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299 知道马王爷是几只眼不

299 知道马王爷是几只眼不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夏侯令低着头:“妈,我是没能力拉乔芸一把,如果她要是行,早就行了……”

    外婆不敢相信的看着老儿子,她这辈子是偏心乔芸偏的厉害,可对儿子也偏啊,或者说自己的孩子她都偏着,怎么现在就没有一个人向着她呢?

    “你说的这叫什么话……”

    “你出来一下,我有话跟你说……”典韦在门外喊夏侯令。

    有时候妻子的脸面也是女儿给填的,芳芳一旦过好了,典韦在这个家里又牛气了起来,这是她养出来的女儿,女儿现在条件好了能叫父母跟着借光,这就是她典韦的功劳,你夏侯令屁都不是,当初怎么对孩子的,你心里不清楚嘛?

    夏侯令从里面出来,典韦拉着脸,她侍候婆婆自己就挺委屈了。

    这么说,老太太是没少偏儿子,可偏外孙女更多啊,按道理来讲应该乔芸给外婆养老,这就是毋庸置疑的,现在老太太什么活都不干跑自己家来了,她天天上顿下顿的侍候,还想怎么样?

    夏侯令拉着典韦,典韦可不吃这套,甩开丈夫的手。

    “妈有钱也都给乔芸了,现在过来说是养老,我们家得到什么了、”典韦就是心里不舒服,你要是想占儿子的便宜,你拿出来态度,你少吭声这也行,这样她就宁愿吃这个哑巴亏了,结果人来家里了,还没完没了的为乔芸打算是不是?真那样的话,你自己有多大的力气你全部都使上,别拿着别人当垫背的,你以为别人就都是傻子呢?

    “你小心声点……”夏侯令现在硬气不起来。

    他是一直讨厌张梁,好好的养了一个女儿,你说真是倾家荡产的培养,结果孩子不争气,毕业晃荡晃荡然后又跟这么一个人结婚了,这辈子好像就能看到头了,夏侯令心里的委屈说都说不出来,他跟典韦在那个时代两个人就算是过的非常好的,手里有钱家庭不错,最后钱都砸到女儿头上了,狗屁都没换回来,看着人家的儿女毕业之后给家里带来的,在看看自己养出来的这孩子,夏侯令可真是怨芳芳脑子笨,就投资到芳芳身上的那些钱你说放银行都吃多少的利息了,打从心眼里也是有点瞧不起芳芳,虽说这是自己的孩子,可谁能想到呢,人家就翻身了,张梁的情况突然就好起来了,虽然现在没大发,但夏侯令也不傻,能预见得到以后,说白了现在张梁住的是人王冉的房子,车王冉说给他了,芳芳有窝,有车,就算不都是自己,那也都齐全了。

    女儿腰板硬了起来之后,夏侯令的气势就跟着低了下去,他自己心里也是怕芳芳记仇,要是女儿记仇自己,他这个爸爸还有什么意思啊,夏侯令现在就是有点讨好芳芳的意思,讨好芳芳的第一点那就是让典韦的地位在提升提升。

    “小什么声,我今天这话就在这里扔着,乔芸就是一个吃啥啥不够,干啥啥不行的,她要是能过起来,早几年早就过好了,连懒带馋的她能过起来?”典韦用鼻子哼着气:“不是我小瞧她,她日子能过好了,我从楼上跳下去。”

    外婆想冲出去,可自己不敢,她现在也被典韦给拿捏住了,自己就一个老孤太太,跟典韦闹翻了就得回家,你说回家就得什么都自己干,她都这个岁数了真是不愿意干活啊,懒得动,在一个回去,乔芸她看不过眼就得搭把手。

    外婆可被乔芸给坑的挺惨的,这么大年纪了,原来给乔芸当保姆,乔芸生两个,两个孩子就都是外婆一点一点的给拉拔长大的,不见得养得多好,可养一个孩子也不像是带洋娃娃似的,那孩子是活的,操心费力的,乔芸婆婆眼神不好,可外婆眼神还不算是太差啊,乔芸人又懒,外婆就得亲自上手,不仅给乔芸一家连洗带涮的还得给乔芸婆婆洗,外婆要了一辈子的尖,自己真是越想越憋屈,回去是肯定不能了,那眼下就只能忍着。

    “我不是不讲理,芳芳过的惨的时候我怎么就没看见乔芸给芳芳两钱呢……”

