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302 不要脸的算计(三)

302 不要脸的算计(三)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这名字有点熟悉……”

    皱萦叫不准是不是柴斌的同事,姜雯已经不能等了,柴斌要是当时发完火走人这事儿也就到这里结束了,可是他祸害人,姜雯肯定就不能这样算了,她的个性就不是一个能吃亏的人。

    “柴斌单位的。”皱萦她妈脸色就一直没有好过,自己好好的女儿叫人给弄成这样,这一天用什么眼神看她的人就都有,心里总想着过去很快就会过去了,可惜不如人愿呀。

    姜雯在撺掇她婆婆去闹,姜雯的脑子足够的清晰,因为老太太毕竟有一定的年纪,哪怕就真没有这个人也没什么,当妈的看着孩子被恶心成这样,闹闹怎么了?自己不好出面陪着倒是没事儿,如果自己闹,立场说出来不够坚定,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不能被人抓到把柄,姜雯心里就想,当时叫柴斌搬进去住,所谓的省租房费这点太瞎了,还不如就让他多花几个月呢,现在闹的好了,可惜没有卖后悔药的。

    皱萦她妈犹犹豫豫的,毕竟豁出去舍里面对于老人家来说有点难为情,大闹特闹那种多拉低素质啊,加上天生就不是那种撒泼的人,姜雯一看婆婆这态度,心里就佩服死了,现在你女儿都要被人家给玩死了,你还考虑脸面不脸面的问题?现在还有什么脸面?

    “皱萦现在单位都不能去,要是将来被开除呢?”

    老太太心里一惊,不会吧,就因为这点私事儿被开除?

    姜雯半吓唬半认真的说着,领导不见得就能开门见山,可事情发展到今天已经影响到单位了,人家会不会劝皱萦呢?皱萦自己对这事儿也闹心,万一一冲动答应了呢?

    皱萦她妈这就算是被姜雯给说服了。

    两个人第二天一大早就闹到电视台去了,门卫给拦住了,没有证件肯定就不让进去的。

    “妈,你别怕,拿出来你的气势,你就咬着柴斌跟他同事陈悦有一腿。”

    皱萦她妈现在做都做了,也是豁出去了,跟保安就厮打在一起了,保安不敢真的对老人上手,真的给打出来问题怎么办?谁负责?

    “我警告你啊,我妈身体不好。”姜雯在一边也帮腔吓唬。

    “你们单位是不是有个叫陈悦的人?”

    保安哪里知道陈悦什么悦的,这里有那些的人呢,不出名的他不清楚啊,又不是大牌的,他真不知道。

    没办法只能给上面去电话,皱萦她妈的运气倒是不错,见到柴斌的领导了,领导笑呵呵的。

    “大娘咱们有事儿说事儿可不能这样闹,你说在单位门口这样闹影响多不好?我要是报警,你还得去派出所走一趟。”

    吓唬人是吧?

    姜雯照着自己婆婆后面拧了一把。

    皱萦她妈一下子就清醒了,其实她心里真是害怕,她一个平民百姓的进派出所,那以后活不活了,在皱萦她妈的观念里,只有犯法的人才经常去派出所呢,她是能不去就尽量不去。

    “你们单位有个叫陈悦的吧?她跟柴斌不干不净的,柴斌跟我女儿分手各种污蔑我女儿皱萦……”老太太说到这里,终于找到自己的声音了,一提女儿,火气就彻底上来了,照着领导的桌子就拍了一巴掌:“那个小B子跟柴斌开房的记录我们都找到了……”

    皱萦她妈恨啊,这就是一口气顶的她,皱萦被坑成什么样了?柴斌可真是行,你不想结婚没人逼你,你有女朋友你祸害别人干什么?你还出来相亲,还同意结婚,你到底想要干什么啊?

