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296 被诅咒的女儿命

296 被诅咒的女儿命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事实证明若晖的腿很长,她这么瘦的体格子就愣是一脚把隋海峰给踹翻了,她出脚的时候也是有些犹豫,是踹死眼前的人好呢,还是继续踹死呢?

    不作就不会死。

    若晖的兴致很高:“我妈从小就教我不能乖乖的等着挨打,宁愿我出手把别人给打残废了出钱养着那个人一辈子。”甩甩自己的头发,她就是猖狂她就是这样的,居高临下的看着隋海峰:“没办法,我妈太有钱了。”

    二婶原本还不吭声,这回亲眼看着儿子挨了一记窝心脚之后再也沉默不住了。

    “若晖……”

    “爸你是亲耳听见的,他怎么骂我跟若望的,你可以不要自己的面子,我不能不要,别人要上来撕我的脸,我就让他没有脸。”

    奶奶也是有点尴尬,一个大小伙子竟然打不过一个丫头片子,要是海峰把若晖打了,自己可以就当没有看见,反正孩子之间打打闹闹的不能牵扯到大人的身上,可现在孙子叫孙女给踹翻了,心里极度不平衡之下依旧不能吭声,脸上的笑容要掉不掉的颇有些有趣儿。

    若晖领着若望:“别出事儿就知道躲,就这样的人,身边有什么拿什么照着他的头顶打,哪里最弱就打哪里,打出来毛病我给你撑腰,不行就出钱养一辈子,就像是个养个废物一样的养着,既然能养他全家,还差了他这个吗?”

    隋涛的脸色有些不好,瞪了若晖一眼,若晖只当自己是瞎子,其他人不友善的目光自己一律接收不到,谁傻谁生气,气死活该。

    裘灵在心里都要为若晖拍巴掌了,如果这些话不是姚若晖说出来的她会更加的高兴,可偏偏就是自己不待见的那个孩子。

    若望的个性就很弱,被人欺负了自己也不敢还手,裘灵就是背后教了多少次可若望不听,当妈的教育方式肯定跟若晖说的有些差距,裘灵的意见很迂回,找老师找长辈反正一定要躲,还不能示弱,姚若晖从小所接受到的,有个天不怕地不怕的梁抗抗,梁抗抗的教育方式就是很粗暴的,谁打你,你给我打回去,打残废了我出面给你摆平,只要不是闹的太过,我就都有办法维护你。

    “她打我,她花我的钱她还打我……”

    隋海峰这么大的一个个子坐在地上打滚,这样子就难看了许多,二婶是心疼儿子,可一边觉得太丢人了,还是在隋涛的面前,姚若晖再不好也是隋涛的女儿啊。

    “别哭了……”

    现在凶孩子有什么用,平时都惯出来了,隋海峰像是会看人脸色的孩子吗?

    隋涛原本高高兴兴的回来了,扫兴的回家了,回到家家里还有个人在等着他呢,没想到姚若晖没走,在隋涛书房里坐着呢,自己背对着隋涛,转着椅子,这椅子坐起来蛮舒服的。

    就是不知道坐久了是不是就忘记曾经自己没飞黄腾达之前的状况了?

    若晖听见声音,自己转动过来对上父亲的脸,笑着说;“我爸爸是个大善人,有钱大家花,花到最后没有一个人感激你。”

    隋涛有点不高兴,家里在怎么样那是他的家人,他觉得女儿早熟,可不是早熟到来伸手管他家里的事情,做父亲就应该有当父亲的尊严,这个尊严并不是女儿就可以挑衅的,或者换一种说法,人的个性就是固定的,他挂心着家里,你就别指望在某一天他突然之间看来了,想明白了,不现实的,即便重新轮回,个性在那里放着呢,该什么个性依旧是什么个性。

    若晖的双手交叉着,胳膊压在桌子上,跟隋涛的视线对碰。

    “你明天走是吗?”

