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293 心疼人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妈,我姐走了吗?”吃早饭的时候若望问了裘灵一句。

    对于隋若旺来说,姚若晖就是她的神,不管是滑水的姐姐还是潜水的姐姐亦或者是登山去跳级跳伞的姐姐,那都是一种不能跨越的存在,是一种追求明星一样的疯狂,这么好的一个人不是外人而是我的亲亲姐姐,拿出去说,那是会叫若望的脸上增光的,小孩子更加喜欢自己能有个杰出的哥哥姐姐,关于是不是一个母亲生的,现在若望还不能够理解这些,懂自己的妈妈不是姐姐的妈妈,其他的不会想的过于复杂。

    裘灵昨天没睡好,半夜做梦梦见若晖了,早上起床心情就是有点沉重,她一直就认为姚若晖不是个正常的孩子,你看昨天她又是利用若望来帮着自己脱离困境,自己在怎么样也不会叫若望去撒谎的。

    裘灵的脸上带了一丝的疲倦,给女儿倒了一杯牛奶:“她要走了,下次会回来看你的,好好上学。”

    若晖没有走,她为什么要走?

    过去自己想着吧,隋涛既然希望她走,那她就走,待在这里自己也没有太多牵挂的事情,可现在不一样了,她为什么要退呢?

    若晖中午十一点才从床上爬了起来,自己开着衣柜挑挑拣拣的看着衣服,扔了满床都是,姥姥上楼喊她下去吃饭。

    “要过几天走吗?”

    若晖放下手里的刀叉眯着眼睛对着姥姥:“多陪你几天不好吗?”

    “当然好。”

    吃过饭姥姥要去医院例行性的检查身体,虽然姥爷已经过世了,可姥姥依旧享受过去存在过的待遇,有专人送她过去,若晖不想去医院,她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解决呢。

    “我要回去看看我奶奶。”

    姥姥没有说话,心里有点担心,这孩子的个性……

    奶奶追着二婶给隋涛打电话,如果他没有时间,自己领着若晖去做,不是说有一根头发就能好使的嘛,这也不是很复杂。

    “妈,大哥挺忙的……”二婶就在里面搅稀泥,老太太简直就是脑残,正常人大脑怎么可能盼着若晖真不是家里的孩子呢。

    二婶从来不怀疑若晖的身世,压根就没的怀疑好嘛,那孩子是挺精挺灵的,可她妈就是那样的,样貌像是妈妈了脑子随了她外公了被,这有什么好说的,从小生长的氛围接受到的教育全部都不相同,超越同龄的小孩儿也是能理解的,遗传这种东西有时候就是这样可怕的。

    “你别劝我,这事儿要是不验出来我不放心……”

    你要是真的验出来了,估计你儿子得恨死你,这话二婶没敢说。

    “妈有人敲门,我过去开门。”二婶借着由头踩着拖鞋出去开门,一推开门外面站着的不是姚若晖是谁?

    “二婶早,吃过早饭了吗?”

    二婶以前总觉得女孩子就应该梳长发,自古女人就是这样的,长发不管长得好看不好看的梳了都不会出错,可是见了若晖梳短发,二婶认为这孩子就不适合长发,短发刚刚好,如果她这个时候把脸上的表情给换换就更加的美好了。

    若晖穿的不多,她进出也不需要坐公交车也不需要等车,穿的在少冷也是冷个几秒,她不会挨冻,光着大腿穿了一双皮靴里面穿了一条黑色的短裙,外面罩了一个露着脖子的大衣,叫人看着就觉得很冷,笑的有点风尘。

    至少二婶觉得自己都挺长时间没有看见过这个孩子了,有点陌生了吧,可现在孩子笑的好像就跟自己有多熟悉一样,身体跟没有骨头似的靠在门上。

    张嘴说出来的就好像她昨天住在家里了一样。

    “若晖来了,赶紧进来,外面冷吧?”

