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298 态度上的转变

298 态度上的转变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徐秋华瘦的厉害,过去掐尖的那个劲儿也全部在身上消失了,她现在硬气也硬气不起来,儿子都不知道在哪里,王妈妈跟王爸爸的心情就更加不用提了,大家相互着依靠,互相取暖。

    王冉这手机就再也没关机过,她怕王焱不敢给他妈打电话,要是打给自己,自己在关机呢,只要孩子愿意回来,什么都好说。

    给闹闹去电话的时候有跟他提了提这件事儿,闹闹的反应不冷不淡,对于王焱离家出走这件事儿他似乎就是没什么感触,他妈的反应则是要大上一些,王冉知道闹闹跟王焱的感情谈不上好,可现在这反应……

    叹口气,人家都说谁养的孩子像谁,一点都不像简宁。

    “每天都有没有吃饭,饭要按时吃,有什么觉得不高兴的就跟妈妈说。”王冉也是在打预防针,真的,有什么话都可以说的,能答应做到的她一定去做,千万别像是王焱这样,换到谁身上谁都受不了的。

    闹闹的作息时间很不稳定,确切的说永远就都是起不来床,每天保姆都要喊上多少次,他就是死赖在床上,晚上也没人知道他都干什么,晚上不睡,白天不起,成绩一直很棒,一个人独来独往的,闹闹很喜欢车,喜欢各种各样的车,这一点简耀东觉得不是什么问题,如果不是他这个年纪,简耀东老早就给孙子买车了。

    “妈,早……”

    王妈妈干活呢,瞪大眼珠子看着徐秋华从屋子里出来,有点接受无能,她怎么出来了?不怪王妈妈觉得吃惊,徐秋华从王焱离家出走开始整个人就跟魂儿都飞了一样,哪里也不去,成天就往床上一躺,要么就是哭,要么就是出去找孩子,除此之外也没见她做过点别的,今天这是怎么了?

    徐秋华觉得人活着总要喘气儿的,死不了就得活着啊,王焱早晚有一天能回家的。

    *

    “董丽,你家的孩子是收养的是吧?”同事看着董丽问了一句。

    董丽的人缘不错,不管是学生还是同事对她的印象都非常不错,董丽听见同事的话,点点头。

    “我家亲戚,这是我昨天知道的,我就跟你讲,收养孩子必须要谨慎,都是白眼狼……”同事说上自己家亲戚的那个事儿了,无非就是年轻的时候不能生,后来抱了一个孩子,这是不是亲生的肯定瞒不住的,当妈妈的就跟女儿说了,她是被抱养的,结果孩子念完大学就开始要回头找亲生父母,养母心里觉得不好受,不好受就是一定的,抱来给养大了,还没怎么着呢,念大学的时候也没有动静,你等着这才毕业就去找了,这不是翅膀硬了嘛。

    找也就算了,养母也能体谅,谁不是好奇自己的出身,自己的亲生父母什么样啊。

    原本就住的不是太远,很好找,当年亲生父母就是为了要儿子把女儿给送人了,现在女儿认上门,看样子还混的不错,虽然是亲生的,可毕竟多少年没有见到过,哪里就能一见面就亲的,双方都是很尴尬,可那孩子就是跟人家亲,自己有点什么就都恨不得送到亲生父母的眼前。

    同事咬着牙说着:“都是狼心狗肺。”

    这养母是董丽同事的姑姑,她姑姑老早就死了丈夫,这后来再嫁的,再嫁的这个老头儿也不见得就有多好,跟她姑姑一笔一笔的钱算得很是清楚,你说这姑姑也是农村出来的,手里能有多少钱?一辈子都把钱往女儿身上花了,到头来……

    “你单位没发东西?”姑姑看着女儿沈欢问着。

    沈欢心里有点心虚,单位发的东西她就全部都给亲生父母送过去了,本来就是嘛,她爸妈生她一回,小时候是因为家里条件不好,她就孝敬孝敬怎么了?越是看见亲生父母越是觉得养母不好,为什么不肯跟自己家走动呢?明明就挨的这样的近,完全是可以当亲戚走动的,她还躲起来了,她亲爸妈都说了,当初把她给送人了,他们的意思还是想走的,可养母怕他们讹上,就带着沈欢躲起来了,这些年他们打听也没有打听出来什么结果。