    若晖点头,站起身把位置还回去。

    “是啊,走了就不想在回来了,听见一些事情觉得挺无语的,我表示很怀疑一些人的智商。”总体来说若晖这次回来觉得很是腻歪,真的就没有需要留恋的,除了看见姥姥舅妈心情稍稍愉悦了两天之外,隋家的这些人,她才懒得出声去管,有人愿意拿着自己的血给别人吸,他努力想当一个圣父,自己何必拦着呢。

    “在外面好好的,将来找个好丈夫结婚。”

    隋涛是觉得如果若晖跟国内的人结婚,这份牵扯就永远不会断了,不如等她将来找个国外的,夫妻俩一起生活在国外,这样大家就都相安无事,今天海峰这事儿被削也是活该,可若晖的气焰未免有些过于旺盛。

    旺盛到了叫隋涛想起来了一个人,他前妻,姚静业。

    姚静业出身好,活的很是随性她是从来不会在乎别人的想法的,自己活着高兴才是最主要,隋涛爱过姚静业,非常的爱,当一个男人爱着一个女人的时候,她的错都是优点,从她的头发丝叫脚趾,每一分都叫隋涛爱的如痴如狂,少年时期的隋涛相信爱情,可是姚静业亲手打破了他们的爱情,说恨还真的就说不上,两个人的家世相差太多,离婚就是必然,妻子他爱过所以他能忍,但是女儿不同,女儿是属于他身体下的个体,现在这个个体发展到了要比总体强大,她年轻她张狂,这对于一个在努力爬坡中的父亲而言,他看不惯。

    隋涛的心思很是复杂。

    若晖心里撇唇,我跟谁结婚这轮不到你来做决定,她也没有义务来取悦别人,谁说她就一定要结婚来着?

    “爸,这次回去之后我就真的不会回来了。”

    隋涛并不是意外若晖会做这样的决定,在孩子的心里,恐怕她的姥姥才是她的亲人,奶奶这边……

    孩子到底还是看不上自己奶奶家的,只是这一点叫隋涛很是别扭,他可以承认自己的家人不好,但是若晖身上是流着跟这个家一样的血缘,她是没有资格瞧不上这样的家的,现在姚若晖不仅瞧不上并且不屑,藐视。

    “我还是那句话,不该沾的,你不要去碰。”

    当父亲唯一能嘱咐女儿的就是这句,他不希望自己女儿沾上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若晖翘翘唇,连忙说着:“放心我不至于那样没有分寸,爸我就是不明白,你爱过我吗?”

    她还是想问这一句,并不是奢望隋涛能对她表达出来什么,更加不是自己渴望,她这个年纪了,有没有父爱说实话没什么影响,有些事情呢,自己也不是看不透,可是她想得到一个答案。

    “你觉得你是靠着我妈起来的,所以现在回头看见属于我妈的女儿我,你会觉得刺眼,我的存在时时刻刻的提醒着你,你是如何靠着妻子家爬到今天的?亦或者就像是大多数再婚的家庭一样,想要这个家庭安乐,只能舍掉对于你来说更加不重要的我,若望是从小就跟在你的身边,老婆呢是要过一辈子的,我这个大女儿呢,可要可不要。”若晖说着。

    说着说着自己都觉得可笑,她一切不都是明白嘛,那还需要问吗?

    隋涛听得一愣,若晖所说的靠着姚静业爬上来又怕看见姚静业的女儿,这点隋涛不承认,事实就是事实,人们往往关心的是最后取得的成果而不是中间的过程,他娶姚静业也并非只是为了姚静业的家世,他在那段婚姻里享受到过爱情,享受到过从来未有的幸福,若晖说的第二点才是关键,隋涛想不出来自己还要怎么样的把这个家庭的平和做得更好,明显就是委屈一方从而达到自己想要的,该给若晖的自己绝对不会吝啬,如果要怪只能怪姚若晖的年纪比若望大。

    若晖的语气里带着一种淡然的从容,自己说着说着似乎也很开心。

    “我下次不问了,你一定会觉得很为难,我想爸爸您爱我,是真的爱我的,不然的话……”若晖挑挑眉没有继续说下去。

    裘灵告状也不是一次两次的了,隋涛开始的做法就是各种叫她远离,并没有实质上的伤害过她,或许是自己的心大,换做别的孩子也许会恨上这样不够尽责的父亲,可她不会。

    我喜欢若望,因为她是我妹妹……“

    姚若晖走了,走的很是潇洒,自己的远离能让那个家看起来更加的融合更加的幸福她又何必留下来惹人厌恶呢,每个家都有每个家固定的生成,原本就是这个样子的,她多说无益。

    她也不会改变谁的生活,至于就像是奶奶怀疑她的事情,若晖摇摇头,傻缺的人才会这样认为,她爸尖着呢,她如果不是隋涛的女儿,你以为还有今天这样的待遇吗?