    “不冷,有车送我过来的,我姥姥享受的待遇还是蛮好的,怎么会冷呢。”

    二婶有些讪讪的,问你冷不冷你就说不冷好了,说这么多干什么,知道你姥姥有待遇,至于这样显摆吗?

    姚若晖进了门,奶奶的脸色有点铁青,过来干什么?可是想着自己的主意,她得好好的哄着孩子,哄着若晖跟自己去医院,是不是自己家孩子跟自己也可以做吧?要是一点关系都没有,那就肯定不是自己儿子的种了。

    “来了,坐吧。”爱答不理的扔了一句话,叫她对着若晖低头,奶奶还低不下去。

    若晖把自己扔进沙发里,她这个动作有点大,奶奶看的眼睛有点疼,你看看她这样的,一个女孩子一点稳当样子都没有,看看那裙子穿的,这跟光着有什么分别?还不如不穿呢,那头发跟火鸡毛似的,就自己认为是好看吧,整天弄的跟跳大神似的。

    若晖清清喉咙,自己伸手从盘子里拿出来一个橘子,她也不扒皮就把玩在手心里。

    “我昨天晚上回我姥姥家睡了一个晚上,突然之间想起来一点事儿,奶奶当初为什么要让我爸娶我妈?”

    当奶奶的脸上的表情就有意思多了,什么颜色都有,这不是问废话嘛,隋涛家里有什么?

    那时候虽然隋涛毕业也算是混的不错,可家里没有根基他自己什么就都没有,突然天上掉馅饼掉下来一个姚静业,要是你,你不接着吗?老太太就记得自己知道姚静业家里家世的时候,她不但没有一丝的担心,相反的当天就去上山了,她得跟全家人都说说,老隋家祖坟冒青烟了,那自己儿子就是了不起,要不然那样人家出来的孩子能嫁给隋涛?满心的就是欢喜高兴,那时候也想不到什么所谓的出身好不听管,老太太心里想的是,那样的人家有教养不会跟自己一样的,哪怕就是自己做的不对,他们因为这个所谓的教养也不会跟自己一样见识的,这样最后获得胜利的还不是自己。

    可情况不随着人心走呀,姚静业那个娘们……

    老太太想到这里,脸又黑了。

    “我记得中国有句古话是怎么说来的?”若晖做出来一副努力想啊想的样子,颇有些伤脑筋,最后打了一个响指:“上桌子吃肉,下桌子骂娘。”

    “你这个……”奶奶指着若晖的脸。

    姚若晖轻飘飘笑:“奶奶要说什么?说我的造诣很高是吧?我向来也都是这样认为的,人太聪明了也不太好,像是奶奶这样养出来一个我爸就等于全家不饿,不行了只要唠叨儿子一两句,再不行我还知道一个,一哭二闹三上吊都用上了就不怕他不妥协,不答应你的要求他就不是孝子,他是当官儿的啊,当官儿的就最怕丢人,奶奶你别怕,他要是不肯听你的话,你就出去讲究他,你去**扯着一个横幅,我保准他答应你所有的要求……”

    隋涛他妈指着若晖的脸,脸上青青白白的,被若晖给气的已经一句话都没有了,在缺心眼,她也知道若晖现在说的不是好话,真的那么干了,自己儿子这辈子就彻底完了,这孩子你看哪里就向着她爸了?她是恨不得她爸去死啊。

    二婶的表情有点受伤:“若晖啊,二婶知道你委屈可现在再婚的家庭能像是你爸爸这样对你的都少,在钱上他从来就没有短过你的……”做人得知足是吧、

    你总觉得这样不好,但是回头对比着更加不好的,那种连钱都不愿意出的,你说哪种爸爸好呢?