    姑姑心里叹气,能不明白东西去哪里了嘛,不伤心是假的,自己也是恨,白养她了,可想归想,自己一把手给养大的,感情还是挺深的,舍不得说孩子。

    “你要是愿意把东西给父母,妈没拦着……”

    沈欢清清淡淡的说:“我知道了。”

    沈欢就是一个劲儿的把心思往自己父母身上用,她一个月能挣不到四千块钱,在这个城市里就算是挺不错的,毕竟是个三线的小城市,消费水准也不是很高,养母一针见血的说她把东西给亲生父母送过去,沈欢没有羞愧,只觉得自己妈心眼太多,你看就这么一点的东西都紧盯着。

    沈欢下面还有两妹妹,她对着都好,要东西给买东西,要钱给钱,对家里特别大方,就因为这事儿,姑姑没少跟沈欢闹不开心。

    “你自己没谈对象,总要留点钱吧,将来结婚我能给你多少?”

    姑姑不是因为女儿给她亲生父母钱,自己眼气,而是她真心觉得自己给不了女儿什么,现在这边虽然说动迁,可动了四年都没有音信,谁知道猴年动啊,沈欢要是结婚,拿什么结?她也没有退休工资,都是靠着后老伴一个月给的八百块钱生活,就这八百块钱后老伴的儿女别提多不高兴了,觉得自己占人家便宜了。

    沈欢的身体僵了僵,是真的怕她结婚没钱,还是觉得她养了自己一场,自己的钱就都应该给她花?

    沈欢就是典型的不懂事,遇上亲生父母就彻底把养母给扔脑后面了,姑姑不是没跟孩子闹,闹的最后两个人关系越来越不好,沈欢呢完全就是摆出来一副姿态,我就是跟亲生父母亲,你能怎么样吧,我现在也念完书,也毕业了,你能拿我怎么样?

    工资按月的交给亲生父母,自己紧巴巴的就留一点生活费,姑姑一看,自己也管不了了。

    “你回去吧,找你亲爸妈去吧,我就当白养你一场。”

    姑姑可真是寒了心,沈欢就真的走了,毫不留恋的走了,姑姑家人就都说养了一头白眼狼,到这里如果结束了,也就没有什么好讲的了,沈欢单位检查身体,检查出来肾脏方面有些问题,又折腾去了大城市的医院,经过检查,最后的结果不太好,是尿毒症,不过还是早期,幸亏是检查的早。

    “现在透析来看看效果。”医生就是这样说的。

    透析啊,听着这两个字就知道说不定扔进去的钱要有多少,沈欢一下子觉得人生毫无希望了,她还没结婚呢,自己还年轻呢,亲生父母一听,这还没怎么样呢,就尿毒症了?或者说,孩子就是得了病才回来找他们的?

    找他们干什么?要钱还是换肾啊?

    他们家里就没有钱,连夜两个老的就把沈欢给的那几个月的工资给送了过去,之后就没有影子了,再也没有去沈欢身边一趟,要是到这个地步,沈欢觉醒了也是可以的,至少人家的态度就摆得那样的明显。

    姑姑受不了,这是自己给养大的孩子,能看着她去死嘛,自己手里也是有点私房钱,拿出来给孩子透析,不光是这样还跟老伴伸手要钱了,她从跟这个男人半路走到一起,就从来没有主动伸手要过钱,人家儿女都防着自己呢,要是真的要钱了,说不定得把她给想成什么样了,可现在没有办法的办法,不要钱难道看着沈欢去死?

    姑姑这头拿着钱来救沈欢,沈欢心里还理解自己父母,她不是为了跟亲生父母要钱,也不是为了换肾,她现在根本就不用换的,医生说还没有到那个地步呢,她能理解亲生父母的做法,毕竟她不养在身边,对着感情薄淡了一些也是应该的。

    沈欢就是个这样的孩子,一方面心安理得的享受着养母的付出,另外一面自己继续挂心自己的亲生父母。

    透析不是一天两天的,按照姑姑这个条件她就坚持不久的,老伴也不愿意在掏钱了,毕竟他也有自己的心眼,给掏出来一万两万的那是自己仗义,把钱都搭这里面自己就是傻逼,这沈欢也不是自己的亲生闺女,凭什么啊。