    给人当一辈子的女儿,这样也算是值了。

    若晖闭着眼睛扯着毛毯自己歪在一边睡觉,世界多美好,还有那么多好玩的没有玩尽呢。

    梁抗抗现在身边的局势就是叶茜一枝独秀,中间不是没有出现过更加漂亮更加体贴人的女人,事情很邪门,最后梁抗抗依旧会想起来叶茜,就连若晖有时候睡不着的时候随便的去想,难道叶茜的身体构成跟普通女人有什么不同?不是说有的女人就是很独特的,是名器来着,难道叶茜是?若晖对这方面上了心,自己也有去查过资料,越是看越是觉得当个女人真是难啊。

    叶茜也不是一年到头365天能跟梁抗抗天天睡在一起,大部分的时间梁抗抗是睡着几张床,对于一些有钱有势的男人来说就是这样的,他可以把自己的生活变成古代的后宫,他想跟谁睡就可以跟谁睡,固定呢,给买房子买车按月给生活费,甚至叫这些小老婆可以出手做生意,挂着他梁抗抗的面子,谁能不给上几分?

    逢场作戏的,当场付清钱款,要么就是包上几个月,几个月之后美女呢获得钱财方面的满足,他获得身体上的满足,大家拜拜再见以后没有必要就不用见面,谁也不至于傻的拿这些事情出去说,走马观花的,最后身边依旧有叶茜,生了女儿的小老婆不在少数,生了女儿依然有宠的小老婆里面地位最高的就要算是叶茜了。

    关于叶茜的名声其实不是很好,在这个圈子里没有人不知道叶茜是给人做三儿的,大家聊天的时候对此也十分的不屑,叶茜人送外号,叶姨娘,在这片也算是打出来名气了,甭管人品如何,人家有的依靠。

    叶茜跟朋友喝下午茶,她的待遇那些就都是最基本的,出门有车接送,每一季节的新款全部都会送到她的家里叫她挑选,她挑剩了才会接着由别人来选,你以为有钱就可以买得到新品吗?”我老公最近挺忙的……“

    叶茜一向管梁抗抗叫老公的,朋友也是知道叶茜所谓的丈夫是谁,大家羡慕都羡慕不来呢,不是谁都能当上小三的,当小三也得看有没有资本的。

    不远处有两位太太也同样是在喝下午茶。”第一‘鸡’“

    另一位太太看了过去,其实大家私下就都有说叶茜,叶茜长得漂亮?也不见得,这东西就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至少在女人来看叶茜不是最美的那个,上了年纪颜色怎么样也不如二十冒头的水嫩,可谁叫人家有办法能留住男人呢。”德行,自己得瑟的,当被人不知道她是谁呢,前一次我去参加一个活动有看见她,张嘴闭嘴她老公怎么样怎么样的,贱人。“大家都是女人,不同的就是她们是有证拿的,虽然这个玩意不见得就对自己有什么保护,可她们就是瞧不上叶茜这样的,有什么好得瑟的?如果你出身好,大家追不上那没有办法,靠着跟男人睡觉睡出来的成就,也就这个女人愿意显摆吧。

    A太太笑笑:”我们好像有点在嫉妒人家,能抱上梁抗抗的大腿也是人家的本事,把机会送到我们面前,我们还不一定能把握住呢。“

    往白了说,这个贱人还真不是谁想当就能当上的,她们是瞧不上,还有些人挣破头想当呢。

    叶茜知道自己招风,她敢出门就不怕别人来说,梁抗抗没有想甩她的意思,更加没有说她的意思,她为自己争气有什么不对的?大家站在同一起跑线上,谁跑的快那就是天赋,这是老天爷给的,她一个普通姑娘出身爬到今天,她不值得庆祝吗?