    “往你身上花钱都是百搭,你出去念书能有什么用?将来能考个博士回来吗?你就拿着钱瞎玩,糟践钱,你爸挣那么一点的钱……”当奶奶的又开始唠叨上了,反正说出口的差不多就都是挑若晖的,觉得孩子有钱就花,从来不考虑大人的情况。

    “钱是我妈留给我的,当初她跟我爸离婚也说得好好的,奶奶你是不是觉得我爸很吃亏啊?跟我结婚一次,生了一个我,然后还得了两套房子,是挺亏的,家里什么都没有给,最后离婚了就剩两套房子……”

    饶是奶奶在厚脸皮此时脸也红了,这说的叫什么话?

    若晖那意思还是自己儿子占了她妈的便宜了?

    “你知道什么,你那时候都不懂事,你上哪里知道去,什么你妈给了两套房子,根本就没有的事儿。”

    老太太死活不承认,二婶也帮着打包票,这事儿肯定就是有,房子并不是隋涛自己张嘴要的,当时姚静业的意思就是这样,她不确定自己以后会不会跟别人生孩子,如果真的生了,她喜欢小的对若晖不好了怎么办,别的她做不到,给孩子留下来点东西她自认还是能做到的,隋涛也更加没有准备想把这两套房子自己扣下,他后期自己又填了一点钱把房子挪动外省,这些就都等着若晖长大的,将来愿意怎么折腾他也不管,都是若晖的。

    二婶觉得若晖那时候小,除非是她姥姥说了,可嘴巴这东西,谁说什么就是什么,难道一个孩子还能去查吗?

    “若晖你别听别人瞎说,根本就没有的事儿……”

    若晖点点头:“我知道了,我爸之前在电话里就跟我说这个,我还以为他说的是真的呢,原来都是编瞎话骗我的,我爸真伟大,我妈都没有出钱他自己拿着钱到头来做了好事儿还不肯留名,真真是活雷锋啊。”若晖夸着隋涛:“我就是不明白,我爸一年到头能有多少的工资,好几百万呢?不对啊,看样子我爸一年要挣几千万,我们国家的工资已经这么高了吗?”

    奶奶慌慌张张的站起身:“你……别瞎说,你爸什么时候一年挣几千万了?你哪只眼睛看见了?”

    二婶却不肯再说话了,她说到现在一直处于劣势,一直处于被孩子压制的状态,她已经有些隐隐的明白了,若晖这是用话在堵他们呢,说不说都是错。

    若晖仰着小脸,一脸真诚的看着奶奶。

    “那奶奶你跟我讲讲呗,钱是从哪里来的?”

    “你二叔做生意挣了一点钱……”奶奶随便找了一个借口。

    若晖突然拍手表示明白了,原来是这样啊,二婶却觉得有点要不好,果然若晖下一句就跟着说了一句:“不知道我二叔一年纳多少的税,挣这么多,估计交税也应该交的不少……”

    二婶有点突突,税务这个东西说大就大,事情一闹就大的,真的捅出去了,自己倒霉了不算,还得把大哥给拽下来。

    “妈,你别瞎说……”

    “什么瞎说,就是你二叔挣的钱多……”奶奶直接拍板,她就说二儿子赚钱多了,能怎么样?谁能拿她怎么样?

    “我哪天问问我舅舅……”

    二婶眼前一黑,这孩子就是故意要把事情往大了闹。

    “你听你奶奶跟你开玩笑呢,你二叔有多大的本事你还不知道吗……”

    若晖亲亲热热的拉着自己奶奶的手,小脸上都是真诚的笑容,笑容有些闪人眼:“我最喜欢我奶奶了,你看我这样聪明就是遗传到了我奶奶的基因……”

    隋涛他妈愿意听这话,是的,要是自己不聪明你说能生出来这么聪明的儿子?可他们老是说自己是没有知识没有文化,没念过什么书不代表她就什么都不懂,知道吧。

    “若晖你陪奶奶去一趟医院,奶奶要做一个检查……”奶奶现在也能笑出来了,这事儿她必须要弄明白了才行,要不然心里就氏放不下,的先确定下来,她到底是不是儿子的种。

    *

    “妈,你泡脚。”小聪所接触的环境有限,家里很多东西他都用不明白,在有一点,董丽对小聪确实是态度很夹生,不亲不仅甚至有些远离,小聪又原本早熟,看得出来妈不太喜欢他,自己又不想离开这个家,他能知道的范围,听舅姥姥说的,他只能跟这个家里好,只能叫爸妈喜欢他,他如果回去了,没人会管他的。

