没意外的没有看见巧,真是难得啊,梁抗抗来了,巧竟然躲开了?

    “去哪里了?等了你这么半天……”

    “这是若晖吧,长得真漂亮,皮肤可真好,头发的颜色也好,这是什么颜色啊?我是老了,要不然……”叶茜好像就是一个天然的话筒子,她说话的时候眼角上挑,满眼都是笑意,里面有几分真诚若晖是分不清楚,但是有些人天生就属于有眼缘的,比如眼前的这位,她说话不会叫人觉得讨厌。

    可若晖不喜欢她。

    “之前不都是跟你说好了嘛?”

    若晖摊摊手,自己落座在梁抗抗的身边,梁抗抗身边坐着一个小女孩儿,没意外的就是梁麦了。

    “今天难得心情好,就突然想出海了,特别跑过来给我过生日,我要怎么谢谢你呢?”若晖的眼神狭促地眨着,站起身抱着梁抗抗在梁抗抗的脸上大大落了一吻,梁抗抗吃软不吃硬,若晖就是因为明白才会做的更好。

    梁抗抗不是她亲爸,两个人之间不存在什么所谓的血缘,更加也就不存在什么应该不应该,他对着自己好,自己才插手去管他家里的事儿,有些话她说了梁抗抗给她两三分的面子,有些事儿不是她说了就能算的,若晖很想得开,人生就是如此。

    梁抗抗脸上的表情果然就是变了,叶茜也有见过梁抗抗喜欢梁麦时候的神情,完全不像是现在,可她不嫉妒。

    姚若晖在得宠,姚若晖就是个姓姚的,在怎么样的也越不过自己女儿,就算是将来有一天,梁抗抗跟姚若晖结婚了,叶茜都不会觉得奇怪,这个圈子什么样的事情没有发生过,就算是发生那样惊天动地的事情,她也能笑眯眯的叫若晖一声妹妹,完全小意思。

    梁抗抗带着叶茜上门给若晖过生日,他是真的不知道还就是故意的?明知道巧就住在这里,这样不是打巧的脸嘛?

    若晖要是巧的话,自己就不会躲,人家都不尴尬,她为什么要尴尬呢?

    “梁暖呢?”

    若晖上楼去换礼服,回头问着家里的佣人,佣人指指隔壁,那意思巧带着女儿回隔壁了,若晖那裙子有点长,本季的新款拖在地上自己也没拽起来,就那样托着,她一向都认为自己很美的,美人做点糟蹋事物的事情是值得被原谅的。

    “梁暖……”

    你巧想怎么过日子,若晖犯不上管,你憋气死,郁闷死,只要你自己想不开,别指望别人能带着你走出来这种阴霾的世界,可是梁暖不一样,父亲出身好,又不缺钱,一个小孩子成天就想那些没用的事情,孩子都给带坏了。

    梁抗抗的这几个孩子都生得漂亮,爸爸的基因不差,妈妈的条件更加不差,孩子生出来能丑那就怪了。

    梁暖很是喜欢若晖,很粘若晖,若晖拉着梁暖的手,她有看见巧的身影,这个时候你自己不为自己出头,那你就缩着吧,若晖把梁暖领回去,叶茜看见梁暖就别提有多热情了,对着梁暖比对着梁麦都好,不管是表面还是装出来的,人家至少也会装。

    若晖牵着梁暖的手:“姐姐要许愿了,小暖许一个好不好?”

    若晖不会保佑老天叫自己多得点钱,也不会叫老天爷叫自己变得在聪明一点,她就想梁暖能跟自己一样的想得开,这小孩子张在她眼皮子底下的,就像是她曾经喜欢若望那样的喜欢,有个妹妹的感觉很好,会觉得贴心,会想把全部的爱就都倾泻到那个不大点小盆友的身上。

    梁暖支着小牙在笑,叶茜抱着梁麦往若晖的身边凑,若晖笑笑,从蛋糕上刮下来一块奶油抹到梁麦的鼻尖上。

    两个小孩儿玩的很好,原本大人的恩怨就牵扯不到孩子的身上,梁抗抗对梁麦是什么样子对着梁暖就是什么样子,等晚上梁暖回到隔壁,巧就问了女儿,若晖是不是有跟梁麦说话。

    “有啊,那个姐姐很好玩的。”

    巧的心里犯苦,你说自己就生出来这么一个傻孩子,还管人家叫姐姐,什么关系都没弄明白呢、

    “想要喝点什么?”叶茜打开冰箱。

    这不是她的地盘,所以不够熟悉,有些渴了,听见有人走路的动静,自己抬头就看见若晖笑嘻嘻的依靠在桌子上。

    若晖就像是没有骨头的人软哒哒的趴在桌子上,眼睛要睁不睁的。

    叶茜给若晖倒了一杯水,送到若晖的眼前。

    “我好看嘛?”