    人家领导能就听信皱萦她妈的一面之词就给柴斌定罪嘛,就是以安抚的意思劝皱萦她妈先回家,然后他在调查。

    把柴斌也叫到办公室来了,柴斌自然矢口否认。

    “我跟皱萦原本定的是明年五月结婚,我家里条件不是很好,皱萦一直就嫌弃我,到最后把我给蹬了,我也没说什么,就抱怨抱怨,后来有人在网上警告我,我就删除了,我难道就连抱怨的权力都没有?”柴斌一脸的苦逼。

    姜雯真想为柴斌喝彩了,他当初是考错地方了吧?他应该是考表演系的,真是令人恶心。

    双方纠缠不清,皱萦她妈就想拿QQ上的事儿来说,被姜雯给压下了,姜雯不确定他们这样做是不是犯法的,加上她现在不能捅出去这个,开房记录她还得想办法找到呢,找到自己才能指责柴斌。

    “那说说你跟陈悦的事儿吧。”

    柴斌心里咯噔一声,皱萦嫂子怎么会知道陈悦?

    柴斌心里是有点吃惊,不管他们家是怎么知道的陈悦,自己只能咬死了不说,委委屈屈的看着自己领导:“你们就是泼我脏水也得找个像样的人,陈悦有家有丈夫的,跟我能有什么?”

    皱萦她妈破口大骂:“我都看见照片了……”

    姜雯想拉婆婆没有拉住,柴斌拧着眉头,照片?什么照片?

    姜雯怕的就是打草惊蛇,可现在她却不这样想了,柴斌空间的密码她还记得,记得非常清楚,这得感谢王博做出来的贡献,姜雯出门的时候顺手就拎着电脑了,当时并没有做什么想,现在来想,老天爷简直就是站在她这边的。

    皱萦她妈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指着柴斌纠缠,领导看的眼睛疼,这是干什么?有什么事儿非要跑到电视台来闹,多丢人。

    对皱萦她妈也是敷衍为主,就算是有什么,也没有你这样来闹的,首先就是落了下乘。

    姜雯拿着自己的电脑,登陆然后点开,咣当一声扯着电脑对准柴斌单位的领导:“你自己看吧,看看里面的东西……”

    柴斌一看眼睛立马就放凶光,自己的东西她是怎么知道密码的?突然发力,姜雯嗷一声,给大家都吓了一跳:“柴斌你要脸不要,今天我跟妈就跟你拼了,你个不要脸的,跟一个有夫之妇勾搭在一起,还来坑我妹妹,你个没天良的……”

    那领导一看里面的照片,这不是陈悦是谁啊?

    陈悦给人的印象绝对就不是这种,看着就很有教养有知识的,她丈夫家里条件好大家就都知道,虽然没见过,不过据说她婆婆家是高官,大家也都见识过陈悦穿衣服的品味,跟这个有点挂不上边。

    柴斌就被吓唬住了一下,马上上手就要抢,皱萦她妈这回激灵了,拽着柴斌的手开始哭,老太太可是有怨报怨有仇报仇,照着柴斌的脸直接抓过去,姜雯这样觉得还不够,拿着电脑就往外冲,她不管那个是柴斌的办公室,今天她就是要把这事儿给兜出去。

    “你们看看这对不要脸的……”

    姜雯冲进一间办公室就把电脑往桌子上一放,里面的人都傻眼了,姜雯推着人家看。

    “别说我是什么PS的,我都不知道他单位有这么一个人,柴斌跟陈悦这对狗男女坑我妹妹啊……”

    等领导反映过来,自己去追姜雯,对着柴斌喊了一句,这闹下去成什么了?柴斌也跟着追了出去,姜雯就跟疯了似的,到处跑,她不觉得丢人,丢人也不是丢自己的,没一会儿这事儿就闹腾起来了,简直了,是没送到柴斌的办公室,可是别人都大过眼瘾了。

    柴斌如果以为这样就结束了,那他就真是太小瞧姜雯了。

    姜雯把柴斌跟陈悦的对答记录全部都复制了下来,等到晚上就在大门口到处粘贴,往院内一把一把的洒她不怕风把纸吹走,不是还能有留下的嘛,她不差这点钱,外面停着的车上全部都贴上,肯定会有人骂,大清早的人家一看有玩意贴在自己的车上这个郁闷,看着没人的四周骂了出来。

    “这是哪个混蛋干的?”