    小聪想用自己的行动征服董丽,又恰恰是这种贴心贴肺反倒是惹得董丽各种反感,超出于孩子范围的成熟在董丽来看就是有心眼,两个人简直就是形成了一种所谓的恶性循环,小聪越是做就越是错,董丽越来越反感小聪。

    董丽可以做到自己职责应该尽到的义务,比如给孩子买点什么东西,但是拒绝对孩子付出关心爱心,甚至从来不会叫小聪的名字,她从来也不会喊小聪叫吴聪,在她的心里,这并不是她儿子,而是别人家的,将来一定就会找回去的。

    董丽的腿有严重的静脉曲张,晚上就喜欢泡泡脚,一般都是她回来之后,秦朗有时候把泡脚盆拿出来,那个东西挺大的也挺占地方的,小聪观察了几次,自己就上心思了,换做一般的人家,自己生出来的孩子肯定会夸奖这个孩子如何如何的懂事,一个男孩子这样的细心,小聪把洗脚盆搬出来,这东西有点沉,他抱出来也是费了一点力气,自己没用过,以前跟着乔芸,说实话家里的东西都不是很先进,什么平板电脑这些都是小聪所接触不到的,自己看过秦朗做,把插销插上,对着屋子里喊董丽,董丽听见孩子喊了,才起身踩着拖鞋出来,这边小聪也不知道怎么插的插销,自己过电了,叫了一声。

    “怎么了?怎么了?”

    当奶奶的着急了,从厨房跑出来,她在准备饭菜呢,看着小聪捂着自己的手,赶紧过来抓起来孩子的手:“叫奶奶看看,怎么弄的?过电了?”

    老太太就回头问董丽:“家里插销漏电吗?”语气有点不好,家里有孩子,这要是漏电为什么不修啊?真要是出事儿了怎么办?

    这给董丽委屈的,这边的插销是出了一点问题,可平时谁都不会用这个的,秦朗用他自己能小心,谁叫小聪去碰了?谁叫他去碰的?现在电了,这不是没事儿找事儿吗?

    董丽看着地上的脚盆脸色也不是很好。

    “饭都没有吃,泡什么脚,你多花点心思在学习上,不用特意来讨好我。”

    董丽黑着脸,自己拿着洗脚盆准备放起来,气都要气死了,还泡什么,再说谁叫他自作主张了,她说过要泡脚了吗?

    小聪一听董丽的话,自己脸上是强忍着没哭,孩子不哭出来脸上的委屈是隐藏不住的,秦朗回到家,家里饭菜已经做好了,他妈每天都会保证三菜一汤,伙食很好,给小聪盛汤。

    “聪啊喝点鱼塘,对脑子好。”

    秦朗就发现小聪情绪有点不高,说实话因为是收养的孩子,孩子又懂事了,有时候对着他,秦朗也是有点客气,没有办法做到自然,能看出来小聪要哭,眼圈里都是眼泪。

    “你跟我说,怎么了?”

    董丽拿着筷子吃米饭,吃的有点堵心,这不就是冲着自己来的嘛,因为她说了两句,自己筷子放下:“妈,对不起我胃口不怎么好,我先回房间了。”

    婆婆做的饭菜,不用她伸一把手,她还不吃,摔筷子走人董丽做不出来。

    “丽丽……”

    秦朗喊了两声也没喊住,董丽直接带上门就回房间了,董丽一回去,小聪眼泪就绷不住了,他也搞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做错,他是好意,想把事情弄好的,最后变成这样这不是他心想的,不是他想要的。

    秦朗安慰小聪:“没事儿,你妈中午吃多了。”

    小聪越发的客气了,越发的勤劳,有点活就抢着干,吃完饭就抢着洗碗,秦朗能看出来孩子是怕他们遗弃他,自己对老婆的态度也是颇有点伤脑筋,应该怎么办?