    叶茜点头,确实小姑娘很好看,现在模样还没张开呢都这样漂亮了,将来不用说一定就是个大美人。

    若晖却不满足这样的回答,用手支撑着下巴,看着眼前的水杯。

    “我向来只喝好的,这种东西我喝不下去。”

    不软不硬的送给了叶茜一个软钉子碰,叶茜还在微笑,有一种女人不佩服不行,她天生的就是长了一副好面孔,能招男人喜欢,若晖就在研究,你说梁抗抗喜欢叶茜什么呢?

    把巧跟叶茜扔到一起比较比较,好像貌似巧的身材有点平,叶茜呢肯定就不胖,也不瘦,浑身有肉显现不出来的那种,身材不错呀,胸前的那两团难道是因为生孩子生的所以这样的匀称?

    若晖撑着下巴脑子里合计东合计西的,她一看见外国人的身材自己就特别闹心,自己这飞机场,若晖低下头看看自己的胸。

    “你是不是特别不喜欢我呀?”叶茜开口了。

    若晖眼睛大了大:“这不是明摆着的事实嘛。”

    叶茜没有想到她竟然会这样的回答,还真是不给自己一点面子呢,这孩子。

    “若晖你应该明白你爸这样的家世,不是我也会是别人……”

    叶茜觉得若晖就是个聪明人,哪怕年纪小也是聪明的孩子,梁抗抗这样的家世,叫他守着一个女人现实嘛?压根就一点都不现实,是,过去有个姚静业,可惜姚静业不是已经死了,那就没办法了。

    “所以呢?你就让他带着你来到我这里耀武扬威?”

    叶茜笑的温柔:“若晖你想的有点多,我想跟你做个朋友,你过生日总是要有人来帮着你庆祝的……”

    若晖摊手:“我什么出身,你什么出身?你跟我当朋友?这句话是我听过最逗的一句,我喜欢梁麦,因为梁麦不管妈妈如何她爸爸出身好……”

    若晖摊摊手自己转身就上楼了,留下叶茜在原地生了一肚子的气,是,姚若晖出身很好啊。

    出身好不代表一切。

    回到房间里,梁抗抗动了动,搂着叶茜,叶茜就顺嘴说了一句,梁抗抗眼睛也没有睁开,谁知道他是听见了还是没有听见。

    一早上的,若晖坐在位置上撕着面包玩呢,吃不下去,她一贯的早上胃口不好,梁抗抗看了若晖一眼。

    “你昨天晚上说什么了?”

    若晖就知道梁抗抗指的是什么,她笑笑,以为叶茜到底是不同呢,不会玩告状这一套,谁知道到底还是走这条路了,傻女人。

    自己还期望她玩点高超的,结果又是这样,真是无语。

    “没有,我问那位阿姨我美不美,她似乎有点嫉妒我的美貌。”若晖摊着手翻着小白眼,不要脸她敢认第一就没人敢认第二,梁抗抗都被若晖逗笑了出来:“矜持懂吗?”

    若晖撇嘴:“不懂,我都快要忘记汉子怎么写了,还矜持,我难道不美嘛?每一次我照镜子都会觉得我自己惊为天人,长成这个样子真就不是我的错。”

    梁抗抗听着她越说越跑偏。

    “她还是挺有意思的,跟我说了一大套名分和所谓真爱的理论,本质上我赞同你找女人,下次咱们能不能找点学者类型的?”

    梁抗抗笑笑,若晖就旁若无人的当着叶茜的面叫梁抗抗找别的女人。

    “我学校有一金发美女,那身材,要不要介绍给你?”