    姜雯去酒店想调监控,可酒店能是她随随便便就能给她的?姜雯想来想去,这个世界上有钱能使鬼推磨,给了人家小一万块钱买到了,她也跟人说了这就是偷情的,这口气她必须要出,接下来就是打听陈悦家里住在哪里,她不能叫这个女人好过了,本身你自己就是有家,还在外面这样,她调侃皱萦的那些话也说明她不是什么好饼。

    陈悦第二天直接请假待在家里,办公室现在气氛不好,她过去也无非就是让人找话瓣说。

    陈悦觉得自己这个倒霉,遇上了一家疯子,也怨恨柴斌,你分手就分手,你闹什么闹?有病吧,现在可好了,把自己还给拖下水了。

    陈悦跟婆婆说她最近请旅游假了。

    “妈,我想跟他去外地旅游两天。”陈悦很会说话,在公婆面前对着丈夫就别提有多好了,衣食住行就没有她关心不到的地方,甚至蹲在地上给丈夫洗脚,不过陈悦婆婆的表情似乎有些不以为然,点点头,大家面子上都过得去就是了。

    陈悦吃完早饭送儿子去学校,那孩子一看不是自己奶奶送,有点不高兴。

    “奶奶怎么不送我呢?”

    孩子从生下来就被养在奶奶的身边,伦心计的话,陈悦压根就不是她公公婆婆对手,从孩子出生到孩子长到现在,陈悦也就是一个名义上的妈妈,爷爷奶奶都防着孩子跟他妈妈过于亲近,孩子跟爷爷奶奶好,对妈妈的感觉也就是一般,当然对爸爸的感觉也是差,离不开爷爷奶奶。

    “妈妈送你还不好啊、”陈悦觉得有点怪怪的。

    以前年轻自然不愿意带孩子,有婆婆愿意伸手管,她心里要多高兴就有多高兴,后来上班,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她哪里有心思管孩子,回到家家里的一切也用不上她,陈悦活的很是滋润。

    陈悦领着孩子走了,孩子的奶奶撂下筷子。

    “她又干什么了?突然不去单位了?”

    孩子的奶奶擦擦嘴,优雅的把纸巾放到一边:“昨天电视台那边来信儿了,说是有个人的准岳母闹到里面,我们的好儿媳妇啊……”

    这没有什么可觉得意外的,陈悦这样漂亮,他们早就知道养不住,为什么每次都提前回家不跟她打招呼,就是想抓到,可惜一次都没抓到,这事儿闹开了对他们家来说绝对就不是一件幸运的事儿,这样的肯定就不能留了,想当初陈悦也不过就是有一张脸蛋,没有这张脸蛋她算是什么东西。

    孩子的爷爷拧着眉头,这儿媳妇就不能要了,不管是真的还是假的,能被人闹到单位去,可见就不是假的。

    姜雯四处打听,她在门口堵柴斌的同事,有人巴不得事情闹的在大一点,偷偷的告诉姜雯谁才是柴斌跟陈悦的同事,谁谁谁认识陈悦,姜雯就杀上人家家里了。

    “我真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人家要关门,姜雯就把手给放进去了,一旦真的要关门,她的手就完,姜雯相信眼前的人不敢。

    或者她就是在赌,女人的心都软。

    “他们俩在背后搞破鞋,还坑我妹妹,这口气我怎么都不能算了,你也是女人,你要是有妹妹的话……”

    这事儿早就传开了,当然有人信有人不信,大家都觉得要是真的,那就太缺德了,柴斌不是打算结婚了嘛,可柴斌在办公室里不解释冷着脸,那样子就好像真的是被人给冤枉的,大家一个办公室待着,她也是没觉得这两人有什么问题啊,平时接触都不算是多,正常说话。

    “你真的想多了,陈悦有家的,她婆婆家条件特别好……”

    明摆着的事情,你说一个有钱的婆家陈悦不要去选择柴斌干什么?