    人就都是这样的,你别光看现在芳芳怎么样了,芳芳不行的时候典韦记得清楚呢,越是这种时候典韦的心思越细腻,谁对谁怎么样自己有眼睛会看,要不是人王冉两口子,芳芳今天就得被人踩到泥里去,自己爸爸瞧不上,更加别说什么奶奶什么乔芸姐姐,这样的姐姐还不如没有呢。

    典韦有时候也觉得自己做人失败,她如果知道现在会是这样,她以前就跟大姐走好了,其他的人都闪一边去,你说自己家大姐这一儿一女,姜饶人不坏,可姜饶跟谁走动了?结婚就跟丈母娘家亲,现在更是,过年过节轻易都看不见一次面,姜雯就更加别说了,这样的亲戚跟没有什么差别?

    *

    小皱他妈生病,姜雯回去侍候,结果婆婆给脸子了。

    “不用你管,我没事儿。”

    老太太就是跟姜雯别上劲儿了,你说能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孩子。

    姜雯现在年纪也不小了,身体有毛病,去医院看病就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姜雯不看没人说,小皱就惯着老婆,姜雯愿意怎么活就怎么活,从来也不说,皱萦就更加别说了,一个小姑子总不至于伸手去管自己嫂子跟大哥的事儿吧,再说皱萦这马上也是要结婚了,她年纪也不小了。

    老太太私下没少劝儿子离婚,儿媳妇再好那也是别人家的,儿子才是亲生的,你守着这么一个女人,她就是可怜自己儿子,你说等儿子到了半百,生病了谁管你?你跟姜雯就能永远身体健康?就是皱萦将来有孩子了都不见得能靠住,你要清楚啊,这是没血缘的。

    可小皱就是一根筋,他没有那么多的花花心思也不认为自己就有那本事,他妈是私下默许他可以在外面找,毕竟他总出差,按照老太太的想法当下社会什么不可能发生啊,你哪怕就是不找人你弄个朋友处,将来生了孩子咱们家养,对着姜雯就说抱养回来的被,结果小皱可好,这丈夫当的要多好就有多好,回到家就干活,一点家务不用姜雯伸手,每个月姜雯都得闹腾上两三天,有两三天肯定就不跟小皱说话,她闹心啊,就故意作小皱,小皱就忍着,自己也是劝她,这就是命,没有那就拉倒被,不能强求。

    姜雯脾气再不好,这两年也改多了,底气不足,谁叫她生不出来孩子了。

    “妈,你把药给吃了吧……”

    小皱他妈没有当着姜雯的面跟她说叫她跟儿子离婚,这话她说不出口,在背后撺掇儿子另找这已经是她的极限了,病怏怏的,懒得看姜雯一眼。

    小皱从外面回来,他没到小区就下车了,买了一点水果,怕自己妈舍不得。

    小皱现在跟姜雯生活的还算是不错,毕竟就两个人,两个人还都赚钱,除了姜雯去医院可能有点花费之外,其他方面真是不错。

    “你这头怎么弄的啊?”

    小皱他妈一看儿子的头有点青了立马就精神起来了,老太太是有点感冒,没去医院,自己拖着呢,去什么医院啊,去一趟就得扔进去几百,你说这点小病自己吃点药用被子一捂出身汗也就好了,还用谁看。

    “我走路没有看清,摔的。”

    小皱他妈就觉得不像是摔的,这走路能摔到脑门?喝酒了还是怎么了?要不然好好的就弄成这样了?

    小皱没有对他妈说实话,这是姜雯给打的,姜雯前天闹腾,喝酒喝多了,回家就开始发酒疯,她要睡觉,小皱拉着她叫她起来喝口水在睡,姜雯一火大推了自己丈夫一把,当时小皱也没站稳头就撞床头上了。

    老太太重重叹口气。

    “皱萦要结婚了,怎么办?”

    皱萦找的这个对象条件也不是那么好,这个世界上哪里就有那么完美的事情,你又想人好又想人家家庭好,难找啊,皱萦找的这个对象,家里条件也不行,要是买房子呢,那估计月月的工资就都给银行了,老太太的意思是想叫女儿姑爷跟自己一起住。

    这样还能省点,反正当初也是说这房子将来给皱萦的。

    小皱没什么意见,自己就这么一个妹妹,要是嫁的条件好肯定就不能跟自己挣,现在不是不行嘛,姜雯心里有点不愿意,她跟皱萦关系好归关系好,现在涉及到钱财,俗话说的好,亲兄弟还明算账呢。

    “你不愿意啊?”老太太看看姜雯这脸,她可没有表态啊。

    姜雯脸部的表情有点僵硬:“妈,我没不愿意。”

    姜雯在厨房做饭,老太太看着自己儿子,眼泪汪汪的,你说娶老婆还娶上这么一个老婆。

    “你说你可怎么办啊?”