    姑姑就跟自己的兄弟姐妹到处借钱给沈欢治病,沈欢觉得也没有什么,她想活着啊。

    姑姑的大哥,也就是董丽同事的父亲看不下去了。

    “你傻啊?人家心里就只有亲生父母,你倾家荡产的给她治病还落不到一个好,你要是听我的,就别管她,愿意活就活,死了也是活该……”

    同事家里人对沈欢就膈应的很,不管怎么说,养母虽然不是亲妈可到底养了你二十五年,你就是这样回报的?一心向着她亲生父母,那现在就应该让她亲生父母来管,不是亲嘛。

    姑姑也知道自己大哥为自己抱不平,叹口气,到了这个时候她还比较什么啊,孩子活着才是主要的。

    “大哥,你就借我点钱吧……”

    “你要是这样你就赶紧走,别说我没有,我就是有,一毛钱我也绝对不借给你,为了那样的破孩子,你自己以后也没有个依靠,现在还没生病呢就这样对你,要是你生病了,说不上变成怎么样了……”

    姑姑去每一家就差不多都是这样的意见,实在沈欢不会做人,把家里人都给得罪到了,姑姑能忍,其他人不能忍。

    董丽一听,心都寒了。

    同事撇着嘴:“你就记着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这是千古不变的,别指望什么收养的孩子能对你有多好,这是现成的例子,我知道的那些就没有一个是好的,全部都是白眼狼……”

    同事何尝不知道自己是一竿子打翻一条船,可自己用肉眼看见的事实就是这样的,结果是没有一个好的。

    董丽笑的有点勉强,原来她就觉得小聪心眼子多,现在同事一说,她都能想到自己的未来,她跟秦朗拼命的赚钱,然后将来都成小聪亲生母亲的了,图什么?

    董丽下班回到家,小聪给董丽拿拖鞋,董丽也是心里有点火。

    “我都说了,你就念好你的书就行,别总这样的。”

    跟他讲八百次了,董丽就讨厌小聪这点,谁虐待他了?成天的端着小心翼翼给谁看呢?自己越过小聪穿上拖鞋就回房间了,把包放在床上,脱下来身上的大衣,坐在床上就想着同事说的话,那谁看着那个沈欢不就是一个二逼,可现实当中这样的人就出现了,她养母对她不好嘛?好到最后,现在依旧念着亲生父母,亲生父母摆明了就是不管,这样都念着,董丽手脚发冷,血缘这个东西太可怕了。

    “聪啊,怎么了?”

    奶奶看着小聪站在门口,往儿媳妇的房间看了一眼,你说董丽平时就挺好的,怎么就现在钻上牛角尖了?就对小聪各种挑剔。

    “奶奶,我没事儿……”

    董丽从房间里出来,就看见小聪强装出来开心的样子,看得董丽眼睛疼,这不是装是什么?

    秦朗回到家,他老早就打电话回来,说今天晚上要出去吃,叫家里别做饭,回到家换了一件衣服,带着老婆孩子还有老妈就一起去了自己订好位置的酒店。

    “聪吃这个,你不是喜欢吃虾仁嘛。”

    秦朗往小聪的盘子里夹菜,小聪高高兴兴的吃着,董丽就是看着觉得不舒服,晚上回到家跟秦朗一说,秦朗也是觉得那个沈欢不太懂事,可小聪还小呢,你好好的养他,孩子不至于就那样没有良心,秦朗是觉得自己跟董丽的层次不算是低吧,肯定就会比农村人会养孩子,养出来的孩子也是不同的。

    董丽坐起身,靠着床头,她是怎么样的就睡不着了。

    “你别那么说,血缘这个东西不好说的,我的意思我们还是把他给送回去。”

    秦朗觉得老婆怎么又钻牛角尖了,现在把孩子给送回去,不就等于遗弃他了嘛,会毁了孩子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自信的。

    董丽就特别关注同事姑姑家的这个事情,同事今天请假没有来,等第二天来上班,脸色不是很好,董丽就问她怎么了,同事当时没忍住,掉眼泪了。

    “就为了这么个玩意,我姑苦了一辈子啊,你说养她的那些钱干什么不好,自己想吃就吃,想花就花,勒紧裤腰带的供她念书,她是毕业了结果去回报她亲生父母去了……”

    姑姑这借钱欠了不少的外债,同事看不下去就去医院找沈欢了,你知道人家沈欢怎么说的?