    姜雯哭了,被气哭的。

    “我给你看样东西……”

    “我不看,你也不用给我看,真的,没用的,我不会告诉你,肯定不会告诉你的……”

    同事到底还是把门给关上了,姜雯这个闹心,怎么就这么不顺利呢?看一眼能死嘛?

    姜雯就不走,就在门口等着,里面女人的丈夫来火气了,就要冲出来修理姜雯,觉得姜雯有病,别人的事情干什么来自己家门口守着?这不是有病是什么,冤有头债有主。

    姜雯早上又杀过来的,女人的丈夫彻底火大了,开门揪着姜雯的领子。

    “你有病是不是?”

    姜雯也害怕,可豁出去了。

    “大哥你要是有妹妹,被人这样坑……”姜雯就讲柴斌是怎么骗人的,怎么翻脸不认人的,要是他闭嘴也就完了,明明是他跟他女同事不干不净的,最后你看把皱萦给好个坑,对方不耐烦:“这跟我们家有什么关系?”

    姜雯拿着手里的手机。

    “这是他们开房的视频,我就是想要找这个女的婆家,我得好好的告诉告诉她婆婆,她是个什么样的贱人……”

    女人也醒了,看了两眼姜雯手里的东西,扔出来一张纸,自己推着姜雯出去。

    “你以后别来了。”

    姜雯拿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小皱就在楼下等着呢,小皱当哥哥的不是不能管,可姜雯说了这事儿女人出面比男人好使,你要是跟上去,弄不好就真的打起来了,自己吃点亏,低着一点头不会死人的。

    姜雯拿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这就好了,依旧叫小皱在楼下等着,姜雯没想到这个叫什么陈悦的女人真的嫁的不错,能住在这一片的条件都不能差了。

    按照上面写的按门铃,时间赶的是正正好,有个老太太出来开门,姜雯开口。

    “你是陈悦的婆婆吧?”

    陈悦的婆婆挑挑眉头看着姜雯:“你找谁?”

    无论姜雯怎么说,对面的人脸上就是没有一丝的动摇,怎么说都不信,姜雯都要气死了,怎么会有这样叫人无语的老太太呢?证据都摆在她的面前了,可这人就是软硬不吃。

    陈悦的婆婆耐心的听着,视频也有看。

    “讲完了嘛?那就慢走不送。”

    姜雯铩羽而归,她就从来没有想到过,一个当婆婆的看见这样的东西,竟然一丝的火气都没有,怎么会呢?为什么啊?

    难道陈悦是她亲生女儿,儿子是收养的?

    姜雯脑子里乱哄哄的想着,上了车,小皱问了一句,姜雯来气,小皱叹口气,该做的就都做了。

    姜雯把视频以正大光明的形势就登在自己的博客里,谁愿意看都能看见,网络就是这样的,当人们觉得你有道理的时候就帮着你抨击另外的人,当人家倒戈的时候就是你倒霉的时刻来临了,有不少临阵倒戈的,因为人家拿出来证据了,所有的一切叫人看起来都匪夷所思,既然你有女朋友,为什么还要跟这个人结婚呢?

    当然也有人不信,觉得这就是女方弄出来的烟雾弹。

    柴斌的处境不是很好,姜雯算是发挥了女人的特长,成天去电视台门口守着,不让她进去,她就等中午晚上下班的时间来,总要出去吃饭的吧?总要下班的吧?她就拿着打印出来的东西,看见一辆车就往车上给夹,至于人家愿不愿意看,不在她管的范围,你柴斌不是会利用舆论嘛?那咱们就比比,看看谁更加的有耐心。

    姜雯现在心里的郁闷就都没有了,什么孩子不孩子的通通都给扔到脑后了,怎么把柴斌弄臭了才是她此刻的目地。

    怎么跑自己都不觉得辛苦,晚上上床就能睡着,睡眠质量超级高。

    陈悦看着眼前的婆婆,有点觉得陌生,这是什么意思?