    叶茜心里知道有很多人不屑自己,不过那些人也就都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是酸的。

    她过着丰衣足食的生活,那些人嘲笑她,说她没有名分,她才是觉得那些人才是傻子呢,有个证有个名分有什么用?那东西能当饭吃?还是能当衣服穿?生活是建筑上金钱上的,钱的多少决定于你的生活质量。

    叶茜手指上的钻戒很大,这是梁抗抗买给她的,她显然就是成功的不是嘛。

    叶茜的朋友大部分都接受她的身份,这就比较好理解了,跟她做朋友不管明面上私下彼此大家就都有照顾,当然也有些人不是冲着这个来的,但遇上事情,梁家的底蕴还在,她们爬得再高也不过就是外人所看见的。”我听说又有怀孕的了?“

    叶茜朋友说起来这件事儿也是比较替叶茜抱不平,叶茜原本脸上的淡然随意有些瓦解了。

    现在梁家就是这样的情况,大家都生女儿,谁都生不出来儿子,谁生出来儿子,谁将来得的家产多,梁抗抗肯定不会不管任何一个有他孩子的女人,可那些不够的,她想要就想要最多的,这个儿子只能她来生,可她命不好,生出来就是麦麦,麦麦出生之后简直就是开花了,各种女儿一路出生,梁抗抗看着一群的丫头片子,自己也郁闷,他不是不喜欢女儿,可架不住总生女儿,男人嘴上再说男女平等他心里依旧是渴望想要儿子的。

    中间停了一段,压根不给别人怀孕的机会,这次的怀孕的是个还在念书的学生,是的,叶茜拦不住梁抗抗去找年轻的,更加拦不住梁抗抗弄不弄大别人的肚子,凡是女人就没有小心眼的,她也每天每天睡不着,床上空着的时候会去想,梁抗抗跟谁在床上在做什么?她也有独占欲,可是她不敢说,说出来就是自己给自己找不痛快,自己的地位她看得很是清楚。

    他找女人也不是一天两天的,可就在他现在不想要孩子的阶段,杀出来这样的一个女孩儿,怀孕了,叶茜从知道有个人怀孕开始,她每天饭都吃的很少,一直到孩子落地恐怕她就会一直提着心,除非对方生的是个女儿,这样大家都平等。

    眼前摆着一个巨大的诱惑,谁生儿子谁了不得,所有女人都紧盯着这个香饽饽,可她们就是生不出来。”怀孕了好啊,我们家女孩儿太多了来个儿子吧。“叶茜口不应心的说着。

    就是朋友也要隔着三层,不是什么话都能说的,朋友听见她的话一愣,然后只能浅笑着说:”是啊,不过这个儿子你来生就更好了。“

    叶茜心里冷笑。

    梁抗抗现在身边的这位,正是水灵的好年纪,二十二小丫头年纪好模样好,怎么勾搭上的?那自然是有办法的,私下有兼职做车模,姑娘的心至少外界是看不出来是大是小,她做车模的时候不少的富二代约过她,就从来没动过心思,里面那些就真的是有有钱的,漂亮的女人,漂亮的脸蛋就是一种资本,一种可以张扬拿出来放在天平秤上换钱的资本。

    这姑娘也算是难得洁身自好的,谁都约不动,第一次见梁抗抗是在车展上,他当时也不过就是露了一面,几乎就没有时间去看现场有没有美人,梁抗抗也没有那个美国时间,紧接着在朋友的私人宴会上再一次撞上的,男有情女有意,这发展的速度就自然快了,她付出她的青春她鼓掌朝气逼人的身体,梁抗抗负责出钱。

    马一菲知道有个叶茜,叶茜的名声在外,却从来没打算跟叶茜过过招,守护好自己的一亩三分地,能把男人哄住了,哄好了那才是本事,别人跨进不了自己的私人领域,她也懒得去管别人,知道他有老婆还敢跟他搅合在一起,早就将三观抛开了。

    马一菲不是不喜欢钱,不是不喜欢奢侈的生活,而是她不敢轻易的迈出来第一步,她的身体一辈子就只有这么一次干净的时候,拿出去赌?赌注未免过大。

    马一菲很听话,又会哄人,有自己的小性儿,生气能叫梁抗抗哄的女人很少,巧压根就是没轮上过,哪怕就是腻歪的时候她也没有享受过这种待遇,对于巧来说,梁抗抗就是个天,天塌了自己就完了,她对梁抗抗是迷恋是崇拜,拿梁抗抗当神一样的看,马一菲聪明,她是把这个男人当成自己的男朋友来指挥,有时候撒娇叫他来接自己下课,有时候叫他陪着自己一起吃早餐,梁抗抗不陪她就生气,年龄差在这里放着呢,一收一放,她不会弄的过分,梁抗抗要的就是轻松,这个女人的身体很新鲜,正得他的宠,自己退让一步又算是什么,梁抗抗现在怕看见女儿,一看见女儿就头疼,他就生不出来儿子了?