    “我家不是要动迁嘛,动迁的话还能分钱呢……”

    同事当时气的脸都青了,你现在都认回你亲生父母了,这动迁不动迁跟你有什么关系?别说拖了四年现在都没动静了,你这心思想的够远的了,动迁还都是你的钱是吧?同事不吃亏,指着沈欢就骂了起来,沈欢也不吭声,自己低着头掉眼泪,她没觉得自己哪里错了,她是这个家的女儿,动迁有她的钱怎么了?

    妈妈以前就说,动迁了钱都是她的,她现在治病需要钱,先借点,反正以后动迁能还上的。

    同事就没见过这么死不要脸的人,以前还真是没有看出来啊,合着你一边想认回亲生父母,不管这边一边还想享受着这边所带来的金钱,好事儿都围着你转是吧?你是太阳啊?

    同事出口骂人,沈欢不吭声,等姑姑来了,一进门就看着同事在骂沈欢,沈欢哭的够呛。

    “你行了,赶紧回去上班吧,这是干什么啊?”

    同事看着自己姑姑,傻愣愣的看着,她姑现在脑子是不是就被驴给踢了?人家不要你,你还拿出来全部给人家治病,你将来生病了怎么办?她姑姑毕竟今年都六十好几了,人老了,身上的毛病就容易多。

    “姑,她说将来动迁钱还是她的……”

    姑姑看着沈欢也不知道自己心里是什么滋味儿了,推着侄女,叫侄女先回去。

    “我姑就跟中邪了似的,明知道沈欢是个什么德行的,就恨不得被沈欢给坑死……”

    她不能理解,怎么会有人这样的愚蠢,宁愿自己被人玩在手掌心里,沈欢的态度就是很明显,自己姑姑不是看不出来,她还愿意掏钱给沈欢治病,将来姑姑真有一天生病了,或者说沈欢好了之后卷着钱跑了,谁管姑姑?

    别说她当侄女的不孝顺,孝顺也是孝顺自己父母,虽然是亲姑姑也没有养过她,将来姑姑要是不行了,他们给养老送终嘛?凭什么啊?要是姑姑听话也就算了,现在可这劲儿的把钱往沈欢身上花。

    同事抹把脸:“也别说我不配为人师表,就我姑姑这样,我是决定以后不跟她走了,头脑不够清晰,将来要是生病了,爱谁管谁管,我是肯定不管,死就死吧,别人死总比我死了好。”

    事实上同事确实有先见之明,她姑姑一直对沈欢就没有松手,给沈欢治疗了几年,沈欢的病算是稳定住了,嫁人肯定就不好嫁,毕竟病摆在这里,除非骗人,先结婚了再说,沈欢拖到三十好几嫁了一个没有固定工作的男人,姑姑这里又一直没有动迁,那个半路到一起的老伴见她总往沈欢身上搭钱,自己也扛不住,就散伙了,反正没有登记过,说散那就散被,沈欢结婚后跟亲生父母走的更加的好,完全就是不求回报那伙儿的,有多少钱都给亲生父母,姑姑这边压根就不管,等不到动迁,沈欢跟这个养母的感情越来越淡,就像是同事所说的,姑姑的年纪在这里摆着呢,生病的时候找沈欢人家就连电话都不接,要不然就是出现了一声不吭,拿钱给养母看病?千八的可以,多了就没有,姑姑最后还是坑到几个侄子侄女的身上了,沈欢不管,大家去找沈欢,人家就是一副二皮脸,我就是不养,你们有本事去告我,姑姑就挨家轮,同事当年就扔下过那句话,就是死在哪里,跟她没有关系,敢上门她就敢撵,自己亲姑姑啊,不是心里不疼,背后也哭,可是被黑上,自己这辈子就完了,她也没有那个义务,其他人看不过眼,嘴上可怜,可谁接到家里,谁都闹心,一毛钱没有吧,还得往里面搭钱,谁家开银行的嘛。

    董丽跟婆婆谈,婆婆也是一样的,不赞成董丽把小聪给送回去,董丽就这个闹心。

    乔芸压制了半年,终于还是跟秦朗联系上了,就说想知道小聪生活的好不好。

    秦朗人在公司呢,他觉得无语。

    “他现在吃的好住的好,你就是见到他也是一样的,孩子我们家现在养,你见了之后只会叫他心里波动。”