    “事情闹成这样,我没有什么好说的,明天去把手续给办了,你自己的东西拿走,别的你就不要想了,孩子是我们家的。”当婆婆的居高临下的看着陈悦。

    她对着姜雯硬碰硬那是家丑不能外扬,她想怎么收拾陈悦犯不上在外人的面前,给外人神气,关起们来,她就不会手下留情了。

    道理很简单,陈悦嫁给她儿子这些年,他们家给吃给喝,包括她的工作她的衣食住行哪一样他们没有给足了?当陈悦还是孩子的妈妈是儿子的妻子,他们愿意花这个钱,现在不是了,陈悦就得滚蛋,叫她滚还不能有怨言,不然有一千种一万种办法等着她呢。

    陈悦傻眼了,她这回彻底慌了,她没有想过离婚啊,要是离婚了自己怎么办?

    陈悦这些年用婆家的钱去搭娘家,她搭的是过瘾啊,自己什么都不操心,这种日子她也舍不得,这时候真的跟日子寂寞比起来的话,她宁愿自己寂寞,人就是这样,当有可能更为重要的即将要失去,你就会更加珍惜这个,一旦困境过去,依旧还是会觉得自己寂寞可怜。

    人就是个永远不知道满足为何物的动物。

    陈悦哭的够呛,直接给婆婆就跪下了,她的一切说白了就都是婆婆给的,她哪里敢跟婆婆硬碰硬。

    “东西呢,该看见的我都看见了,别让我说废话,我儿子也许过一个月两个月会再婚,孩子你就不需要担心,跟了你这种妈妈才是他的倒霉,趁着我愿意好好说话的时候就赶紧收拾东西走人。”

    陈悦扑过去抱着婆婆的脚,当婆婆的一脚就把陈悦给蹬开了。

    “今天晚上之前我不想看见你,你要是现在走呢,我不会难为你,你要是不走呢,你也知道我这个人不太喜欢别人不听我的话……”

    直接进了卧室,陈悦真不敢不听她婆婆的话,因为她婆婆说到就能做到的,现在走,她工作至少还能保住,要是不走……

    当婆婆的打了一通电话出去:“对,去农村找,模样要差不多的,要忠厚的。”

    当妈的就得为儿子考虑,走一个还能娶到别的,只要家庭条件好一天,一样能娶到大姑娘,挂了电话,眼里的锐利一扫。

    陈悦跟丧家之犬一样的离开了婆家,就拿着自己的衣服首饰,她银行里还有点存款,走的着急,有些东西记不得拿,也没有人看着她收拾,陈悦都是捡值钱的拿,自己也是哭,怎么就会弄成这样呢?房子原本写的是她的名字,可陈悦不敢张口要,她清楚的很,官子两张口,想要玩死她就太容易了。

    开着车去找了柴斌,都是这个蠢货害的自己。

    柴斌情况也不乐观,单位领导叫他暂时休息,事情闹的沸沸扬扬的,影响不好,不过领导也说了,就休息几天,等压下去就好了。

    柴斌的微博全部都删除了,领导说了以后他要是在弄这些,那就彻底不用回单位了,柴斌不敢不听,空间里的照片统统删除,自己正闹心的时候,陈悦找上门了。

    陈悦等柴斌开门就送了柴斌一个嘴巴子。

    “你有病是不是?想死还连累我……”

    陈悦哭,柴斌哄,柴斌心里就恨,一切都是皱萦给闹的,皱萦这个贱人,她怎么就那么坏呢?竟然还进了自己的空间,她是怎么知道密码的?当初自己怎么就没看出来她的恶毒心肠呢?