    小皱有点叽歪了,成天就念叨这点事儿,他对着姜雯不能发火,自己要是火了说不定转身她就去死了,这姜雯能干得出来的,姜雯身上的缺点小皱不是不知道,可人无完人,自己能包容就包容一点,姜雯就是自私一点,对着老婆不能发飙,老妈成天在背后撺掇他离婚,就是圣人这回也发火了。

    “妈,你就没想想,我这样的离婚还能找到什么样的?找个二婚的女人?还是找个生过孩子的?”

    小皱他妈一愣,这孩子怎么回事儿啊,你条件也不算是那么差,你还有房子呢,找个大姑娘也不见得就是不行吧?

    “你别忘了,这房子还是人家家里给出的首付呢。”

    小皱妈不说话了,在她心里,自己给儿子儿媳妇那套房子他们占了多少的便宜?她真是没有细想,要真是闹离婚,小皱不见得就能全身而退,人夏侯兰跟姜维不是吃白饭的,姜雯在怎么不着调那也是亲生女儿,为自己女儿考虑的很详细,真离婚了房子就是一人一半的,这边的房子虽然是人家家里给出的首付,可真离婚分房子,还是小皱家亏啊。

    “法律上怎么说的,要是真离婚了,还真的有他们家一半?这是我的房子啊……”

    小皱有点闹心,觉得老太太一辈子也就这么点见识了,好好的日子放着不过,就非得要去算计人家,他岳父岳母现在是不行了,可在场面上待了那么些年的人,你以为想东西会想的不全面嘛?

    再说他真没想离婚,他都说了也许这就是命,换做别人也许还是一定生不出来孩子呢,两个人在一起,把日子给过好了就行,姜雯当他女儿,他给姜雯当儿子,这样就行。

    当妈的见也说不动儿子,又心灰意冷了。

    “那她也不去医院看,你得催着她啊,不看怎么能好啊?”

    不离婚看病总是要的吧,你别总三天两天的,想起来才去,病就得治疗,不然什么时候能好?有一线希望就得去,你看自己生个病医院都不敢去,不就是怕他们用钱到时候没钱嘛。

    “你就别管她了,她愿意怎么过就怎么过吧。”

    小皱又说了自己妈两句,他妈这才没有吭声,姜雯忙活了一天,回到家一根手指头都懒得动,自己躺在床上看电视剧,看了一会儿就睡着了,今天干活干多了,小皱把电视关上拿着被子给她盖上,自己转身去忙了,这个家有点好的东西都是可着姜雯来,有点什么好吃的,小皱都舍不得吃到自己的嘴里,姜雯也许做人方面差了一点,可找老公方面她眼光很毒。

    小皱又出差了,现在的工资慢慢多了起来,姜雯在单位到点下班,回到家里,你说也没有个人家里冷冷清清的,这段自己觉得心情还算是不错,又开始去医院接受治疗了。

    治了将近三个月一点戏都没有,自己又不去了,你知道身体有点承受不住的,破罐子破摔不是没有道理的,能否长久的坚持下去,这是一件考研意志力的事情,单位同事也都劝,劝她往开了想。

    过节姜饶齐娜领着孩子一家三口的出现在婆婆家,夏侯兰里外里的忙活着,也只有这时候家里才能热闹起来,姜雨涵看见自己姑姑并不是特别亲近,孩子主要就是齐娜的妈给带,跟姥姥特别亲,跟爷爷奶奶稍稍差点。

    夏侯兰现在就意识到这点了,自己也是后悔,跟谁聊天的时候就都会说,有儿媳妇的千万孩子生下来之后别给儿媳妇娘家带,要不然连带着儿子孩子都成人儿媳妇儿娘家那边的人了。

    “雨涵看见姑姑怎么不吭声呢?”