    秦朗不是不讲理,现实就是这样的,你想知道孩子过的怎么样,我都告诉你了,这样就行了被,乔芸不干,一定要见小聪,秦朗被她折磨的没有办法,提出来他跟董丽必须在场,乔芸开始反对,后来看着秦朗挺坚定的,自己没办法到底还是同意了。

    侯林他妈对儿子给乔芸出钱买车,就是相当的不满意了,这家伙,现在乔芸可好了,天天开车出去逛街去,你看一天就不够她得瑟了。

    可乔芸不懂车是不懂车,她又不是傻子,慢慢的就觉得自己的车不好,一看就是便宜货,毕竟才花了那么一点钱买到手的,要导航没有导航要什么没什么,心里很郁闷。

    张梁那边准备了多少个月,这装修总算是落了下来,各种进货渠道这些都不用他来管,他也管不明白一切都是王亮在背后操盘,王亮有这个本事,他就是不能轻易的露头,老爷子现在还没退下来呢,他出头不就等于找死嘛,他需要自己的这份工作,看着不是有多突出,要的就是不够突出这一点。

    王亮的钱张梁从来不问,他也不嘴快,人家有钱那是人家的,这点跟于田田几乎就是保持一致了。

    于田田的嘴巴很紧,回娘家也不乱说了,知道自己妈是什么样的,王亮跟她就是花工资钱然后公公婆婆搭钱,就是这样过日子的。

    开业之前选址王亮就费了一番功夫,好地方肯定就是求不到的,可那是对于一些没有背景的人来说的,他是王亮啊,找了一个不错的位置,原本右面是大型的超市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就不干了,按照张梁当时的想法,原本的那个超市也是很大,人流很旺盛,他们一定就是要在原来的基础上弄,谁知道王亮会另辟蹊径,直接选址在了对面的位置,张梁觉得这有点冒险,因为右面当初生意就很好的。

    做生意要有财运的,财运就在右面,你非得跑左面来,可自己没拿钱,张梁也不说话。

    简宁父亲嘴里说的那位神棍,不巧王亮也认识,他跟简宁从小一起玩到大的,有什么人能是他不认识的,这个东西你信就有,不信就没有,原本他也是想在原址上做,可那个大师说,一定要挪到左面。

    右面的超市并不是黄了,而是人家找到了更大的位置,要继续开,左面这块这家的老板就谈不下来,人家不松手给他,只能换地另做,王亮这边装修里里外外扔钱,右面的原本是四层,左面只有两层,可左面的占地面积很大,开业的第一天就能看出来以后,就像是那位大师所说的,绝了,右面下面一楼是某连锁电器,按道理来说这家很出名以物美价廉闻名的可到了这里就是死活不行,人少的很,对面就是王亮跟张梁的超市,超市这边人满为患,每天都不会冷清,即便是这样的热闹,却丝毫不能带动右面的状况,右面下面是电器上面则是书局,从开业就冷冷静静的,叫人怀疑,说不定什么时候这就倒闭了。

    超市开业,张梁的生活就好了起来,里里外外依旧需要他来跑,王亮不是信任张梁,他信的是简宁,如果张梁真的动了别的心思,他也有办法能拽下来张梁。

    张梁家进出有车,条件好起来,芳芳的日子就好过了,张梁手里轻易不会留什么钱,有钱也都是给自己妈给芳芳,张梁他妈手里有多少钱都告诉芳芳的,什么都可着芳芳来。

    乔芸就惦记张梁的那辆车,那是王冉的啊,当初买的时候应该花了不少钱吧?

    乔芸也喜欢那样的车,可自己买不起,叫侯林给她买也显得有些不现实,乔芸就是觉得不服气,为什么对她和芳芳还差别对待啊?