    他疼麦麦,也疼别的女儿,可女儿跟儿子不同,身边的女人来来去去的有很多,马一菲不见得就是不聪明的,脑子转的也是蛮快的,梁抗抗只是选择性的忽略,女人嘛就是用来疼的,用来睡的,其他的用途太少。

    当马一菲怀孕的时候,梁抗抗是高兴的,他盼着她能生个儿子,如果真的生了一个儿子,他肩上的压力也会减少一些。

    在朋友圈里,梁抗抗是绝对的顶级,可就是这个顶级没有儿子,看着人家的儿子一个接着一个的生,男人之间也难免存在比较。

    叶茜回到家,保姆带着麦麦呢,叶茜伸手抱过来女儿,亲亲女儿的小脸,怎么看都觉得女儿很好看,可惜女儿不是很会张,按道理自己这样的样貌加上梁抗抗,麦麦也应该比姚若晖长得美丽的,姚若晖的父亲毕竟就是个一般人,能谁想到,那孩子那么会张。

    心里有点小小的遗憾。”麦麦,咱们给若晖姐姐打个电话好不好?“

    麦麦大眼睛转动着,梁抗抗的这几个女儿就全部都是人精,个顶个的都聪明,不知道是随了父亲亦或者是母亲在旁边教的,全部都跟若晖的关系很好,若晖过生日即便人不到也会提前打电话在电话里说上两句好听的,过年过节就更加不要说了,梁麦麦是其中之最,她自己过生日也会打电话给若晖,要求礼物,她会张嘴的。

    麦麦拿着电话跟若晖在说话,叶茜的心思转着,马一菲怀孕了,梁抗抗也没有过来,他是又有新人了还是真的对马一菲上心了?爱上马一菲这个叶茜不担心,玩开了,习惯了这么多的女人围绕在身边,这辈子梁抗抗都不可能守着一个女人过的,她就是怕马一菲会做一个特别的存在,这并不是她想看见的。”妈妈,我想给爸爸打个电话……“麦麦说是想梁抗抗了。

    叶茜把电话递到女儿的手上,老天保佑,马一菲一定要生个丫头,一定要是个丫头。”你打给你爸爸吧……“

    梁抗抗晚上倒是来了,不过没换衣服,明摆着还是要走的,抱着麦麦:”给你若晖姐打电话了?“

    麦麦告状:”我姐的头发又变颜色了,变成绿色的了,像是鸟毛。“梁抗抗听了笑笑,那丫头就是那样,恨不得把头发都给折腾光了,愿意折腾就折腾去被,麦麦接着说:”我过年的时候要去找姐姐,我姐说了要带着我玩。“”呵呵,你小心若晖把你给卖了。“”才不会呢,我姐可好了。“

    梁抗抗摸摸麦麦的头,叶茜给梁抗抗到了一杯水,梁抗抗没喝:”抱着她进去睡觉吧,我也得走了。“

    叶茜一愣,不由得说了出来:”这么快?“

    她自己睡了一个月了,梁抗抗来的时候叶茜身上是穿着睡衣的,她就不信梁抗抗对自己没有点想法,结果梁抗抗人是来了,转身又要走,这把叶茜给打击的。

    又是多了哪个小妖精?

    男人不愿意跟睡,只有两种情况,一种是他不行,另外一种就是跟别的女人睡过了。

    梁抗抗的手机响,看了来电自己也是无奈,接了起来:”又怎么了?“

    马一菲在电话里哭:”你不是答应我晚上回来的,你人跑哪里去了?“

    梁抗抗乐了,怎么自己还是她的所属物了?

    马一菲闹从来就不是无理取闹,自己给自己找场子:”是你答应过我的,你要是没答应,你愿意去哪里就去哪里,我昨天就跟你说了,我新买的衣服想叫你看,算了算了,我现在这么丑,给你打这通电话也是丑人多作怪,你玩你的吧,我自己一个人孤单去,我好可怜呀。“

    梁抗抗这回是真的打从心眼里的笑了出来,她要是丑,那叫别的女人怎么活?