    陈悦想着,离婚已经成为板上钉钉的事情,自己没有办法回头,那就只能这样了,自己抓住柴斌,两个人好好过,也都有工作。

    皱萦的这口气算是吐出去了,不过闹了一通,她自己本人也没有得到什么好处,唯一的就是姜雯这个嫂子真是给力,皱萦调去外地工作了,不想留在本地,自己觉得闹心,慢慢的事情也就平淡下来了,人们好像也就早已经忘记了,过去那个所谓因为钱踹了准丈夫的女人,后来翻身一下子变成了苦主。

    柴斌没有被开除,陈悦也没有被开除,有时候现实就是这样的。

    陈悦跟丈夫离婚,分到一辆车,走的时候拿走了六万块钱,陈悦压根就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会离婚,所以也没有攒很多的私房钱,以前有钱随手就都给娘家了,她丈夫跟她离婚之后的第三个月又再婚了,再婚的对象依旧是从农村出来的,小姑娘今年二十一,是个孤儿,再婚的场面陈悦的前婆婆给办的很是盛大,那准新娘貌似也很听话,没两个月陈悦又听说那人怀孕了,陈悦也说不好自己的心情如何,不就是一个傻子,自己有什么觉得不值得的。

    柴斌跟女神在一起了,按道理他应该觉得高兴的,可是现在完全不同了。

    姜雯去柴斌的家里大闹了一通,指着柴斌的爸妈鼻子大骂,柴斌不愿意回去是自己不愿意回去,现在被人指着鼻子骂得不能回去,这是两码事,陈悦也不消停,过去自己有钱可以搭娘家,娘家人都认准了陈悦有钱,每每伸手,她不给,就骂她。

    “你就忘记了,不是我们生你养你,有你今天?”

    陈悦咣当一声就把电话给砸上了,不停了,都是屁话,她要是不愿意给钱,有他们今天好日子过?

    柴斌跟陈悦的工资也不算是少,可这里哪里的花,剩不下多少,开车需要费用,没有房子总得弄个房子住把,两个人一下子环境就紧张了起来,然后各种花销,过去陈悦手里有闲钱,哪里用得着柴斌出钱。

    好不容易觉得新年新气象,两个人出去吃顿饭,这个倒霉劲儿,遇上姜雯了。

    姜雯跟小皱请王博徐瑶吃饭,怎么说都得感谢人家,王博推了好几次没有推掉,只能来。

    姜雯去卫生间的时候看见柴斌了,自己看了看四周,旁边有一桌子上点的臭豆腐,姜雯想都没想,端起来照着柴斌那桌走过去照着柴斌跟陈悦的脸上就扔了过去。

    “狗男女,我请你们吃个够,你个不要脸的女人,有家有丈夫还勾引别的男人,你更加不要脸……”姜雯指着柴斌跟陈悦大骂,一句话犹如晴天霹雳,这时候出来吃饭的人多,就连点了臭豆腐的那桌主人听见姜雯的话,准备找姜雯说说道理都先推后了,打算先听听这是怎么回事儿。

    陈悦整个人都傻了,这是什么情况?

    柴斌想要动手,可小皱也不是摆设,一拳照着柴斌的鼻梁就打了过去,小皱老早就想打人了,你玩我妹妹是吧?我还帮你说话呢。

    姜雯的嘴快,说话就跟倒豆子似的,没一会儿事情的经过就全部都说清了,哎呦喂,这两人丢的。

    “你有病吧,我根本就不认识你……”陈悦痛哭了出来,她就想自己不承认,别人能有什么办法。

    姜雯也有后手,给你点脸,你不要是吧?

    自己有证据啊,拿出来手机,给四周的人看,你们都不怕丢脸,我怕什么?

    “还真是长得一副好模样,真是贱……”

    说什么的都有,酒店的大堂经理也有听说这事儿,自己觉得无语,别这样闹啊,大家是一边吃饭一边听八卦,听的兴起。

    姜雯冷哼着:“还不赶紧滚,留下来干什么?我要是你,我就出门跳下水井死了算了,活着都脏了空气,那么寂寞你怎么不去找小白脸啊?啊,我忘了你身边的这个不是小白脸是什么么?跟别的女人要结婚,一到买东西就躲了,叫女人出钱,这边还勾搭着一个贱人……”

    “这样的贱人你喜欢你就娶了,将来生个王八蛋我等着看……”

    柴斌气的脸都绿了,陈悦就从来没有这样丢过人,什么面子里子就都没有了,自己要先跑了。

    柴斌想追,可自己被小皱打的那一拳,现在还眼冒金星呢,陈悦想跑,可惜姜雯不想叫她走,自己还没说够呢,现在就听不下去了?那当初皱萦是怎么被对待的?