    “聪啊,不用你,去看电视去……”

    小聪不看电视,全部的精力都用在学习上,要是考试不是满分自己就会哭,躲起来哭,对学习特别下功夫,人家说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吴聪是因为自己懂事太早。

    秦朗带上门,自己看着董丽抱着胳膊站在窗子前吹风呢,伸出手把窗子关上。

    “冻感冒了。”

    “我不是故意的,我就是不知道应该要怎么跟他相处,我不喜欢他来讨好我,你能不能叫他不要每天这样对待我?”

    秦朗都想说董丽的心有点过于敏感了,孩子就是觉得你不喜欢他,他才更加努力的要讨好你,秦朗这个中间人也是不好当。

    周六孩子不上课,董丽跟秦朗开着车带着小聪去商场买衣服,在花钱的上面董丽不抠,只要合适她就刷卡,她不会因为这个东西贵就不愿意买给孩子的,但是她吝啬付出关心,哪怕就是一句温暖的话。

    吴聪坐在副驾驶的位置,董丽坐在后面,孩子很高兴,自己家有车就是不同的,有时候上学,比如下大雪了,早上很冷,爸爸就用车送他去学校,车开起来很快的,里面很暖,味道很好闻,跟侯叔叔的车又不同,爸爸会把他送到学校的门口。

    吴聪很兴奋的跟秦朗说着话。

    “一会儿咱们买完衣服,叫你妈请客,你想吃什么?”

    小聪一听到董丽的名字,瞬间就安静了,坐得老老实实的,他这就属于条件反射,可在董丽来看,这不是给自己上眼药嘛,在无声的告诉秦朗,自己有虐待他是吧?干出来做出来这样的一副样子给自己看,她亏待过这孩子吗?

    “你们先下车,我去找停车位。”

    小聪打开车门,自己看了后面一眼:“妈,我跟你下车吗?”

    “不用,你跟着你……”董丽实在说不出来这句爸爸。

    秦朗也没有反对,自己带着孩子吧,停好车领着小聪来找董丽,小聪喜欢体育运动,下课也喜欢出去玩,更加喜欢踢球,鞋子就特别费,秦朗是昨天晚上看见孩子的运动鞋前面贴了一块透明胶,自己哭笑不得的,这样穿了也不保暖啊。

    以前小聪跟外婆的时候,他鞋子也费,外婆是直接上手就推小聪的头。

    “你家开银行的是不是?这鞋不花钱买是不是,你就拿着脚尖去踢……”

    董丽走在后面,孩子试穿的时候她不给意见,秦朗问她觉得合适不合适,她只是低垂着视线,秦朗也弄不过董丽这个劲儿,最后自己跟孩子商量,他觉得好,董丽刷卡付钱。

    秦朗拎着袋子,牵着吴聪的手,小聪紧紧攥着爸爸的手。

    乔芸领着候文惠来逛街,她就喜欢出去外面,不买东西也喜欢出门到处瞎逛,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候文惠一路蹦蹦跳跳的,自己也挺高兴的,情绪不错。

    “小聪……”

    乔芸喊了一声。

    小聪听见乔芸的喊声,自己全身僵住了,对于一个孩子来讲,他在恨他妈,可现在的年纪摆在这里,他渴望母爱,渴望亲情,特别是在董丽拒绝付出的时候,乔芸在不好,乔芸那是亲妈,小聪眼圈就红了,有点想自己妈妈了,董丽看见这一幕,心里冷冷的嘲讽着,你看见了吧,这就是她为什么抵触这个孩子的原因,养不熟的。