    姜雨涵不太喜欢姜雯,觉得自己姑姑总拉着一张脸,齐娜说了她一句,孩子怯怯的喊了一声姑姑,姜雯看着觉得闹心。

    夏侯兰在厨房跟姜雯就说:“你说你看病吧也坚持不住几天,你就咬咬牙看上两年,肯定有结果。”

    要孩子这就是姜雯的地雷,谁踩能炸死谁,就氏自己亲妈也一样的炸。

    知道她生不出来这是故意在她的伤口上撒盐是吧?什么叫坚持两年肯定有结果?你就知道了?姜雯跑医院的时候看见多了去的不能生孩子的,不见得就是没有跟自己情况差不多的人,有一个今年都三十六岁了,你说看了十多年都没要上,那位倒是咬牙坚持住了,可有什么结果了?

    “妈,你能不能少说两句啊……”姜雯直接犯浑了,将手里的擀面杖往桌板上一摔,外面都听得清清楚楚的,你说原本大家就都挺高兴的,叫她这么一弄,小皱听见了赶紧就进来了。

    “你干什么,出去看电视去,我来包。”说着推推姜雯,姜雯有点不愿意,拉长着脸子,她自己不高兴就得弄得大家都不高兴才算,小皱给岳母赔礼道歉:“她不是故意的,昨天跟我吵架了,这心里有气儿……”

    夏侯兰指着外面,自己这是上辈子欠她的啊?告诉她好话,她还不愿意听,爱看不看,谁稀得管她。

    齐娜人家压根就是不往这里面搀和,保持中立,对婆婆说不上亲也说不上远,逢年过节的东西一定就到,该给钱给钱自己绝对不落人后,但是你指望她经常回来这就不现实了,人家有娘家,娘家妈什么都管,恨不得天天去女儿家,把饭菜都给女儿做好了,齐娜回到家自己什么都不用做,娘家要钱给钱,要力出力,能不愿意回娘家嘛,至于说姜饶,自己妹妹这就跟吃了炸弹似的,动不动就得炸死两个才算,他是想孝敬父母,可架不住姜雯总是阴阳怪气的,夏侯兰又总是对着他说,让着姜雯点,毕竟姜雯现在生活有点不顺心,这不是身体有毛病嘛,姜饶直接就被夏侯兰给推到自己岳母那边去了。

    “妈妈,我想给姥姥打电话。”

    姜雨涵这成天的嘴里念叨着姥姥,一会儿不见就想,齐娜拿着电话给孩子打,孩子就在一边跟自己姥姥通话,夏侯兰听得有点刺耳,觉得怎么就那么浑身不舒服呢?

    典韦早上出去买菜的,给芳芳打电话想叫芳芳回来吃,芳芳说去她大姑家了,现在都到了,要是别人家典韦还能挣一挣,这王冉没在本地,简宁也不能回去,王焱离家出走了到现在依旧没消息,家里可不冷清嘛。

    “要不我跟你爸也过去?”

    “妈你怎么想的啊……”芳芳无语,自己爸什么样大家都清楚,那是自己爸她没有办法说,还是别了,再说大过节的,都来大姑家干什么啊。

    典韦买好菜拎上楼,外婆就等着过节呢,人年纪大了就希望看着大家热热闹闹的,最好全部就都围在自己的眼前,给乔芸已经打电话了,叫乔芸全家都过来吃饭,然后又给夏侯兰打的电话,夏侯兰人不来,说是姜饶姜雯都回来了。

    “你给芳芳打个电话,叫她也回来吧。”

    这时候想孙女了,想热闹就想起来自己还有一个孙女呢。

    夏侯令问典韦,芳芳打算回来不。

    “她家里还有婆婆呢,回不来。”

    典韦知道什么话应该怎么样的去说,这边动手洗菜,三个人过节就真没意思,特别她还得干活,侍候婆婆这节就更加没意思了,典韦也是觉得外公活着的那时候热闹,甭管怎么样,大家都领着孩子回来,凑到一起,那才是过节的样子,现在算是完了,根本凑不到一起,心里想着呢,有人敲门。

    侯林他妈也跟着来了,要不然就把老太太一个人扔家啊,乔芸从进门就没打算伸手,问都没有问一句,反到是侯林自己不好意思坐着,进了厨房。

    “舅妈,我帮你洗菜吧。”

    典韦没给乔芸留面子:“你说这孩子就是不长心,当自己是来做客了,一点活都不伸手。”

    侯林听的讪讪的,出去就对着乔芸黑脸了,乔芸也真是怕侯林,利索的就进厨房帮忙去了,典韦有活就指使乔芸干,这就是免费的劳动力,不用白不用,典韦指挥着乔芸干活,外婆看着就眼睛疼,她不愿意干活,也不代表愿意叫典韦可劲儿的把活给乔芸干啊。

    “她笨手笨脚的……”

    典韦立马堵住婆婆的嘴:“我没结婚的时候我在娘家一根筷子也没洗过,可我现在什么不会?人家说没妈的孩子更是应该早当家,乔芸过去是舅妈惯着你了,我就不应该跟你客气,你看看现在你把家过成什么样?舅妈现在知道怎么样的是为了你好,你要是不愿意呢,那也成,从今以后你就别来舅妈家了,你知道我是为了你好吧?”