    年轻就是这么好,怀孕了一点痕迹看不出来,原本是什么样现在依旧什么样,一丝丝的变化都没有。

    叶茜听得心里沉甸甸的,她不想跟别人斗,人家挑衅上门了。

    梁抗抗搂着叶茜,叶茜把他送到门口。”回去吧。“

    叶茜睡不着了,她能睡得着才怪呢,有宠在有儿子,那不就是马一菲的天下了,要是她真的生了儿子怎么办?叶茜脑袋大,自己又不能开车去撞她,这不现实的,她还没活够呢,在心里诅咒又没有用,翻来覆去的。

    马一菲的肚子安安全全的就过了三个月,检查的结果说,怀的就真是一个儿子。

    梁抗抗当天真是高兴坏了,那种高兴是藏不住的,不过他的女人就要生气的多,多少人在家里恨不得都咬碎了牙,运气怎么就那么好啊?怎么就你一怀孕就是个儿子啊,你要是生出来儿子,那她们的这些孩子算是什么啊?

    叶茜笑笑的跟若晖打趣说着:”这个你喜欢吧,我就知道你是喜欢这种风格的。“

    若晖没怎么领情,就等着叶茜切入正题。

    果然。”你爸爸也要有儿子了。“

    若晖等到了,随即笑笑:”这是高兴的事儿,应该庆祝一下,我听说那人挺年轻的,早生早恢复的好。“若晖不咸不淡的说着。

    叶茜点头。”是这样说的,她你还不认识吧?“

    若晖翘唇,她为什么要认识?跟她有几毛钱的关系?若晖从来都是觉得叶茜聪明,不过聪明的不是地方。

    现在来看,有些女人笨那就是福气,因为生出来不需要算计,所以笨,叶茜这种呢,时时刻刻需要去算计人,所以她聪明。

    瞳孔晃着,如同她最喜欢的那个水晶杯一样。”爸爸有没有儿子不会影响到我,想来你也是知道的,我又不是梁抗抗亲生的,能分走我多大的福利?换言之我自己有足够的钱花,真的有一天梁抗抗不理睬我了,有关系吗?“

    叶茜听得哑然失笑,是啊,跟姚若晖有什么关系?

    她还真是动脑筋动过头了。”你比同龄的孩子要聪明,给你过生日的那一次你不轻不重的告了我一状,可我不怪我,我喜欢你若晖,真心的,你出身又好又有那么多人来关心你……“

    若晖心里一动,不要扯这些没用的,有些是你羡慕不来的,投胎就是一个技术活,你叶茜没有那个命,你就只能给人家当小。”我一直都觉得自己很聪明,谢谢你的夸奖了,如果没有事情的话……“若晖慢悠悠的摊摊手,她可是很忙的,有很多事情要做的,一会儿还要去跳伞呢。

    这些个女人成天你来我往的有意思吗?要就有个有本事的肚子,生出来儿子你自然就是不同,没有那个肚子就闭上嘴巴,拿着梁抗抗的钱想怎么花赶紧花,反正他有的也只是钱而已。

    叶茜想跟若晖交好,这将来不管怎么样对麦麦是有好处的,有这样的一个姐姐只会是梁麦的荣幸。”你不希望我来当你妈妈吗?“

    若晖笑了:”我其实从你第一次接触我,我就知道你想对我说这句话……“

    叶茜知道若晖误会了,她以为自己说的是想成为梁抗抗的老婆是吧?不是没有那个野心,现在来看,当不当他老婆重要吗?男人的好身体只有十几年,等他过了六十岁,你以为他还能像是现在这样几天就换个女人?他换得起,身体也换不起,可是自己却等得起,一辈子就是这么个男人,守还守不住吗?这就是要钱的代价。

    若晖笑,笑的不羁,女人啊,你们的名字就叫做头疼。

    马一菲跟了梁抗抗全家都跟着借光,沾上了梁抗抗想要什么没有?就如梁抗抗这种,你哄得好他,要钱不就是要意思,当然他的钱为什么就那么多,这就是私密的事情了,有些钱也真不见得就是从他的口袋里掏出来的。