    董丽有点烦心,自己整理整理脖子上的围巾,乔芸领着候文惠跑过来,遇上了也没有办法,只能一起吃个饭。

    乔芸在用眼神来谴责秦朗,因为秦朗搬家了,还不肯见她,叫她看不见孩子。

    “你叫文惠吧,文惠喜欢吃什么?”秦朗耐着性子的拿着餐单递给候文惠,候文惠点点头,笑的很甜:“叔叔我来点。”

    孩子不怕生,真的就接了过去,秦朗把另一份餐单拿给小聪:“看看自己喜欢吃什么。”秦朗摸摸小聪的头,顺便叫儿子把身上的衣服脱下来,小聪里面穿了一件卡通的毛衣,全身上下衣服都很精致,现在已经能大程度的看出来两个家庭养出来孩子的不同。

    “叔叔不叫他点,他狗屁都不会。”候文惠扔了这样的一句话过来,乔芸听着觉得有点刺耳,在自己面前说也就说了,这还有外人呢,人家听着成什么了?自己上手拧了文惠一把:“不会说话就闭上嘴。”

    候文惠被掐疼了,闭着眼睛就开始嚎,乔芸要伸手打,秦朗能看着她伸手打孩子嘛,只能出声劝。

    “孩子都是这样的……”

    乔芸觉得自己在秦朗的面前丢了一次很大的人,候文惠吸吸鼻子,小聪拿着餐单他也经常跟着奶奶爸爸一起出来吃饭,虽然妈妈总是拉着脸,可没有说过他,他跟奶奶出来的时候,奶奶都是手把手的告诉他这个东西是怎么做出来的,味道应该是什么样的。

    小聪指着菜单上的菜,这在秦朗董丽来看都没什么,可乔芸一看那价格,就觉得小聪这孩子真是越来越滑头了,你说抛弃自己这个妈,不就是为了过上好生活吗?

    在乔芸来看,现在就是这样的,自己不能带着他下饭店是吧?

    候文惠也不管什么价格自己点一通,甚至都是什么菜她也不是很清楚,她就负责点,等服务员收了餐单,乔芸就盯着小聪看。

    “你现在在哪个学校呢?”

    小聪不吭声,秦朗呵呵笑着:“咱们都说好了,这还没有到半年呢……”

    “这是我儿子啊……”乔芸的音量有些大、。

    候文惠也是很长时间没有看见小聪了,但是她没有想念,觉得终于这个人不用跟自己抢东西了,感觉真好。

    “妈妈说了以后家里的东西都是我的,车子是我的,房子也是我的,没有你的份儿。”

    乔芸觉得这话是理所应当的,小聪不是奔着人家有钱去了吗,你等着看,等着看以后你长大,人家的钱给你还是不给你,你以后就后悔去吧,你等着人家有孩子的,你就彻底没有地方占了。

    董丽皱皱眉头,她再不喜欢小聪,可亲妈这样来教孩子,是不是有点没层次了?

    “有没有点羹,你不是喜欢吃红豆羹吗?”

    董丽是好心,想帮着孩子解困,可她一出声,小聪反倒是拘谨了,说自己不喝了,董丽的好心送到半截,小聪没接,直接就摔地上了,董丽这心里的火气能小了吗?完全就是不识抬举。

    候文惠自己就能吃饭,对着谁都是笑眯眯的,叔叔阿姨喊的这个顺口,不是看她对着小聪的态度,秦朗不会讨厌这孩子的,相反的会觉得这孩子很早熟很聪明,很有礼貌,可只要候文惠一针对上小聪,她的形象就瞬间都没有了。

    小聪喜欢吃鱼,秦朗给孩子夹鱼肉放到孩子的碗里,乔芸是吃起来就顾不得说话了,先吃饭,什么事儿吃完在说,她的意思就是想要小聪的地址,可秦朗三两拨千斤的给推了回去,又给候文惠买了一件羽绒服,花了六百多。

    “谢谢叔叔,衣服我喜欢。”

    秦朗对着孩子笑笑,候文惠要自己拿着袋子不叫乔芸拎着,乔芸眼睁睁的看着人家一家三口回去的,心里又开始不舒服了。

    这衣服确实挺贵的呀,一个孩子的羽绒服花了六百多,乔芸也觉得这是好玩意。

    “妈妈,我也想去叔叔家,叔叔有钱。”候文惠对着乔芸就来了这么一句。

    侯林他妈睡觉呢,听见孩子哭,自己就喊乔芸,肯定是乔芸打孩子了。

    “你打她干什么?”