    姜雯拽住陈悦的衣服,照着陈悦劈头盖脸的就甩了一记耳光上去,陈悦哪里能想到姜雯会在大庭广众之下对自己出手,她又着急想走,身体没固定好,转身也没转好,一下子就被姜雯给打倒在地了。

    陈悦也不是没有脾气的人,姜雯不问青红皂白的打她。

    “你干什么?”

    “我干什么?打你,打你这个不要脸的,有本事偷没本事承认,你这个破鞋贱人……”陈悦的战斗力跟姜雯压根就是一个水平线的。

    姜雯的胡搅蛮缠此刻算是发挥得淋漓尽致,掐着腰指着陈悦的鼻子开骂,现场就连一个帮他们报警的都没有,都在看热闹呢。

    说什么的都有,陈悦就是想哭都哭不出来。

    姜雯呸了一口,自己光明正大的去卫生间了,气死她了,出门就遇上这两个贱人了,害得她憋了半天。

    徐瑶是有观战,徐瑶佩服姜雯的战斗力,对着王博笑笑。

    “有这样的嫂子,死了都没遗憾了。”

    王博瞪了徐瑶一眼,说的是什么话啊?

    王博深深觉得太可怕了,简直太可怕了,这种女人就不能惹啊,看见没,都是笑话啊。

    徐瑶翘翘唇:“现在的女人跟过去不一样了,谁说就得忍,有事情就得闹嘛,出了心里这口气,谁舒服谁知道。”

    徐瑶觉得没什么的,相反的她超级喜欢姜雯的英勇。

    等姜雯在回来,徐瑶就一直笑,姜雯也不知道人家看见了,反正她是出气了,把人打一通还骂的一通,要怎么爽快就怎么爽快,舒服的要死。

    皱萦调走了,也没有处对象的心思,就柴斌这一个都把她给坑死了,自己觉得就这样单身过一辈子吧,是自己识人不清,怨不得别人,皱萦同单位有个男同事,是看上皱萦这个稳当劲儿了,觉得女孩子挺好的,你看从来也不出去玩,本本分分的,是有那个意思,他自认自己条件还不算是差吧,皱萦一发现人家有那意思立马就躲,她现在看见男人都觉得恐怖。

    皱萦她妈就在电话里劝女儿:“皱萦啊,你可不能犯傻啊,那是倒霉遇上这样的王八蛋,女人得结婚啊……”

    姜雯也是劝,姜雯说话就比较有技术性,你不能因为被蛇咬过看见类似于蛇的东西你就怕,姜雯不停的帮着皱萦做心里建设。

    柴斌跟陈悦能过到一起去那就怪了,陈悦有钱的时候觉得柴斌什么都好,那是因为她对柴斌基本没要求,只要能带给她快乐就好,一旦真的面临两个人生活在一起的基准下,柴斌的所有不好就暴露了出来,没有钱,他自己还喜欢打扮自己,有钱就往自己的身上花,陈悦也不是那种属于奉献的人,两个人的矛盾越来越多。

    柴斌挑陈悦,陈悦挑柴斌。

    “你都离婚了,还生过孩子,你还缠着我儿子干什么啊?”

    柴斌他妈一知道陈悦是这样的情况之后立马就翻脸不认人了,有丈夫还勾搭别人,这能是什么好饼?

    陈悦觉得委屈万分看着柴斌,柴斌昨天跟陈悦才吵完架,陈悦一直就是压在柴斌上头的,她跟柴斌要工资卡她要把这,可柴斌不相信她,觉得她会转身把自己的钱都搭她娘家,两个人因为这事儿昨天闹的就不太愉快,今天柴斌他妈来租的房子就发飙了。

    你说她能不火大嘛?姜雯跑去大闹了一通,她当时就求姜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既然都这样了,她都赔不是了那就这样吧,可姜雯不干啊。

    “你儿子干的好事儿,谁叫你们是他父母了,给你们家留脸,谁给我们家留脸了?柴斌闹的时候可没打算放过我婆婆,我婆婆天天哭的时候你跑哪里去了?”