    典韦这话说的漂亮,你得给我干活,然后我打着为你好的名义,不会领你一毛钱的情。

    乔芸这手笨,洗什么东西洗两次就完了,典韦皱着眉头,这青菜叶子里面不干净,你就用水冲冲就完了?

    “妈,你回去歇着吧。”回过头就数落乔芸,典韦可真不留情,你一个女人连点家务都不会干,你还会干什么,包饺子乔芸不会擀皮,外婆也说乔芸这样耽误时间。

    “耽误什么时间,不会学着学着就会了,侯林啊,你饿不饿啊?”典韦对着外面喊了一声。

    侯林能说饿嘛?还是他妈能说饿?跑到人家家里来吃饭,还说饿,那就有点太不要脸了,乔芸擀皮只要擀不对,典韦就上手敲她,乔芸眼圈红不红的,典韦不是外婆,你就是哭瞎了,你今天也得把这顿饭给我做出来,典韦人家不上手,芳芳不回来她给外人做饭?她可真是贱得慌,就折腾乔芸,你不是愿意来嘛,你愿意来,你就干活。

    饺子出锅,外婆就说今天这饭吃的有点气不顺。

    “你看看这饺子包的……”说完把饺子往碗里一扔,那样子不愿意吃。

    典韦也不生气,不是她包的,她有什么好生气的。

    “乔芸啊,你自己外婆都觉得你包的不好,下次张点心……”

    矛头直接推到乔芸的身上,说了两句典韦吃了两口,她就觉得今天的饺子香,她什么活都没干,从头发丝爽到脚趾甲,外面有人敲门。

    张梁开车过来的,大包小包的给买了不少的东西,原本是打算晚上给送过来的,谁知道徐秋华进医院了,包饺子的时候把手给剁了,自己没有留心,这可大可小的,这个节还过什么啊,王妈妈那眼泪是强忍着没掉下来,王超也跟霜打的茄子似的,芳芳在医院陪着呢,王妈妈叫张梁先回家,这么多人都留下来也没用,张梁就合计先把东西给送过来,他一会儿在去医院看看有什么需要自己帮忙的。

    “我姑爷来了……”典韦这脸上算是有了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笑容。

    张梁笑笑:“妈,我就不进去了,芳芳跟我妈给你买了点东西。”张梁压低声音跟典韦说了一声,典韦一听,这秋华啊,这个命啊……

    别说徐秋华把手剁了,就是自己,不折腾死就不错了,想想当父母的真是……

    “赶紧去把,赶紧去……”

    “张梁啊,进来吃饺子,一会儿在走吧,你妈在家包了没有啊?”夏侯令什么时候给过张梁好脸子看,这一喊张梁,把张梁都给弄的有点发懵,这怎么对自己突然之间就这样好了,叫他有点接收无能呢。

    “不了,爸我还有点事儿,我就先回去了……”

    夏侯令把张梁给送到楼下的,典韦拿着东西往屋子里放,吃的用的什么都有,最贵重的大概就是有个袋子里面装了一件半截大的貂皮大衣,这是张梁他妈叫给典韦买的,人家芳芳妈妈没少往他们家搭钱,做人得有良心,换种说法也是为了叫人岳父母家高看张梁一眼,你看娶人家孩子什么都没给过,溜须一点也是应该的。

    典韦的嘴合不拢了,真是享到女儿福了,自己美滋滋的对着镜子照来照去,这东西不见得就有多贵,典韦攒上几个月的工资也买得起,可不得攒嘛,现在姑爷送的,这意义就不同了。

    外婆也觉得芳芳有钱了挺好的。

    “这玩意花了多少钱啊?”