    梁抗抗的脸都黑下来了,若晖只当没有看见,把面包撕啊撕的,觉得没意思了,这才松手,拍拍手。

    “虽然这里是我家呢,可是你带着人来打某一个人的脸,梁麦也好梁暖也好,我都喜欢,都是我妹妹,我没有偏疼谁,梁暖跟我住了这么久,我更加喜欢梁暖多些,梁暖就是个小屁孩儿,小孩儿有时候小时候心灵是很脆弱的……”

    若晖杂七杂八的说了一大通,她现在要的也无非就是王不见王,叶茜别来找巧的不痛快,巧也别去惹叶茜,这事儿就单看你梁抗抗怎么做,你想疼谁对谁好,那都是你自己的事情,可孩子都是你的,你连巧的脸面都不给,梁暖怎么办?

    这事儿不见得梁抗抗就是不知道,就单看梁抗抗是个什么态度,若晖说出来说破,给梁抗抗提个醒。

    梁抗抗看了若晖两眼,带着叶茜回去,那以后倒是也没在带着叶茜过来,不过有些场合难免不了,若晖这孩子就是这样,你给我三分脸,我还你七分,她能这边把叶茜气的半死,那边拉着叶茜的手亲亲热热的喊一声阿姨。

    姚若晖现在已经成精了,没人能管得了她,随心所欲的成长,不能说好但是也不能说坏,每天各种玩乐的时间把一天塞得满满的,放假回回国看舅妈。

    若晖喜欢蒋娟,可能是因为舅舅过世了,就剩舅妈跟姥姥两个亲人了,她这脾气跟别人也是不对付,大舅舅二舅舅都相处不好不坏,若晖不会主动上门,他么更加也不会太关心若晖,对他们来说,若晖也不过就是个外甥女。

    蒋娟是不可能再婚了,一个人过更加的好,现在完全不需要顾及别人的看法,若晖请姥姥跟舅妈吃的大餐。

    “我有没有变得更美?”

    姥姥伸出手摸摸若晖的头,她估计也看不到孩子长大成人了,自己的身体自己了解,要熬到头了,姥姥就觉得若晖长得太像女儿姚静业,比女儿还漂亮还要更加的美。“有。”

    若晖往姥姥的怀里一钻,她不太喜欢这种表达的方式,更加不喜欢别人碰自己,现在压着自己的不喜欢,那是因为眼前的人不是别人,而是她姥姥,把她养到大的姥姥。

    “这头发弄的是什么颜色啊,你在国外就这样过日子的?你跟我说说看,你每天都怎么过的?”

    若晖丝毫不隐瞒,自己怎么玩的就都当笑话的讲给姥姥和舅妈听,若晖的姥姥听了也就笑笑,孩子高兴就好,这孩子有分寸,有些事情她不会做的,蒋娟听了脸上可就结冰了,她原本就是一个严肃的人,听着若晖说她今天跟这个男孩儿约约会明天跟那个男孩儿一起玩玩。

    “我家若晖愿意玩就玩吧。”姥姥摸着若晖的头,她赞同孩子玩,有这个好年纪,不玩干什么,以前最怕的事情呢,就是怕若晖像姚静业,现在想来看看,像女儿又有什么不好呢,至少这辈子过的充实了,不过觉得有遗憾。

    “像是什么样子,姚若晖你……”

    “好舅妈,你先让我吃完饭你在说我吧,我保证我没有跟他们上床……”若晖心里笑笑,接个吻打个KISS算是什么?不过就是嘴唇碰嘴唇,也只有舅妈这种老古板才会觉得这样的事情不正常。

    姥姥看着若晖:“你这回回来,不想见见你爸爸?”

    若晖脸上倒是没有太多余的表情,见隋涛?

    她对她爸还真说不上是有恨,当然更加也没有什么爱,她爸对她呢也算是尽责任呢,该管的就全部都管,自己现在能有这种生活,她爸爸也算是尽了一部分的责任,还有什么好怪的?可是说想念吧,这也似乎不成立。

    “好啊,我明天给他打一通电话,反正我明天就要回去了……”

    姥姥听完若晖的话心里悠悠叹口气,她原本是指望若晖能跟她爸爸亲近一点的,隋涛在怎么样也比蒋娟跟孩子亲近,那身上是留着同样的血的,可是现在来看,若晖对她舅妈都对那个爸爸在乎的多些,不知道这样是好还是坏啊,她老了,担心不了多久了,就希望她一生平平顺顺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