    芳芳不说会不会用甜言蜜语麻痹王冉,从张梁钱多的第一个月开始,从账户固定每个月还王冉钱,不见得就能一下子还清,可芳芳的态度拿出来了,借钱就是借,她知道她姐跟她之间不差那点利息,要不然她就连利息都给,芳芳之所以没那样做,是因为自己心里明白,王冉姐不差钱,自己再给利息好像就是打姐姐脸是的,姐夫也不是那样的人,芳芳跟张梁总往王妈妈家跑,张梁是看见活就帮着干,人家态度就是拿出来了,亲戚就是这样走动的,你对我好,我对你好,我困难的时候你拉了我一把,我一定就会感激的。

    芳芳跟乔芸最大的不同就是,当一个人要饿死的时候,如果有人愿意给芳芳一口饭吃,她会感恩一辈子,自己努力去报答去,而乔芸呢,估计当时感激的够呛,过后会想,不就是一碗饭嘛,我还你一碗饭就是了。

    乔芸总当着侯林嘟囔,王冉对芳芳有多偏心。

    “不就是她嘴巴会说,会哄人,我姐就是眼球没张正了,你看着吧,芳芳以后能甩她的,把芳芳给捧上天,将来就踹她一脚……”

    侯林是有自己的小心思,谁看见钱谁不眼红啊,他也想加进去,可没人带着他,侯林现在跟张梁走的还算是不错,或者说侯林天生就是场面上的人,他跟谁都能保持不错的良好关系,也许换个老婆,他就真的能扶摇直上,可惜他摊上的就是乔芸。

    侯林拉货回来给张梁打了一通电话,说大家一起吃顿饭,张梁那边也同意了。

    给芳芳气的,拧着张梁的耳朵:“跟他们有什么好吃的,你愿意去你就去。”

    张梁他妈也是看着儿子埋怨:“芳芳怎么说你就怎么做吧,她那个姐姐没有什么样儿……”

    张梁他妈也能看出来乔芸那一次来就是各种挑事儿的,害得她以为王冉是真的想让他们搬出去住呢,她不是要住人家的房子一辈子,现在不是条件还是有点那个嘛。

    张梁是觉得面子上还是要过得去的,芳芳肚子现在太大了,走路也不舒服,晚上睡觉就更加难受。

    乔芸看着人张梁吃饭就整个过程竟为芳芳服务来着。

    “要生了吧?”

    芳芳可有可无的点着头,生不生跟你也没有什么关系,芳芳不愿意来,可张梁都答应了,反正也是最后一次了。

    侯林挺羡慕张梁的,人家第一胎就是个儿子,多好,自己这都老二了还是闺女,喝了一杯酒,他认命了,就是女儿命啊,就这样吧,嘴里羡慕张梁,说你看姐夫知道你们条件不好,愿意帮你们等等之类的,张梁也就是笑不回答,他能回答什么?这事儿幕后的大老板是王亮不是简宁,自己都占人家便宜呢,侯林的意思张梁懂,侯林是心动了。

    乔芸不待见的看着芳芳:“你也不拉扯你姐我一把……”

    芳芳放下筷子,脸色也没有这样的好。

    “我拉扯你?还是算了吧,你不把我给吃干净了就不错了,今天咱们开门见山的说,我们俩什么关系用说吗?从小就没有好过,你请我吃饭我就更加觉得莫名其妙了,之前在我跟大姑之间搅合,我倒是想问问你,我大姑什么时候说想叫我搬走了?拉扯你?我怕你到时候一口吞了我,乔芸咱们俩是亲戚不假,可这里面的情分你就别我更加清楚,我跟你关系不好,我就是这样的人,别人给我气受,我不可能忍着不发,过去我愿意忍你,可架不住你这样的当什么事儿就都没有发生过,你伤害到我了,然后笑嘻嘻的问我疼不疼,我不会给你这个面子……”

    芳芳站起身看着侯林:“姐夫,你就当我这个小姨子是势利眼吧,我们两家还是不走动的为好,别看了别人家现在过的好一点就心里难受,我喝凉水的日子你们又不是没有见过,没钱的时候怎么没看见你们来跟我套近乎呢……”

    “你放屁……”

    乔芸有点激动,芳芳这说的是什么话啊?