    你说她就从卧室里出来,就跟睁眼瞎似的,摸了半天,这才把孙女抱到怀里,一个小孩子说错什么做错什么你就说她两句得了。

    乔芸气的脸都铁青了,把羽绒服照着地上就扔了过去。

    “你要是不愿意待,你现在也滚,眼皮子浅的,看见人家有钱就迈不动步子了是吧?”

    侯林他妈听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小孩儿嘛觉得人家条件好,想去也没什么,谁没有这样过的时候,她就是说说,打孩子干什么?

    侯林在路上就想了,给前妻和孩子去香港的钱,也别苦了乔芸了,等回去就给乔芸买车,这房子反正短时间也是买不上了,先租房子住吧,怎么说乔芸跟自己结婚的时候他也是什么都没有,能选上自己,她也不是图什么,除了不会过日子,似乎其他方面也没有太差的。

    候文惠给自己爸爸打电话告状。

    “我妈刚才打我了,爸爸为什么要把他送到有钱人家里去啊?送到要饭的家里去才好呢……”

    侯林听了女儿的话有点哭笑不得。

    “别瞎说话,瞎说什么呢,就这样说哥哥啊,那是你哥哥,将来长大了谁欺负你,哥哥就会替你出头。”

    候文惠头摇的就跟拨浪鼓似的,她才不管爸爸能不能看见呢。

    “我才不用他帮我出头,爸爸你把他送到要饭的人家去……”

    “你要是再说,爸爸可生气了,我回去打你了啊……”

    侯林就没有意识到过,觉得候文惠这孩子有点问题,候文惠不是说说而已,她是真的不愿意看见小聪以现在这样的形象出现在自己的面前,以前都是自己说了算的,点菜也都是她点,小聪会点什么啊?可是他今天点菜了,候文惠生气,特生气。

    候文惠挂上电话,自己爬上床。

    “妈妈,我们明天去大姥姥家玩吧。”

    候文惠喜欢王妈妈,没有特意的教过孩子,可孩子自己就懂,家里是什么样的她能用肉眼看见,大姥姥家很大总有很多好吃的,她就喜欢大姥姥家。

    乔芸没吭声,去干嘛去?

    徐秋华回娘家了,王爸爸去三叔家干活去了,家里就剩王妈妈一个人,王焱去同学家玩了,中午就不打算做饭了,就自己还特意做一顿也犯不上,不到十二点乔芸领着文惠来的。

    “大姥姥,我想死你了。”进门孩子就冲着王妈妈扑了过去,王妈妈所接触到的这个孩子,她活泼可爱,率真敢说,几乎就都是好的一面,讨厌乔芸吧也不至于讨厌候文惠,加上这孩子嘴甜,来都来了,拿着水果还有家里的零食给候文惠。

    “想吃什么啊?”

    “大姥姥,我能看电脑吗?”

    这孩子就对电脑特别感兴趣,就喜欢看动画片,要是王焱在家还行,你说王妈妈根本就弄不懂这玩意。

    “叫你妈给你开。”

    “我姐没回来?”