    确定肚子里怀的是个男孩儿,马一菲觉得自己的未来能看得见一点光亮了,对这个孩子她比任何人都要上心,当然她的日子好过总有些女人的日子不好过,恨不得每天拿着拖鞋画个小人抽她,就希望她要么生个傻子,要么就生不下来,或者生下来儿子变成女儿。

    马一菲的身体也算是不错,可天有不测风云,回了娘家,娘家的装修很是怪异,门留着门槛,就是一脚跨过去孩子直接掉了,当时就感觉肚子一疼。”叫救护车,叫救护车……“马一菲拽着嫂子的手,指甲抠进了嫂子的手背的肉里,不能掉啊,要是掉了自己怎么办?

    谁能保证她以后就一定能生出来一个儿子?就算是能生出来,不是第一个有什么用?

    送到医院孩子已经掉了,马一菲的身体并没有任何的毛病,也没有吃坏什么,就是因为抬脚垮了一下门栏,孩子掉了,就是这么寸。”

    她妈就哭:“人家都说小子的脖子细,动作一大就掉,丫头怎么摔都摔不掉……”

    马一菲扯着被子,指着病房的大门:“都出去,都出去……”

    “一菲啊……”

    “出去……”她坐了起来,情绪很是激动,没人敢惹她只能都出去等着,当嫂子的也不敢跟小姑子别,现在小姑子本事,能把那样的男人攥在手里,家里都是靠着她,谁敢出声说她啊?

    梁抗抗最近心情一直不错,适当的也打算收敛收敛,毕竟身体也是会累的,女人玩多了肾亏,来来去去的,养好了再战,接到马一菲的电话,梁抗抗也说不清自己心里的感受,亲手砸了桌子上的电话,屋子里浸透着一股子的冷。这个废物。

    叶茜没想到梁抗抗会来自己这里,奇怪的很,马一菲最近势头猛的很,怎么撇下她来自己这里了?

    可叶茜是谁,梁抗抗扯扯自己的领带,他就怀疑,自己是被人诅咒了还是怎么了?

    好不容易盼来一个儿子吧,自己对着这个孩子还有点期望,你说前后高兴没到半个月孩子就没了。

    “陪我喝两杯。”

    叶茜笑,笑的很是温柔,即便上了一些年纪,也遮挡不住叶茜白皙的面庞和她的好颜色,没有点好颜色,梁抗抗是那种香的臭的都能拉上床的吗?

    梁抗抗可真是上火了,难得这么抬举一个人,结果……

    “就是一个蠢货。”

    什么情啊爱的喜欢都是过眼烟云,女人有都是,想睡哪个睡那个,马一菲独特在哪里了?愿意稀罕她两天她就是天仙儿,不愿意稀罕她,她就是狗屁不如,梁抗抗前所未有的觉得失败,简直就是挨了一记窝心脚,他这是什么命?

    叶茜站起身,知道他喝多了,他向来话没有这样多的,这次说了这么多,姓马的恐怕以后也好不了了,最大的可能无非就是给钱滚蛋,叶茜轻飘飘的起身自己走到梁抗抗的身后,双手按压在他的肩膀上,自己半坐在沙发上挨在他的身边,那一抹白最后落在他的肩。

    “好了别难过了。”多的她不说,这时候自己说什么就都是错。

    手掌贴上梁抗抗的脸,自己的脸颊送了过去,就像是母亲在哄着一个孩子一样,他这时候觉得难过了,她适当的送上一些关心。

    “会有的,一定会有的……”

    有肯定是有,这些女人的身体都是健康的,可问题在于梁抗抗现在看见女儿都想吐了,谁能保证下一胎就生出来儿子?

    没生出来儿子,在生个女儿,只会叫他觉得厌恶,得不偿失。

    “我要是能生儿子就好了,我天天就求老天让我生个儿子吧,可惜我没有那个命……”

    叶茜不怕梁抗抗知道,现在诱惑就摆在这里,梁抗抗没有儿子,谁生谁得利,这也未免不是对马一菲的讽刺,人家玩了命的求老天爷保佑,她那边怀上了,都检查出来是个小子,谁也没有碰她,诅咒这东西你以为就真的存在吗?真的那么好使,岂不是她坐在家里,看着谁烦诅咒两句谁就死了,自己如果命不好的话,那马一菲就是不好中的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