    典韦看了一眼,商标什么都在上面挂着呢,小三万块钱,外婆心想着这回芳芳可真就出息了,夏侯令从下面上来,看了看袋子里的东西,张梁给买了两瓶好酒,夏侯令不缺心眼,还能拿出来给侯林喝啊,侯林还没到这级别呢,夏侯令就当自己没看见,怎么进去怎么出来的。

    外婆问都给买什么了,两口子说都是一些补品,也没太说实话。

    “芳芳在家里过节呢?”

    典韦哼哈的应了一声,乔芸的眼珠子就盯在典韦身上的大衣上,自己也想要,可买一件不现实,也知道舅妈不能给她,只能过过眼瘾了。

    外婆心思动的快:“这衣服挺好的,要不给乔芸吧……”

    夏侯令:……

    典韦:……

    饶是夏侯令现在也觉得自己老妈有些过了,这是芳芳买给典韦的,孝敬她妈妈的,毕竟那时候她过的那么差,典韦月月往孩子身上搭钱,给乔芸算是怎么回事儿啊?

    侯林干脆就恨不得一屁股钻到地底下去,得多厚的脸皮能说出来这样的话啊?乔芸就是想要,也不会这么无耻的就开口了,乔芸有些傻眼,这是什么意思?她有说想要嘛?

    侯林他妈可吃不下去了,这儿媳妇不着调根源就在这里呢,好个不要脸的死老太太啊。

    “行啊。”典韦笑笑,外婆觉得儿媳妇终于给自己一次面子了:“我也不卖她贵了,标签上写多少钱就给我多少钱就行。”

    外婆:……

    人还没走呢,典韦就在卧室里跟夏侯令吵吵,她就是故意叫大家都听见的。

    “你妈脑袋没病吧?我女儿孝敬给我的,让我给乔芸?你家乔芸就是个天生要饭的是不是?过去没有妈,我们当舅舅舅妈的得管,给钱她生孩子没钱喝奶粉还得来找我们,好不容易再婚了,现在又跑我家里来要大衣?”

    夏侯令知道典韦的目地是什么,没吭声,外面侯林那脸就跟猴屁股似的,在脸皮厚也坐不住了,抱着候文惠拉着自己老娘带着乔芸就回家了,外婆就在门外听着,典韦今天说的话很干脆。

    “你妈是现在什么都不想干了,就跑我家来享清闲了,她还叫给芳芳打电话,怎么过去就没想起来芳芳?现在想热闹想芳芳了,芳芳张这么大从她身上是得到一双手套还是一双棉鞋?还是亲奶奶呢,今天张嘴就跟我要大衣,我欠她们的?芳芳人家去大姐家过节了,为什么?没有王冉有芳芳今天嘛?”

    外婆听的心酸,过去乔芸不是不行嘛,自己肯定是要拉扯一把的,怎么到典韦嘴里,就好像自己谁都不顾了?不是这样的,芳芳也是她亲孙女啊。

    “你自己妈,你愿意养你就养,等以后瘫痪在床上,你别指望我去侍候,你还有亲姐姐呢,到时候大家均分。”

    *

    简宁晚上才知道的,徐秋华手剁了,还弄的挺严重的,徐秋华现在有点显老了,睡不好吃不好成天有心事儿,心不在焉的干活能好才怪了,简宁买了点东西过来医院。

    “嫂子……”

    徐秋华对着简宁笑笑,可这笑容怎么看怎么怪,她压根就是笑不出来。

    王爸爸跟王妈妈就回去了,就连芳芳都叫王超给撵回去了,王超跟简宁关系一向很好,自己也愿意跟简宁说。

    “你嫂子这就完了,王焱我估计也找不回来了。”

    王超现在是彻底绝望了,觉得儿子肯定是遇上事儿了,不能回来了,往好了想希望他能平平安安的,往坏了想,说不定被人给打残废了去要饭了,你看有多少孩子就都是那样的,成天有人看着,想跑也跑不出来。

    简宁安慰也没用,王超说想闹闹了。

    “闹闹什么时候回国啊?”