    乔芸问了一句,王妈妈笑笑:“她忙。”

    乔芸给文惠把小聪的电脑开开,自己跟王妈妈闲的没事儿聊天就说到夏侯芳身上了。

    :“芳芳小区不是说出神经病了,那就别住了,要是因为这个出事儿了可大可小,她现在还怀孕呢,外婆现在不在家,要不然叫芳芳过来外婆家住吧。”

    乔芸知道那房子不会给自己,可即便不给自己,她也不愿意叫芳芳去住,只要芳芳离开那里,自己就满意了。

    王妈妈没吭声。

    “我也是为了她好,真的大姨,到时候要是出点事儿,你说你们也负责不了……”

    王妈妈不接话,芳芳没说要走,她们也不能说这样的话。

    张梁家现在条件也就一般,肯定不能算好的,钱是直接投入到里面运作,张梁手里没有多少钱,现在又没有开业,你说他从哪里来钱?王亮是细心,要不然现在张梁就得喝西北风去,家里不好也不坏,过的日子一般般,芳芳想吃点什么肯定能吃上,家里都紧着她,她从结婚开始,老公婆婆就拿着她跟洋娃娃似的对待,人家命也好,遇上一个没钱的老公,可老公贴心细心,婆婆更是一点坏心眼都没有,芳芳不愿意上班,家里条件不好的时候,一般的婆婆得不得讲究芳芳,可人张梁的母亲没有说过儿媳妇一句,进门就怀孕,现在女孩子多娇气,有几个愿意条件不好就怀孕的,芳芳怀孕问了她跟张梁,听说他们想要孩子,就决定生了,在婆婆心里,这儿媳妇就是一百个好,夏侯芳的运气不是一点半点的,上了月份检查,医院这不是有熟人嘛,人家就说了一句,是个男孩儿。

    张梁在外面忙,芳芳守着自己的小家,她没有多大的野心,她最大的愿望就是做个贤妻良母,婆婆最近身体挺好的,能陪着她到处转转,白天高兴的时候两个人出门,溜达溜达在回来,晚上一起买个菜,等着张梁回家做饭,晚上老公给洗脚,她脚有点肿,张梁不会错过一天的,给按摩给洗脚,孕检的时候必定每次都跟着,芳芳现在去卫生间的次数就多了起来,张梁夜里会给老婆留着一盏灯,怕她摔跤,芳芳睡在外面,她一动,张梁就醒。

    会出声提醒她小心点脚底下,孩子一开始在肚子里这通的闹腾前四个月压根就是没吃过多少东西,看见什么都吐,现在过了四个月瞬间就好了起来,自己心情也是好,每天乐呵呵的。

    “腿抽筋了?”

    张梁他妈跟芳芳看电视的时候看着儿媳妇的脸色变了变,赶紧起身过去,把芳芳的腿放在床上,自己给她揉着。

    “疼不疼?”

    “疼……”芳芳的表情都要哭出来了,张梁他妈就说:“忍着点啊,这点疼不算疼,叫孩子知道了都笑话你,晚上临睡之前喝一杯牛奶……”

    芳芳有喝专门的孕妇奶粉,老早就给准备上了。

    张梁进家门,今天出去办手续,到处跑,也是折腾的够呛,你说这个天,冷啊,把他弄了一个透心凉,就是开车都没缓回来,进家门脑子就沉沉的,特别不愿意动,强撑着去厨房做饭,做完饭自己也一口没吃。

    “你吃药了没有啊?”

    张梁回到房间里,自己捂着被子,叫芳芳今天晚上跟自己妈睡,吃过药就睡过去了,芳芳回房间来看自己丈夫,满头的汗,张梁不像是她,疼了不舒服都会喊出来,他是有什么都自己忍着,看着表情很是难受,芳芳心里不好受,知道丈夫是为了养家,现在做什么就都是不容易。

    “把被子给我……”

    老太太帮着芳芳抱着被子回到自己的房间里,看完电视,芳芳要洗脚了,当婆婆的才准备起身,结果在卫生间撞上儿子了,张梁这是跟闹钟似的,到点做什么自己都想着呢,不舒服也想着她老婆得泡脚啊,把水盆端进去。

    “不用了,我自己也能行。”芳芳拿开自己的脚丫子,低着头,眼泪往水盆里掉,张梁一看她哭,心情也不好。

    “真没什么,就是个感冒,身体好的,一年到头还得感冒几次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