    芳芳今天就是本着撕破脸来的,就是不愿意跟乔芸走,一点面子都不给,拉着张梁的手。

    “我话就扔到这里了,我不欢迎你上门做客,更加不欢迎你给我打电话,你富贵了呢,我不羡慕,我富贵了跟你也没有什么关系……”

    芳芳扔下话拉着张梁就离开了,侯林的脸色也变得铁青了,不管怎么样,他这个姐夫还在呢,你说芳芳说的这些话……

    是不是就有点太过于刻薄了?你要是不愿意走,你就以后少联系,话说的这样的绝……

    乔芸回到自己忍不住了,给外婆打电话就哭诉,外婆原本被典韦给气的,她这辈子就是想让乔芸出人头地,你说乔芸就偏偏没有成才起来,这就是她心里的痛,不愿意听别人说乔芸不好,结果典韦指着她鼻子说,乔芸不好就是她给害的。

    听乔芸说的,自己挂上电话,典韦在看电视剧呢,典韦最近可开心的紧,女儿姑爷日子过起来了,当妈的就没有不高兴的。

    典韦当初也是瞧不上张梁,因为张梁的事儿跟自己嫂子闹了多久不说话,典韦嫂子也是觉得自己对不起典韦,小姑子不说话那就不说话吧,上赶子跟典韦说话,就这样典韦还爱答不理的,后来嫂子也觉得够了,离你远远的,典韦对张梁面子上过得去完全就是因为芳芳,芳芳也怀孕了,离婚这不现实,现在的典韦是真心的喜欢张梁,张梁是家里的劳动力啊,挣钱都靠着他来,一下子就不一样了,典韦看见张梁总夸,说自己姑爷多本事,未尝也没有捧着张梁的意思。

    典韦的嫂子在背后就说过典韦,本事的她就捧,不行的她就踩,自己这小姑子想来就是这样的,你以为人家张梁就是傻子呢?看不透你这点作为,那是因为张梁喜欢芳芳,感激芳芳,芳芳嫁给张梁的时候,张梁那家里可真是一穷二白的,狗屁都没有。

    不管典韦做人如何,作为一个母亲她算是倾尽所有对芳芳好了。

    外婆就数落典韦,芳芳怎么就这样跟乔芸说话啊?

    “我知道她现在不一样了,有钱了,有钱才几天啊?就这样瞧不上人?”

    典韦没惯外婆脾气,直接就顶了回去,她现在女儿争气,夏侯令要是敢说她,她转身就去女儿家待着去,等芳芳生了在帮芳芳带孩子,就不回来了,谁怕谁。

    “还是不走动的为好,芳芳跟我说了,乔芸跟侯林酸她,说她抱王冉的大腿,能抱到大腿那是我家孩子本事,他们羡慕他们也去抱啊,何必这么酸了吧唧的弄这些?乔芸怎么跟芳芳说的,说叫芳芳拉扯她一把,妈这超市不是芳芳家的,她怎么拉扯?”

    外婆才不信呢,肯定就是王冉拿钱给芳芳开的。

    典韦跟外婆说不通,说人家背后另外有老板,外婆又不信。

    外婆就是一根筋儿:“你跟芳芳说说,乔芸这日子过的也不是很好……”

    “怎么不好,车都买了,要是日子过的不好怎么会不上班?不上班说到底就还是有钱,芳芳自己还没开上车呢,他们俩条件还不如乔芸呢……”

    外婆脸色发僵:“她那不是她那个婆婆看不见嘛……”

    夏侯令进门,外婆闭嘴了等吃完饭,典韦给芳芳打电话,典韦现在就觉得自己扬眉吐气,夏侯令前阵子不就说她养了一个没用的女儿嘛,现在叫他看看。

    外婆拉着老儿子的手:“乔芸她妈没的早……”

    夏侯令也不是傻子,芳芳亲还是乔芸亲?

    夏侯令的态度转变的特别快,女儿女婿能有今天,就都是他的功劳,他一路在背后支持到今天的,张梁他当初就看出来了,这小子能吃苦,至少在外面夏侯令现在就是这样说的,跟同事一吃饭,现在没有几个不知道他女儿嫁了一个非常不错的男人,人夏侯令说出去脸上有面子。

    “是,我这女婿啊对我女儿就别说了,天天给洗脚,什么活都干,芳芳说不愿意上班,他就不让上了,芳芳嫁给他一顿饭都没上手做过……”这不算是扒瞎,确实芳芳一次饭自己都没有上过手,婆婆丈夫对着都好。

    ------题外话------

    2014年的第一天祝愿大家万事如意哈,今年貌似是马年,那就希望每个人都能马上有钱,马上如意,马上走运,摊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