    从闹闹小时候王超就偏疼这孩子,王超一开始喜欢这孩子真就是因为孩子长得讨喜,二呢则是因为闹闹有那么一个爷爷,加上本来当舅舅的可能就跟外甥亲,那放在古代,外甥结婚还得舅舅同意呢。

    王超被王焱给闹的,现在脾气是彻底改了不在轻易就发火了,儿子就是这么没的,还发什么火?可不发火了孩子也找不回来了。

    简宁给儿子打电话,说想接他回来住几天,到底过节还是要一家人在一起的。

    “我给我爷爷秘书打个电话。”

    他自己的事情自己说了不算,得简耀东点头同意才算,简耀东也没有过分的难为孩子,闹闹看着像是一个人住,像是一个人在行走,走到哪里背后都有人跟着,只要细心点就都能发现的,闹闹下飞机要转机,跟奶奶已经说好了要先回去探望奶奶,车子开到闹市区,闹闹看着车窗外,小眉头拧着。

    前面堵车堵得厉害,有人往身上扔广告,看样子是个孩子,那人动作很快,闹闹看了一眼他的脸。

    “怎么了?”

    司机看着闹闹要打车门,回过头问孩子,前面已经有松动的迹象,他这是要去哪里啊?

    闹闹还记得王焱张什么样,觉得有点像,自己打开车门就去追,他也不知道自己真的追到了能说什么,可就追上去了,他妈在电话里有说,舅妈都要疯了,闹闹记得舅舅对自己很好,小时候总给他买车模型,那车模型就是最不好的,他不知道这东西是贵是便宜,反正跟爷爷爸爸给他买的那些,是根本就没的比的。

    司机怕闹闹出事儿,他真出事儿了自己负责不起啊,车可以丢,人要是丢了,他就彻底完了。

    后面有车跟着闹闹,一看孩子往下跑,车上的保镖也跟着出来没几步就把孩子给抱住了,孩子出事儿真是的可大可小的,谁都负责不起。

    “放手……”

    闹闹挣扎了半天,最后没追上,那人已经感觉有人在追自己跑的特别快,到底是不是王焱,没人知道,就连闹闹自己都有点不确定。

    简宁母亲搂着孩子,好久没看见了,自然想,她就是这样的人,要是太久没有看见了,突然之间想念的紧,要是闹闹让她觉得闹心了,就恨不得永远别看见这孩子。

    “你怎么能下车去追呢?”

    “可能是王焱哥……”

    “就是谁也不用你去追,你记住了下次不能随便下车知道嘛?”

    谁的命都没有自己孙子的命重要,这要是真的有人存了歹心,对孩子下手,这很容易就出问题的。

    闹闹给王冉打电话,在电话里就有说,但是有点不确定,王冉坐不住。

    “真的像是你王焱哥?”

    “当时就在车里看了一眼,觉得像……”

    老王家炸锅了,徐秋华躺都躺不住了,有可能知道一点关于孩子的消息,她现在都要疯了,必须出去找。

    “你先躺着,你这手还没好利索呢。”

    “妈,闹闹怎么不拽住他哥呢……”徐秋华这又开始脑袋不好使了,跟王超一边哭一边念:“你对闹闹就算是不薄了,有点什么都想着他,他明知道王焱离家出走这个家都要毁了,为什么不拽住王焱呢……”

    徐秋华不可能不怪闹闹的,人活生生的就站在你的眼前,为什么你不拦住?如果闹闹把王焱给找了回来,就是让自己给他跪下,徐秋华都没有问题的,可现在他为什么要把人给放走?

    王冉就在医院呢,徐秋华连哭带喊的:“我知道闹闹跟王焱关系不好,可孩子心肠不能这么狠啊,这对他有什么好处?”

    “你闭嘴……”王超冲着徐秋华就喊出来了,闹闹才多大?他不是追了没追上嘛。

    王冉脸色也有点变了,不愿意跟嫂子一样的,可嫂子这说的是什么话啊?多戳人心窝子啊?闹闹跟她说的时候也是挺懊恼的,孩子不是没想去追,被人给拦住了,在想追,人已经没影子了,这不是闹闹想的。

    “冉啊,你别跟你嫂子一样的,她现在神经有问题……”王超讪讪的看着王冉。

    徐秋华这就谁都拦不住,就一定要过去,她就不信自己找不到儿子,把这个城市翻过来找,她也得给找到。

    你遇上的时候那就是运气,找谈何容易?全家出动,能去的地方就都去了,别说王焱了,就连个像是王焱的影子都找不到,闹闹说是堵车的时候遇上的,徐秋华就找堵车的时间,她基本一天都是不回酒店,就站在街上,一口饭没吃一口水没喝,就守着,心里总带着一丝丝的小希望,觉得自己能把王焱给找回来。

    儿子啊,你快回家吧,妈妈以后再也不说你了,再也不拿你跟别人比较了。

    儿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