    姜雯恨不得一口喷死眼前的老死太太,姜雯就怀疑柴斌他妈是知道内情的,你儿子把事情做绝的,现在还希望我们留一线?

    “明知道他外面跟人不三不四的,还叫他跟我小姑子结婚?我小姑子可是处女……”

    柴斌他妈的老脸被憋得通红,小声说着:“男女一起讲究个你情我愿,咱们也没有逼她上床一切就都是她自愿的……”

    姜雯冷笑着,是皱萦自愿的如何?柴斌要是没存心欺骗能走到这一步嘛?

    柴斌的妈妈如果真是想劝,就应该拿出来自己的态度,可是她自己又不甘心叫姜雯数落,还不叫姜雯说,这不是什么好事儿都成了她家的嘛,姜雯自然不能干,在村里儿这通张扬,柴斌家这算是完了,虽然不至于造成什么样的伤害,可农村人在乎脸面,就这么大点的地方,你说说什么的都有。

    柴斌他妈有火不能对着儿子发泄,只能对着陈悦来了。

    陈悦指望柴斌帮自己说两句,柴斌就当听不见。

    “你给我出去……”陈悦指着大门对着柴斌的妈喊。

    “你听听她说什么啊?你们俩现在还没怎么样呢,她就敢开口撵我了……”

    柴斌也不想叫自己妈大闹,他听着还觉得闹心呢,看了自己妈一眼,也是有点不耐烦:“妈,你到底还想干什么?”

    柴斌他妈心里一凉,为了这样的女人,你知道皱萦的嫂子跑到村里都说什么了?你以后还怎么回去啊?柴斌以前有多风光现在就有多灰头土脸,他这是没回去。

    好不容易把自己妈给弄走了,陈悦也拉着脸子,丝毫没感激柴斌,相反的说买房子的事儿。

    “房子也得写我名字吧。”

    柴斌觉得陈悦疯了,这不是异想天开嘛,你拿几个钱写你名字?

    “贷款我来还,你的钱早晚我给你。”

    陈悦笑了,看着柴斌笑了,过去自己可真就没有发现,柴斌这样的算计,把钱看得重于一切啊,跟自己都算得这么清。

    陈悦现在很郁闷,前夫家在她娘家那边有亲戚,要不然当初也不会找上她,陈悦她妈天天打电话骂陈悦,骂她贱皮子,有好日子不想过,弄那么一个男的,除了床上能给你点不寂寞还能给你什么?不是傻嘛,这些年你都坚持下来了,陈悦她妈哪里知道陈悦老早就跟柴斌不清不楚了。

    前夫家对现在的这个妻子就特别好,给买车给换房子,孩子压根就不用人家新妈妈给带,当奶奶的也是不放心,十个后妈有七个都是不好的,当奶奶的把孩子养在眼前,跟新媳妇儿也是说了,将来你生了你要是不愿意养,你给我,我照样给你养,大的小的就都是我的亲人,我不会亏钱他们其中任何一个,你要是肯好好的呢,我能活几年,等我死了闭上眼睛,你愿意怎么样我也管不着,老太太的话说的通透,那女孩子也聪明,知道什么是对自己最好的,至少现在来看,很本分。

    陈悦的不如意对面就是人家的如意,她当然心里不舒服了,那生活原本就都是自己的,婆婆一点给她改正的机会都没有,陈悦现在后悔,自己当初怎么就脑子一热干出来这事儿呢?

    柴斌闹,最后他自己也没有占到便宜,还弄了一身的骚,自己也跟着倒霉。

    陈悦想回头,可人家结婚了,丈夫对她,她心里不确定到底是什么感觉,那些年就是那样过的,他玩他的,自己照顾他,就跟保姆也没差多少,现在人家老婆怀孕了,这说明什么?

    陈悦心里一阵一阵的发沉。